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欽察汗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金帳汗國
(1242年-1246年為大蒙古國組成部分)
(1308年-1338年為大元朝貢國

1242年-1502年
金帳汗國國旗
國旗
1300年的欽察汗國
1300年的欽察汗國
首都拔都薩萊
常用語言蒙古語
欽察語
古韃靼語
宗教騰格里信仰
薩滿教
藏傳佛教
後期改信伊斯蘭教
政府半選舉君主制,後期為世襲君主制
欽察汗 
• 1226年—1280年
斡兒答白帳汗
• 1242年—1255年
拔都金帳汗
• 1379年—1395年
脫脫迷失
• 1435年—1459年
乞赤黑·馬哈麻大帳汗
• 1481年—1498年,1499年—1502年
謝赫·阿合馬
立法機構庫力台大會
歷史時期中世紀後期
• 蒙古征服基輔羅斯諸國,隨後建汗庭於薩萊
1242年
• 正式脫離蒙古帝國,確立對羅斯諸公的宗主權。
1246年
• 脫脫汗元成宗上表稱臣。
1302年
• 月即別汗停止再向元廷進貢,重新獨立。
1338年
• 庫里科沃之戰,羅斯諸公聯軍反對汗庭統治。
1380年
• 乞赤黑·馬哈麻在位期間汗國完全分裂,改稱大帳汗國
1433年
• 大帳汗國被克里米亞汗國征服
1502年
面積
1310年6,000,000平方公里
前身
繼承
蒙古帝國
庫曼汗國
克里米亞汗國
諾蓋汗國
喀山汗國
哈薩克汗國
烏茲別克汗國
阿斯特拉罕汗國
西伯利亞汗國
希瓦汗國

欽察汗國(英語:Golden Horde;蒙古語:Алтан ОрдAltan Ord)(1242年-1502年)又稱金帳汗國大帳汗國,是蒙古四大汗國之一,元朝稱之為大元欽察朮赤兀魯思,對金帳汗庭稱為斡耳朵,稱金帳大汗為寧肅王。位於今天哈薩克鹹海裏海北部,佔有東歐中歐地區(極盛時至多瑙河)。原本是蒙古帝國的朮赤兀魯思,後來因貴由汗拔都不和,拔都汗於1246年自行獨立。直到1302年脫脫汗元成宗上表稱臣,並於1308年成為元朝朝貢國。1338年,因元惠宗無能,月即別停止再向元廷進貢,重新獨立。1357年,月即別之子札尼別攻滅丘拜尼王朝,汗國至此極盛。札尼別死後拔都系諸汗爆發內戰,權臣馬麥挾幼主札尼別二世崛起,1380年,在庫里科沃之戰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頓斯科伊領導的羅斯聯軍擊敗,此時白帳汗系的脫脫迷失取代汗國內部的權力真空,一統汗國並鎮壓了羅斯叛亂。但他卻因為盲目擴張而與帖木兒汗國進行脫脫迷失-帖木兒戰爭,導致金帳汗國被打敗。後來權臣也迪古一度整合了金帳汗國,但脫脫迷失一系與帖木兒·滅里一系不和,15世紀30-40年代汗國已經事實上瓦解,剩餘部分稱為大帳汗國。1502年,克里米亞汗國攻滅大帳汗國,並宣稱自身為金帳汗國的繼承者。

相關研究[編輯]

蘇聯韃靼史學者穆罕默德·薩法加里耶夫俄語Сафаргалиев, Магамет Гарифович在《金帳汗國的瓦解》中開宗明義地定義了金帳汗國到底是一個什麼政權:他指這是一個部落聯盟,汗國由不同的兀魯思俄語Улус(蒙古語中的部眾,部落之意)組成,由成吉思汗長子朮赤的後代為核心的一個游牧部落聯盟[1]。有關金帳汗國的主體民族一直是史學界爭論的重要議題。維亞切斯拉夫·巴拉諾夫俄語Баранов, Вячеслав Сергеевич在《烏日古羅古城考古研究》一書提到,從前傳統史學說蒙古人因為欽察人數目多而被同化的說法是以偏蓋全的,蒙古統治階級的確因為人數少而改用欽察語,但卻不單是被同化那麼簡單,因為在蒙古人13世紀末開始欽察化而變成15世紀的古韃靼人中間經歷了近兩百年的歷史。巴拉諾夫認為傳統史書忽略了芬人保加爾人阿蘭人康里卡拉卡爾帕克人等眾多游牧部族逐步融入汗國的蒙古-欽察文化的過程。因為不同的古韃靼語不能溝通(如克里米亞韃靼語喀山韃靼語俄語Казанский диалект之間),不能視古韃靼人為單一民族,而應該說當時在汗國內部的各游牧民族構成了一個共同的泛韃靼文化圈[2]

