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塔利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塔利班
طالبان
參與反恐戰爭阿富汗戰爭(包括但不限於自由哨兵行動
Flag of the Taliban
塔利班旗幟(同時被用作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國旗)
活躍期1994年至今
  • 1994年-1996年(武裝組織)
  • 1996年-2001年(首次掌權)
  • 2004年-2021年(流亡政府及武裝組織)
  • 2021年至今(再次掌權)
意識形態伊斯蘭原教旨主義
瓦哈比主義
薩拉菲聖戰主義
迪奧班迪主義
普什圖瓦里
派別普什圖人[1][2]
領導人穆罕默德·歐瑪(1994年-2013年,創始人、精神領袖)[3]
阿赫塔爾·曼蘇爾(2013年-2016年)
海巴圖拉·阿洪扎達(2016年至今)
總部
活動地區阿富汗
成員人數45,000(2001年估計)[5]
11,000(2008年估計)[6]
36,000(2010年估計)[7]
60,000(2014年估計)[8]
隸屬於 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
起源自伊斯蘭神學者協會英語Jamiat Ulema-e-Islam學生
網站alemarahenglish.af 編輯維基數據鏈接
塔利班的宗教警察喀布爾街頭公然當眾毆打女性,因為這名女性露出了臉,違反了伊斯蘭教法[9],攝於2001年8月26日。

塔利班[a]普什圖語波斯語طالبان‎,羅馬拼音轉寫:Tālibān‎),或譯塔利本塔勒班,意譯為神學士,是發源於阿富汗坎達哈地區的遜尼派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組織,也是阿富汗目前的實際掌權組織。該組織在加拿大俄羅斯哈薩克等國被認定為恐怖組織,部分成員也因涉嫌支持恐怖主義被聯合國制裁。

該組織最有影響力的領導人,包括毛拉穆罕默德·歐瑪在內,都曾是坎達哈附近鄉村的伊斯蘭教學者。該組織於1994年興起,自1996年在阿富汗掌權後,以嚴厲的伊斯蘭教法統治阿富汗。2001年911事件後,因塔利班窩藏並拒絕提交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美國率領北約發起阿富汗戰爭,塔利班伊斯蘭政權被推翻,此後塔利班分子以游擊隊的形式分散在阿富汗,以坎達哈為據點,與新政府及多國部隊對抗;2021年5月美軍退出阿富汗之後,塔利班再度迅速攻占阿富汗領土,至同年8月15日塔利班進入首都後阿富汗政府代表準備與其進行政權轉移事宜。

意識形態及其實踐[編輯]

1999年,塔利班成員在喀布爾公開槍決婦女,因該婦女被發現在家中使用鈍器將其丈夫殺害。

塔利班的極度嚴格和反現代的思想被形容為一個「結合普什圖部族律法(普什圖瓦里,意為以名譽為中心)的沙里亞法規(伊斯蘭教法)創新形式」[10],以激進的德奧班德學派觀點詮釋伊斯蘭教。此外,他們的思想也受到瓦哈比派的遜尼派財政支援者及奧薩瑪·賓·拉登的影響[11]。塔利班的意識形態與被他們趕走的前反蘇游擊隊統治者有所不同。[12]

塔利班禁止許多以前舊政權容許的活動,例如女性就業及上學[13][14]電影電視音樂舞蹈等活動。他們新成立的宗教警察(模仿沙烏地阿拉伯的「揚善抑惡局」)負責執行上述禁令,違例者可被鞭打。不過不少阿富汗人並非普什圖族,以前一向奉行比較寬鬆的伊斯蘭教規條。雖然塔利班與瓦哈比派相似,不過兩者也有一些分別。

塔利班允許童婚,一些消息指出,塔利班有要求占領區民眾將女童與未結婚的女性交出,並強行許配給聖戰士做為妻子的作為,一些阿富汗的女性表示,自己寧可自殺也不要被強迫結婚[15]

塔利班反對「部族和封建架構」,將傳統部族領袖的領導角色予以清除[16]。另一方面,因為他們不願與其他人分享權力,而且他們絕大多數是普什圖人,他們的統治意味多民族的阿富汗由普什圖人當權,但普什圖人只佔全國約42%的人口。

與瓦哈比派及德奧班德學派一樣,塔利班強烈反對什葉派,他們宣稱佔全國約10%人口的哈扎拉族不是穆斯林[17]

塔利班不願意跟其他穆斯林辯論教義,甚至不允許穆斯林記者質問他們的法令或討論古蘭經的詮釋。[18]

歷史[編輯]

內戰與塔利班的成立[編輯]

1992年,蘇聯扶植的穆罕默德·納吉布拉政權阿富汗民主共和國徹底垮台。此後,由伊斯蘭促進會的首領布爾漢努丁·拉巴尼出任阿富汗伊斯蘭國臨時總統,並在之後選為正式總統,此舉引發總理古勒卜丁·希克馬蒂亞爾領導的伊斯蘭黨不滿,進而發生武裝衝突,阿富汗從此陷入內戰[19]

1994年7月,駐紮在坎達哈市的伊斯蘭黨希克馬蒂亞爾派的一夥官兵在私闖民宅、搶劫財物並強姦了3名婦女後,被穆罕默德·歐瑪帶領的伊斯蘭學生消滅[20]。迫於伊斯蘭黨的追捕,歐瑪逃難至巴基斯坦。而受多年的蘇阿戰爭影響,阿富汗約700萬人口淪為戰爭難民,其中的四百萬難民逃難到巴基斯坦[21]歐瑪憑藉其阿訇身份和此前抗擊蘇聯入侵時積攢的聲望,在巴基斯坦成立了塔利班[20][21],其宗旨即為建立伊斯蘭國家、實施伊斯蘭教法[22]。塔利班的大部分成員是來自阿富汗東部和南部普什圖人地區的的伊斯蘭教宗教學生,又因他們曾經在巴基斯坦伊斯蘭學校就讀,故又稱「伊斯蘭學生民兵組織」[23][24]。「塔利班」(طالبان‎)在普什圖語中即為「學生」的意思[24]

