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勢至菩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大勢至菩薩接引像,呈雙手合掌手勢。
西夏亦集乃路13世紀絹畫,現藏於俄羅斯冬宮博物館

大勢至菩薩梵語महास्थामप्राप्तMahāsthāmaprāpta),又譯為得大勢菩薩,簡稱勢至菩薩。以智慧光普遍照一切,令眾生離三途,得無上力;又彼行時,十方世界一切土地皆震動,故稱大勢至,據《觀無量壽經》,祂恆念阿彌陀佛,以智慧之光普照一切,使人得到無上力量、威勢自在,接引眾生往生淨土。大勢至菩薩是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右脅侍者,八大菩薩之一,因以念佛修行證果,被淨土宗奉為法界初祖,是與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地藏菩薩齊名的大菩薩。大勢至菩薩造像多樣,或有持貝葉經、持如意者,但最多者是手持蓮花,頭戴天冠,而天冠中有一寶瓶。華人民間有訛傳寶瓶藏著父母之舍利子或骨灰的錯誤說法,其實佛經是說寶瓶盛著不可思議的光明,能夠普現諸佛的事業。《觀無量壽經》:「於肉髻上有一寶瓶,盛諸光明普現佛事。」

漢傳佛教中,勢至菩薩聖誕是農曆七月十三。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被公認為大勢至菩薩乘願再來。

源流[編輯]

據《悲華經》卷二稱,久遠過去之「刪提嵐世界」的無諍念王有一千個兒子,長子叫不眴,第二個兒子叫尼摩。無諍念王成佛為阿彌陀佛,不眴太子成為觀世音菩薩。而尼摩則成了大勢至菩薩。阿彌陀佛其左右脅侍就是觀世音菩薩和大勢至菩薩,三位合稱「西方三聖」。其形象據《觀無量壽經》記載,身放紫金色光,法相與裝飾皆同於觀音菩薩。二者的主要區別是:大勢至菩薩頭上的寶冠有寶瓶為標誌,而觀音菩薩頭上的寶冠則以一化佛(阿彌陀佛)為標誌。

藏傳佛教的一般說法,大勢至菩薩以神通力聞名,號稱「大勇」,現憤怒相時為金剛手菩薩,跟代表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和代表大智慧的文殊菩薩一起,為密教最受尊崇的三大菩薩之一。另一說認為金剛手菩薩為普賢菩薩化身

道場[編輯]

江蘇狼山[編輯]

江蘇南通市南郊狼山是大勢至菩薩的道場。狼山為中國佛教「八小名山」之首,是江蘇省著名的自然風景區,蘇中的遊覽勝地,由狼山、馬鞍山、黃泥山、劍山和軍山組成,其中以狼山最為峻拔挺秀,南臨長江,山水相依,風光秀麗,有「天然水石盆景」之譽。

狼山的廣教寺始建於唐總章二年(669年),是一座有1300多年歷史的古剎。據《通州志》記載:「唐總章二年,山上即建大雄寶殿、殿閣、方丈室」,當時「山在巨浸中,設舟以濟,號『慈航院』,後改『廣教寺』。」

廣教寺開山祖師是僧伽大聖禪師,僧伽大聖是西域人,是唐朝的帝師,相傳是十一面觀音化身。傳說此山為白狼精占據,故稱狼山,僧伽與白狼精鬥法,以一襲袈裟遮遍全山,降伏白狼,白狼只得讓出此山,雖說僧伽是觀音化身,但來此山是為大勢至菩薩建道場,即今日的廣教寺,香火鼎盛,稱為「大勢至菩薩第一道場」。於是今日廣教寺中「一寺兩主奉」,既是「西方三聖」之一「大勢至菩薩」的道場,也是「僧伽大聖」的道場。狼山最高峰的支雲塔,塔前有圓通寶殿,供的是大勢至菩薩;塔後則有大聖殿,供奉的是僧伽大聖菩薩。1983年,廣教寺被國務院確定為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

宋朝太平興國年間(976-983年),智幻法師住持廣教寺,他弘法創業,修建寺廟,主持建造了大聖殿、支雲塔,並塑僧伽像進行供奉,此後江淮一帶許多寺廟供奉僧伽像。智幻法師圓寂時,留下一首偈言:「當初不肯住長安,現像西歸泗水間,今日又還思展化,東來海上鎮狼山。」後人稱他為僧伽化身。為紀念智幻法師,明嘉靖年間在寺內建幻公塔,至今保存。

蘇州弘化社[編輯]

印光大師被公認為大勢至菩薩再來,其建立的位於蘇州的弘化社也被認為是大勢至菩薩的應化道場,同時也是淨土宗的聖地。

陀羅尼[編輯]

大勢至菩薩,根據「觀無量壽經」記載大勢至菩薩以獨特的智能之光遍照世間眾生,使眾生能解脫血光刀兵之災,得無上之力。因此,大勢至菩薩被認為光明智能第一,所到之處天地震動,保護眾生,免受邪魔所害。

