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宦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文名稱
正體 宦官 太監 公公 寺人 閹人 中官
簡體 宦官 太监 公公 寺人 阉人 中官
韓文名稱
諺文 환관 내시
韓文漢字 宦官 內侍
文觀部式 Hoan kwan Nae si
馬賴式 Hoan kwan Nae si
越南文名稱 ()
國語字 Hoạn quan thái giám
越文漢字 宦官 太監
其他地區
英語 Eunuch
希臘語 Ευνούχος

宦官是古代時期內,被閹割後在宮廷中為皇室服務的男性。在中國也稱內臣內官太監公公寺人閹人內侍中官中涓內豎中貴人等。宦一般來說,官是負責宮廷雜事的奴僕,不得參與國家政務,惟因為與皇室朝夕相處,遂能博取信賴或者有機可乘,故此歷史上亦存在著宦官掌握國家政務大權的情況。

中國早期宦官不一定都是閹人,在東漢之後才完全使用閹人做宦官。到了明朝有「淨軍」一詞,是指由宦官組成的軍隊。[1]唐甄在《潛書》中這樣描繪宦官:「望之不似人身,相之不似人面,聽之不似人聲,察之不近人情。」

用閹割過的男人作為宮廷內侍並非中國獨有產物,古希臘、羅馬帝國與東羅馬拜占庭帝國宮廷中都有宦官,拜占庭法院裡甚至有大量的宦官職員,也有一些被重用當大官。以往朝鮮越南的皇室也喜歡使用去勢的男性作為內待,埃及波斯印度土耳其等古文明都曾經有相同的做法。聖經新約中亦有向來自非洲衣索比亞的宦官傳福音的記述。英文中宦官(eunuch)一字即由希臘文「守護床的人」轉變而成,可見宦官在中外本來都是為了保護後宮貞節、皇族血統而設。土耳其人使用的是黑人宦官,名為諸女領班,也有白人宦官,但黑人人數多,勢力也較大。另外,在古代並非所有的國家的皇宮內院都會有所謂的宦官,例如日本天皇的後宮一切事務都由女官負責。

至於「太監」此一名稱,最早出現於北魏,本來是女官的名稱。至明朝時,低階宦官名「少監」、「中監」,高階宦官是「太監」;於是「太監」變成了高級宦官的稱謂,到清朝時,宦官統稱為太監,成了宦官統稱。

在中國,為了侍奉皇族成員又想避免與宮女或皇族女性私通,而有宦官的需求。古代許多朝代皆規定宦官不許干政任職,乃因宦官失去生殖器地位低下,且長期受人輕視而心理扭曲,一旦得勢就會變得殘暴,敗壞朝政。歷史也證明宦官掌權皆無好下場,都是各朝代的黑暗時期。

中國的宦官[編輯]

在中國,商朝時的甲骨文中曾出現「凸刀」字,其義與字相通,可見當時已有將人閹割;但未見有將他們作宮庭內侍的記述。

西周時開始有使用閹人的記載,《周禮》內有「宮者使守內,以其人道絕也」。當時的閹人被用來作「寺人」、「內豎」、「閽人」等職,但是人數不多且地位低下,只是負責雜役、傳令等工作,是家臣的一種。

隨著專政王權的發展,到了戰國秦朝時,受宮刑的人大量增加,使用閹人的機構亦增多,閹人當政亦開始出現,正如舉薦藺相如繆賢、指鹿為馬的趙高

到了漢朝,侍候皇帝的人統一被叫作「宦者」或「宦官」。據說此名是出自拱衛在天帝星旁一個叫「宦者」的星座。東漢時,規定宦官全部要用閹人,著名的造紙術由東漢和帝時期的蔡倫改良。大規模宦官當政亦在當時首次出現,東漢末年成為宦官與外戚之間彼此廝殺的舞台,稱為「第一次宦官時代」。

