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後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該條目的基督教術語主要使用了新教常見翻譯,如需查詢天主教的對應用詞,請參閱天主教與新教術語對照列表

提摩太後書希臘語ΠΡΟΣ ΤΙΜΟΘΕΟΝ Β΄)是新約聖經中的一卷,通常列於第16卷。由於提摩太前書、提摩太後書和提多書這三卷聖經的對象是教會牧者,因此亦稱為教牧書信(Pastoral Letters)。

作者[編輯]

在提摩太後書的開頭,清楚表明這封書信的作者是使徒保羅[1]。對於這一點在早期教會中並無異議。不過到1807年,德國神學家弗里德里希·施萊爾馬赫開始對此提出挑戰。此後有一些學者接受了他的看法,引用一些疑難問題,否定保羅是該書的作者,認為提摩太前書應該是較晚期的作品,例如諾曼·佩蘭[2]理察·赫德[3]羅伯特·格蘭特[4]。不過,仍有許多學者,特別是福音派背景者,堅信保羅是該書的作者,例如丹尼爾·華萊士[5]奈特·費[6]、維斯林頓三世[7]、詹森[8]、斯托特[9]和唐納[10]

受者[編輯]

同樣,在提摩太後書的開頭,也清楚說出這封書信的收信人是提摩太。提摩太生長於路司得,父為希臘人,母為猶太人[11]。他自幼受祖母及母親影響,熟習舊約聖經[12]。由於提摩太十分長進,為人可靠,保羅便帶他參與第二次佈道旅程的工作。此後提摩太與保羅到處宣教,成為親密的同工[13]

寫作時間[編輯]

通常認為,提摩太後書是保羅書信中最後寫成的一卷。他寫了提摩太前書後,第二次被捕,再度被囚於羅馬監獄,在此時他寫了提摩太後書,時間約在主後65年,受書者為提摩太。從信中可知,保羅知道自己殉道的日子已經很近了[14] ,因此寫信切切囑咐提摩太,要堅持作工的心志,不要灰心,教導信徒持守真理,並請提摩太趕快到羅馬,因保羅想見他。

寫作背景[編輯]

在提摩太後書中,提到這封書信是寫於羅馬監獄[15]。保羅在羅馬再度繫身囹圄。但這次監禁卻比第一次艱難得多。時維公元65年左右。公元64年7月,一場大火災席捲羅馬全城, 市內14區中有10個區大受破壞。

據羅馬歷史家塔西佗(Tacitus)報導,尼祿王無法「禁絶民間一項流傳,認為這場大火是由王下令縱放的,尼祿於是把心一橫,向一群稱為基督徒而一直受人憎恨的人施以各種酷刑。……結果有許多人被定罪,其實非因縱火,而是由於他們憎恨人類。他們在死前受盡凌辱。他們被逼披上獸皮,慘遭惡犬撕裂,或被釘在十字架上,或在夜幕低垂時被人活活燒死,把這些熊熊的火光當作照明之用。尼祿以御花園作刑場。……這引起了人們的惻隱之心; 因為他這樣行顯然不是為了大衆的好處,而是僅為了滿足一己的殘酷獸性把別人毀滅。」[16]

很可能在這段猛烈的迫害時期中,保羅再次在羅馬被囚,鋃鐺入獄。他並沒有期望獲得釋放,而是等待最後的判決和死亡。這時訪者稀少,事實上,若有任何人敢公然自認是基督徒,就必須冒著被捕及折磨至死的危險。是故保羅感激地論及來自以弗所的訪客説: 「願主憐憫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因他屢次使我暢快,不以我的鎖鏈為恥,反倒在羅馬的時候,殷勤地找我,並且找著了。」(提摩太後書1章16,17)在死亡的陰影下, 保羅把自己稱為「憑上帝的旨意、按照與基督耶穌聯合的生命應許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提摩太後書1章1節)由此可見,保羅知道自己正等待獲得「與基督聯合的生命」。

他的傳道工作遍及當時已知的世界的多個主要城市,從耶路撒冷至羅馬,甚至可能遠及西班牙[17]他忠信地完成了自己的人生旅程。(提後4:6-8)

本書大綱[編輯]