  • 大勢至菩薩真言:唵 散髯髯 娑婆訶 / Om sam jam jam (sah) svaha
  • 大勢至菩薩心咒(藏傳):嗡 巴扎 嘿 嗡 巴扎 詹扎 摩訶嚕卡吶吽嘿 / (藏音)HUM VAJRA PHAT OM VAJRA CHANDA MAHA RO KHA NA HUM PHAT / (梵語擬音)Om vajra He Om Vajra Canda Mahā Rusana Hūm He

經典記載[編輯]

  • 《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記載了大勢至菩薩的言教。念佛修淨土之教,《楞嚴經》請法片段中,25位菩薩闡述了自己修行的主要方法,其中大勢至說的是專修念佛法門、求生淨土之法,開了念佛的先河。因此夏蓮居居士首先在《淨修捷要》書中尊大勢至菩薩為淨宗初祖,提倡念佛法門。唐天竺沙門般剌密諦譯《大佛頂首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中記載: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恆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光。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 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記載大勢至菩薩與觀世音菩薩同為阿彌陀佛西方極樂淨土的候補佛。
  • 大佛頂首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里記載,大勢至菩薩是修念佛法門而成就的。祂現在在無邊世界攝受引導一切念佛眾生往生西方。
  • 悲華經》中說過去有位輪轉王,他的大太子是觀世音菩薩,二太子是大勢至菩薩,三太子是文殊菩薩,四太子是普賢菩薩。後來,轉輪聖王修行成佛,即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觀世音和大勢至成為父親的左右脅侍,父子成為「西方三聖」。

形象[編輯]

大勢至菩薩的常見形象

一般大勢至菩薩的形象,是和觀世音菩薩侍立在阿彌陀佛左右,造像和觀世音菩薩較為相似,通常現天人像。稍有不同的是,大勢至菩薩一般手持蓮花,有時手持貝葉經如意。據《觀無量壽經》:「於肉髻上有一寶瓶,盛諸光明普現佛事」,大勢至菩薩頂戴的天冠中有寶瓶,瓶中裝著大光明。

淨土經中言,大勢至菩薩位於極樂淨土的本尊,身量大小與觀世音菩薩相等,全身呈紫金色光。

密教認為,大勢至菩薩在胎藏界曼茶羅中位於觀音院內列上方第二位,這在密教造像和繪畫中有體現。

化身[編輯]

印光大師[編輯]

漢地印光大師被認為是大勢至菩薩的乘願再來化身。有兩個來源:

  • 據《印光大師永思集》記載,作者楊信芳女士一日夢見觀世音菩薩對她說,「印光和尚是大勢至化身,四年後就要舍壽入滅。」但楊信芳此前爲基督教徒,未接觸過佛教,也未聽說過印光大師和大勢至菩薩,直到在報紙上見到印光大師之名,前往拜謁,以此事相問,卻被印光大師叱責不得公開出去。四年後印光大師果然圓寂,楊信芳才醒悟印光大師果真是大勢至菩薩。[1]

楊信芳女士:紀夢悼印光大師 (摘自《印光大師永思集》)
餘十八歲時,肄業上海女子中學。有同學張孝娟女士,住西門路潤安里,與余交誼最深。其母張太太,雅愛余,以親女視我,故我亦以「阿母」稱之。放學歸來,輒膳宿於張家,習以為常。
民國廿五年國曆十一月廿三夜,余宿張家,與孝娟共榻。中宵睡去,遙見觀音大士立小島上,環島皆海,水天一色。大士身長丈許,瓔珞莊嚴,手持淨瓶,如世所繪。余則在一葉扁舟中,舟駛近島,大士招手告余曰:「大勢至菩薩現在上海教化眾生,汝何昏迷,不去聞法?」余無以答。大士又曰:「印光和尚是大勢至化身,四年後化緣畢矣。」言訖而隱。忽駭浪滔天,舟幾覆,余大呼「救命」。孝娟推余醒,曰:「信芳汝其魘耶?」余告以夢,相與一笑。
翌晨,以夢告張太太,並問:「有否菩薩名大勢至,有和尚名印光者乎?」張太太固信佛,驚曰:「大勢至乃西方極樂世界之菩薩。印光和尚之名,昔曾聞諸孝娟之父,雲是普陀山得道高僧。」余問:「印光和尚今在上海耶?」張太太曰:「不知。」
余為之悶悶。次日讀《申報》,見登有《丙子護國息災法會通告》,乃知上海聞人請印光和尚來滬在覺園主持法會。奇哉此夢!三人驚詫不已。乃與張太太母女同赴覺園,聽印光大師說法,三人同皈依焉。余蒙賜法名「慧芬」,張太太「慧范」,孝娟「慧英」。
愧餘孽障深重,未能精進,今則攜男抱女,終朝碌碌,淨業益荒蕪矣!昨得蘇友書,雲印光大師已坐化於靈岩山。嗟夫!大師逝矣,化緣四年,竟符昔夢!
余與大師有一段香火因緣,不可無詞。垂淚走筆,語不成文,寄上海《覺有情半月刊》發表,藉志余哀。
南無大勢至菩薩!
(民國)二十九年十二月七日 楊信芳記