唐代開始有所謂的「市舶宦官」,即「中人之市舶者」[2],專門負責管理東南沿海地區海外貿易,《資治通鑑》亦載:「唐置市舶使於廣州,以收商舶之利,時以宦者為之」[3]韋某是有史可考的第一位市舶宦官[4]。之後,在唐代安史之亂後再次出現大規模宦官當權,稱為「第二次宦官時代」。這是由於唐代後期宦官自殿中監李輔國開始掌握了軍權,「寶印符契,晨夕軍號,一以委之」[5],日後宦官不但總領神策軍,而且還組建牙隊,最後形成專權,甚至有立廢皇儲之大權,唐文宗甚至稱自己不如周赧王漢獻帝

宋代對宦官參政防範較嚴,宋太祖不許宦者「預政事」,宦官到一定年資必須轉出外任。故宋代雖有童貫梁師成等禍國宦官,但宦官之權力並沒有凌駕於宰相之上的權勢[6]

遼代時,為政府高級職位的名稱,並不一定由宦官擔任。

明朝時,宮廷內設十二監二十四衙門,提領者被稱為掌印太監,下有「少監」、「中監」,由於太監職位常由宦官擔任,於是「太監」變成了高級宦官的稱謂,後來成了對宦官的統稱。宦官在明代發展至頂峰[原創研究?],雖然明太祖明令禁止宦官干政,但明成祖即位後開始重用宦官。明初交趾監軍馬騏激發交趾人起兵脫離中國獨立,明末時曾經有過宦官 數萬名[來源請求],據王世貞《龠山堂別集·中官考十》記載:「南海戶淨身男九百七十餘人復乞收入。」宦官遍布政府各部門,以太監充任的特務分布全國,尤其是天津泉州寧波廣州等對外商船貿易海港港口必定派駐「稅監」太監[7],稱為「第三次宦官時代」。崇禎多次怒斥宦官:「將我祖宗積蓄貯庫傳國異寶金銀等,明比盜竊一空。」宦官時代的結束,一定是王朝的覆亡。王夫之在《沿書引義·舜典四》中針對宦官議論:「宮刑施之,絕人生理,老無所養,死無與殯。無罪之鬼,無人除墓草而奠懷染。故宮者,均於大辟也。且宮刑之後,二氣時乖,肢體外痿,性情內琢。故閹瘸之子,豹聲陰鷙,安忍無親。且刑人並齒於天地之間,人道絕而發已凋、音已雌矣,何懼乎其不冒死而求逞於一朝?而又美其名曰,姑且憐其無用,引而置之官府之間,不知埋下禍根深矣。宦寺之惡,甚於士人,只因其無廉隅之借,子孫之慮耳,故憫不怕死,何況乎其以淫而在傍君主之側耳。」

清朝時,宦官統統稱為太監。清朝對太監控制得十分嚴格,除了清末有一兩個受寵的太監外,宦官弄權的情況沒有出現。

民國政府擬定的《清室優待條件》第六條規定宣統帝退位後「以前宮內所用各項執事人員,可照常留用,惟以後不得再招閹人。」民國初年袁世凱稱帝時,宣布宮中永遠不用宦官,宮中僕役全部由女官擔任。滿洲國時期,滿洲國帝宮內仍有宦官,不過人數減少。且當時國民政府與滿洲國政府不相交通,亦不通郵電,因此有關那時太監的情況之所知資料與紀錄幾無留存。[8]

宦官的來源[編輯]

宦官的來源有數種,第一種是用先天生理有缺陷或有發育障礙的男人,當他們生理機能恢復後就必須辭退,如《後漢書·欒巴傳》就記載欒巴因發育障礙故充任宦官,而後「陽氣通暢,白上乞退。」其次還有私自進行閹割手術而入宮的途徑,如《韓非子》提到「豎刁自宮以治內」,後來在西漢晚期至東漢時,有人甚至不以宮刑為恥。第三種來則是受過腐刑或是判死刑而減免為腐刑的閹人,如嫪毐即是此種,他處刑一事雖為作假,不過名義上仍是受過腐刑的宦者。隋朝以後,宮刑被廢止作為正式的刑罰,宦官應以自願被閹割者居多。到了明朝,被閹作宦官者,除了部份是來自朝貢國進貢的少數民族孩童(如鄭和汪直),多是自願閹割的人,直隸河間等地出產宦官較多。明朝宦官的閹割本來應該是由宮廷負責,民間自行閹割是被禁止的;但這項禁令從未被認真執行。明代中葉,民間曾經出現大批自閹後入不了宮,作不了宦官的人,被稱為「無名白內官」。

