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Semi-protection-shackle.svg

毛澤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毛澤東
主席
Mao Zedong portrait.jpg
毛澤東官方標準畫像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代最高領導人
任期
1949年10月1日-1976年9月9日
總理周恩來(1949-1976)
華國鋒(1976-1976)
國家主席毛澤東(1949-1959)
劉少奇(1959-1968)
董必武(1972-1975)
職務廢除(1975-1976)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劉少奇(1954-1959)
朱德(1959-1976)
全國政協主席毛澤東(1949-1954)
周恩來(1954-1976)
繼任華國鋒(1976-1978)
鄧小平(第2代)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
(1956年9月27日前稱中央政治局主席)
任期
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
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
中國共產黨第九屆中央委員會
中國共產黨第十屆中央委員會
任期
1943年3月20日-1976年9月9日
總書記鄧小平(1956-1967)
第一副主席劉少奇(1956-1966)
林彪(1966-1971)
周恩來(1973-1976)
華國鋒(1976-1976)
辦公廳主任李富春(1943-1945)
楊尚昆(1945-1965)
汪東興(1965-1976)
前任張國燾(1935-1936)
繼任華國鋒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任期
1936年12月7日-1976年9月9日
第一副主席朱德(1937-1949)
林彪(1959-1971)
葉劍英(1973-1976)
前任朱德(1931-1936)
繼任華國鋒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任期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
任期
1949年10月1日-1954年9月27日
副主席朱德、劉少奇、宋慶齡張瀾李濟深高崗
秘書長林伯渠
中華人民共和國 第1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任期
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任期
1954年9月27日-1959年4月27日
副主席朱德
繼任劉少奇
National Flag of Chinese Soviet Republic.svg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
任期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一屆中央執行委員會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
任期
1931年11月27日-1937年9月6日
副主席項英、張國燾
中央軍委主席朱德(1931-1936)
毛澤東(1936-1937)
Charter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logo.svg 第1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
任期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
任期
1949年9月21日-1954年12月25日
副主席周恩來、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陳叔通
秘書長李維漢
繼任周恩來
Charter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logo.svg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名譽主席
任期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二屆全國委員會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三屆全國委員會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四屆全國委員會
任期
1954年12月25日-1976年9月9日
主席周恩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任期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
任期
1949年10月1日-1954年9月27日
副主席朱德、劉少奇、周恩來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 第1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主席
任期
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任期
1954年9月27日-1959年4月27日
副主席朱德、彭德懷、林彪等
繼任劉少奇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主席
任期
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
任期
1945年6月19日-1956年9月27日
書記毛澤東(1949-1956)
朱德(1949-1956)
劉少奇(1949-1956)
周恩來(1949-1956)
任弼時(1949-1950)
陳雲(1950-1956)
Danghui.svg 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
任期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自遵義會議
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
中國共產黨第九屆中央委員會
中國共產黨第十屆中央委員會
任期
1935年1月17日-1945年6月19日
1956年9月28日-1976年9月9日
主席毛澤東(1943-1976)
總書記張聞天(1935-1943)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代理部長
任期
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
任期
1925年10月5日-1926年1月23日
1926年2月5日-1926年5月28日
秘書長劉蘆隱 沈雁冰
前任汪精衛
繼任顧孟餘
個人資料
潤之
出生(1893-12-26)1893年12月26日(光緒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大清湖南省長沙府湘潭縣韶山沖
逝世1976年9月9日(1976歲-09-09)(82歲)
 中國北京市西城區中南海202別墅
死因心肌梗死
墓地 中國北京市毛主席紀念堂(未下葬,遺體被保存供瞻仰)
type:landmark 39°54′04″N 116°23′29″E / 39.9010°N 116.3915°E / 39.9010; 116.3915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政黨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
其他政黨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1923-1927)
配偶羅一秀(1907年-1910年)
楊開慧(1920年-1930年)
賀子珍(1928年-1937年)
江青(1938年-1976年)
兒女共6子4女
長子毛岸英(1922-1950,楊開慧生)
次子毛岸青(1923-2007,楊開慧生)
三子毛岸龍(1927-1931,楊開慧生,早夭)
長女楊月花(1929-,賀子珍生)
四子毛岸紅(1932-?,賀子珍生,下落不明)
五子(1933-1933,賀子珍生,早夭)
次女(1935-?,賀子珍生,下落不明)
三女李敏(1936-,賀子珍生)
六子「阿廖娃」(1938年賀子珍生,早夭)
四女李訥(1940-,江青生)
父母毛貽昌(父)
文素勤(母)
母校 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
宗教信仰無神論
簽名
軍事背景
服役
服役時間1911年-1949年
軍階Generalissimo of the PRC rank insignia (vertical).svg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元帥(本人拒絕接受)
參戰第一次國共內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
第二次國共內戰
韓戰
越南戰爭
中印邊境戰爭
中蘇邊界衝突

毛澤東(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潤之湖南湘潭[1]:3813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要締造者和領導人, 中國共產黨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國民政府時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時期的無產階級政治家、理論家、軍事戰略家詩人。自1945年起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1949年起終身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領導人

毛澤東出生於湖南湘潭韶山沖,幼年進入私塾讀書,也務過農。1918年畢業於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1921年參與建立中國共產黨。1927年-1949年間成為第一次國共內戰第二次國共合作中國抗日戰爭第二次國共內戰主要參與者。1942年發動延安整風運動以鞏固領導地位,1945年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後出任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成為中共中央主要負責人。以後在歷屆中央委員會上都連續當選為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央政治局主席,直至逝世[1]:3813。1949年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1954年至1959年轉為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先後兼任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國防委員會主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暨名譽主席等職。

毛澤東生平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柬埔寨越南等國家產生過重大影響,曾被《時代雜誌》評為20世紀最具影響100人之一[2],世界各地對毛澤東的評價也充滿爭議。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的中國共產黨人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發展、軍事理論的貢獻以及對共產黨的理論貢獻則被稱為毛澤東思想。毛澤東在推行計劃經濟、推動工業化土地改革運動,開展中華人民共和國掃盲教育、主導修訂《五四憲法》、提出發展兩彈一星、推行個人崇拜的同時,亦發動或主導了鎮反運動三反五反運動肅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運動反右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一系列政治運動,也曾一度退居二線毛澤東時代中國大陸人口由5億多增長到9億多、曾一度鼓勵生育,而期間的各類政治運動及三年困難時期共造成了4,000萬-8,000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3][4][5][6][7][8][9]。外交方面,毛澤東曾提出「三個世界」劃分的戰略和中國永遠不稱霸的思想[10],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經歷了韓戰中蘇交惡越南戰爭中美破冰重返聯合國紅色高棉奪權冷戰期間的重大歷史事件。

生平

早年歲月(1893-1922)

毛澤東位於湘潭韶山沖的故居,攝於2010年,現為旅遊景點。
1913年春的毛澤東

1893年12月26日,毛澤東生於湖南省湘潭縣韶山沖,字詠芝(後改潤之)[11]:9。從6歲起,毛澤東就要拔草、放牛、拾糞、砍柴,識字後要幫忙記賬[11]:10

1911年春,毛澤東到長沙,考入湘鄉駐省中學讀書,首次看到中國同盟會民立報》,知道孫中山和中國同盟會綱領、黃興在廣州領導反清武裝起義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事跡,開始擁護孫等革命黨人[12]:10。毛澤東考入湘鄉駐省中學,在學校貼文支持推翻清朝、建立民國,提出請孫中山作大總統,康有為作內閣總理,梁啟超作外交部長,又倡議帶頭剪辮子[11]:19。5月,國內掀起反對清政府出賣鐵路權之運動;毛澤東和同學一起捲進鬥爭潮流;毛澤東和另一同學首先剪去辮子,並強制十幾個人也剪掉辮子[12]:10。10月24日,毛澤東投入湖南新軍二十五混成協五十標第一營左隊當列兵[11]:20

1918年4月14日,新民學會蔡和森家中成立,蕭子昇為總幹事,毛澤東為幹事[11]:45。10月間,經楊昌濟介紹,毛澤東認識北大圖書館主任李大釗,李大釗安排其當圖書館助理員,登記新到報刊和閱覽者姓名並打掃,管理15種中外報紙,月薪8元[11]:49

《湘江評論》及驅逐張敬堯

1919年的毛澤東

毛澤東經過無政府主義走上科學社會主義[11]:59。毛澤東早期即開始革命活動,接受並傳播馬克思列寧主義[1]:3813

1919年,毛澤東在長沙修業小學任歷史教員[11]:53。湖南學聯創辦《湘江評論》雜誌,毛澤東為主編;毛澤東在《湘江評論》「創刊宣言」稱:「各種改革,一言蔽之,『由強權自由』而已。各種對抗強權的根本主義,為『平民主義』」[11]:54-55。8月中旬,湖南督軍張敬堯查禁《湘江評論》[11]:57-58

主張湖南建國及參加中國共產黨

毛澤東組織社會主義青年團共產主義小組[1]:3813

1921年7月23日至8月初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參加會議之代表12人(毛澤東、何叔衡董必武陳潭秋王盡美鄧恩銘李達李漢俊張國燾劉仁靜陳公博周佛海),張國燾主持會議,毛澤東、周佛海記錄,陳獨秀、張國燾、李達組成中央局,陳獨秀為中央局書記[12]:85。會後,毛澤東任中國共產黨湘區(包括江西安源)委員會書記,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湖南分部主任和湖南省工團聯合會總幹事[1]:3813

