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 孫策)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孫策
討逆將軍吳侯、領會稽太守
前任:
繼任:孫紹
孫策
清代三國演義中孫策的畫像
漢討逆將軍吳侯、領會稽太守
國家 東吳
時代 東漢
姓名 孫策
伯符
封爵 烏程侯→吳侯→長沙王(追封)
封地 長沙
籍貫 吳郡富春
其他名號 孫郎、孫討逆、小霸王、猘兒
出生 175年7月
逝世 200年5月5日(25歲)
諡號 長沙

孫策(175年-200年5月5日)[1]伯符吳郡富春(今浙江杭州富陽)人,他是長沙太守孫堅之長子,吳大帝孫權之大哥,是東吳政權奠定基礎首要者。在群雄割據時期,不甘一直屈居於袁術麾下,而大膽向袁術討回父親孫堅餘部,先後掃除江東割據勢力劉繇嚴白虎王朗,短短三四年間平定江東一帶,又招攬大量賢臣,為日後孫權統治吳國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其後討伐壽春仲氏偽帝袁術有功,曹操表奏朝廷命其官位予孫策為討逆將軍,並加封爵位為吳侯。公元229年其弟孫權登基稱帝後,追諡其為長沙桓王

生平[編輯]

早年起居[編輯]

孫策乃孫堅嫡妻吳氏所出,是長沙太守孫堅的嫡長子。 據《搜神記》記載,吳夫人夢月生策、夢日生權。

中平元年(184年),朱儁奏請孫堅擔任佐軍司馬,孫堅隨朱儁南征北戰。孫策和家人留居九江郡壽春縣。

中平六年(189年),漢靈帝逝世,時任長沙郡(治所在今湖南省長沙市)太守的孫堅起兵響應討伐董卓的關東聯軍。這時候孫策有十幾歲了,在淮南一帶頗有名氣,周瑜從盧江郡舒縣只身前往拜訪身在九江郡壽春縣的孫策,因此而與周瑜結識,周瑜與孫策是同年175年出生,由於孫策只年長周瑜一個月,故二人倍感投緣、一見如故。孫策告訴父親孫堅,周瑜的建議遷居盧江舒縣,孫堅因為接著要討伐董卓,而同意讓孫策帶母親弟妹同行,遷居搬到廬江郡舒縣(今安徽省廬江縣西南)。周瑜把周家的道南側大宅讓給孫家母親弟妹居住,還專程拜見孫策的母親吳夫人,對吳夫人行升堂拜母之禮,彼此成為通家之好,吳夫人也將周瑜視為己子,瑜以兄事策,二人情如兄弟,獨相友善,義同斷金,互通無有,共同生活起居[2]

繼承父志[編輯]

初平二年(191年),父親孫堅受袁術之命而攻打襄陽荊州牧劉表,遇劉表部下黃祖伏擊,中流矢身亡,享年三十七歲。孫策襲爵(烏程侯)。當時孫策堂兄孫賁代領孫堅的軍隊,長沙臨湘桓階曾被孫堅舉為孝廉,為報孫堅當年提拔之恩,他大膽前往荊州劉表的襄陽城裏替其孫家斡旋討回孫堅遺體屍身。劉表欣賞桓階其義舉,於是答允其要求,把孫堅的遺體送還給孫家。於是孫賁扶送孫堅的靈柩到曲阿,後來帶孫堅的舊部投奔了袁術。

初平三年(192年),父親下葬後,孫策一家遷居江都在那裡守喪,孫策在江都遇見徐州名士張紘,名士張紘也正因為母親去世守孝服喪居住在江都,孫策多次拜訪名士張紘,孫策和他研究天下大勢,孫策首先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目前漢室衰退,天下紛亂,各路英雄豪傑,都擁兵自重,自圖發展。沒有人願意出於公心,扶危濟亂,匡扶漢室。先父曾與袁氏(袁紹袁術)共破董卓,功業未遂,不幸被黃祖所害。我雖年輕見識淺薄,但卻有心要建立一番事業。打算先投奔袁術,讓其歸還舊部。再投靠舅父吳景,收集流散兵士,凝聚人心,東據吳郡(今江蘇吳縣)、會稽(今浙江紹興),為父報仇雪恥,做服從朝廷的外藩。您覺得如何呢?」張紘推託說:「我見識淺陋,況且又服喪在身,對您的事,實在難以幫忙。」孫策進一步請教張紘:「您的大名,遠近馳名,名聞遐邇。四方之人,無不嚮往仰慕。我的這些計畫打算,成與不成,由您一言而決。請您一定要對我直言相告。如果我志向得伸,父仇得報,絕對不會忘記您的教悔之恩。」說到動情之處,孫策漸漸不知不覺落下淚來。張紘見孫策言辭慷慨激烈,神色間流露著忠壯之氣,深受感動,終於對孫策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當年周朝王道陵遲,齊桓公晉文公才能應運而起;王室一旦安寧,諸侯就只能貢奉周朝,盡臣子的職分了。您繼承父輩威烈,驍勇善戰,假如真能棲身丹陽,召集吳郡、會稽兵馬,那麼,荊、揚二州自可掃平,報仇雪恨也指日可待。那時您憑倚長江,奮發威德,掃除群雄,匡輔漢室,所建立起的功業,絕對不會亞於齊桓公、晉文公,定會流芳千古,豈止作一個外藩諸侯呢?目前世亂多難,如果您想建功立業,就應當南渡,我將與我的好友一起前去支持您。」 孫策聽了張紘的一番話語,心中鼓盪難平:「一言爲定!我馬上開始展開行動!只是我有老母幼弟,不便同行,現在都託付給您。希望您多加照顧我的家人,使我無後顧之憂。[3]

袁術麾下[編輯]

初平四年(193年),孫策趕赴壽春,去見袁術,當時只有呂範孫河經常伴隨孫策其左右。他流著眼淚對袁術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袁術聆聽其語言,觀察其擧止,知道孫策非寄人籬下久居人下者。但要馬上將亡父孫堅舊部還給他,自己又不甘心就讓孫策這樣統領他亡父的部隊。於是,袁術推辭便說:「我已經任命你的舅父吳景爲丹陽太守、你的堂兄孫賁爲丹陽都尉。丹陽可是出精兵的郡地,你可前去投奔他們,召募義兵。[4]」孫策的舅舅吳景當時任丹陽郡(治所在宛陵縣,今安徽省宣城市)太守,但未到任,留在吳郡曲阿縣(今江蘇省丹陽市),孫策派呂範前往曲阿與舅舅吳景會合,當時孫策的母親吳夫人身處江都,孫策也派遣呂範迎吳夫人回曲阿,讓母親暫棲於舅父吳景之處。依靠舅父的力量,不久,孫策便召募到兵勇數百人。但是不幸遭到涇縣山賊總帥祖郎的襲擊,差一點丟了性命。後來聽取舅父吳景之諫言與孫河、呂範合兵一處共同發兵攻擊祖郎使其敗走[5]

袁術為人反覆,屢屢言而無信,起初他許諾任用孫策為九江太守,不久,卻改用丹陽人陳紀。後來,袁術攻打徐州,向廬江(治舒縣,即今安徽廬江西南)太守陸康索求三萬斛軍糧,陸康不給,袁術大怒。正巧孫策以前曾去拜訪陸康,陸康只讓主簿接待,自己卻不出來迎接孫策,為此,孫策怨恨陸康有輕視之意便懷恨在心。袁術就派孫策去攻打陸康,並且許諾:「之前我錯用陳紀,經常後悔自己用錯人了。如果這次你拿下陸康,廬江郡就是你的了。」孫策奉命出擊,拿下廬江後。袁術居然又出爾反爾,任用他的老部下劉勛當了廬江太守。對袁術,孫策一次比一次感到失望[6]。心中盤算著不能再繼續待在袁術麾下,不然則沒有出頭之日。

