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廢除漢字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廢除漢字)
前往: 導覽搜尋

廢除漢字論漢字廢止論日語漢字廃止論)是指中國日本韓國越南台灣漢字文化圈的國家和地區廢除或改革漢字,主張採用本民族的表音文字的運動。

其中,中國還存在類似的做法,中國政府稱為漢字拉丁化,意以拉丁字母取代漢字的書寫。理由是蘇聯所主導的廢除漢字運動希望以此來與蘇聯、國際接軌,有利於中蘇、中西交流。但不同的是,現在漢語拼音主要是替漢字進行注音或轉寫,不被視為正式文字。

中國大陸[編輯]

二簡字在1977年12月20日的《人民日報》上發表,當日的頭版還指出「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編制注音字母拼讀漢語。新文化運動的一些知識分子,比如錢玄同魯迅等均曾主張廢除漢字。魯迅提出「漢字不滅,中國必亡」的說法。1931年9月26日,蘇聯為推動中國廢除漢字改行拉丁化文字,在弗拉基沃斯托克舉行「中國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會」,中共代表瞿秋白、吳玉章等人與蘇聯共同草擬「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開啟廢除漢字的新契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2年3月「漢字簡化表」第一稿擬出,選定簡化字700個,但毛澤東看過後卻很不滿意,認為700個簡化字還不夠簡,字的數量也要減少,一個字要能代替幾個字[1][2][3]中國大陸現行簡化字以1964年公告、1986年修訂的《簡化字總表》為國家標準,《簡化字總表》收錄了2274個簡化字及「讠[訁]、饣[飠]、纟[糹]、钅[釒]」等14個簡化偏旁。

中蘇交惡後,中國廢除漢字失去支持[來源請求],但《簡化字總表》中的簡化字獲得保留並被定為「規範漢字」,在中國大陸使用至今。此後無論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以及其他通用漢語文的地區,官方均再無推出任何簡化、廢除漢字的計劃。

緣起[編輯]

中西方的交流很早就有了,而不同的文化交流需要語言的溝通,漢字拉丁化可以實現西方人對中國的了解。

近代以前,漢字的拉丁化基本由西方人進行。近代中國遭受了一系列的變故,徹底打破了中國固有的文化自豪感。中國近代的一些思想家認為中國古代的一些歷史遺留阻礙了中國的發展,包括孔子思想、禮教等,其中也包括漢字。

漢字由於其字數眾多,學習比較費勁,而且由於師承不同,字的具體寫法也有不同。近代科學大量引入中國,漢字在這些概念面前變得不夠使用,又由於新文化運動影響,漢字改革遂成為主流的社會思想。其中劉半農魯迅等提倡尤甚。

過程[編輯]

注音符號與拼音法

最早的漢字拉丁化的實踐來自於中西方的交流,若要介紹中國的一些地名、人名或其他固有名詞到西方,必會涉及漢字拉丁化的問題。西方傳教士為了學習漢字和傳教的需要,開始系統用拉丁字母給漢字注音。1605年天主教耶穌會士、義大利利瑪竇(Matteo Ricci)的《西字奇蹟》具有開創性的系統化意義。1626年耶穌會士金尼閣出版的《西儒耳目資》是最早用音素給漢字注音的字彙,所用的拼音方案是利瑪竇方案的修正。

1867年,在英國使館任中文秘書的威妥瑪(Thomas F. Wade)出版了一部《語言自邇集》,創立了一個拉丁化的威妥瑪拼音,使用時間很長,對漢字的拉丁化起了重要作用,以後的方案都有參考。

1918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公布第一套法定的37個民族字母形式的注音字母方案,特點是採用符號表示聲調,這雖然不是一種直接的拉丁化方案,但用符號表示聲調的方法卻延續到漢語拼音方案

1928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公布第一套法定的拉丁化拼音方案——國語羅馬字(簡稱國羅),特點是用字母的拼法來表示漢語的聲調,實際上由於流傳時間較短,時間起到的作用不大。195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布的第二套法定的拉丁化漢語拼音方案,使用了26個拉丁字母,用符號表示聲調,但是這種符號不易在西式打字機上實現。1980年代,漢語的信息化進入日程,形成「萬碼奔騰」的局面,漢語拼音方案作為重要的拼音輸入方法得到使用,使漢語較能同信息化接軌。

評價[編輯]

