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曹孟德)
前往: 導覽搜尋
曹操
丞相魏王,領冀州
前任:
繼任:曹丕
曹操
曹操圖像
魏王
國家 東漢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漢靈帝漢少帝漢獻帝
姓名 曹操
孟德
封爵 武平侯→魏公→魏王
氏族 沛國曹氏
籍貫 沛國譙縣
別名 小名吉利、小字阿瞞
出生 155年
安徽省亳州市
婚年 不詳(181年與卞氏結婚)[1]
逝世 220年3月15日(220-03-15)(64歲)
河南省洛陽市
廟號 太祖
諡號 武王/武皇帝
墓葬 高陵

曹操(155年-220年3月15日),孟德小名吉利小字阿瞞沛國(今安徽省亳州市)人。東漢末年著名軍事家政治家詩人三國時代魏國奠基者和主要締造者。曹操在世時官至丞相,爵至魏王;去世後,諡號武王[2]其子曹丕稱帝後,追尊其為武皇帝廟號太祖

生平[編輯]

出身[編輯]

曹操出身宦官家族,養祖父是宦官曹騰,歷侍四代天子,漢桓帝時封為費亭侯。父親曹嵩是曹騰養子,漢靈帝時官至太尉。《三國志》記載曹操遠祖是漢代初期的相國曹參,但裴松之注曰:「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於惇為從父兄弟」,曹操身世眾說紛紜。

曹操少時機警過人,通權謀機變,行為放蕩不羈,不為世人看重。只有橋玄何顒李瓚王俊認為曹操是非常之人,將來一定會安定天下。[3][4][5][6][7][8]當時曹操還默默無聞,橋玄建議曹操去結交當時的名士許劭,以提高名望。於是曹操就去拜訪許劭,向他詢問說:「我是怎樣的人?」許劭鄙視曹操的為人,不肯回答,曹操找到機會威脅許劭,許劭不得已,給曹操做出了「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評價(另說:「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曹操聽罷大笑,並逐漸知名。[9][10][11][12]建安七年(202年)曹操北征,路過橋玄之墓,下令祭祀橋玄,並且寫了悼文。

曹操早年就喜愛武藝同時也很有才華,曾經潛入中常侍張讓家,被張讓發覺後,手舞著越牆逃出,全身而退。又博覽群書,尤其喜歡兵法,曾抄錄古代諸家兵法韜略,還有注釋《孫子兵法》的《魏武註孫子》著作傳世。

174年,通過察舉孝廉成為郎官。稍後曹操被任命為洛陽北部[13]。上任數月,宦官蹇碩的叔叔違禁夜行,被曹操依律棒殺。這使曹操得罪了宦官集團,可曹操是依法而行,這些人又無法中傷詆毀曹操,只好轉而稱讚他做得好,舉薦他去擔任地方官。177年(22歲),曹操被任命為頓丘,第二年,即178年(23歲),曹操因堂妹夫滁強侯宋奇被宦官誅殺,受到牽連,被免去官職。其後,在洛陽無事可做,回到家鄉譙縣閒居。

180年,曹操又被朝廷徵召,任命為議郎。此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謀劃誅殺宦官,不料反為閹黨所害。曹操上書陳述竇武等人為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滿朝,而忠良之人卻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辭懇切,但沒有被漢靈帝採納。爾後,曹操又多次上書進諫,雖偶有成效,但東漢朝政日益腐敗,曹操知道無法匡正。

黃巾之亂[編輯]

184年,黃巾之亂,朝廷任命曹操為騎都尉,前往潁川鎮壓。由於鎮壓黃巾軍有功,升任濟南相,任職後罷免了貪污官員約8成,並嚴令禁止當時盛行的宗教迷信。據說因為曹操當政素稱嚴明,濟南郡一帶作亂之徒聽說曹操要來了,都紛紛潛逃到別的郡縣。曹操被任命為東郡太守,但是曹操沒有就任,稱病回鄉[14]。當時天下紛亂,先是發生了冀州刺史王芬聯合南陽許攸沛國周旌等地方豪強,謀劃廢黜靈帝立合肥侯的事件。王芬等人曾希望曹操加入他們,但被曹操拒絕,[15]後來王芬事敗自殺。接著,又有西北金城郡(今蘭州)的邊章韓遂殺死刺史和太守,率兵十餘萬反叛朝廷。

這時,曹操被起用為典軍校尉。不巧的是,189年,在位十多年的漢靈帝駕崩,太子劉辯登基,太后臨朝聽政。大將軍何進想趁靈帝逝世、宦官失侍之機誅滅閹黨,但沒有取得太后的支持。於是何進便召時任并州刺史的董卓進京,脅迫太后同意。然而此舉打草驚蛇,董卓尚未抵達京城,何進已被宦官下手謀殺。同年九月董卓入京,執掌朝政,把漢少帝廢為弘農王,而改立其弟陳留王為漢獻帝,又派人把弘農王母子毒死。京城也陷入混亂。為了穩定局面,董卓想拉攏曹操,上表奏請曹操為驍騎校尉。但曹操沒有接受董卓所封的官職,怕惹禍上身,反而更名改姓,潛逃出洛陽。

討伐董卓[編輯]

回到家鄉陳留之後,曹操散盡家財徵募鄉勇,豪強衛茲也傾家財助之,率先揭竿舉義,討伐董卓,在正史《三國志》中記載為中平六年冬十二月(189年)。次年,190年(35歲),正月,董卓討伐戰勃海太守袁紹、後將軍袁術長沙太守孫堅冀州韓馥豫州刺史孔伷河內太守王匡兗州刺史劉岱陳留太守張邈東郡太守橋瑁山陽太守袁遺濟北鮑信等地方勢力,舉兵反董。群雄推舉袁紹為盟主。曹操則行使奮武將軍之職。

此次戰役,雖然名義上是聯合討伐,實際各群雄互相估量對手、保存自身實力,為此結下不少仇怨。

192年5月22日,王允、呂布等人以皇帝詔書的名義,在未央殿掖門外誅殺董卓,結束董卓的專權。但是董卓屬下李傕、郭汜等人以為其報仇為名,很快率兵攻破長安,擊敗呂布,殺害王允,暴政比董卓專權時更甚。最後獻帝被迫逃出長安,流離失所,最終投靠曹操,漢室名存實亡。

兗州和徐州[編輯]

192年,青州的百萬黃巾大軍入侵兗州。兗州刺史劉岱不聽濟北相鮑信勸阻,與黃巾軍交戰,結果被殺。鮑信等暗中使人到東郡迎接曹操,推舉他擔任兗州牧。後來與黃巾軍戰於壽張以東,歷經苦戰,鮑信戰死,終於大破敵軍。曹操一路追擊至濟北,最後逼降黃巾軍,收編降卒三十餘萬並男女百餘萬口,又從中選出精銳,號稱「青州兵」。到了這時,曹操作為一方勢力才漸成氣候。

後來袁紹與荊州劉表聯手,袁術則與幽州公孫瓚徐州陶謙相結以抗。這時曹操是袁紹的同盟,劉備孫策也分別屈身於公孫瓚與袁術之下,是受其差遣調度的客將。正當曹操協助袁紹,大破袁術於各地之際,陶謙卻趁機攻打兗州東部泰山郡,使曹操父親曹嵩被殺。對於曹嵩之死,存在爭議。[16]針對這個事件,曹操於193年至194年間,二度討伐陶謙,並在徐州當地展開大屠殺。《後漢書》對此事則描錄「男女數十萬人慘遭殺害,即便雞犬也不能倖免,泗水也因此堵塞不通。」[17] 194年,張邈等人叛曹操,迎呂布為兗州牧。曹操在兗州與呂布、張邈等交戰,雙方互有勝負,兗州之地也反覆易主。曹操命荀彧程昱堅守鄄城,並以此為根據地,終於擊破呂布,平定兗州。朝廷也於此時正式承認曹操的兗州牧地位。

挾天子以令諸候[編輯]

圖畫中的曹操

195年,漢獻帝遷出長安,進駐安邑。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聽從謀士荀彧建議[18],迎接皇帝。雖然皇帝(或其掌權之臣)對曹操仍有疑慮,但曹操勢力擊破黃巾軍,表現出關心社稷,由於京師洛城董卓破壞,殘破不堪,漢室於八月庚午日(10月7日)遷都至許昌,曹操於十一月丙戌日(197年1月1日)任司空[19]

官渡之戰[編輯]

曹操雕像在湖北省武漢市

197年,征討張繡,張繡舉眾投降,之後因曹操納張濟之妻,張繡對這件事感到十分痛恨,曹操得知後於是密謀要殺害張繡,由於計畫洩漏,於是張繡襲擊曹操,曹操在長子曹昂、姪子曹安民與校尉典韋殿後下逃亡,但曹昂、曹安民與典韋也陣亡。此後,曹操又兩度攻擊張繡,都沒有徹底擊破。後來張繡接受謀士賈詡的建議,向曹操投降,曹操才取得對荊州北部的控制,並消除了許都南面的威脅。198年,曹操用荀攸、郭嘉的計策,開決泗、沂二河之水灌入下邳,最後生擒呂布、陳宮,把徐州納入勢力範圍。199年,曹操派史渙曹仁于禁徐晃擊破張楊舊部眭固,取得河內郡,把勢力範圍擴張到黃河以北。

200年,攻下劉備統領的徐州。二月開始,曹操和袁紹展開一系列的會戰。十月,戰事處入僵局之時,袁紹謀士許攸因袁紹和他多次不和,袁紹更一度懷疑他是曹操的內鬼,於是投奔曹操,向曹操獻策,偷襲袁紹的糧草囤積地烏巢。曹操採納,因而扭轉了戰局。

204年,曹操攻下河北袁氏的根據地鄴城,從本年起,曹操把自己的據點北遷到了冀州鄴城[20],政令軍隊此後皆從此出,並在許縣留有個別官吏監視漢獻帝[21]。最後,曹操在207年,徹底消滅了袁氏集團,佔據中國北部。

曹操出身寒族,且與閹宦有關,不以儒學為務,與當時服膺儒學的豪族、士大夫不同。曹操曾下「求才三令」,強調重才不重德,並以法家之術為治,要摧破豪族的儒學。曹操為一代梟雄,不僅得到眾多寒族人才支持,也得到部份豪族士大夫支持,如荀彧荀攸。荀彧更為曹操引進不少士大夫階層的人才。[22]