廣招賢才[編輯]

興平元年 (194年),孫堅舊部朱治以袁術政德不修為由,進諫勸孫策設法渡江回父祖世居之地的江東藉此獨立,假為幫助舅父(吳景)、擊退劉繇,實為奪取江東、逐鹿天下,最終孫策同意且經過朱治呂範的進諫與討論後,於是孫策就去晉見袁術,孫策對袁術說:「我家舊日對江東人多有恩義,我願帶兵去幫助舅父征伐橫江,攻陷橫江後,即返故鄉,召募壯士,可以集結到三萬人,用以輔佐將軍,平定天下。」,孫策再次向袁術要求換回父親舊部一千多人馬,同時也換回自由之身,袁術先後知道孫策對自己有所怨恨,但又分析江東的各諸侯勢力及其實力後(揚州刺史劉繇、東吳德王嚴白虎、會稽太守王朗),認為江東尚有割據勢力在,孫策未必能成功,便同意讓孫策領回父親舊部,袁術奏表孫策為殄寇將軍,官職為折衝校尉。孫策最終向袁術取回父親舊部程普黃蓋韓當朱治等驍勇宿將,又得族兄至親等孫河呂範徐琨,還有家族勢力孫靜孫賁孫權的支持下。前往歷陽(舅父吳景的屯兵駐地)意欲與舅父合兵的路途中,路上不斷有人來投奔,孫策軍隊漸漸壯大起來,到歷陽時,已經有五六千多人[7]

孫策徵得袁術許可,孫策起兵準備東渡長江時,以書信告知周瑜,周瑜立刻率兵五百人,並支援船筏糧草兵器軍械等物資,響應孫策的行動,周瑜星夜馳援孫策[8]。孫策見到周瑜後,非常高興的說:「我得到你,事可成了。[9]」先後又拜訪聘請名士周瑜張昭張紘,又收納海賊出身的將領周泰蔣欽陳武董襲宋謙凌操等人也先後前來歸順孫策麾下,助其孫策收復故土平定吳郡會稽丹陽等郡地建立起根據地盤。

橫掃江東[編輯]

興平二年(195年),孫策東渡長江時,孫權跟隨其左右,為其商議計謀,孫策感到很驚奇,自認為不如他。每當宴請賓客時,孫策常常回頭看著二弟孫權說:「這些人,以後都會是你的手下。[10]」孫策首先率軍打敗了位於牛渚營的劉繇,取得倉庫中所有糧草和兵器護具。軍力越發強大。由橫江進攻樊能於糜,又在當利襲擊張英[11][12]。 當時部隊中的船隻很少,孫策準備停下來派人四處去收集船筏。當時,徐琨之母(孫堅之妹、孫策之姑)孫氏亦在孫策軍中參與軍議,她對兒子說:「恐州家多發水軍來逆人,則不利矣,如何可駐邪?宜伐蘆葦以為泭,佐船渡軍。」採取奇襲作戰,徐琨將這番話告訴孫策後,孫策立即實行。以船筏率眾渡江,會引起敵軍的警備,以蘆葦快速渡江,解決了必須儘快渡江以免劉繇有時間憑藉水軍守備長江而失去戰機的問題。眾悉俱濟,遂破張英,擊走笮融、劉繇,佔領丹陽郡,部隊全部渡過長江到達了南岸,馬上發起進攻,擊潰了張英在當利口的守備軍。成功占據了長江邊上的兩個重要渡口(橫江、當利口)。

當時,彭城相薛禮下邳相笮融都依附劉繇,奉他為盟主薛禮占據秣陵城,而笮融駐紮在縣南。孫策首先攻打笮融,斬殺五萬多人,笮融膽裂,緊閉營門,不敢妄動。孫策轉而揮師攻打薛禮,薛禮突圍逃走。這時樊能、於麋等人,又糾集兵士來奪牛渚。孫策立即回軍,打敗他們,俘獲萬餘人。然後重新進攻笮融:戰鬥中,孫策腿部中箭,無法乘馬,部下抬他回營療傷。有人對笮融說:「孫郎被箭射死了!」當時,孫策也才二十來歲,雖有官位名號,但人們還是都叫他「孫郎」。笮融聞孫策死訊,大喜,派將士與孫策部隊對壘。孫策心中想以欺敵詐敗的戰術來迎接勝利。首先派幾百兵馬挑戰誘敵,而在後面設好伏兵。敵兵出擊,孫策的軍隊假裝為潰敗之勢,引敵進入包圍圈中,然後一聲號令之下,伏兵盡起,斬殺一千多敵人。孫策乘勝進攻笮融營地,並命手下將士高聲喊話:「孫郎如何?」聲撼敵營,地動山搖,嚇得不少敵兵連夜奔逃。笮融見孫策還健在,越發警惕小心,深溝高壘,嚴加守備。孫策以笮融所屯地勢險固,故捨棄而去,後攻破劉繇別將於海陵,轉攻湖孰江乘,二城皆破。

孫策來到曲阿並以曲阿為據點,孫策與揚州刺史劉繇進行決戰曲阿之戰,大敗劉繇後,在神亭嶺遇到了從山東前來拜見劉繇並任其斥候的太史慈,並且爆發了神亭嶺之戰,當時,太史慈與1騎面對孫策13騎,孫策十三騎是程普黃蓋等輩,太史慈與孫策二人單挑一百多回合,二人武藝不分伯仲打得難分難解、不分勝負,孫策搶奪太史慈的背後手戟,太史慈搶走孫策的頭上兜鍪。後來劉繇與太史慈不敵孫策,劉繇而逃入蕪湖,躲藏在山中,並自稱丹陽太守。太史慈則前往涇縣,建立屯府,招納山越之民,多數為山越所依附,欲以在與孫策決戰。當時孫策已平定宣城以東,惟涇水以西六縣尚未服從。孫策勞賜將士,發布文告,告知諸縣:「劉繇、笮融的鄉人和部下來投降的,一概不問;願意從軍的,可以從軍,並免除全家賦稅徭役;如果不願從軍,絕不勉強。」文告發布後,來歸附者由四面八方雲集風涌,不長時間,就招得士卒兩萬多,徵集得軍馬千餘匹[13]。不久,劉繇又放棄丹徒西逃,孫策於是奪取吳郡。與此同時,朱治從錢塘進攻吳郡,吳郡太守許貢在由拳抵抗朱治,朱治大敗許貢,許貢逃走依附嚴白虎。孫策的部隊已經有萬餘人之多,增加呂範的部眾兵馬二千兵,馬五十匹[14],孫策認為接下來可以自己拿下吳郡與會稽二郡與平定山越,而孫策對周瑜說「我以這班士兵奪取吳郡會稽郡、平定山越已足夠,你先回去鎮守丹楊。」周瑜遂回師鎮守丹楊[15]