  1. 問安與感恩(1章:1-5節)
  2. 鼓勵勿因福音受苦為恥(1章:6-18節)
  3. 如基督精兵般學習教導(2章:1-26節)
  4. 末世背道與得救智慧(3章:1-17節)
  5. 最後的勸勉與遺言(4章:1-18節)
  6. 祝福(4章:19-22節)

主要內容[編輯]

第1章[編輯]

『不斷持守健全話語的模式』。保羅告訴提摩太,他從沒有在禱告中忘記他,而且切切想見他。 他記得提摩太懷有『無偽的信心』,而這信心起先是他祖母羅以和他母親友妮基所懷有的。提摩太應當把他所持有的恩賜像火一樣挑旺起來,『因為上帝所賜的不是怯懦的靈,而是力量、愛心、頭腦健全的靈。』因此,他不要以作見證及為好消息受苦為恥,因為上帝的非配得仁慈藉著救主基督耶穌已經清楚彰顯出來。提摩太應當「不斷持守」他從保羅聽見的「健全話語的模式」, 並且好好保守這美好的委託。

第2章[編輯]

提摩太要把他從保羅學得的知識傳給『忠信的人,使他們有適當資格轉而教導別人』。提摩太必須證明自己是基督的精兵。當兵的人不會捲入商業的事務裏。此外,在競賽中獲得冠冕的人必須按照規則競賽。若要具有辨識力, 提摩太需要不住沉思保羅的話。

他必須牢記及提醒別人記住的重要事情是:「耶穌基督乃是大衛的後裔,他從死裡復活。」(《聖經和合本》)與基督聯合的拯救和永遠的榮耀、與他一同作王——這一切都是保持忍耐的選民所得的獎賞。提摩太必須竭力在上帝面前作蒙嘉許的工人,遠避違反聖潔標準的空談, 因這些話語會像壞疽一樣蔓延。就像在大家宅裏,貴重的器皿會跟不貴重的器皿分開擺放,故此保羅勸勉提摩太説:「要逃避少年人的私慾,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仁愛、信德與和平。」主的奴隸需以溫柔待衆人,具備資格教導人,並用溫和的態度勸導人。[18]

第3章[編輯]

在末期」,難以應付的危難時期會來到,人會徒具敬虔的外表,「常常學習,但總是無法對真理達到確切的認識」。可是,提摩太卻一直密切跟從保羅的教訓和生活方式,和他一同忍受逼迫。在這一切事上,主都把保羅拯救出來。「事實上」,他補充説,「所有想與基督耶穌有關地過敬虔效忠生活的人,也將要受逼迫。」 然而,提摩太應當繼續持守他從嬰孩時期所學到的事物, 而這些事可以使他有得救的智慧,因為「聖經全部都是上帝所感示的,……都是有益的」。

末後的艱難時期[編輯]

在提摩太後書3章1-13節,保羅預言末世的危險。保羅首先說到,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但是按照比較接近原文的新舊庫譯本、聖經新譯本或者恢複本,都將「末世」譯為「末後的日子」,「危險」譯為「艱難」[19],。在12節,保羅就具體地說到「所有立志在基督耶穌里過敬虔生活的,都必遭受迫害。」

保羅在預言末後必有艱難時期之後,隨後列舉了至少19種罪惡或敗壞:「人要成為愛自己者、愛錢財者、自誇者、狂傲的、毀謗者、違背父母的、忘恩負義的、不聖的、無親情的、不解怨(不肯和解)的、好說讒言者、不能自約的、性情凶暴的、不愛良善者、賣主賣友者、鹵莽行事的、為高傲所蒙蔽的,寧願作愛宴樂者,不願作愛神者,有敬虔的外形,卻否定敬虔的能力」[20]另一2001年完成的譯文為:人必專愛自己,貪愛錢財,自負,高傲,褻瀆,忤逆父母,忘恩負義,不忠貞,沒有親情,不願意達成協議,毀謗人,漫無自製,兇悍,不愛良善,出賣別人,剛愎自用,驕傲自大,愛享樂不愛上帝,有敬虔的形式,卻沒有體現敬虔的力量。[21])。這些罪惡不但描繪非基督徒中間邪惡的光景,而且描繪敗落的宗教墮落的光景,因為在5節說到「有敬虔的外形」。其中至少提到4類愛者:愛自己者、愛錢財者、愛宴樂者、愛神者;以及兩類不愛者:不愛良善者和不愛神者。信徒是那一類的愛者,將決定教會是有得勝的榮耀日子,還是敗落的艱難日子[22]。根據啟示錄2章,教會敗落的根源是失去對主起初的愛[23]

