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年羹堯
年羹堯

大清川陝總督
爵位 一等公
籍貫 安徽懷遠
族裔 漢族
旗籍 漢軍鑲黃旗
字號 字亮工,號雙峯
出生 康熙十八年(1679年)
逝世 雍正三年1726年1月15日(1726-01-15)(47歲)
親屬 嚴孟陽(太曾祖父)
嚴友春(太伯祖父)
年遇春(太祖父)
年景和(高曾祖父)
年富(高祖父)、年華(曾祖父)
年繡(祖父)、年遐齡(父)
納蘭性德(岳父)
年希堯年法堯(兄)
敦肅皇貴妃(妹)
年斌、年富、年興年秀(子)
年王臣(孫)
出身
  • 康熙三十九年庚辰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治平勝算全書》、《年大將軍兵法》

年羹堯(1679年-1726年),亮功雙峯[1]雙峰清朝康熙雍正年間重要將領。原籍安徽懷遠,改隸漢軍鑲黃旗,同進士出身。雍正的敦肅皇貴妃之兄。

年羹堯與和隆科多在擁立雍正帝即位時發揮重要作用,人稱「內有隆科多,外有年羹堯」。曾平定青海叛亂,深得雍正賞識,官至撫遠大將軍、一等公,權傾一時。後來失勢,被雍正賜死

生平[編輯]

早期生涯[編輯]

原籍安徽懷遠,高祖父年富明朝戶部尚書,其宗族於清朝順治年間,遷移到安徽鳳陽年家崗,後遷居盛京(今遼寧瀋陽廣寧縣,入漢軍鑲黃旗。年羹堯父親年遐齡累官至湖廣巡撫(雍正元年改稱湖北巡撫)[2]

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年羹堯登進士,改庶吉士[3]。康熙四十二年,授翰林院檢討[4]。康熙四十四年,任四川鄉試正考官[5]。康熙四十七年,升任翰林院侍講學士[6]、廣東鄉試正考官[7]。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以禮部侍郎銜[8]任內閣學士[9]。同年,皇子胤禛晉封為雍親王,並充任鑲白旗旗主。年羹堯之妹年氏被選為雍親王側福晉,因此成為胤禛親信。同年,年被抬入漢軍鑲黃旗並被任命為四川巡撫[10][11]

征戰西藏[編輯]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準噶爾策妄阿喇布坦遣其將策凌敦多卜襲擊西藏,並殺死拉藏汗。四川提督康泰率兵出黃勝關,卻發生部隊嘩變。年羹堯遂派參將楊盡信撫諭士兵,並密奏康泰失去兵心,請求親自趕赴松潘協理軍務,並派遣都統法喇率兵赴四川助剿叛軍[12]。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策妄阿拉布坦占領西藏,年羹堯上疏請求在打箭爐理塘加設驛站,保證清軍後勤暢通,因此受到康熙帝賞識,被任命為四川總督兼管巡撫事,辦理松潘軍務[13][14]。康熙六十年,總督四川陝西[15]。此後,年在邊陲多立戰功,成為擁立雍正的重要將領[16]

康熙五十九年,康熙帝命平逆將軍延信率兵自青海入西藏,授年羹堯定西將軍印,自拉里會師,並諮詢年羹堯誰可以擔署總督職位。年羹堯一時找不到這樣的人,於是請以將軍印畀護軍統領噶爾弼,轉移法喇軍駐箭爐,得到康熙帝批准。當時巴塘里塘兩地為雲南麗江屬地,雲貴總督蔣陳錫平定後,請求仍隸麗江土知府木興;年羹堯則稱兩地為進入西藏的重要運糧要道,應隸屬於四川,康熙帝也同意。木興卻因此大怒,率兵占領,在喇皮擊殺番酋巴桑,年羹堯上疏彈劾。康熙帝遂命令逮捕木興,囚禁於雲南省城。同年八月,噶爾弼延信兩軍先後入西藏,策凌敦多卜敗走,西藏平定。康熙帝諭令年羹堯護凱旋諸軍入邊[17]

平定青海[編輯]

