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試教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填鴨式教育)
前往: 導覽搜尋

應試教育通常被視為一種以提升學生應試能力為主要目的且十分看重於考試成績,背誦與解題的教育制度,與素質教育相對應。這種教育制度在中世紀和近代的東亞和歐洲都是唯一通行的教育制度,但歐美國家在二戰後逐漸改行「素質教育」,而東亞國家則仍然堅持應試體制。

這種教育方式為填鴨式教育的一環,將知識一味灌輸給學生,猶如填鴨般,即是鴨子在飼養的過程中養鴨者用含糖量高的飼料塞進鴨子嘴裡使其快速增肥。而導致其他如各鴨子划水的能耐等,不是取材重點。

起源[編輯]

中國高考制度恢復後,許多人認為高考和中考是選拔人才的唯一方式,受這種思想的影響,產生了應試教育的風氣。

也有部分學者認為,東亞中古時代的科舉制度是應試教育的前身。

應試教育國家的表現[編輯]

新加坡[編輯]

新加坡就讀的學生在入學後的第六,第八,第九以及第十一學年均有一次全國性的考試,其通過聯考方式,確定部分學生是否就讀於更好的學校以及是否應當分流向職業教育學校。學生為在單一指標的考試最終分數上取得高分,能且僅能通過應試方式去實現。

香港[編輯]

香港學生在小學三年級、六年級及中學三年級均有一次全港性系統評估(TSA),主要評估學生在中文、英文及數學三科的基本能力水平是否達全港水平,對學生本身沒有太大的影響。

然而,有部分中學會在中三舉行淘汰試,決定學生能否或是否有能力升讀中四,不合格者要在外找尋中四學位,有少部分學生因未能找到中四學位而轉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的中專教育文憑從而升讀高級文憑/文憑/基礎文憑課程。而能升讀中四的學生,會在大約1年7個月後參加香港中學會考,而會考成績決定學生能否升讀中六(一般學校收生要求為14分(30分為滿分),包括中英文成績達第二級),而能夠升讀之學生又會在大約1年5個月參加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利用其成績報考大學聯招,決定學生能否得到大學本科學位。

但是香港的三三四學制全面實施後,所有學生均有機會就讀三年制高中,香港中學會考及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合二為一,學生將來會在中六應考名為香港中學文憑的公開試。由「兩試定生死」改為「一試定生死」,同時令高中教學更普及。

中國大陸[編輯]

和韓國、新加坡、港台等地相比,應試教育在中國大陸的表現更為複雜,而且贏得了更多的支持者,首先,在小學階段期末考試是所在行政區統考,中學階段這種統考更為流行,以北京市某區為例,初一學生入學首先要進行摸底測驗,摸底測驗由區教研中心統一命題,試卷由教研中心統一組織批閱,然後,區教研中心發布全區各學校學生入學成績,這一成績將是這批學生畢業是比較的重要依據,例如:A學校入學成績為全區第五,初三畢業時成績變為全區第二則是進步了三名,如變為全區第六則為退步一名,以此類推。此後歷次期末考試都為全區統一命題、統一考試,部分科目還會統一閱卷,然後再發布每次考試全區各學校排名。中考與高考前要進行模擬考試,此外,高二年級會有畢業會考,畢業會考分為北京市命題和區里命題兩類,其中高考科目全市統一命題考試和閱卷,非高考科目則根據各區實際進行操作。正是由於一系列考試和利用考試對學生、教師、學校進行評價,因此應試教育之風也隨之盛行,衍生出大量的分支。應試教育的支持者聲稱,中國的應試教育是在培養優秀的學生,是在選拔人才,並且認為高考是目前中國最公平的選拔方式。而應試教育的反對者極力抨擊這種說法,他們認為,中國應試教育中的許多行為都已經觸犯《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並認為這種教育風氣和教育方式是非理性的。在應試教育下,學生身心很容易受傷害,甚至出現自殺的極端情況,中國媒體在報導時往往把這些事例視為極端個體事件,但有時深入反省教育問題的評論文章也會被登載。為了解決應試教育所帶來的弊端,教育部提出了「教育改革」口號並開始試圖推行素質教育,但卻從未出台相應的具體措施,在中國大陸通過考試選拔學生的情況不但沒有明顯改變,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例如:在教育管理機構明文要求不得給學生在考試後排名之後,學校開始給各個科目的老師進行排名,並且在每周一次的教師例會上加以公布,今天中國大陸的應試教育早已經超越了學生的範圍,成為家長、教師、學校、學生的共同行為,因而很多人認為可能中小學生,尤其是高中學生「才是中國最辛苦的「職業」。

