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東山再起)
前往: 導覽搜尋
謝安
晉太保建昌公謝安.jpg
清宮殿藏畫本
出生 320年
東晉
逝世 385年〔66歲〕
東晉建康
職業 東晉政治家軍事家
晚笑堂畫像

謝安(320年-385年),安石陳郡陽夏(今河南省太康縣)人,東晉政治家軍事家。曾隱居東山,歷任吳興太守侍中吏部尚書中護軍尚書僕射兼領吏部加後將軍、揚州刺史兼中書監兼錄尚書事、都督五州、幽州之燕國諸軍事兼假節太保兼都督十五州軍事兼衛將軍等職,死後追贈太傅,追封廬陵郡公。世稱謝東山謝太傅謝安石謝相謝公[1]

他初與權臣周旋時,從不卑躬屈膝,不違背自己的準則卻能拒權臣而扶社稷;等他自己當政的時候,又處處以大局為重,不結黨營私,不僅調和了東晉內部矛盾,還於淝水之戰擊敗前秦北伐奪回了大片領土;而到他北伐勝利、正是功成名就之時,還能激流勇退,不戀權位;因此被後世人視為良相的代表,「高潔」[2]的典範。

生平[編輯]

東山再起[編輯]

隱居東山,清談吟詩,昇平四年(360年),謝萬兵敗,被廢為庶人陳郡謝氏一族再無重要的人物在朝。謝安不得不「東山再起」,入桓溫幕府司馬。謝安與桓溫雖然政治立場不一致,但仍然非常相得,彼此都很推崇對方[3]。後來桓溫到了因立場相左而打算殺掉謝安的時候,仍然對旁人稱讚謝安不已[4]

謝安在桓溫幕府不久,謝萬去世,謝安以服喪為由辭職,不久又被丞相司馬昱推薦為吳興太守,任內百姓安居樂業。幾年後,升為侍中

太和六年(371年),桓溫廢司馬奕,改立司馬昱為帝,族誅陳郡殷氏潁川庾氏兩家三支士族,貶斥武陵王為庶人,實際控制了東晉的所有州府,聲勢如日中天[5][6][7]。謝安與另外兩家大士族——太原王氏琅琊王氏王坦之王彪之等人聯合,與之周旋[8],並於咸安元年(372年)七月簡文帝病重之時,逼簡文帝改寫遺詔,阻止了簡文帝打算將政權拱手讓給桓溫的打算。桓溫得知以後,大怒,率軍入京,欲「誅王謝,移晉鼎」,太后褚蒜子命謝安與王坦之去新亭迎接,王坦之慌亂不已,以至於在見到桓溫以後倒持笏版,汗濕重衣;謝安卻很鎮定,不僅在臨行前安慰王坦之說「晉祚存亡,在此一行」,並在見到桓溫以後,從容就席,問桓溫:「安聞諸侯有道,守在四鄰,明公何須壁後置人邪?」桓溫笑答:「正自不能不爾耳。」二人笑著談了很久,一場大禍化解於無形[9]。桓溫後來病重,想讓朝廷給他加九錫,讓袁宏起草。謝安見了以後,總是藉故修改,拖延時間,沒幾天,桓溫病故,加九錫的事情也就不再被提起了[10]

桓溫死了以後,謝安為了調和晉室與桓氏的矛盾而頗費苦心。寧康二年(374年),謝安先以王坦之出領徐兗二州刺史而從桓氏取回徐州和兗州,然後又迫使桓溫之弟桓沖出讓揚州,轉而任命其領荊州,謝安自領揚州(非今日之揚州市),終於達到「荊揚相衡,則天下平」的目的,並取得了桓氏的諒解與合作,建立起一個相對牢固的防禦陣線,共同對付北方的前秦苻堅

淝水之戰[編輯]