1994年11月初,巴基斯坦的一支目的地是中亞的外貿車隊行經阿富汗坎達哈市時被伊斯蘭黨的武裝扣押,塔利班藉此時機回到坎達哈解救出了車隊,並於11月3日[22]占領坎達哈[21]。此後更多的來自巴基斯坦宗教學校的學生加入到塔利班,使得塔利班規模達到了一萬五千人左右[22]

1990年代末取得政權[編輯]

1995年1月中旬,塔利班於坎達哈發動了代號為「進軍喀布爾英語Battle of Kabul (1992–1996)」的戰役[24]。僅一個月內組織規模便擴充到2.5萬人[22],截至1995年2月18日 (1995-02-18)前,塔利班已攻占坎達哈、赫爾曼德扎布爾烏魯茲甘加茲尼瓦爾達克洛加爾帕克蒂亞帕克蒂卡共計九個省,控制了阿富汗近40%的地區,抵近至喀布爾15公里處[19]。塔利班乘勝向喀布爾發起全面攻擊,然而遭到時任政府軍國防部長的艾哈邁德·馬蘇德重挫敗退,塔利班轉而在巴基斯坦協助下控制赫拉特城。

1996年9月26日,捲土重來的塔利班成功占領了喀布爾的電台總統府,馬蘇德率領剩餘的兵力撤往東北部邊境山區,與其他反塔利班勢力組成北方聯盟。入城後,塔利班將前社會主義政權領導人納吉布拉從聯合國駐喀布爾辦事處中帶出處死,並將屍體吊在卡車上示眾[25]。到1998年,塔利班掌控了全國90%以上的領土[22]

掌權後,塔利班聲稱要建立世界上最純潔的伊斯蘭國家,但執政以來對國家重建並無明顯建樹,主要原因在於經濟每況愈下,加上疾病流行,使它得到的支持度逐漸下降。1996年至2001年間,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全國政權,正式名稱為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由於它在阿富汗實施獨裁專制和政教合一政策,因此僅被巴基斯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烏地阿拉伯三個國家承認是代表阿富汗的合法政府。它曾經多次不顧聯合國的要求,為奧薩瑪·賓拉登提供庇護。

2001年2月,塔利班政權不理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外國非政府組織的反對,頒令稱巴米揚大佛雕像是崇拜偶像的行為,以炸藥戰車炮火摧毀這座古蹟。在破壞行動期間,塔利班的資訊部長昆德拉圖拉赫·賈馬爾(Qudratullah Jamal)嘆道:「破壞工作並非如人們所想般容易,你不能以炮轟推倒那些佛像,因為它們是鑿入山崖內;它們牢牢地連接山嶺。」3月12日,兩尊大佛在經過近一個月的猛烈炮轟後,最終被炸藥摧毀。

2000年代初 911事件後至政權喪失[編輯]

2001年9月11日,美國多地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史稱911事件。這一系列的恐怖襲擊事件震驚了全世界,後經過調查得出結論,該系列事件為奧薩瑪·賓拉登領導的蓋達組織所為,由於塔利班庇護奧薩瑪·賓拉登領導的蓋達組織及支持聖戰,他們被美國及其盟國短暫地定義為恐怖份子,美國要求塔利班政權引渡賓拉登,但遭到拒絕。同年北約北方聯盟一起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將塔利班政權推翻。塔利班領導人歐瑪逃入山中,並繼續領導塔利班與美軍對抗。塔利班多次以歐瑪的名義發表聲明。在2004年的一次電話採訪中,歐瑪聲稱塔利班武裝將會「像獵殺豬一樣獵殺美軍」。2006年伊拉克統一聖戰組織阿布·穆薩布·扎卡維被美軍炸死,歐瑪對其表示敬意,稱讚他是「殉道者」,聲稱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抵抗運動「不會被削弱」。塔利班敵視美國,與蓋達組織聯手對抗美軍,但歐瑪希望阿富汗和平,一直試圖與阿富汗政府展開和談。2007年,一部分人創立了巴基斯坦塔利班,企圖推翻巴基斯坦的統治。其部落領地與分支分散在全國各地[26]

進行游擊戰與和談[編輯]

游擊戰[編輯]

然而塔利班組織沒有因此銷聲匿跡,其成員繼續以綁架人質或發動恐怖攻擊的方式對抗阿富汗現政府、美國及支持美國的其他國家,如2007年塔利班挾持韓國人質事件。2007年7月19日,23名韓國人質被塔利班綁架。塔利班要求釋放關押在阿富汗監獄中的所有塔利班成員,並要求韓國軍隊撤出阿富汗。7月25日,塔利班處死1名男性韓國人質。30日,塔利班再次殺死1名人質。8月13日塔利班釋放兩名女人質。28日塔利班同意釋放剩餘韓國人質。至此塔利班武裝分子綁架的23名韓國人質,除2名被殺害外,21名人質全部獲釋,長達42天的人質危機也終告結束。

