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斯捷潘·班傑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斯捷潘·安德里約維奇·班德拉
Степан Бандера
SBandera.jpg
斯捷潘·班德拉
個人資料
出生 1909年1月1日
奧匈帝國加利西亞老烏戈里諾夫村
逝世 1959年10月15日(1959-10-15)(50歲)
西德慕尼黑
國籍 烏克蘭
職業 政治家
軍事背景
效忠 烏克蘭 1941年烏克蘭國政府
服役 OUN-r Flag 1941.svg 烏克蘭反抗軍
參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

斯捷潘·安德里約維奇·班德拉烏克蘭語Степан Андрійович Бандера,1909年1月1日-1959年10月15日),烏克蘭政治家,西烏克蘭民族主義運動和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的領導人,與納粹德國關係密切。父親是天主教神職人員,在1917-1920年間曾領導各類反共武裝,後來被擊斃,而他兩個姊妹也被發配到西伯利亞

在其活躍的時期,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英語Organization of Ukrainian Nationalists分裂為兩個派別:溫和派(由米里尼克領導)及激進派(由班德拉領導,又稱革命派,即OUN-R[evolutionary]),而OUN-B於1941年6月30日在利維夫發表了《烏克蘭國獨立宣言》(Declaration of Ukrainian Independence, 1941)。

1959年10月15日,在蘇聯政府的授意下,格別烏在西德的慕尼黑刺殺了班德拉。

班德拉是一個頗受爭議的人物。爭議的焦點在於1939年至1941年間其與納粹德國的合作。1941年9月,班德拉被納粹軟禁於集中營,1944年9月獲釋。[1][2]歷史上對他的評價分歧很大,既有不吝溢美之辭的,也有徹底否定的。[3]2010年1月22日,時任烏克蘭總統尤申科追授班德拉「烏克蘭英雄」稱號。[4]該決定在國內反應不一[4],並在多個國家遭到譴責[5][6],烏克蘭一家法院也與同年4月判決該決定非法。2011年1月,現任總統亞努科維奇宣布撤銷授獎決定[7]。2014年3月3日下午的聯合國安理會烏克蘭問題會議後,烏克蘭常駐聯合國代表尤里·舍格耶夫聲稱,要否定確認反法西斯戰爭勝果的紐倫堡審判,為二戰時期的烏克蘭納粹分子班傑拉正名。包括班德拉在內的二戰時期烏克蘭民族主義者與納粹德國關係密切,被控幫助納粹進行種族屠殺,烏克蘭如今的反對派與這些納粹分子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來源請求]

早年[編輯]

童年[編輯]

1909年1月1日,班德拉出生於曾經屬於奧匈帝國老烏戈里諾夫村,目前屬於烏克蘭西部的伊凡諾-法蘭科夫斯克州。其父是天主教神職人員,在1917-1920年間曾領導各類反共武裝,後來被擊斃,而他兩個姊妹也被發配到西伯利亞蘇俄國內戰爭之後,他所在的家鄉劃歸波蘭。

1922年,其母親死於喉結核

教育[編輯]

1922年(一說1923年),班德拉加入了烏克蘭民族青年聯盟[4]

1927年,當他從高中畢業時曾計劃前往捷克斯洛伐克烏克蘭技術與經濟學院就讀,但礙于波蘭政府未批准發予證件而未能成行[8]

1928年,班德拉在利維夫綜合技術學院報名參與了農藝學課程[9] ——少數幾個向烏克蘭人開放的課程之一[10]

1929年加入由科納瓦列茨創建的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在該組織無法成為波蘭合法黨派的情況下,班德拉開始領導青年小組,進行軍事培訓和爆炸物製造,並進行暗殺等顛覆活動。[4]

政治活動[編輯]

Stepan Bandera monument in Ternopil

早期[編輯]

無論是在高中還是大學,班德拉都曾參與了不少烏克蘭的民族主義組織:青年聯盟、自由烏克蘭聯盟、還有OUN。OUN是這些組織中最為活躍的,領導人為米里尼克。[10]