對聖經的尊重[編輯]

在提摩太後書3章14-17節,保羅特彆強調對聖經真理的尊重。《提摩太後書生命讀經》中解釋說,聖經中神聖的話,就是預防上述敗落的抗毒劑。

對於提摩太後書3章16節,各種中文譯本的翻譯有略微的差異:

  • 恢複本——聖經都是神的呼出,對於教訓、督責、改正、在義上的教導,都是有益的
  • 新譯本——全部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在教訓、責備、矯正和公義的訓練各方面,都是有益的
  • 和合本——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
  • 呂振中譯本——每一部受上帝靈感的經典、對於教導、對於指責、對於規正、對於訓練人正義,全都有益

[24]

第4章[編輯]

在這一章節,保羅勉勵提摩太徹底完成服事職務。保羅囑咐提摩太要懷著緊急之感去「傳講那話語」。(提摩太後書4章2節) 時候將會來到,人不會接受健全的教訓,反倒轉向假教師,但提摩太卻必須事事留神,『從事傳福音者的工作, 徹底完成他的服事職務』。保羅看出自己離世的時候快到了。他滿心喜樂,因為那美好的仗他已經打過了,路程已經跑到終點,信仰也已經遵守了。現在他滿懷信心地期待獲得「公義的冠冕」為獎賞。

這章也提到幾個保羅初期的助手(4:10),有底馬放棄了傳教事業,其他幾個都派遣到各地去進行職務,只有路加留在他身邊;保羅還請提摩太要記得把他忘在他人家的大衣順帶的帶來羅馬(4:13),顯示了一絲生活味。

以要來的獎賞鼓勵[編輯]

  • 在提摩太後書4章1-2節,保羅以主的顯現和祂的國度,來鼓勵年輕的提摩太。在提後四章二節並囑咐他說:「務要傳道;無論時機是否適合,都要常作準備;要以多方的忍耐和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25]
  • 在4章6節,保羅指出自己將要殉道:「我已經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也到了。」。
  • 在4章7節保羅題起三件事:打美好的仗,跑當跑的賽程,以及守住當守的信仰。
  • 在4章8節,保羅說到他確信「公義的冠冕」的賞賜在那日為他以及「凡愛慕祂顯現的人」(上述奔跑賽程的得勝者)存留。

對工作之交待[編輯]

對於提摩太後書4章9-18節,有些解經家認為是保羅對同工的工作有所安排、交待[26],但是也有解經家認為這一段是說到教會敗落的2個結果:愛現今的世代,以及行許多的惡事[27]。由於「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離棄我到帖撒羅尼迦去」,保羅吩咐提摩太儘快到他那裡去[28]

基督新教觀點[編輯]

留意聖經的教導[編輯]

保羅在寫給提摩太的第二封信中說:「聖經全部都是上帝所感示而有益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摩太後書3:16,17)因此這封信強調「教訓」的益處。所有愛好公義的人都會留意信中的明智勸告,「當竭力在上帝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像在提摩太日子以弗所城裏的人一樣,現今也有人喜歡作「愚拙無學問的辯論」。保羅指出,這些人雖「常常學習,[卻]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拒絶「純正的道理」,只喜歡那些迎合他們的自私心意的教師。[29]

為了避免受世俗影響所污染,基督徒必須以信心心『繼續持守純正話語的模式』。此外,組織也急需有更多人在會衆內外『具備適當的資格去教導別人』,像『屬主耶穌的人』提摩太一樣。人若毅然負起這項責任,成為『善於以溫柔教導人』,「用充分的恆忍和教導藝術」去傳講真理,這樣的人便快樂了!參看提摩太後書1:13;2:2,24,25;4:2;

教導兒女,提防謬誤[編輯]

正如保羅指出,由於羅以和友妮基的慈愛教導,提摩太「從嬰孩時期」便認識聖經。這表明今日的兒童也應當「從嬰孩時期」便受到聖經的教導。但是人長大之後,先前有如火苗的熱心若開始冷卻。保羅的建議是將火苗再次挑旺起來,表現「力量、愛心和頭腦健全的靈」,繼續保持無偽的信心。他透露「末期」會是一段充滿犯罪難題和謬誤主張的危難時期。由於這緣故,所有人——特別是年輕人——必須『事事留神,徹底完成他們的服事職務』。[30]