康熙帝去世時,各方勢力鬥爭不息;雍正帝召在外掌握軍事實權的胤禵來京;而著延信前往管理,總督年羹堯協辦[18]。年羹堯協作雍正帝登基有功,被給予重任,雍正元年三月,授太保、加三等公[19]。同年十月,敕授為撫遠大將軍,率岳鐘琪等人征討羅卜藏丹津,加封二等公[20]

雍正二年,年羹堯繼續進攻,擒拿羅卜藏丹津之母阿爾太喀屯及其妹夫克勒克濟農藏巴吉查等人,羅布藏丹津以殘部兩百餘人遁入准部;隨後接連平定多處叛亂,青海部落悉數平定。班師回朝時,雍正帝親自相迎,升任一等公[21]。其子年斌襲一等精奇尼哈番(子爵)、年富襲一等阿思哈尼哈番(男爵)[22]

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堯條奏青海善後事宜十條中提出「請嗣後定例,寺廟之房不得過二百間,喇嘛多者二百人,少者十數人,仍每年稽察二次,令首領喇嘛出具甘結存檔」等措施。該措施是因為雍正元年(1723)青海蒙古羅布藏丹津叛亂時,青海、甘南等地僧侶多有參與叛亂,「西寧各廟喇嘛多者二三千,少者五六百,遂成藏垢納污之地」,年羹堯為穩固平叛成果,防止寺廟勢力發展,因而提出限制寺廟僧侶人數之議。清廷當時雖曾批准此事,但實際上藏區各寺廟並未嚴格執行。不久,年羹堯被處死,此事更成流案。其實藏區黃教大寺實際人數多在千人以上,大大超過此規定。

獲罪被殺[編輯]

年羹堯因多有戰功,且恃雍正帝眷顧,做事驕橫。與總督巡撫文書中均呵斥對方姓名。入覲,令總督李維鈞、巡撫范時捷跪於道路旁送迎。在抵達京師後,將馳道都清除讓路。王侯大臣在郊區歡迎時,均不為還禮。在邊疆時,蒙古王公拜見其必須行跪禮,甚至額駙阿寶入謁時都如此[23]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一日,雍正在年羹堯的奏摺上朱批:「凡人臣圖功易,成功難;成功易,守功難;守功易,全功難。為君者施恩易,當恩難;當恩易,保恩難;保恩易,全恩難。若倚功造過,必至返恩為仇,此從來人情常有者。爾等功臣,一賴人主防微杜漸,不令至於危地;二在爾等相時見機,不肯蹈其險轍;三須大小臣工避嫌遠疑,不送爾等至於絕路。三者缺一不可,而其樞要在爾功臣自招感也。我君臣期勉之,慎之。」警告之意非常明顯。[24][25]

雍正三年(1725年)二月,出現「日月合璧、五星聯珠」的祥瑞,官員都上書向雍正表示祝賀,三月,年羹堯在章奏中將成語「朝乾夕惕」寫作「夕陽朝乾」[26],且字跡潦草,雍正以此為由,展開文字獄,以「年羹堯自恃己功,顯露其不敬之意,其謬誤之處斷非無心」[27]。於該年四月將年羹堯革職,調任杭州將軍[28];由岳鍾琪兼任川陝總督[29]

同年六月,詔令褫職年羹堯兩子;並因其妄自參奏金南瑛,削太保銜[30]。七月,再連續降為二等公、三等公,並降為閒散旗員,鄂彌達接替署杭州將軍[31]。八月,李維鈞因與年羹堯結黨,被逮捕;年羹堯再連續降為一等子、一等男、一等輕車都尉[32]