建安元年(196年),孫策率兵先攻吳郡嚴白虎、後攻會稽王朗。當時吳人嚴白虎等各萬餘人,處處屯聚。吳景等欲先擊破嚴白虎等。孫策說:「虎等群盜,非有大志,此成禽耳。」於是引兵渡過浙江,佔據會稽,屠,攻破了嚴白虎等人。這時會稽太守王朗部下功曹虞翻曾進言道:「孫策善於用兵,不如暫避其鋒。」但王朗不聽從,並且發兵屯於固陵而抗孫策。孫策數次渡水而戰皆不能攻下。這時叔父孫靜獻策採取聲東擊西之計:「王朗拒城而守,難以攻拔。查瀆南離此數十里,宜從彼據其內,所謂攻其無備,出其不意者也。」孫策聽從其計。晚上時,命士兵燃火以作疑兵,並分軍往查瀆道,突襲高遷屯。王朗大驚,遣故丹楊太守周昕等率兵迎戰,孫策擊破周昕等,並斬周昕。王朗於是逃去,虞翻追隨著王朗,行至東冶,被孫策追擊,大破之,破會稽後孫策亦曾派張昭勸王朗為他效命,但王朗堅決不肯,孫策繼而自領會稽太守,並命虞翻為功曹,待以交友之禮。此時孫策已佔領吳郡、會稽、丹陽三郡。

孫權被朱治舉孝廉、嚴象舉為茂才,任陽羨長(今江蘇宜興),代行奉義校尉,孫策開始給東漢朝廷進貢,朝廷派劉琬前往江東授予孫策官爵,劉琬對眾人說:「我看孫家的兄弟,雖然各個都才華橫溢,智慧通達,然而都是榮華福貴且不長久。唯有次男孫權孝廉,身材高大挺拔,相貌奇偉異於常人,骨骼不凡,方頤大口,目有精光,上長下短,有大貴之表,且會是最長壽的,你們等著瞧吧。」(孫策26歲,孫權71歲,孫翊21歲,孫匡20餘歲。)

恩斷義絕[編輯]

建安二年(197年),袁術僭越稱帝後,袁術本想招攬周瑜,但周瑜認為袁術終究一事無成,託辭請求回居巢出任縣長,意欲等待機會回到江東返回孫策身邊,袁術聽信了周瑜的請求,之後孫策曾給袁術書信,力勸喻其不可為,袁術不聽所勸,孫策與袁術恩斷義絕並不再有來往。孫策紛紛寫信給袁術帳下的舅父廣陵太守吳景、堂兄丹陽都尉孫賁、族兄汝南太守孫香、少友居巢長周瑜,要他們也和袁術決裂。吳景、孫賁、孫香、周瑜、魯肅響應孫策的號召並前往江東投靠孫策。另一方面袁術得知孫策幾乎盡得江東一帶了,而派族弟袁胤接收丹楊,取代了周瑜的叔父周尚,但孫策派徐琨趕走了袁胤,但忌憚徐琨鎮守丹楊,徐琨截走袁胤許多部眾,又鎮守天下出精兵的郡地丹楊,兵力急遽增多而遭到孫策猜忌,改讓徐琨以督軍中郎將職位掌兵。讓吳景回江東後,孫策任命其為丹陽太守。而孫賁回到江東後,孫策已經占據江東三郡之地吳郡會稽丹楊,袁術因此失去了廣陵和孫策攻佔的江東地區,對華南的影響力急遽下降。袁術已經無法駕馭孫策,孫香則在袁術帳下,意欲回江東投靠孫策,無奈路途遙遠病死於壽春[16][17]

親迎摯友[編輯]

同年(197年),周瑜見袁術稱帝後,周圍勢力(兗州的曹操與徐州的呂布和劉備)紛紛攻打袁術,勢力而急遽衰退,便取道於居巢東渡長江到了江東,周瑜向東遷徙投奔孫策,魯肅便一起同行,留家眷在曲阿。孫策親自迎接周瑜,並授予他為建威中郎將,增發二千兵卒為周瑜部曲,賜軍馬五十匹,又給周瑜鼓吹號角軍用樂隊,為其建造房舍,當時在孫策帳下,受封賞賜無人能超越周瑜。孫策當著諸將面下令道:「周公瑾才華傑出,與我是從少相識的好朋友,有兄弟的情義。就像之前在丹楊,就是他徵召人手及船隻糧草才能成就大事,若要計算他的功勞,這些也未足夠報答啊。」就在同時周瑜引薦了魯肅,孫策對魯肅的才能十分驚奇,正準備任用魯肅時恰逢魯肅的祖母因病去世,魯肅送祖母的靈柩回東城安葬治喪。

討伐偽帝[編輯]

同年(197年)夏,曹操下詔書給孫策,要孫策討伐袁術,派議郎任命他為騎都尉,承襲父爵烏程侯,兼任會稽太守。孫策覺得自己統領兵馬,騎都尉的職位有點低,想得到個將軍的封號以自重。派人向王浦微露其意。王浦當即以皇帝的名義宣布孫策權代明漢將軍。 並命他與呂布陳瑀等一起討伐袁術謀劃軍機,分析形勢。但他率軍走到錢塘時,情況卻發生了變化。原來陳瑀想要乘討伐袁術的時候奪取孫策的地盤。他派人秘密渡江,拿著三十多個印信給各地散寇及諸險縣大帥,讓他們做內應,等孫策的部隊一開拔,馬上攻取他的郡縣。孫策發現這一陰謀,大怒,派呂範、徐逸統兵直奔海西(今江蘇東海),大破陳瑀,俘獲他的將士、妻兒等共四千多人。陳瑀往北投奔袁紹。

袁術派張勳率軍二十萬攻呂布於徐州。軍隊分七路:張勳領中軍,橋蕤雷薄韓暹為左翼軍,陳紀陳蘭楊奉為右翼軍。每個將領都分別受命攻陷特定城鎮。

呂布由哨騎探知張勳的目標是攻克徐州;其他將領分別受命被攻打的城鎮有小沛沂都琅琊碣石下邳浚山。袁術軍每日前進二十里,於路劫掠鄉野。當呂布與謀士商議時,陳宮指責陳珪和陳登招禍。但陳登卻笑陳宮懦弱,並獻擊敗袁術之計。呂布同意了,並命其實施。呂布上表朝廷傳達對付袁術的戰略。

呂布追擊,遭遇袁術親自率軍。馬背上的袁術身披金甲,腕懸兩刀,厲聲責罵呂布並派部將李豐出戰。戰不到三回合,李豐手受傷,棄槍而走。呂布麾兵衝殺並獲勝,敵軍逃散,丟下馬匹衣甲無數。袁術軍沒跑遠就遭遇關羽所部軍隊,傷亡慘重,僅率少數士兵逃走。呂布獲勝後和關羽及背叛袁術來投的韓暹、楊奉回徐州。呂布設宴慶功並保舉楊奉為琅琊牧,韓暹為沂都牧。在陳珪建議下,他們立即各自赴任。

戰敗的袁術遭到曹操、呂布、孫策圍攻。袁術乏糧,劫掠陳留。曹操親率軍隊攻袁術,並寫信給劉備呂布、孫策,要他們協同進攻。劉備首先響應,與曹操會師時展示韓暹、楊奉的首級,稱他們在徐州任上縱兵掠民。曹操感謝劉備除掉了他們。呂布到後,曹操善言撫慰,許諾回到許昌後就給以徐州牧官印,呂布大喜過望。三軍合兵,曹操領中軍,呂布在左,劉備在右,夏侯惇于禁為先鋒。

橋蕤率袁術先鋒軍在壽春界口遭遇夏侯惇。夏侯惇出馬,戰不到三回合殺死橋蕤,橋蕤軍撤入城中。孫策軍奔西面而來,即將到達。其餘三軍也各攻一面,曹操攻北面,劉備攻南面,孫策攻西面,呂布攻東面。袁術見身處絕境,命李豐樂就梁綱陳紀率軍十萬守壽春,收拾庫藏率餘部渡淮出逃。