青中年時期(1922-1949)

第一次國共合作

1923年6月,毛澤東到廣州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局秘書[1]:3813

毛澤東參與中國共產黨幫助孫中山改組中國國民黨之活動,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候補執行委員,並任宣傳部代理部長;提出堅持無產階級對民主革命之領導權[1]:3813

1925年的毛澤東

1924年2月,毛澤東任上海中國國民黨上海執行部組織部秘書兼代秘書處文書科主任[11]:99。5月,毛澤東兼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12]:126。12月,毛澤東因工作勞累患病,回湖南療養[12]:130

1925年五卅運動後,毛澤東等以「打倒列強、洗雪國恥」為口號,以秘密農協為核心,在韶山一帶成立20多個鄉雪恥會,作為國民革命基礎項目[11]:115。6月中旬,毛澤東等成立中共韶山支部[11]:114。8月28日,趙恆惕電令湘潭縣團防局急速逮捕毛澤東[11]:116。9月,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因政府事繁,不能兼理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職事,於10月5日推薦毛澤東代理宣傳部長[11]:103

1926年3月19日,毛澤東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農民部主辦之農民運動講習所所長[11]:118。毛澤東主持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第六屆),為黨培養大批農民運動骨幹[1]:3813。根據整理黨務案,5月25日毛澤東離開代理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位置[11]:110。11月,到上海任中共中央農民運動委員會書記[1]:3813

1927年的毛澤東

1927年到武漢任全國農民協會總幹事,主持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1]:3813。1月4日起,毛澤東考察湘潭縣湘鄉縣衡山縣醴陵縣長沙縣,32天行700公里[11]:126。提出依靠農民同盟軍進行革命鬥爭之主張,揭露和批判陳獨秀之右傾投降主義[1]:3813。2月,毛澤東寫成《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2萬多字[11]:127-128。毛澤東提議中國國民黨中央農民部,農講所改稱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3月7日開課,學員來自17個省739人;每個學員發一支漢陽造七九式步槍,規定每天訓練兩小時,每週野外軍事演習一次[11]:130-131。3月10日至3月17日,中共中央候補執行委員毛澤東出席武漢召開之中國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11]:131。3月30日,全國農民協會臨時執行委員會正式組成,毛澤東任常務委員兼組織部長;4月2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決定,由毛澤東等5人組成土地委員會;4月4日,毛澤東等3人為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常務委員[11]:130。4月18日,蔣介石在南京另組國民政府;毛澤東等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國民黨左派193人被列在「南京國民政府」第一號通緝令上[11]:133。4月27日至5月9日,毛澤東參加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中央候補執行委員[11]:133-134。6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決定成立新湖南省委,書記毛澤東[11]:136

第一次國共內戰

1927年,毛澤東出席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之政治局擴大會議(通稱「八七會議」),提出「槍桿子裡出政權」的著名論斷,毛澤東等7人當選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會後作為中央特派員領導邊界秋收起義。創建工農革命軍第一師,在井岡山創立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1]:3813。毛澤東改變部署,下令各路部隊退到瀏陽文家市集中,工農革命軍第一師由5,000人減到1,500餘人,9月15日晚中共湖南省委決定停止原來準備在第二天發動之長沙暴動[11]:151。9月19日晚,毛澤東在文家市主持前敵委員會會議,總指揮盧德銘等支持下通過毛澤東之主張,「議決退往湘南」[11]:151-152湖南省政府代主席周斕獲悉起義軍「係全國著名共產黨首領毛澤東在主持」後,「立即加派第八軍一團車炳謙營長於二十四日全部赴瀏陽協剿,一面通令各軍,如獲毛逆者,賞洋五千元」[11]:153。9月25日,盧德銘為掩護後衛撤退而犠牲,毛澤東怒斥蘇先俊指揮錯誤:「還我盧德銘!」[11]:1539月28日,瞿秋白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上稱:「我黨有獨立意見的要算澤東。」[11]:1469月29日晚,毛澤東在永新縣三灣村「泰和祥」雜貨舖召開中共前敵委員會擴大會議,決定三灣改編[11]:155。10月3日,工農革命軍到達寧岡縣古城,召開兩天前委擴大會議;毛澤東指出現在我們人少了,但是很精幹,大有希望;會議認為在井岡山落腳是理想場所;要從政治和軍事團結和改造袁文才王佐兩支地方武裝[11]:156-157余灑度脫離工農革命軍後,到湖南省委告狀,說毛澤東不執行中央打長沙城市之指示,逃避鬥爭,到山區同綠林為伍,並送大批槍支;所以,12月28日湖南省委代表何資深在中共臨時政治局常委會上報告:「潤之在贛時曾有一大錯誤」[11]:161

1928年2月4日,毛澤東率領工農革命軍第一團從遂川趕回井岡山,打破國軍對井岡山第一次「進剿」[11]:167-168。3月初,中共湖南特委代表周魯到井岡山,批判毛澤東「右傾逃跑」、「槍桿子主義」,誤傳中央開除毛澤東中央臨時政治局候補委員之決定為「開除黨籍」;取消前敵委員會,改組為不管地方只管軍事之師委,以何挺穎為書記[11]:169-170。毛澤東一度成為「黨外人士」,不能擔任前委書記和黨代表,只能擔任工農革命軍第一師師長;對毛澤東是極嚴重打擊,但革命意志沒有一點動搖,積極擔當師長職務;後駐軍酃縣中村時,看到中共中央文件,澄清毛澤東「開除黨籍」之誤傳,毛澤東又領導部隊[11]:170。4月24日前後,毛澤東率第一團返回寧岡礱市,同先兩天到達礱市之朱德、陳毅部隊會合[11]:171。後與朱德、陳毅率領之一部分部隊井岡山會師,組成工農革命軍(不久改稱紅軍)第四軍,毛澤東任黨代表,朱德任軍長[1]:3813。4月下旬,毛澤東主持召開第四軍軍委會議;月底,朱德和王爾琢按計劃率領工農革命軍第四軍主力,打破國軍第二次「進剿」[11]:171-172。5月20日,經中共江西省委同意,毛澤東在寧岡茅坪主持湘贛邊界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毛澤東任中共湘贛邊界特委書記[11]:174。6月4日,中共中央回信,確定毛澤東任紅軍第四軍前敵委員會書記,11月才送到[11]:172。井岡山根據地割據區域面積達7,200多平方公里,共50多萬人,毛澤東在《井岡山的鬥爭》稱:「是為邊界全盛時期。」[11]:1747月中旬,湘贛兩省國軍向井岡山發動第一次「會剿」,紅四軍分兩路反擊,「八月失敗」[11]:180-181。9月至10月,打破湘贛兩省國軍對井岡山根據地第二次「會剿」[11]:182。11月6日,中共湘贛邊界特委擴大會議在茨坪召開,中共中央紅四軍前敵委員會成立,書記毛澤東,統轄邊界和紅四軍軍委[11]:183。從1928年開始,先後寫《中國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著作,創造性地提出建立農村根據地,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後奪取城市之戰略思想[1]:3813

1929年1月14日,毛澤東、朱德率紅四軍主力3,600人進軍贛南[11]:187-188。3月,毛澤東、朱德在長汀整編紅四軍,成立第一、第二、第三縱隊;根據中共六大決議,原紅四軍工農運動委員會改為政治部,毛澤東兼任政治部主任,各縱隊黨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各支隊、大隊只設黨代表不設政治部[11]:195-196。4月13日,毛澤東《紅軍前委給湘贛邊界特委的信》:「在接近總暴動之前群眾政權的形式有由公開割據改變為秘密割據的必要」,「強敵來了就用盤旋式的打圈子政策對付他」[11]:193。6月22日,中共紅四軍第七次代表大會召開,陳毅主持,號召「大家努力來爭論」;會議認為毛澤東是前委書記,對流寇思想和集權制領導原則之爭論應多負些責任,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大會改選紅四軍黨的前敵委員會,中共中央指定之前委書記毛澤東沒有當選[11]:199。7月上旬,毛澤東以紅四軍前委特派員身份到閩西指導地方工作[11]:200。經李立三、周恩來、陳毅3人多次討論,陳毅執筆起草,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九月來信」,肯定毛澤東提出「工農武裝割據」和紅軍建設之基本原則,要求紅四軍維護朱德、毛澤東領導,毛澤東「應仍為前委書記」[11]:203。12月28日、12月29日,中共紅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在上杭古田會議,是紅軍發展史上十分重要會議,毛澤東作政治報告,朱德作軍事報告,陳毅傳達中共中央指示[11]:206