楊信芳女士致施戒園居士書戒園先生淨鑒:
久不晤,時在念中。昨雪筠姊自蘇來書,驚悉印光老法師西歸,並聞上海《覺有情半月刊》為吾師出紀念專刊。筠姊囑芳與師之因緣記出登刊,方不負觀音大士示夢之悲心也。《紀夢》稿寄上,煩為送慕爾鳴路一一一弄六號《覺有情》刊社。嗟乎!師今去矣。常寂光中,諒不責我多事耶!
憶二十六年春,赴蘇州謁吾師,告以夢景(在覺園時,因人雜沓故未說)。師斥曰:「莫瞎說!莫瞎說!以凡濫聖,招人毀謗。此夢更不許汝對人說,否則非我弟子!」芳遵師誡,未敢以此夢公開告人。即先生前,芳亦未嘗提及也。僅於二、三戚友間,略言之耳。心尚竊意,以為吾師此後住世,如果四載,則為乘願再來之大勢至無疑。今也四載,果端坐而化矣。聞訊之下,不禁淚如泉湧,自恨善根淺薄,覿面錯過。疑乃學道之障,今始信及先生語,芳知過矣!
淑雲已返無錫,其家日前被竊,損失頗巨。先生聞之,當為之嘆惋也。芳近來早課誦《華嚴經•離垢地章》、《淨行品》二種,晚課誦《普賢行願品》、《彌陀經》二種。早晚佛號各一千聲,回向時念慈雲懺主「一心皈命文」。顧為兒女煩心,攝心殊難,先生有以教我否也?外子受芳勸,頗知向佛,此堪告慰於先生。舍舅父處,煩代轉語,所託阿七之布,迄今未見送到,不知何故?
肅此稟瀆,並祝康寧。
信芳頂禮
(民國)廿九年十二月八日

  • 天台宗著名詩僧尼師本空法師,一生中與印光大師通信十餘次,稱其爲她最敬慕的「原始要終之第一位大導師」。據本空法師講,她在印光大師圓寂十周年時夢見印光大師現高大金光像,並允諾本空「臨命終時我回來接引你」,本空問「師父是否就是大勢至菩薩?」印光回答「是,不錯!」此宗公案也被認為是印光大師爲大勢至菩薩再來之證明。[2]

(我)在大師身後拜佛。禮佛完畢,感慨萬千,向大師頂禮祈請:「十年了,弟子日夜翹首期待,今天終於得見師父一面,懇求師父慈悲開示。」大師說:「你好好弘法,不要厭倦,臨命終時我會來接你。」我趕緊又問:「師父相好光明,是否就是大勢至菩薩?」只聽大師清楚乾脆地回答:「是,不錯!」我悲喜交集,不禁長跪合掌,說偈讚頌:金瓶寶冠擁青螺,百億牟尼漾碧波。絕妙香塵嚴極樂,無邊光色淨娑婆。攝生方便歸安養,念佛圓通渡愛河。足步蓮花大勢至,現前接引見彌陀。

原文
農曆九月廿三日,觀宗寺根師來函,囑撰紀念印光大師文一篇,因閱律藏三大部尚剩十冊未竟,寄言敬辭。何期於廿四日中夜忽得一夢,見我先師印公老人在一廣博嚴麗之一大殿中,展開黃色坐具禮佛,身軀高大,光明赫燁。命我在其後拜佛訖,我即稽首問曰:「十載翹誠,今得一見,願興慈悲,開示愚蒙。」 師曰:「汝好自弘法,毋得厭倦,臨命終時,我當來接。」我曰:「見師相好光明,得非大勢至菩薩耶?」 師曰:「是,不錯!」 我不覺長跪合掌,說我上月所作之《大勢至菩薩偈》以贊之曰:「金瓶寶冠擁青螺,百億牟尼漾碧波。絕妙香塵嚴極樂,無邊光色淨娑婆;攝生方便歸安養,念佛圓通渡愛河。足步蓮花大勢至,現前接引見彌陀。」  覺後追憶夢境,以及先師在世成就下劣(作者自謙)一段公案,若不貢獻同仁,則亦何以繼往開來,啟人信心?且老人慈悲,待我臨終時允來接引,則導我最初皈佛者,師居第一,而導我最後生西者,師又居第一。恩大難酬,敬書數則,聊表寸心,無可命名,故權標此文曰:「追慕原始要終之第一位大導師!」

 (節錄) 追慕原始要終之第一位大導師

參考文獻[編輯]

  1. ^ 杨信芳女士:纪梦悼印光大师 (摘自《印光大师永思集》)等, [2018-08-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08) 
  2. ^ 印祖的故事-海天佛国奇缘, [2018-08-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08) 

參見條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