對應試教育的看法[編輯]

反對[編輯]

反對人士認為應試教育危害了學生的身心健康,抹煞了學生的各種能力,剝奪了學生的個性,對社會的發展也不利,會導致學生思想上的奴化。反對者在學生和教育學者中占了很大部分。但部分反對者只是對應試教育進行表面的批評,並沒有深入分析應試教育的成因和危害。

對應試教育的批評,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點:

  • 促使反社會心理的形成,學生經過極大的努力卻不能通過考試,學生覺得心血白費引起學生反社會的心理,中國歷史上唐朝黃巢考進士不第起兵造反,黃巢起兵是導致唐朝滅亡的原因之一,清朝洪秀全四次考秀才不第,一怒之下發誓要推翻清朝,洪秀全發起太平天國大起義導致清朝在太平天國起義四十餘年後滅亡。20世紀90年代,中國高考落榜的楊向彬在趙維山的協助下創立反政府組織「全能神教」楊向彬被趙維山任命為教主。
  • 侵犯學生的人權,剝奪學生的個性、思想與自由。對學生個人的外觀、飾物、興趣愛好等進行控制與干預,對學生的隱私(如考試成績、生活習慣等等)進行泄露。
  • 價值觀的扭曲:應試教育教給學生的是筆試上的分數比較,屬紙上談兵,欠缺知識的實行。
  • 對學生心理造成重大損害:在應試教育制度下,考試成績成了唯一的評判個人成就的標桿。不少學生因成績差而導致自信低落,心靈扭曲。當中因學習問題造成的自殺率,較其他的教育模式為高。
  • 學習的主體學生在應試教育體系中地位低下,幾乎沒有任何干涉教育體制的權利,導致教育體制得不到大多數學生的認可,教學內容也隨之超出學生的接受能力,違背學生的利益。
  • 不注重多元發展,導致出現「高分低能」,以致被諷為「應試教育是個筐,什麼垃圾都能裝」。
  • 破壞學生學習的積極性和對生活的積極態度。
  • 危害學生的身心健康,導致休息不足,嚴重者可導致患病(包括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
  • 應試教育的本質實為奴化教育,導致學生缺乏表達的勇氣,不敢獨立思考,已經達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
  • 違反「五育並重」的教育原則,不利體育藝術能力和多元智能的培養。
  • 許多家長為了讓子女應試,浪費大量金錢時間補習班,而且剝奪學生的休息和課外學習的時間。
  • 應試教育只重視成績,忽略品德教育和價值觀的塑造。即使進行品德教育,亦偏向於「對與錯」的觀念,缺乏互動。
  • 應試教育培養的高分學生,大部分沒有個性與主見。
  • 應試造成的壓力,令學生體能及健康惡化,這可能是近視的其中一個原因(目前中國大陸近視率為全球最高)。
  • 「高考狀元」多半一味依「熱門專業」選填專業,導致就業後成就與其他人無異。
  • 不少大學生學習、鑽研應試技巧,結果雖然於高考英文拿高分或通過四六級考試卻沒有真正的英語能力
  • 只知讀書,未能掌握在職的生存技巧,求職困難,未能找到與學歷相符的職業。
  • 應試教育的盛行,令人缺乏對新社會文化的了解。新興文學、新科技、娛樂產業等等。因為應試教育的支持者認為這些事物都只會是影響學習的。
  • 智育目標狹隘化。
  • 只會牢記死知識,固執不肯變通。
  • 阻礙教學方法的改進。
  • 大量地製造應試書刊等教材,浪費經濟和天然資源。
  • 考試製度實際上是一條產業鏈,教育部是監管部門,學校是生產商,學生是產品,至於產品質量的好壞,唯一的指標就是考試成績。