太元元年(376年),孝武帝司馬矅開始親政,謝安升中書監、錄尚書事,總攬朝政,陳郡謝氏成為東晉的最後一個「當軸士族」。同年,苻堅統一了中國北方,前秦與東晉的戰爭已經臨近。當時的東晉,長江上游由桓氏掌握,下游則屬於謝氏當政,謝安盡力調和桓謝兩大家族關係,以為即將爆發的戰爭作準備。[11]

戰前準備[編輯]

太元二年(377年),廣陵缺乏良將防守,謝安不顧他人議論,極力舉薦自己的侄子謝玄出任兗州刺史,鎮守廣陵,負責長江下游江北一線的軍事防守。謝安則自己都督揚州、豫州、徐州、兗州、青州五州軍事,總管長江下游。謝玄不負叔父重託,在廣陵挑選良將,訓練精兵,選拔了劉牢之、何謙等人,並訓練出一支在當時的整個中國最具有戰鬥力的精兵——北府兵

第一階段:淮南之戰[編輯]

太元三年(378年)四月,前秦征南大將軍苻丕率步騎7萬人進攻襄陽苻堅又另派10萬多人,分三路合圍襄陽,總計投入兵力17萬。襄陽守將朱序死守近一年後,於太元四年(379年)二月城破被俘。苻堅又派彭超圍攻彭城秦晉淮南之戰爆發。謝安在建康布防,又令謝玄率5萬北府兵,自廣陵起兵應敵。謝玄四戰四勝,全殲秦軍。戰後,謝安因功晉封建昌縣公,謝玄晉封東興縣侯。

第二階段:淝水之戰[編輯]

太元八年(383年)五月,桓沖傾10萬荊州兵伐秦,以牽制秦軍,減輕對下游的壓力,苻堅派苻睿慕容垂姚萇慕容暐等人迎戰,自己親率步兵60萬,騎兵27萬,以弟苻融為先鋒,於八月大舉南侵。謝安臨危受命,以謝石為前線大都督,謝玄為先鋒,並謝琰桓伊等人,領8萬兵馬,分三路迎擊秦軍。十一月,謝玄劉牢之以5千精兵奇襲,取得洛澗大捷,秦軍折損10名大將,5萬主力。十二月,雙方決戰淝水,謝玄、謝琰和桓伊率領晉軍7萬戰勝了苻堅和苻融所統率的前秦15萬大軍,並陣斬苻融。淝水之戰以晉軍的全面勝利告終。

戰後影響[編輯]

淝水之戰的巨大勝利,謝安的事先籌劃功不可沒。而且謝安從戰前的「圍棋賭墅」到戰後的「小兒輩大破賊」,自始至終一直採取極為冷靜的態度,對於穩定當時建康的人心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此次戰爭的前線將領也是謝家嫡系子弟的謝石謝玄謝琰等人,謝家的聲望達到頂峰,引起了司馬氏皇室的戒備,以至於淝水戰功,竟然沒有封賞,直到兩年後的謝安死後,司馬曜方才因淝水戰功追封謝安以廬陵郡公。

北伐、去世[編輯]

淝水之戰北伐時期的南北形勢圖,圖中黑線為淝水之戰之前雙方實際控制區域分界線,紅線為北伐勝利到謝安去世時期的雙方實際控制區域分界線

桓沖在淝水之戰之後不久去世,臨死前將桓氏子弟託付謝安。謝安為了安定「荊揚相衡」的局面,放棄了以謝玄任荊江兩州刺史的機會,改以桓氏子弟出任,緩和了桓謝兩大士族的關係,為東晉接下來的大規模北伐穩定了後方。[12]

太元九年(384年)八月,謝安起兵北伐。東路的謝玄領北府兵自廣陵北上,一路收復了兗州青州司州豫州,中路和西路的桓氏則出兵攻克了魯陽洛陽,並收復了梁州益州。至此,淝水之戰前秦晉以淮河漢水長江一線為界的局面改成了以黃河為界,整個黃河以南地區重新歸入了晉朝的版圖,見右圖。

