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學黨起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東學黨之亂
前往: 導覽搜尋
東學黨農民起義
Jeon Bong-jun.JPG
1894年12月被逮捕押送到漢城府的全琫准
日期 1894年1月11日 - 1895年3月29日
地點 朝鮮王國全羅道忠清道
結果 日本(或政府軍)勝利
參戰方
朝鮮
 大清
東學黨  大日本帝國
指揮官和領導者
朝鮮高宗
李容泰韓語이용태 (1854년)
洪啓薰韓語홍계훈
李學承
具相祖
成夏泳
張容鎮
李基東韓語이기동 (1856년)
李圭泰
清朝 光緒帝
清朝 李鴻章
清朝 葉志超
清朝 衞汝貴
清朝 馬玉昆
全琫準
崔時亨
孫秉熙
金開南韓語김개남
孫華仲
李邦彥
崔景善
金德明
大日本帝國 明治天皇
大日本帝國 山縣有朋
大日本帝國 伊東祐亨
大日本帝國 乃木希典
兵力
3,000-50,000名朝鮮軍

15,000-300,000名南接叛軍

10,000-300,000 北接叛軍
500-3,000人
傷亡與損失
6,000人陣亡 數萬人陣亡 200人陣亡

東學黨之亂朝鮮甲午農民戰爭韓語:갑오 농민 전쟁甲午農民戰爭 Gabo Nongmin Jeonjaeng),韓國東學農民運動韓語:동학 농민 운동東學農民運動 Donghak Nongmin Undong)或東學革命韓語:동학 혁명東學革命 Donghak Hyeongmyeong),是19世紀下半葉在朝鮮發生的一次反對兩班貴族和日本等外國勢力的農民武裝起義運動,是中日甲午戰爭的導火線。

19世紀下半葉新帝國主義盛行,西力東侵,朝鮮王朝統治不穩,叛亂迭起。[1][2]1860年左右,崔濟愚創立了東學,原為一純粹宗教團體,且含有抵制基督教之民族意識[3],以對抗傳入朝鮮的西方文化,並致力於幫助窮困農民爭取權益,口號為「懲治貪官污吏」和「斥倭斥洋」。

1894年1月10日,全琫準率領農民軍隊在全羅道古阜郡舉行起義,反抗當地郡守趙秉甲的壓迫。全羅道監司金文鉉派長興府使李容泰去古阜鎮壓[4]。同年3月29日,全琫準再次率領農民起義,攻克古阜郡的白山,並以白山為根據地,不斷擴充起義隊伍[5]。4月28日,全琫準的起義軍攻下全州[6]。攻占全州後,起義軍準備進攻漢城。朝鮮朝廷恐慌,在派洪啟薫武力鎮壓失敗後,又派嚴世永前往全州與全琫準議和。6月10日,在朝廷同意了起義軍提出的包括嚴懲貪官污吏、燒毀奴婢文契等12項要求後,雙方簽訂了《全州和約》,起義軍後撤兵[7]

在議和前,朝鮮高宗就向北京告急。6月8-10日,清軍登陸駐屯於牙山。清軍的介入對鎮壓朝鮮農民起義並非發揮什麼作用,因為當時朝鮮朝廷與起義軍已經議和。但清軍的介入,為日本出兵朝鮮提供了藉口。6月21日,日本在維護朝鮮獨立的幌子下,圍攻朝鮮王宮,推翻閔妃一派的政權,組成以金弘集為首的親日內閣。6月21日,金弘集政府宣布廢除用清政府簽訂的一切條約,並授權日本驅逐清軍回國。7月25日,日軍向停泊在豐島的清軍艦隊不宣而戰,挑起中日甲午戰爭。9月,清軍撤出朝鮮,戰爭轉到中國本土。[8]

甲午戰爭期間日軍占領朝鮮。1894年10月12日,東學黨再次起義,人數20萬。[9]截至1895年3月29日,遭日軍和朝鮮官軍鎮壓。[10][11][12]

大院君企圖利用東學黨,扶持自己的孫子李埈鎔(高宗的姪子)取代高宗,但沒有成功。[13][14]大院君與日本人、親日開化黨矛盾漸深,他認定日本會輸掉甲午戰爭,一面寫信並派密使私通平壤清軍,一面又派鄭寅德、朴世綱、朴東鎮、許燁等人煽動南方東學黨,南北夾擊日本人及親日派。李埈鎔參與並圖謀藉機篡位[15]。李埈鎔還與美國顧問具禮英語Clarence Ridgeby Greathouse李仙得等商議訓練軍隊,又與親清的英國總領事禧在明聯絡。但是清軍戰敗退回中國,大院君和李埈鎔派人連夜撕掉日本人在漢城張貼的捷報散布清軍戰勝;催促東學黨起義[16]。大院君手下計劃兵變,迫高宗退位為上王,廢中殿、世子,迎李埈鎔即位,盡戮開化黨[17]