年羹堯仍然心存幻想,逗留在江蘇儀征,觀望不前,並指使西安府咸寧縣知縣朱炯,請求為其保留川陝總督之職,又上奏稱:「臣不敢久居陝西,亦不敢遽赴浙江,今於儀徵水陸交通之處候旨。」雍正怒斥年羹堯「遷延觀望,不知何心」。一時眾官交章劾奏,直隸總督李維鈞連奏三本,痛斥年羹堯「挾威勢而作威福,招權納賄,排異黨同,冒濫軍功,侵吞國帑,殺戮無辜,殘害良民。」同年九月,因年羹堯查拏郃陽私鹽致使無辜冤死者七百餘人,雍正帝大怒,命全部削除年羹堯在身官職,逮捕入京[33]。雍正三年十二月(1726年1月),以九十二條大罪被賜死,其子年富處斬,餘子十五歲以上者發遣廣西、雲南、貴州充軍。羹堯父年遐齡因年事已高被赦免,羹堯妻則發還娘家[34]。雍正五年,赦免年羹堯諸子,交年遐齡管束[35]

年羹堯死後七天,其親信汪景祺因「西征隨筆案」被斬首。雍正四年(1726年),年黨官員俱被革職,翰林院侍講錢名世以「曲盡諂媚、頌揚奸惡」獲罪,被革去職銜,發回原籍。雍正帝親自寫下「名教罪人」懸其門[36]。日後每月初一十五,常州知府武進知縣會到他家常州故居門前檢查該牌匾是否懸掛。

爭議[編輯]

年羹堯案為雍正八案之首,有學者認為與雍正奪嫡有關,故殺知情者。[37] 對於年羹堯緣何失寵被賜死,各史家眾說紛紜。官方說法是因為年擅作威福、結黨營私和貪贓枉法而獲罪,雍正後有朱批:「大凡才不可恃,年羹堯乃一榜樣,終罹殺身之禍」、「年羹堯深負朕恩,擅作威福,開賄賂之門,因種種敗露,不得己執法,以為人臣負恩罔上者誡。」《清史稿》、《清代七百名人傳》都認為年羹堯是恃功自傲而致被殺。但是也有人認為年的死是因為功高震主。有野史稱其掌握了雍正篡位的秘密。亦有說法指出,雍正本無殺年羹堯之意,而是當朝清流官員們連番上摺彈劾請求賜死年羹堯,雍正礙於眾議不得已應允。

年羹堯平時治軍甚嚴。葛虛存《清代名人軼事》:「大將軍羹堯軍法極嚴,一言甫出,部下必奉令唯謹。嘗輿從出府,值大雪,從官之扶輿而行者,雪片鋪滿手上,幾欲墮指。將軍憐之,下令曰:『去手!』蓋欲免其僵凍也。從官未會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斷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將軍雖悔出言之誤,顧已無可補救。其軍令之嚴峻,有如此者。」

高陽在《清朝的皇帝》說:「細細考查,此人(年羹堯)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才具;否則亦不至於連世宗(雍正)那些令人肉麻的迷湯都分辨不出來,被灌得如中酒一般,沉醉不醒,自速其死。因此,在康熙年間,所受天語褒讚,無非雍親王故意替他說好話的結果。」

清史學者馮爾康在他的著作《雍正傳》中認為年羹堯獲罪主要有三個原因:第一,年羹堯擅作威福,引起雍正的不滿和疑懼;第二,年羹堯結成朋黨,危害政治清明;第三,年羹堯貪取財富,讓力圖整治財政和吏治的雍正無法容忍。[38]馮爾康同時也否定了年羹堯、隆科多因他們掌握了雍正「篡位」秘密而被「滅口」的說法,並認為年羹堯、隆科多的倒台是「結黨圖利,身敗名裂也是咎由自取」。[39]

蕭奭《永憲錄》:年羹堯與靜一道人、占象人鄒魯都曾商談過做皇帝的事。陳捷在《年羹堯死因探微》一文認為「羹堯妄想做皇帝,最難令人君忍受,所以難逃一死」。而《清代軼聞》一書則記載了羹堯失寵被奪兵權後,「當時其幕客有勸其叛者,年默然久之,夜觀天象,浩然長嘆曰:不諧矣。始改就臣節。」

家庭[編輯]

