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典範條目,請按此取得更多資訊。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大選帝侯號戰艦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SMS Konig.jpg
國王級戰艦的識別圖
歷史
德意志帝國
艦名 大選帝侯號
艦名出處 布蘭登堡選帝侯腓特烈·威廉
建造者 漢堡伏爾鏗船廠
動工日 1911年10月
下水日 1913年5月5日
服役日 1914年7月30日
結局 1919年6月21日鑿沉於斯卡帕灣
技術數據
艦級 國王級戰艦
排水量
  • 設計:25,796公噸(25,389長噸)
  • 滿載:28,600公噸(28,100長噸)
全長 175.4公尺(575英尺6英寸)
全寬 29.5公尺(96英尺9英寸)
吃水 9.19公尺(30英尺2英寸)
動力來源
  • 3軸AEG-伏爾鏗蒸汽輪機
  • 三葉3.8米徑螺旋槳
  • 33,171千瓦特(44,483匹馬力)
速度 21.2節(39.3公里每小時)
續航距離 8,000海里(15,000公里)以12節(22公里每小時)
乘員 1,136
武器裝備
裝甲

大選帝侯號戰艦[註 1](德語:SMS Großer Kurfürst[註 2])是四艘國王級戰艦的第二艘艦,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於德意志帝國海軍。該艦自1911年10月開始龍骨架設德語Kiellegung,1913年5月5日下水,並於1914年7月30日、即德國與英國的戰爭爆發前數日正式編入公海艦隊服役。其名稱取自霍亨索倫王朝布蘭登堡選帝侯——腓特烈·威廉的尊稱。大選帝侯號在五座雙聯裝炮塔中裝備有十門305公釐50倍徑速射炮,最高航速為21(39公里每小時)。

連同國王號[註 1]藩侯號王儲號[註 1]等三艘姊妹艦一起,大選帝侯號在戰爭期間參與了艦隊的大部分軍事行動,其中包括1916年5月31日至6月1日爆發的日德蘭海戰。該艦在日德蘭遭到了猛烈的炮火襲擊,但受損並不嚴重。在1917年9月和10月的阿爾比恩行動期間,它則負責炮擊俄國海軍的岸防陣地。大選帝侯號在其服役生涯中也遭遇過一些意外:曾與國王號及王儲號相撞、數次擱淺、被魚雷擊中以及觸發水雷[2]

隨著1918年11月德國戰敗並簽署停戰協定,大選帝侯號與大多數公海艦隊的主力被英國皇家海軍扣押在斯卡帕灣。當協約國就《凡爾賽條約》的最終版本進行談判時,這些艦隻被解除了武裝,並且只允許保留基幹船員。至1919年6月21日,即條約簽署前的前一天,海軍少將路德維希·馮·羅伊特作為被扣押艦隊指揮官,下令全數鑿沉己方艦隊,以確保英國無法強占艦隻。但不同於其姊妹艦,大選帝侯號於1938年被打撈上岸報廢,隨後於羅塞斯[註 3]拆解。

設計[編輯]

國王級的平面及立面圖,來自1919年的《簡氏戰艦年鑑英語Jane's Fighting Ships

四艘國王級戰艦均是在英德海軍軍備競賽的背景下設計的;作為德國的第四代無畏艦,它們是為響應1909年英國訂購的俄里翁級而造。[4]國王級代表了早期皇帝級戰艦的發展,主要的改進是一個更有效的主炮英語Main battery布局。這些艦隻也曾打算在中間傳動軸上使用一個柴油發動機以增加其巡航範圍,但事實證明柴油裝置的發展比預期更為複雜,因此保留了全蒸汽渦輪推進系統[5]

大選帝侯號的標準排水量為25796噸,而在全作戰負載時,最大排水量可達28600噸。其全長為175.4米,有29.5米的舷寬英語Beam (nautical)和最大9.19米的吃水深度。大選帝侯號由三套AEG-伏爾鏗蒸汽渦輪機提供動力,每套負責控制一個螺旋槳軸,其額定總功率為45,570匹軸馬力(33,980千瓦特),最高速度則為21(39公里每小時)。蒸汽由運作在十六個水密艙室內的三台燃油及十二台燃煤的舒爾茨-桑尼克羅夫特式(Schulz-Thornycroft)細管徑三鍋筒水管鍋爐英語Water-tube boiler提供。[5]艦隻能夠以12節(22公里每小時)的速度續航8,000海里(15,000公里)。[6]額定船員編制為41名軍官和1095名水兵。[6]

