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與祝英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梁祝傳說
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申報地區或單位 浙江省寧波市
   杭州市
   上虞市
江蘇省宜興市
山東省濟寧市
河南省汝南縣
分類 民間文學
序號 7
編號項目 I-7
登錄 2006年

梁山伯與祝英台是中國四大民間傳說之一,是一個口頭傳承的傳說故事,故事敘述梁山伯與祝英台悲劇性的愛情故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2003年將梁祝傳說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立的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1]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

故事概要[編輯]

中國古代東晉時,浙江上虞祝家有一女祝英台(又名:祝九妹),女扮男裝到杭州遊學,途中遇到會稽來的同學梁山伯,兩人便相偕同行。同窗三年,感情深厚,但梁山伯(又名:梁三伯)還是不知祝英台是女兒身。後來祝英台中斷學業返回家鄉。梁山伯到上虞拜訪祝英台時,纔知道三年同窗的好友竟是女紅妝,欲向祝家提親,此時祝英台已許配給馬文才。之後梁山伯在鄞當縣令時,因過度鬱悶而去世了。祝英台出嫁時,經過梁山伯的墳墓,突然狂風大起,阻礙迎親隊伍的前進,祝英台下花轎到梁山伯的墓前祭拜,梁山伯的墳墓塌陷裂開,祝英台跳入墳中,其後墳中出現一對彩蝶,雙雙飛去。


河南省汝南縣版
西晉時,汝南郡南60里梁莊梁山伯到紅羅山書院求學,路過曹(草)橋,與十八里外朱莊女扮男裝亦到紅羅山書院求學的祝英台相遇,並結拜為弟兄。三年英台回家探望母親,山伯十八里相送,將英台送至家中,得知英台為女,遂私約終身。豈料祝父將英台許配馬莊一秀才馬文才。山伯如約來議婚,英台淚告已晚。山伯氣得當場吐血,歸家後一病身亡。家人將其葬在馬鄉官路西沿。馬文才迎娶祝英台,花轎至馬鄉村後,突起旋風擋路,祝英台下轎哭祭山伯,墓忽然裂開,英台撲入墓中,墓隨即合上。從墓中飛出金黃、雪白兩隻蝴蝶,在天空中翩翩起舞。[3]

考據[編輯]

中國許多古代典籍中都記載了梁祝的故事。

唐代文獻[編輯]

初唐梁載言十道四蕃志》:「義婦祝英台與梁山伯同冢。」這是故事的最早記載。

張讀宣室志》:

「英台,上虞祝氏女,僞爲男裝遊學,與會稽梁山伯者同肄業。山伯,字處仁。祝先歸。二年,山伯訪之,方知其爲女子,悵然如有所失。告其父母求聘,而祝已字馬氏子矣。山伯後為令,病死,葬城西。祝適馬氏,舟過墓所,風濤不能進。問知山伯墓,祝登號慟,地忽自裂陷,祝氏遂並埋焉。丞相謝安奏表其墓曰義婦塚。」

在《鄞縣志》、《寧波府志》、《宜興荊溪新志》中皆有記載梁祝的故事。

宋代文獻[編輯]

張津乾道四明圖經》:「義婦塚,即梁山伯祝英台同葬之地也。 在縣西十裡接待院之後,有廟存焉。舊記謂二人少嘗同學,比及三年,而山伯初不知英台之為女也,其樸質如此。按《十道四蕃志》雲,義婦祝英台與梁山伯同塚,卽其事也。」

史能之咸淳毗陵志》:「祝陵在善卷山,岩前有巨石刻,雲『祝英台讀書處』,號『碧鮮庵』。昔有詩云:『蝴蝶滿園飛不見,碧鮮空有讀書壇』。」

元代文獻[編輯]

白樸創作「祝英台死嫁梁山伯」的雜劇[4],不傳於今。

明清文獻[編輯]

[編輯]

徐樹丕識小錄》:「梁山伯,祝英台,皆東晉人。梁家會稽,祝家上虞,同學於杭者三年,情好甚密。祝先歸。梁後過上虞尋訪,始知為女子。歸告父母,欲娶之。而祝已許馬氏子矣。梁悵然不樂,誓不復娶。後三年,梁為鄞令,病死,遺言葬清道山下。又明年,祝為父所逼,適馬氏,累欲求死。會過梁葬處,風波大作,舟不能進。祝乃造梁塚,失聲哀痛。塚忽裂,祝投而死焉,塚復自合。馬氏聞其事於朝,太傅謝安請贈為義婦。

和帝時,梁復顯靈異助戰伐。有司立廟於鄞縣。廟前桔二株合抱,有花蝴蝶,桔蠹所化也,婦孺以梁稱之。

按,梁祝事異矣。《金樓子》及《會稽異聞》皆載之。夫女為男飾,乖矣。然始終不亂,終能不變,精神之極,至於神矣,宇宙間何所不有,未可以為證。」

馮夢龍情天寶鑑》:「梁山伯、祝英台皆東晉人。梁家會稽,祝家上虞,嘗同學。祝先歸,梁後過上虞訪之,始知為女。歸乃告父母,欲娶之,而祝已許馬氏子矣。梁悵然若有所失。後三年,梁為鄞令,病且死,遺言葬清道山下。又明年,祝適馬氏,過其處,風濤大作,舟不能進。祝乃造梁冢,失聲哀慟。忽地裂,祝投而死。馬氏聞其事於朝,丞相謝安請封為義婦。和帝(502年)時,梁得顯靈異效勞,封為忠義。有事立廟於鄞雲。」