曹操軍每日需要大量糧食,壽春周邊又遭數年饑荒,無以接濟。因此,曹操催促軍隊速戰,壽春守軍卻試圖儘量拖延戰事。圍城一月有餘,毫無進展。曹操糧食將盡,寫信向孫策借得糧米十萬斛。此後曹操的戰略確保聯軍不停攻城以儘早結束圍城。聯軍登城破門,被圍的守軍被俘。李豐、樂就、梁綱、陳紀都被生擒並當眾處決。袁術仲氏政權所造的宮殿皇室和金銀財寶之物皆被焚毀,城池被劫掠一空。袁術未被追殺,三軍也各自班師回領地。

曹操因孫策討伐袁術有功,並上表奏章東漢朝廷冊封爵位孫策為吳侯、官位拜討逆將軍,則父親爵位(烏程侯)則讓予四弟孫匡

孫策返回江東後親自率軍擊敗當地的鄒倫、錢銅、王晟、嚴白虎等多處割據勢力。

冰釋前嫌[編輯]

建安三年(198年),袁術攏絡孫策後方的山賊勢力,並派人送給祖郎印綬,讓他聯合山越圍攻孫策[18]。而太史慈佔據涇縣,建立屯府。所幸程普與一騎奮勇殺入重圍,策馬疾呼,敵軍大敗。孫策感謝程普其救命之苦功,增加程普的兵馬,兵士二千,馬匹五十[19]。孫策率周瑜、孫輔、呂範、程普等再次親往征討祖郎[20][21],僅留二弟孫權護衛周泰等數百人鎮守宣城,孫權在宣城遭到數千山賊攻擊,其他部眾都因為山賊突襲而陷入一片慌亂,唯獨周泰處變不驚、臨危不懼,勇於保護孫權,左右部眾見周泰異常冷靜,且勇猛作戰一馬當先,也安定下來與山賊戰鬥。山賊被擊潰後,發現周泰身上有十二處刀傷,傷勢十分嚴重,很久才痊癒。孫策因為周泰奮勇保護孫權之功,讓他出任春谷縣長,後改任宜春縣長。孫權在周泰的保護之下得以倖免。孫策在陵陽縣(今安徽青陽縣東南)擒獲祖郎。祖郎惶懼,孫策安慰他說:「當年你襲擊我,刀都砍在我的馬鞍上了。如今我創軍立事,拋棄舊怨,對天下人都一樣,不但你一人。你不要害怕。」祖郎叩頭稱謝,孫策拜他為賊曹

知人善任[編輯]

同年(198年),孫策又率軍攻打位於勇里(今安徽涇縣西北)的太史慈,孫策想收降太史慈,周瑜向孫策獻策採取無中生有之計,孫策軍兵分三路西南北三面攻打勇里,只留東面讓太史慈逃跑,事先於城東外埋伏,讓太史慈以為有路逃,在路上埋伏把太史慈綁了起來,孫策先是降服太史慈,接著親自為太史慈鬆綁,此舉令太史慈大為感動,並抓著太史慈的手:「你還記得在神亭嶺一戰嗎?如果你當時捉住我會怎樣?」太史慈曰:「不可知也。」孫策大笑曰: 「今後願與你一同共創大業。」即拜太史慈為門下督,孫策還吳班師的時候授予兵權,並以二人太史慈、祖郎領軍為前軍,全軍都感到十分榮耀。

建安四年(199年),孫策得知位於豫章劉繇病逝的消息,孫策前往豫章將劉繇安葬在其故鄉東萊郡牟平(今山東省煙臺市福山區西北),並且帶回其遺孤劉基善待。太史慈認為劉繇新喪,旗下軍士無人依附且軍心渙散,太史慈提議為孫策前往豫章招降劉繇旗下的部眾,孫策接受太史慈的提議,並派太史慈前去招降劉繇餘下的一萬多兵卒,更替臨行前送別至昌門,太史慈臨行前,握著太史慈的手問:「何時能夠歸來?」太史慈答道:「不過六十日。」孫策便讓太史慈離開,前去招降收納劉繇麾下的萬餘兵卒並安撫軍心、收散兵卒、凝聚兵心。孫策麾下諸將皆認為:「太史慈此去必不還了。」當時群臣皆認為不可相信才剛投效的太史慈,但孫策獨排眾議,堅持相信太史慈。且孫策認為太史慈字子義必會貫徹信義帶著劉繇散兵歸還軍中,還很有信心的說:「(太史慈)子義他捨棄了我,還可以投奔誰呢?」六十日後太史慈果然如期而返,招降了劉繇麾下的一萬多兵卒,孫策表揚太史慈招降劉軍之功而拜其為折衝中郎將,孫策與太史慈推心置腹的信任成為一時佳話。

征討盧江[編輯]

同年(199年),袁術敗亡,討不到蜜水,只能喝血水,袁術自責羞愧大喊:「袁公路何以至此。」並吐血身亡。袁術病逝於壽春後,袁術的長史楊弘、大將軍張勳意欲率袁術敗兵投奔以前身在袁術帳下的孫策,不料被廬江太守劉勳截擊,全體被俘。而袁術的族弟袁胤、女壻黃猗及其家族眾人等,也畏於曹操的實力,不敢繼續待在壽春,抬著袁術的棺木,帶領袁術的家小和部曲男女,到皖城投奔劉勳。劉勳的兵力驟然大增,但糧草不繼。劉勳便派堂弟劉偕向豫章太守華歆借糧,華歆也正缺糧,只好派人領著劉偕到海昏(今江西奉新縣西)、上繚(今江西永修縣),向劉繇的舊部告借三萬斛。劉偕去了一個多月,才借得兩千斛,於是報告劉勳,並讓劉勳領兵前來攻襲。

周瑜身在舒城練兵,出備牛渚,後再領春穀長。不久,孫策發兵攻荊州,以周瑜為中護軍,領江夏太守(當時江夏還在黃祖手上並不是孫軍領下),當時劉勳兵力太強,孫策忌憚劉勳兵力太多而成為威脅,孫策想借機剪除他的勢力而展開了皖城之戰,也寫信來,勸劉勳攻襲海昏、上繚。信中,孫策屈己下人,說:「上繚地方十分富饒,希望您能興兵討伐,我願出兵做您的外援。」劉勳相信孫策,更因收得財寶而十分高興,各人都祝賀,但劉曄則不感喜悅。劉勳詢問,劉曄則說:「上繚雖小,城堅池深,攻難守易不可旬日而舉,則兵疲於外,而國內虛。策乘虛而襲我,則後不能獨守。是將進屈於敵,退無所歸。若軍今出,禍今至矣。」但劉勳不聽,堅持出兵。劉勳決定攻取上繚。他悄悄率軍經過彭澤,來到海昏地方。後來孫策分海昏建昌設左右六縣,委任太史慈為建昌都尉,駐守海昏,並督各將還擊以驍勇著稱、曾數次作亂於艾縣西安縣一帶的劉表從子劉磐、劉表麾下黃忠。太史慈成功鎮服守地,令劉磐絕跡江東,不再為禍作亂。當地守將堅壁清野,留下一座空城,劉勳一無所穫。當時,孫策引兵西征黃祖,正走到石城(今安徽貴池縣西),聽說劉勳已到海昏,立即讓孫賁、孫輔率領人馬駐在彭澤,准備攔擊劉勳,自己則與周瑜率兵兩萬進襲劉勳的大本營皖城,一擧攻克,俘虜包括劉勳妻子,袁術妻子及橋公二女在內的三萬多人。橋公二女江東二喬大喬小喬皆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二喬這對姐妹同時嫁給兩位英雄俊傑,大喬嫁給了一個是英姿颯爽,剛毅豪邁且稱霸江東的「孫郎」、小喬則是嫁給了另一個儒雅風流,豐神俊朗且精通音律的「周郎」。二喬二位佳人被孫策周瑜所納,孫策對周瑜笑著說:「橋公的兩個女兒雖然流離,但得我們二人作為夫婿,也可以滿意了吧。」孫策與周瑜二人關係從此不僅僅只是摯友君臣關係更是連襟兄弟。將所得人眾,後再進逼尋陽,全部移往吳地。於是,任命李術爲廬江太守,撥給他三千人馬保守皖城,而留周瑜鎮守巴丘。劉勳聞訊大驚,星夜回軍彭澤,孫賁、孫輔出兵截殺,劉勳大敗,逃往流沂