1930年1月5日,毛澤東在古田就時局和紅軍行動問題覆紅四軍一縱隊司令員林彪信(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原題目為《時局估量和紅軍行動問題》),指明中國革命之發展前途[13]:3512。1月上旬,毛澤東決定率紅四軍回師贛南[11]:209。2月6日至9日,毛澤東主持「二七會議」,任紅四、紅五、紅六軍和贛西、贛南、閩西、東江地區之共同前委書記[11]:210。5月,毛澤東在尋烏縣社會調查,整理成《尋烏調查》;並寫出《反對本本主義》(原題是《調查工作》):「不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討論和審察,一味盲目執行,這種單純建立在『上級』觀念上的形式主義的態度是很不對的。」[11]:216-217。5月下旬,在上海秘密召開「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大會」,毛澤東、朱德被選為大會名譽主席[11]:262。6月,紅四軍前委和閩西特委聯席會議根據中共中央指示,決定將紅四軍、紅六軍、紅十二軍(由紅四軍第三縱隊和贛南地方武裝合編而成)整編為紅軍第一路軍,不久改稱紅軍第一軍團,毛澤東任政治委員,並任紅軍第一路軍總前敵委員會書記[11]:223-224。中共六屆三中全會糾正李立三「左」傾冒險主義錯誤,毛澤東任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11]:226。8月23日,毛澤東、朱德率紅一軍團會合紅三軍團,兩軍團前委聯席會議決定兩軍團合編為中國紅軍第一方面軍,共3萬多人,朱德任總司令,毛澤東任總政治委員;中共紅一方面軍總前敵委員會成立,書記毛澤東;中國工農革命委員會成立,主席毛澤東[11]:227。9月13日,紅一軍團朱德、毛澤東部向株洲、醴陵轉移[13]:3669。9、10月間,中共中央特派員塗振農在第一軍團及贛西南、閩西巡視工作情況報告:「據我在那裡時的觀察,確實都從行動上改正過來。朱德同志很坦白的表示,他對中央的指示,無條件的接受。他承認過去的爭論,他是錯的。毛澤東同志也承認工作方式和態度的不對,並且找出了錯誤的原因。過去軍政關係的不甚好,是做政治的和做軍事的人對立了,缺乏積極的政治領導的精神。同時要説到四軍黨內雖有爭論,但都是站在黨的立場上,在黨的會議上公開討論,雖有不同意見,但沒有甚麼派別的組織,只是同志間個人的爭論,而不是形成了那一派和這一派的爭論。」[11]:20410月2日,毛澤東和朱德命令紅一軍團,「決於四日拂曉總攻吉安城」,成立江西省蘇維埃政府,主席曾山[11]:231。10月,毛澤東興國縣調查整理後記:「實際政策的決定,一定要根據具體情況,坐在房子裡想像的東西,和看到粗枝大葉的書面報告上寫著的東西,決不是具體的情況。倘若根據『想當然』或不合實際的報告來決定政策,那是危險的。過去紅色區域弄出了許多錯誤,都是黨的指導與實際情況不符合的原故。所以詳細的科學的實際調查,乃非常之必需。」[11]:219-22010月25日,毛澤東、朱德率領紅一方面軍總部後徹30里,移至新餘縣羅坊,召開中共紅一方面軍總前委和江西省行委聯席會議[11]:233。12月30日,毛澤東、朱德預先設伏,於龍岡全殲第十八師,活捉師長張輝瓚[11]:240

1930年10月14日毛澤東給黨中央寫信,說各級指導機關「多為AB團的富農所充塞」,「肅清富農領導,肅清AB團」,「目前總前委正計劃這一工作」,11月下旬紅一方面軍在整軍中開展肅「AB團」半個多月,在4萬紅軍中肅「AB團」4400餘人,12月發生「富田事變」,肅「AB團」持續進行,從贛西南到全蘇區,從1930年到1934年,據事後調查,蘇區殺「AB團」達7萬餘人[13]:3602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1931年,毛澤東在中央蘇區

1931年1月3日,紅軍在東韶附近進攻譚道源部第五十師,打破第一次「圍剿」[11]:240-241。1月15日,中共蘇區中央局在江西瑞金成立,任命周恩來為書記,未到職前由項英代理,同時成立革命軍事委員會,項英兼軍委主席,毛澤東、朱德為副主席(毛澤東兼任政治部主任[11]:242),紅一方面軍總前委撤銷[13]:3764。中國工農革命委員會同時撤銷[11]:242。毛澤東、朱德、曾山為中共蘇區中央局委員[11]:242。2月初,蔣介石派何應欽兼任南昌行營主任,20萬人推進中央革命根據地;3月下旬,毛澤東、朱德率領紅一方面軍主力3萬多人從根據地北邊後撤到廣昌縣寧都縣瑞金縣;毛澤東隨方面軍總部到寧都縣青塘[11]:242。3月18日,項英主持召開中共蘇區中央局第一次擴大會議,毛澤東反對紅一方面軍撤離根據地[11]:243。4月19日,朱德、毛澤東命令:「目前敵軍的行動似以寧都為目標,步步為營地向我軍前進……決心以極迅速行動首先消滅王金鈺敵軍,轉向敵軍圍攻線後方與敵軍作戰,務期各個消滅敵軍,完成本軍任務」[11]:246。5月16日,毛澤東、朱德先後登上白雲山,指揮紅三軍、紅四軍、紅三軍團打敗王金鈺部公秉藩師,占領富田[11]:248。5月19日,在毛澤東、朱德指揮下,在吉水縣白沙戰鬥打敗郭宗華部[11]:243。5月22日,紅軍在中村打敗高樹勳[11]:249。紅軍第一方面軍臨時總前委重組,書記毛澤東,委員朱德、彭德懷、林彪、黃公略、譚震林、周以栗[11]:249。5月27日,第一方面軍奪取廣昌縣,打敗第五師一部,師長胡祖玉重傷致死[11]:249。5月31日,紅軍突襲建寧縣,打敗劉和鼎三個團,打破第二次「圍剿」[11]:250

1931年6月1日,蘇區中央局發表《為第一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宣言》,宣佈8月1日開會成立中華蘇維埃臨時政府,因第三次「圍剿」改期為11月7日[11]:263。6月6日,蔣稱即日將赴江西指揮,6月22日抵達南昌,集中30萬兵力[11]:251。7月10日前後,毛澤東、朱德在閩贛邊收攏紅一方面軍主力,回師贛南,於7月28日到達興國西北的高興圩[11]:252。8月5日晚,為跳出敵主力包圍,於高興圩受嚴密包圍之紅一方面軍急行軍東進,8月6日中午抵達蓮塘[11]:253。8月7日,蓮塘戰鬥朱德、毛澤東指揮紅一方面軍主力打敗上官雲相部1旅加1個多營;同日下午良村戰鬥打敗第五十四師[11]:254。8月11日,黃陂戰鬥紅一方面軍打敗毛炳文師[11]:254。8月16日,紅一方面軍被包圍於黃陂、君埠地區[11]:255。8月13日,毛澤東、朱德在君埠召開軍事會議,會後命令紅十二軍向樂安佯動,紅一方面軍主力突破重圍,到興國東北白石、楓邊地區休整[11]:255-256。紅十二軍牽著「進剿」軍往東北走,到8月底紅一方面軍已西去;9月初毛澤東、朱德率紅一方面軍3萬多人到興國、萬安、泰和縣間的均村、茶園岡山區隱蔽集結[11]:256。9月4日,何應欽按照蔣介石決定,令左、右翼兩集團軍退卻;9月7日,毛澤東、朱德指揮紅軍一部在泰和縣老營盤殲滅第九師1個旅[11]:256-258。紅一方面軍主力在興國縣高興圩攻擊蔡廷鍇2個師,對峙兩天雙方死傷都近3千人;9月15日,紅一方面軍主力轉移到東固以南的方石嶺,截住韓德勤師和蔣鼎文師一部將其全殲,韓德勤被俘後化成伙夫離開;其他進擊軍撤出根據地,打破第三次「圍剿」[11]:258。9月25日,毛澤東、朱德等〈中國工農紅軍為日本帝國主義強佔滿洲告白軍士兵兄弟書〉:「現在日本帝國主義的軍隊已經佔據了滿洲最重要的一切城市,用槍炮炸彈屠殺著滿洲勞苦的工農群眾與兵士,把滿洲已經完全看做是他們的殖民地了。」[11]:263

毛澤東在瑞金葉坪會合中央蘇區中央局,1931年10月11日任中共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11]:258。在毛澤東、朱德指揮下,紅一方面軍將贛南和閩西兩塊革命根據地連成一片,以瑞金為中心,形成15座縣城、28個縣境、5萬多平方公里、人口250多萬的中央革命根據地(中央蘇區)[11]:258-260。11月初,中共中央代表團在瑞金主持召開中央蘇區黨組織第一次代表大會(通常稱為贛南會議),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毛澤東出席會議[11]:264;會議根據臨時中央指示,設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取消紅一方面軍總司令和總政委、總前委書記的名義[11]:265。中共臨時中央經過討論後致電蘇區中央局:「人民委員會主席一人,決定毛澤東;副主席二人,張國燾與江西蘇維埃政府主席」,後經蘇區中央局同臨時中央商議,「江西蘇維埃主席」改成項英[11]:266。11月7日,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縣葉坪村舉行,晚上毛澤東和代表們一起參加提燈慶祝晚會[11]:266。11月11日,大會主席團決定由任弼時、王稼祥、毛澤東等組成憲法起草委員會;大會選出毛澤東、周恩來、朱德、項英、張國燾等63人組成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大會在11月20日閉幕,由毛澤東致閉幕詞[11]:267。11月25日,以中央執行委員會名義任命朱德、周恩來、毛澤東等15人為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簡稱中革軍委)委員[11]:268。11月2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執行委員會在瑞金召開第一次會議,選舉毛澤東為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項英、張國燾為副主席[13]:3997