奧薩瑪·賓·拉登被擊斃後,塔利班於2014年分裂成「自由聯盟」(Jamaat-ul-Ahrar)、「衛士」(Hizb ul-Ahrar)與馬赫穆德( Hakeemullah Mehsud)三大派系。主要分布在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山區進行游擊活動。2015年1月29日,約旦是否應與「伊斯蘭國」交換人質引發爭議,而半年前美國曾用5名塔利班囚犯交換一名美軍士兵。白宮發言人連續兩日受到記者兩相對比的追問,於是稱伊斯蘭國是恐怖組織,而塔利班則是武裝暴亂(armed insurgency)。[27][28][29]同年4月,塔利班指責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一系列行為違反了伊斯蘭教法,並以歐瑪的名義將其定為非法組織。[30][31]與此同時,伊斯蘭國勢力不斷向阿富汗境內滲透,與塔利班發生武裝衝突。[32]

2015年7月29日,阿富汗政府宣布塔利班領導人毛拉·穆罕默德·歐瑪已於2013年4月在巴基斯坦境內病逝。[33]翌日,歐瑪逝世的消息得到塔利班的證實,但並未公布逝世的具體時間,並宣稱其在阿富汗境內逝世,與阿富汗政府公布的消息多有出入,事後塔利班推舉阿赫塔爾·穆罕默德·曼蘇爾為新任最高領導人。[34]

2018年2月,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甘尼·艾哈邁德扎伊宣布承認塔利班是合法政治團體。同年6月7日,阿富汗政府宣布將對塔利班實行為期一周的停火。同年6月9日,塔利班宣布與阿富汗政府軍進行為期3天的停火,這是自2001年阿富汗戰爭來,塔利班首次宣布停火[35]

2019年1月21日,塔利班襲擊阿富汗中部瓦爾達克省一處屬於「國家安全總局」的軍事設施,據聞死亡人數超過百人,將為近17年來對阿富汗情報機構最大打擊之一[36]。同年5月3日,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甘尼·艾哈邁德扎伊宣布釋放175名塔利班囚犯,並呼籲塔利班放棄戰鬥,加入阿富汗和平進程[37]。同6月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阿富汗塔利班駐杜哈政治辦事處主任巴拉達爾和他的幾位助手訪華,並同有關官員「就阿富汗和平和解進程、打擊恐怖主義等問題交換了意見」[38][39]

塔利班於阿富汗經過十幾年的反撲戰鬥加上農村地區支持,充分利用阿富汗地形特徵和宗教動員,2017年後逐步反攻佔近一半領土亦有消息指實際面積更大,美國扶植的新政府軍慢慢轉守勢。2018在聯合國召開的援助阿富汗議會期間,塔利班再一次發動了炸彈襲擊,導致56名阿富汗士兵死亡300多人受傷。這是一種宣告,向世人證明塔利班大型兵力還存在且敢於直接向西方公然進攻無所畏懼。[40][與來源不符]美軍向塔利班提出六個月的停火協議也遭到了拒絕,這已經是塔利班第三次拒絕美軍的停火要求。

同時持續不斷的游擊戰埋伏襲擊政府車隊,例如2018年11月25日阿富汗西部法拉省,整支警察車隊被伏擊戰大舉消滅。[41]此類事件層出不窮,塔利班武裝企圖使用游擊戰術由點連接成面,對當地安全部隊和政府官員進行近乎每天一次的襲擊,最後上升為戰略態勢,吸引越來越多穆斯林加入其和美國基督教的聖戰。其在卡達建立了辦事處並稱為是流亡政府所在,小國卡達意圖在回教世界所有相關事務中扮演協調方角色,所以與塔利班有部分默契存在,其實塔利班並非完全沒有國際視角的鄉下游擊隊,其也利用大國競爭態勢與中國及更多國家展開接觸,透過引進更多外部勢力來平衡美國話語權。[42][與來源不符]

根據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的報告,截至2018年1月31日塔利班已經占據59個(佔總數約14.5%),另有119個縣(29.2%)陷於雙方爭奪中,塔利班同時繼續向城市地區製造爆炸案和游擊進攻。[43]2019年4月30日美軍宣布日後不再公佈雙方領土人口對比,更是引發一輪質疑是否是數據逆轉所以不敢再公佈。[44]早在2017年8月英國BBC一項自主調查發現塔利班在70%領土上可以非常活躍的活動,基本視美軍如無物也無人可奈何,而這些地區人口已近全國一半,而同年8月北約卻公佈塔利班只在44%領土活動,兩者相差巨大在2017年就已經引起BBC關注。[45]同時他們調查發現伊斯蘭國開始出現在10%的領土上,似乎與塔利班有共存關係。

和談[編輯]

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曾多次進行秘密談判。2015年7月7日,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代表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巴德附近舉行和談,中美都派代表參加。這是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之間的首次官方和談[46]

美國總統唐納·川普上台後談判進度加快,2019年6月,塔利班代表抵達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會談[47]。2019年8月3日,塔利班在卡達的政治總部發言人夏亨表示將與美國開始一場正式談判[48]。美國總統川普同日在白宮告訴記者:「我們已取得很大進展。我們正在談」。2019年9月初[49][50],中東半島電視台消息稱美塔達成一個11點原則的談判框架。美國總統川普也原本於9月8日與塔利班領導人進行秘密和談,但因塔利班稍早前在喀布爾的襲擊導致美國軍人死亡,川普宣布取消與塔利班領導人談判[51]

2020年2月22日凌晨起,美國、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開始為期一周的「減暴」協議。「減暴」期間,塔利班將不對城市、公路、美軍基地和阿安全部隊襲擊。阿安全部隊和北約駐阿聯軍也不會對塔利班展開軍事行動[52]

