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府民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廣府人)
前往: 導覽搜尋
廣府民系
Cantonese
袁崇煥(Yuanchonghuan).jpg
Wong fei hung.jpg
Sun Yat Sen portrait 2.jpg
Yip Man.jpg
Bruce Lee - son.jpg
Cropped version of John So.jpg
Gary Locke official portrait.jpg
AndyLau2005 2.jpg
GigiLai2007.jpg
Fish Leong @Chengdu-3.JPG
Rainie 2013 concert.JPG
Yi Jianlian Wizards 2.jpg
總人口
全球大約6600萬人[1]
分布地區
中國廣東廣西海南香港澳門)、東南亞新加坡馬來西亞柬埔寨越南)、西方國家美國秘魯加拿大英國澳洲委內瑞拉
語言
粵語廣府話/廣東話)、華語
宗教信仰
大多為中國民間信仰(包括道教儒教中式祖先崇拜)及大乘佛教,少數為基督教等其他宗教
相關種族
香港人澳門人台山人、及其他漢族
廣府民系
簡化字 广府人
正體字 廣府人
漢語別稱
簡化字 广东人
正體字 廣東人

廣府民系,亦稱粵民系廣東人,是以粵語母語漢族分支[a],也是嶺南「三大民系」中的第一大民系,廣泛分布於廣東廣西海南港澳地區、以及海外部份國家地區。其人口所佔比例在廣東省內接近60%,並以廣州佛山為「廣府文化」發祥地。

簡介[編輯]

廣義的廣府民系包括九大分支,包括粵海民系、莞寶民系、羅廣民系、四邑民系、高涼民系、邕潯民系、勾漏民系、欽廉民系以及吳化民系;狹義的廣府民系(即廣府人)則只含以廣州文化為核心或以廣州話母語漢族群體,基本來自古代廣州府的管轄區域,主要分布於今日廣州、佛山一帶。在明朝海禁後,大量進入珠三角的人群以及後來的香港人都被粵語影響,加上早期一口通商五口通商的廣州以及六七暴動語文統一香港是廣府文化的推廣基地,使得不少香港原住民(包括疍家人客家人)以及外籍人士亦主動學習粵語。

定義[編輯]

狹義[編輯]

狹義的廣府民系即「廣府人」,又稱粵海民系,舊稱番禺舊裔。從定義上說,廣府民系是指具有以下特徵的民系:

  • 民族與民系:廣府人是漢文化之下的一個民系分支。
  • 語言:粵語是廣府人的母語,屬於漢藏語系漢語族,但底層有大量的侗台成份,這些底層成份通常能在廣西壯語中找到同源詞,來自古代的
  • 文化:廣府民系內部對於本民系的共同心理認同感比較強烈,民系凝聚力強,普遍為繁榮的嶺南和廣東文化感到自豪。

廣義[編輯]

近年來,有些語言學家、人類學家在研究、比較廣東廣西的本地人時,出於討論上的方便,常將說粵語的廣東人(有時甚至包括所有以粵語為母語的人)稱為廣府民系(與說客家話閩語等的廣東人相區別),不過廣府這個詞並沒有什麼知名度,即使在廣府的核心——珠三角地區使用也不多,更不被粵西的粵人認可,一般廣東廣府人更加認同廣東人這個名字而極少自稱廣府人。學術上定義一個廣義的廣府民系,有利於對廣東、廣西不同族群的比較和研究。但在海外的廣府華僑由於他們的原籍、祖籍多數是來自廣東和香港,故大部分的廣府華僑及華人只有「廣東人」及「廣東話」的認同。存在「廣府」的強烈認同多見在東南亞地區的各個華人社區中因東南亞地區的廣府族群的原籍、祖籍來自廣東和廣西都有。