唐德剛在《胡適雜憶》論及漢字的拉丁化時,認為方塊字維繫了中華民族的統一:「我們有了方塊字教育愈普及,則民族愈團結;民族愈團結,則政治統一便愈容易推動。政治、文字、教育有其一致性,它也就限制了方言的過份發展。如今世界,四個人之中,便有一個是『炎黃子孫』,豈偶然哉?文藝復興以後的歐洲便適得其反。他們教育愈發達,則方言愈流行;方言愈流行,則政治愈分裂。這就是今日白鬼種族繁多之所以然也。這也就是兩種不同文字『偶然』的發展,在人類社會發展史上所發生不同的『必然』後果!」(193頁)

漢字拉丁化有其政治的成分,也是一種社會思潮。現在只是提供認識漢字,輸入漢字等的一種輔助手段。

此外,由於漢語的其中一特性為詞語多只有二三音節,當中多有同音異字。因此以拉丁字拼音寫成的文章閱讀相對困難,閱讀的速度亦大幅下降。例如日文使用平假名片假名拼音,仍然需要使用漢字以增加文章的閱讀速度。加上電腦的使用,進一步減少漢字拉丁化的優點。

用拉丁字母注音,易於學習,現在中國的小學生基本依此來學習漢字的讀音。而國家也藉此進行了語音的統一。

但是,由於漢字在中國各個地區,乃至日本(日本漢字)韓國(韓國漢字)讀音都不相同,漢字實際上應該是一種語素文字,由於漢字拉丁化,漢字方言讀音拉丁化,還有日韓的拉丁文漢字讀音,造成了很大的混亂。

漢藏語系方言文字的拼音化除閩南語白話字台語現代文等拉丁化外,比較普及的另有在中亞吉爾吉斯東干族人所使用的東干語Хуэйзў йүян,回族語言),以及越南所使用的越南語。東干語以陝西甘肅的地方話為基礎,雜以俄語中亞各國的語言及阿拉伯語,目前以西里爾字母來拼寫。而越南拼音文字全面使用濫觴於法國殖民統治時期,越南語用拉丁字母以音節為拼音的基本詞素,使用上近似於漢語拼音化的形式。

台灣[編輯]

台灣尚未有漢人大規模移居時,當地平埔族語言曾以新港文(Sin-kang)紀錄。在鄭氏王朝統治台灣,漢人(以閩南人客家人為主)定居後,漢字才在台灣的明人之間成為正式文字,除書面語文言文外,漢語族語言如閩南語客家語也用漢字來紀錄,例如歌仔冊歌仔文字即是以漢字為書寫媒介的閩南語白話通俗文學。但當時教育並未普及,不少民眾皆不能以漢字表達自己所操的口語,於是19世紀又有傳教士拉丁字母製作白話字(Pe̍h-ōe-jī)。之後,自台灣日治時期開始推行的義務教育中,供台灣漢人兒童就讀的公學校所設之修身科及漢文科,是以台灣閩南語音閱讀文言文及現代漢語文章,造成漢字與現代漢語閱讀能力普及。中華民國代管台灣後,現代漢語被視為國語,除閱讀能力外,台灣人必須學習以北京語音為基礎的現代漢語聽說,並打壓其他語言,以致閩南語及客家語等現代漢語以外的漢語族語言的文讀系統及以漢字來寫作的台語及台灣客語文學傳承受阻,不少人皆未能以閩南語或客語閱讀漢語文章,也未能以正確的漢字寫出閩南語或客語文章,甚至誤以為這些語言不能以漢字表達,加上政治原因,部份提倡和中國做語言及文化上的區隔台灣獨立運動支持者提倡廢除漢字,將台語及台灣客語完全羅馬字化(台語客語全羅馬化的優勢在於同音字較少)。[4]

但到目前為止,中華民國政府並沒有任何要廢除漢字的計劃,漢字仍舊在二戰後的台灣佔有其優勢的地位,而相比已經簡化過漢字的中國大陸日本等地,台灣還保留許多傳統漢字(繁體字)的寫法,另外在台灣通用的注音符號雖為一種半音節文字,但在台灣仍舊只做為漢字拼音工具使用而非主體文字使用,同時亦沒有取代漢字的打算(許多台獨人士也反對使用注音文)。

日本[編輯]