杜哈協議

2020年2月29日,美國與阿富汗塔利班簽署協議,協議規定駐阿美軍將逐步撤軍,阿富汗塔利班則保證打擊恐怖組織蓋達組織伊斯蘭國,並與喀布爾政府進行和平談判[53][54]。但由於阿富汗總統拒絕釋放塔利班囚犯,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再次爆發衝突。僅僅在3月4日,塔利班又殺死至少20名阿富汗士兵和警察。塔利班在阿富汗34個省當中的15個省發動30次襲擊,共殺死35名阿富汗安全部隊士兵[55]。隨後塔利班遭到美軍空襲[56]。4月20日,塔利班又殺死至少23名阿富汗軍警及9名平民[57]

2020年9月12日,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在卡達進行談判[58]。但阿富汗產生傷亡的暴力事件依舊持續。阿富汗政府希望雙方達成政治安排之前塔利班率先停火,但塔利班拒絕接受[59]

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宣布美軍將於2021年5月1日開始撤軍,截至2021年9月11日 (2021-09-11)前美軍將全部撤出阿富汗,多個北約成員也表示將從阿富汗撤軍[60]。自2021年5月起,一方面美國等外國軍隊開始撤離阿富汗;另一方面,阿富汗塔利班則在阿富汗全國各地發動若干次重大攻勢擴張其勢力版圖,喀布爾政權陷入嚴重危機[61]

2021年 政府盟軍撤軍至重返執政[編輯]

2021年5月起,伴隨著美國等國家的撤軍行動,阿富汗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國各地發動若干次重大攻勢以擴張其勢力版圖[62]。8月8日,塔利班攻佔阿富汗北方大城昆都士[63][64][65][66]。8月12日,塔利班攻佔阿富汗第二大城坎達哈[67]、第三大城赫拉特[68],以及西南部各省份。8月14日,北方第一大城馬扎里沙里夫也被塔利班佔領[69]。8月15日,塔利班軍隊已進入首都喀布爾總統府[70],總統阿什拉夫·甘尼已流亡阿聯,政府代表宣布總統辭職並向塔利班和平移交政權,神學士於20年後重新掌權阿富汗[71]。8月16日,塔利班宣布將成立「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72]。8月17日,塔利班宣布大赦所有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官員,並要求他們重返工作崗位[73]

塔利班再次奪取政權後,以不符合伊斯蘭教義爲由宣佈禁止在公共場合演唱音樂,喀布爾市的店鋪所播放的音樂全面停止,其廣播電台改為只播放伊斯蘭的音樂[74]。塔利班承諾將在伊斯蘭法律規範範圍內尊重女性的權利,並允許她們根據伊斯蘭法律接受教育與工作[75],但據《今日印度》報導,塔利班禁止在阿富汗的電視和廣播頻道上播放女性的聲音,並表示喀布爾當地媒體亦有對女員工被要求離開工作場所的報導[76]

外交[編輯]

巴基斯坦[編輯]

自1994年以來,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一直大力支持塔利班,使塔利班於1994-98年征服了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區[77]

在2001年911事件和美國入侵阿富汗的行動之後,阿富汗塔利班領導人據稱已逃往巴基斯坦,在那裡他們重新集結並創建了幾個舒拉來協調他們在阿富汗的叛亂[78]。至少到2011年為止,巴基斯坦一直強烈否認與塔利班的所有聯繫[79][80]

2014年6月15日,巴基斯坦軍隊在北瓦濟里斯坦發起了「Zarb-e-Azb」行動,以從巴基斯坦清除並剷除塔利班。隨著這次行動的繼續,北瓦濟里斯坦機構有327名恐怖分子被殺,45個武裝分子的藏身處和2個製造炸彈的工廠被摧毀[81]

2021年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轉述塔利班領導人的話稱,「我們(塔利班)的條件是,只要阿什拉夫·甘尼還在那裡,我們就不會與阿富汗政府對話。」並指責美國稱,美國只有在處理它在阿富汗長達20年的戰爭給該國留下的「爛攤子」時,才會「認為巴基斯坦有用」[82]

伊朗[編輯]

1990年代的內戰中,塔利班因其激進的遜尼派特徵和針對什葉派哈扎拉人的迫害而與伊朗敵對,還發生了伊朗駐馬扎里沙里夫領事館外交人員遇害事件,雙方一度處於戰爭邊緣,美國入侵阿富汗之初伊朗也為其提供了便利。然而隨著美國與伊朗在波斯灣的敵對行動,伊朗致力於支持塔利班削弱美軍在阿富汗的存在,多份報告指責伊朗及其伊斯蘭革命衛隊為塔利班提供武器和訓練。[83]

2020年1月伊朗將軍蘇萊曼尼被美軍用無人機擊斃後,塔利班發言人稱其為「偉大的烈士」。[84]

2021年7月31日與塔利班發言人扎比胡拉·穆賈希德的問答會議上,穆賈希德說:「我們一直想與伊朗建立關係,因為伊朗有伊斯蘭制度,我們想要一個伊斯蘭制度。」[85]

沙烏地阿拉伯[編輯]

沙烏地阿拉伯被指控支持塔利班。在2009年12月給美國國務院工作人員的外交電報中(在次年泄露的外交電報中公開),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敦促美國外交官加大力度,阻止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的資金流向巴基斯坦和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寫道「沙烏地阿拉伯的捐助者是全世界遜尼派恐怖組織最重要的資金來源」,並且「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因為沙烏地阿拉伯仍然為蓋達組織、塔利班、虔誠軍和其他組織提供重要財政支持」[86]

卡達[編輯]