欽察立國[編輯]

成吉思汗生前,分封西方的土地給長子朮赤,即今日俄羅斯鹹海頓河伏爾加河一帶的欽察草原,所以世稱「欽察汗國」(因為當時那一帶叫做欽察)。朮赤的血緣受到懷疑,因為在鐵木真未壯大以前,他的夫人孛兒帖曾被蔑兒乞部抓去。鐵木真後來聯合了王罕扎木合三路攻打蔑兒乞,才將孛兒帖救回。孛兒帖在歸途中生了個兒子,但鐵木真不介意,並把他待若自己的親子,給他取名朮赤(意為「客人」);那時的蒙古尚處在部落氏族社會。朮赤成年後,以果敢堅毅著稱,死在成吉思汗之前,享年49歲。

朮赤有14個兒子,有長子鄂爾達、次子拔都(巴圖)。鄂爾達自知才能不及弟弟拔都,所以將繼承汗位的權利讓給了拔都。拔都控制了黑海北岸的海濱土地後,許多突厥系人民歸順於他,並被編入他的軍隊;在1230年代後期和1240年代初,他不斷攻擊伏爾加保加利亞基輔羅斯的後繼國家,統一了中亞草原,結束了俄羅斯封建割據局面。

拔都率領他的軍隊持續向西方開拓,在列格尼卡戰役蒂薩河之戰之後,入侵了波蘭王國匈牙利王國。1241年,窩闊台在蒙古本土去世,拔都終止為追殺匈牙利國王貝拉四世而發動的維也納圍城戰,以及持續對匈牙利達爾馬提亞沿岸、塞爾維亞王國保加利亞第二帝國的進攻,東歸。此後,蒙古軍隊再也沒有西進至如此之遠。1260年,金帳汗別兒哥那海第二次入侵波蘭英語Second Mongol invasion of Poland,大勝波蘭,攻其首都克拉科夫,並在波蘭桑多梅日屠殺48名道明會成員,後撤兵。1287年至1288年金帳汗禿剌不花再次第三次入侵波蘭英語Third Mongol invasion of Poland,被擊退從此再未入侵波蘭。1277年至1279金帳汗國忙哥帖木兒持續侵擾保加利亞第二帝國控制下的多布羅加,此舉令保加利亞境內爆發了伊瓦伊洛起義,亦使東羅馬帝國趁機重奪被保加利亞佔領的色雷斯。

1285年至1286年禿剌不花那海聯合其屬國加利西亞-沃里尼亞王國入侵匈牙利英語Second Mongol invasion of Hungary及干擾其屬國塞爾維亞,匈牙利人及蒙古人雙方於特蘭西瓦尼亞喀爾巴阡山脈激戰,最終匈牙利國王拉斯洛四世的主力軍擊敗潰敗的蒙古騎兵,蒙古軍亦被塞爾維亞人趕走。

1242年,拔都在薩萊(今伏爾加河下游阿斯特拉罕附近)定都,正式建立欽察汗國,又稱金帳汗國。拔都的弟弟昔班(朮赤的第五個兒子)西征立了大功,拔都分給了他一片領地,昔班便在烏拉爾山以東的鄂畢河額爾齊斯河之間,建立了他自己的營帳;版圖最遠至哈薩克的阿克托貝,稱藍帳汗國。拔都的兄長鄂爾達讓位給拔都,所以拔都將東方錫爾河一帶分給哥哥,鄂爾達一系建立了白帳汗國別兒迪別死後,欽察汗國絕後,汗位由大臣馬麥控制,脫脫迷失後,汗位基本上由白帳汗出任。

黃金時代[編輯]

欽察汗國治下的人民是蒙古人突厥人的混合。汗國逐漸突厥化,而喪失了蒙古文化的特性。不過,拔都率領的蒙古戰士後裔,始終是社會的上層階級。這些蒙古人包括山只斤許兀慎博爾忽出身氏族)、弘吉剌乞顏。汗國的人口主要是欽察人、保加爾人、花剌子模人,以及其他一些突厥系族群。尤其以欽察人與土庫曼人居多。

內部組織[編輯]