明朝後期,宮廷中不少本來由女官擔任的職務轉為由宦官擔任,因此宦官多如蟻陣。北京鄰邊的青縣靜海河間滄州任丘南皮棗強等縣,許多人爭相淨身入宮。當時,宦官割捨之睪丸陰莖放於紅絨布袋內,懸掛於紫禁城一陰乾室內,紅細索懸於粱,宦官位尊離濕氣地面最遠最乾,初進宮者離地面最近,名曰寶貝房。《戴斗夜談》載「京畿民間生子,每私自閹割」,《日下舊聞考》引《白頭閑話》所記「都人生子,往往閹割,覬為中宮(宦官),有非分之福」。

清朝太監大多是漢族人,雍正帝明確禁止旗人擔當太監。

婚戀與家庭[編輯]

雖然宦官沒有生育和進行性交的能力,但同樣有情感上的需要,《詩經·小雅》「巷伯」篇,有「萋斐貝錦」之嘆,一些宦官也為了顯示權勢而娶妻納妾,《後漢書·劉瑜傳》曰:「常侍黃門亦廣妻娶」。

漢桓帝時單超等「五侯」,更「多娶良人美女以為姬妾,皆珍飾華侈,擬則宮人。」

唐朝的宦官高力士李輔國皆曾奉旨娶婦,高力士娶刀筆吏呂玄晤之女為妻[9],呂玄晤隨即被擢為少卿,後出任刺史李輔國元擢之女,元擢也因此成為梁州刺史。五代前蜀主王建之子王衍曾和太監王承休之妻嚴氏私通,王承休後來當了天雄軍節度使。

萬曆野獲編》「宦寺宣淫」條云:「比來宦寺多蓄姬妾,以余所識三數人,至納平康歌妓。今京師坊所謂兩院者,專作宦者外宅,以故同類俱賤之。」。

由於宮中僕役的生活苦悶寂寞,有些宦官會與宮女女官結為對食菜戶。對食多為短暫交往,而菜戶關係有如夫妻,在明清時期最為普遍[10]

有些甚至比一般夫妻感情更為深厚,《萬曆野獲編》中曾記載一間寺廟中放滿由宦官奉祀他們伴侶的牌位,牌位上都寫有宮女的姓名,每逢宮女的忌日,與其結為菜戶的宦官便會前來祭悼,其悲傷之情一如丈夫悼愛妻。

由於宦官缺乏性能力,一般的性刺激僅限於以手或以口愛撫假陽具。《萬曆野獲編》記載:「近日都下有一閹豎比頑,以假陽具入小唱谷道不能出,遂脹死。法官坐以抵償。」

有些宦官為恢復性能力,不惜殺人,食用人腦,《萬曆野獲編》「對食條」云:「近日福建稅當高策,妄謀陽具再生,為術士所惑,竊買童男腦啖之,所殺稚兒無算,則又狠而愚矣!」

墓葬[編輯]

由於宦官沒有生兒育女的能力,古代民間認為宦官墓附近的地方風水不好,有「斷子絕孫」的意思。因此不少宦官墓被後人故意破壞。[11]

其他地方[編輯]

朝鮮半島[編輯]

朝鮮半島模仿中國職官制度的同時,引入了宦官制度。朝鮮半島有史可考的宦官歷史可以追溯到9世紀初期的三國時代[12]