1932年1月中旬,毛澤東在瑞金葉坪主持召開中共蘇區中央局主要成員會議,會後不久毛澤東向蘇區中央局請病假休養,中央局同意[11]:273。1月下旬,毛澤東帶著警衛班到瑞金城郊的東華山古廟休養[11]:274。3月上旬,中革軍委急電請毛澤東暫停休養,趕赴前線參加決策;毛澤東趕到贛縣江口前線指揮部,朱德告訴毛澤東:按照你的意見,已把預備隊紅五軍團拉上來,在紅四軍支援下,使紅三軍團脫出險境[11]:274。3月30日,毛澤東對一、五軍團行動的意見致周恩來電:「恩來同志:㈠電悉。政治上必須直下漳泉,方能調動敵人,求得戰爭,展開時局。若置於龍岩附近籌款,仍是保守局面,下文很不好做。㈡據調查,漳州難守易攻,故我一軍團及七師不論在龍岩打得著張貞與否,均擬直下漳州。㈢粵敵從大埔到龍岩脅我後路只須五天;五軍團從信豐到龍岩須十五天,故若待已知粵敵入閩,然後調動,必遲不及。㈣一軍團已開至汀東之新橋休息,以亂敵探耳目,候七師取齊,即先向東行。五軍團可隨後入閩,但至遲四月二十日須到達龍岩待命。十三軍亦須入閩,位於龍岩坎市,保障後路。現一軍團前進,後路完全空虛,七師望催兼程來汀,若七師不取齊,一軍團下漳州更單薄。㈤我明日去舊縣晤譚(震林)、張(鼎丞)。澤東 酉三十日」[11]:276-2776月,蔣介石第四次「圍剿」,毛澤東率東路撤離漳州、龍岩地區,回師贛南;紅軍恢復紅一方面軍總部,轄紅一、紅三、紅五軍團,朱德兼任總司令、王稼祥兼任總政治部主任,毛澤東仍以臨時中央政府主席身份隨紅一方面軍總部行動、沒有恢復總政治委員職務[11]:284。8月上旬,毛澤東在興國出席中共蘇區中央局會議,主張中央局在後方「不要干涉前方的軍事行動」;會議決定在前方組成最高軍事會議,由周恩來任主席,毛澤東、朱德、王稼祥為成員,負責決定前方行動方針和作戰計劃[11]:286-287。8月8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通令宣布:奉中央政府命令,特任毛澤東為紅軍第一方面軍總政治委員[13]:4210。周恩來、毛澤東、朱德、王稼祥率領紅一方面軍佯向西行動,主力秘密北上,一週急行到樂安附近;8月17日攻克樂安,8月20日攻克宜黃,8月23日佔領南豐;樂安、宜黃戰役,殲滅國軍第二十七師,俘5千多人[11]:287。10月上旬,寧都會議召開,中共蘇區中央局在江西寧都開會體會議,會議根據臨時中央之決議和指示,指責毛澤東「誘敵深入」方針、反對打贛州等是「純粹防禦路線」、「右傾主要危險」,要求紅軍在敵合圍開始之前,粉碎敵人進攻,奪取中心城市,實現江西首先勝利,會後毛澤東被撤銷紅一方面軍總政治委員職務[13]:4245-4246。10月21日《蘇區中央局寧都會議經過簡報》稱,會議最後通過周恩來提議毛澤東「仍留前方助理」,同時批准毛澤東「暫時請病假,必要時到前方」[11]:290。根據臨時中央來電,決定毛澤東回後方主持臨時中央政府工作,周恩來代理紅一方面軍總政治委員,10月26日臨時中央正式任命周恩來兼任紅一方面軍總政治委員[11]:290。10月中旬,毛澤東抵達長汀福音醫院養病,在院長傅連安排下住進老古井醫院休養所,探視妻子賀子珍[11]:291。在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領導下,紅軍從1930年11月到1933年3月,連續粉碎國軍四次大規模軍事「圍剿」[1]:3813。寧都會議解除毛澤東在紅軍中領導職務,最終使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和喪失中央革命根據地[11]:291。臨時中央總負責人博古等從上海進入中央蘇區,到長汀時,有提議看望毛澤東,博古稱﹕毛澤東有甚麼可看的[11]:292

1933年1月,中共臨時中央由上海遷往江西中央革命根據地[13]:4316。2月中旬,毛澤東接到命令,回瑞金主持臨時中央政府工作[11]:293。3月共產國際執委會致中共中央電:「對毛澤東必須採取儘量忍讓的態度和運用同志式的影響,使他完全有可能在黨中央或中央局領導下做負責工作。」[11]:296被補選為黨中央政治局委員[1]:3813

1934年1月中旬,中共中央在瑞金召開六屆五中全會,毛澤東沒有參加,在會上被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11]:311。1月22日起,召開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選出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第一次會議上,毛澤東繼續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通過中共中央提議改由張聞天代替毛澤東擔任人民委員會主席[11]:311賀怡想不通,有時到賀子珍家訴苦,説到淚下,毛澤東靜聽著傷感地説:「他們整你們,是因為我。你們是受了我的牽累呀!」[11]:3124月下旬,經過周恩來同意,毛澤東攜帶幾個隨員離開瑞金,前往中央蘇區南部會昌縣視察並指導工作[11]:313-314。毛澤東先會見粵贛省委書記劉曉、省軍區司令員兼政委何長工穩定南線[11]:314。毛澤東在會昌工作兩個多月,成績顯著[11]:317。10月初,何長工和潘漢年根據周恩來部署,同陳濟棠部談判3天,達成「就地停戰」、「必要時可以互相借路」等五項協議,為以後中央紅軍開始長征時順利突破第一、二道封鎖線開闢道路[11]:317。但此時在第五次反圍剿戰爭中根據地的北大門廣昌和南大門筠門嶺相繼失守,紅軍傷亡慘重,形勢危殆。4月27日結束的「廣昌戰役」,紅軍傷亡5500餘人,已經無法再硬拼、消耗下去。6月下旬,毛澤東在會昌接到中共中央通知,回瑞金出席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11]:317。7月間,依據共產國際指示關於主力轉移時開展游擊戰爭以配合,中革軍委佈置毛澤東寫一本關於戰爭的小冊子,約一個月寫成《游擊戰爭》約3萬字,第一章《概論》論述游擊隊任務、組織和如何發展成紅軍,第二章《游擊戰術》論述游擊戰鬥動作之要則、襲擊駐止和行動的敵人、破壞敵人後方、對付敵人「圍剿」和追擊、行軍宿營給養衛生等,第三章《游擊隊的政治工作》論述游擊隊政治工作的目的、部隊內的政治工作、在地方居民中的工作、破壞敵人部隊的工作[11]:318。毛澤東要求到贛南省視察,得到中央書記處同意;9月中旬,毛澤東帶著秘書、醫生和警衛班抵達贛南省委、省蘇、省軍區所在地于都[11]:319。9月20日,毛澤東覆周恩來電:「信豐河〔下〕游從上下灣灘起,經三江口、雞籠潭、下湖圩,大田至信豐河沿河東岸十里以內一線,時有敵小隊過河來擾,但最近一星期內不見了。……于都、登賢全境無赤色戒嚴,敵探容易出入。現正抓緊西、南兩方各區建立日夜哨及肅反。此覆。」[11]:32010月初,中央「有特別任務」秘密通知毛澤東,要立刻回瑞金;在雲石山古廟裡,召開一個中央政府各部負責人會議(又稱青山會議),毛澤東宣佈撤離蘇區,強調:第一、革命是有前途的,要大家加強革命信心;第二、要把各部的善後工作做好,要使留下的同志能夠更好地繼續革命鬥爭,更好地聯繫群眾[11]:320-321

從1931年贛南會議到1934年10月長征開始,毛澤東處境十分艱難,接連遭受批判和不公正對待,被嚴斥為「狹隘經驗論」、「富農路線」、「保守退卻」、「右傾機會主義」;黨內「殘酷鬥爭,無情打擊」,考驗嚴峻;毛澤東信念堅強、胸襟寬闊、意志如鐵,承受得住考驗[11]:322。經歷給毛澤東很深印象,在1962年1月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稱:「不論黨內黨外,都要有充分的民主生活,就是説,都要認真實行民主集中制。要真正把問題敞開,讓群眾講話,哪怕是駡自己的話,也要讓人家講。駡的結果,無非是自己倒台,不能做這項工作了,降到下級機關去做工作,或者調到別的地方去做工作,那又有甚麼不可以呢?一個人為甚麼只能上升不能下降呢?為甚麼只能做這個地方的工作而不能調到別個地方去呢?我認為這種下降和調動,不論正確與否,都是有益處的,可以鍛煉革命意志,可以調查和研究許多新鮮情況,增加有益的知識。我自己就有這一方面的經驗,得到很大的益處。不信,你們不妨試試看。」[11]:323