由於其堅定的個性,其在這些組織中的地位都快速攀升。在1931年,他成為了OUN的總宣傳官員,1932至1933年擔任加利西亞地區OUN副指揮官,到了1933年6月成為了加利西亞地區OUN的首腦。[9]

班德拉認為建立國家十分重要,因此,他注重在西烏克蘭各階層中爭取支持。到了1930年前後,他積極地在烏克蘭各地發展烏克蘭民族主義組織。[10]

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編輯]

在擔任OUN加利西亞地區首腦期間,他開拓了西烏克蘭的OUN網絡以對抗波蘭蘇聯。為了阻止波蘭人的強征暴斂,班德拉指揮OUN直接對抗主導了反烏政策的波蘭官員。反抗行動包括抵制波蘭對菸草和酒品的壟斷,抵制對烏克蘭青年的民族同化。1934年,他在利維夫被捕,兩次受審:一次是關於刺殺內務部部長的陰謀,另一次則是一次對OUN重要官員們的集體審判。班德拉被判處了死刑。[9]之後,其被減刑,改為終生監禁。[9]1938年有部分其追隨者嘗試將其救出,但是失敗。[11]

1939年9月他離開監獄,但似乎既不是被波蘭人釋放的,也不是後來接管監獄的烏克蘭人或蘇聯人釋放的。

很快,波蘭東部落入蘇聯手中。班德拉去了克拉科夫,也就是當時波蘭總督府所在地。在克拉科夫,他與米里尼克做了接觸。在1940年,兩人分歧過大,導致OUN分裂為OUN-M和OUN-B。[12]OUN-B在德軍中尋求支持,而OUN-M則在波蘭德占區的各黨派間建立關係。1939年11月,大約800名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前往德國國防軍情報局的訓練營接受訓練。12月初,班德拉未與米里尼克商議便密令信使進入利維夫,通知當地的組織成員準備暴動。然而,信使被內務人民委員會截獲,命令未能被傳達。在1940年秋班德拉又做了一次嘗試,但還是失敗。


組建機動隊[編輯]

在發表《烏克蘭國獨立宣言》之前,班德拉便已組織了「機動隊」。「機動隊」由5至15人組成,計劃在德軍進軍東烏克蘭後前往該地區爭取當地對OUN-B的支持,並建立由OUN-B成員領導的執政機構。[13]

總計有約7000人加入了機動隊,而他們在知識分子中爭取到了大量支持者。[14]

組建烏克蘭反抗軍[編輯]

與納粹德國的關係[編輯]

班德拉與OUN和納粹之間的關係時好時壞,合作也充滿了機會主義的色彩。雙方都想利用對方,當然都沒有成功。[15]

巴巴羅薩計劃開始之前,OUN積極地與納粹合作。納粹曾提供250萬德國馬克以支持OUN在蘇聯的破壞活動。[13][16][17] 在《烏克蘭國獨立宣言》中也有說到「(本國)將與納粹德國緊密合作,在阿道夫·希特勒的領導下共同建立歐洲和世界的新秩序」[13][17]

但1941年7月5日,班德拉被納粹逮捕並送往柏林。12日烏克蘭國的總統也被逮捕。14日,兩人雙雙被釋放,但是被軟禁在柏林。雙方關係頓時緊張起來。OUN其他高層在商議後決定準備武裝對抗納粹。之後,烏克蘭反抗軍成立。

1942年1月,班德拉被送往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的特殊營區。這裡關押的都是那些聲名顯赫的政治犯。[18]1944年9月,為使他帶領烏克蘭人對抗步步緊逼的蘇聯,納粹釋放了班德拉。班德拉將總部設在柏林。OUN-B和烏克蘭反抗軍所需的軍備、受過敵後行動和情報活動訓練的德軍士兵和特工由德軍空運過去。[19][20]

死亡[編輯]

