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重根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安重根
An Jung-geun.JPG
出生 (1879-07-16)1879年7月16日
 朝鮮國黃海道海州
(今屬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黃海南道
逝世 1910年3月26日(1910-03-26)(30歲)
 大日本帝國關東州旅順
(今屬 中華人民共和國遼寧省大連市
宗教信仰 羅馬天主教
韓語名稱
諺文 안중근
漢字 安重根
文觀部式 An Jung-geun
馬-賴式 An Chunggŭn

安重根韓語안중근,1879年9月2日-1910年3月26日),字應七韓國獨立運動義兵參謀中將,天主教徒,因擊斃中日甲午戰爭策劃者,日本首任朝鮮統監府統監伊藤博文而被韓朝稱為「民族英雄」[1]:22-23[2]:2-5[3]:3[4]

安重根1879年9月2日出生於朝鮮黃海道海州廣石洞的一個世代官宦的富裕家庭,早年曾從事教育救國和國債報償運動[1]:30-35[3]:8[2]:90-92。日本吞併朝鮮半島後,安重根在中國東北和俄羅斯遠東地區從事武裝抗日運動,擔任義兵參謀中將[1]:34-39[3]:11-12[5]:28-30。1909年10月26日,他在哈爾濱火車站擊斃日本首任朝鮮統監府統監伊藤博文[5]:34-35[1]:43-45。雖然安重根以義兵參謀中將的名義刺殺伊藤博文,但當時的日本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最終按照日本政府內部強硬派的指令以普通謀殺罪的名義將安重根處死[5]:39-41[3]:26-29[1]:49-50

安重根擊斃伊藤博文一事在東亞影響甚大。孫中山章太炎(孫中山樞密顧問)等中國政要名流都曾揮筆謳歌他的愛國之舉。周恩來在回顧中朝歷史關係時說:「中日甲午戰爭後,中朝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鬥爭是本世紀初安重根在哈爾濱刺殺伊藤博文開始的。」[2]:4[5]:57-58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安重根的事跡曾被編入小學教科書[2]:5。在日本,安重根被視為恐怖分子。中國在哈爾濱建設安重根義士紀念館曾引發日本政府的抗議[6][7],但遭到中國外交部的拒絕[8]。在日本也許多人承認安重根是值得敬佩的朝鮮愛國義士[2]:9。東京律師協會副會長鹿野琢見在其所寫的《安重根無罪論》一文從法律的層次對安重根的正當性進行了闡釋。亞細亞大學教授中野泰雄所著的《安重根》是在日本出版的正面評價安重根的代表作之一[2]:12

1947年3月26日,韓國光復後在首爾舉行了第一次安重根殉國36周年追悼會[9]:148。1962年,韓國政府追授安重根建國勳章[10]。韓國首爾南山和中國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建有安重根義士紀念館[3]:118[11]

出身[編輯]

安重根父母

安重根1879年9月2日(農曆7月16日)出生於朝鮮黃海道海州廣石洞,本籍順興,是高麗末期大儒安珦的第二十六代孫。高祖父是海州、鳳山地區的大富豪。祖父安仁壽是朝鮮王朝名儒,曾任慶尚南道鎮海縣監,地方百姓稱其為安鎮海。他的父親安泰勛是朝鮮王朝的成均進士,母親是白川趙氏。安重根是家中長子,有兩個弟弟(安定根韓語안정근安恭根韓語안공근)和一個妹妹。由於他出生時胸部和肚子上有排列型似北斗七星的7顆黑痣,他的祖父安仁壽給他起名「應七」(應北斗七星之運而生)。他的父親後因他在孩童時期性格急躁而給他改名為「重根」,「應七」則成為他的字。[1]:2-3[3]:3

安重根的父親安泰勛支持以封建貴族知識分子金玉均為代表的開化黨,是開化黨計劃派選出國留學的70名才華青年之一。1884年10月27日,開化黨發動甲申政變試圖推翻朝鮮保守政權,但新政權三天後便被保守派推翻。為躲避甲申政變的牽連,安泰勛攜家人逃離京畿,隱居信川郡清溪洞的山中。安重根家人將他送到私塾學習《千字文》和四書五經,希望他能及第狀元。但相比死記硬背地學習四書五經,安重根更喜歡持槍打獵,認為習武更能保家衛國。[1]:16-18[3]:3-4[12]:5-7