長征及西安事變

毛澤東攝於延安,1930年代

但由於以王明「左」傾冒險主義,排擠毛澤東對軍隊的領導,紅軍雖經苦戰而未能粉碎國軍第五次軍事「圍剿」[1]:3813。1934年10月10日晚,中共中央率領中央紅軍主力和中央機關人員共86,000餘人,從瑞金等地出發,被迫實行長征[11]:321。10月15日,毛澤東在于都安排好後,在縣城謝家祠參加由中共贛南省委召集的省、縣、區三級主要幹部會議[11]:321。11月至12月,中央紅軍主力突破湘江封鎖線,跳出包圍圈,紅軍由86,000餘人鋭減至30,000多人[11]:325。12月12日,中共中央負責人在通道城恭城書院舉行臨時緊急會議,博古、周恩來、張聞天、毛澤東、王稼祥、李德參加;毛澤東建議改向敵軍力量薄弱的貴州西進[11]:327。12月18日,在黎平城毛澤東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毛澤東主張繼續進軍貴州西北,在川黔地區建立新根據地[11]:327

1935年1月15日至1月17日,在遵義城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博古、周恩來、張聞天、毛澤東、朱德、陳雲、王稼祥、鄧發、劉少奇、凱豐、劉伯承、李富春、林彪、聶榮臻、彭德懷、楊尚昆、李卓然、鄧小平出席,李德、伍修權列席,共20人[11]:330-331。會議決定:「㈠毛澤東同志選為常委。㈡指定洛甫同志起草決議,委託常委審查後,發到支部討論。㈢常委中再進行適當的分工。㈣取消三人團,仍由最高軍事首長朱、周為軍事指揮者,而恩來同志是黨內委託的對於指揮軍事上下最後決心的負責者。」[11]:332。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結束,確立新中央領導[1]:3813。6月25日,毛澤東和中央其他領導人到懋功縣城以北的兩河口,歡迎從茂縣前來之紅四方面軍主要領導人張國燾,並舉行紅軍會師大會[11]:344。6月29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常委會議上的發言記錄:日本帝國主義想把蔣介石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下,「黨對時局應有表示,發表文件,在部隊中宣傳,反對日本」,這是「最能動員群眾」[11]:345。9月12日,北上紅軍到達俄界第二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報告;會議同意毛澤東意見,通過《關於張國燾同志的錯誤的決定》,指出張國燾反對中央北上之戰略方針,堅持向川康藏邊境退卻方針是錯誤[11]:351。俄界會議決定把紅一軍、紅三軍、軍委縱隊合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支隊,彭德懷為司令員,毛澤東為政治委員;以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彭德懷、林彪成立五人團領導軍事工作[11]:351-352。此後黨和紅軍戰勝張國燾分裂主義和國軍圍追堵截,完成二萬五千里長征,於10月到達陝北[1]:3813。11月3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發言記錄:軍隊編制恢復紅一方面軍,下轄第一軍團(由陝甘支隊改成)和第十五軍團;會議決定毛澤東負責軍事工作,任毛澤東為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周恩來、彭德懷任副主席;會後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發佈命令:任命彭德懷為紅一方面軍司令員,毛澤東為政治委員,全軍共5個師4個團,1萬多人[11]:358。11月5日,毛澤東率紅一軍團到達象鼻子灣,總結長征:「我們從瑞金算起,總共走了三百六十七天。我們走過了贛、閩、粵、湘、黔、桂、滇、川、康、甘、陝,共十一個省,經過了五嶺山脈、湘江、烏江、金沙江、大渡河以及雪山草地等萬水千山,攻下許多城鎮,最多走了兩萬五千里。這是一次真正的前所未有的長征。敵人總想消滅我們,我們並沒有被消滅,現在,長征以我們的勝利和敵人的失敗而告結束。長征,是宣言書,是宣傳隊,是播種機。它將載入史冊。我們中央紅軍從江西出發時,是八萬人,現在只剩下一萬人了,留下的是革命的精華,現在又與陝北紅軍勝利會師了,今後,我們紅軍將要與陝北人民團結在一起,共同完成中國革命的偉大任務!」[11]:35512月17日至12月25日,中共中央舉行政治局擴大會議,張聞天、毛澤東、周恩來、博古、王稼祥、劉少奇等10餘人參加[11]:363。闡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之理論、路線和政策[1]:3813

毛澤東攝於陝北,1936年

1936年5月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報告記錄:「要首先看明天,再來看今天。不看今天,是空談。不看明天,就是政治上的近視眼。」[11]:371毛澤東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他擔任此職務直至逝世[1]:3813

毛澤東攝於延安,1930年代

中國抗日戰爭及第二次國共合作

毛澤東在延安寫作《論持久戰》,攝於1938年
毛澤東攝於1939年

1937年,毛澤東在《實踐論》和《矛盾論》中豐富和發展馬克思列寧主義之認識論和辨證法[1]:3813。7月13日,在延安召開緊急會議,毛澤東到會動員,號召「每一個共產黨員與抗日的革命者,應該沉著地完成一切必須準備,隨時出動到抗日前線」[14]:11。7月19日,蔣介石廬山談話:「如果戰端一開,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14]:12;毛澤東很快表示歡迎:「這個談話,確定了準備抗戰的方針,為國民黨多年以來在對外問題上的第一次正確的宣言,因此,受到了我們和全國同胞的歡迎。」[15]:344據8月1日日毛澤東致周恩來電,蔣介石密邀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到南京共商國防問題[14]:15。8月22日至8月25日,洛川會議召開,毛澤東作軍事問題和國共兩黨關係報告[14]:19。會議決定毛澤東任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書記[14]:21。8月25日,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宣佈紅軍改名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9月改稱第十八集團軍)[14]:23。洛川會議結束後兩個多月裡,毛澤東幾乎全力指導八路軍華北作戰[14]:24

1937年10月10日,中央軍委決定成立軍委總政治部,代理主任毛澤東[14]:24。11月29日,王明、康生和陳雲同機到延安,毛澤東第一次會見王明[14]:60

1938年1月,中國鄉村建設派領導人梁漱溟到延安後,就抗戰前途和階級鬥爭等問題同毛澤東交談八次,每次時間都在兩小時以上,最長時間通宵達旦;對階級鬥爭等問題,雙方有著不同看法,毛澤東並不把自己之意見強加於人[14]:83。2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言:日軍的戰略企圖如果實現,「將造成中國割斷為許多塊」,根據蘇區時期的經驗,要形成許多獨立的作戰區域來堅持長期的抗戰[14]:38-39。9月至11月,毛澤東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作《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等講話,批判王明右傾投降主義[1]:3813。毛澤東批判速勝論和悲觀論兩種錯誤思想[1]:3813

抗日戰爭期間,毛澤東在延安親自領導開辦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陝北公學、青年幹部訓練班、魯迅藝術學院、馬列學院、中共中央黨校、中國女子大學等[14]:76。每當抗大舉行開學典禮或結業式時,毛澤東通常到會講話,鼓勵學員在學校裡要好好學習,走出校門要向社會學習,指出「那是無字之書」;毛澤東告誡他們,革命的道路如河流一樣曲折蜿蜒,要準備走「之」字路,走「之」字路,這是世界上任何事情發展的原則[14]:77

1942年號召開展全黨範圍之整風運動,統一思想、組織,從而為戰爭取得徹底勝利奠定基礎[1]:3813。12月,毛澤東在陝甘寧邊區高級幹部會議報告《關於過去工作的基本總結》(〈抗日時期的經濟問題和財政問題〉):「正確的口號,這就是『發展經濟,保障供給』。在公私關係上,就是『公私兼顧』,或叫『軍民兼顧』。我們認為只有這樣的口號,才是正確的口號。只有實事求是地發展公營和民營的經濟,才能保障財政的供給。雖在困難時期,我們仍要注意賦稅的限度,使負擔雖重而民不傷,而一經有了辦法,就要減輕人民負擔,藉以休養民力。」[16]:894-895

1943年3月,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被選為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書記處主席[1]:3813

1945年4月24日,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作政治報告〈論聯合政府〉:「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16]:10316月19日,中共七屆一中全會第一次會議選舉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兼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主席[14]:269。建立起以毛澤東為核心之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集體[14]:269。本次大會確定毛澤東思想為中國共產黨的指導思想,毛澤東思想系統形成並趨於完善[1]:1455