為父報仇[編輯]

同年十二月辛亥(200年1月11日)[22],孫策進軍至沙羨一帶,與殺父仇人黃祖爆發沙羡之戰劉表派侄子劉虎和南陽人韓唏帶領長矛隊五千人趕來支援黃祖。孫策帶領二弟孫權、摯友周瑜、至親呂範、老將程普黃蓋韓當等將領同時並進,與仇敵黃祖在沙羨一帶展開大戰,黃祖幾乎全軍覆沒,韓唏戰死,黃祖隻身逃走,士卒溺死者達萬人,孫策繳獲戰船六千艘。孫策在給朝廷的奏摺中說:「臣身跨馬陣,手擊急鼓,以齊戰勢。吏士奮激,踴躍百倍。心精意果,各競用命。越渡重塹,迅疾若飛。火飛上風,兵激煙下,弓弩齊發,流矢雨集。可謂驚心動魄」。可見戰況之激烈[23]曹操在收到戰報後感嘆:「猘兒難與爭鋒也」。

平定江東[編輯]

孫策大敗黃祖後東進豫章,駐軍椒丘江西新建縣北),對虞翻說:「華歆名聞於世,但絕非我的對手。如果不早歸附,將來金鼓一震,戰局一開,生靈塗炭,在所難免。你先進城去,把我的意思說給他聽。」虞翻領命進城,見到豫章太守華歆,陳明利害,華歆舉城投降。經此一役,孫策又收穫豫章廬江二郡,並從豫章郡中分出一部分,設立了廬陵郡。連同四年前所獲的吳郡會稽丹陽一共有六郡。吳郡太守因為有「本籍迴避制」,身為吳郡人的孫家不能擔任太守,孫策轉而自領會稽太守,任命舅父吳景丹陽太守,以堂兄(孫羌長子)孫賁豫章太守,孫賁之弟(孫羌次子)孫輔廬陵太守,老將朱治吳郡太守,李術廬江太守。彭城張昭、廣陵張紘秦松陳端等為謀主。孫策之所以能夠在短短三四年間平定江東六郡,除了英勇善戰、且善於用人大有關係。當時曹操袁紹相拒於官渡,力不能及,採用懷柔政策徵召孫策的兩個弟弟孫權和孫翊,又把侄女嫁給孫策的四弟孫匡。又為三子曹彰娶堂兄孫賁之女,皆禮辟二弟孫權、三弟孫翊。

孫策轉戰千里,盡有江東六郡,聞曹操與袁紹相持於官渡,孫策寫信向曹操求官職大司馬,曹操不允許,孫策怨恨,孫策想暗中計畫偷襲許都,為了迎奉天子漢獻帝,秘密在江東部署諸將,準備跨江北上。然而尚未發兵,就在200年4月孫策出外狩獵時,遭到許貢的三門客所襲擊,回府之後因重傷而不久過世,享年二十六歲。

兄終弟及[編輯]

孫策臨終前,先召見長史張昭對著張昭等說:「中原正亂,憑藉吳越之眾,長江之固,也足以隔岸旁觀了。你們好好輔佐我弟弟,切勿回到北方去。[24]」《張昭傳》則記載,孫策把孫權託付張昭說:「要是仲謀不能擔當大事,你就自己選擇吧。哪怕不能克敵,回到江西去,也沒什麼好顧慮的。[25]」孫策召二弟孫權來病榻前,配以印綬及兵符。說:「舉江東之眾,沙場馳騁,決機於兩陣之間,與天下爭衡,你不如我。舉賢任能,運籌於帷幄,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你。[26]」孫策當夜去世,張昭扶起孫權巡視軍隊,並把孫權繼立的消息上表漢室,並傳達下屬[27]

孫權稱帝追孫策為長沙桓王,為孫策立廟於建業朱雀橋南[28]

孫策其餘的弟弟甚至未被追諡封爵:三弟孫翊為眾臣屬意孫策之後的繼承人選,然而未被採納,後為部將邊洪謀反刺殺,其子孫松僅封都鄉侯(低階爵位,食邑僅一鄉或虛銜)。四弟孫匡因孫策謙讓而繼承了父親的烏程侯,但其子孫泰卻沒有襲爵。五弟孫朗更隨大司馬呂範抵禦曹休洞口時,不慎燒損茅芒,因此軍用不足而戰敗,回軍後被孫權下令開除孫氏籍譜,改姓丁並囚禁至死。而孫策其子孫紹本封為吳侯,後改封上虞侯,吳侯爵位則封給孫英。三國志作者陳壽為此評價:「割據江東,策之基兆也。而權尊崇未至,子止侯爵,於義儉矣。」

赤烏年間孫權重新整修了孫策墓,並埋下了新的陪葬品[29],又派太子孫和親祭[30]

特徵[編輯]

  • 孫策美姿顏(英俊的長相)好笑語(喜歡說笑話開玩笑),性格闊達樂於聽從意見,因此廣受手下士民愛戴(是士為知己者死)。
  • 孫策在平定吳和會稽二郡後殺了太多地方上頗具人望的英雄豪傑[31],有士族為避禍出走交州[32]。高岱等人據此認為孫策見不得別人蓋過其鋒芒[33]
  • 孫策經常輕裝出遊打獵,認為對謀劃計略很有好處。張紘及虞翻以吏卒辛苦無法暇及為由勸諫。[34][35]郭嘉則認為他早晚因輕率而死[36]

評價[編輯]