[編輯]

瞿灝通俗編》:「白仁甫《祝英台》劇見《宣室志》,英台上虞祝氏女。偽為男裝遊學,與會稽梁山伯者同肄業。山伯、字處仁。祝先歸二年。山伯訪之,方知其為女子。悵然如有所失,告之其父母求聘。而祝已字馬氏子矣。山伯後為鄞令,病死葬鄮城西。祝英台適馬氏、舟過墓所,風濤不能進。問知山伯墓,祝登號慟,地忽自裂陷,祝氏遂並埋焉。晉丞相謝安奏表其墓曰『義婦冢』。」

詩詞戲曲[編輯]

遺跡[編輯]

1995年山東微山湖畔出土了一塊明正德十一年(1516年)「梁祝墓記」碑刻。

以梁祝傳說為本之藝術表演[編輯]

歌仔戲[編輯]

劇本原名《山伯英台》,亦是歌仔戲名劇。

越劇[編輯]

  • 梁山伯與祝英台》,是越劇的一齣經典劇目。越劇的藝術形式成型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而上虞縣(與越劇發源地嵊縣同屬紹興府)祝英台的傳說在此之前已在浙東地區流傳千載,成為當地民間文化的一部分,早在越劇《梁祝》出現前已被當地多種民間小調所取材,因此很自然地成為早期越劇的必演腳本。這些後來都與越劇《梁祝》一起促成蘇浙地區(包括上海)人民深厚的梁祝情結。在這些地方,即使不會唱越劇的人都對《梁祝》的旋律有印象,可謂家喻戶曉。

川劇[編輯]

京劇[編輯]

豫劇[編輯]

豫劇《梁祝十八相送》,常香玉主演。

黃梅戲[編輯]

《梁山伯與祝英台》,由凌波飾演梁山伯、樂蒂飾演祝英台。

粵劇[編輯]

廣東粵劇亦喜歡以梁山伯、祝英台的故為題,不少老倌有演出過。

馬來語戲劇[編輯]

  • 《三伯英台》(Sam Pek Eng Tai: Butterfly Lovers),Felix Chia創作的1986年馬來語戲劇作品[9]

音樂劇[編輯]

舞台劇[編輯]

電影[編輯]

電視劇[編輯]

動畫[編輯]

音樂及歌曲[編輯]

  • 梁山伯與祝英台》,又名《化蝶》,後人把歌曲填詞演變成現在的《恨綿綿》,一般用中國樂器或小提琴演奏。
  • 梁祝小提琴協奏曲》,1958年上海音樂學院學生何占豪、陳鋼、俞麗拿以越劇《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旋律為基礎所作。該協奏曲後來也被改編為鋼琴協奏曲。1980年代初,香港音樂人鄭國江將《梁祝協奏曲》譜上歌詞,並由歌手關正傑演繹,成為歌曲《恨綿綿》。[13]
  • 《新梁祝》,又名《多媒體梁祝》,由美籍華人小提琴家高翔改編,以音樂配合現場演說、圖片的多媒體方式演繹,把單一的小提琴表演形式改編成用二胡與小提琴互相對話呼應的表演形式,用兩個樂器來對應故事的兩個主角,賦予曲子全新的的靈魂,讓人耳目一新。2015年10月18日,美國6炫組合在中央音樂香港基金主席鄭慧博士的邀請下在香港大會堂進行亞洲首演。[14]

演唱會[編輯]

  • 華語流行歌手甄妮於2000年3月紅磡香港體育館的「一份真」演唱會上,將《梁祝》黃梅調搬上演唱會舞台。甄妮負責祝英台部份,與演唱會嘉賓,飾演梁山伯的凌波,演唱長達十分鐘的「十八相送」及「樓台會」精華片段。

漫畫[編輯]

日本漫畫家皇名月的同名漫畫作品。

舞蹈[編輯]

亦有將梁祝傳說改編為各種舞蹈型式演出者,包括芭蕾舞現代舞等。

參看[編輯]

  • 七世夫妻
  • Mao, Xian. Cowherd and Weaver and other most popular love legends in China. eBook: Kindle Direct Publishing. 2013. 

參考資料[編輯]

  1. ^ 世界文化遺產網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8-02-03.
  2. ^ 國務院關於公布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通知. 國務院辦公廳. 2006年6月2日. 
  3. ^ 汝南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 汝南縣誌. 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7-12: 1040–1041. ISBN 978-7-5348-15805. 
  4. ^ 鐘嗣成:《錄鬼簿
  5. ^ 錢南揚,《漢上宦文存 梁祝戲劇輯存ISBN 978-7-101-07037-8
  6. ^ 戀戀花城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3-07-26.
  7. ^ 戀戀花城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3-07-26.
  8. ^ 戀戀花城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3-07-26.
  9. ^ 黃慧敏. 新馬峇峇文學的研究 (Thesis).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10. ^ 《梁祝》讓卓別林熱淚盈眶
  11. ^ 一句話的電影說明書
  12. ^ 蘇致亨. 重寫臺語電影史:黑白底片、彩色技術轉型和黨國文化治理 (Thesis). 國立臺灣大學. 2015. 
  13. ^ muumuug. 恨綿綿. 樂多日誌. 2006-10-30 [2009-12-04] (中文). 
  14. ^ 文匯報,6炫組合 開創東西音樂交流新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