1945年7月5日,黃炎培在延安同毛澤東談歷史周期率問題,據黃炎培7月5日日記記載:「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13]:77538月13日,毛澤東為新華社寫評論,提醒中國人民:「蔣介石在挑動內戰」;同日在延安幹部會議上講演〈抗日戰爭勝利後的時局和我們的方針〉:「對於蔣介石發動內戰的陰謀,我黨所採取的方針是明確的和一貫的,這就是堅決反對內戰,不贊成內戰,要阻止內戰。今後我們還要以極大的努力和耐心領導著人民來制止內戰。但是,必須清醒地看到,內戰危險是十分嚴重的,因為蔣介石的方針已經定了。……人民得到的權利,絕不允許輕易喪失,必須用戰鬥來保衛。我們是不要內戰的。如果蔣介石一定要強迫中國人民接受內戰,為了自保,為了保衛解放區人民的生命、財產和幸福,我們就只好拿起武器和他作戰。……公開的全面的內戰會不會爆發?這決定於國內的因素和國際的因素。國內的因素主要是我們的力量和覺悟程度。會不會因為國際國內的大勢所趨和人心所向,經過我們的奮鬥,使內戰限制在局部的範圍,或者使全面內戰拖延時間爆發呢?這種可能性是有的。」[17]:1125-11308月14日、8月20日、8月23日,蔣介石連續3次致電毛澤東,邀請毛澤東速到重慶「共定大計」[14]:278。8月28日下午,在張治中、赫爾利陪同下,毛澤東和周恩來、王若飛從延安飛抵重慶[14]:282。下機後,毛澤東在機場向記者發表書面談話:「現在抗日戰爭已經勝利結束,中國即將進入和平建設時期,當前時機極為重要。目前最迫切者,為保證國內和平,實施民主政治,鞏固國內團結。」[14]:28210月11日,毛澤東偕同張治中、王若飛回到延安[14]:290。11月中旬,毛澤東病倒,得神經系統疾病[14]:299。1946年開春,毛澤東病好轉,逐漸恢復工作[14]:300

第二次國共內戰

毛澤東與蔣介石舉杯歡慶抗日戰爭勝利,攝於1945年9月的重慶談判
毛澤東在延安,攝於1946年
集美解放紀念碑「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人民政府成立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門上升旗」浮雕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947年3月18日,毛澤東離開延安;3月25日,毛澤東聽任弼時説山西文水縣女共產黨員劉胡蘭在敵人面前就義事跡,寫下「生的偉大,死的光榮」[14]:344-345。3月29日、3月30日,毛澤東、劉少奇等在棗林溝召開中央會議決定: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留在陝北主持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總部工作,劉少奇、朱德等到河北平山組成中央工作委員會;4月11日又決定葉劍英、楊尚昆等率中央機關大部人員到山西臨縣組成中央後方工作委員會[14]:345。毛澤東、周恩來分別用李德勝、胡必成之化名,示意解放戰爭必勝,中國革命必成[14]:345。10月上旬,毛澤東在神泉堡,修改審定《土地法大綱》,起草《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及《中國人民解放軍訓令》,重新修訂解放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14]:366。先是7月上旬南京政府通過蔣介石提出《國家總動員案》,並頒佈《戡平共匪總動員令》;10月10日,毛澤東選定由新華社向全中國、全世界公佈《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第一次提出「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立刻轟動國際[14]:367。10月下旬,經毛澤東自己調查研究,又聽取任弼時𢑥報各區土改情況,毛澤東敏鋭發現黨內「左」的傾向正在抬頭;毛澤東把看重此問題,認為要堅決克服正在抬頭「左」的傾向[14]:367。12月25日,毛澤東在楊家溝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擴大會議,習慣稱為「十二月會議」[14]:368。解放軍轉入戰略進攻,周恩來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兼代總參謀長,與毛澤東商議後就實施許多重大戰略決策;後來周恩來稱:毛主席是在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裡,指揮最大的人民解放戰爭[14]:362

1948年3月21日,毛澤東和周恩來、任弼時等商議後決定率中央和軍委機關東移,前往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同中共中央工委會合[14]:381

1949年3月23日,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其他領導人離開西柏坡,進駐北平[14]:465。6月15日,毛澤東在新政協籌備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開幕式上講話[14]:481。會議選出毛澤東為籌備會常務委員會主席[14]:482。9月21日,毛澤東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致開幕詞:「我們的民族將從此列入愛好和平自由的世界各民族的大家庭,以勇敢而勤勞的姿態工作著,創造自己的文明和幸福,同時也促進世界的和平和自由。」[14]:490-491。毛澤東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18]:83。9月30日,政協全體會議,選出毛澤東等為政協全國委員會委員;選舉毛澤東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14]:493。會議發表由毛澤東起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宣言》[14]:493

建政初期(1949-1966)

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年10月1日下午2時,毛澤東在中南海勤政殿主持召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會議接受《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為政府施方針[19]:9。下午3時,開國大典開始,中央人民政府秘書長林伯渠宣佈開會,毛澤東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19]:11升旗結束後,毛澤東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19]:13

1950年4月21日,毛澤東同李維漢徐冰談話:「要實行民主。現在有人有好多氣沒有機會出,要讓他們出,除了泄密的、破壞性的,都讓人家說。所以,政治局最近通過了一個在報紙刊物上展開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決定。出的氣不外是兩種,有理的,應當接受;無理的,給他說理。我們要有氣魄,不怕駡,只要君子動口不動手。不讓講話就會鬧宗派主義,黨內也一樣。」[19]:26

朝鮮戰爭及其後

1950年3月27日到4月6日,中共中央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財政經濟、土地改革和軍事等問題,毛澤東在會議上說:「和資產階級合作是肯定了的,不然《共同綱領》就成了一紙空文,政治上不利,經濟上也吃虧。『不看僧面看佛面』,維持了私營工商業,第一維持了生產;第二維持了工人;第三工人還可以得些福利。當然中間也給資本家一定的利潤。但比較而言,目前發展私營工商業,與其說對資本家有利,不如說對工人有利,對人民有利。……我們是一個大黨,策略上要特別注意。尤其是我們現在勝利了,要鞏固勝利,更要注意,要反對『左』的思想和『左』的做法。」[20]:10310月,毛澤東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派遣中國人民志願軍參加韓戰[21]

1953年8月12日,毛澤東在全國財經會議上講話:「七屆二中全會有幾條規定沒有寫在決議裡面。一曰不做壽。做壽不會使人長壽。主要是要把工作做好。二曰不送禮。至少黨內不要送。三曰少敬酒。一定場合可以。四曰少拍掌。不要禁止,出於群眾熱情,也不潑冷水。五曰不以人名作地名。六曰不要把中國同志和馬、恩、列、斯平列。」[19]:259

1954年9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開幕,毛澤東宣佈大會開幕[19]:331。9月20日,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334。9月27日,毛澤東在全體會議上當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19]:334

日內瓦會議及其後

1954年10月19日至10月31日,印度總理尼赫魯訪問中國,是非社會主義國家政府首腦第一次來華訪問,毛澤東極為重視,同他舉行3次會談[18]:108

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後不久,毛澤東曾察覺和思考中國經濟構成過於單一[19]:447:「現在我國的自由市場,基本性質仍是資本主義的,雖然已經沒有資本家。它與國家市場成雙成對。上海的地下工廠同合營企業也是對立物。因為社會有需要,就發展起來。要使它成為地上,合法化,可以僱工。現在做衣服要三個月,合作工廠做的衣服褲腿一長一短,釦子沒眼,質量差。最好開私營工廠,同地上的作對,還可以開夫妻店,請工也可以。這叫新經濟政策。……還可以考慮,只要社會需要,地下工廠還可以增加。可以開投資公司,還本付息。可以搞國營,也可以搞私營。可以消滅了資本主義,又搞資本主義。當然要看條件,只要有原料,有銷路,就可以搞。現在國營、合營企業不能滿足社會需要,如果有原料,國家投資又有困難,社會有需要,私人可以開廠。這樣定息也有出路。重慶的低質產品,旺季不合規格,淡季合規格了,是因為旺季社會需要太大,供應不足。供應不足是長期的,是好現象,是因為購買力增長。要想辦法。定息時間要相當長,急於國有化,不利於生產。公私合營有優越性,比不合營好,工人的積極性提高了,資方的態度也改變了。」[22]:170-171

《論十大關係》到八大

毛澤東的調查研究從1956年2月14日到4月24日,共聽取國務院34個部門之工作彙報,還有國家計委關於第二個五年計劃之彙報,實際聽彙報時間為43天[18]:11。2月19日,毛澤東對中宣部2月1日報告蘇聯學者在中山大學向中國陪同人員談對《新民主主義論》中關於孫中山世界觀之論點看法不同,批語手稿給劉少奇、周恩來、陳雲、彭真、鄧小平、陳伯達、陸定一:「我認為這種自由談論,不應當去禁止。這是對學術思想的不同意見,甚麼人都可以談論,無所謂損害威信。因此,不要向尤金談此事。如果國內對此類學術問題和任何領導人有不同意見,也不應加以禁止。如果企圖禁止,那是完全錯誤的。」[18]:272月21日,毛澤東聽城市建設總局和二機部彙報時說:現在北京不擺大工業,不是永遠不擺;按自然發展規律,北京會發展到一千萬人,上海也是一千萬人;將來世界不打仗了,和平了,會把天津、保定、北京連在一起;北京是個好地方,將來會擺許多工廠的[18]:15。4月19日,毛澤東聽李富春彙報第二個五年計劃時警告說:現在的危險是忽視個人利益,基本建設和非生產性建設太多;應該使百分之九十的社員個人收入每年增加;如果不注意個人收入問題,就可能犯大錯誤;搞命令主義和減少農村副業也是錯誤的[18]:21-22

1956年4月25日,毛澤東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發表《論十大關係[18]:23。5月2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第七次會議上講話,正式宣佈「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之方針:「在藝術方面的百花齊放的方針,學術方面的百家爭鳴的方針,是有必要的。……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範圍之內,各種學術思想,正確的、錯誤的,讓他們去說,不去干涉他們。……在刊物上、報紙上可以說各種意見。」[18]:31