大選帝侯號在五座雙聯裝炮塔中裝備有十門305公釐50倍徑速射炮作為主炮:其中艦艏艦艉各有兩座以超射布局的炮塔,另一座則單獨布置在艦舯的兩個煙囪英語Funnel (ship)之間。[7]它的副炮系統英語Battleship secondary armament則包括十四門150公釐45倍徑速射炮英語15 cm SK L/45和六門88公釐45倍徑速射炮英語8.8 cm SK L/45 naval gun,全部安裝在獨立的炮廓英語Casemate內。按照當時主力艦的慣例,它還裝備有五具500公釐浸沒式魚雷發射管——其中一具設在艦艏,兩邊舷側各兩具。[7]

艦隻的裝甲帶克虜伯滲碳裝甲英語Krupp cemented armour製成,其艦舯部分的厚度為350公釐(用於保護輪機艙和彈藥艙),在艦艏和艦艉初則分別減少至180公釐和120公釐。在艦隻的中心部分,水平防護由一個100公釐厚的裝甲甲板組成,它在艏艉兩端的厚度降至40公釐。主炮塔的側部裝甲板有300公釐厚,頂部為110公釐厚,而廓裝炮的裝甲厚度則為150公釐。前司令塔的側部也有300公釐厚。[7]

服役歷史[編輯]

大選帝侯號是以「腓特烈·威廉選帝侯代艦」(Ersatz Kurfürst Friedrich Wilhelm[註 4]作為臨時代號在漢堡伏爾鏗船廠建造,造艦序號為4。[6]艦隻是在1911年10月進行龍骨架設德語Kiellegung,並於1913年5月5日下水[8]在下水儀式上,普魯士王子奧斯卡親臨現場為艦隻命名。[9]由於歐洲的政治緊張局勢在1914年中期加劇,最終的建造工作得到加快,[10]因此首次船廠試航於7月15日進行,[11]舾裝工作則在30日完成,使它得以在同一天被編入公海艦隊服役。[7]大選帝侯號共花費了德意志帝國政府4500萬金馬克[6]

在1914年7月入役後,大選帝侯號於波羅的海完成了海上試航英語Sea trial。該艦的首個實戰行動是1914年11月2-3日的突襲雅茅斯英語Raid on Yarmouth[11]這次襲擊是由海軍少將弗朗茲·馮·希佩爾率領的第一偵察集群大巡洋艦發動,大選帝侯號及其它無畏艦則航行在遠處對希佩爾的部隊提供支援。在一輪簡要的炮擊後,德國艦隊撤退回港。[12]12月7日,大選帝侯號不慎與其姊妹艦國王號發生碰撞,但並未受損。[11]

它的第二次行動,突襲斯卡布羅、哈特爾浦及惠特比英語Raid on Scarborough, Hartlepool and Whitby隨後於12月15-16日發生。[11]在15日傍晚,德國戰艦編隊的大約十二艘無畏艦和八艘前無畏艦,來到距離英國一個孤立分艦隊的六艘戰艦約10海里(19公里)範圍內。然而,與作掩護的敵對驅逐艦之間在黑暗中進行的零星衝突使得艦隊司令、海軍上將腓特烈·馮·英格諾爾深信,自己面對的是整個大艦隊主力。根據德皇威廉二世的命令,為避免不必要的冒險,英格諾爾中斷了交戰並調轉戰艦返回德國。[13]