政治上,欽察汗國原為蒙古帝國之一脈(法律基礎是成吉思汗法典)。自蒙哥大汗去世後,基本上完全獨立,並曾與位於波斯伊兒汗國,為亞塞拜然主權多次交戰。種族上,有欽察康里保加爾人匈人後人)、可薩人餘部和烏克蘭人希臘人俄羅斯人摩爾多瓦人。汗國的統治者是由庫里爾台自拔都的後裔中,選舉出來。可汗以下,有宗王。宗王以下,有大臣以及一種名為答剌罕的人,意思是自由的人,享有免稅的地位。答剌罕是行政和軍事長官。行政文書使用回鶻文察合台文阿拉伯文,外交文書用蒙古文,語言是使用欽察語為語言。政治地位最高的是蒙古人和突厥人,地位較低是阿蘭人和俄羅斯人、北高加索人,他們在薩萊城有一定地區居住,烏克蘭人居住在奧卡河下游一帶。希臘人與義大利人住在克里米亞,大臣下有市民與農民,一種名為撒班赤(sabanchi),用犁者。佃農稱為urtakchi,最低微的是奴隸。

軍隊分東、中、西三路,左右兩翼,中軍由可汗指揮。兵制是以十進制為單位,最小的單位是十戶。每大軍團置統帥一人,每一個軍事單位,屯兵在某地區。行政上可分為萬人團、千人團、百人團。各單位的長官負責管理政務與鎮壓叛逆。

宗教上,伊斯蘭教受到蒙古人和突厥人信仰,被定為國教,伊斯蘭教制度和蒙古制度並駕齊驅。月即別時代,完成突厥化與伊斯蘭化,與伊斯蘭國家實無分別。

金帳汗國可分為九個區域:花剌子模克里米亞欽察阿速夫切爾卡西亞伏爾加保加利亞瓦拉齊亞阿蘭基輔羅斯

在俄羅斯的行政統治[編輯]

聖亞歷克賽(Alexius, Metropolitan of Moscow)正在治療札尼別的失明妻子。

蒙古對俄羅斯的行政統治,有兩個目的,徵兵與徵稅。手段因地不同。有些地方,由蒙古人直接管理,大部分容許自治。自治的地方大公在可汗的欽差大臣宣布下即位。他們的權力受轄於蒙古人。在地方行政上,以十戶為基本行政單位,每人數單位要提供該單位人數的兵力和稅款,十戶供出十人,如此類推,每地數字不同。十戶是最基本的行政單位。西俄地區的第一次人口普查在1345年。東俄地區有兩次人口普查;一次在1258-1259年;一次在1274-1275年。1275年後,再無普查。普查結果:東俄有27個萬戶,西俄有16個萬戶,全俄即43萬戶。在1275年人口有850萬人。不包括在軍事官職萬戶長統轄下的屬民士兵,大約一千萬人。每萬戶,蒙古人派官員行政,不受大公指揮,只向可汗負責。這些千戶與萬戶的軍官,兼任行政長官,並有一位同級的徵稅員。日後再以達魯花赤意為「鎮守之官」為新的職稱,擔任全區的負責人。達魯花赤分為三個級數:萬戶、城、村。每一個行政單位,皆有達魯花赤,有少量軍隊接受直接指揮,維持秩序。

在蒙古人直轄區,十人置一十夫長,百人置一百夫長。第一次在俄羅斯徵兵是男子人數的十分之一,以後是二十分之一。司法上,有最高法庭與地區法庭,大公也會在此受審。設達魯花赤和哈的(伊斯蘭教法官),有法官八人,按案件性質決定。

在徵稅上,在別兒哥時代,最初使用伊斯蘭商人與猶太人亞美尼亞包稅,第一位包稅長是一位改宗伊斯蘭教的俄羅斯人,名稱叫伊佐希馬。後來改為使用八思哈,再後來由一位弗拉基米爾大公徵稅。稅收分農村和城市兩種,有實物稅和貨幣稅,可汗有權徵收臨時稅。稅率是十分之一。有三種稅吏:書記、農村徵稅員、城市徵稅員,也是八思哈。不同的是羅斯公國,稅收大相逕庭,弗拉基米爾每年交85000盧布,莫斯科只有4000盧布。