所以,是否應該對所有粵語族群都稱為廣府民系(廣府人)存有一定的爭議。例如廣東、廣西境內的少數民族,儘管他們能流利使用粵語,但樣貌與其他漢族人無異,或許不應該算作廣府人。不過現在中國人口流動性高,人口族群不斷互相融合,各種認定以主觀因素居多,例如自我認定及別人認同和不同族群互相通婚,而非僅是長期居住。

分布[編輯]

廣府人居住在廣東、廣西境內,海南西部(說儋州話邁話的村落),香港、澳門,以及一些海外華人社區,以珠江三角洲為中心。

中國內地[編輯]

廣東省:廣府民系是廣東省三大民系中的第一大民系,其人口所占比例近60%,聚居的地方占全省面積的1/3以上,即廣州、佛山、東莞、博羅、中山、珠海、江門、肇慶、陽江、雲浮、清遠、英德、韶關、茂名、順德、南海、番禺、龍門、增城、從化、花都、連州、陽山、連山、懷集、廣寧、四會、三水、高要、雲浮、高明、新興、鶴山、封開、鬱南、德慶、羅定、陽春、陽江、信宜、高州、化州、吳川、台山、開平、新會、恩平、惠州、惠東、河源、源城及斗門等。 非純以廣府人為主的縣市13個,分別為廣東粵東、粵西、粵北的韶關、湛江、深圳、海豐、陸豐、仁化、樂昌、英德、寶安、電白、遂溪、徐聞及廉江。

廣西壯族自治區:廣府人聚居的縣市有30多個,即南寧、邕寧、橫縣、貴港、桂平、平南、藤縣、梧州、玉林、北流、容縣、博白、陸川、防城港、東興、欽州、合浦、浦北、靈山、北海、蒼梧、岑溪、昭平、蒙山、賀州、鐘山、百色、崇左、扶綏、寧明、憑祥及龍州。

海南省:廣府人聚居的縣市有7個,即儋州、東方、樂東、瓊中、三亞、昌江及文昌市鋪前鎮浦漁村。

港澳地區[編輯]

香港澳門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基於政治考慮,推行粵語,很多原籍客家潮汕福建的當地居民,甚至江浙人山東人都逐漸改說廣府話

越南[編輯]

海外其它[編輯]

在西方國家(歐美、澳洲等地區)廣府民系在華人社區占了多數,例如中華民國前總統陳水扁訪問中美洲時面對當地華人,便出現因當地華人只懂粵語,導致雙方出現溝通困難的局面。廣府人在東南亞則占少數,在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印度尼西亞、越南、柬埔寨、緬甸、菲律賓等國家均有分布。

在東南亞,廣府人的城市屬性很強,幾乎都居住在大城市中心地帶。在馬來西亞,廣府人只占華裔族群的15%,人數居於閩南人和客家人之後,但是首都-吉隆坡、連同中馬四個州首府(怡保、關丹、芙蓉、莎阿南)的華人社群皆以粵語為主流社交中文用語。在新加坡,廣府人也大量集居在牛車水唐人街的城市中心地帶。雖然新加坡政府強勢推行了將近四十年華語運動,但是廣府話在新加坡城市中心仍相當通行。根據新加坡政府人口普查,廣府人在家裡使用和傳承祖籍方言——粵語的比率比其他華裔籍貫高出十多倍。在越南,廣府話更是胡志明市華人的工商業用語,尤其是在堤岸區一帶,其他華裔籍貫也被同化,改說廣府話。在印尼,廣府人也主要集居在首都和大城市中心地區。

基因分析[編輯]

有遺傳學遺研究顯示,此民系是漢族父系,跟一部分漢族母系遺傳, 一部分兩千年長期雜居的南越族原住民母系通婚成的一個民系[2][3]

研究顯示,大部份廣東人的Y-染色體(父親的祖先)是漢族,而大部份廣東人的mtDNA(母系祖先)是百越族[4][5]只有講廣西平話的人和蜑家沒有漢人的DNA,是真正的百越[6][7]