高麗王朝和朝鮮王朝時期,朝鮮半島將宦官稱為內侍。由於醫療技術水平未能達到標準,切斷陰莖的死亡率很高,朝鮮半島的宦官僅僅是切除睪丸。

朝鮮王朝時期的內侍由內侍府管轄,從最高職位從二品尚膳到從九品尚苑共有140名。內侍一般從小入宮接受閹割,於宮內的內班院接受教育,主要教材是輔佐中國帝王忠臣們事例的《大學演義》。要通過小宦考試才可以接受正式內侍訓練。

內侍居住於宮外,但必須讓國王隨傳隨到,他們多居於昌德宮前的鳳翼洞通往宗廟的路上。他們工作的內侍部在北部俊秀坊(今孝子洞附近)。在大韓帝國末期,內侍住處集中在鐘路區雲泥洞。

內侍的主要是管理王室飲食諸事,包括尚膳(監督國王飲食)、尚醞(管理廚房)、尚茶(管理茶飲)、尚藥(管理藥品)等職位。其次是掌管聖旨出納的承傳色。此外,內侍也負責管理宮廷鑰匙清掃燈火宮女等業務,王室田地也由內侍管理。

掌管聖旨出納的承傳色往往擁有權力,而上報於承旨的國政懸案通過也要內侍傳至國王,一些內侍就壟斷有關信息以至訛傳,敗壞朝政。因此國王的兩個近臣承旨和的任用都要非常謹慎。內侍由於服侍於國王左右,地方長官大都為巡察的內侍設宴接風並贈送各種禮物。內侍與其他士大夫男子一樣,會娶妻納妾,內侍的正室會根據丈夫的官職,被封為一品貞敬夫人、二品貞夫人等。[來源請求]但內侍無法生育,他們會領養孩子。《經國大典》允許內侍領養三歲以下沒有父親的孩子作養子,這些養子大多是在從小入宮接受內侍訓練的小內侍中挑選,也有些是選同鄉的小孩為養子。內侍死後,養子要負責祭祖

1894年,朝鮮王朝實行甲午更張,廢止了宦官制度。

越南[編輯]

越南接受漢字文化圈文化之後,繼承了中國的宦官制度和閹割技術。同中國一樣,越南的宦官將包括睪丸和陰莖在內的整個生殖器切除。[13][14][15][16][17][18][19]

李朝時期,宦官擁有非常特殊的地位,多被授予要職,如李朝名將李常傑就是宦官。[20]陳朝時期,越南於1383年、1384年和1385年數次向明朝進貢宦官。[21]明朝滅越南之後,明成祖下令閹割了許多越南男童,送到南京當宦官,其中包括了後來出名的建築工程師阮安阮浪[22][23]

後黎朝時期,黎聖宗對包括中國在內的鄰國外交上採取咄咄逼人的策略。他在位期間,越南與廣東之間的貿易頻繁。早期的文獻記載,中國船隻漂泊到越南後,越南人將中國人扣留。年輕的中國人被選出,閹割後送入宮中當宦官。據現代學者推測,這些被逮捕閹割的中國人並非因風漂泊到越南,而是介入了中越貿易。越南將他們閹割是一種強制取締的懲罰。[24][25][26][27]根據《明實錄》記載:1469年,滿喇加向明朝派出的朝貢船隊在回國途中遭到越南後黎朝的襲擊。越南人將俘虜中年輕者閹割並充為宦官。[28]

阮朝年間,朝廷禁止百姓自宮,只准許上層階級的成年男性接受閹割。大部分宦官的生殖器官先天性畸形。朝廷允許這些先天性生殖器畸形的男孩前往官府報到,作為回報,該鎮的苦力被免除。這些男孩年齡到達十歲時,可以選擇作為宦官官員或者後宮的宦官。[29]這項法律在1838年出台施行。[30]法屬印度支那時期,法國殖民者常常利用宦官來貶低越南人的形象。[31]20世紀之後,越南的宦官才開始消失。

日本[編輯]

日本在彌生時代古墳時代的時候可能也存在過宦官制度。

東南亞[編輯]

在古代暹羅(即今日的泰國),宮廷使用來自烏木海岸的印度穆斯林作為宮中的宦官。[32][33]暹羅曾經邀請來自中國的宦官使者來到宮中,教授宦官宮廷禮儀。[34][35]