赤壁之戰[編輯]

建安十三年六月癸巳日(208年7月9日),被任命為丞相(原任司空)。七月,曹操親統大軍10餘萬南征荊州,企圖先滅劉表,再順長江東進,擊敗孫權。八月,荊州牧劉表病亡,次子劉琮請降。九月,劉備長坂坡被曹軍重創,與孫權聯合。十二月,曹操於赤壁之戰中敗於孫權和劉備聯軍,損失慘重,形成三國鼎立的雛型。

211年三月,曹操為用兵關中,藉口要討伐漢中張魯,遣曹仁夏侯淵等統率大軍與鍾繇會師於關中,此舉引起起關中諸侯的驚疑,馬超等十部起兵聯合反曹,曹操依賈詡離間之計,引起馬超、韓遂等相互猜疑,一舉擊潰關中聯軍,馬超等各自走還涼州。隨後,馬超在隴西捲土重來,先後攻下隴西各地,但最後復奪涼州未成,兵敗逃奔漢中去了。

建安十七年(212年),董昭等人推舉曹操為「魏公」,荀彧以忠於漢室立場提出反對。曹操答應荀彧永不作魏公,但因此對荀彧不悅。次年五月丙申日(213年6月16日)(58歲),漢獻帝冊封曹操為魏公,其領地廣及魏郡河東郡河內郡等十個,甚至遠遠超過西漢初年的劉姓宗室藩王,更加違背了「七國之亂」和推恩令諸侯封地不得超過一的漢制。建安十九年(214)三月,漢獻帝使曹操的魏公位在諸侯王上,改授金璽,赤紱、遠遊冠。

215年,曹操進攻漢中張魯投降。曹操收降張魯後,取得漢中屬地,但劉備得悉曹操攻降漢中,早晚要攻打蜀地,便和孫權以湘水為界平分荊州,回師益州。此時曹操沒有接受劉曄的建議[23],未能趁劉備未站住腳跟之時攻蜀,便班師回朝。

建安廿一年四月甲午日(216年5月29日),曹操再自封「魏王」,自加九錫,違反漢太祖所訂「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的白馬之盟。次年(217年)僭天子禮,設天子旌旗,戴天子旒冕,出入得稱警蹕,並作泮宮。十月,再授賜十王冠、二綵帶,乘金根車,駕六馬,設五時副車。他名義上雖仍為漢臣,實際上掌握等同於皇帝的權力和威勢,權傾朝野,漢獻帝形同手上傀儡隨意擺布。並任夏侯淵為征西將軍、曹仁為征南將軍,欲取荊蜀。

漢中之戰[編輯]

217年起,劉備率軍大舉進攻漢中,漢中之戰爆發。孫權也率十萬大軍進攻合肥,由於形勢緊張,曹操便在九月親自到長安坐鎮,一面令合肥守將張遼樂進李典阻擋東吳進攻。時漢中的夏侯淵與劉備相峙一年,曹軍守將夏侯淵、張郃徐晃曾多次擊退劉備軍猛烈攻勢。219年正月,劉備親自領軍和黃忠分進合擊,於定軍山斬殺征西將軍夏侯淵。至此漢中為劉備取得,同年三月曹操親自揮軍欲奪回,一度召集抽調鎮守北方的曹彰二十萬大軍增援,但都為劉備所敗,曹軍無功而返,劉備便派劉封黃忠趙雲等將晝夜不停攻擊曹軍。至五月曹操便撤退至長安,劉備攻下房陵,派劉封順沔水攻佔上庸。相傳曹操再度敗於劉備,此段心境為「雞肋」的典故[24]

樊城之戰[編輯]

219年七月,劉備在漢中自立為漢中王,封關羽前將軍。關羽起荊襄之兵大舉北伐襄樊,進一步圍困曹軍大將曹仁滿寵的殘軍於樊城,史稱樊城之戰。曹操派左將軍于禁和龐德援救,適逢漢水暴漲,淹沒于禁七軍,漢軍乘勢以水軍攻打,于禁向關羽投降,龐德被俘虜後不降遭斬,關羽並另遣軍隊包圍襄陽,一時之間威震華夏。當時曹操治下許多州郡的叛軍早已受關羽遙控。[25]

同年十月,曹操欲遷都避其鋒芒,司馬懿蔣濟等勸阻[26],認為孫權必然不願看到關羽坐大。孫權果然自請襲擊關羽後方。曹操並召集駐守合肥與孫權對峙的張遼軍隊、在漢中監視巴蜀的徐晃軍隊等,並親自由洛陽領軍往樊城救援。

曹操又命人把孫權偷襲荊州的消息用箭射到關羽和樊城守將曹仁處,曹軍士氣大振,而關羽進退失據。[27]最先抵達樊城的徐晃軍,乘著大水稍退,對圍城的關羽軍展開攻擊。曹仁終於突圍而出,與徐晃軍一同擊退關羽。不久之後,往南退軍的關羽被佔領江陵的孫權處斬,孫權將關羽的首級送到許昌,曹操以諸侯之禮安葬。襄樊戰役結束。

219年冬,孫權上書稱臣,「陳說天命」,勸曹操稱帝。曹操把孫權來書給群臣觀看,陳群、夏侯惇和司馬懿等人都勸曹操登基。曹操卻不想廢漢自立,他說:「若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矣。」周文王自己並未除滅殷商,到了其子周武王克殷。暗示希望由自己的兒子曹丕來取代漢朝建立新政權。

曹操在220年正月廿三日庚子(3月15日)病逝於洛陽,享年66歲。[28]

謚曰武王。曹操臨死前留下《遺令》。[29]根據曹操的遺囑,他於二月廿一日丁卯(4月11日)被安葬於鄴城西郊的高陵[28]

曹操死後,世子曹丕嗣魏王,同年迫使漢獻帝退位禪讓,篡位自立曹魏,追尊曹操為太祖武皇帝。

文學成就[編輯]

曹操賦詩

體裁[編輯]

曹操詩歌在表現形式上往往有所創新,如「薤露行」、「蒿里行」,古辭都是雜言,各曲僅為四句,曹操則改用五言來寫,各十六句。五言詩以外,又長於四言詩。

《蒿里行》原是雜言,曹操卻以五言重寫,非常成功。四言詩方面,本自《詩經》之後已見衰落,少有佳作,但曹操卻繼承了《國風》和《小雅》的傳統,反映現實,抒發情感。例如:《短歌行》、《步出夏門行》等均是四言詩之佳作,使四言詩重生而再放異彩。

此外,曹操還有不少其他文章傳世,例如《請追增郭嘉封邑表》、《讓縣自明本志令》、《與王修書》、《祀故太尉橋玄文》等,文字質樸,感情流露,流暢率真。

內容思想[編輯]

曹操用舊調舊題,描寫新內容。漢樂府詩多著重塑造客觀人物形象,曹操的樂府詩卻突破詩人自我形象;漢樂府詩以敘事為主,曹操的樂府詩卻以抒情為主。他沒有形式上模擬樂府,而是學習民歌反映現實創作精神,用舊曲作詞,既具有民歌的特色,而又富有自己的創造性。

曹操善於以詩歌抒寫政治理想和抱負,雄心壯志,詩中充滿奮發進取的精神。部分詩中則雜有思憂難忘、人生朝露的消極情緒,還有宿命思想,又寫了一些遊仙詩

曹操詩內容大致有三種:反映漢末動亂的現實、統一天下的理想和頑強的進取精神、以及抒發憂思難忘的消極情緒。

  • 漢末大亂,曹操又南征北討,接觸的社會面非常廣大,故多有親身經驗和體會如《蒿里行》謂漢末戰亂的慘象,見百姓悲慘之餘又見詩人傷時憫亂的感情。故後人謂曹操樂府「漢末實錄,真詩史也。」
  • 曹操生於官宦,對天下具有野心,故懷有統一之雄圖,《短歌行》有謂「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可資明證。其進取之心亦可見出,如《龜雖壽》言之「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言己雖至晚年仍不棄雄心壯志。
  • 一代梟雄,縱風光一世,亦有星落殞滅之時。曹操對此也感到無能為力,只有作詩感歎,無可奈何。如《短歌行》中「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感傷,《秋胡行》之低沈情緒,《陌上桑》等遊仙作品中都可見他的消極情緒。

曹操的詩,極受樂府影響,現存的詩脫胎自漢樂府民歌。這些詩歌雖用樂府舊題,卻不因襲古人詩意,自辟新蹊,不受束縛,而是體現了漢樂府「感於哀樂,緣事而發」的精神。例如:《薤露行》、《蒿里行》原是輓歌,曹操卻以之憫時悼亂。《步出夏門行》原是感歎人生無常,須及時行樂的曲調,曹操卻以之抒述一統天下的抱負及北征歸來所見的壯景。可見曹操富有創新精神的民歌,開啟了建安文學的新風,也影響到後來的杜甫白居易等人。

語言風格[編輯]

曹操詩語言多古樸質直,少華美詞藻;情調悲壯,激昂慷慨;音調昂揚,氣魄雄偉;形象鮮明,善用比興。

曹操詩文辭簡樸,直抒襟懷,慷慨悲涼而沉鬱雄健,華美辭藻並不常見,惟形象鮮明,如《觀滄海》一詩:「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裡。」寥寥數筆,即能以遼闊的滄海景象,表現詩人胸襟,不加潤飾。

性格[編輯]

曹操為人機智,聰明,但也狡猾、多疑,可是也有很多人看好曹操的才華,如陳壽的「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之傑矣」及許劭的「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已明顯闡述曹操的才能非比常人。但也有許多人瞧不起曹操的品德,孫盛曰:魏武於是失政刑矣。易稱「明折庶獄」,傳有「舉直措枉」,庶獄明則國無怨民,枉直當則民無不服,未有徵青蠅之浮聲,信浸潤之譖訴,可以允釐四海,惟清緝熙者也。昔者漢高獄蕭何,出復相之,玠之一責,永見擯放,二主度量,豈不殊哉 !曹操會武藝,甚至有一次偷進張讓家時被發現,曹操手揮舞才得以逃跑[30],曹操也有抱負著野心的態度來面對亂世,如其迎接劉協代表其掌控了漢朝大勢,使到漢獻帝劉協也沒有權利。曹操也是殘忍之者,時常屠城[31],所以曹操殺人亦不手軟,坑殺士卒[32]、殺害皇后,所生的兩位皇子亦以毒酒毒殺,伏氏宗族有百多人亦被處死、[33]已經有孕在身的董貴人[34],曹操更過度勞役人民[35][36],以致有時爆發起義[37][38]