洪神父

1894年,安泰勛因不滿東學黨暴行,參加了對東學黨的剿滅,之後遭人誣陷,逃亡法國人的天主教堂躲避,數月後轉危為安。在教堂躲避期間,安泰勛因受天主教薰陶入天主教,並成為一名傳教士。在他的影響下,安重根全家都改信天主教。安重根受洗禮於法國神父若瑟(洪錫九),聖名「多默」[13](Thomas)。在之後的10年間,安重根開始學習法語和西方文化,跟隨洪神父迅游黃海道,傳播福音。[1]:20-23[3]:6-7[12]:16-7

早年抗日生涯[編輯]

教育救國和國債報償運動[編輯]

創辦三興學校和敦義學校時的安重根

1905年,日本強迫朝鮮簽訂《乙巳條約》後,安重根決定到有很多朝鮮人居住的中國山東上海籌劃救國之策,並安排他的父親將全家搬到鎮南浦。他先到了山東後又到上海,但並沒有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在上海,他偶遇曾在朝鮮黃海道傳教的法國牧士郭神父。郭神父勸他回國發展教育,擴大結社,團結民心,培育實力,以抵禦日本的侵略。他聽後感覺有理。於是在1905年12月底回到鎮南浦。次年3月,安重根拿出所有家產建立了三興學校韓語삼흥학교(士興、民興、國興)和敦義學校,以培育救國一輩,自己親任兩校校長。[1]:30-31[3]:8[2]:90-91

在教育救國的同時,安重根還積極參與國債報償運動。1904年以來,朝鮮在日本顧問的指使下,從日本借得大量高息貸款,每年財政出現大量赤字,根本無力償還巨額國債。為幫助國家擺脫巨額債務,朝鮮人民自發地成立了各種國債報償會,募集資金償還國債。安重根四處演講勸說民眾捐錢救國,並勸家人和親屬將金銀首飾捐獻給國家。但日本人將國債報償運動視為排日運動,在其官辦報紙《京城日報》上大加批判,並在1907年7月12日逮捕了國債報償運動的領導人梁起鐸[12]:22-23[2]:91-92[1]:33

義兵運動和斷指同盟[編輯]

斷指同盟合影
安重根斷指血書的「大韓獨立」

1907年,日本迫使高宗退位,並解散了朝鮮軍隊,引發大規模的義兵運動。安重根在他父親的一位朋友金進士的指引下前往中國延邊俄羅斯遠東地區謀求救國之路。在離開家鄉前,他留給二弟安定根韓語안정근一首詩:「男兒有志出陽關,生不成功死不還。埋骨豈肯先墓下,人間到處是青山。」,以表達以死救國的決心。他先是來到有不少朝鮮義兵聚集的中國延邊地區。不過日本人在延邊設立了統監府派出所和14個日本憲兵派遣所鎮壓朝鮮義兵的抗日運動。於是在延邊三個月後,他去了俄羅斯遠東地區。在海參崴新韓村,他參加了「大韓青年教育聯合會」,並任臨時司察。[2]:91-92[12]:26-28[1]:33-35

在俄羅斯,安重根結識了嚴仁燮和金起龍,三人結義為兄弟,並一起組織建立義兵隊伍。之後,三人與金斗星韓語김두성、李范允的義兵合併,成立了有數百人的義兵隊伍。金斗星任義兵總督,李范允任大將,安重根任參謀中將。1908年6月,安重根率領300餘名義兵渡過圖們江,與駐紮在咸鏡北道的日本守備隊展開了三次激烈的戰鬥,共擊斃日軍50餘名。之後,他又率兵進襲會寧郡的日軍。但日軍火速調集5000餘人到會寧,與安重根的義兵交火。由於寡不敵眾,安重根最終撤回海參崴。義兵隊伍損失慘重。[1]:34-39[3]:11-12[5]:28-30

回到俄羅斯後,安重根繼續從事義兵的組織活動,在俄羅斯和中國東北地區宣揚救國思想。期間,他曾遭到親日團體一進會暴徒的襲擊,險些喪命。1909年1月,安重根在俄羅斯煙秋與金起龍、姜順琦等人結成斷指同盟,「以砍斷手指作為一同盟誓的標誌,從此結為團體,一心一意為國獻身,不達目的,絕不罷休」。12人各自截斷無名指,並在太極旗上血書「大韓獨立」四個大字,齊聲三呼「大韓獨立萬歲」。[2]:103-104[1]:39-40[3]:13-14[12]:34-36