北伐節節勝利以後,司馬氏和部分朝臣對謝安非常猜忌[13],世人也有懷疑謝安會像王莽那樣篡位奪權[14]

謝安「素退為業」,主動交出手上權力,於太元十年(385年)四月自請出鎮廣陵,都督北伐軍事。不久,劉牢之鄴城慕容垂擊敗,謝安不得不調整部署,將進攻轉為調整以鞏固黃河防線。

8月,謝安病重,自廣陵還京醫治,由西州門建康[15][16],不久,於8月22日,病逝建康,享年66歲,諡號文靖

謝安葬禮霍光王導以及桓溫等人同規格,有「九旒鸞輅,黃屋左纛,縕輬車,輓歌二部,羽葆鼓吹,武賁班劍百人」,為皇帝級別的葬禮[17]。後謝安妻劉氏去世,也用同等葬儀[18]

到了兩百年後的陳朝,謝氏家族勢力沒落,陳宣帝陳頊的次子始興王陳叔陵竟挖開了謝安的墳墓,扔掉了謝安的靈柩,用謝安的墓穴安葬自己的母親彭氏[19]

謝安致謝萬的親手書信
謝安《八月五日帖》,收入《寶晉齋法帖》

詩作[編輯]

蘭亭詩(其一) 伊昔先子,有懷春遊。 契茲言執,寄傲林丘。 森森連嶺,茫茫原疇。 逈霄垂霧,凝泉散流。

蘭亭詩(其二) 相與欣佳節,率爾同褰裳。 薄雲羅陽景,微風翼輕航。 醇醑陶丹府,兀若游羲唐。 萬殊混一理,安復覺彭殤。

與王胡之詩 鮮冰玉凝,遇陽則消。素雪珠麗,潔不崇朝。 膏以朗煎,蘭由芳凋。哲人悟之,和任不摽。 外不寄傲,內潤瓊瑤。如彼潛鴻,拂羽雲霄。 內潤伊何,亹亹仁通。拂羽伊何,高棲梧桐。 頡頏應木,婉轉蛇龍。我雖異跡,及爾齊蹤。 思樂神崖,悟言機峰。繡雲綺搆,丹霞增輝。 濛汜仰映,扶桑散蕤。吾賢領雋,邁俗鳳飛。 含章秀起,坦步遠遺。余與仁友,不塗不笱。 默匪岩穴,語無滯事。櫟不辭社,周不駭吏。 紛動囂翳,領之在識。會感者圓,妙得者意。 我鑒其同,物睹其異。往化轉落,運萃勾芒。 仁風虛降,與時抑揚。蘭棲湛露,竹帶素霜。 蕊點朱的,熏流清芳。觸地儛雩,遇流濠梁。 投綸同詠,褰褐俱翔。朝樂朗日,嘯歌丘林。 夕玩望舒,入室鳴琴。五弦清激,南風披襟。 醇醪淬慮,微言洗心。幽暢者誰,在我賞音。

名言[編輯]

  • 「晉祚存亡,在此一行。」
  • 「小兒輩大破賊。」
  • 「可將當軸,了其此處。」
  • 「見之乃不使人厭,然出戶去,不復使人思。」
  • 「天地無知,使伯道無兒。」
  • 「顧長康畫,有蒼生來所無。」

與之相關的成語[編輯]

【東山再起】[20] 【圍棋賭墅】[21] 【新會蒲葵】[22] 【雅人深致】[23] 【一往奔詣】[24]
【老翁可念】[25] 【屋下架屋】[26] 【一往情深】[27] 【前倨後恭】[28] 【小兒破賊】[29]

書法[編輯]

謝安曾從王羲之學行書,其書法非常出色,後世米芾曾稱讚他的書法「山林妙寄,岩廊英舉,不繇不羲,自發淡古。」

趣聞[編輯]