  • 父:
  • 兄:
  • 妹:
    • 年氏,其夫胡鳳翬。胡鳳翬時任蘇州織造,後夫妻雙雙自殺於寓所。
    • 年氏,胤禛的側福晉,雍正即位後封為貴妃,之後進封為皇貴妃。
    • 正室:納蘭性德的女兒
    • 繼室:宗室輔國公蘇燕之女
  • 子女
    • 年熙
    • 年富
    • 年斌
    • 年氏:聯姻曲阜孔氏家族,未果。
  • 外甥
    • 皇四女,未命名(1715年1717年),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十二生,五十六年五月殤。  
    • 福宜:(1720年-1721年)雍正第七子。生於康熙五十九年五月,母敦肅皇貴妃年氏,六十年正月卒。  
    • 福惠:(1721年-1728年)雍正第八子。生於康熙六十年十月,母敦肅皇貴妃年氏。雍正六年九月初九卒,十三年追贈和碩親王,諡「懷」。  
    • 福沛:(1723年)雍正第九子。生於雍正元年五月初十,母敦肅皇貴妃年氏,出生之日卒。

影視形象[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廣清碑傳集,6冊,388-390
  2. ^ 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295):「父遐齡,自筆帖式授兵部主事,再遷刑部郎中。康熙二十二年,授河南道御史。四遷工部侍郎,出為湖廣巡撫。湖北武昌等七府歲徵匠役班價銀千餘,戶絕額缺,為官民累。遐齡請歸地丁徵收,下部議,從之。疏劾黃梅知縣李錦虧賦,奪官。錦清廉得民,民爭完逋賦,諸生吳士光等聚眾閉城留錦。事聞,上命調錦直隸,士光等發奉天,遐齡與總督郭琇俱降級留任。四十三年,遐齡以病乞休。」
  3. ^ 清國史 ,6冊 ,147-155
  4. ^ 聖祖仁皇帝實錄 ,212卷
  5. ^ 清國史 ,6冊 ,147-155
  6. ^ 清秘述聞三種 ,上冊4卷 ,101
  7. ^ 清國史 ,6冊 ,147-155
  8. ^ 聖祖仁皇帝實錄 ,236卷
  9. ^ 清國史 ,6冊 ,147-155
  10. ^ 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295):羹堯,康熙三十九年進士,改庶吉士,授檢討。迭充四川、廣東鄉試考官,累遷內閣學士。四十八年,擢四川巡撫。四十九年,斡偉生番羅都等掠寧番衛,戕游擊周玉麟。上命羹堯與提督岳升龍剿撫。升龍率兵討之,擒羅都,羹堯至平番衛,聞羅都已擒,引還。川陝總督音泰疏劾,部議當奪官,上命留任。五十六年,越巂衛屬番與普雄土千戶那交等為亂,羹堯遣游擊張玉剿平之。是歲,策妄阿喇布坦遣其將策凌敦多卜襲西藏,戕拉藏汗。四川提督康泰率兵出黃勝關,兵嘩,引還。羹堯遣參將楊盡信撫諭之,密奏泰失兵心,不可用,請親赴松潘協理軍務。上嘉其實心任事,遣都統法喇率兵赴四川助剿。
  11.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聖祖本紀》(9卷):(康熙四十八年九月)……甲申,帝回鑾,發熱河。以年羹堯巡撫四川。
  12. ^ 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295):十六年,越巂衛屬番與普雄土千戶那交等為亂,羹堯遣游擊張玉剿平之。是歲,策妄阿喇布坦遣其將策凌敦多卜襲西藏,戕拉藏汗。四川提督康泰率兵出黃勝關,兵嘩,引還。羹堯遣參將楊盡信撫諭之,密奏泰失兵心,不可用,請親赴松潘協理軍務。上嘉其實心任事,遣都統法喇率兵赴四川助剿。
  13.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聖祖本紀》(9卷):(康熙五十七年十月)……甲子,以年羹堯為四川總督,仍任巡撫事。