曹操妻子眾多,一次收降張繡時,因為貪色,收了張繡伯母入側室,引來張繡不快,曹操得知後於是想殺害張繡,但是由於計畫洩漏,引起張繡兵變,其長子曹昂,侄兒曹安民以及典韋白白地犧牲[39][40]。雖說好色,但曹操納妾實際上是有所標準,綜觀曹操所收的人妻,不是寡婦,就是別人休離的前妻,所以曹操才不齒呂布的所為。[41]

曹操性忌,凡是有得罪之處都一律殺死,例如:崔琰許攸婁圭孔融楊修華佗[42]邊讓、桓邵[43]劉勳等人,欲親近漢獻帝者亦殺死,如趙彥,即使沒犯錯只要威脅到曹操,曹操亦殺之,神童周不疑便是最好的例子。[44]張繡兵變複投曹營後不出幾年便病故,不然一般認為張繡若活得夠久早晚遭曹操清算。[來源請求]

從政治,軍事,經濟來看都是略勝一籌的。然而也是個卓越的軍事家,在戰略,戰術方面都能應付裕如,常用計略來應付一系列的群雄戰爭來取勝,然而曹操也是喜歡兵法,甚至還為孫武(孫子)所著作的《孫子兵法》做過註釋。

曹操的性格是有兩面性的,從《讓縣自明本志令》中可以看出曹操有政治智慧,也有性情。這樣一份有重要政治意義的綱領性文件卻用了非常樸實的語言風格,以及他的遺囑中很少提及他的政治生涯,很大篇幅都是安排瑣碎的家務事,雖說蘇東坡曾對此評價「平生奸偽,死見真性」,但「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可見他的性情,另一方面,他也是奸猾的,他以《讓縣自明本志令》表明忠心,但實際行動卻渾然不同,在相同的實例中可以看出曹操的不同性格,但複雜的性格融與他一身正說明了他的大氣。[來源請求]

曹操認為人死後並無來世,墳墓也終將被人盜掘,所以極力提倡喪葬從簡,一改漢代奢華之風。

設立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職,專門盜墓掘墳以賺取軍費,行事風格非常乾脆實際。然而此舉乃失德之行,連袁紹的幕僚陳琳起草討曹之「檄文」中亦把曹操公然發掘漢梁孝王墓列為其罪行之一。[45]也有人認為這只是陳琳虛構的罪名,這些職位的名字顯得誇張而不實際。

身世爭議[編輯]

曹操的父親曹嵩被宦官曹騰收養,其本來身份一直存在爭議。《三國志》作者陳壽記載「莫能審其生出本末。」劉宋裴松之三國志注》中引用的《曹瞞傳》和郭頒世語》則記載曹嵩本姓夏侯,是夏侯惇的叔父。[46]

對於曹嵩出自夏侯氏的記載,何焯提出夏侯惇的兒子夏侯楙娶了曹操的女兒清河公主夏侯淵的兒子夏侯衡也娶了曹家的女子,所以這種說法是敵對方東吳的傳聞,不可採信。[47][48]潘眉林國贊姚范趙一清則認為陳壽將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曹休曹真夏侯尚放在同一個列傳中,正隱寓夏侯氏是曹魏的宗室,曹操是夏侯氏的子孫[49][50][51],趙一清還指出曹操把女兒嫁給夏侯楙大概是想掩蓋自己的出身,非常地奸詐,何焯據此辯證曹操不是夏侯氏的子孫完全是顛倒事實。[52]惲敬則認為曹操雖然陰險狡猾,也不應該做出近親通婚之事。曹氏與夏侯氏世代通婚,而夏侯惇、夏侯淵和曹仁、曹洪、曹休、曹真等是曹魏開國元勛,他們死後,曹爽與夏侯玄陸續被殺,大權歸於司馬氏,所以陳壽將夏侯氏與曹氏合傳,讓後人看到曹魏興衰的緣由,這是陳壽寫史書定下的史學法規。[53]洪亮吉猜測陳壽大概是因為當時世傳曹操是夏侯氏的子孫,所以在評論中特別註明夏侯氏和曹氏世代通婚,以表明此說的錯誤,洪亮吉還認為將《曹瞞傳》和《世語》當做信史的人都是不善於讀史書的。[54]劉咸炘認為即便曹嵩是夏侯氏的子孫,他的後裔也未必不能與夏侯氏通婚,因為兩家已經是不同族了,陳矯就是如此。如果曹嵩為夏侯氏的子孫不是醜事,沒必要避諱,曹嵩是宦官養子人所共知,曹氏家族也沒對此事避諱,不避諱養子而避諱出自夏侯氏是不近人情的,所以此說不足信。劉咸炘認為惲敬所給出的曹氏、夏侯氏合傳的解釋合理,陳壽評論中曹氏合夏侯氏世代通婚就是他這樣立傳的理由,洪亮吉所說陳壽意在辨明流言的是非反而曲解了陳壽的意思。[55]李景星認為「莫能審其生出本末」是陳壽揭露曹操家世的醜聞。[56][57]

吳金華總結各家觀點,指出陳壽「莫能審其生出本末」是一種曲筆,他還提出曹嵩為夏侯氏的三個證據[58]

  • 《三國志注·吳主傳》中引《魏略》記載了孫權寫給浩周的書信,當中有「今子當入侍,而未有妃耦,昔君念之,以為可上連綴宗室若夏侯氏」,此時孫權向曹魏稱臣,魏臣浩周以為孫權之子可以如同夏侯氏一樣和曹魏宗室連結在一起,這已證明曹嵩出自夏侯氏並非敵對方的傳聞。
  • 《三國志·文帝紀》記載夏侯惇去世的時候,裴松之引用《魏書》「王素服幸鄴東城門發哀」,又引孫盛的評價「在禮,天子哭同姓於宗廟門之外。哭於城門,失其所也。」孫盛是東晉時人,以「良史」著稱,他的這項評價以曹丕和夏侯惇為同姓,證明曹嵩出自夏侯氏這一點在孫盛時代仍為人所共知。
  • 一九七四年至一九七九年安徽亳縣城南出土了曹氏墓磚,刻辭有「夏侯右」。

對於夏侯氏和曹氏世代通婚之事,周壽昌指出陳矯原為劉氏子孫,後成為舅舅家養子改姓陳,又娶了劉頌的女兒,劉頌與陳矯是近親,曹操因愛惜陳矯的才華,為他周全,特別下令禁止誹謗此事。周壽昌認為曹操禁止人們議論同姓通婚,也是為自己的私事提供方便。[59]吳金華也提出曹魏時期同姓通婚毫不奇怪,甚至有同母兄妹結為夫婦的情況,如《三國志注·曹爽傳》引《魏末傳》記載曹操義子何晏就娶了同母妹妹金鄉公主。吳金華指出只要知道這一點,就會對曹嵩出自夏侯氏沒有任何疑問。[58]此後朱子彥韓昇仍舊以《曹瞞傳》和《世語》不可信,夏侯楙、夏侯衡、夏侯尚娶曹氏女來論證曹操不是夏侯氏的後裔。[60][61]

復旦大學研究[編輯]

2009年在河南安陽出土了聲稱是曹操墓的遺蹟。復旦大學研究者隨即對於曹操宗譜展開研究。

科研人員對出土的曹操骨骼進行DNA復原,一代梟雄曹操身高只有1.55米左右。(然而在兩千年前,營養遠不及現代充足的時期,這樣的身高是很正常的。)

通過對現代曹姓人群進行DNA分析,與史籍、方志、家譜等歷史資料多重印證,從而找出了6支曹氏族群是最有可能的曹操後代。曹操Y染色體類型為O2-m268。[62]漢代丞相曹參的家族基因O3-002611+,與曹操的家族基因沒有關係,從而證明曹操是曹參後人的說法可能是偽造。對有關操姓是曹操後代避禍改姓而來以及曹操是從夏侯氏抱養的說法,經過基因驗證都不可信。然而他們也並沒有很可靠的夏侯氏基因資料來提供依據。[63]遼寧東港大孤山、鐵嶺腰堡兩支曹姓的Y染色體根據測得結果推測屬曹操後裔。[64]

曹操真正身世請參閱曹鼎資料,曹鼎為曹操養祖父曹騰的弟弟。

廟庭[編輯]

《明帝紀》和《三少帝紀》記載了詔祭祀的文臣武將。

魏明帝曹叡

  • 一,「青龍元年夏五月壬申,詔祀故大將軍夏侯惇、大司馬曹仁、車騎將軍程昱於太祖廟庭。 」

齊王曹芳

  • 三,「正始五年冬十一月癸卯,詔祀故尚書令荀攸於太祖廟庭。 」
  • 四,「嘉平三年十一月,有司奏諸功臣應饗食於太祖廟者,更以官為次,太傅司馬宣王功高爵尊,最在上。」

魏元帝曹奐

  • 五,「景元三年是歲,詔祀故軍祭酒郭嘉於太祖廟庭。 」

評價[編輯]

時人評價[編輯]