2013年,經美國和阿富汗政府批准,卡達允許阿富汗塔利班在該國設立外交和政治辦事處。[87]這樣做是為了在其他國家的支持下促進和平談判。艾哈邁德·拉希德 (Ahmed Rashid) 在英國《金融時報》上寫道,卡達通過該辦公室促進了塔利班與許多國家和組織之間的會議,包括美國國務院、聯合國、日本、幾個歐洲政府和非政府組織,他們都試圖推進和平談判的想法。[88]

2017年7月,沙烏地阿拉伯當時與卡達發生外交危機,沙烏地發布未經證實的消息指控卡達支持恐怖主義,包括塔利班「武裝恐怖分子」。

2020年,美國和塔利班在卡達杜哈簽署和平協議。

俄羅斯[編輯]

俄羅斯從未承認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且塔利班被俄羅斯政府列為恐怖組織並將其視為非法。[來源請求]

美國[編輯]

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與塔利班代表阿卜杜勒·甘尼·巴拉達在杜哈會晤。(2020年)

美國從未承認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艾哈邁德·拉希德表示,美國在1994年至1996年間通過其在巴基斯坦的盟友間接支持塔利班,因為華盛頓認為塔利班是反伊朗、反什葉派和可能親西方的。華盛頓還希望塔利班支持美國石油公司優尼科計劃的發展。例如,當塔利班於1995年占領赫拉特並驅逐數千名女孩時,它沒有發表評論。1997年底,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開始疏遠美國與塔利班的關係,美國聯合石油公司退出中亞管道建設談判。[77][89]

1998年8月奧薩瑪·賓·拉登的同夥轟炸了兩個美國駐非洲大使館,炸死炸傷數千人,作為回應美國向阿富汗疑似恐怖分子的營地發射巡弋飛彈,打死20多人,但未能殺死賓拉登,毛拉歐瑪譴責飛彈襲擊和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

2009年12月,亞洲時報在線報導稱,塔利班向美國提出「法律保證」,他們不會允許阿富汗被用於攻擊其他國家,但美國並未作出正式回應。12月6日,美國官員表示不排除與塔利班談判。據報導,幾天後勞勃·蓋茲看到了與塔利班和解的潛力,但沒有與蓋達組織和解。此外,他說和解將在政治上結束叛亂和戰爭。但他說和解必須由阿富汗政府決定,塔利班必須服從政府的主權。[90]

美國學者強納生·克里斯托爾 (Jonathan Cristol) 在接受帕爾格雷夫·麥克米倫英語Palgrave Macmillan (Palgrave Macmillan) 關於美國與塔利班關係的採訪時認為,塔利班領導人「一直願意談判,但從相對實力的角度來看,他們的目標不再是與塔利班建立友好關係。」 [91]

2020年2月29日,川普政府與塔利班簽署了有條件和平協議,協議要求如果塔利班遵守協議條款,外國軍隊將在14個月內完全撤出阿富汗。[92]2020年3月起,美國開始逐步撤軍直到2021年8月全部撤出。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2015年之前與塔利班談判達成協議,要求塔利班確保其在阿富汗的經濟資產不會受到攻擊,並積極推動塔利班與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和談,以避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阿富汗的利益受損,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懷疑塔利班不能遵守相關協議而不支持塔利班重新完全掌權。[93]

2021年7月28日,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與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天津會見。中國方面表示阿富汗塔利班是阿富汗重要的軍事和政治力量,希望阿富汗塔利班推動阿富汗的和平和解,自主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國情、廣泛包容的政治架構。中國方面強調,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和東伊運等一切恐怖組織劃清界限並予以打擊。[94]

2021年8月12日,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內的12國與聯合國和歐盟發佈聯合聲明,稱如果塔利班通過武力奪取政權將不會承認新成立的阿富汗政府。[95][需要較佳來源]

8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重新建立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9月7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成立臨時政府。儘管中國暫未承認塔利班新政府,但中國大使館仍駐留當地。10月31日,一批45噸重的阿富汗松子喀布爾機場出發,並於次日抵達上海浦東機場,這是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首次與中國進行貿易[96]

阿富汗政權變遷[編輯]

阿富汗近代政權變遷(
時期 國名 中央政權 地方政權與實力派系 中央政權或地方政權被推翻的原因(政變或戰爭)
1926年-1973年 Flag of Afghanistan (1926–1928).svg Flag of Afghanistan (1931–1973).svg
阿富汗王國
巴拉克宰王朝

君主制政權
(全國)

1973年-1978年 Flag of Afghanistan (1974–1978).svg
阿富汗共和國
達烏德汗政府

共和制政權
(全國)

1978年4月30日-1979年12月27日 Flag of Afghanistan (1978).svg Flag of Afghanistan (1978–1980).svg
阿富汗民主共和國
塔拉基政府,親
阿明政府,反

阿富汗人民民主黨人民派
共產主義共和制政權
(全國)

1979年12月27日-1992年4月28日 Flag of Afghanistan (1980–1987).svg Flag of Afghanistan (1987–1992).svg

阿富汗民主共和國 →阿富汗共和國

卡爾邁勒政府,親
納吉布拉政府,親

阿富汗人民民主黨旗幟派
共產主義共和制政權
(部分地區)

Flag of Jihad.svg 聖戰者反蘇組織
(各地游擊)共有:

1992年4月28日-1996年9月27日 Flag of Afghanistan (1992–2001).svg
阿富汗伊斯蘭國
拉巴尼政府塔族

世俗化共和制政權
(首都和中部)

支持拉巴尼的阿富汗軍閥
(分布全國)共有:

反對拉巴尼的阿富汗軍閥
(分布全國)共有:

Flag of Taliban.svg 塔利班 歐瑪普族
1994年9月成立
坎達哈省,西南部擴張)