  14. ^ 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295):五十七年,羹堯令護軍統領溫普進駐里塘,增設打箭爐至里塘驛站,尋請增設四川駐防兵,皆允之。上嘉羹堯治事明敏,巡撫無督兵責,特授四川總督,兼管巡撫事。五十八年,羹堯以敵情叵測,請赴藏為備。廷議以松潘諸路軍事重要,令羹堯毋率兵出邊,檄法喇進師。法喇率副將岳鍾琪撫定里塘、巴塘。羹堯亦遣知府遲維德招降乍丫、察木多、察哇諸番目,因請召法喇師還,從之。
  15.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聖祖本紀》(9卷):(康熙六十年五月)……乙酉,以年羹堯總督四川陝西,色爾圖署四川巡撫。
  16. ^ 余沐,《正說清朝十二臣·年羹堯》:《兒女英雄傳》所寫「紀縣唐」實指年羹堯,說他是經略七省的大將軍,「他那裡雄兵十萬,甲士千員,猛將如雲,謀臣似雨」。
  17. ^ 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卷295):五十九年,上命平逆將軍延信率兵自青海入西藏,授羹堯定西將軍印,自拉里會師,並諮羹堯孰可署總督者。羹堯言一時不得其人,請以將軍印畀護軍統領噶爾弼,而移法喇軍駐打箭爐,上用其議。巴塘、里塘本雲南麗江土府屬地,既撫定,雲貴總督蔣陳錫請仍隸麗江土知府木興;羹堯言二地為入藏運糧要路,宜屬四川,從之。興率兵往收地,至喇皮,擊殺番酋巴桑,羹堯疏劾。上命逮興,囚雲南省城。八月,噶爾弼、延信兩軍先後入西藏,策凌敦多卜敗走,西藏平。上諭羹堯護凱旋諸軍入邊,召法喇還京師。
  18.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聖祖崩。恭奉大行皇帝還大內,安於乾清宮。乙未,命貝勒允禟、皇十三弟允祥、大學士馬齊、尚書隆科多總理事務。召撫遠大將軍胤禛來京。大將軍事務,著公延信前往管理,總督年羹堯協辦。丁酉,頒大行皇帝遺詔。修景山壽皇殿。
  19.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三月甲申,撤西藏駐防官兵,設戍於叉木多。加隆科多、馬齊、年羹堯太保。乙酉,命督撫慎擇幕僚,勤謹者疏薦議敘。戊子,追封皇后之父費揚古為一等公,其子孫襲封一等侯。封年羹堯為三等公。
  20.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冬十月丁未朔,享太廟。聖祖仁皇帝御製律曆淵源鏤板成。戊申,敕授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率師征勦羅卜藏丹津。改延信為平逆將軍。以翰林院侍讀學士綽爾岱辦理北路軍營糧餉。庚戌,諭兵部清理驛站。甲寅,命八旗病廢兵丁無子弟可倚者,給半分錢糧,終其身。敘平郭羅克功,封年羹堯為二等公,賜岳鍾琪世職,弁兵賞賚有差。
  21. ^ 清國史 ,6冊 ,147-155
  22.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二年三月乙亥朔,帝詣太學釋奠,御彝倫堂,命講大學、尚書,廣太學鄉試中額。丁丑,祭歷代帝王廟。己卯,以常在署正白旗滿洲都統,張致署鑲藍旗漢軍都統。封科爾沁協理旗務台吉烏爾呼滿爾、和托輝特台吉沙克札,俱為輔國公。庚辰,帝謁陵。癸未,年羹堯奏,岳鍾琪率師直抵賊巢,分兵追勦,擒羅卜藏丹津之母阿爾太喀屯及其妹夫克勒克濟農藏巴吉查等,羅卜藏丹津以二百人遁;遂進師至烏蘭白克,擒吹拉克諾木齊、札錫敦多卜,並助亂之八台吉等。前後俘獲人畜無算,青海部落悉平。甲申,以平定青海,封年羹堯為一等公,加一子爵,岳鍾琪為三等公,發帑金二十萬犒軍。
  23. ^ 清史稿》(卷295):羹堯才氣凌厲,恃上眷遇,師出屢有功,驕縱。行文諸督撫,書官斥姓名。請發侍衛從軍,使為前後導引,執鞭墜鐙。入覲,令總督李維鈞、巡撫范時捷跪道送迎。至京師,行絕馳道。王大臣郊迎,不為禮。在邊,蒙古諸王公見必跪,額駙阿寶入謁亦如之。