擊斃伊藤博文[編輯]

被擊斃前剛下火車的伊藤博文(左二)

1909年6月14日,伊藤博文完成日本吞併朝鮮的步驟後,為了避風險辭去了朝鮮統監一職,後轉任日本樞密院議長。為謀求俄國對日本吞併朝鮮的支持,共商瓜分中國東北的權益,明治天皇準備派伊藤博文到哈爾濱與俄國使臣進行會談。同年10月,安重根得知伊藤博文要來哈爾濱的消息。在與海參崴《大東公報》主編李剛確認此消息後,他認為這是剷除伊藤博文的大好機會。次日,安重根召集有關志士商討行動計劃。為確保萬無一失,他們決定分頭把守伊藤博文可能經過的路段,趁機下手。安重根去哈爾濱,禹德淳、曹道先、劉東夏去蔡家溝(哈爾濱南的一個小站),嚴仁燮在海參崴,姜甲山到雙城子(烏蘇里斯克)。出發前,安重根作詞譜曲了誓歌:「伊賊末日已來臨,斷指發誓報國伊。白衣同胞萬歲聲,響徹大地震五洲。」[1]:42-43[3]:11-12[5]:28-30

1909年10月21日,安重根與禹德淳從海參崴出發,22日晚上到達哈爾濱,住在「韓民會」會長金成白的家裡。由於是第一次來哈爾濱,安重根先第二天熟悉下哈爾濱的街道,並用中文和韓文分別寫下丈夫歌:「丈夫處世兮,其志大矣。時造英雄兮,英雄造時。雄視天下兮,何日成業。東風漸寒兮,壯士義烈。憤慨一去兮,必成目的。鼠竊伊藤兮,豈肯比命。豈度至此兮,事勢固然。同胞同胞兮,速成大業。萬歲萬歲兮,大韓獨立。萬歲萬歲兮,大韓同胞。」[5]:32-33[3]:16

安重根與禹德淳、劉東夏的合影

1909年10月24日,安重根與禹德淳、曹道先去了蔡家溝。伊藤博文的火車26日早上6時會經過此站。不過安重根認為,早上6時時間過早,很難說伊藤博文是否下火車,而且即使他下火車,早晨天色黑暗,也很難辨別。於是他讓禹德淳、曹道先留在蔡家溝見機行事,自己當天乘火車返回了哈爾濱。[5]:34[12]:42-43

1909年10月26日清晨,安重根身穿一套黑色西服,攜帶八連發布朗寧式手槍來到哈爾濱火車站。上午9點左右,伊藤博文的火車達到哈爾濱站。俄國士兵和當地日僑排隊歡迎伊藤博文。安重根站在俄軍儀仗隊的後面,見一黃面白須小翁走在來賓隊伍的最前面,後面跟隨著俄國官員和日本領事。在伊藤博文從他面前走過兩三步後,安重根迅速掏出手槍,向他連擊三槍。為了防止打錯人,他又向旁邊的4名日本人開了4槍。伊藤博文胸、肋、腹三處要害部位中彈,當場死亡。現場一片混亂,只有安重根毫無懼色地站在原地高呼「大韓萬歲!」 [5]:34-35[1]:43-45

被捕後的鬥爭[編輯]

旅順監獄安重根牢房遺址

由於此次事件在政治上的微妙,俄方將安重根逮捕後當天把他引渡給日本總領事館。安重根被押在日本總領事館的地下監獄裡。與安重根一起參加義舉的禹德淳、曹道先、劉東夏、鄭大鎬、金成玉等人都紛紛被捕。1909年10月30日,日本檢察官溝淵孝雄、書記岸田愛文等人對安重根進行了第一次審訊。在問及槍殺動機時,安重根列舉了伊藤博文15條罪狀:1.殺死明成皇后;2.廢黜高宗皇帝;3.強迫朝鮮簽訂《乙巳條約五項條約》與《丁未條約七項條約》》;4.屠殺無辜的朝鮮人;5.搶奪朝鮮政府權力;6.掠奪朝鮮鐵路、礦山、森林和河流資源;7.強制使用日本紙幣;8.解散朝鮮軍隊;9.阻礙朝鮮教育;10.禁止朝鮮人留學國外;11.沒收和燒毀朝鮮教科書;12.向世界各地傳播朝鮮希望日本保護的謠言;13.欺騙日本天皇,說朝鮮和日本之間的關係是和平的,實際上充滿敵意和衝突;14.破壞東洋和平;15.暗殺孝明天皇[2]:109-110[1]:46-47[3]:22-23[5]:36-37