1996年9月27日-2001年11月13日 Flag of Taliban.svg
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
塔利班政權普族

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政權
(除東北部以外,幾乎全國)

Flag of Afghanistan (1992–2001).svg 北方聯盟(解放阿富汗聯合陣線)
(東北部)共有:
2001年11月13日-2021年8月15日 Flag of Afghanistan (2001–2002).svg Flag of Afghanistan (2002–2004).svg Flag of Afghanistan (2004–2013).svg Flag of Afghanistan (2013–2021).svg

阿富汗伊斯蘭國阿富汗伊斯蘭國過渡時期英語Transitional Islamic State of Afghanistan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

阿富汗臨時政府,親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親

伊斯蘭民主主義共和制政權
(除西南部以外,幾乎全國)

Flag of Taliban.svg 塔利班普族為主)
(西南部,含坎達哈省
2021年8月19日- Flag of Taliban.svg
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
塔利班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政權
(幾乎全國)
Flag of Afghanistan (2013–2021).svg Northern Alliance flag flown in Panjshir 2021.svg 全國抵抗陣線
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看守政府
潘傑希爾省山區等地)
  • 2021年:
    • 9月6日,據傳阿富汗全國抵抗陣線發言人法希姆·達什提和將軍阿卜杜勒·沃杜德·薩拉(Abdul Wudod Zara)已在最新一波戰鬥中陣亡,達什提是知名的阿富汗記者。同日塔利班表示,反抗勢力在阿富汗最後的地盤潘傑希爾山谷已「完全被占領」。路透社稍後提到「社群媒體上照片顯示,塔利班成員目前已經站在潘傑希爾省長官邸的大門前」,在此稍早反抗軍領袖小馬蘇德透過臉書表態願在雙方停戰的前提下有條件和談[97][98]。此外阿富汗前政府的消息人士告訴半島電視台,阿姆魯拉·沙雷的確已離開潘傑希爾前往塔吉克[99]
AQMI Flag asymmetric.svg 伊斯蘭國呼羅珊省
(未知其勢力範圍)
時期 國名 中央政權 地方政權與實力派系 中央政權或地方政權被推翻的原因(政變或戰爭)

附註:

  • 註1:七黨聯盟:七個遜尼派組織於為1982年成立阿富汗聖戰者伊斯蘭聯盟(七黨聯盟),表格僅列出當地主要實力派,實際上有如下成員:
    1. 阿富汗伊斯蘭黨
    2. 阿富汗伊斯蘭促進會
    3. 阿富汗伊斯蘭黨哈利斯派
    4. 阿富汗伊斯蘭聯盟
    5. 阿富汗伊斯蘭革命民族陣線
    6. 阿富汗伊斯蘭民族救國陣線
    7. 阿富汗伊斯蘭革命運動
  • 註2:八黨聯盟:八個什葉派組織於1985年成立伊斯蘭革命聯盟(八黨聯盟),總部伊朗,表格僅列出當地主要實力派,實際上有如下成員:
    1. 伊斯蘭勝利黨
    2. 伊斯蘭聖戰衛士
    3. 伊斯蘭運動
    4. 伊斯蘭黨
    5. 真主黨
    6. 伊斯蘭團結委員會
    7. 伊斯蘭呼聲
    8. 伊斯蘭力量

備註[編輯]

  1. ^ 為了與巴基斯坦塔利班相區別,也可以稱之為「阿富汗塔利班」,簡稱「阿塔」。

參考文獻[編輯]