全漢族之中,單倍群 O3 是最普遍的分子標記, 而廣府民系也不例外。[8] 反而,現代南方少數民族最普遍的單倍群 O1b-M110、 O2a1-M88、 跟 O3d-M7,在華南漢族中只占4%。即使漢族南北已經發生遺傳漂變的疏遠現象[9],廣府人父系的69% 還是跟北方漢族一致[2][3], 而母系30% 也跟北方漢族相同, 大體上廣府人比較接近漢族。[2][3] 此外,語文學研究顯示,粵語可能有壯、侗、或南越來源的字不多。[10][11] 故得論,全漢族遺傳結構相當一致。[12]

註釋[編輯]

  1. ^ 有別於廣東本地三大民系中以客家話為母語的客家人及以閩語潮州話)為母語的潮汕人

參考文獻[編輯]

  1. ^ http://www.davidpbrown.co.uk/help/top-100-languages-by-population.html
  2. ^ 2.0 2.1 2.2 Wen, B.; Li, H.; Lu, D.; Song, X.; Zhang, F.; He, Y.; Li, F.; Gao, Y.; 等. Genetic evidence supports demic diffusion of Han culture (PDF). Nature. Sep 2004, 431 (7006): 302–5. PMID 15372031. doi:10.1038/nature02878.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09-03-24). 
  3. ^ 3.0 3.1 3.2 Xue, Fuzhong; Wang, Yi; Xu, Shuhua; Zhang, Feng; Wen, Bo; Wu, Xuesen; Lu, Ming; Deka, Ranjan; Qian, Ji; 等. A spatial analysis of genetic structure of human populations in China reveals distinct difference between maternal and paternal lineages. Europe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8, 16 (6): 705–17. PMID 18212820. doi:10.1038/sj.ejhg.5201998. 
  4. ^ Genetic Structure of the Han Chinese Population Revealed by Genome-wide SNP Variat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9-12-11, 85 (6): 775–785. 
  5. ^ Genetic evidence support demic diffusion of Han culture (PDF) (PDF).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09-03-24). 
  6. ^ Pinghua population as an exception of Han Chinese's coherent genetic structure. 自然期刊. 2008 [2009-11-23]. 
  7. ^ Cooley's anaemia among the tanka of South China, A.J.S. McFadzean, D. Todd. Tropicalmedandhygienejrnl.net. Retrieved on 2012-03-02.
  8. ^ Hurles, M; Sykes, B; Jobling, M; Forster, P. The Dual Origin of the Malagasy in Island Southeast Asia and East Africa: Evidence from Maternal and Paternal Lineage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5, 76 (5): 894–901. PMC 1199379. PMID 15793703. doi:10.1086/430051. 
  9. ^ Chen, Jieming; Zheng, Houfeng; Bei, Jin-Xin; Sun, Liangdan; Jia, Wei-hua; Li, Tao; Zhang, Furen; Seielstad, Mark; Zeng, Yi-Xin; 等. Genetic Structure of the Han Chinese Population Revealed by Genome-wide SNP Variat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9, 85 (6): 775–85. PMC 2790583. PMID 19944401. doi:10.1016/j.ajhg.2009.10.016. 
  10. ^ 李敬忠:〈粵語中的百越語成分問題〉,《學術論壇(雙月刊)》,1991年5期,第65-72頁。ISSN:1004-4434.0.1991-05-012
  11. ^ 本節舉例查證自《中國少數民族語言簡誌》叢書。
  12. ^ Gan, Rui-Jing; Pan, Shang-Ling; Mustavich, Laura F.; Qin, Zhen-Dong; Cai, Xiao-Yun; Qian, Ji; Liu, Cheng-Wu; Peng, Jun-Hua; Li, Shi-Lin; Xu, Jie-Shun; Jin, Li; Li, Hui. Pinghua population as an exception of Han Chinese's coherent genetic structure.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Nature.com). 2008, 53 (4): 303–13. PMID 18270655. doi:10.1007/s10038-008-0250-x.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