1909年11月3日,安重根等人被遣送到旅順監獄。1909年11月4日至1910年1月26日,溝淵孝雄等人又先後對安重根進行了10次審訊。審判中,安重根堅持說:「我的行為並非違反人道主義,我是代表被伊藤博文殺害的幾萬人幹掉伊藤博文的。」當時的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對安重根的正當性,以及其信仰進行了考量,曾考慮判無期徒刑。但1909年12月2日,日本外相小村壽太郎密令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院長對安重根處以極刑。[3]:24[5]:38[1]:50

1910年2月7日,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對安重根、禹德淳、曹道先、劉東夏進行第一次庭審。英國俄國平壤的朝鮮律師向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院長真鍋十藏提出為安重根辯護的要求,但都被拒絕。法庭給安重根安排了日本律師。有300多人旁聽了庭審,大多數是日本人,朝鮮人只有安重根的兩個弟弟和安秉瓚律師3人。2月8日、9日、10日、12日又進行了四次庭審。在法庭上安重根重申:「在韓國的國土上韓日之間仍在進行著戰爭,這次的舉事是韓國獨立戰爭的繼續,我是作為韓國義軍參謀中將為國家盡了義務,決不是一般的暗殺,我雖然在法庭上受審,但我不是一般的被告,是被捕的俘虜。」在2月12日的公審上,日本律師辯護說:「安重根殺害伊藤是對日韓保護條約的誤解造成的」,暗示如果安重根承認日本侵略朝鮮的合法性,就可以不死。但安重根進行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反駁,並指出自己並沒有歸化日本,要求按照國際公法,在各國人參加之下進行公審。「我擊斃伊藤博文是韓國獨立的一部分,而且我站在日本法庭上是因戰敗成俘虜。我不是以個人的名義謀殺犯罪的,我是以韓國義軍參謀中將的名義,為祖國的獨立和東洋和平擊斃伊藤博文的,此案應當按照萬國公法來判決。」[5]:39[3]:26-29[1]:49-50

殉國[編輯]

1947年3月26日韓國安重根殉國36周年追悼會[9]:148
香港天主教會安重根殉國37周年追悼彌撒[14]:227

1910年2月14日,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進行了第六次公審,審判長真鍋十藏以謀殺罪判處安重根死刑,以謀殺幫助罪判處禹德淳三年徒刑,曹道先、劉東夏一年零六個月徒刑。面對死刑,安重根並沒有上訴。日本高等法院平石院長曾到監獄問他是否上訴,但安重根最終堅定拒絕,並寫下「天地翻覆,義士慨嘆。大廈將傾,一木難支。」的絕命詩。[5]:39-40[12]:50安重根的母親在得知他被判死刑後,立即派安重根的兩個弟弟送去口信說:「你是為國家做正確之事後被判刑,所以不要卑賤救生,應當遵從大義而死,這才是對母親的孝道。」(《大韓每日申報》和《朝日新聞》之後對此進行了報導。)[3]:31

放棄上訴後,安重根向平石院長提出將行刑日期推遲一個多月,以便讓他寫完《東洋和平論》一書。平石回答說:「何止一個月,判決到執行尚有數月時間,請放心。」1909年12月13日起,安重根開始撰寫自傳《安應七歷史》。得到寬限後,他於殉國前10天的1910年3月15日完成此書。但由於日方沒有遵循之前承諾,《東洋和平論》並沒有完稿,僅完成了序和前鑒兩部分。1969年,日本韓國研究院院長崔書勉發現了該書一本譯成日文的油印本。1978年2月,日本長崎市的渡邊四郎先生將自己保存幾十年的漢文《安應七歷史》全文油印本轉交給韓國首爾安重根義士紀念館,使此書與世人見面。[5]:40[12]:51-53[2]:11

安重根義士紀念館內的安重根雕像。

1910年3月25日,安重根在旅順監獄會客室對兩個弟弟和洪神父作了最後的遺言:「我死後把我骨灰先埋在哈爾濱公園旁,等恢復國家主權後返葬到祖國。我到天國後仍會為國家的獨立而努力。你們回去後向同胞告知,每一個人都要擔負國家責任,盡國民的義務,同心協力,立功成業。當大韓獨立的呼聲傳到天國時,我會歡呼萬歲的。」之後,洪神父為他舉行了「告解聖事」,第二天早上舉行了「彌撒聖祭大禮」。1910年3月26日上午10點15分,安重根穿上母親為他準備的白色韓服,在旅順監獄刑場殉國。[5]:40-41[12]:53-54