  1. ^ Giustozzi, Antonio. Decoding the new Taliban: insights from the Afghan field.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9: 249. ISBN 978-0-231-70112-9. 
  2. ^ Clements, Frank A. Conflict in Afghanistan: An Encyclopedia (Roots of Modern Conflict). ABC-CLIO. 2003: 219. ISBN 978-1-85109-402-8. 
  3. ^ Pakistan: A Plethora of Problems (PDF). Global Security Studies, Winter 2012, Volume 3, Issue 1, by Colin Price, School of Graduate and Continuing Studies in Diplomacy. Norwich University, Northfield, VT. [2012-12-22].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20-03-24). 
  4. ^ ISIS active in south Afghanistan, officials confirm for first time. 2015-01-12 [6 February 2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1-11). 
  5. ^ Taliban and the Northern Alliance. US Gov Info. About.com. [2009-1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01). 
  6. ^ 9/11 seven years later: US 'safe,' South Asia in turmoil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There are now some 62,000 foreign soldiers in Afghanistan, including 34,000 US troops, and some 150,000 Afghan security forces. They face an estimated 7,000 to 11,000 insurgents, according to US commanders." Retrieved 2010-08-24.
  7. ^ Hamilton, Fiona; Coates, Sam; Savage, Michael. MajorGeneral Richard Barrons puts Taleban fighter numbers at 36000. The Times (London). 2010-03-03 [2015-08-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6-29). 
  8. ^ Despite Massive Taliban Death Toll No Drop in Insurgency. Voice of America. Akmal Dawi. [2014-07-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03). 
  9. ^ Movies. Revolutionary Association of the Women of Afghanistan (RAWA). [2021-08-08]. (原始內容 (MPG)存檔於2009-03-25). 
  10. ^ Encyclopedia of Islam and the Muslim World (2004).
  11. ^ Rashid, Taliban (2000), p.132, 139
  12. ^ Rashid, Taliban (2000), p.87
  13. ^ 潘基文和奥巴马谴责塔利班枪击少女. 聯合早報. 2012-10-12. 
  14. ^ 数万英国人吁政府提名 巴国少女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聯合早報. 2012-11-10. 
  15. ^ 阿富汗局勢:塔利班攻下所有關鍵城市 士兵正「從四面八方」進入首都喀布爾. BBC中文網. BBC. 2021-08-15 [2021-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5). 
  16. ^ Rashid, Taliban (2000), p.92
  17. ^ Human Rights Watch Report, "Afghanistan, the massacre in Mazar-e-Sharif", November 1998. INCITEMENT OF VIOLENCE AGAINST HAZARAS BY GOVERNOR NIAZI. [2007-11-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2-15). 
  18. ^ Rashid, Taliban (2000), p.107
  19. ^ 19.0 19.1 唐雨. 阿富汗局势:风雨如晦 扑朔迷离. 世界知識. 1995, (6) [2022-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20. ^ 20.0 20.1 伍書湖. 阿富汗内战与"塔利班"的崛起. 西亞非洲. 1995 [2022-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引用錯誤:帶有name屬性「:2」的<ref>標籤用不同內容定義了多次
  21. ^ 21.0 21.1 21.2 伍書湖. 福兮?祸兮?——塔利班的崛起和阿富汗政局. 當代世界. 1995 [2022-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22. ^ 22.0 22.1 22.2 22.3 22.4 Matinuddin, Kamal, The Taliban Phenomenon, Afghanistan 1994–1997,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p. 25–26
  23. ^ Afghanistan: The massacre in Mazar-i Sharif. (Chapter II: Background). Human Rights Watch. November 1998 [16 December 2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11-02). 
  24. ^ 24.0 24.1 24.2 崔燕生. 阿富汗的一支新军:塔利班. 世界知識. 1995 [2022-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25. ^ Flashback: When the Taleban took Kabul. 2001-10-15 [2021-07-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1-12) (英國英語). 
  26.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谁是巴基斯坦塔利班? | DW | 17.12.2014. DW.COM. [2020-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23) (中文(中國大陸)). 
  27. ^ 白宫发言人:塔利班不是恐怖组织 可与其换囚. [2015-01-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28. ^ US says Taliban 'armed insurgency', ISIS 'terrorist' group. [2015-01-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1). 
  29. ^ 'Armed Insurgency?' White House's Inability To Call The Taliban Terrorists Is Just Plain Embarrassing – And Endangers Us All. [2015-01-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7-03). 
  30. ^ Taliban leader: allegiance to ISIS 'haram'. Rudaw. 13 April 2015 [31 July 2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2). 
  31. ^ Yousafzai, Sami; Seibert, Sam. ISIS vs. the Taliban: The Battle for Hearts and Minds. Vocativ. 5 November 2014 [11 December 20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19). 
  32. ^ IS和塔利班相互宣战?. 網易新聞. 2015年4月22日 [2015年8月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年12月23日). 
  33. ^ Afghanistan says Taliban leader Mullah Omar died 2 years ago. MSN. 29 July 2015 [2015-08-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2). 
  34. ^ Mullah Omar: Taliban choose deputy Mansour as successor. BBC News. 30 July 2015 [2015-08-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20). 
  35. ^ 塔利班戰後首次宣布停火 聯合國官員:希望阿富汗迎來和談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環球網.
  36. ^ [1]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紐約時報.
  37. ^ 阿富汗总统呼吁塔利班参与和平进程. [2019-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23). 
  38. ^ 2019年6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19-06-20 [2019年6月2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年6月21日) (中文(簡體)). 
  39. ^ 阿富汗塔利班代表来京?外交部:劝和促谈工作一环. [2019-06-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1). 
  40. ^ 騰訊-距离达成和解还很遥远.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41. ^ 新華-阿富汗西部警方車隊遭襲17人死亡.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23). 
  42. ^ 俄羅斯:塔利班和美國舉行了“十次秘密”會議. VOA. 2018-11-13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43. ^ Afghanistan: Who controls what. [2019-11-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1). 
  44. ^ 搜狐-塔利班到底占据多少阿富汗土地?美国官方不告诉你.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2). 
  45. ^ 新華社-阿富汗安全局势數據對不上.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46. ^ 存档副本. [2015-07-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7-13). 
  47. ^ 新浪-塔利班首席談判代表訪華.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1). 
  48. ^ 美塔談判.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49. ^ 央視官方頻道-消息稱美國與塔利班商定衝突調解.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1). 
  50. ^ 阿富汗談判啟動.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23). 
  51. ^ 特朗普取消与塔利班的和谈.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52. ^ 喀布尔:与塔利班的「减暴」协议将于凌晨开始. [2020-02-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23). 
  53. ^ 美国和塔利班签署历史性协议. 德國之聲. 2020-02-29 [2021-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01) (中文(中國大陸)). 
  54. ^ 美國與神學士簽協議 14個月後美軍全數撤出阿富汗. [2020-03-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0-29). 