  • 橋玄:「今天下將亂,安生民者,其在君乎!」[65][66]
  • 許劭:「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
  • 陳宮:「今天下分裂而州無主;曹東郡(曹操),命世之才也,若迎以牧州,必寧生民。」
  • 袁紹:「曹操當死數矣,我輒救存之,今乃背恩,挾天子以令我乎!」
  • 劉表:「今天下大亂,未知所定,曹公擁天子都許,君為我觀其釁。」
  • 呂布:「明公(曹操)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憂。明公將步,令布將騎,則天下不足定也。」(《三國志·魏書·呂布臧洪傳第七》)
  • 于禁:「且公聰明,譖訴何緣!」(《三國志·魏書·張樂于張徐傳第十七》)
  • 荀彧:「將軍(曹操)本以兗州首事,平山東之難,百姓無不歸心悅服。」
  • 郭嘉:「真吾主也。」「公奉順以率天下;公糾之以猛而上下知制;公外易簡而內機明,用人無疑,為才所宜,不問遠近,;公策得輒行,應變無窮;公以至心待人,推誠而行,不為虛美,以檢率下,與有功者無所吝,士之忠正遠見而有實者皆願為用;公於目前小事,時有所忽,至於大事,與四海接,恩之所加,皆過其望,雖所不見,慮之所周,無不濟也;公御下以道,浸潤不行;公所是進之以禮,所不是正之以法;公以少克眾,用兵如神,軍人恃之,敵人畏之。」
  • 董昭:「將軍(曹操)興義兵以誅暴亂,入朝天子,輔翼王室,此五伯之功也。」
  • 田豐:「曹公善用兵,變化無方,眾雖少,未可輕也,不如以久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脩農戰,然後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於奔命,民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於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
  • 劉備:「今指與吾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反,事乃可成耳。今以小故而失信義於天下者,吾所不取也。」「惟獨曹操,久未梟除,侵擅國權,恣心極亂。」(《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第二》)
  • 孫權:「老賊欲廢漢自立久矣,陡忌二袁、呂布、劉表與孤耳。今數雄已滅,惟孤尚存,孤與老賊,勢不兩立。」(《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第九》)「其惟殺伐小為過差,離間人骨肉以為酷耳,御將自古少有。」
  • 周瑜:「操雖託名漢相,其實漢賊也。」(《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第九》)
  • 魯肅:「今之曹操,猶昔項羽,將軍何由得為桓文乎?肅竊料之,漢室不可復興,曹操不可卒除。為將軍計,惟有鼎足江東,以觀天下之釁。」「彼曹公者,實嚴敵也」(裴松之註引《魏書》及《九州春秋》)「曹公威力實重」(裴松之註引《漢晉春秋》)(《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第九》)
  • 陸遜:「斯三虜者(曹操、劉備、關羽)當世雄傑,皆摧其鋒。」(《三國志·吳書·陸遜傳第十三》)
  • 韓嵩:「豪傑並爭,兩雄相持,天下之重,在於將軍。將軍若欲有為,起乘其弊可也;若不然,固將擇所從。將軍擁十萬之眾,安坐而觀望。夫見賢而不能助,請和而不得,此兩怨必集於將軍,將軍不得中立矣。夫以曹公之明哲,天下賢俊皆歸之,其勢必舉袁紹,然後稱兵以向江漢,恐將軍不能御也。故為將軍計者,不若舉州以附曹公,曹公必重德將軍;長享福祚,垂之後嗣,此萬全之策也。」
  • 諸葛亮:「曹操智計,殊絕於人,其用兵也,仿佛。」「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爲能,猶有此失」(《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
  • 王沈:「太祖御軍三十餘年,手不舍書。書則講武策,夜則思經傳。登高必賦,及造新詩,被之管弦,皆成樂章。」(《魏書》)
  • 陳壽:「漢末,天下大亂,雄豪並起,而袁紹虎視(目示)四州,強盛莫敵。太祖運籌演謀,鞭撻宇內,攪之法術,該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矯情任算,不念舊惡,終能總禦皇機,克成洪業者,惟其明略最優也。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人之矣。」(《三國志·魏書·武帝紀第一》)
  • 陳壽:「初,太祖性忌,有所不堪者,魯國孔融、南陽許攸、婁圭,皆以恃舊不虔見誅。而琰最為世所痛惜,至今冤之。」
  • 陳琳袁紹所作檄文:「歷觀古今書籍所載,貪殘虐烈無道之臣,於操為甚。」
  • 李瓚:「時將亂矣,天下英雄無過曹操。」
  • 鮑信:「夫略不世出,能總英雄以撥亂反正者,君也。」
  • 涼茂:「曹公憂國家之危敗,愍百姓之苦毒,率義兵為天下誅殘賊,功高而德廣,可謂無二矣。」

後人評價[編輯]

  • 崔鴻《前兪錄》曰:「張茂馬岌曰:『劉曜自古可誰等輩也?』」岌謂曰:『曹孟德之流。』茂默然。岌曰:『孟德公族也,劉曜戎狄,難易不同。曜殆過之。』茂曰:『曜可方呂布關羽,而雲孟德不及,豈不過哉?』岌曰:「孟德挾天子,令諸侯,仗大義,討不庭;曜一卒胡人,用烏合之眾,而能建威成大逆,天下莫之當,其不優歟!』茂曰:『天生胡以滅中國,殆不可以人事論也。』」
  • 孫楚:「太祖承運,神武應期,征討暴亂,克寧區夏;協建靈符,天命既集,遂廓弘基,奄有魏域。」
  • 裴松之:「魏太祖雖機變無方,略不世出,安有以數千之兵,而得逾時相抗者哉?」
  • 陸機:「曹氏雖功濟諸華,虐亦深矣,其民怨矣。」(《辨亡論》)
  • 潘安:「魏武赫以霆震,奉義辭以伐叛,彼雖眾其焉用,故制勝於廟算。」
  • 劉淵:「大丈夫當為漢高、魏武,呼韓邪何足效哉!」
  • 王導:「昔魏武,達政之主也;荀文若,功臣之最也。」
  • 垣榮祖:「昔曹操、曹丕上馬橫槊,下馬談論,此於天下可不負飲矣!」
  • 鍾嶸:「曹公古直,甚有悲涼之句。」
  • 張輔:「武帝為張繡所困,挺身逃遁,以喪二子也;然其忌克,安忍無親:董公仁賈文和,恆以佯愚自免;荀文若楊德祖之徒;多見賊害;行兵三十餘年,無不親征;功臣謀士,曾無列土之封;仁愛不加親戚;惠澤不流百姓。」(《藝文類聚卷二十二》)
  • 張悌:「曹操雖功蓋中夏,威震四海;崇詐杖術,征伐無已!民畏其威而不懷其德也。」
  • 張鼎:「君不見漢家失統三靈變,魏武爭雄六龍戰。盪海吞江制中國,回天運斗應南面。隱隱都城紫陌開,迢迢分野黃星見。流年不駐漳河水,明月俄終鄴國宴。文章猶入管弦新,帷座空銷狐兔塵。可惜望陵歌舞處,松風四面暮愁人。」
  • 張說:「君不見魏武草創爭天祿,群雄睚眥相馳逐。晝攜壯士破堅陣,夜接詞人賦華屋。都邑繚繞西山陽,桑榆汗漫漳河曲。城郭為墟人代改,但有西園明月在。鄴傍高冢多貴臣,娥眉曼睩共灰塵。試上銅台歌舞處,唯有秋風愁殺人。」
  • 王勃:「魏武用兵,仿佛孫吳。臨敵制奇,鮮有喪敗,故能東禽狡布,北走強袁,破黃巾於壽張,斬眭固於射犬。援戈北指,蹋頓懸顱;擁旆南臨,劉琮束手。振威烈而清中夏,挾天子以令諸侯,信超然之雄傑矣。」
  • 魏元忠:「魏武之綱神冠絕,猶依法孫、吳,假有項籍之氣,袁紹之基,而皆泯智任情,終以破滅,何況復出其下哉!」
  • 朱敬則:「觀曹公明銳權略,神變不窮,兵折而意不衰,在危而聽不惑,臨事決機,舉無遺悔,近古以來,未之有也。」;「昔魏太祖兵鋒無敵,神機獨行,大戰五十六,九州靜七八,百姓與能,天下慕德,猶且翼戴弱主,尊獎漢室。」
  • 趙蕤:「運籌演謀,鞭撻宇內,北破袁紹,南虜劉琮,東舉公孫康,西夷張魯,九州百郡,十並其八,志績未究,中世而殞。」
  • 穆修:「惟帝之雄,使天濟其勇尚延數年之位,豈強吳、庸蜀之不平!」
  • 石勒:「大丈夫行事,當磊磊落落,如日月皎然,終不能如曹孟德、司馬仲達父子,欺他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也。」(《晉書·載記第五·石勒下》)
  • 崔浩:「劉裕平逆亂,司馬德宗之曹操也。」(《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八·晉紀四十》)
  • 習鑿齒:「昔齊桓公一矜其功而叛者九國,曹操暫自驕伐而天下三分,皆勤之於數十年之內而棄之於俯仰之頃,豈不惜乎!是以君子勞謙日昃,慮以下人,功高而居之以上,勢尊而守之以卑。情近於物,故雖貴而人不厭其重;德洽群生,故業廣而天下愈欣其慶。夫然,故能有其富貴,保其功業,隆顯當時,傳福百世,何驕矜之有哉!君子是以知曹操之不能遂兼天下者也。」(《漢晉春秋》)
  • 李世民對曹操用兵才能評價:「臨危制變,料敵設奇,一將之智有餘,萬乘之才不足。」(《資治通鑑/卷197》)「帝以雄武之姿,當艱難之運,棟梁之任,同乎曩時,匡正之功,異於往代。觀沈溺而不拯,視顛覆而不持,乖徇國之情,有無君之跡。既而三分肇慶,黃星之應久彰;卜主啟期,真人之運斯屬。其天意也,豈人事乎!」(《全唐文·卷十·祭魏太祖文》),又對曹操品德評價:「朕常以魏武帝多詭詐,深鄙其為人。」(《貞觀政要》)
  • 劉知幾:「賊殺母后,幽迫主上,罪百田常,禍千王莽。」(《史通•探賾篇》)
  • 元稹:「劉虞不敢作天子,曹瞞篡亂從此始」(《董逃行》)
  • 蘇洵:「項籍有取天下之才,而無取天下之慮;曹操有取天下之慮,而無取天下之量;玄德有取天下之量,而無取天下之才。」
  • 蘇軾:「世之稱人豪者,才氣各有高卑,然皆以臨難不懼,談笑就死為雄。操以病亡,子孫滿前,而咿嬰涕泣,留連妾婦,分香賣履,區處衣物,平生奸偽,死見真性。世以成敗論人物,故操得在英雄之列。而公見謂才疏意廣,豈不悲哉!操平生畏劉備,而備以公知天下有己為喜,天若胙漢,公使備,備誅操無難也。」(《孔北海贊》)
  • 王安石:「青山為浪入漳州,銅雀台西八九丘。螻蟻往還空壟畝,麒麟埋沒幾春秋。功名蓋世知誰是,氣力回天到此休。何必地中餘故物,魏公諸子分衣裘。」
  • 司馬光:「知人善任,難眩以偽。識拔奇才,不拘微賤;隨能任使,皆獲其用。與敵對陣,意思安閒,如不欲戰然;及至決機乘勝,氣勢盈溢。勳勞宜賞,不吝千金;無功望施,分毫不與。用法峻急,有犯必戮,或對之流涕,然終無所赦。雅性節儉,不好華麗。故能芟刈群雄,幾平海內。」(《資治通鑒》)
  • 何去非:「曹公逡巡獨以其智起而應之,奮盈萬之旅,北摧袁紹而定燕、冀;合三縣之眾,東擒呂布而收濟袞;蹙袁術於淮左,彷徨無歸,遂以奔死。而曹公智畫之出,常若有餘,而不少困。彼之所謂勢與勇者,一旦潰敗,皆不勝支。然後天下始服曹公之為無敵,而以袁、呂為不足恃也。至於彼之任勢與力,及夫各挾智勇之不全者,亦皆知曹公之獨以智強而未易敵也,故常內憚而共蹙之。」;「言兵無若孫武,用兵無若韓信、曹公。」
  • 元好問:「曹劉坐嘯虎生風,四海無人角兩雄。」(《論詩絕句》)
  • 朱熹:「曹操作詩必說周公,如云:『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又,苦寒行云:『悲彼東山詩。』他也是做得箇賊起,不惟竊國之柄,和聖人之法也竊了!」(《朱子語類‧論文下》)
  • 胡三省:「操蓋已棄武都而不有矣。諸氐散居秦川,苻氏亂華自此始。」
  • 洪皓:「長笑袁本初,妄意清君側。垂頭返官渡,奇禍憐幕客。曹公走熙尚,氣欲陵韓白。欺取計已成,軍容漫輝赫。跨漳築大城,勞民屈群策,北雖破烏丸,南亦困赤壁。八荒思併吞,二國盡勍敵。四陵寄遺恨,講武存陳跡。雉堞逐塵飛,濁流深莫測。回首銅雀台,鼓吹喧黽蟈。」
  • 鍾惺:「鄴則鄴城水漳水,定有異人從此起。雄謀韻事與文心,君臣兄弟而父子。英雄未有俗胸中,出沒豈隨人眼底?功首罪魁非兩人,遺臭流芳本一身。文章有神霸有氣,豈能苟爾化為群?橫流築台距太行,氣與理勢相低昂。安有斯人不作逆,小不為霸大不王?霸王降作兒女鳴,無可奈何中不平。向帳明知非有益,分香未可謂無情。嗚呼!古人作事無巨細,寂寞豪華皆有意。書生輕議冢中人,冢中笑爾書生氣!」
  • 張溥:「究其(曹操)初,一名孝廉也……孟德奮跳,當塗大振,易漢而魏,雖附會曹參,難洗宗恥……孟德御軍三十餘年,手不捨書,兼草書亞崔、張,音樂比桓、蔡,圍棋埒王、郭;復好養性,解方藥。周公所謂多材多藝,孟德誠有之。使彼不稱王謀篡,獲與周旋,畫講武策,夜論經傳;或登高賦詩,被之管絃。又觀其射飛鳥,擒猛獸,殆可終身忘老,乃竟甘心作賊者,謂時不我容耳。漢末名人,文有孔融,武有呂布,孟德實兼其長;此兩人不死,殺孟德有餘。《述志》一令,似乎欺人,未嘗不抽序心腹,慨當以慷也。」(《漢魏六朝百三家集·魏武帝集題辭》)
  • 羅貫中:「雄哉魏太祖,天下掃狼煙。動靜皆存智,高低善用賢。長驅百萬眾,親注《十三篇》。豪傑同時起,誰人敢贈鞭?」(《三國志通俗演義》)
  • 陳祚明:「孟德天分甚高,因緣所至,成此功業。」
  • 黃摩西:「魏武雄才大略,草創英雄中,亦當占上座;雖好用權謀,然從古英雄,豈有全不用權謀而成事者?」
  • 魯迅:「曹操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個英雄。我雖不是曹操一黨,但無論如何,總是非常佩服他。」
  • 毛澤東:「曹操是了不起的政治家、軍事家,也是個了不起的詩人…曹操統一中國北方,創立魏國。他改革了東漢的許多惡政,抑制豪強,發展生產,實行屯田制,還督促開荒,推行法治,提倡節儉,使遭受大破壞的社會開始穩定、恢復、發展。」;「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島外打魚船。一片汪洋都不見,知向誰邊?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
  • 范文瀾:「他是撥亂世的英雄,所以表現在文學上,悲涼慷慨,氣魄雄豪。」
  • 費正清崔瑞德:「給予漢王朝的致命一擊卻留給了中國歷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的曹操。曹操出身微賤,是大詩人、大戰略家,也是現實主義的政治思想家;他反對儒家的禮儀和道德束縛。」(《劍橋中國秦漢史》)