1915年1月22日,大選帝侯號連同第三戰列分艦隊英語III Battle Squadron的其餘艦隻從公海艦隊中分離,並前往波羅的海進行機動、射擊和魚雷訓練。它們於2月11日返回北海,但已來不及參加在多格爾沙洲海戰[註 5]中對第一偵察群提供支援的行動。[15]由於在多格爾沙洲損失了大巡洋艦布呂歇爾號[註 6],德皇在2月2日解除了英格諾爾的職務。海軍上將胡戈·馮·波爾取代他成為艦隊司令。[17]大選帝侯號隨後參加了幾次深入北海的出擊。3月29日,它與艦隊航行至泰爾斯海靈島,但與敵艦沒有任何接觸。另一次艦隊推進發生於4月22日,也再度無疾而終。4月23日,第三分艦隊為參加另一輪的演習訓練而重返波羅的海,並一直持續至5月10日。[15]

大選帝侯號還參加了艦隊從5月29-31日推進至北海的出擊,但並無交戰。此後,該艦在9月11-12日為特塞爾周邊進行的埋雷行動提供支援。另一次波瀾不驚的艦隊出擊隨後於10月23-24日完成。[15]大選帝侯號在年終時于波羅的海進行了為期兩周的訓練巡航,從12月5日持續至20日。1916年2月12日,大選帝侯號進入威廉港旱塢進行定期維修。工作一直持續至3月3日;並在兩日後便參加掃蕩行動駛入霍夫登英語Broad Fourteens,雖然這次也沒有遇到任何英國部隊。再一次艦隊出擊是在3月23日開赴阿姆魯姆淺灘英語Amrum Bank,緊接著又在次月21-22日前往號角礁英語Horns Rev[註 7][11]

在4月24-25日,希佩爾的第一偵察集群對英格蘭海岸實施另一輪炮擊英語Bombardment of Yarmouth and Lowestoft,大選帝侯號和公海艦隊的其餘艦隻從後支援。第一集群的大巡洋艦於歐洲中部時間10:55離開玉石灣德語Jadebusen[註 8]公海艦隊其餘部分則隨後在13:40出發。然而塞德利茨號在前往目標的途中撞上水雷,並不得不撤回。[19]其它戰鬥巡洋艦在炮擊洛斯托夫特時未遇抵抗,但在接近雅茅斯期間卻遇到了哈里奇分艦隊英語Harwich Force[註 9]的英方巡洋艦。經過短暫的交火後,哈里奇分艦隊撤退。但英國潛艦在該地區出沒的報告也促使第一偵察集群撤退。同時,海軍上將賴因哈德·舍爾也在收到大艦隊從斯卡帕灣基地出動的警告後,率領公海艦隊大部撤回至德國的安全水域。[20]

日德蘭海戰[編輯]

英國(藍)及德國(紅)艦隊在1916年5月31-6月1日的調遣圖

大選帝侯號作為公海艦隊的一份子參加了在1916年5月31日至6月1日爆發的日德蘭海戰。行動再次試圖牽制並孤立大艦隊的一部分,並力爭在英國主力艦隊報復之前將其摧毀。大選帝侯號是德艦陣型的第二艘艦,位於姊妹艦國王號之後及藩侯號和王儲號之前。這四艘艦組成第三戰列分艦隊的第五支隊,它們是艦隊的先鋒。第三分艦隊作為3個戰艦部隊之首,其正後方是由皇帝級戰艦[註 10]組成的第六支隊。皇帝級身後是第一戰列分艦隊英語I Battle Squadron黑爾戈蘭級[註 11]拿索級[註 12]殿後部隊英語Rearguard則由第二戰列分艦隊英語II Battle Squadron老舊的德國級[註 13]前無畏艦組成。[25]

在16:00前不久,第一偵察群的戰鬥巡洋艦遇到了由戴維·貝蒂率領的英國第1戰列巡洋分艦隊英語1st Battlecruiser Squadron,雙方就此開始火炮決鬥,其中英國的不倦號英語HMS Indefatigable (1909)[註 14]在17:00過後、[27]以及瑪麗皇后號英語HMS Queen Mary[註 15]在不足一個半小時後均被摧毀。[31]與此同時,德國的大巡洋艦為了將英國艦隻引向公海艦隊的主力而向南航行。至17時30分,國王號的船員發現第一偵察集群和第1戰列巡洋分艦隊接近。德國大巡洋艦旋即向右轉舵航行,而英國艦隻則向左轉舵。17時45分,舍爾下令向左轉舵2點[註 16]以使其艦隻靠近英國戰鬥巡洋艦,一分鐘後,即17時46分,他下達了開火的命令。[32]