  • 曹操聽聞孫策平定江東時,常呼嘆:「猘兒難與爭鋒也!」(《三國志·吳書·孫破虜討逆傳》裴松之注引)
  • 孫秀:「昔討逆(孫策)弱冠以一校尉創業,今後主舉江南而棄之,宗廟出陵,於此為墟。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 張紘:「今君紹先侯之軌,有驍武之名。」「策才略絕異,平定三郡,風行草偃。」
  • 劉曄:「孫策多謀而善用兵。」
  • 郭嘉:「策輕而無備,雖有百萬之眾,無異於獨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敵耳。以吾觀之,必死於匹夫之手。」
  • 王朗:「策勇冠一世,有雋才大志。謀而有成,所規不細,終為天下大賊,非徒狗盜而已。」
  • 袁術:「使術有子如孫郎,死何復恨。」
  • 許貢:「孫策驍雄,與項籍相似。」 「若放於外必作世患。」
  • 虞翻:「討逆將軍智略超世,用兵如神。」
  • 陳壽三國志·吳書·孫破虜討逆傳》稱孫策:「為人美姿顏,好笑語,性闊達聽受,善於用人。是以士民見者,莫不盡心,樂為致死。」又評價:「策英氣傑濟,猛銳冠世,覽奇取異,志陵中夏。然皆輕佻果躁,隕身致敗。且割據江東,策之基兆也。」
  • 陸機《辨亡論》:「武烈既沒,長沙桓王逸才命世。弱冠秀發,招攬遺老,與之述業。神兵東驅,奮寡犯眾,攻無堅城之將,戰無交鋒之虜。誅叛柔服而江外厎定,飭法修師而威德翕赫,賓禮名賢而張昭為之雄,交御豪俊而周瑜為之傑。彼二君子,皆弘敏而多奇,雅達而聰哲,故同方者以類附,等契者以氣集,而江東蓋多士矣。將北伐諸華,誅鉏干紀,旋皇輿於夷庚,反帝座於紫闥,挾天子以令諸侯,清天步而歸舊物。戎車既次,羣凶側目,大業未就,中世而隕。」
  • 《吳錄》:「孫將軍為人,惡勝己者,若每問,當言不知,乃合意耳。如皆辨義,此必危殆。」
  • 庾亮《哀江南賦》:「孫策以天下為三分,眾才一旅;項籍用江東之子弟,人惟八千。」
  • 傅玄《傅子》:「孫策為人明果獨斷,勇蓋天下,以父堅戰死,少而合其兵將以報讎,轉斗千里,盡有江南之地,誅其名豪,威行鄰國。」
  • 華譚:「吳武烈父子皆以英傑之才,繼承大業。今以陳敏凶狡,七弟頑冗,欲躡桓王之高蹤,蹈大皇之絕軌,遠度諸賢,猶當未許也。」
  • 程琅:「帝王亦一夫之敵耳,孫策之禍可不慮乎!」(《晉書·載記第四》)
  • 孫盛:「孫氏兄弟皆明略絕群。創基立事,策之由也,自臨終之日,顧命委權。夫意氣之間,猶有刎頸,況天倫之篤愛,豪達之英鑒,豈吝名號於既往,違本情之至實哉?抑將遠思虛盈之數,而慎其名器者乎?夫正本定名,為國之大防;杜絕疑貳,消釁之良謨。是故魯隱矜義,終致羽父之禍;宋宣懷仁,卒有殤公之哀。皆心存小善,而不達經綸之圖;求譽當年,而不思貽厥之謀。可謂輕千乘之國,蹈道則未也。孫氏因擾攘之際,得奮其縱橫之志,業非積德之基,邦無磐石之固,勢一則祿祚可終,情乖則禍亂塵起,安可不防微於未兆,慮難於將來?壯哉!策為首事之君,有吳開國之主;將相在列,皆其舊也,而嗣子弱劣,析薪弗荷,奉援則魯桓、田巿之難作,崇之則與夷、子馮之禍興。是以正名定本,使貴賤殊邈,然後國無陵肆之責,後嗣罔猜忌之嫌,群情絕異端之論,不逞杜覬覦之心;於情雖違,於事雖儉,至於括囊遠圖,永保維城,可謂為之於其未有,治之於其未亂者也。陳氏之評,其未達乎!」(《三國志·吳書·孫破虜討逆傳一》)
  • 陳逵:「孫伯符志業不遂!」
  • 殷仲文:「看此山川形勢,當復出一孫伯符!」 (《晉書·卷九十九·列傳第六十九》)
  • 庾信:「孫策以天下為三分,眾才一旅;項籍用江東之子弟,人惟八千。」(《哀江南賦並序》)
  • 晉書》載楊亮評價姚襄:「神明器宇,孫策之儔,而雄武過之。」
  • 何去非:「孫策壯武,術略過於其父,又有周瑜、魯肅之儔以輔其起。惜乎,堅之不善基也,使其不得奮於中原以競天下。然策一舉而遂收江東,為鼎足之資,使之不死,當為魏之大患。策之不得起於中原,非其智力之不逮,蓋袁紹已據河北,曹公已收河南,獨無隙以投之故也。以劉備之間關轉戰,至於白首,不獲中州一塊之壤以寓其足。而策乃能以敝兵千餘渡江轉斗,不數歲而席捲江東,此其過備遠矣。」
  • 晁補之:「吳人輕而無謀,自古記之矣。孫堅、孫策皆無王霸器。堅輕騎從敵,策暫出遇仇,俱以輕敗。雖賴周瑜、魯肅輩輔權嗣立,亦權稍持重,故卒建吳國也。」
  • 范仲熊:「劉景升、孫策雖天資英勇,然器輕無君人之體,所以無成。」
  • 蕭常:「策以孤童子,奮一旅之眾,不奄旬而據有江東,其智勇謨斷,絕人遠矣。不幸早世,惜哉!」
  • 謝采伯:「孫策、周瑜拔皖城,納二喬,皆國色,是以師婚也。英銳豪俊之氣,固足辦事。畢竟有所溺,則智昏,智昏則防慮疏。策為許貢客箭傷頰,創甚,年二十六卒。瑜為流矢中右協,年三十六卒。」
  • 王應麟:「孫堅與策,皆以輕敵隕其身。權出合肥之圍,亦幸而免。」
  • 劉克莊:「霸略誰堪敵伯符,每開史冊想規模。一千掃眾橫江去,十七成功自古無。不分老瞞稱猘子,便呼公瑾作姨夫。君看末命尤奇特,指顧張昭為託孤。」「魚服俄離網,龍泉忽缺鋩。卻將江左業,分付紫髯郎。 」
  • 郝經《續後漢書》:「討逆以孤童子,嶽嶽傑立,高視闊步,仗馬棰以下江東,收攬豪俊,闢地建侯,有吳之基兆定矣。」
  • 明代才子高啟的《過二喬宅》節錄:「孫郎武略周郎智,相逢便結君臣義。奇姿聯璧煩江東,都與喬家做佳婿。」
  • 羅貫中:「獨戰東南地,人稱小霸王。運籌如虎踞,決策似鷹揚。威鎮三江靖,名聞四海香。臨終遺大事,專意屬周郎。」
  • 李贄:「三國英雄,一味以收拾英雄為本,如孫策之於太史慈之類是也。如此舉動,如何不興王定伯?」(《匯評三國志演演義》)
  • 毛宗崗:「有父創業以遺其子者矣,未有兄創業以遺其弟者也。策無年而權有年,策無嗣而權有嗣;策也竭蹶而取之,權也安坐而享之。所以然者,何也?良由策之為策,衝鋒陷陣,克敵之勇有餘;雅俗坐鎮,君人之度未足耳。孫策死而以帝業讓之孫權,亦猶劉縯死而以帝業讓之劉秀。」
  • 趙翼《二十史札記》:「人才莫盛於三國,惟三國之主,各能用人」、「孫氏兄弟以意氣相投。」
  • 王懋竑:「孫策創業江東,自借攻戰之力,而於張昭,張紘,虞翻俱代以師友之禮,委而用之,所謂爪牙信布腹心良平,不專以武力也。 」
  • 何焯:「伯符以勇銳摧破劉繇王朗,然能系屬士民,修其政理,遂創霸業。」
  • 易順鼎:「父兵誅卓起長沙,直取江東作帝家。小弟坐分三足鼎,大喬方稱並頭花。只留公瑾燒銅雀,不聽虞翻諫白蛇。玉貌英雄千古少,笑他操備是蒹葭。」
  • 徐昂發:「漢室曹瞞是獍梟,猘兒年少欲橫挑。刀圍玉帳觴公瑾,花簇珠屏舞大喬。水上神書才息焰,床頭明鏡旋生妖。蟠龍門外牛羊墓,蕎麥粘天似雪飄。」
  • 張佩綸:「伯符與公瑾實創江東,其意亦欲取荊州襲許都。使天老其才,以與公瑾戮力中原,天下事未可知也。」
  • 盧弼:「孫策十七歲喪父,二十六卒,十餘年間建立大業,少年英萬,勇銳無前,真一時豪傑之士!」「文台初起,鄉里少年皆願相從。伯符年未弱冠,已交結知名,轉斗江東,士民樂為致死,太史子義一見解縛。孫氏父子兄弟皆善於招致英雄,據有江東,非偶然也。」
  • 蔡東藩:「孫伯符以童稚之年,即能結交名士,奮志功名;其銳氣之特達,原不在乃父下。及乞師進取,攻略江東,袁術非不加忌,卒之縱虎出柙,俾得橫行。或謂術不先害策,釀成尾大不掉之弊,吾意以為策非負術,實術之不能用策,有以致之也。」「暴虎馮河死亦宜,聖人垂戒不吾欺;猘兒逐鹿猶遭厄,才信躬行貴自持。」