欽察汗國幅員遼闊,社會發展水平不一。烏爾根奇薩萊別兒哥薩萊阿速喀法速答黑是貿易中心。經濟上有牧民和城市居民,農人。

汗國的兵員多為突厥人。在宗教上,信仰自由,忙哥帖木兒時代,東正教受到優待;忙哥帖木兒發了一道詔書,它和屬民一律免稅,豁免他們的戶口普查,誹謗東正教的人一律處死。教會成為一特權團體。他們的工作是為俄羅斯人提供精神生活與道德上的指教;這時代也是東正教最獨立的時期。到月即別汗時期,侮辱東正教信仰與破壞教會財物的人要處死,帖木兒·忽格魯特詔書也言明,不得干預教會運作。蒙古統治的第一個世紀,教會繁榮,對精神生活上的活動有甚大幫助。另一方面,東正教有自己的法庭,宗教案件只能由教會法庭審判,不在汗庭審判。

覆亡[編輯]

札尼別死後,別兒迪別即位時期極短;死後,汗國大亂,他的兩兄弟不服他,改宗基督教鄂爾達昔班的後裔曾立為汗。換了多位可汗。汗位由馬麥掌握。後期,金帳汗分裂。帖木兒1396年入侵後,日漸衰弱,大帳汗國繼承對莫斯科公國的統治,但是統治區域只剩下薩萊。1472年,莫斯科大公國抗稅,大汗阿合馬率兵征討,結果失敗,失去控制。

1480年阿合馬再次征討,再次失敗,並死於內亂。至此莫斯科大公國徹底擺脫蒙古人的統治。此時,距朮赤建立汗國已有二百六十年的歷史。1547年,莫斯科大公國正式改名俄羅斯沙皇國伊凡四世加冕為俄羅斯沙皇。1550年代,沙皇俄國先後攻打了喀山汗國阿斯特拉罕汗國克里米亞汗國三個汗國。其中,克里米亞汗國壽命最長,因為它是當代強大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封臣。1783年,克里米亞法國大革命前,中衰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奧地利帝國有戰端,無暇東顧,汗國遂被歸併於沙俄領內。"

與留里克王朝的和親[編輯]

金帳汗國的孛兒只斤家族沿用和親政策多次與留里克王朝的和親:


君主列表[編輯]

金帳汗國君主列表[編輯]

名字 在位時間
朮赤 1224-1227
拔都 1227-1255
撒里答 1255-1256
烏剌黑赤 1256-1257
別兒哥 1257-1266
忙哥帖木兒 1266-1280
脫脫蒙哥 1280-1287
兀剌不花 1287-1291
脫脫 1291-1312
月即別烏茲別克汗 1312-1341
迪尼別 1341-1342
札尼別 1342-1357
別兒迪別 1357-1359
忽里納 1359-1360
納兀魯斯 1360
乞迪兒 1360-1361
帖木兒火者 1361
斡耳都滅里 1361
乞里迪別 1361-1362
阿木剌 1362-1364
米耳·不剌 1364-1365
阿即思汗 1365-1367
奧都剌 1367-1368
1369-1370
哈桑·汗 1368-1369
馬合麻·布剌克 (其中第一次執政期間為禿倫別·哈納木·汗妃攝政) 1370-1372
1375
1375-1376
兀魯斯汗 1372-1374
1375
哈只·徹爾客思 1374-1375
賈伊迪丁·汗·伯格 1376-1377
阿剌卜沙 1377-1380
脫脫迷失 1380-1395
帖木兒·忽格魯特 1391-1399
沙迪別汗 1399-1407
不剌汗 1407-1410
帖木兒汗 1410-1412
札蘭丁·汗 1412-1413
卡里姆·別爾迪 1413-1414
怯別汗 1414
庫卡剌汗 1414-1416
賈巴爾·別爾迪 1416-1417
德維什汗 1417-1419
合迪兒·別兒迪 1419
哈只·穆罕默德 1419
兀魯·穆罕默德 1419–1423
1426-1427
1428-1432
八剌汗 1423-1226
1427-1428
乞赤黑·馬哈麻 1432–1459
阿黑麻汗 1459-1481

大帳汗國君主列表[編輯]

名字 在位時間
賽亦得·阿黑麻一世 1427–1455
阿黑麻汗 1460-1481
賽亦得·阿黑麻二世 1481
穆爾塔達汗 1481
謝赫·阿合馬 1481-1502

參考文獻[編輯]

  1. ^ Сафаргалиев М.Г. Распад золотой орды. Саранск ошсь: Саранск. 1960: 4–8 (俄語). 
  2. ^ Баранов В. С. Археологическое изучение городища Унорож: итоги и перспективы.. Кострома: ИД «Линия График Кострома». 2017: 68–72 (俄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