  55. ^ 美军和塔利班又动手了. [2020-03-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56. ^ 外媒:美军发言人称美国对塔利班武装分子展开空袭. [2020-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57. ^ 停战协议如废纸 不顾疫情塔利班暴力开杀戒. [2020-04-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1). 
  58. ^ 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谈判将于9月12日开启. [2020-09-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7). 
  59. ^ 阿富汗卡车炸弹攻击炸死15人. [2020-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1). 
  60. ^ 阿富汗国防部说美军撤离驻阿最大军事基地. 新華網. 2021-07-02 [2021-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01) (中文). 
  61. ^ 美国加速阿富汗撤军 塔利班卷土重来前景引发担忧.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1-07-05 [2021-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01) (中文(簡體)). 
  62. ^ 美国加速阿富汗撤军 塔利班卷土重来前景引发担忧.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1-07-05 [2021-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01) (中文(簡體)). 
  63. ^ Latifi, Ali. Taliban captures Kunduz, third provincial capital in three days. Al Jazeera. Al Jazeera. [2021-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08). 
  64. ^ Gibbons-Neff, Thomas. The Taliban seize Kunduz, a major city in northern Afghanistan.. The New York Times. 2021-08-08 [2021-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08). 
  65. ^ Roggio, Bill. Taliban takes control of Afghan provincial capitals of Kunduz, Sar-i-Pul and Taloqan. www.longwarjournal.org. 2021-08-08 [2021-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08) (美國英語). 
  66. ^ AFP. Taliban seize three more Afghan provincial capitals in northern blitz. Digital Journal. 2021-08-08 [2021-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0-16) (美國英語). 
  67. ^ Akhgar, Tameem. Taliban take Kandahar, Herat in major Afghanistan offensive. Apnews. APNews. 2021-08-12 [2021-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2). 
  68. ^ Afghanistan: Major cities fall to Taliban amid heavy fighting. BBC. 2021-08-12 [2021-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2). 
  69. ^ Taliban captures key northern Afghan city Mazar-i-Sharif. Al Jazeera. 2021-08-14 [2021-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9-10). 
  70. ^ 神學士進入阿富汗首都 已控制喀布爾大學. [2021-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5). 
  71. ^ 不敵塔利班攻勢 阿富汗內政部宣布:將和平轉移政權. [2021-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5). 
  72. ^ 塔利班:戰爭已結束 將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www.cna.com.tw. [2021-08-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03) (中文(臺灣)). 
  73. ^ 阿富汗局势:塔利班流亡领袖重返阿富汗掌权. www.bbc.com (BBC News). 2021-08-17 [2021-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03). 
  74. ^ When the music stops: Afghan 'happy place' falls silent. AP NEWS. 2021-08-23 [2021-09-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03) (英語). 
  75. ^ Taliban vow to respect women, despite history of oppression. AP NEWS. 2021-08-17 [2021-09-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25) (英語). 
  76. ^ DelhiAugust 29, India Today Web Desk New. Taliban ban music, female voices on TV, radio channels in Kandahar. India Today. [2021-09-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16) (英語). 
  77. ^ 77.0 77.1 Rashid, Ahmed. Taliban : militant Islam, oil, and fundamentalism in Central Asia.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0 [2021-08-17]. ISBN 0-300-08340-8. OCLC 4384003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78. ^ Gall, Carlotta. At Border, Signs of Pakistani Role in Taliban Surge. The New York Times. 2007-01-21 [2021-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04) (英語). 
  79. ^ Jayshree Bajoria. The Strained U.S.-Pakistan Alliance. [2010-10-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2-11). 
  80. ^ U.S.-Pakistan relations: An unhappy alliance. Los Angeles Times. 2011-05-07 [2011-1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05) (英語). 
  81. ^ Pakistan army launches operation 'Zarb-e-Azb' in North Waziristan. Thenews.com.pk. 2014-06-15 [2014-08-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9). 
  82. ^ 伊姆兰·汗:只有在处理阿富汗的“烂摊子”时 巴基斯坦才对美国有用. ALJAZEERA. [202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5) (中文). 
  83. ^ Saeid Jafari. Why Iran Is Embracing the Taliban’s Victory. National Interest. [2022-03-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24). 
  84. ^ Taliban condemn killing of Iran's Qassem Soleimani. Al Arabiya. 5 January 2020 [2021-08-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3). 
  85. ^ Shelly Kittleson. Why Iran Will Welcome the Taliban Takeover in Afghanistan. Foreignpolicy. [2021-08-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28). 
  86. ^ Walsh, Declan. WikiLeaks cables portray Saudi Arabia as a cash machine for terrorists. The Guardian (London). 2010-12-05 [2021-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2-15). 
  87. ^ 阿富汗抗议多哈办公室挂塔利班旗帜. BBC. [2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5) (中文). 
  88. ^ Ahmed Rashid, Ahmed. Why closing the Taliban's Qatar office would be an erro. Financial Times. 4 October 2017 [30 October 2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7). 
  89. ^ US pledges support for Afghan oil pipeline if Taliban makes peace. BBC News. 10 December 1997 [9 April 20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24). 
  90. ^ U.S. set to pay Taliban members to switch sides. CNN. 29 October 2009 [9 April 20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24). 
  91. ^ Jonathan Cristol | Palgrave. www.palgrave.com. [4 October 20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19) (英語). 
  92. ^ Trump says 'it is time' for US troops to exit Afghanistan, undermining agreement with Taliban. ABC news. [2021-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5). 
  93. ^ Small, Andrew. China's Man in the Taliban. Foreign Policy Argument. 2015-08-23 [2019-07-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4). Beijing always doubted how rigorously the rank-and-file Taliban would adhere to any of these agreements — one reason that it doesn’t support the Taliban’s complete return to power in Kabul. 
  94. ^ 王毅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21-07-28 [2021-08-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28) (中文). 
  95. ^ Twelve nations decide not to recognise any Afghan government imposed by force. The Economic Times News. 2021-08-13 [2021-08-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3) (英語). 
  96. ^ 阿富汗恢复松子输华背后:堪称阿“出口黄金” 半数从业者为女性 专家:助阿良性发展. 紅星新聞. 2021-11-02 20:32 [2021-12-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17). 
  97. ^ 奪潘傑希爾省 塔利班宣布阿富汗戰爭結束. 
  98. ^ 塔利班发言人称已完全控制潘杰希尔省 战斗几乎结束. 
  99. ^ 塔利班宣布完全控制潘杰希尔 副总统离开阿富汗. 半島電視台. 2021-09-06.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