大選帝侯號在21,000碼(19,000公尺)的範圍內負責迎擊長公主號英語HMS Princess Royal (1911)[註 17]。同時,它的副炮也向企圖對德國艦隊實施魚雷攻擊的英國驅逐艦開火。[33][註 18]速度更快的英國艦隻開始與追兵拉開距離,使得大選帝侯號在18:00被迫將炮口從長公主號轉而瞄準至剛勇號英語HMS Valiant (1914)[註 19],雖然後者在18:16也已經移出範圍之外。[38]大選帝侯號的炮彈對剛勇號打出4次跨射,其炮手則誤報曾有1次擊中英艦。[39]然而該艦本身也未能倖免於難,在18:09,它遭到英方戰艦馬來亞號英語HMS Malaya[註 20]厭戰號[註 20]的兩門380公釐炮射擊。[40]炮彈落在艦身約9.1-18.3米開外的水面上,引發的反彈或爆破擊中了距艦艏約26米的船體。這次中彈並未造成顯著損傷。[41]在此期間,大選帝侯號聲稱其150公釐炮已3次擊中英方驅逐艦,這最有可能是穆爾瑟姆號英語HMS Moorsom[註 21][43]在18:22,艦隻也短暫利用副炮在極限射程內對驅逐艦摩斯比號英語HMS Moresby[註 22]開火,但未能命中。[45]與此同時,大選帝侯號回到剛勇號的射程範圍內,並利用其兩座前炮塔與對方交火。炮彈發射持續了8分鐘,但所有射擊均未命中目標。[46]

傍晚19:00後不久,德國小巡洋艦威斯巴登號[註 23]已被無敵號[註 24]的炮彈擊殘,國王號的海軍少將保羅·貝恩克試圖調遣他的四艘同級艦對受損的巡洋艦進行保護。[49]與此同時,英國的第3及第4輕巡洋分艦隊開始對德艦隊形展開魚雷攻擊,在推進至魚雷射程範圍的同時,它們也利用主炮扼制威斯巴登號。國王級戰艦對英國巡洋艦猛烈開火,但它們主炮的持續射擊也未能擊退英國的巡洋艦群。[50]在隨後的混戰中,大選帝侯號通過主炮在極近的距離對裝甲巡洋艦防禦號英語HMS Defence (1907)[註 25]發射了兩組齊射,導致它在19:19發生爆炸並沉沒。[52]艦上的瞭望員指出,兩組齊射均命中防衛號,雖然後者被摧毀的功勞並不完全歸因於這次射擊。[53]大選帝侯號隨後轉向另一艘裝甲巡洋艦勇士號英語HMS Warrior (1905)開火,後者嚴重受損並被迫撤退。延至次日清晨,勇士號在返港途中最終沉沒。[52]

20:00,德艦隊形受命轉向東面,以擺脫由海軍上將約翰·傑利科率領的英國戰艦群。此後不久,第二輕巡洋分艦隊的四艘英國輕巡洋艦重新開始攻擊受創的威斯巴登號,而領頭的德國戰艦,包括大選帝侯號,則試圖開火將它們趕跑。[54]大選帝侯號於20:07開始在10,000和18,000碼(9,100和16,500公尺)的範圍內實施射擊。儘管火力猛烈,英國巡洋艦卻設法避免了嚴重受損。[55]幾乎在同一時間,英國艦隊返回射程範圍,其七艘戰艦使得大選帝侯所在的第五支隊遭受猛烈炮擊。大選帝侯號被命中7次,其中4次發生在20:18和20:19。有3次命中是來自於馬爾伯勒號英語HMS Marlborough (1912)[註 26]的340公釐炮,儘管其炮手誤報有第4次命中。[57]其餘4次命中則來自於巴勒姆號英語HMS Barham (04)[註 20]或剛勇號的380公釐炮。[58]有一枚380公釐炮彈摧毀了大選帝侯號左舷的第二門150公釐炮塔,其餘則擊中主裝甲帶和在衝擊中爆破。儘管裝甲帶沒有被穿透,但厚達330公釐的鍍層還是有約7.9米的長度受損。在大約800噸海水湧入艙室後,災害控制團隊暫時堵截了入水。水浸造成艦身側傾4°,不過有效的努力抗沉使其減少至低於1度。隨著戰鬥的繼續,水浸加劇,並在大選帝侯號於次日清晨抵達黑爾戈蘭島之時,有約3000噸水進入艦艙。在此之前它還持續被命中,但這些炮彈均是在衝擊中爆破,並造成相對較小的損害。[59]