  • 謝安的表字宋朝王安石的名正好相同,後來王安石退居金陵,買的宅院正好在謝安的府邸舊址,宅內有以謝安命名的「謝公墩」。王安石於是戲作詩道:「我名公字偶相同,我屋公墩在眼中。公去我來墩屬我,不應墩姓尚隨公。」[31]時人評曰:「與死人爭地。」
  • 謝安的鑑賞力不同一般,他曾評「劉牢之不能獨任」,「王味之不宜專城」,均先後應驗;他評顧愷之的畫為「有蒼生來所無」;他還曾贊同王羲之書法勝於王獻之的觀點[32]
  • 謝安欣賞真性情的女子,他的嫂嫂王夫人曾經不顧禮節,親自出面從席上帶走其子謝朗,謝安不以為忤,反而讚嘆王夫人情辭慷慨,可惜不能讓朝中大臣們一見[33]
  • 謝安為吏部尚書的時候,王導的嫡孫王珣謝萬的女兒為妻,王珉娶謝安的女兒為妻,均夫妻不和。謝安鄙薄王珣為人,不惜與琅琊王氏嫡系一支交惡,逕自讓侄女和女兒離婚改嫁。雙方因此不通往來許多年[34]。謝安死後,王珣雖政治上一直打壓謝氏以求報復,但仍然從會稽專程趕到建康去哭喪,禮畢,連手也不和謝琰握就逕自離去。[35]

後世評價[編輯]

謝安像,立於福建漳州

學者[編輯]

「建元之後,時政多虞,巨猾陸梁,權臣橫恣。其有兼將相於中外,系存亡於社稷,負扆資之以端拱,鑿井賴之以晏安者,其惟謝氏乎!」
「文靖始居塵外,高謝人間,嘯詠山林,浮泛江海,當此之時,蕭然有陵霞之致。暨於褫薜蘿而襲硃組,去衡泌而踐丹墀,庶績於是用康,彝倫以之載穆。苻堅百萬之眾已瞰吳江,桓溫九五之心將移晉鼎,衣冠易慮,遠邇崩心。從容而杜奸謀,宴衎而清群寇,宸居獲太山之固,惟揚去累卵之危,斯為盛矣。」
「太保沈浮,曠若虛舟。任高百辟,情惟一丘。」

「三川北虜亂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東山謝安石,為君談笑靜胡沙。」

「安石在東海,從事鬢驚秋。中年親友難別,絲竹緩離愁。一旦功成名遂,準擬東還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軒冕,遺恨寄滄洲。」

「導、安相望於數十年間,其端靜寬簡,彌縫輔贊,如出一人,江左百年之業實賴焉。」

「安之宰天下,思深而道盡,復古以型今,豈一切茍簡之術所可與議短長哉!」

「東晉朝內部出現前所未有的和睦氣象,是和謝安完全繼承王導力求大族間勢力平衡的作法分不開的。」
「東晉朝建立以來,這是最大的一次戰勝擴地。取勝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內部和睦,有些力量可以對外。」

民間[編輯]

謝安逝世之後,民間尊奉為神祇,尊為「廣惠靈應顯濟尊王」,或稱為「謝千歲」、「謝聖王」、「謝王公」、「謝老元帥」、「謝府太傅」、「護國尊王」等。唐代陳元光將軍率領漳州時,攜帶謝安之香火,並尊奉謝安為「廣惠王」[36]。而廣惠王的信仰,也隨著漳州人來到溫州廈門南洋臺灣等地[37]

家庭[編輯]

兄弟[編輯]

謝安在他的兄弟裡面排行第三,

夫人[編輯]

  • 沛國相縣劉氏劉惔之妹,機智幽默,謝安和她感情很好,常和她一起議論時事人物。她性格剛強,不許謝安納妾,有名言「周姥撰詩,當無此語」[38][39]

子女[編輯]

  • 謝瑤,承襲為廬陵郡公,官至琅邪王友。
  • 謝琰,衛將軍、徐州刺史、會稽內史、都督五郡軍事、假節,封望蔡公,追贈侍中、司空。
  • 謝安還有二女分別嫁給王珉王國寶