古代緬甸的宮廷里也使用過宦官。英國人亨利·玉爾英語Henry Yule在出使緬甸時,曾在貢榜王朝的宮廷中看見許多穆斯林宦官。[36][37][38][39]這些穆斯林宦官來自若開邦[32][33]

印度[編輯]

在穆斯林統治印度時期,廣泛地使用宦官來服侍女性皇室成員、充當後宮侍衛或者貴族的性伴侶。有些宦官獲得了很高的社會地位,例如德里蘇丹國的將軍馬利克·卡富爾就是一個例子。

古印度典籍《欲經》記載,「第三性」(triteeyaprakrti)可以既可以穿著男性衣服,又可以穿女性衣服,與男人進行陰莖口交。這個詞彙往往被西方人翻譯成「宦官」,然而今日的人多認為「第三性」指的是海吉拉

古埃及[編輯]

在亞述和埃及法老的宮廷中(一直到托勒密王朝末代埃及豔后的宮中)宦官很常見。在波斯的阿珈門迪時期還確立了牢固的宦官政權。[40]其中一個叫巴高斯的宦官還當了阿塔薛西斯三世和四世的維齊爾,權傾朝野,後來被大流士三世處決。[41]

伊斯蘭國家[編輯]

實行一夫多妻制的伊斯蘭國家,在歷史上曾受到東洋國家的影響而使用宦官。特別是鄂圖曼帝國讓切除生殖器的男性在後宮中服侍,這些人往往暗中掌握了政治實權。

根據古蘭經的教義,伊斯蘭教徒禁止閹割。為迴避這一教義,鄂圖曼帝國的宦官原則上使用不信教的外國人,一般採用黑人白人。這些宦官多數來源於戰爭俘虜,或者奴隸販賣。卡扎爾王朝的建立者阿迦·穆罕默德汗,在幼年時期曾被俘虜並閹割,後來逃脫並糾集自己的勢力,建立卡扎爾王朝,成為宦官開創王朝的一例。

伊斯蘭國家宦官的閹割方法分為兩種,一種是完全切除生殖器,另一種是僅切除兩側睪丸、保留陰莖。

非洲國家[編輯]

非洲國家也存在使用宦官作為士兵的例子。例如,古代摩西人英語Mossi people就曾用切除陰莖的人來組建宦官軍隊。

影響[編輯]

黃宗羲於《明夷待訪錄》表示明朝宦官之失:「今夫宰相六部,朝政所自出也,而本章之批答,先有口傳,後有票擬。天下之財賦,先內庫而後太倉,天下之刑獄,先東廠而後法司,其它無不皆然。則是宰相六部,為奄宦奉行之員而已。」[42]

著名宦官[編輯]

中國[編輯]

朝鮮半島[編輯]

  • 金敦中高麗王朝時期的一名內侍。
  • 金處善朝鮮王朝文宗燕山君時期的內侍宦官,後因酒醉對燕山君失言失態(實為直言進諫),遭戮刑。同年,金處善家產充公,朝內與處善同名者均奉旨更名,另「名及大小文書,禁用處字。」[43]

越南[編輯]