英國艦隊的猛烈炮火迫使舍爾下令轉向離開;這次轉向顛倒了艦隊的順序,大選帝侯號被置於隊形的末端。[60]在成功從英國撤退後,舍爾下令艦隊採取夜間巡航隊形,但在舍爾登上腓特烈大帝號[註 10]期間,與前導艦西發利亞號[註 12]的通信錯誤,造成延誤。艦隊於23:30組成隊形,其中大選帝侯號是總共24艘主力艦中的第15艘艦。[61]次日02:45左右,幾艘英國驅逐艦利用魚雷攻擊德艦隊形的後半部分;大選帝侯號發現有6艘身份不明的驅逐艦處於黑暗中。該艦遂以自身的150公釐和88公釐炮與其交鋒,並轉向離開以避免任何可能已經發射的魚雷。大選帝侯號有一枚150公釐炮彈命中了相距約2,000公尺(2,200碼)的驅逐艦涅索斯號英語HMS Nessus[註 27],導致後者的一具鍋爐失效。[63]德國戰艦的猛烈炮火最終迫使英國驅逐艦撤退。[64]

公海艦隊在不吸引傑利科的戰艦注意的情況下,成功從英國輕型部隊中突圍,並在隨後於6月1日凌晨4點到達號角礁。[65]接近黑爾戈蘭島時,大選帝侯號因艦身大量進水而被迫降低航速。它掉離了編隊,但後來在席里格英語Schillig錨地外圍重新加入艦隊。[66]在抵達威廉港後,大選帝侯號駛入港灣,而其它幾艘戰艦則在外圍錨地組成防禦陣位。艦隻隨後被轉移至漢堡,在伏爾鏗公司的大型浮動船塢進行維修。維修工作在7月16日完成。[67]在戰鬥的過程中,大選帝侯號共從其主炮發射了135枚炮彈,150公釐副炮也射出了216發彈藥。[68]它本身則遭受了8次大口徑炮彈命中,共造成15人死亡及8人受傷。[69]

後續行動[編輯]

大選帝侯號參加了1917年10月的阿爾比恩行動

隨著維修工作完成,大選帝侯號再度前往波羅的海進行訓練演習,至8月4日結束。[70]海軍上將舍爾計劃在8月18日至19日重演日德蘭計劃英語Action of 19 August 1916,試圖引誘和摧毀貝蒂的戰鬥巡洋艦。但由於德國的大巡洋艦中此時僅剩毛奇號[註 28]馮·德·坦恩號[註 29]仍具備作戰條件,因此大選帝侯號、藩侯號和新入役的巴伐利亞號[註 30]都被臨時調撥至第一偵察集群。[74]英國人已事先破譯了德國人的計劃,並派出大艦隊應戰。在14時35分,舍爾收到了大艦隊迫近的警告,他並不願意在難分伯仲的日德蘭海戰後僅11周便又與整個大艦隊交戰,於是下令全體艦隊掉頭撤回德國港口。[75]