家庭成員[編輯]

清代安順地戲面具曹操像

祖父輩[編輯]

  • 曹騰(100年-159年),東漢宦官,為小黃門,遷至中常侍。桓帝即位,曹騰封費亭侯,遷大長秋,加位特進。曹操的父親曹嵩是他的養子。
  • 曹褒 潁川太守。曹仁祖父。

父輩[編輯]

  • 曹嵩(?-193年),曹操的父親。東漢末年宦官中常侍大長秋曹騰的養子,出錢一億萬買官至太尉。曹操起兵後,避世於徐州,後因曹操曾數擊陶謙,陶謙使輕騎殺曹嵩、曹德於郡界。也有說法認為他們是被陶謙手下貪財殺害。
  • 曹熾 侍中、長水校尉。曹褒之子。子曹仁,曹純。
  • 曹鼎 河閒相、[67]吳郡太守 [68]。曹休祖父。

[編輯]

  • 曹德(?-193年)太尉曹嵩之子。曹操之弟。曹操起兵後,避世於徐州,曹操曾數擊陶謙,陶謙使輕騎殺曹嵩、曹德於郡界。
  • 海陽哀侯,曹操弟,名不詳。其女 嫁 夏侯淵 之子 夏侯衡。
  • 曹彬,曹操弟。是曹操 之子 曹均 的養父。
  • 曹操弟,名不詳。其子 曹安民
  • 曹操弟,名不詳。其女 嫁 孫堅 之子 孫匡

堂兄弟[編輯]

  • 夏侯惇(?-220年):字元讓,有記載的活動期間約為189年-220年。初為奮武將軍司馬。建安十二年(207年)封邑2500戶。官至大將軍,封高安鄉侯。死後諡為忠侯,其七子二孫皆為關內侯。青龍元年(233年)入太祖廟庭,配享祭祀。其子夏侯楙曹操之女清河公主
  • 夏侯淵(?-219年):字妙才,惇之族弟,其妻為為曹操原配夫人丁氏之妹,有記載的活動期間為189年-219年。初為別部司馬、騎都尉。建安廿一年(216年)封邑800戶。官至征西將軍,封博昌亭侯。建安廿四年(219年)死於與劉備、黃忠的爭奪漢中的戰役。死後諡為愍侯。正始四年(243年)在太祖廟庭,享祭祀。其子夏侯衡娶曹操弟海陽哀侯之女。
  • 曹仁(168-223年):字子孝,太祖從弟,祖父曹褒曾任穎川太守,父親曹熾曾任侍中長水校尉。其有記載的活動期間為187年-223年。初為別部司馬,行厲鋒校尉權。建安廿五年(220年)封邑3500戶,封陳侯。文帝年間官至大將軍。死後諡為忠侯。青龍元年(233年)入太祖廟庭,配享祭祀。
  • 曹純(170-210年):字子和,曹仁之弟,有記載的活動期間為196年後-210年。初為議郎,後統領虎豹騎。約建安十二年(207年)封邑300戶,封高陵亭侯。死後諡為威侯。
  • 曹洪(?-232年):字子廉,太祖從弟,伯父曹鼎曾為尚書令。其有記載的活動時間為189年-232年。初為鷹揚校尉。黃初年間,封邑2100戶。官至驃騎將軍,封樂城侯。死後諡為恭侯。正始四年(243年)在太祖廟庭,享祭祀。
  • 曹休(?-228年):字文烈,太祖族子,其祖父曾為吳郡太守。有記載的活動時間約為188年-228年。十餘歲時,父死,獨與一家僕攜母親渡江至吳。曹操起兵,變更姓名,輾轉荊州,以投奔曹操。初為虎豹騎宿衛。黃初七年(226年)封邑2500戶。官至大司馬,封長平侯。死後諡為壯候。正始四年(243年)在太祖廟庭,享祭祀。

妻妾[編輯]

曹操正妻及側室,據《魏志·后妃傳》及《武文世王公傳》,可考者有15位:

兒子[編輯]

據《魏志·文帝紀》、《任城陳蕭王傳》、《武文世王公傳》,曹操的兒子有25位:

  • 曹昂(? - 197年),劉夫人長子,庶出,但是由曹操原配丁氏撫養長大,年輕時曾舉孝廉。因張繡反叛而死於戰亂之中。被二弟曹丕追尊為豐悼公,後又追加尊為追悼王。
  • 曹丕(187年 - 226年),卞皇后長子,220年稱帝為魏文帝。
  • 曹彰(? - 223年),卞皇后次子,綽號「黃鬚兒」,為一勇將,曾大破代郡烏丸。223年封任城王。
  • 曹植(192年 - 232年),卞皇后三子,擅長文學,曾作《洛神賦》。雖然得到曹操寵愛,但與其兄曹丕爭位失敗,從此在政治上無從施展抱負。225年立為陳王。
  • 曹熊(? - 220年),卞皇后四子,早薨。
  • 曹鑠(? - ?),劉夫人次子,早薨。侄魏明帝曹叡後追封其為殤王。有子曹潛及孫曹偃,曹偃死後絕子嗣。
  • 曹沖(195年 - 207年),環夫人長子,為著名神童,13歲時便夭折而亡。
  • 曹據(? - ?),環夫人次子,太和六年(232年)封為彭城王。
  • 曹宇(? - 278年),環夫人三子,太和六年(232年)封為燕王。
  • 曹林(? - 256年),杜夫人長子,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沛王。
  • 曹袞(? - 235年),杜夫人次子,太和六年(232年)封為中山王。臨終病重時魏明帝曹叡對其愛護備至,死後又獲厚葬。
  • 曹玹(? - ?),秦夫人長子,建安十六年(211年)封為西鄉侯。
  • 曹峻(? - 259年),秦夫人次子太和六年(232年)封為陳留王。
  • 曹矩(? - ?),尹夫人獨子,早薨。
  • 曹幹(216年 - 261年),生母陳氏去世,由王夫人撫養,太和六年(232年)封為趙王。
  • 曹上(? - ?),孫姬長子,早薨。
  • 曹彪(195年 - 251年),孫姬次子,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楚王。嘉平三年(251年)與太尉王凌謀反事洩,被賜死。
  • 曹勤(? - ?),孫姬三子,早薨。
  • 曹乘(? - ?),李姬長子,早薨。
  • 曹整(? - 218年),李姬次子,建安廿二年(217年)封為郿侯。
  • 曹京(? - ?),李姬三子,早薨。
  • 曹均(? - 219年),周姬獨子,建安廿二年(217年)封為樊侯。
  • 曹棘(? - ?),劉姬獨子,早薨。
  • 曹徽(? - 241年),宋姬獨子,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東平王。
  • 曹茂(? - ?),趙姬獨子,與曹操及曹丕不和,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曲陽王。

女兒[編輯]

曹操的女兒,可考証者6位,及其相關史書:

  • 曹憲(? - ?),漢獻帝貴人。(《後漢書·皇后紀下》)
  • 曹節(? - 260年),漢獻帝皇后。(《後漢書·皇后紀下》、《後漢書·孝獻帝紀》)
  • 曹華(? - ?),漢獻帝貴人。(《後漢書·皇后紀下》)
  • 安陽公主(? - ?),名不詳,為荀惲之妻。(《魏志·荀彧傳》)。她的兒子荀霬晉武帝姑母南陽公主
  • 金鄉公主(? - ?),名不詳,尹夫人或杜夫人之女,何晏之妻。(《魏志·曹真傳》引《魏末傳》)
  • 清河公主(? - ?),名不詳,夏侯楙之妻。(《魏志·夏侯惇傳》引《魏略》)

另《昭明文選陸機《吊魏武文》李善注引《魏略》曰:太祖杜夫人生沛王豹及高城公主。未知高城公主與金鄉公主是否一人。

侄輩[編輯]

  • 曹安民,曹操之侄,因張繡反叛而死於戰亂之中。
  • 曹氏,曹操弟海陽哀侯(名不詳)女,嫁夏侯衡
  • 曹氏,曹操侄女,嫁孫匡

養子[編輯]

曹操的養子,可考証者3位:

  • 曹真(?-231年):字子丹,太祖養子,其父曹邵為曹操招兵被人所殺。《魏略》中說其本姓秦,其父為掩護曹操,為追兵所殺,曹操收養真,改其姓為曹。有記載的活動時間189年-231年。初講虎豹騎。太和三年(229年)封邑2900戶。官至大司馬,封邵陵侯。死後諡號為元侯。子曹爽
  • 秦朗(?-?),曹操養子,曹叡的近臣。生父秦宜祿張飛所殺。母為曹操之妾杜夫人。
  • 何晏(195年?-249年),大將軍何進孫,曹操的養子、女婿,三國時期玄學家。父何咸早亡,母為曹操之妾尹夫人。

後裔[編輯]

  • 曹霸:曹髦後人,唐玄宗時期畫家,能文善畫,官至左武衛將軍,杜甫作有《丹青引》及《觀曹將軍畫馬圖》二詩,表達對其畫藝的贊嘆。
  • 曹雪芹:清朝小說家,中國四大名著《紅樓夢》的作者。[可疑 ]

民間藝術[編輯]

三國演義[編輯]

《三國演義》是中國歴史小說中出類拔萃的長篇巨著。此作塑造了眾多形象鮮明且生動的人物,其中曹操是《三國演義》中塑造得最為成功的人物之一,他的性格既豐富又矛盾。他既是智謀機警,志大才高的英雄;同時又是一奸詐狡猾,嗜血殘忍之奸雄。曹操因而被評為「古今奸雄中的第一奇人」。羅貫中對曹操這一矛盾形象的雕塑非常深刻,擺脫了早期小説中人物形象性格單一化、平面化的缺陷。毛宗崗稱其為「三絕」之「奸絕」。

戲劇[編輯]

京劇裡的曹操是以白臉的形象來表示他奸詐狡猾、詭計多端的反面人物,與黑臉包公或紅臉關公相對。

漫畫[編輯]

日本漫畫家王欣太漫畫作品《蒼天航路》以曹操為主角。另外,在《火鳳燎原》(陳某)、《超三國志霸》(池上遼一)、《天地吞食》(本宮宏志)、《龍狼傳》(山原義人)、《曹操孟德正傳》(大西巷一)等,曹操也都作為一名主要角色出場。

遊戲[編輯]

動畫[編輯]

影視[編輯]

電影[編輯]

影視作品 飾演演員
香港邵氏電影神通術與小霸王》(1983年) 白彪飾演曹操
電影《華佗與曹操》(1983年) 王洪生飾演曹操
電影《關公》(1992年) 胡慶士飾演曹操
電影《諸葛孔明》(1996年) 柯俊雄飾演曹操
電影《一代梟雄曹操》(1999年) 柯俊雄飾演曹操
電影《三國之見龍卸甲》(2008年) 劉松仁飾演曹操
電影《赤壁》(2008年) 張豐毅飾演曹操
電影《赤壁:決戰天下》(2009年) 張豐毅飾演曹操
電影《越光寶盒》(2010年) 郭德綱飾演曹操
電影《關雲長》(2011年) 姜文飾演曹操
電影《鍾繇》(2011年) 吳廣林飾演曹操
電影《銅雀臺》(2012年) 周潤發飾演曹操

電視劇[編輯]

影視作品 飾演演員
香港電視劇《洛神》(1975年) 陳有后飾演曹操
香港麗的電視台電視劇《三國春秋》(1976年) 梁天飾演曹操
亞洲電視(ATV)電視劇《諸葛亮》(1985年) 王偉飾演曹操
香港亞洲電視劇《諸葛亮》(1985年) 王偉飾演曹操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三國演義》(1994年) 鮑國安飾演曹操
中國電視劇《東方小故事之望梅止渴》(1994年) 李國梁飾演曹操
台灣台視電視劇《楊麗花歌仔戲洛神》(1994年) 黃龍飾演曹操
台灣華視電視劇《三國英雄傳之關公》(1996年) 龍隆飾演曹操
電視劇《曹操》(1999年) 姚櫓飾演曹操
香港電視劇《醫神華佗》(2000年) 黃日華飾演曹操
中國電視劇《呂布與貂蟬》(2001年) 邵峰聶遠飾演曹操
香港無線電視台電視劇《洛神》(2002年) 劉丹飾演曹操
電視劇《曹操與蔡文姬》(2002年) 濮存昕飾演曹操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武聖關公》(2004年) 黑子飾演曹操
台灣民視/八大電視劇《終極三國》(2009年) 陳乃榮飾演曹操
中國電視劇《三國》(2010年) 陳建斌飾演曹操
香港無線電視台電視劇《回到三國》(2012年) 羅樂林飾演曹操
電視劇《新洛神》(2013年) 李進榮飾演曹操
電視劇《曹操》(2014年) 王瀚(少年)、趙立新飾演曹操
電視劇《半為蒼生半美人》(2015年) 王建新飾演曹操
電視劇《一統三國》(2016年) 鮑國安飾演曹操
電視劇《武神趙子龍》(2016年) 張鷹飾演曹操
網路劇《終極三國》(2017年) 楚喬飾演曹操
電視劇《軍師聯盟》(2017年) 于和偉飾演曹操

參考資料[編輯]