參考文獻與注釋[編輯]

  1. ^ 謝安侄曾孫謝靈運襲其祖父謝玄爵為康樂公,也被稱為謝公,如「謝公宿處今尚在」。
  2. ^ 李翰蒙求》:「王戎簡要, 裴楷清通。 孔明臥龍, 呂望非熊。 楊震關西, 丁寬易東。 謝安高潔, 王導公忠。」《蒙求》是中國古代兒童識字課本之一。
  3. ^ 世說新語》:「桓大司馬病,謝公往省病,從東門入。桓公遙望,嘆曰:「吾門中久不見如此人!」」
  4. ^ 晉書·卷79 謝安傳》:「溫嘗以安所作簡文帝諡議以示坐賓,曰:「此謝安石碎金也。」」
  5. ^ 晉書·卷98 桓溫傳》
  6. ^ 晉書·卷8 海西公紀》
  7. ^ 晉書·卷9 簡文帝紀》
  8. ^ 世說新語》:「謝太傅與王文度共詣郗超,日旰未得前。王便欲去,謝曰:「不能為性命忍俄頃?」」
  9. ^ 世說新語》:「桓公伏甲設饌,廣延朝士,因此欲誅謝安、王坦之。王甚遽,問謝曰:「當作何計?」謝神意不變,謂文度曰:「晉阼存亡,在此一行。」相與俱前。王之恐狀,轉見於色。謝之寬容愈表於貌。望階趨席,方作洛生詠,諷「浩浩洪流。」桓憚其曠遠,乃趣解兵。」
  10. ^ 晉書·卷79 謝安傳》:「及溫病篤,諷朝廷加九錫,使袁宏具草。安見,輒改之,由是歷旬不就。會溫薨,錫命遂寢。」
  11. ^ 世說新語》:「苻堅遊魂近境,謝太傅謂子敬曰:「可將當軸,了其此處。」」
  12. ^ 晉書·卷79 謝安傳》:「是時桓沖既卒,荊、江二州並缺,物論以玄勛望,宜以授之。」「既以三桓據三州,彼此無恐,各得所任。其經遠無競,類皆如此。」
  13. ^ 晉書·卷79 謝安傳》:「時會稽王道子專權,而奸諂頗相扇構,安出鎮廣陵之步丘,築壘曰新城以避之。」
  14. ^ 世說新語》:「韓康伯病,拄杖前庭消搖。見諸謝皆富貴,轟隱交路,嘆曰:『此復何異王莽時!』」
  15. ^ 晉書·卷79 謝安傳》:「聞當輿入西州門,自以本志不遂,深自慨失,因悵然謂所親曰:『昔桓溫在時,吾常懼不全。忽夢乘溫輿行十六里,見一白雞而止。乘溫輿者,代其位也。十六里,止今十六年矣。白雞主酉,今太歲在酉,吾病殆不起乎!』」
  16. ^ 晉書·卷79 謝安傳》:「羊曇者,太山人,知名士也,為安所愛重。安薨後,輟樂彌年,行不由西州路。嘗因石頭大醉,扶路唱樂,不覺至州門。左右白曰:『此西州門。』曇悲感不已,以馬策扣扉,誦曹子建詩曰:『生存華屋處,零落歸山丘。』慟哭而去。」
  17. ^ 晉書·謝安傳》:「及葬,加殊禮,依大司馬桓溫故事。」
  18. ^ 晉書·謝琰傳》謝琰「又遭母憂,朝廷疑其葬禮……謂宜資給葬,悉依太傅故事。」……珣時為僕射,猶以前憾緩其事。琰聞恥之,遂自造轀輬車以葬,議者譏之。」
  19. ^ 南史·始興王叔陵傳》「晉世王公貴人,多葬梅嶺。及彭氏卒,叔陵啟求梅嶺葬之,乃發故太傅謝安舊墓,棄去安柩,以葬其母。」
  20. ^ 謝安早年出仕之前曾經在東山短期隱居,後人遂稱其第二次出仕為東山再起
  21. ^ 淝水之戰前夕,謝安在東山別墅與人下棋,以別墅作為賭注。