其他國家[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周同谷《霜猿集》:「天啟中,魏璫選京師浄身者四萬人,號曰浄軍。」
  2. ^ 《新唐書》卷一二六《盧奐傳》
  3. ^ 《通鑑》卷223,代宗廣德元年十二月。
  4. ^ 於肅《內給事諫議大夫韋公神道碑》
  5. ^ 《資治通鑑》記載:「李輔國,自上在靈武,判元帥行軍司馬事,侍直帷幄,宣傳詔命,四方文奏,寶印符契,晨夕軍號,一以委之,乃還京師,專掌禁兵,常居內宅,制敕必經輔國押署,然後施行,宰相百司非時奏事,皆因輔國關白、承旨。常於銀台門決天下事,事無大小,輔國口為制敕,寫付外施行,事畢聞奏。」
  6. ^ 明人張燧在《千百年眼》卷11《歷代宦寺之禍》中說:「自秦以歷漢、唐、宋,其所以滅亡之故,俱出閹宦。」
  7. ^ 王春瑜:《歷史上太監禍國殃民的巔峰時代:明朝宦官》
  8. ^ 陳存仁. 《被閹割的文明》第37節:偽滿洲國仍有太監. 桂林: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8年1月: 226. ISBN 978-7-5633-7011-5. 
  9. ^ 《新唐書》載:「女國姝,力士娶之。」郭湜在《高力士外傳》中寫道:「其妻東平呂氏,故岐州刺史玄晤之女,躬行婦道,有逾常禮。」
  10. ^ 明史·懿安後傳》:「宮人無子者,各擇內監為侶,謂菜戶。其財產相通如一家,相愛如夫婦。既而嬪妃以下,亦頗有之,雖天子亦不之禁。」
  11. ^ 北京1座工地發現明代太監墓群至少10座墓穴
  12. ^ 三國史記·卷10》:興德王立 諱秀宗 後改爲景徽 憲德王同母弟也 冬十二月 妃章和夫人卒 追封爲定穆王后 王思不能忘 悵然不樂 羣臣表請再納妃 王曰 隻鳥有喪匹之悲 況失良匹 何忍無情遽再娶乎 遂不從 亦不親近女侍 左右使令 唯宦竪而己
  13. ^ Chuyện 'tịnh thân' hãi hùng của thái giám Việt xưa. Viet Bao. October 5, 2012 [31 January 2014]. 
  14. ^ Chuyện 'tịnh thân' hãi hùng của thái giám Việt xưa. Ngôi sao. Theo Đất Việt. 10 April 2012 [31 January 2014]. 
  15. ^ Thê lương chuyện 'của quý' của thái giám Việt xưa. Báo Mới. Báo Đất Việt. 8 May 2012 [31 January 2014]. 
  16. ^ Thê lương chuyện 'của quý' của thái giám Việt xưa. 2sao. Theo Đất Việt. 8 August 2012 [31 January 2014]. 
  17. ^ Thê lương chuyện 'của quý' của thái giám Việt xưa. Treonline. ĐVO. [27 July 2013]. 
  18. ^ Hành trình đau khổ của những hoạn quan thời xưa. Báo Gia đình & Xã hội. Theo Báo Đất Việt. 24 August 2011 [27 July 2013]. 
  19. ^ Bí mật về thái giám trong cung triều Nguyễn. Zing News. Theo Công An Nhân Dân. 18 July 2013 [27 July 2013]. 
  20. ^ 越南文獻與碑誌資料中的李常傑
  21. ^ Tsai (1996), p. 15 The Eunuchs in the Ming Dynasty (Ming Tai Huan Kuan), p. 15, at Google Books
  22. ^ Wang (2000), p. 135 Aching for Beauty: Footbinding in China, p. 135, at Google Books
  23. ^ Goodrich (1976), p. 691 Dictionary of Ming Biography, 1368-1644, p. 691, at Google Books
  24. ^ 中國評論新聞. Zhgpl.com. [2014-04-24] (中文). 
  25. ^ 李慶新. 貿易、移殖與文化交流:15-17 世紀廣東人與越南 (PDF).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南開大學中國社會歷史研究中心: 12. [5 January 2013]. 此外,沿海平民在海上航行或捕撈漁獵,遇風漂流至越南者時有發生。如成化十三年, 廣東珠池奉御陳彜奏:南海縣民遭風飄至安南被編入軍隊及被閹禁者超過 100 人。5成化中, 海南文昌人吳瑞與同鄉劉求等 13 人到欽州做生意,遇風飄至安南,當局將他們"俱發屯田, 以瑞獨少,宮之"。6... 6《明孝宗實錄》卷一百五十三,弘治十二年八月辛卯。 