  1. ^ 《三國志·後妃傳》:年二十,太祖於譙納後為妾。
  2. ^ 陳壽. 三國志·卷01. 中文維基文庫. 諡曰武王。 
  3. ^ 《後漢書·卷五十一·李陳龐陳橋列傳第四十一》:初,曹操微時,人莫知者。嘗往候玄,玄見而異焉。謂曰:「今天下將亂,安生民者其在君乎!」
  4. ^ 《三國志·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玄謂太祖曰:「天下將亂,非命世之才不能濟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5. ^ 《三國志注·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魏書曰:太尉橋玄,世名知人,睹太祖而異之,曰:「吾見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原以妻子為託。」
  6. ^ 《後漢書·卷六十七·黨錮列傳第五十七》:初,顒見曹操,嘆曰:「漢家將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操以是嘉之。
  7. ^ 《後漢書·卷六十七·黨錮列傳第五十七》:初,曹操微時,瓚異其才,將沒,謂子宣等曰:「時將亂矣,天下英雄無過曹操。張孟卓與吾善,袁本初汝外親,雖爾勿依,必歸曹氏。」諸子從之,並免於亂世。
  8. ^ 《三國志注·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公之為布衣,特愛俊;俊亦稱公有治世之具。及袁紹與弟術喪母,歸葬汝南,俊與公會之,會者三萬人。公於外密語俊曰:「天下將亂,為亂魁者必此二人也。欲濟天下,為百姓請命,不先誅此二子,亂今作矣。」俊曰:「如卿之言,濟天下者,舍卿復誰?」
  9. ^ 《三國志注·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世語曰:玄謂太祖曰:「君未有名,可交許子將。」太祖乃造子將,子將納焉,由是知名。
  10. ^ 《三國志注·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嘗問許子將:「我何如人?」子將不答。固問之,子將曰:「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太祖大笑。
  11. ^ 《後漢書·卷六十八·郭符許列傳第五十八》:曹操微時,常卑辭厚禮,求為己目。劭鄙其人而不肯對,操乃伺隙脅劭,劭不得已,曰:「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操大悅而去。
  12. ^ 《資治通鑑·卷第五十八·漢紀五十》:操父嵩,為中常侍曹騰養子,不能審其生出本末,或雲夏侯氏子也。操少機警,有權數,而任俠放蕩,不治行業。世人未之奇也,唯太尉橋玄及南陽何顒異焉。玄謂操曰:「天下將亂,非命世之才,不能濟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顒見操,嘆曰:「漢家將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玄謂操曰:「君未有名,可交許子將。」子將者,訓之從子劭也,好人倫,多所賞識,與從兄靖俱有高名,好共覈論鄉黨人物,每月輒更其品題,故汝南俗有月旦評焉。嘗為郡功曹,府中聞之,莫不改操飾行。曹操往造劭而問之曰:「我何如人?」劭鄙其為人,不答。操乃劫之,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操大喜而去。
  13. ^ 尉,即縣尉,是縣令的輔官,掌管治安捕盜工作,約相當於現代的副縣級警察局長。由於雒陽縣是東漢首都,所以它設置有四個尉官,北部尉是其中之一
  14. ^ 據《三國志》裴松之注所引的《魏武故事》建安15年12月己亥令所載:「去官之後,年紀尚少,……故以四時歸鄉里,於譙東五十里築精舍,欲秋夏讀書,冬春射獵,……。」
  15. ^ 魏書載太祖拒芬辭曰:「夫廢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
  16. ^ 對於曹嵩之死,史書說法不一。第一種說法,《三國志·武帝記》引《世語》曰:嵩在泰山華縣。太祖令泰山太守應劭送家詣兗州,劭兵未至,陶謙密遣數千騎掩捕。嵩家以為劭迎,不設備。謙兵至,殺太祖弟德於門中。嵩懼,穿後垣,先出其妾,妾肥,不時得出;嵩逃於廁,與妾俱被害,闔門皆死。劭懼,棄官赴袁紹。後太祖定冀州,劭時已死。第二種說法,《三國志·武帝記》引《吳書》曰:太祖迎嵩,輜重百餘兩。陶謙遣都尉張闓將騎二百衛送,闓於泰山華、費間殺嵩,取財物,因奔淮南。太祖歸咎於陶謙,故伐之。
  17. ^ 范曄 《後漢書·卷七十三·劉虞公孫瓚陶謙列傳·第六十三·陶謙》:初平四年,曹操擊謙,破彭城、傅陽。謙退保郯,操攻之不能克,乃還。過拔取慮、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殺男女數十萬人,雞犬無餘,泗水為之不流,自是五縣城保,無復行多。
  18. ^ 《三國志·魏書·荀彧傳》:彧勸太祖曰:「昔晉文周襄王而諸侯景從,高祖東伐為義帝縞素而天下歸心。自天子播越,將軍首唱義兵,徒以山東擾亂,未能遠赴關右,然猶分遣將帥,蒙險通使,雖御難於外,乃心無不在王室,是將軍匡天下之素志也。今車駕旋軫,東京榛蕪,義士有存本之思,百姓感舊而增哀。誠因此時,奉主上以從民望,大順也;秉至公以服雄傑,大略也;扶弘義以致英俊,大德也。天下雖有逆節,必不能為累,明矣。韓暹楊奉其敢為害!若不時定,四方生心,後雖慮之,無及。」太祖遂至洛陽,奉迎天子都許。」
  19. ^ 出自《後漢書·孝獻帝紀》,下面丞相、魏公和魏王的封位亦同。
  20. ^ 王鳴盛,《十七史商榷·三國志二》
  21. ^ 趙翼,《二十二史札記·卷七》
  22. ^ 萬繩楠:《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演講錄》,頁9-13。
  23. ^ 《三國志·魏書十四·劉曄傳》:魯奔走,漢中遂平。曄進曰:「明公以步卒五千,將誅董卓,北破袁紹,南征劉表,九州百郡,十並其八,威震天下,勢慴海外。今舉漢中,蜀人望風,破膽失守,推此而前,蜀可傳檄而定。劉備,人傑也,有度而遲,得蜀日淺,蜀人未恃也。今破漢中,蜀人震恐,其勢自傾。以公之神明,因其傾而壓之,無不克也。若小緩之,諸葛亮明於治而為相,關羽、張飛勇冠三軍而為將,蜀民既定,據險守要,則不可犯矣。今不取,必為後憂。」太祖不從。《傅子》曰:居七日,蜀降者說:「蜀中一日數十驚,備雖斬之而不能安也。」太祖延問曄曰:「今尚可擊不?」曄曰:「今已小定,未可擊也。」大軍遂還。
  24. ^ 《三國誌·武帝記》引《九州春秋》曰:時王欲還,出令曰「雞肋」,官屬不知所謂。主簿楊修便自嚴裝,人驚問修:「何以知之?」修曰:「夫雞肋,棄之如可惜,食之無所得,以比漢中,知王欲還也。」
  25. ^ 《三國誌·蜀書·關張馬黃趙傳》:梁、郟、陸渾群盜或遙受羽印號,為之支黨,羽威震華夏。
  26. ^ 《晉書·宣帝記》:帝諫曰:「禁等為水所沒,非戰守之所失,於國家大計未有所損,而便遷都,既示敵以弱,又淮沔之人大不安矣。孫權、劉備,外親內疏,羽之得意,權所不願也。可喻權所,令掎其後,則樊圍自解。」
  27. ^ 《三國誌·吳書·吳主傳》:曹公且欲使羽與權相持以斗之,驛傳權書,使曹仁以弩射示羽。羽猶豫不能去。
  28. ^ 28.0 28.1 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29. ^ 《遺令》:「吾死之後,葬於鄴之西岡上,與西門豹祠相近,無藏金玉珠寶。餘香可分與諸夫人,不命祭。吾婢妾與伎人皆勤苦,使著銅雀台,善待之。台上施六尺床,下施穗帳,朝脯上酒脯米長糒之屬,每月朝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輒向帳前作伎樂。汝等時時登銅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餘香可分與諸夫人,不命祭。諸舍中無所為,可學作組履賣也。吾歷官所得綬,皆著藏中。吾餘衣裳,可別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
  30. ^ 《三國志武帝紀》:孫盛異同雜語雲:太祖嘗私入中常侍張讓室,讓覺之;乃舞手戟於庭,逾垣而出。才武絕人,莫之能害。
  31. ^ 《後漢書·陶謙列傳》記載:「過拔取慮、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殺男女數十萬人,雞犬無余,泗水為之不流,自是五縣城保,無復行跡。初三輔遭李傕亂,百姓流移依謙者皆殲。」 《資治通鑒》記載:「初,京、雒遭董卓之亂,民流移東出,多依徐土,遇操至,坑殺男女數十萬口於泗水,水為不流。操攻郯不能克,乃去,攻取應、睢陵、夏丘,皆屠之,雞犬亦盡,墟邑無復行人。」 《三國志武帝紀》記載:「九月,公東征布。冬十月,屠彭城」 《三國志武帝紀》記載:「夏四月,公自陳倉以出散關,至河池。氐王竇茂眾萬餘人,恃險不服,五月,公攻屠之。」等
  32. ^ 《後漢書·袁紹列傳》記載:「余眾偽降,曹操盡坑之,前後所殺八萬人」
  33. ^ 《後漢書·孝獻帝紀》記載:「曹操殺皇後伏氏,滅其族及二皇子。」
  34. ^ 《後漢書·皇後紀》:「董承女為貴人,操誅承而求貴人殺之。帝以貴人有妊,累為請,不能得。後自是懷懼,乃與父完書,言曹操殘逼之狀,令密圖之。完不敢發,至十九年,事乃露泄。操追大怒,遂逼帝廢後······又以尚書令華歆為郗慮副,勒兵入宮收後。閉戶藏壁中,歆就牽後出。時帝在外殿,引慮於坐。後被發徒跣行泣過訣曰:「不能復相活邪?」帝曰:「我亦不知命在何時!」顧謂慮曰:「郗公,天下寧有是邪?」遂將後下暴室,以幽崩。所生二皇子,皆鴆殺之。後在位二十年,兄弟及宗族死者百餘人,母盈等十九人徙涿郡。」
  35. ^ 《三國志袁渙傳》:是時新募民開屯田,民不樂,多逃亡。
  36. ^ 《三國志》:明年使於譙,太祖問濟曰:「昔孤與袁本初對官渡,徙燕、白馬民,民不得走,賊亦不敢抄。今欲徙淮南民,何如?」濟對曰:「是時兵弱賊強,不徙必失之。自破袁紹,北拔柳城,南向江、漢,荊州交臂,威露天下,民無他志。然百姓懷土,實不樂徙,懼必不安。」太祖不從,而江、淮間十餘萬眾,皆驚走吳。