連同第三分艦隊進行的部隊訓練隨後在10月21日至11月2日舉行。兩日後,大選帝侯號正式回歸第三分艦隊。11月5日,兩艘U艇丹麥沿岸擱淺。輕型部隊被派往接回這些艦艇,而正從北海趕往威廉港途中的第三分艦隊則奉命為其提供掩護。英國潛艦J1號英語HMS J1在距離號角礁西北約30海里(56公里)處向大選帝侯號施射魚雷。魚雷摧毀了大選帝侯號的左舷舵,並造成舵艙入水受浸,但艦隻仍然保持19節(35公里每小時)的速度推進。它返回伏爾鏗船廠,並從11月10日至次年2月9日進行修復。完成修復後的同一天,在轉運至基爾的途中,艦隻在易北河克勞特灘附近擱淺。由於損傷微乎其微,艦隻得以繼續航行至波羅的海參加部隊訓練,但在3月4日返回北海途中,它又不慎與王儲號發生碰撞。大選帝侯號的艦艏凹陷,因此有必要在威廉港的帝國船廠德語Kaiserliche Werft Wilhelmshaven進行維修,直至4月22日。[70]

大選帝侯號於4月23日重新加入艦隊並連同第三分艦隊的其餘艦隻參加了在5月17日-6月8日舉行的訓練。回到北海後,該艦被委任在德意志灣英語German Bight負責警戒英語Picket (military)值勤。另一輪在波羅的海的演習隨後在9月11-23日展開。然後大選帝侯號航行至普茨克灣籌備阿爾比恩行動,計劃奪取里加周邊的島嶼。10月12日,該艦選取了塔加拉赫灣英語Tagalaht附近的尼納塞海角英語Ninase作為陣位。但它在觸及水雷後仍移動至預定的射擊陣位,這使得有約280噸水侵入船身。儘管遭到水雷破壞,大選帝侯號還是繼續在海角轟擊俄國的岸基炮台。它在當天晚些時候從入侵部隊中分離,並經由基爾返航至威廉港進行維修。維修工作於12月1日完成。[70]

在重返艦隊後,大選帝侯號恢復了在德意志灣負責警戒值勤的任務。在1918年4月23-25日無疾而終的反護航行動中,大選帝侯號也是出擊艦隊的一份子。但在行動結束後進入威廉港外圍的封鎖區域時,該艦卻受損。它遂返回船塢,從4月27日至5月2日進行維修。5月底,大選帝侯號又在黑爾戈蘭島的北部港灣擱淺。艦隻左舷的螺旋槳軸被壓彎,需要在6月2-9日和7月21-31日於基爾的帝國船廠進行維修。它最終於8月12日重返艦隊。[70]

結局[編輯]

展示大選帝侯號 (#4)的艦隻鑿沉圖

在《康邊停戰協定》簽署前不久,大選帝侯號及其三艘姊妹艦都參加了1918年10月底的最終艦隊行動。該行動的設想是公海艦隊將由威廉港基地全體出動尋找大艦隊主力決戰。為了使德國取得更好的談判地位,海軍上將希佩爾和舍爾意圖不惜一切代價重創英國海軍。然而,許多厭戰的水兵卻認為,這次行動將破壞和平進程並會延長戰事。[76]在1918年10月29日,艦隊受命離開威廉港,並在玉石灣錨地集結,打算於次日清晨出發。從10月29日夜晚開始,圖林根號[註 11]連同其它幾艘戰艦的船員發動了叛變。[77]為了試圖平息事件,舍爾下令將艦隊分散。大選帝侯號和第三分艦隊的其餘艦隻被發往基爾。11月4日,該艦的船員普遍加入了叛變行動,並升起象徵社會主義紅旗[78]這些騷亂最終迫使希佩爾和舍爾取消了行動。[79]當得知這一情況後,德皇威廉二世悲哀的表示:「我不再擁有海軍」。[80]

隨著德國在1918年11月投降,公海艦隊的大部分艦隻將在海軍少將路德維希·馮·羅伊特的指揮下,被扣留至斯卡帕灣的英國海軍基地。[79]在德國艦隊出發之前,海軍上將阿道夫·馮·特羅塔對羅伊特明確表示,他不能讓同盟國在任何條件下搶占艦隻。[81]艦隊先與英國的加迪夫號輕巡洋艦英語HMS Cardiff (D58)會合,再在由370艘英國、美國法國軍艦組成的大規模聯隊的監督下,開往斯卡帕灣。[82]一旦艦隻被扣押,它們的火炮將通過移除其炮栓而停用,其船員也將減少至200名官兵。[83]