1959年10月15日,班德拉突然在慕尼黑病倒並迅即死去。屍檢結果表明班德拉死於氰化物噴霧。[21]20日,班德拉在慕尼黑森林墓地下葬。

兩年後,1961年11月17日,德國司法機關宣布班德拉死於最近才剛叛逃的KGB成員伯格丹·施塔辛斯基英語Bohdan Stashynsky之手,他是根據赫魯雪夫和時任KGB主席的指令行事的。[22]1962年10月8日至15日,在經過詳盡調查後,法院對施塔辛斯基進行了審判。19日宣判其有期徒刑8年。

參考資料[編輯]

  1. ^ БАНДЕРА Степан Андрійович at Institute of History -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Ukraine
  2. ^ WEST GERMANY: The Partisan Monday, Nov. 02, 1959
  3. ^ Довкола цієї контраверсійної постаті й донині точаться гострі суперечки, що супроводжуються розмаїттям оцінок: від різко негативних до суцільно апологетичних. D.Vyedeneyev O.Lysenko OUN and foreign intelligence services 1920s-1950s Ukrainian Historical Magazine 3, 2009 p.132– Institute of History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Ukraine http://www.history.org.ua/JournALL/journal/2009/3/11.pdf
  4. ^ 4.0 4.1 4.2 4.3 班德拉:令烏克蘭爭議半世紀的民族英雄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5. ^ [1], Simon Wiesenthal Center (January 28, 2010)
  6. ^ [2] Student Union of French Jews, (February 1, 2010)
  7. ^ Рішенням суду президентський указ «Про присвоєння С.Бандері звання Герой України» скасовано, President.gov.ua. Retrieved January 16, 2011.
  8. ^ Ukrainian College of Technology and Economics in Podebrady
  9. ^ 9.0 9.1 9.2 9.3 Bandera, Stepan. Encyclopediaofukraine.com. [2010-03-17]. 
  10. ^ 10.0 10.1 10.2 Murdered by Moscow. - [4] Stepan Bandera, His Life and Struggle (by Danylo Chaykovsky). Exlibris.org.ua. [2010-03-17]. 
  11. ^ (波蘭文) Janusz Marciszewski, Uwolnić Banderę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9-07-03., NaszeMiasto.pl
  12. ^ Ukraine :: World War II and its aftermath - Britannica Online Encyclopedia. Britannica.com. [2010-03-17]. 
  13. ^ 13.0 13.1 13.2 ОУН в 1941 році: документи: В 2-х ч Ін-т історії України НАН України К. 2006 ISBN 966-02-2535-0
  14. ^   By Sviatoslav LYPOVETSKY. Eight decades of struggle /ДЕНЬ/. Day.kiev.ua. [2010-03-17]. 
  15. ^ David Marples. (2007). Heroes and villains: creating national history in contemporary Ukraine . 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Press, pp. 150 and 161
  16. ^ Організація українських націоналістів і Українська повстанська армія. Інститут історії НАН України.2004р Організація українських націоналістів і Українська повстанська армія, Раздел 1 http://www.history.org.ua/LiberUA/Book/Upa/1.pdf стр. 17-30
  17. ^ 17.0 17.1 І.К. Патриляк. Військова діяльність ОУН(Б) у 1940—1942 роках. — Університет імені Шевченко \Ін-т історії України НАН України Київ, 2004 (No ISBN)
  18. ^ Berkhoff, K.C. and M. Carynnyk 'The Organization of Ukrainian Nationalists and Its Attitude toward Germans and Jews: Iaroslav Stets'ko's 1941 Zhyttiepys' in: Harvard Ukrainian Studies, vol. 23 (1999), nr. 3/4, pp. 149—184 .
  19. ^ Organization of Ukrainian Nationalists and the Ukrainian Insurgent Army, p.338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9-03-25.
  20. ^ D.Vyedeneyev O.Lysenko OUN and foreign intelligence services 1920s-1950s Ukrainian Historical Magazine 3, 2009 p.137– Institute of History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Ukraine http://www.history.org.ua/JournALL/journal/2009/3/11.pdf
  21. ^ The Partisan, Time (magazine) (November 2, 1959)
  22. ^ The Poison Pistol, TIME Magazine, December 01, 1961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