  37. ^ 《曹瞞傳》曰:「是時南陽閒苦繇役,音於是執太守東里袞與吏民共反,與關羽連和。」
  38. ^ 《三國志·管寧傳》:建安二十三年,陸渾長張固被書調丁夫,當給漢中。百姓惡憚遠役,並懷擾擾。民孫狼等因興兵殺縣主簿,作為叛亂,縣邑殘破。
  39. ^ 《三國志》:太祖南征,軍淯水,繡等舉眾降。太祖納濟妻,繡恨之。太祖聞其不悅,密有殺繡之計。計漏,繡掩襲太祖。太祖軍敗,二子沒。
  40. ^ 《三國志 典韋傳》:繡反,襲太祖營,太祖出戰不利,輕騎引去。韋戰於門中,賊不得入。兵遂散從他門並入。時韋校尚有十餘人,皆殊死戰,無不一當十。賊前後至稍多,韋以長戟左右擊之,一叉入,輒十餘矛摧。左右死傷者略盡。韋被數十創,短兵接戰,賊前搏之。韋雙挾兩賊擊殺之,餘賊不敢前。韋復前突賊,殺數人,創重發,瞋目大罵而死。
  41. ^ 英雄記曰:布謂太祖曰:「布待諸將厚也,諸將臨急皆叛布耳。」太祖曰:「卿背妻,愛諸將婦,何以為厚?」布默然。
  42. ^ 《後漢書‧方術列傳下》:「為人性惡,難得意,且恥以醫見業,又去家思歸,乃就操求還取方,因托妻疾,數期不反。操累書呼之,又敕郡縣發遣,佗恃能厭事,獨不肯至。操大怒,使人廉之,知妻詐疾,乃收付獄訊,考驗首服。荀彧請曰:「佗方術實工,人命所懸,宜加全宥。」操不從,竟殺之。」
  43. ^ 《三國志》裴松之引《曹瞞傳》曰:初,袁忠為沛相,嘗欲以法治太祖,沛國桓邵亦輕之,及在兗州陳留邊讓言議頗侵太祖,太祖殺讓,族其家,忠、邵俱避難交州,太祖遣使就太守士燮盡族之。桓邵得出首,拜謝於庭中,太祖謂曰:「跪可解死邪!」遂殺之。
  44. ^ 《先賢傳》稱不疑幼有異才,聦明敏達,太祖欲以女妻之,不疑不敢當。太祖愛子倉舒,夙有才智,謂可與不疑為儔。及倉舒卒,太祖心忌不疑,欲除之。文帝諫以為不可,太祖曰:「此人非汝所能駕御也。」乃遣刺客殺之。」
  45. ^ 陳琳著《為袁紹檄豫州》:「又梁孝王,先帝母昆,墳陵尊顯;桑梓松柏,猶宜肅恭,而操帥將吏士,親臨發掘,破棺裸屍,掠取金寶,至令全朝流涕,士民傷悲。操又特置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所過隳突,無骸不露。」
  46. ^ 《三國志注·魏書一·武帝紀》:吳人作曹瞞傳及郭頒世語並云: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於惇為從父兄弟。
  47. ^ 《義門讀書記·卷二十四·後漢書列傳》:注引曹瞞傳及郭頒世語並云:嵩,夏侯氏子,惇之叔父,魏太祖於惇為從父兄弟也。按惇、淵之子皆與魏室締姻,有以知曹瞞傳及郭頒世語之妄。
  48. ^ 《義門讀書記·卷二十六·三國志魏志》:采注吳人作《曹瞞傳》郭頒《世語》並雲嵩夏侯氏子,按夏侯惇子楙尚清河公主,淵子衡亦娶曹氏,則謂嵩夏侯氏子者,敵國傳聞,蓋不足信。
  49. ^ 《三國志考證·卷一·魏書一》:陳志於《帝紀》云:「莫能審其生出本末」,於列傳則以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曹休、曹真、夏侯尚為一卷,顯以夏侯氏為宗室矣。
  50. ^ 《三國志裴註疏》:歷代史率以宗室合傳,陳氏於蜀、吳亦然。志獨以夏侯、曹氏合傳,用意尤其明審。
  51. ^ 《援鶉堂筆記·卷三十·三國志》:余按陳氏以夏侯及諸曹同列一卷,毋亦有是疑乎?又按陳矯劉氏子,而婚於劉頌,則未得以吳人作傳而遂以為妄也。
  52. ^ 《三國志注補·魏志列傳第九》:承祚以夏侯與諸曹互列一卷,正隱寓操為夏侯氏子。至操以女妻茂,蓋欲掩其跡,所謂奸也。而何氏轉據此,力辨操非攜養,不亦傎乎!
  53. ^ 《大雲山房文稿·初集卷二·書諸夏侯曹傳後》:武帝紀注引曹瞞傳及世語以操父為夏侯氏之子,於惇為叔父,後人謂承祚合傳夏侯曹,以嵩為夏侯氏子。按傳,太祖以女妻敦子楙,而淵子衡亦尚太祖弟海陽哀侯女,尚嫡室又曹氏女也。操雖鬼蜮,何至污亂若此邪!蓋二氏世為婚姻,惇、淵有開國勛,與仁、洪、休、真等,及其亡也,爽與玄先後誅夷,大權始盡歸司馬氏,故合傳之,以觀魏氏興衰之所由,乃作史定法也。
  54. ^ 《四史發伏·卷九·三國志》:評夏侯曹氏世為婚姻,承祚蓋因世有謂操夏侯氏子者,故評中特著夏侯、曹氏世為婚姻,以明其非。今之讀《曹瞞傳》《世語》而信為實者,皆不善讀史。
  55. ^ 《劉咸炘學術論集 史學編下·三國志知意》:《武紀》注引《曹瞞傳》、郭頒《世語》並雲嵩夏侯氏子。何曰:「夏侯惇子楙,尚太祖女清河公主;淵子衡,亦娶曹氏,則謂嵩為夏侯氏子者,敵國傳聞,蓋不足信。」趙一清《三國注補》曰:「承祚以夏侯、曹互列一卷,正隱寓操為夏侯氏子。至操以女妻茂,蓋欲掩其跡,而或轉據此力辨操非攜養,不亦傎乎。」章學誠《乙卯答記》亦謂此篇有深意。洪亮吉《四史發伏》曰:「承祚蓋因世有謂操夏侯氏子者,故評中特著夏侯、曹氏世為婚姻,以明其非。今之讀《曹瞞傳》《世語》而信為實者,皆不善讀史。」惲敬《書後》曰:「後人謂承祚合傳夏侯、曹,以嵩為夏侯氏子。按傳,太祖以女妻敦子茂,而淵子衡亦尚太祖弟海陽哀侯女,尚嫡室又曹氏女也。操雖鬼蜮,何至污亂若此邪!蓋二氏世為婚姻,敦、淵有開國勛,與仁、洪、休、真等。及其亡也,爽與玄先後誅夷,大權始盡歸司馬氏,故合傳之,以觀魏氏興衰之所由,乃作史定法也。」尚說同惲。按即使嵩是夏侯子,未嘗不可與夏侯氏為婚,彼固已異族也。陳矯亦行之矣。但夏侯氏子不足為丑,何故諱之?嵩為宦者養子,固人知之,而曹氏族亦未嘗諱,不諱養子,而反諱夏侯乎?此不近情,固知其說不足信。合傳之義,惲說為當,評中世為婚姻,乃是立此傳之意。洪氏謂意在辨正世傳,則反曲矣。
  56. ^ 《四史評議·三國志評議·魏書武帝紀第一》:「莫能審其生出本末」句,揭老瞞家世,丑不可言。世言陳承祚此書專為魏諱,以此證之,殊不盡然。
  57. ^ 梁章巨《三國志旁證·卷一》:按夏侯惇薨,裴注引《魏書》曰:「王素服幸鄴東城門發哀。」孫盛曰:「在禮,天子哭同姓於宗廟門之外。哭於城門,失其所也。」魏並未聞以夏侯為同姓,故累為婚,孫氏所議,殊非事實。且其時即以天子例曹丕,又何說乎?
  58. ^ 58.0 58.1 《三國志校詁》 江蘇古籍出版社 1990年10月第一版 ISBN 978-7-80519-197-3K 1-2頁
  59. ^ 《三國志注證遺·卷一》:魏武紀云:「養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審其生出本末。」案嵩即操父也,裴注引吳人曹瞞傳及郭頒世語並雲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於惇為從父兄弟注引曹瞞傳及郭頒世語並云:嵩,夏侯氏子,惇之叔父,魏太祖於惇為從父兄弟也。何焯謂夏侯子楙尚清河公主,淵子衡亦娶曹氏,則謂嵩為夏侯氏之子者,敵國傳聞,殆不足信。予案魏陳矯本劉氏子,出養於姑,改姓陳氏,後娶劉頌女。頌與矯固近親也,魏武擁全之,特下令禁人誹議。殆以同姓為婚禁人議,即以便己私也。
  60. ^ 朱子彥 存世曹氏族譜與曹操後裔無關——與復旦"曹操墓人類基因調查的歷史學研究"課題組商榷 《上海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0年03期
  61. ^ 韓昇 曹魏世系考述《復旦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年03期
  62. ^ Chuanchao Wang et al. 2011. Present Y chromosomes reveal the ancestry of Emperor CAO Cao of 1800 years ago.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63. ^ 復旦大學定位曹操家族DNA 稱準確率超90%
  64. ^ Validating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pedigrees of Chinese Emperor CAO Cao of 1,800 years ago.H. Li ICHG 會議摘要
  65. ^ 《三國志·魏書·武帝記》玄謂太祖曰:「天下將亂,非命世之才不能濟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66. ^ 魚豢私撰,《魏略輯本·卷第一》:曹操微時,人莫知之,惟橋玄見而異焉。謂曰:「今天下將亂,安生民者,其在君乎!」
  67. ^ 《後漢書 卷六十七 黨錮列傳第五十七》:鼎者,中堂侍騰之弟也. 但是《三國志 卷九 魏書九 諸夏侯曹傳第九》:曹洪字子廉,太祖從弟也。 裴松之注引王沈《魏書》:洪伯父鼎為尚書令,任洪為蘄春長。《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裴松之注引司馬彪《續漢書》:長子伯興,次子仲興,次子叔興。騰字季興.曹騰應該是幼子,不存在弟弟。《後漢書》可能有誤
  68. ^ 《三國志 卷九 魏書九 諸夏侯曹傳第九》: 曹休字文烈,太祖族子也。 裴松之注引王沈《魏書》曰:休祖父嘗為吳郡太守。另外20世紀70年代,考古人員對安徽亳州南郊的曹操宗族墓進行部分考古發掘,發現了曹鼎墓,並發現刻有「吳郡太守曹鼎字景節」等文字的墓磚。那曹休的祖父叫曹鼎是確認無誤的。河間相曹鼎與吳郡太守曹鼎是同一人的可能性也比較大。
  69. ^ 《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第八》張繡,武威祖厲人,驃騎將軍濟族子也......太祖南征,軍淯水,繡等舉眾降。太祖納濟妻,繡恨之。

參考書目[編輯]

  • 《曹操集》曹操著,中華書局出版,1959
  • 《三國志》陳壽著,中華書局出版,1995
  • 《三國志人物事典》小出文彥 作者,霹靂新潮社 出版,2006
  • 川合康三著,周東平譯:《曹操》(西安:三秦出版社,1989)。
  • 萬繩楠:《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演講錄》(合肥:黃山書社,1987)。

外部連結[編輯]

官銜
前任:
董卓
(頭銜相國
漢朝丞相
208年-220年
繼任:
曹丕
前任:
首任
魏王
216年-220年
繼任:
曹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