家庭[編輯]

祖父[編輯]

  • 孫鍾,孫堅父,孫權稱帝後追諡其祖父為孝懿王。

父母[編輯]

  • 孫堅,親父,東漢破虜將軍,在與黃祖作戰時被亂石砸中而身亡,孫權稱帝後追諡其親父為武烈皇帝。
  • 吳夫人,親母,孫堅元配妻子,孫權稱帝後追諡其親母為武烈皇后。

伯叔父[編輯]

  • 孫羌,孫堅兄,伯父,早卒。育有兩子孫賁孫輔,為孫策堂兄。
  • 孫靜,孫堅異母弟,叔父,平定江東後向孫策調回故鄉做縣長,病死於家中。

舅親[編輯]

  • 徐真,孫策姑丈,父親孫堅之妹夫。
  • 吳景,孫策舅父,母親吳夫人之弟。

兄弟姐妹[編輯]

親族兄弟

表兄弟

  • 徐琨,孫堅外甥,孫策表兄,孫堅死後,隨孫策征戰江東,奠定江東。以督軍中郎將職位領兵
  • 吳奮,吳景長子,封新亭侯。
  • 吳祺,吳景次子,封都亭侯。

弟弟

  • 孫權,二弟,221年拜吳王,229年稱帝為吳大帝。
  • 孫翊,三弟,個性驍勇果烈有其兄策遺風,偏將軍領丹楊太守。
  • 孫匡,四弟,舉茂才,娶曹操弟之女(《三國演義》作曹仁女)。
  • 孫朗,庶弟,因燒毀軍糧遭到幽禁,被逐出孫氏宗室。

妹妹

  • 孫氏,嫁吳人弘咨
  • 孫氏,潘濬潘祕妻陳氏之母
  • 孫夫人,小妹,《三國演義》中名為孫仁,戲曲稱為孫尚香。後嫁於梟雄劉備稱為梟姬。

妻妾[編輯]

元配 不詳,文獻上對其身邊正室並無著墨。

  • 大橋,小橋之姊,孫策納大橋後不滿五個月即身亡,故其子女必定有數位甚至全數非大橋所出。

子女及後代[編輯]

  • 孫紹,孫策子,先封吳侯,後改封為上虞侯。

  • 長女,顧邵的妻,後改嫁陸遜(陸遜為陸康的從孫)。
  • 幼女,朱紀的妻。

孫輩

  • 孫奉,孫策孫,孫紹子,封為上虞侯。民間有傳聞孫皓死後孫奉或孫奮其中一個會當上皇帝,孫皓得知後誅殺兩人。

後人

藝術形象[編輯]

小說形象[編輯]

《三國演義》中描述孫策與東萊太史慈單挑數百回合不分勝負、挾死於糜、喝死樊能,其勇武身影彷彿猶如西楚霸王霸王項羽,故有「小霸王」的美譽。

影視形象[編輯]

動漫遊戲作品[編輯]

備註[編輯]