1910年3月25日,《大韓每日新報》發表了安重根的告同胞書。這是安重根在旅順監獄會見從平壤來為他辯護的安秉瓚律師轉達的:「為了恢復韓國的獨立,維護東洋和平,我在海外風餐露宿三年,壯志未酬竟死在這裡。我們二千萬兄弟姐妹們,要各自奮發,提高文化,振興實業,前仆後繼,恢復祖國的獨立,我便死而無憾。」[5]:40

1947年3月26日,韓國光復後在首爾舉行了第一次安重根殉國36周年追悼會。安重根遺族出席了追悼會。[9]:148

影響[編輯]

安重根遺墨:「為國獻身軍人本分」。此遺墨最初是安重根贈予日本憲兵護衛千葉十七的。千葉十七欽佩安重根,退役回鄉後供奉安重根照片和此遺墨。他死後,其夫人和養女繼續供奉。1980年8月23日通過東京國際韓國研究院捐贈給韓國安重根紀念館,為韓國國寶第569-23號。[3]:71

安重根擊斃伊藤博文後得到中國人民的大為讚揚。當時中國的報紙先後多次對此事件發表社論、評論和報導(上海《民吁日報》19篇,《上海時報》13篇,上海《申報》7篇,天津《大公報》25篇,香港《華字日報》25篇)。1909年10月28日至11月2日,《民吁日報》連續刊載5篇社評,指出暗殺是因為「革命軍軍興之難及收效之不易」,因此一些革命者不得不把暗殺作為革命的補充方法。「今韓人的飛此一彈,安知不足以改變日本政策進行之方針」,但卻足以「抵萬人之哭訴,千篇之諫書。」「高麗之仇我之仇也,高麗為渡滿之長虹,攝遼瀋而歸三島,正在此舉何意,三韓有人競起而折其長驅之驥,足雖曰韓人自修其怨,抑其非我之至幸乎,幸哉!」[2]:3-4[5]:56-57。英國記者查爾斯·莫利莫在對安重根的庭審報導說:「這一世界性的判決中,勝利者是安重根,他戴著英雄的桂冠離開了法庭。通過他的陳述,伊藤博文成為無恥的獨裁者。」[9]:92

安重根殉國後,孫中山章太炎(孫中山樞密顧問)等中國政要名流紛紛撰文謳歌他的愛國之舉。在日本的梁啓超得知安重根殉國消息後為他作了一首七律《秋風斷藤曲》,以表敬慕之情。連當時搞親日外交的袁世凱也在舉國讚揚安重根的氛圍下題詞紀念安重根。周恩來在回顧中朝歷史關係時說:「中日甲午戰爭後,中朝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鬥爭是本世紀初安重根在哈爾濱刺殺伊藤博文開始的。」[2]:4[5]:57-58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安重根在中國成為為抗日愛國的英雄旗幟,其事跡曾被編入小學教科書[2]:5

1993年9月,金日成訪問大連時曾在安重根殉難的旅順監獄對安重根志士表示深切悼念[2]:前言1

2006年曾有韓國商人在哈爾濱樹立安重根雕像,但被哈爾濱當地政府拆除。原因可能是顧慮日方的抗議[15]。2013年,韓國總統朴槿惠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及希望在安重根行刺現場哈爾濱火車站立碑紀念。中方最終決定建設安重根義士紀念館[16]。此舉引發日本政府的抗議[6][7],但中國外交部拒絕了日本的抗議,並告誡日本應該正視歷史[8]

評價[編輯]

大韓帝國[編輯]

當時已經被日本控制的大韓帝國政府官方對安重根的評價是負面的。攝政的高宗稱遇刺的伊藤博文為「韓國的慈父」並示以哀悼之意。事發之初,身在日本的王世子李垠以為行刺者是別國人,得知安重根為行事者後,向其兄純宗發去的電報中稱,「伊藤先生被我國人所害」。純宗立即向日本天皇發電,稱「本日伊藤公於哈爾濱因遭兇徒害而遇難,得此消息驚愕痛恨不能自已」[17]。高宗也致歉稱「羞恥至極」[18]。事件發生次日,內閣總理大臣李完用作為純宗敕使,承寧府總管趙民熙作為高宗敕使,率總監府20餘人組成的使節團赴大連,迎接伊藤博文的遺體[17]。首都也禁止音樂歌舞以示哀悼[19]。1910年1月7日,代表韓國十三道民眾的謝罪使鄭寅昌和宋鶴升訪日,參拜了墓地並以本國的禮儀弔唁,宣讀了祭文並行哭禮[20]