  26. ^ 首頁 > 06史藏-1725部 > 03別史-100部 > 47-明實錄孝宗實錄-- > 146-明孝宗敬皇帝實錄卷之一百五十三. 明實錄. [5 January 2013]. ○金星晝見於辰位○辛卯吳瑞者廣東文昌縣人成化中與同鄉劉求等十三人於欽州貿易遭風飄至安南海邊羅者得之送本國求等俱發屯田以瑞獨少宮之弘治十年國王黎灝卒瑞往東津點軍得諒山衛軍楊三知歸路緣山行九日達龍州主頭目韋琛家謀告守備官送還琛不欲久之安南國知之恐洩其國事遣探兒持百金為贖琛少之議未決而憑祥州知州李廣寧聞之卒兵奪送於分守官都御史鄧廷瓚遣送至京禮部請罪琛為邊人之戒獎廣寧為土官之勸從之瑞送司禮監給役 
  27. ^ 《明孝宗實錄》卷一五三,弘治十二年八月辛卯
  28. ^ 首頁 > 06史藏-1725部 > 03別史-100部 > 49-明實錄憲宗實錄-- > 203-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十九. 明實錄. [26 July 2013]. ○滿剌加國使臣端亞媽剌的那查等奏成化五年本國使臣微者然那入貢還至當洋被風漂至安南國微者然那與其傔從俱為其國所殺其餘黥為官奴而幼者皆為所害又言安南據占城城池欲併吞滿剌加之地本國以皆為王臣未敢興兵與戰適安南使臣亦來朝端亞媽剌的那查乞與廷辨兵部尚書陳鉞以為此已往事不必深校宜戒其將來 上乃因安南使臣還諭其王黎灝曰爾國與滿剌加俱奉正朔宜修睦結好藩屏王室豈可自恃富強以幹國典以貪天禍滿剌加使臣所奏朝廷雖未輕信爾亦宜省躬思咎畏天守法自保其國複諭滿剌加使臣曰自古聖王之馭四夷不追咎於既往安南果複侵陵爾國宜訓練士馬以禦之 
  29. ^ Andaya (2006), p. 177 The Flaming Womb: Repositioning Women in Early Modern Southeast Asia, p. 177, at Google Books
  30. ^ Woodside (1971), p. 66 Vietnam and the Chinese Model: A Comparative Study of Nguyen and Ch'ing Civil Government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p. 66, at Google Books
  31. ^ Stearns (2006), p. 1 Aching for Beauty: Footbinding in China, p. 1, at Google Books
  32. ^ 32.0 32.1 Peletz (2009), p. 73 Gender Pluralism: Southeast Asia Since Early Modern Times, p. 73, at Google Books
  33. ^ 33.0 33.1 Peletz (2009), p. 73 Gender Pluralism: Southeast Asia Since Early Modern Times, p. 73, at Google Books
  34. ^ Peletz (2009), p. 75 Gender Pluralism: Southeast Asia Since Early Modern Times, p. 75, at Google Books
  35. ^ Peletz (2009), p. 75 Gender Pluralism: Southeast Asia Since Early Modern Times, p. 75, at Google Books
  36. ^ Thant Myint-U (2007), p. 126 The River of Lost Footsteps: Histories of Burma, p. 126, at Google Books
  37. ^ Yegar (1972), p. 10 The Muslims of Burma, p. 10, at Google Books
  38. ^ Takkasuilʻ myāʺ Samuiṅʻʺ Sutesana Ṭhāna (2007), p. 57 Myanmar historical research journal, Issue 19, p. 57, at Google Books
  39. ^ Fleischmann (1981), p. 49 Arakan, Konfliktregion zwischen Birma und Bangladesh: Vorgeschichte und Folgen des Flüchtlingsstroms von 1978, p. 49, at Google Books
  40. ^ Orlando Patterson, Slavery and Social Death, 511 pp.,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2 ISBN 978-0-674-81083-9, 9780674810839(see p.315)
  41. ^ Diod. xvi. 50; cf. Didymus, Comm. in Demosth. Phil. vi. 5
  42. ^ 黃宗羲:《明夷待訪錄》
  43. ^ 朝鮮實錄《燕山君日記11年》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