但是,大院君、李埈鎔祖孫煽動東學黨被親日派李允用安駉壽等人發覺,他們派李秉輝打入在南方煽動東學黨的大院君黨羽中,搞到了鄭寅德奉李埈鎔之命交給東學黨的密函。安駉壽在八月二十六日夜將密函交給日本公使館,李允用、安駉壽打算處置相關人員。大院君聞訊後八月二十九日藉口李允用對他行新式軍禮不合體統將其罷黜,同日拜訪日本公使館,希望不要被陰謀詭計所蠱惑,同時請求日本推遲派兵鎮壓東學黨,他也將任命李埈鎔代替朴定陽為報聘大使訪問日本加深大院君與日本親密關係[18]李埈鎔亦向日本人解釋。[19]日本公使大鳥圭介指責大院君和李埈鎔,迫使大院君撤銷對李允用的處分,大鳥認為大院君祖孫已悔改,沒有深究。李埈鎔辭去報聘大使的職位,繼續在國內策劃篡位。

參見[編輯]

來源[編輯]

  1. ^ 이이화 2012, p. 21.
  2. ^ South Korea government 1976, pp. 128.
  3. ^ 이이화 2012, pp. 69–70.
  4. ^ 陳顯泗 1985, p. 12-13.
  5. ^ 陳顯泗 1985, p. 14.
  6. ^ 陳顯泗 1985, p. 21-22.
  7. ^ 陳顯泗 1985, p. 25-29.
  8. ^ 陳顯泗 1985, p. 30-31.
  9. ^ 이이화 2012, p. 87.
  10. ^ Naver 장흥 석대들 전적 : 지식백과. [January 17, 2013] (韓語). 
  11. ^ Yi Bangeon, Encyclopedia of Koreans. 1838 [January 17, 2013]. [失效連結]
  12. ^ Naver 한국민족문화대백과>역사>근대사>전봉준공초. [July 5, 2013] (韓語). 
  13. ^ 鄭喬《大韓季年史》上,第68頁:時大院君陰召東學黨數萬,來曾京城,將謀不軌,而推戴其孫埈鎔,事竟不成。
  14. ^ 《駐韓日本公使館記錄》卷8,第363頁:李台(埈鎔)素有大志,前年(1893年)東徒之聚報恩也,使朴東鎮通其聲氣,而所聚者不過數萬人,且手無寸權,竟無奈何矣。
  15. ^ 《駐韓日本公使館記錄》卷8,第359頁。 《高宗實錄》卷33,三十二年四月十九日
  16. ^ 杉村濬:《明治廿七八年在韓苦心錄》,第128頁
  17. ^ 《駐韓日本公使館記錄》卷8,第363—364頁。「派統衛營、龍虎營、總御營、虎賁衛把守宮闕,乃揮大眾而入,尊奉主上為上王,廢中殿、世子,迎埈鎔即寶位,盡戮開化黨,方是自主之政。」「今日物望皆屬於老大監,況又東學以上奉國太公之說倡起者也,若使揮動幾十萬眾,卷土而來,真所謂人眾勝天,日兵雖動,亦無奈何也」(「老大監」和「國太公」都指興宣大院君)
  18. ^ 《日本外交文書》卷27,第1冊,第671頁。 杉村濬:《明治廿七八年在韓苦心錄》,第72—73頁。
  19. ^ 《日本外交文書》卷27,第1冊,第672—674頁。「近來聞得我國人有製造企圖離間大院君一家與日本公使館之種種讒言者,試舉其二、三:第一,所謂余懷有欲奪王位之逆心;第二、所謂心向支那、謀對日本不利;第三,所謂勾通並煽動東學黨;第四,所謂引入外人訓練親兵;第五,所謂勾結外國人等事。但此等皆為毫無根據之虛傳,余甚感為難。」

參考資料[編輯]

  • 陳顯泗; 楊昭全. 《朝鮮近代農民革命領袖全琫準》.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85年.  </ref>
  • 이이화. 동학농민운동(평등과 자주를 외친) [李離和. 東學農民運動:呼喚平等與自主]. Seoul: Safari. 2012: 327. ISBN 9788-9648-0765-1 (韓語). 
  • 유홍준. 산은 강을 넘지 못 하고 [俞弘濬. 高山越不過長河] 2. Changbi. 2011: 1–466. ISBN 9788-9364-7202-3 (韓語). 
  • South Korea government. Social Study Topographical Textbook. 1976: 1–128 (韓語). 
  • McClain, James L. Japan, a Modern History. New York: W.W. Norton & Company. 2002: 1–724. ISBN 9780-3930-41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