爭取生命的獎賞[編輯]

獎賞是值得爭取的。[31]論到這件事,保羅將讀者的注意引到王國種子之上,説:「要記念耶穌基督乃是大衛的[種子],他從死裏復活,正合乎我所傳的福音。」保羅的希望是要與這種子保持聯合。後來他以勝利的口吻談及他行將以身殉道一事,説:「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32]那些能夠回顧多年的忠信服務而説出同樣話來的人快樂了!可是,這需要基督徒在現今便忠貞地努力服務,愛慕耶穌基督的顯現,並且表現出保羅寫以下一段話時所懷的信心:「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也必救我進他的天國。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門。」(提摩太後書4:18)

參考文獻[編輯]

  1. ^ 提摩太後書1章1節
  2. ^ Perrin, Norman. The New Testament, an Introduction: Proclamation and Parenesis, Myth and History. 264-5. Harcourt College Pub: 1974. ISBN 0-15-565725-9.
  3. ^ Heard, Richard (1950), An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by Richard Heard, chap. 18
  4. ^ Grant, Robert.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chap. 14
  5. ^ Wallace, Daniel B. 1 Timothy: Introduction, Argument, Outline.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0603082545/http://www.bible.org/docs/soapbox/1timotl.htm
  6. ^ Fee,GD,(1995),1 and 2 Timothy, Titus,New International Biblical Commentary,Paternoster Press,ISBN=978-0853646679
  7. ^ Witherington, Ben, III (2006), 'A Socio-Rhetorical Commentary on Titus, 1-2 Timothy and 1-3 John: 1 (Letters and Homilies for Hellenized Christians Set)', IVP Academic, ISBN 978-0-8308-2931-6
  8. ^ Johnson, Luke Timothy, (2001), 'The First and Second Letters to Timothy: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Anchor Bible, ISBN 978-0-385-48422-0
  9. ^ John Stott, The Message of 1 Timothy and Titus (Leicester: IVP, 1996), 23.
  10. ^ Towner, Philip H., (2006), The Letters to Timothy and Titus,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 ISBN 978-0-8028-2513-1
  11. ^ 使徒行傳16章1節
  12. ^ 提摩太後書3章15節
  13. ^ 羅馬書16章21節
  14. ^ 提摩太後書4章6-9節
  15. ^ 提摩太後書1章16~17節
  16. ^ 《塔西佗全集》(英文),1942年,哈達斯(Moses Hadas)編著,第380-1頁。
  17. ^ 參看羅馬書15章24,28
  18. ^ 參看提摩太後書2章2,8,22節保羅對提摩太提出的勸勉
  19. ^ 提摩太後書3章1節,和合本、新舊庫譯本、聖經新譯本、聖經恢複本
  20. ^ 提摩太後書3章2-5節,聖經恢複本
  21. ^ 聖經新世界譯本,提摩太後書3:2-5
  22. ^ 提摩太後書,生命讀經,第五篇 敗落的惡化
  23. ^ 啟示錄2章4節
  24. ^ 各種英文譯本中,分歧更多,其中譯為「God-breathed」的有新國際本(niv)、恢複本(Recovery Version)和楊氏譯本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ylt);譯為「inspired 」或「inspiration」的有世界英語聖經(web)、美國標準本(asv)、達秘譯本(jnd)、英王詹姆士欽定本(kjv)、Noah Webster Bible(nwb)和修訂標準本(rsv);譯為「comes from」的有基礎英語聖經(bbe)等。
  25. ^ 提摩太後書4章2節,《中文聖經新譯本》
  26. ^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27. ^ 提摩太後書生命讀經第八篇 敗落的結果,台灣福音書房
  28. ^ 提摩太後書4章9、10節,中文聖經新譯本
  29. ^ 參看提摩太後書2:15,23;3:7;4:3,4
  30. ^ 參看提摩太後書3:15;1:5-7;3:1-5;4:5。
  31. ^ 參看提摩太後書2:3-7
  32. ^ 參看提摩太後書2:8;4:8

參看[編輯]

閱讀聖經[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