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logo 2021.svg
原名(法文)Comité International Olympique
(英文)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
成立時間1894年6月23日
類型國際體育組織
總部 瑞士洛桑
會員
206個國家和地區
官方語言
法語(參照語言)英語、主辦國家語言(如有必要)
托馬斯·巴赫
網站olympics.com/IOC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法語:Comité International Olympique,縮寫:CIO;英語: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縮寫:IOC),簡稱國際奧委會國際奧會,是非政府非營利國際體育組織,負責組織舉辦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總部位於瑞士洛桑

該組織由法國皮埃爾·德·顧拜旦於1894年6月23日建立,首任主席是澤麥特里烏斯·維凱拉斯。目前有100個委員和32個榮譽委員。

國際奧委會依照《奧林匹克憲章》領導「奧林匹克運動」,為奧林匹克運動會及其五環會徽專管機構,是領導奧林匹克運動和決定有關奧林匹克運動問題的最高權力機關,對每4年舉辦一次的奧運會擁有一切權力,它與其成員國或地區、以及國際單項體育組織相互承認。其第1負責人即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由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全體會議選出,另設副主席4人,委員6名,工作語言為法語英語,另外還使用德語西班牙語俄語阿拉伯語。國際奧委會為帶有奧林匹克休戰永久性質的聯合國觀察員[1][2]

歷史[編輯]

國際奧委會成立於1894年6月23日,是由國際體育活動家、法國籍的皮埃爾·德·顧拜旦發起成立,後來顧拜旦被尊稱為「現代奧林匹克之父」。

15世紀的文藝復興使得許多歐洲人開始重新讚揚奧林匹克精神。義大利籍的馬泰奧·帕爾米里亞在1450年提出要提倡奧運會的和平與友誼的精神;德國籍的庫齊烏斯花了多年時間挖掘古希臘的奧林匹亞村,他在1852年1月在柏林宣讀了考察報告,並建議恢復奧運會。

顧拜旦於1892年於索邦大學大禮堂首次公開提出恢復奧運會,並把範圍擴大到全世界。1894年,顧拜旦致函各國體育組織,邀請他們參加在巴黎舉行的國際體育大會。在同年6月16日舉行12國的代表在巴黎舉行了「恢復奧林匹克運動大會」。會議決議每四年舉行一次全球範圍的奧林匹克運動會。6月23日國際奧委會成立,德國籍的維凱拉斯出任主席,顧拜旦任秘書長,並親自設計了奧運會的會徽、會旗。

會議還通過了《奧林匹克憲章》。1896年,第一屆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終於在希臘雅典正式舉行。並決定此後每4年舉行一次,會期不超過16天。

宗旨[編輯]

鼓勵組織和發展體育運動和體育競賽;在奧林匹克思想指導下,鼓舞和領導體育運動,從而促進和加強各國運動員之間的友誼;保證按期舉辦奧運會

機構[編輯]

國際奧委會下設11個委員會:

歷任主席[編輯]

中文姓名 英文姓名 國籍 任期
1 澤麥特里烏斯·維凱拉斯 Demetrius ViKelas  希臘王國 1894年-1896年
2 皮埃爾·德·顧拜旦 Pierre de Coubertin  法國 1896年-1925年
3 亨利·德·巴耶-拉圖爾 Henri de Baillet-Latour  比利時 1925年-1942年
4 西格弗里德·埃德斯特隆 Sigfried Edstrom  瑞典 1942年-1952年
5 艾弗里·布倫戴奇 Avery Brundage  美國 1952年-1972年
6 麥可·莫里斯·基拉寧 Mihael Morris Killanin  愛爾蘭 1972年-1980年
7 胡安·安東尼奧·薩馬蘭奇 Juan Antonio Samaranch  西班牙 1980年-2001年
8 雅克·羅格 Jacques Rogge  比利時 2001年-2013年
9 托馬斯·巴赫 Thomas Bach  德國 2013年-

博物館[編輯]

奧林匹克委員會委員[編輯]

一般奧委會委員由其他委員選出。舉辦過奧運會的國家可以有兩名委員。115名委員中,有15人來自現役運動員,15人來自國際體育聯盟,15人來自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餘下70個名額從別的地方選出。因為有一些委員職位空缺,因此目前有100個會員和33個榮譽會員。

奧林匹克市場[編輯]

上世紀80年代,奧委會幾乎只有一個收入來源:和電視台簽訂比賽轉播合同。薩馬蘭奇上任後致力於改變這一局面,設立了金融和市場部門,負責企業贊助、電視轉播和金融投資,極大提升了奧委會的收入。

收入和分配[編輯]

奧林匹克收入分五大塊:轉播、企業贊助(全球合作夥伴贊助計劃)由奧委會管理,主辦國本土贊助、其他冠名許可項目由主辦國奧組委管理。從2001年-2004年,總收入40億美元(25億歐元)。

  • 奧委會保留10%的收入用於日常管理開銷,餘下的用來推廣奧林匹克運動。
  • 四年裏,全球合作夥伴計劃企業贊助的30%分給夏季奧運會奧組委,20%給冬季奧運會奧組委。

全球合作夥伴贊助計劃[編輯]

該計劃由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於1985年創立。TOP即「The Olympic Partner」。[3]TOP贊助商是國際奧委會最高級別的全球範圍商業合作夥伴計劃,每四年更新一次。聯想是國際奧委會第六期的TOP計劃的贊助商。[4]於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要成為贊助商需要繳納至少4000萬美元。[5]

爭議[編輯]

賄選醜聞[編輯]

