器官捐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器官捐贈器官捐獻,指身體的部分或所有器官捐贈給醫院和給有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或捐贈給學術或醫學機構作研究用途,可分活體器官捐贈和死者器官捐贈兩種。

死刑犯器官捐贈[編輯]

中國大陸[編輯]

有媒體聲稱「中國目前多數器官移植來自死刑犯的捐贈」,「強行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由於器官來源不明,國際一線醫學雜誌不刊登中國大陸學者發表的關於器官移植的文章」。[1]但是,世界衛生組織(WHO)器官移植項目主任何塞.努涅斯表示,在(2016年8月)過去的數周曾聽到有關中國器官移植數量揣測的報導,聲稱中國每年有六萬至十萬個器官移植,並嘗試把這些數字與使用死囚器官關聯在一起,作為世界衛生組織負責監管世界移植工作的官員,同時作為移植外科醫師,他可以從專業的角度,肯定這個相等於全球器官移植數量的數字是不可能的。[2]據2012年前後的衛生部統計,中國每年約有30萬人需要器官移植,可只有約1萬人能夠完成移植。主要原因是器官捐獻率極低,每百萬人捐獻率只有0.03%從2010年3月中國開展器官捐獻試點以來,目前已有19省、市、區加入試點,實現自願捐獻僅659例。[3]但是2016年8月的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暨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成立50周年紀念大會上,中國衛生部前副部長黃潔夫說,中國在2015年捐贈器官數字有10057例,占了全球總量的8.5%,而該年中國使用的免疫抑制藥物,約占全世界的8%,與上述數字吻合,「我們的器官百分之一百,都是公民身後自願捐獻,或親屬捐獻出來。」而據統計,中國2015年完成捐獻2766例,捐獻大器官7785個,超過2013年與2014年捐獻數量總和;2015年中國完成器官移植手術超過一萬例,數量與質量均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對此世界衛生組織(WHO)器官移植項目主任何塞.努涅斯表示,這次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在香港舉行,數以百計中國高水平專家一起參與,透過他們的共同努力把中國的移植事業帶到世界的領導位置,世衛堅定支持中國建立一個合乎倫理及公平透明的公民捐獻體系,這個體系符合世界衛生組織無償捐獻和公平乾淨的原則。[2]

台灣[編輯]

除了中國大陸外,台灣亦有允許死刑犯在死刑執行後捐贈其器官的做法[4]。在臺灣,自1990年執行死刑規則修正後,死刑犯便可同意死刑執行後進行器官移植[5]。若死刑犯簽署器官移植,在執行時會由右後耳根射擊腦幹。當法醫確定死刑犯死亡,並簽署死亡證明書之後,若受刑人有簽署器官捐贈,便會立刻送往附近的醫院進行器官摘除手術。

「執行死刑規則」規定,受刑人於執行死刑前,有捐贈器官之意願者,應簽署捐贈器官同意書;如有配偶或三親等以內血親者,並應經其中一人之書面同意。對捐贈器官之受刑人,檢察官得命改採射擊頭部之執行死刑方式。執行槍斃或藥劑注射刑逾二十分鐘後,由蒞場檢察官會同法醫師或醫師立即覆驗。對捐贈器官之受刑人,執行槍斃,經判定死亡執行完畢,始移至摘取器官醫院摘取器官。該規則未規定執行槍斃後多少時間內必須判定死亡執行完畢。[6]

然而,根據「人體器官移植條例」,器官捐贈者,須經醫師判定腦死方能捐贈器官。腦死判定程序則規定,在使用人工呼吸的情況下,第一次腦死判定的觀察期是十二小時,第二次的腦死判定是四小時。因此便有人認為,法務部的這項規則已與母法「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相牴觸[7]

且由於死刑犯捐贈器官的過程,並未進行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中關於腦死判定的程序,因此可能發生在法律上已經認定死亡,但事實上可能尚未死亡即進行器官捐贈的情形。1991年時,便發生過槍斃後的死刑犯送入台北榮民總醫院開刀房準備摘除器官時被發現還能自行呼吸,而又送回刑場再進行槍斃的例子,而該事件使台北榮民總醫院不接受死刑犯器官移植達八年。[8]

2013年的死刑執行後,雖有兩名死囚同意死後器捐,但各醫院都不願意摘除腦死死刑犯之器官,在實質上沒有任何死囚在死後進行器捐。[9]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