  24. ^ 人民網. 雍正賜年羹堯荔枝六天到西安 為何仍要殺他. 中文YAHOO. [2013-07-02]. 
  25. ^ 《文獻叢編》第六輯《年羹堯奏摺·奏報抵署日期並謝蒙陛見折朱批》. 
  26. ^ 《清世宗實錄.卷卅》馮爾康《雍正傳》p.111、金恆源《雍正稱帝與其對手》p.99
  27.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三年三月……辛酉,年羹堯表賀日月合璧,五星聯珠,將「朝乾夕惕」寫作「夕惕朝乾」。詔切責之,曰:「年羹堯非粗心者,是直不以朝乾夕惕許朕耳。則年羹堯青海之功,亦在朕許與不許之間,未可知也。顯係不敬,其明白迴奏。」甲子,以趙坤署四川提督。
  28. ^ 清國史 ,6冊 ,147-155
  29.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三年四月……己卯,調年羹堯為杭州將軍,以岳鍾琪為川陝總督。
  30.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三年六月……癸酉,詔年羹堯之子年富、年興,隆科多之子玉柱俱褫職。……甲午,以年羹堯妄參金南瑛,削太保銜。
  31.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三年七月……乙卯,降年羹堯為二等公。……庚申,降年羹堯為三等公。……壬戌,降年羹堯為閒散旗員。以鄂彌達署杭州將軍。
  32.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三年八月丙寅朔,以福敏署浙江巡撫。戊辰,祭大社、大稷。命截留漕糧二十萬石,貯天津新倉。己巳,以雍吉納為鑲紅旗蒙古都統。辛未,李維鈞以黨年羹堯,逮鞫。……乙亥,降年羹堯世職為一等子。……己丑,降年羹堯為一等男。……辛卯,……降年羹堯為一等輕車都尉。
  33.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三年九月……己酉,以年羹堯查拏郃陽私鹽,致無辜死者七百餘人,命督撫加意撫綏,其應徵錢糧,盡行豁免。……丙辰,……盡削年羹堯在身官職,械繫入京。
  34. ^ 中華民國·國史館清史組《新清史·本紀·世宗本紀》(10卷):雍正三年十二月……甲戌,廷臣議上年羹堯罪九十二款,得旨:「年羹堯賜死,其子年富立斬,餘子充軍,免其父兄緣坐。」
  35. ^ 清史稿》(卷295):十二月,逮至京師,下議政大臣、三法司、九卿會鞫。是月甲戌,具獄辭:羹堯大逆之罪五,欺罔之罪九,僭越之罪十六,狂悖之罪十三,專擅之罪六,忌刻之罪六,殘忍之罪四,貪黷之罪十八,侵蝕之罪十五,凡九十二款,當大辟,親屬緣坐。上諭曰:「羹堯謀逆雖實,而事跡未著,朕念青海之功,不忍加極刑。」遣領侍衛內大臣馬爾賽、步軍統領阿齊圖齎詔諭羹堯獄中令自裁。遐齡及羹堯兄希堯奪官,免其罪;斬其子富;諸子年十五以上皆戍極邊。羹堯幕客鄒魯、汪景祺先後皆坐斬,親屬給披甲為奴。又有靜一道人者,四川巡撫憲德捕送京師,亦誅死。五年,赦羹堯諸子,交遐齡管束。遐齡旋卒,還原職,賜祭。
  36. ^ 清史稿·世宗本紀》雍正四年:三月壬戌,侍講錢名世投詩年羹堯事發,革去職銜。上親書『名教罪人』四字懸其門,並令文臣作為文詩刺惡之。
  37. ^ 孟森的《清代史》、王鍾翰的《清世宗奪嫡考實》(《燕京學報》36期,1946年6月)
  38. ^ 馮爾康. 雍正傳. 中國: 上海三聯書店. 1999年: P125–127. ISBN 9787010004839 (漢語). 
  39. ^ 馮爾康. 雍正傳. 中國: 上海三聯書店. 1999年: P137. ISBN 9787010004839 (漢語). 

書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