國際奧委會的醜聞主要有奧委會成員在申辦時收受賄賂,俗稱「買票」。

根據BBC節目《廣角鏡》2004年報導,秘密錄音帶顯示在爭奪2012年奧運會主辦權的過程中,一張奧林匹克委員會成員的選票價格約為10萬-20萬美元。收受賄賂的現象並不奇怪,也沒有看到會改善的跡象。因為奧委會成員最多只有115人,得到其中的58票就能當選國際奧委會主席或得到奧運會的承辦權,爭奪2012奧運會主辦權的時候倫敦以54票對50票戰勝巴黎。而北京辦2008奧運的花費為55億美元,倫敦辦2012奧運總花費高達150億美元。相比這些投資,賄選的錢實在是九牛一毛。[6][7][5]

國際奧委會屢次聲稱會改革,但實際上並未作出有效的改革,因為現有的體制對奧委會主席最有利,他只需要控制幾十名奧委會成員就可以確保自己當選。「只要這一組織結構不變,賄選和送禮就會繼續存在,因為這是奧委會主席想連任的正確策略。」[5]

2002年冬季奧運會賄選醜聞[編輯]

1995年鹽湖城成功申辦2002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1998年爆出奧委會成員在申辦過程中收受鹽湖城奧組委的賄賂,投票給鹽湖城,從而使得鹽湖城得到舉辦權。賄賂包括現金、奢侈的娛樂和旅行、給奧委會成員的親屬以獎學金或工作、房地產優惠和報銷整容手術費用等。10名奧委會成員因此被解職或辭職,另外10名被警告。[8]

遭國家政府索賠[編輯]

2016年6月23日,科威特政府當局因不滿國際奧委會對該國實施制裁,為爭取運動員權益及補平損失,決定向其索償10億美元[9]

破壞環境[編輯]

將於2022年舉辦的北京冬季奧運會高山滑雪雪道和雪橇競賽區被規劃建設在北京松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該地區包括了丁香葉忍冬山西杓蘭等多種珍貴的生物物種,且其中許多無法遷地保護。中國的許多生物學專業人員和環保主義者聲稱,如果將此區域開發為奧運場館,該地的珍稀物種和綜合生態環境將受到毀滅性破壞。中國政府試圖將這片區域移除出自然保護區的範疇,另選擇一些缺乏珍貴物種資源的區域劃定為保護區,[10]此外還在中國國內廣泛地刪除或限制傳播所有要求嚴格遵守中國法律,保護松山國家級保護區的相關言論。所有這些舉動都引發了部分媒體和中國的生物學相關人士的批評。[11][12][13]目前,國際奧委會尚未對這些指責作出任何解釋。

運動禁藥事件處理爭議[編輯]

2016里約奧運會開幕之前,國際奧委會針對俄羅斯體育禁藥醜聞並沒有採納世界反禁藥組織要求對俄羅斯代表團全體禁賽的建議,而是交由各單項運動協會決定,引來不少爭議。但俄羅斯對國際奧委會的決定表示「雖然嚴格但是客觀」,最後派出參加俄羅斯代表團的人數從389人降為282人。

其他爭議[編輯]

雖然沒有一項賽事可以100%沒有問題(例如:2012年奧運所有名單上會員國到齊且每隊都有女子參賽,但是卻被批評門票太貴、吉祥物太醜等),但是還是有些問題很嚴重。

有些事情是國際奧委會的禁忌,且無法接受的事情:種族歧視性別歧視(例如禁止女性參賽)、曾在近期發動大規模戰爭等情形。有這些情以上這三種情形中的一個,都使得相關國家無法拿到主辦權,而這些國家運動員通常也完全無法正常參加奧運。以南非為例,南非因為從1948年開始施行種族隔離政策,所以從1964到1988年期間舉辦的奧運會都被禁止參加。

同時,為了辦奧運所產生的人權、環保、不尊重主辦城市的意願等問題,也引起部分團體抗議,但是國際奧委會卻對他們的訴求大多不領情。[註 1]而接連發生的體育醜聞,例如世界田徑聯合會俄羅斯運動禁藥問題包庇俄羅斯國際足球總會在2015年爆發的世界盃舉辦權受賄事件等問題,奧運也可能成為下一個體育醜聞的引爆點,也給了奧運未來永續發展的未知數。

注釋[編輯]

  1. ^ 參見200820122020奧運的相關問題

參考文獻[編輯]

  1. ^ 存档副本.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2. ^ 存档副本.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6). 
  3. ^ 国际奥委会官方网站. [2010-05-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6-08). 
  4. ^ 联想奥运新闻. [2010-05-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8-07). 
  5. ^ 5.0 5.1 5.2 Bueno de Mesquita, Bruce. The Dictator's Handbook: Why Bad Behavior is Almost Always Good Politics(独裁者手册). PublicAffairs. 2011. ISBN 978-1610390446. 
  6. ^ Buying the Games. bbc.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11). 
  7. ^ Buying the Games(transcript of the programme). bbc.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11). 
  8. ^ Mallon, Dr. Bill. The Olympic Bribery Scandal (PDF). The Journal of Olympic History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Olympic Historians). 2000, 8 (2): 11–27 [31 July 2012].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08-03). 
  9. ^ Olympics: Kuwait sues IOC for $1 billion over Olympic ban, Sport News & Top Stories. The Straits Times. 2016-06-24 [2016-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29). 
  10. ^ 松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调整. [2016-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24). 
  11. ^ 存档副本. [2016-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8-12). 
  12. ^ 存档副本. [2016-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27). 
  13. ^ 存档副本. [2016-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8-07).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