當時的民間則為伊藤之死稱快,稱安重根為英雄。[21]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編輯]

金日成時代對安重根的評價並不太高。雖然認為他是愛國者,卻否定他的兩班出身和具體做法[22]。朝鮮的教科書中說安重根對金日成來說是一個反面教師,否定他的做法。提及他是黃海道海州的兩班,屬於應該被淘汰的原統治階級[23]

金正日時代則淡化了關於出身階級的批評,肯定他為愛國者,但仍然將他的行為看作恐怖襲擊。例如在2009年10月24日的《統一新報》中評論,他為了祖國和民族而奉獻的一生不會因歲月流逝而被遺忘,將會永遠留存在民族記憶之中。並且認為他沒有遇到卓越的領導者而選擇了個人恐怖襲擊的做法,是一位犧牲了生命但沒有實現祖國獨立的民族的風雲兒。[24]

金正恩時代對他的評價提高到了「烈士」,並且否認安重根做了恐怖襲擊。《勞動新聞》2014年1月26日發表的文章中說,日本政府稱安重根為恐怖分子,是對反日愛國的烈士的褻瀆。同一天,朝鮮中央電視台平壤廣播電台等媒體報導了安重根紀念館的設立[25]。2015年,美國駐韓大使李模楷在首爾被政治活動家金基宗持刀襲擊,朝鮮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稱讚說金基宗就像伊藤博文的安重根一樣。朝鮮中央通訊社評論說,「反對煽動戰爭的美帝的行為也被稱為恐怖襲擊的話,難怪安重根等反日愛國志士的行為也被污衊為恐怖襲擊了」[22]

中國[編輯]

  • 孫中山:「功蓋三韓名萬國,生無百歲死千秋,弱國罪人強國相,縱然易地亦藤候。」 [5]:57[14]:2
  • 章太炎:「亞洲第一義俠」,並為安重根寫了碑文[5]:57[14]:6[2]:4
  • 袁世凱:「平生營事只今畢,死地圖生非丈夫。身在三韓名萬國,生無百歲死千秋。」[14]:4
  • 梁啓超:一首七律《秋風斷藤曲》[5]:57[14]:7
  • 蔣中正:「壯烈千秋」(中華民國六十一年七月六日)(1972年)[14]:4[9]:19
  • 蔣經國:「碧血丹心」(中華民國六十八年九月二日)(1979年)[14]:5
  • 周恩來:「中朝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鬥爭是本世紀初安重根在哈爾濱刺殺伊藤博文開始的。」[5]:58[14]:9
  • 馮玉祥:「在韓國的先烈奮鬥史上有安重根刺伊藤博文,尹奉吉刺白川,固然革命是不能靠暗殺,但這卻表揚了朝鮮的民族精神。」[14]:12

日本[編輯]

在日本,安重根被視為恐怖分子, 但也有許多人承認安重根是值得敬佩的朝鮮愛國義士[2]:9。東京律師協會副會長鹿野琢見在其所寫的《安重根無罪論》一文從法律角度闡釋安重根的正當性。亞細亞大學教授中野泰雄所著的《安重根》是在日本出版的正面評價安重根的代表作之一[2]:12

遺墨[編輯]

安重根遺墨《敬天》

安重根在旅順監獄關押期間,除寫自傳《安應七歷史》和《東洋和平論》外,還應那些被安重根感動的監獄看守、憲兵、翻譯等人的請求,為他們揮毫書寫了百餘幅贈言(在日本發現的題詞有60多幅),包括「為國獻身軍人本分」,「國家安危勞心焦思」,「一日不讀書,口中生荊棘」,「志士仁人,殺身成仁」,「敬天」,「獨立」等。一些安重根的遺墨被轉贈給韓國安重根紀念館,被列為韓國國寶。[2]:11[3]:66-71

紀念[編輯]

紀念地[編輯]

位於首爾南山安重根義士紀念館外的安重根雕像。

文藝作品[編輯]