  22. ^ 來自上文所說眾人仿效謝安使用蒲葵扇的故事
  23. ^ 謝安稱讚謝道蘊的原話,後多用來指隱士風度,品味高雅。
  24. ^ 支道林稱讚謝安的原話,後多用來指文章一氣呵成,才氣不凡。
  25. ^ 世說新語》『謝奕作剡令,有一老翁犯法,謝以醇酒罰之,乃至過醉而尤未已。太傅時年七八歲,著青布絝,在兄膝邊坐,諫曰:「阿兄,老翁可念,何可作此。」』
  26. ^ 謝安評論揚都賦的原話,指文章仿效他人前作,沒有創新。
  27. ^ 謝安評論桓伊的原話
  28. ^ 謝安打趣謝玄的原話
  29. ^ 謝安對淝水之戰捷報的評價。
  30. ^ ·張讀《宣室志》:「英台,上虞祝氏女,偽為男裝遊學,與會稽梁山伯者同肄業。山伯,字處仁。祝先歸。二年,山伯訪之,方知其為女子,悵然如有所失。告其父母求聘,而祝已字馬氏子矣。山伯後為鄞令,病死,葬(貿阝)城西。祝適馬氏,舟過墓所,風濤不能進。問知山伯墓,祝登號慟,地忽自裂陷,祝氏遂並埋焉。晉丞相謝安奏表其墓曰'義婦冢'。」
  31. ^ 王安石:《謝公墩二首》之《爭墩詩》
  32. ^ 世說新語》:「謝公問子敬:「 君書何如君家尊?」 答曰:「 固當不同。」 公曰:「 外人論殊不爾。」 王曰:「外人那得知。」 」
  33. ^ 世說新語》:「林道人詣謝公,東陽時始總角,新病起,體未堪勞。與林公講論,遂至相苦。母王夫人在壁後聽之,再遣信令還,而太傅留之。王夫人因自出,云:「 新婦少遭家難,一生所寄,唯在此兒。」 因流涕抱兒以歸。謝公語同坐曰:「家嫂辭情慷慨,致可傳述,恨不使朝士見!」」
  34. ^ 晉書·謝琰傳》:「先是,王珣娶萬女,珣弟珉娶安女,並不終,由是與謝氏有隙。珣時為僕射,猶以前憾緩其事。」
  35. ^ 世說新語》:「王東亭與謝公交惡。王在東聞謝喪,便出都,詣子敬,道欲哭謝公。子敬始臥,聞其言,便驚起曰:" 所望於法護。" 王於是往哭。督帥刁約不聽前,曰:" 官平生在時,不見此客。" 王亦不與語,直前哭,甚慟,不執末婢手而退。」
  36. ^ 《漳州府志》載:「謝廣惠王即晉謝安石也,陳將軍元光奉其香火入閩漳,漳人因而祀之。」除了陳元光之外,唐朝末年王信臣三兄弟率軍入閩,將謝安奉為戰神,帶入福建,此即現在福建王姓人士常奉祀謝安的原因
  37. ^ 如中國福建廈門正順宮、臺灣高雄林園廣應廟、臺南永康廣護宮皆是以謝安為主神
  38. ^ 世說新語·賢媛第十九 》「謝公夫人幃諸婢,使在前作伎,使太傅暫見,便下幃。太傅索更開,夫人云:「恐傷盛德。」 」
  39. ^ 《妒記》「謝太傅劉夫人,不令公有別房寵。公既深好聲樂,不能令節,後遂頗欲立妓妾。兄子及外生等微達此旨,共問訊劉夫人;因方便稱『關睢』『螽斯』有不忌之德。夫人知以諷己,乃問:「誰撰此詩?」□雲周公。夫人曰:『周公是男子,乃相為爾,若使周姥撰詩,當無此語也。』 」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