1956年9月15日,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全國政協禮堂隆重開幕,毛澤東致開幕詞[18]:46-47。根據毛澤東建議,八大通過之黨章增加一條規定:「中央委員會認為有必要的時候,可以設立中央委員會名譽主席一人。」[18]:57-61

多事之秋與整風反右

1957年3月20日,毛澤東在南京黨員幹部會議上講話:「高壓政策不能解決問題,人民內部的問題不能採取高壓政策。」[18]:184同日下午,毛澤東在上海黨員幹部會議上講話:「不但在純粹科學藝術的問題上,而且在涉及政治性的是非問題上,只要不屬於反革命一類,也讓他們自由講話。一般人民說錯了話,或者鬧了事,不能對他們使用專政的方法,只能採取民主的方法。」[18]:1864月4日至4月6日,毛澤東在四省一市黨委書記思想工作座談會上插話:「不能靠歷史吃飯,不能靠威勢吃飯。要以理服人,不能以力服人。理不足,不能服人,勢力大也不能解決問題。以力只能服敵。敵人是不和你講理的,你跟他講理他不聽,他只講力。對人民只有說理,只要沒理,不管勢力多大,資格多老,也輸了。……一聽到鬧事,就想到敵人,就實行專政。階級鬥爭搞慣了,將對付反革命的辦法用到鬧事的人民身上。過去在革命的時候,我們和人民一起,向封建勢力要民主。現在我們勝利了,自己掌握政權,很容易強調專政,忽略民主的一面。……生產力與生產關係是有矛盾的。現在的生產關係是集體所有制,是國家所有制。一萬年後生產關係總要改變,最後要以地球為單位,不是國有化,而是『球有化』。當然,總不會回到剝削關係。剝削是生產不足的表現。」[18]:188-196

第二次訪蘇

毛澤東攝於飛機,1957年

1957年11月2日,毛澤東率領中國代表團乘專機飛往莫斯科,是毛澤東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出國[18]:255

炮擊金門及人民公社

毛澤東與赫魯曉夫攝於北京,1958年

1958年7月,台灣不斷炮擊福建沿海村鎮,解放軍福建前線部隊奉命於8月23日開始炮擊國軍金門防衛部和炮兵陣地等軍事目標,封鎖金門島[23]:23。9月初美國向台灣海峽地區大量增兵,派軍艦、飛機直接為國軍運輸護航,解放軍前線部隊又於9月8日對金門全面炮擊[23]:23

毛澤東起草〈鄭州會議紀要〉:1959年2月27日,在鄭州舉行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3月5日結束,中央20人、省市區黨委第一書記27人到會,主題是人民公社問題,首先由毛澤東講意見,然後討論幾次,結果同意毛澤東的意見,並規定14句話作為整頓和建設人民公社之方針:「統一領導,隊為基礎;分級管理,權力下放;三級核算,各計盈虧;分配計劃,由社決定;適當積累,合理調劑;物資勞動,等價交換;按勞分配,承認差別」,起草一個關於人民公社管理體制的若干規定(草案)[23]:14-15

廬山會議前後

毛澤東在杭州閱讀《人民日報》,攝於1961年

1960年6月18日,毛澤東在上海召集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寫一篇文章名為《十年總結》:「看來,錯誤不可能不犯。如列寧所説,不犯錯誤的人從來沒有。鄭重的黨在於重視錯誤,找出錯誤的原因,分析所以犯錯誤的客觀原因,公開改正。……哪裡有完全不犯錯誤,一次就完成了真理的所謂聖人呢?真理不是一次完成的,而是逐步完成的。……一九五六年周恩來同志主持制定的第二個五年計劃,大部分指標,如鋼等,替我們留三年餘地,多麼好啊!」[24]:28、「我們是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者,不是形上學的認識論者。自由是對必然的認識和世界的改造。由必然王國到自由王國的飛躍,是在一個長期認識過程中逐步地完成的。對於我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我們已經有了十年的經驗了,已經獲得了不少的東西了。但是我們對於社會主義時期的革命和建設,還有一個很大的盲目性,還有一個很大的未被認識的必然王國。我們還不深刻地認識它。我們要以二個十年時間去調查它,去研究它,從其中找出它的固有的規律,以便利用這些規律為社會主義的革命和建設服務。」[24]:55按照毛澤東在《十年總結》中要求「今年七月的黨大會上一定要改過來」,7月5日至8月15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開中央工作會議[24]:56

1962年9月24日至9月27日,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十次全體會議在北京召開[24]:233;毛澤東提出階級鬥爭不要放在很嚴重地位,但要跟調整工作平行[24]:229;毛澤東稱:「我們從現在就講起,年年講,月月講,開一次中央全會就講,開一次黨的大會就講,使全黨提高警惕,使我們有一條清醒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路線。」[24]:234

毛澤東肯定從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進口先進技術,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從1960年代起,中國從資本主義已開發國家進口大量成套設備;1963年6月,經毛澤東批准,中國同日本簽訂第一個採用延期付款方式進口維尼綸成套設備之合同;隨後,又從英、法、德、瑞典、意、瑞士、荷、比、奧等國進口石油、化工、冶金、礦山、電子和精密機械等84項成套設備和技術[25]:31

社會主義教育運動

當時中國教室都掛毛澤東肖像。本圖攝於1978年上海某幼稚園,當時中共中央主席華國鋒的肖像與毛澤東並列。

中共八屆十中全會重提階級鬥爭以後,毛澤東從「反修防修」之戰略出發,決定在全國城鄉發動一場普遍之社會主義教育運動[26]:9

1964年12月26日,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過生日[26]:70,「陸續批評社教運動中的一些錯誤認識和提法,說甚麼四清四不清,黨內外矛盾交叉?這是非馬克思主義的;指責中央有的機關搞『獨立王國』;還談到黨內產生修正主義的危險。席間鴉雀無聲。」[27]:1166-1167

文化大革命及晚年(1966-1976)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第一次接見紅衛兵
毛澤東晚年常住杭州劉莊(現西湖國賓館一號樓),並視其為第二故鄉[28]
毛澤東攝於1967年

1966年8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主持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26]:122。8月5日,毛澤東寫下《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8月7日印發中央全會[26]:124-125。8月8日,全會通過《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通常稱為「十六條」)[26]:126。8月12日,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閉幕,毛澤東提出要準備召開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26]:126-128。8月16日晚,中共中央決定要在北京召開百萬人規模之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群眾大會,毛澤東表示將出席這次大會,要求為他準備一套綠軍裝,是毛澤東在建國後第一次穿軍裝[26]:130紅衛兵開始「向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發動了猛烈攻擊」之「破四舊」活動,大多數人充滿熱情,認為自己所做都是正當之「革命行動」,但他們處於狂熱狀態,政策和法律觀念淡薄,無政府主義思潮迅速氾濫起來[26]:133。9月5日,《人民日報》社論《用文鬥,不用武鬥》提出:「毛澤東同志反覆地告訴我們,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又說,實現這一場大革命,要用文鬥,不用武鬥。」[26]:133經毛澤東批准,解放軍總參謀部和總政治部在8月21日發出《關於絕對不許動用部隊武裝鎮壓革命學生運動的規定》,中共中央又在8月22日轉發公安部《關於嚴禁出動警察鎮壓革命學生運動的規定》[26]:134

1967年4月6日,毛澤東在林彪送審之《中央軍委命令》上批示:「此件很好。」[26]:181《命令》共有10條,通常稱為「軍委十條」,規定:對群眾組織,無論革命的、或者被反動分子所控制的,或者情況不清楚的,都不能開槍,只能進行政治工作;不准隨意捕人,更不准大批捕人;不准把群眾組織宣布為反動組織,加以取締,更不准把革命組織宣佈為反革命組織;對於過去衝擊過軍事機關的群眾,無論左、中、右,概不追究等等[26]:181。7月18日,毛澤東同陳再道鍾漢華等談話,批評北京中南海造反派批鬥劉少奇等做法[26]:188。7月20日,包括相當多軍人衝入毛澤東居住的東湖賓館,打人揪人,林彪、江青當天聯名寫信給毛澤東,由軍委後勤部部長邱會作帶著坐專機送到武漢,毛澤東一時懷疑是否由陳再道和「百萬雄師」策動「暴亂」,決定立刻離開武漢,事件被稱為「七二〇事件[26]:189-190。9月16日,毛澤東坐火車離開上海回北京[26]:197。12月18日,毛澤東同阿中友好協會代表團談話:「有些事情,我們事先也沒有想到。每個機關、每個地方都分成兩派,搞大規模武鬥,也沒有想到。」[26]:167

1970年11月中旬,經毛澤東批准,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之指示,同時印發《我的一點意見》,「批陳整風」運動由此展開[26]:275