  1. ^ 三國志·吳書一·孫破虜討逆傳》裴松之注引虞喜志林》:「喜推考桓王之薨,建安五年四月四日。」即200年5月5日。
  2. ^ 《江表傳》曰:「堅為朱儁所表,為佐軍,留家著壽春。策年十餘歲,已交結知名,聲譽發聞 。 有周瑜者,與策同年,亦英達夙成,聞策聲聞,自舒來造焉。便推結分好,義同斷金,瑜勸策徙居舒,策從之」
  3. ^ 《三國志·孫策傳》裴松之註引《吳歷》:「初策在江都時,張紘有母喪。策數詣紘,咨以世務,曰:『方今漢祚中微,天下擾攘,英雄俊傑各擁眾營私,未有能扶危濟亂者也。先君與袁氏共破董卓,功業未遂,卒為黃祖所害。策雖暗稚,竊有微志,欲從袁揚州求先君餘兵,就舅氏於丹楊,收合流散,東據吳會,報讎雪恥,為朝廷外籓。君以為何如?』紘答曰:『既素空劣,方居衰絰之中,無以奉贊盛略。』策曰:「『君高名播越,遠近懷歸。今日事計,決之於君,何得不紆慮啟告,副其高山之望?若微志得展,血讎得報,此乃君之勳力,策心所望也。』因涕泣橫流,顏色不變。紘見策忠壯內發,辭令慷慨,感其志言,乃答曰:『昔周道陵遲,齊、晉並興;王室已寧,諸侯貢職。今君紹先侯之軌,有驍武之名,若投丹楊,收兵吳會,則荊、揚可一,讎敵可報。據長江,奮威德,誅除群穢,匡輔漢室,功業侔於桓、文,豈徒外籓而已哉?方今世亂多難,若功成事立,當與同好俱南濟也。』策曰:『一與君同符合契,有永固之分,今便行矣,以老母弱弟委付於君,策無復回顧之憂。』
  4. ^ 江表傳曰:策徑到壽春見袁術,涕泣而言曰:「亡父昔從長沙入討董卓,與明君會於南陽,同盟結好;不幸遇難,勳業不終。策感惟先人舊恩,欲自憑結,願明君垂察其誠。術甚貴異之,然未肯還其父兵。術謂策曰:「孤始用貴舅為丹楊太守,賢從伯陽為都尉,彼精兵之地,可還依召募。」
  5. ^ 三國志‧吳書‧妃嬪傳第五》:「孫策與孫河、呂範依景,合眾共討涇縣山賊祖郎。郎敗走」
  6. ^ 《三國志·吳書·孫討逆傳》「術初許策為九江太守,已而更用丹楊陳紀。後術欲攻徐州,從廬江太守陸康求米三萬斛。康不與,術大怒。策昔曾詣康,康不見,使主簿接之。策常銜恨。術遣策攻康,謂曰:「前錯用陳紀,每恨本意不遂。今若得康,廬江真卿有也。」策攻康,拔之,術復用其故吏劉勳為太守,策益失望。」
  7. ^ 〖《江表傳》曰:策說術云:「家有舊恩在東,原助舅討橫江;橫江拔,因投本土召募,可得三萬兵,以佐明使君匡濟漢室。」術知其恨,而以劉繇據曲阿,王朗在會稽,謂策未必能定,故許之。術表策為折衝校尉,行殄寇將軍,兵財千餘,騎數十匹,賔客願從者數百人。比至歷陽,衆五六千。〗
  8. ^ 太平御覽·人事部·喜》注引張勃《吳錄》:長沙桓王(孫策)在歷陽,遣書呼周瑜。瑜將兵五百人,船糧器杖,星夜馳赴。
  9. ^ 《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策大喜曰:「吾得卿,諧也。」
  10. ^ 《江表傳》曰: 策起事江東,權常隨從。性度弘朗,仁而多斷,好俠養士,始有知名,侔於父兄矣。每參同計謀,策甚奇之,自以為不及也。每請會賓客,常顧權曰:「此諸君,汝之將也 。」
  11. ^ 《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遂從攻橫江、當利拔之。
  12. ^ 《三國志·吳書·朱治朱然呂範朱桓傳》後從策攻破廬江,還俱東渡,到橫江、當利,破張英、於麋,下小丹楊、湖熟,領湖熟相
  13. ^ 三國志 卷四十六 吳書·孫破虜討逆傳》:《江表傳曰:策時年少,雖有位號,而士民皆呼為孫郎。百姓聞孫郎至,皆失魂魄;長吏委城郭,竄伏山草。及至,軍士奉令,不敢虜略,雞犬菜菇,一無所犯,民乃大悅,競以牛酒詣軍。劉繇既走,策入曲阿勞賜將士,遣將陳寶詣阜陵迎母及弟。發恩布令,告諸縣:「其劉繇、笮融等故鄉部曲來降首者,一無所問;樂從軍者,一身行,復除門戶;不樂者,勿強也。」旬日之間,四面雲集,得見兵二萬餘人,馬千餘匹,威震江東,形勢轉盛。》
  14. ^ 《三國志·吳書·朱治朱然呂範朱桓傳 》後從策攻破廬江,還俱東渡,到橫江、當利,破張英、於麋,下小丹楊、湖熟,領湖熟相。策定秣陵、曲阿,收笮融、劉繇餘衆,增範兵二千,騎五十匹。
  15. ^ 《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因謂瑜曰:「吾以此衆取吳會平山越已足。卿還鎮丹楊。」瑜還。
  16. ^ 《三國志·吳書·宗室傳·孫賁傳》附《江表傳》:「袁術以吳景守廣陵,策族兄香亦為術所用,作汝南太守,而令賁為將軍,領兵在壽春。」策與景等書曰:「今征江東,未知二三君意云何耳?」景即棄守歸,賁困而後免,香以道遠獨不得還。
  17. ^ 《三國志·吳書·宗室傳·孫賁傳》附《吳書》:「孫香字文陽。父孺,字仲孺,堅再從弟也,仕郡主簿功曹。香從堅征伐有功,拜郎中。後為袁術驅馳,加征南將軍,死於壽春。」
  18. ^ 江表傳》:「策旣平定江東,逐袁胤。袁術深怨策,乃陰遣間使齎印綬與丹楊宗帥陵陽祖郎等,使激動山越,大合衆,圖共攻策。」
  19. ^ 《三國志‧吳書‧程黃韓蔣周陳董甘凌徐潘丁傳》策到橫江、當利,破張英、於麋等,轉下秣陵、湖熟、句容、曲阿,普皆有功。增兵二千,騎五十匹。
  20. ^ 《三國志·吳書·宗室傳》又從策討陵陽,生得祖郎等
  21. ^ 《三國志·吳書·呂範傳》又從攻祖郎於陵陽,太史慈於勇里
  22. ^ 《資治通鑑·漢紀五十五》
  23. ^ 《三國志·吳書·孫策傳》註引載《吳歷》:「臣討黃祖,以十二月八日到祖所屯沙羡縣。劉表遣將助祖,並來趣臣。臣以十一日平旦部所領江夏太守行建威中郎將周瑜、領桂陽太守行征虜中郎將呂范、領零陵太守行蕩寇中郎將程普、行奉業校尉孫權、行先登校尉韓當、行武鋒校尉黃蓋等同時俱進。身跨馬櫟陳,手擊急鼓,以齊戰勢。吏士奮激,踴躍百倍,心精意果,各競用命。越渡重塹,迅疾若飛。火放上風,兵激煙下,弓弩並發,流矢雨集,日加辰時,祖乃潰爛。鋒刃所截,猋火所焚,前無生寇,惟祖迸走。獲其妻息男女七人,斬虎、(狼)韓晞已下二萬餘級,其赴水溺者一萬餘口,船六千餘艘,財物山積。雖表未禽,祖宿狡猾,為表腹心,出作爪牙,表之鴟張,以祖氣息,而祖家屬部曲,掃地無餘,表孤特之虜,成鬼行屍。誠皆聖朝神武遠振,臣討有罪,得效微勤。」
  24. ^ 《三國志·吳書·孫堅孫策傳》請張昭等謂曰:「中國方亂,夫以吳、越之衆,三江之固,足以觀成敗。公等善相吾弟!」
  25. ^ 《三國志·張昭傳》註引《典略》:「若仲謀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復不克捷,緩步西歸,亦無所慮。」
  26. ^ 《三國志·吳書·孫堅孫策傳》呼權佩以印綬,謂曰:「舉江東之衆,決機於兩陣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知卿。」
  27. ^ 《三國志·孫翊傳》註引《典略》:「翊名儼,性似策。策臨卒,張昭等謂策當以兵屬儼,而策呼權,佩以印綬。」
  28. ^ 宋書·禮志三》載:「於建鄴立兄長沙桓王策廟於朱爵橋南。」
  29. ^ 《桓王墓》:城南盜發桓王墓,遺物書年見赤烏。群酗揚兵俱叛漢,弟兄汗馬竟開吳。但思密隧藏弓劍,寧謂陰房出兔狐。英氣如生風滿樹,莙蒿悽愴不能無。
  30. ^ 《資治通鑑》:吳主寢疾,遣太子禱於長沙桓王廟。
  31. ^ 《會稽典錄》孫策平定吳、會,誅其英豪,憲素有高名,策深忌之。
  32. ^ 《三國志•許靖傳》載:「孫策東渡江,皆走交州以避其難
  33. ^ 《吳錄》謂岱曰:「孫將軍為人,惡勝己者,若每問, 當言不知,乃合意耳。如皆辨義,此必危殆。」岱以為然,及與論傳,或答不知。 策果怒,以為輕己,乃囚之。知交及時人皆露坐為請。策登樓,望見數里中填滿。 策惡其收眾心,遂殺之。
  34. ^ 《三國志‧孫策傳》策身臨行陳,紘諫曰:「夫主將乃籌謨之所自出,三軍之所繫命也,不宜輕脫。自敵小寇,願麾下重天授之姿,副四海之望,無令國內上下危懼。」
  35. ^ 《虞翻傳》翻諫曰:"明府用烏集之眾,驅散附之士,皆得其死力,雖漢高帝不及也。至於輕出微行,從官不暇嚴,吏卒常苦之。夫君人者不重則不威,故白龍魚服,困於豫且,白蛇自放,劉季害之,願少留意。"策曰:"君言是也。然時有所思,端坐悒悒,有裨諶草創之計,是以行耳。
  36. ^ 《三國志‧程郭董劉蔣劉傳》嘉料之曰:「策新並江東,所誅皆英豪雄傑,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輕而無備,雖有百萬之眾,無異於獨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敵耳。以吾觀之,必死於匹夫之手。」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