在落實《凡爾賽條約》的談判過程中,艦隊仍然維持拘禁狀態。羅伊特推斷英國方面將在6月21日,即談判到期而無法達成協議的情況下會強行搶占德國軍艦,卻不知該期限已被延長至6月23日。為了防止這種情況,他決定第一時間鑿沉己方艦隻。6月21日上午,英國艦隊離開斯卡帕灣進行訓練演習;羅伊特於11:20向全體德國軍艦下達了他的命令。[81]大選帝侯號在13:30沉沒,但不同於它的姊妹艦,該艦在1938年4月被打撈上岸並售予羅塞斯拆船商[7]其艦鍾則單獨出售並曾長期用作一座花園的裝飾品。其後,它在2014年3月的一次拍賣會中被再度售出,買家為位於漢普郡樸茨茅斯國立皇家海軍博物館英語National Museum of the Royal Navy[84]

注釋[編輯]

  1. ^ 1.0 1.1 1.2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1]
  2. ^ SMS表示「Seiner Majestät Schiff」, 即「陛下之艦」。
  3. ^ 譯名參考自《世界地名翻譯大辭典》。[3]
  4. ^ 所有德國艦船在訂購時都會被賦予臨時代號;其中新增編入艦隊的使用字母代號,而用於替換舊艦的則使用「(舊艦名)代艦」。[6]
  5. ^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14]
  6. ^ 譯名參考自《德國巡洋艦史》。[16]
  7. ^ 一譯「荷斯雷夫」。[18]
  8. ^ 為與德國的視角保持一致,本章節提及的時間均為歐洲中部時間。這比協調世界時間,即英國常用的時區要提前一小時。
  9. ^ 譯名參考自《英國戰艦全史 1906-1914》。[18]
  10. ^ 10.0 10.1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21]
  11. ^ 11.0 11.1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22]
  12. ^ 12.0 12.1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23]
  13. ^ 又譯「德意志級」。[24]
  14. ^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26]
  15. ^ 譯名參考自《海上力量:戰艦發展史》。[28],另有來源譯作「瑪麗王后號」[29]或「瑪麗女王號」[30]
  16. ^ 羅盤可分為32個羅經點,每點方位對應11.25度。向左轉舵2點可改變艦隻22.5度的航向。
  17. ^ 又譯「大公主號」。[30]
  18. ^ 塔蘭特指出驅逐艦涅斯托爾號英語HMS Nestor (1915)尼卡特號共向大選帝侯號和國王號發射了4枚魚雷,但全部射失。然而,約翰·坎貝爾卻認為,這兩艘驅逐艦的目標應該是大巡洋艦德夫林格號呂措號,惟穆爾瑟姆號英語HMS Moorsom發射的4枚魚雷是針對大選帝侯號和藩侯號。[34][35]
  19. ^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36]另有來源譯作「勇敢」號或者「勇士」號。[37]
  20. ^ 20.0 20.1 20.2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36]
  21. ^ 譯名參考自《英國驅逐艦全史 1893-1918》。[42]
  22. ^ 譯名參考自《英國驅逐艦全史 1893-1918》。[44]
  23. ^ 譯名參考自《德國巡洋艦史》。[47]
  24. ^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48]
  25. ^ 譯名參考自《英國戰艦全史 1906-1914》。[51]
  26. ^ 又譯「馬爾博羅號」。[56]
  27. ^ 又譯「內薩斯號」。[62]
  28. ^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71]
  29. ^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72]
  30. ^ 譯名參考自《世界近代戰艦史》。[73]

引註[編輯]