不少學生在大型考試結束後,將課本與輔導資料拋入天空,或當作垃圾一般丟棄,甚至是燒毀來達到發洩的目的。不少中學生結束高考進入大學後「瘋玩」,以致於荒廢學業。這些都與應試教育所造成的長期壓力過大有關。

由於在應試教育中,重大考試被稱為是「一考定終身」,機會只有一次。因而應試教育被一些人認為是一場豪賭。

近些年由於中國內地的大學擴招導致嚴重就業困難。社會上,經常出現數十人爭搶一份工作的情況,大學生起薪甚至低過農民工[1],導致「讀書無用論」再度興起。

大陸地區於2007年6月1日頒布的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試圖遏止應試教育,但收效甚微。

贊同[編輯]

反對廢除應試教育體制的輿論則認為,應試教育雖然弊端叢生,但就中國大陸的現實國情而言,應試教育仍比所謂的「素質教育」更合理、更可行:

  • 中國大陸瀆職腐敗較為嚴重,以主觀的「素質評比」取代客觀的考試競爭將會誘發猖獗的學生家長行賄教師行為,最終導致「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士族」。
  • 中國大陸地域遼闊、貧富差距巨大,只能勉強維持運轉的貧困縣市的中小學沒有足夠的資金聘請素質優良的教師、購置大量的文娛體育器材進行所謂「素質教育」。
  • 中國大陸的文化產業在國民經濟中所占比重明顯低於歐美已開發國家,大量培養文藝、體育方面的「高素質人才」將會導致就業市場越發供過於求,失業更加嚴重。
  • 琴棋書畫、耍刀弄棒等文娛體育方面的「素質特長」的培養無助於大多數職業的就業要求。
  • 歐美已開發國家同樣存在著不少高難度的考試,美國、德國等國的司法考試難度甚至要大於中國大陸的司法考試,很難想像在國內過不了大多數考試的「高素質人才」在歐美已開發國家能順利考取醫師、律師會計師等職業的執業資格。
  • 資深傳媒人士、《南風窗》高級記者郭宇寬認為,擁有大學學歷的公務員、企業白領的起薪低於掏糞工、殯葬工等從事髒、苦、累行業的工人不僅很正常,而且還是一個健康的社會所應有的現象,因為掏糞工、殯葬工對體力的要求高於街頭小販等一般的低學歷從業者,而承受的精神壓力則高於公務員和企業白領,如無優厚的薪酬,久而久之將無人願意從事這些城市生活不可或缺的行業,故而高學歷就業者不應對自己的起薪低於髒、苦、累行業的就業者感到不平,更不能將此作為「讀書無用」的論據。

改革[編輯]

隨著社會的發展,應試教育弊端在東方人地區日益顯露,因此改革的呼聲也越來越高,改革的方案通常有以下幾種:

  • 取消高考(公開試),從根本上推翻應試教育中的「人才選拔」理論,提出這種方案的人認為它是應試教育的根源,取消了它就等同取消了應試教育。但是如此一來,在腐敗較為嚴重的中國大陸和越南等地將會有大批寒門子弟無法與人脈廣泛的高官子女和富商子女競爭,從而喪失上大學的機會。
  • 一步步地立法禁止應試教育中的一些行為,比如禁止體罰,禁止強制性的補課班以及禁止過多的作業量等等,提出這種方案的人認為無法一步到位地禁止應試教育,只能一步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第16條已明文規定「禁止體罰學生」,《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第37條也對教師體罰學生的行為作出了處罰規定。
  • 提高國民的科學素養,改變應試教育支持者的非理性觀念,提出這種方案的人認為應試教育的根源是國民科學素養的落後,招致了應試教育這種非理性的風氣。然而強烈反抗應試體制的叛逆學生大多也並不具備良好的科學素養,即便是像韓寒這樣名利雙收的「成功人士」對於科學技術也沒有任何貢獻。

與應試教育相關的作品[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