傳記[編輯]

  • 韓國著名學者、抗日獨立遠動家朴殷植在安重根殉國後為其著傳《安重根》。該書由上海大同編輯局出版發行,現收藏於上海圖書館,篇頭收錄有章太炎的《安君頌》[14]:276。該書後被譯為韓文在韓國出版[9]:172
  • 湖南長沙人,清末翰林鄭沅所著的《安重根》是中國最早出版的安重根傳,分上、中、下三篇[14]:231

其他紀念[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華文貴 主編 (編). 《安重根研究》. 瀋陽: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07年11月. ISBN 978-7-205-06260-6.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金宇鍾; 崔書勉. 《安重根(論文*傳記*資料)》. 瀋陽: 遼寧民族出版社. 1994年12月. ISBN 7-80527-440-1.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李大武 編譯 (編). 《大韓英雄安重根》. 哈爾濱: 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2009年10月. ISBN 978-7-207-08458-3. 
  4. ^ 全國歴史教育研究協議會 (2004年), 『日本史B用語集』. 山川出版社. 2004年. ISBN 4634013002 (日語).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徐明勛. 《安重根在哈爾濱的11天》. 哈爾濱: 黑龍江美術出版社. 2005年8月. ISBN 753181434X. 
  6. ^ 6.0 6.1 日本就安重根建紀念館向中韓抗議 稱安重根是「恐怖分子」. 觀察者. [2017-11-08]. 
  7. ^ 7.0 7.1 安重根紀念館引爆中韓日爭吵 日本抗議中韓聯手. 環球時報. [2017-11-08]. 
  8. ^ 8.0 8.1 外交部:不接受日方「抗議」中方建設安重根紀念館. 人民網. [2017-11-08]. 
  9. ^ 9.0 9.1 9.2 9.3 9.4 9.5 金宇鍾 主編 (編). 《安重根和哈爾濱》. 牡丹江: 黑龍江朝鮮民族出版社. 2005年3月. ISBN 7-5389-1231-2. 
  10. ^ 안중근. 두산백과. [2017-11-06] (韓語). 
  11. ^ 安重根紀念館開館周年:接待遊客近半數為日韓人士. 中國新聞網. 2015-01-28.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楊昭全; 安清奎. 《朝鮮愛國志士安重根》. 北京: 商務印書館出版社. 1983年7月. 
  13. ^ 金翰秀. 安重根遺墨時隔百年回到天主教懷抱. 朝鮮日報網. [2017-11-15].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14.11 徐明勛. 《中國人心目中的安重根》. 哈爾濱: 黑龍江教育出版社. 2009年. ISBN 978-7-5316-4175-9. 
  15. ^ 專譯:抹黑安重根 入侵者日本又該當何罪?.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14-01-24 [2017-11-13]. 
  16. ^ 安重根紀念館開館幕後. 鳳凰周刊. 2014-07-25 [2017-11-13]. 
  17. ^ 17.0 17.1 坂井邦夫. 明治暗殺史 : 新聞を中心として. 啓松堂. 1933. 
  18. ^ 李朝實錄:高宗實錄、純宗實錄. 
  19. ^ 「義士」なのか「犯罪者」なのか 安重根の評価巡り対立深まる. J-CAST. 2013-11-20 [2017-11-13]. 
  20. ^ 新聞集成明治編年史編纂會. 新聞集成明治編年史. 第十四卷. 林泉社. 1936~1940. 
  21. ^ 梶山 健. 臨終のことば―世界の名言. PHP研究所. 1995-09. ISBN 9784569567990. 
  22. ^ 22.0 22.1 北朝鮮 米大使を襲撃したキム容疑者を安重根に例えて評価. DailyNK Japan. 2015-03-08 [2017-11-13]. 
  23. ^ 林隠. 北朝鮮王朝成立秘史―金日成正伝. 1982. ASIN B000J7IWVS. 
  24. ^ 安重根義挙は「個人テロ」、北朝鮮・統一新報. 2009-10-25 [2017-11-13]. 
  25. ^ 北朝鮮 「日本は安重根義士の冒涜やめるべき」. 韓國聯合通訊社. 2014-10-26 [2017-11-13]. 
  26. ^ 財団法人「日韓仏教福祉協會」公式サイトより(日文)
  27. ^ 安重根を愛する日本人、「安重根東洋平和祈願碑」除幕式. 中央日報日本語版. [2017-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08) (日語).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