  1.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46頁.
  2. ^ Hore,第69頁.
  3. ^ 周定國,第825頁.
  4. ^ Herwig,第70頁.
  5. ^ 5.0 5.1 Gardiner & Gray,第147–148頁.
  6. ^ 6.0 6.1 6.2 6.3 6.4 Gröner,第27頁.
  7. ^ 7.0 7.1 7.2 7.3 7.4 Gröner,第28頁.
  8. ^ Campbell "Germany 1906–1922",第36頁.
  9. ^ 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第41頁.
  10. ^ Staff,第31頁.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Staff,第32頁.
  12. ^ Massie,第310–312頁.
  13. ^ Tarrant,第31–33頁.
  14.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53頁.
  15. ^ 15.0 15.1 15.2 Staff,第29頁.
  16. ^ 日本海人社 & 德國巡洋艦史,第62頁.
  17. ^ Tarrant,第43–44頁.
  18. ^ 18.0 18.1 江泓 & 英國戰艦全史 1906-1914,第141頁.
  19. ^ Tarrant,第53頁.
  20. ^ Tarrant,第54頁.
  21.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42頁.
  22.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39頁.
  23.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36頁.
  24. ^ 現代艦船雜誌社,第86頁.
  25. ^ Tarrant,第286頁.
  26.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26頁.
  27. ^ Tarrant,第94–95頁.
  28. ^ 羅伯特,第72頁.
  29. ^ 江泓,第1頁.
  30. ^ 30.0 30.1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102頁.
  31. ^ Tarrant,第100–101頁.
  32. ^ Tarrant,第110頁.
  33. ^ Tarrant,第110–111頁.
  34. ^ Tarrant,第114頁.
  35. ^ Campbell Jutland,第55–56頁.
  36. ^ 36.0 36.1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94頁.
  37. ^ 江泓 & 英國戰艦全史 1914-1960,第46頁.
  38. ^ Tarrant,第116頁.
  39. ^ Campbell Jutland,第98頁.
  40. ^ Campbell Jutland,第100頁.
  41. ^ Campbell Jutland,第144頁.
  42. ^ 劉楊 & 英國驅逐艦全史 1893-1918,第163頁.
  43. ^ Campbell Jutland,第58頁.
  44. ^ 劉楊 & 英國驅逐艦全史 1893-1918,第166頁.
  45. ^ Campbell Jutland,第101頁.
  46. ^ Campbell Jutland,第104頁.
  47. ^ 日本海人社 & 德國巡洋艦史,第84頁.
  48.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24頁.
  49. ^ Tarrant,第137頁.
  50. ^ Tarrant,第138頁.
  51. ^ 江泓 & 英國戰艦全史 1906-1914,第59頁.
  52. ^ 52.0 52.1 Campbell Jutland,第152–153頁.
  53. ^ Campbell Jutland,第181頁.
  54. ^ Tarrant,第169頁.
  55. ^ Campbell Jutland,第204頁.
  56.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88頁.
  57. ^ Campbell Jutland,第204–206頁.
  58. ^ Campbell Jutland,第237頁.
  59. ^ Campbell Jutland,第237–245頁.
  60. ^ Tarrant,第172–174頁.
  61. ^ Campbell Jutland,第275頁.
  62. ^ 劉楊 & 英國驅逐艦全史 1893-1918,第167頁.
  63. ^ Campbell Jutland,第298–301頁.
  64. ^ Campbell Jutland,第300–301頁.
  65. ^ Tarrant,第246–247頁.
  66. ^ Campbell Jutland,第320頁.
  67. ^ Campbell Jutland,第336頁.
  68. ^ Tarrant,第292頁.
  69. ^ Tarrant,第296, 298頁.
  70. ^ 70.0 70.1 70.2 70.3 Staff,第34頁.
  71.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50頁.
  72.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49頁.
  73. ^ 日本海人社 & 世界近代戰艦史,第132頁.
  74. ^ Massie,第682頁.
  75. ^ Massie,第683頁.
  76. ^ Tarrant,第280–281頁.
  77. ^ Tarrant,第281–282頁.
  78. ^ Staff,第34–35頁.
  79. ^ 79.0 79.1 Tarrant,第282頁.
  80. ^ Herwig,第252頁.
  81. ^ 81.0 81.1 Herwig,第256頁.
  82. ^ Herwig,第254–255頁.
  83. ^ Herwig,第255頁.
  84. ^ Bristol garden's WW1 German battleship bell sells for £5,000. BBC News Online. [2014-03-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16). 

參考資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