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審配(?-204年8月 ),正南魏郡陰安[1]人,東漢末期人物。性剛正但才能有限。

生平[編輯]

袁紹部下[編輯]

審配初在韓馥之處為部下,以正直而不得志,初平二年(西元191年),袁紹冀州。封審配為治中別駕,並總幕府

官渡之戰中,審配大力支持出兵攻擊曹操,袁紹令審配統軍事。審配因許攸家人犯罪,拘禁其妻子兒女。許攸怒而出奔曹操,出賣袁紹糧倉所在,令袁軍的情勢極為不利。審配與逢紀有私怨,審配兩位兒子在官渡之戰後被虜,有人散播審配的讒言,但逢紀肯定審配的氣節,袁紹以逢紀公私分明大加讚賞,逢紀與審配遂成為好友。

輔助袁尚[編輯]

建安七年(202年),袁紹憂憤而死。袁紹以袁尚貌美及後妻劉氏所喜愛而欲立為繼承人,但未正式表態。眾人慾立長子袁譚為繼承人,但逢紀和審配一派與辛評郭圖及袁譚一派不和,逢紀等因為懼怕袁譚即位後加害,私下竄改袁紹遺命,立袁尚繼位。袁譚自稱車騎將軍,兵屯黎陽。袁尚不派袁譚兵卒,反使逢紀隨之監視。袁譚要求配兵而被審配拒絕,一怒之下殺了逢紀。

死守鄴城[編輯]

建安九年(204年),袁尚再攻平原,命蘇由及審配守。曹操攻鄴,蘇由欲叛,事敗出逃。曹操接連破尹楷沮鵠等守軍,韓范梁岐張燕投降,皆獲封賞。袁尚領兵來救,命李孚入城通知審配聯合攻擊,但袁尚被曹操擊敗。審配姪守將審榮引兵入城,審配殺害降曹之辛毗留在城內的一族,拒絕投降後被斬。

部下[編輯]

  • 馮禮(《後漢書》作馮札[2]),審配副將。據守鄴城暗中投降曹操,打開大門,但被審配所察覺,將入城的三百餘曹軍全部殺死[3]

評價[編輯]

  • 孔融:「審配、逢紀,盡忠之臣也,任其事。」
  • 荀彧:「審配專而無謀。」
  • 逢紀:「配天性烈直,每所言行,慕古人之節。」
  • 孟岱:「配在位專政,族大兵強,且二子在南,必懷反畔。」
  • 曹丕:「佞邪穢政,愛惡敗俗,國有此二事,欲不危亡,不可得也。何進滅於吳匡張璋袁紹亡於審配、郭圖,劉表昏於蔡瑁、張允。」「匡、璋、配、圖、瑁、允之徒,固未足多怪,以後監前,無不烹菹夷滅,為百世戮試。」
  • 裴松之:「配一代之烈士,袁氏之死臣。」
  • 陳普:「謀袁大似為曹謀,卻道辛毗破冀州。五夜鄴溝深二丈,袁公神武一時休。獨擁殘兵守鄴城,佇儒袁尚去擒兄。一時天地方翻覆,安把人倫罪審榮。」
  • 郝經:「審配慷慨壯烈,死於袁氏,豈君子之澤猶未斬也。」
  • 胡三省:「郭圖、審配各有黨附,交斗譚尚,使尋干戈,以貽曹氏之驅除,福禍之報為不爽矣。」
  • 羅貫中:「河北多名士,誰如審正南;命因昏主喪,心與古人參。忠直言無隱,廉能志不貪;臨死猶北面,降者盡羞慚。」
  • 毛宗崗:「沮授不屈,審配亦不屈。同一不屈也,而沮授則一於事袁,審配則知有袁尚而不知有袁譚,審配不如沮授多矣。」
  • 鍾敬伯:「水淹冀州,曹瞞以陰謀取勝。最痛快者,惟審配不屈數語也。雖未純忠,以視許攸賣主獻城,不啻霄壤。配真漢子哉!」
  • 蔡東藩:「審配為袁氏舊臣,始不聞以立長之經勸袁紹,繼不聞以友於之義諫袁尚,亡袁之咎,配亦難辭;但觀其誓守孤城,死不降曹,亦有足多者。」
  • 柏楊:「審配斥責辛毗:『正是你們這些東西,才使冀州破碎!』似乎理直氣壯;可是史書記載分明,使冀州破碎的,並不是辛毗,而恰恰是審配這些東西。審配以智囊聞名於世,卻向主子袁紹層出不窮的貢獻一些最餿的主意,打擊唯一可以拯救冀州的沮授,又違背當時長子繼承的宗法制度,排斥袁譚,擁立袁尚,挑撥起嚴重的奪嫡鬥爭,使內部先爛,假使不是他如此努力,豈能有以後的發展?他卻倒打一耙,希望留下忠貞形象。審配不過一個私慾如火的小政客而已,屠殺辛姓全家,證明他表面上雖然文質彬彬,內心卻是一個暴徒。當然,總比被俘後搖尾乞憐,要高一級,但也不過高一級而已,不能抵銷他顛覆冀州,顛覆袁紹一家的惡行。」[4]

藝術形象[編輯]

影視[編輯]

註釋[編輯]

  1. ^ 《三國志·魏書·袁紹傳》裴松之註引《先賢行狀》提及審配是「魏郡人」,在《太尉陳球碑陰》中則有「陰安審配」的記述。
  2. ^ 後漢書·袁紹傳》:曹操因此進攻鄴,審配將馮札為內應,開突門內操兵三百餘人。配覺之,從城上以大石擊門,門閉,入者皆死。
  3. ^ 三國志·袁紹傳》:配將馮禮開突門,內太祖兵三百餘人,配覺之,從城上以大石擊突中柵門,柵門閉,入者皆沒。
  4. ^ 柏楊,《通鑑(17):赤壁之戰: 柏楊版資治通鑑17》,台北市:遠流出版公司,2008年,p4248~p4249。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