從影響現代日語這個角度來看,二戰後所進行的國語改革,是所有漢字政策造成影響最大的政策之一。

此項改革基於一種發源於被佔領時期的意見,即認為「對日本的傳統進行重新檢討(或者排斥)的時期已經到來」。1946年4月,志賀直哉在雜誌《改造》上發表《國語問題》(国語問題),提議廢除日語,採用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法語。同年11月12日,《讀賣報知新聞》(読売報知新聞,今日的《讀賣新聞》前身)發表題為《廢止漢字》(漢字を廃止せよ)的社論。

同年3月,盟軍最高司令部邀請第一屆美國教育使節團於3月31日發表了第一次美國教育使節團報告書。在這份報告,指出學校教育中使用漢字之弊害與使用羅馬字之便利。

這項改革的成果是當用漢字当用漢字)和現代假名遣現代仮名遣い)的制定。

不過隨著漢字限用政策的緩和,漢字最終未於日本廢止,到了20世紀末反而被視為傳統而被熱捧。但另一方面,提筆忘字的現象時有發生,近期也有不少日本年輕人的漢字水準低下,有的甚至只會用假名書寫而不會寫漢字;儘管漢字能力檢定中出現了不少「漢字王」,但實際研究漢字的人極少。[5]

當用漢字[編輯]

為了完全廢除漢字,內閣於1946年(昭和21年)公布了在漢字全部廢除之前可使用的漢字表,當用漢字所指的就是這其中所包含的1850個漢字。此表排除了使用頻率較低的漢字,明確了官方文書和傳媒中應當使用的漢字的範圍。並且,《當用漢字表》也嘗試著對其中一部分存在比較複雜或存在多種寫法的漢字的字體進行簡化。但是,這種簡化並非如同中國的簡化字般,對漢字的構成要素進行體系化的變更,而僅僅是參照慣例將個別文字的一部分進行省略而已。

今天常見的漢字和假名「混同書寫」問題,也是隨當用漢字表的出現才產生的。根據此表,對使用當用漢字無法書寫的辭彙可進行同音替換;而現實中,則有人將漢字用假名發音來替代,以這種方式繼續使用原有辭彙,這即是所謂「混同書寫」現象的由來。

為了順利過渡到當用漢字,國語審議會於1956年(昭和31年)7月5日,決定對漢語辭彙中超出當用漢字表所規定範圍的漢字,用同音的別字進行書寫替換。這個方針和中國的簡化字的原理有少許相似之處。

對當用漢字的批判[編輯]

以漢字全廢為目的的當用漢字屢次遭到批判。1956年(昭和31年),國語審議會會長森戶辰男於記者見面會上,表示「漢字假名混合表記是審議的前提。漢字全廢不予考慮。」1958年開始,雜誌《聲》連載的《我的國語教室》(私の国語教室)中,福田恆存指出「目前對漢字進行限制已經是明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國語審議會大多數由表音主義者所佔據,大會每次都由所選出的同樣幾位委員所構成;在1961年的大會上,發生了舟橋聖一、鹽田良平、宇野精一、山岸德平等改革反對派委員退場的事件。

1962年,國語審議會委員吉田富三表示「國語(日語)是以漢字假名混合表記作為正式規則的。國語審議會在此前提下對國語的改善進行審議」,並提案將此作為審議前提。

爭論[編輯]

自幕末以來,作為日語表記方法之一,漢字使用的是是非非屢次成為人們討論的對象。批判漢字使用時所採用的根據有下面這些:

  • 漢字的數量太多,也難以記住其讀音和寫法。
  • 國際上大多數國家都是使用羅馬字,使用漢字是自絕於世界。

打字機、電腦出現之後,也有人從機械化方面來批判:

  • 因漢字數量巨大,文字處理機、電腦對其的處理要花費較長時間。
  • 和產生只使用假名或羅馬字的文檔相比,產生漢字假名相混合的文檔要經過所謂的「假名漢字轉換」(かな漢字変換),損失效率。

上述這些理由也產生了如下的主張,認為依照政策來削減漢字使用或將漢字全部廢除不再使用這種做法有利於國家利益。

1866年(慶應二年),前島密向當時在位的德川慶喜將軍提出名為《漢字廢止之議》(漢字御廃止之議)的報告和提議,這被世人認為是漢字廢止論的先驅。他提出「漢字的習得過程沒有效率,應予廢止」的觀點。

而反對廢除漢字者的理由如下:

  • 隨著電腦與文字處理器的發展,以使用打字機活字、手書原稿為前提而對漢字作出的限制、簡化已失去原有效果。曾經是漢字限用派的金田一春彥認為,1995年(平成7年)至今,文字處理器已有很大發展,無論常用漢字新字體還是現代假名遣都變得無意義。[6]
  • 如果廢除漢字,由於無法分辨同音異義詞,其間的差異將不復存在,日本語會因此失去越來越多的表達方式和概念,變為表現力貧乏、非常幼稚的語言[7]
  • 漢字若被廢止,學過漢字而能理解古典文學的菁英階層與無法理解漢字的庶民之間會形成文化隔閡,這對文化發展有害無益。[8]

朝鮮半島[編輯]

朝鮮[編輯]

北韓韓語只使用諺文書寫,且法律完全不使用漢字。漢字一般只用於表記中國的人、地名,甚至於連「金正日」和「平壤」等的漢字表記也通常被視爲外語

列寧說過,「採用羅馬字也是東洋民族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一部分」。因此,在革命的口號下,北韓採用了其近似羅馬字的本國表音文字諺文。但是,北韓並未完全禁止漢字。以下是金日成對於使用漢字的見解:

基於他的見解,1968年時,北韓建國以來就已經廢除的漢字教育以「漢文」之名再次被編入高中課程。

在1948年廢除漢字的時候,用韓語固有詞替換漢字詞的運動(國語純化運動)也同時開始,但由於可行度低,所以在1960年便結束了。

韓國[編輯]

二戰後,韓國初期還有使用一定數量的漢字,不少老人至今還會書寫,但1970年起也以諺文取代漢字,並禁止在官方場合大量使用(僅在消歧義上容許「漢字併記」),甚至有主張繼續使用漢字的大學教授被迫辭職的事件。但是,總括而言禁止的程度比北韓輕微,在較為正式的場合(例如殯喪)仍然會使用少量的漢字,法律、文學等專業領域甚至繼續使用,基本上無法離開漢字。此外,在電視節目和報紙上也不時會在一些韓文旁標明其對應漢字,以消除同音字產生的歧異或者為人正名。

1990年之後,漢字的必修被改為選修,廢漢字達到了高潮,但也帶來了文化衝擊,主張恢復漢字的呼聲逐漸高漲,1998年,全國漢字教育推進總聯合會成立,領導人是朴正熙時代的陸軍總參謀長李在田。這位前國防部長還主張陸軍官校的學生應該接受漢文教育;但2004年李在田逝世,使這個計劃擱置。

李在田領導的全國漢字教育推進總聯合會主張:

2011年起,韓國政府計劃將把漢字教育重新列入中小學課程,但被不少家長及教師反對,但也有不少家長表示贊同,總之,目前漢字的學習量相比以前有一定提高的趨勢。

越南[編輯]

越南淪爲法國殖民地後,於1919年廢除了科舉制度漢字喃字也逐漸廢除,開始使用羅馬化文字(越南國語字)。

北越獨立後在胡志明的領導下正式廢除了漢字,但在南越漢文仍然是中學的一門學科。兩越統一以後,漢字教育在越南正式告終。

然而漢字並沒有完全在越南消失,文學、歷史等學術上仍保留大量漢字和喃字,現時漢字在越南的狀況類似拉丁語歐洲的狀況。

參考文獻[編輯]

  1. ^ 用簡體,還是用繁體?歷史上一直是個問題. 南方都市報 (中文(中國大陸)‎). 
  2. ^ 「漢字簡化不是文字的根本改革,要進一步進行拼音化,期許中共專家為拼音文字完成準備工作」人民日報,1955年10月26日,第一版
  3. ^ 劉勝驥,《中共改革漢字漢語之運動》,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18期
  4. ^ 廢漢字chiah有chai-tiau獨立,收錄於蔣為文著1996《海翁》台語文集。
  5. ^ 潘鈞. 第八章 日本漢字的未來. 《日本漢字的確立及其歷史演變》. 商務印書館. ISBN 978-7-100-09617-1 (中文(中國大陸)‎). 
  6. ^ 福田恆存. 『私の國語教室』. 文春文庫. : 358頁 (日語). 
  7. ^ 高島俊男. 『漢字と日本人』. 文春新書. 2001年: 244頁 (日語). 
  8. ^ 福田恆存. 『私の國語教室』. 文春文庫. : 304~305頁 (日語). 

相關條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