1971年9月,林彪一夥終於決定:要將毛澤東殺害於巡視途中,發動武裝政變;9月7日林立果向「聯合艦隊」下達「一級戰備」指令,9月8日林彪親筆寫下動手令:「盼照立果、宇馳同志傳達的命令辦。」[26]:2889月10日毛澤東下令專列從杭州開往上海,9月12日抵達北京,回中南海休息[26]:289。周恩來命令開動雷達監視天空,以掌握飛機去向;後來周恩來又下達全國禁空令:關閉所有機場,停飛所有飛機;毛澤東很快趕來向他報告的周恩來那裡得知林彪等出逃的情況,在周恩來安排下秘密轉移到人民大會堂南側之118室[26]:291。9月24日,毛澤東決定對林彪集團重要成員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實行隔離審查;以上變故以後被稱為「九一三事件」[26]:293

尼克森、批林批孔及批鄧

季辛吉與毛澤東、周恩來(後),攝於1970年代早期

1971年5月29日,毛澤批准周恩來《中央政治局關於中美會談的報告》,同日中方向尼克森發出「口信」,歡迎季辛吉訪華,進行初步秘密會談[26]:321。7月16日,中美雙方同時發表公告,宣佈尼克森準備訪華;10月26日,雙方就聯合公報草案達成初步協議[26]:321。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一切合法權利,當天下午毛澤東召集周恩來及外交部有關人員開會,決定立即組成中國代表團出席聯大[26]:321-323

1972年7月,日本成立田中角榮內閣,田中在就職當天聲明要為加速日中邦交而努力;毛澤東稱:對中日恢復邦交問題應採取積極的態度[26]:328。田中角榮一行應邀於9月訪華,9月27日毛澤東會見田中一行;9月29日,周恩來和田中角榮中日聯合聲明上簽字[26]:328-329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逝世,毛澤東只是平靜地表示知道了,以後幾個月裡,他同到華之外國客人談話時,幾乎每次都要提到「蔣委員長」,並表示對最終解決台灣問題之關心[26]:412。5月3日,毛澤東最後一次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26]:415-417

逝世、後事及文革結束

1976年9月8日,毛澤東血壓開始下降,入夜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分批前往看望毛澤東;9月9日零時10分,經連續4個多小時搶救無效,毛澤東心臟停止跳動[26]:466

中共中央於毛澤東逝世當天即決定永久保存他的遺體[29]:1053

評價

思想

毛澤東思想是由毛澤東等人提出並在20世紀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中大範圍實踐的一種政治、軍事、經濟理論體系,一般認為其為馬列主義在中國的發展。在中國以外廣泛稱為毛主義(英語:Maoism),但中國共產黨官方從未使用過這個詞,一直使用「毛澤東思想」這一術語。毛澤東思想是中國共產黨的指導思想之一。中國共產黨認為毛澤東思想是其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抗日戰爭國共內戰勝利並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思想指導。

改革開放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定義毛澤東思想為中國共產黨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智慧的結晶,而不只是毛澤東個人的思想。認為毛澤東思想在六個方面以獨創性的理論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而毛澤東思想的活的靈魂,即貫串於六個組成部分的立場、觀點和方法,有三個基本方面: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獨立自主。認為新民主主義理論和人民民主專政等理論經過了歷史的實踐檢驗,已證明其行之有效。

毛澤東的政治思想、經濟思想、軍事思想、外交思想、文藝思想、哲學思想等多方面內容,影響了20世紀全球廣泛地區。具體內容有「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農村包圍城市」、「兵民是勝利之本」、「文藝為無產階級革命服務」、「新民主主義」、「批評和自我批評」、「群眾路線」、「統一戰線」、「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人民戰爭」、「人民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三個世界」等。

著作

毛澤東選集》文革前的正體中文版本

毛澤東的著作是毛澤東思想的載體。毛澤東一生著述頗豐,目前中國大陸有《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第二版(1991年)發行,收錄了毛澤東在建國前的主要著作。

1990年後,中國大陸又陸續出版發行了《毛澤東文集》(一至八卷),整理收錄了《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以外的大量毛澤東的著作。

中國官方還陸續出版了《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一至十三册),內部發行,系統地整理毛澤東1949年後的著作、講話和批示。

文學、史學及書法造詣

毛澤東是一位終生治學的學問家,是一位獨特的學者型讀書專家。他早年讀中國四書五經等,中年讀西方社會科學與哲學,晚年讀國內外歷史與傳記等。在延安初期,他研讀並詳細批註米丁著、沈志遠譯《辯證唯物論與歷史唯物論》(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初版),進而整理出《辯證法唯物論(講授提綱)》,最終寫成哲學專著《實踐論》與《矛盾論》,並成為其後續重要著作的哲學基礎[30]

毛題寫的集美解放紀念碑。

毛澤東一生酷愛讀史,晚年尤其青睞二十四史。他幾乎通讀二十四史,重點史冊或篇章還多遍閱讀。他評點《三國志·劉表傳》:「虛有其表」;評點《三國志·張魯傳》:「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a];評點《宋史·太祖本紀》:「不擇手段,急於登台」;等等[31]。他讀書時既讀又記、既批註又發揮[29]:495

影響

北京天安門城樓上所懸掛的毛澤東畫像

毛澤東生前和身後,對中國和世界都有著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所用姓名及稱謂

性質 名字 注釋
澤東 亦是譜名[32]
潤之、潤芝、詠芝 早年與蔡和森通信時常以此相稱。亦作筆名,見署於《天問》、《嚮導》等刊物[33]
乳名 石三、石三伢子
筆名 石山 1923年於《前鋒》第1期發表《省憲下之湖南》所署,又見於《政治周報》第4期[33]
子任 1925-1926年,在《政治周報》撰文時署用[33]
二十八畫生 1915-1917年使用,「毛澤東」計二十八筆畫,同時寓意「共」(廿八)[33][34]
化名 李德勝 毛澤東在第二次國共內戰中曾化名李德勝[35]
尊稱 毛主席 自1945年起至1976年逝世,毛澤東長期擔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職務,並首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潤公 多為中共以外的民主人士使用,現代也有使用[36]
黨內稱呼 同志 [37]
自稱 教員 林彪陳伯達康生提出用「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作為毛澤東的稱號。1971年,毛澤東與埃德加·斯諾會談時認為這是過分崇拜,「因為我歷來是當教員的,現在還是當教員。其他的一概辭去。」[38]
貶稱 毛匪、毛逆、共酋 中華民國政府(或中國國民黨)與毛澤東軍事對抗時取的貶義蔑稱[39]
綽號 毛奇 毛澤東在長沙一師就讀時同學所起的外號(毛奇為德意志帝國名將)[33]
綽號 老毛 中國大陸民間有時用此稱呼[40]
英文譯名 Mao Zedong 也作Mao Tse-tung(威妥瑪式)、Chairman Mao或Mao[41]

家庭

直系尊親

婚姻

楊開慧與毛岸青、毛岸英
毛澤東和賀子珍在延安,1937年
毛澤東、江青和李訥

毛澤東先後有四位妻子。

  1. 羅一秀:1910年春因痢疾而不幸病逝[42]。毛貽昌對毛澤東的反抗並無辦法[43]
  2. 楊開慧第一次國共合作失敗後,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鍵部下於1930年10月將楊開慧逮捕。
  3. 賀子珍:1928年6月結婚[44][45]。1937年10月,因毛澤東與史沫特萊交往過密,賀子珍負氣出走蘇聯[46]
  4. 江青:文革時期中央文革小組四人幫的首領。1976年秋毛澤東逝世後在懷仁堂事變中被華國鋒葉劍英等人逮捕,1981年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後改為無期徒刑,1991年5月13日自盡。

兄弟

  1. 長兄:早夭
  2. 二兄:早夭
  3. 四弟:毛澤民,1943年9月27日深夜,被盛世才秘密處決,享年47歲。
  4. 五弟:毛澤覃,1935年4月26日,在江西瑞金紅林山區被國民革命軍包圍後突圍身亡,享年30歲。

子女

  1. 楊開慧/長子毛岸英:一說生於長沙中南大學湘雅醫院[47]
  2. 楊開慧/次子毛岸青:一說生於長沙清水塘。患有精神疾病,2007年逝世。
  3. 楊開慧/三子毛岸龍
  4. 賀子珍/長女乳名「金花」:生於1929年,沒過半個月被送給當地楊姓鄉人撫養,改名楊月花[48]
  5. 賀子珍/四子毛岸紅:小名毛毛,生於1932年,長征開始後交給毛澤覃賀怡照顧,被寄養在當地老鄉家[11]:321。後下落不明[49]
  6. 賀子珍/五子:生於1933年,先天不足夭折。
  7. 賀子珍/次女:生於1935年,長征途中,送給當地鄉人撫養,下落不明。
  8. 賀子珍/三女李敏:生於1936年。
  9. 賀子珍/六子俄文名「阿廖娃」:1938年生於蘇聯莫斯科,十個月時夭折。
  10. 江青/四女李訥:生於1940年,出生於延安中央醫院[50],隨母姓(江青原名李雲鶴)。26歲擔任解放軍報社副社長(副軍級),後任北京市委書記。王景清(李訥丈夫):雲南某軍分區參謀長。

孫輩

  1. 長女楊月花有6位子女,都在龍巖市工作,屬工薪階層。
  2. 毛新宇:毛岸青之子,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戰爭理論和戰略研究部副部長、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常委、全國政協委員,少將軍銜
  3. 孔繼寧:孔令華和李敏的兒子,東方崑崙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湖南衛視主持人。
  4. 孔東梅:孔令華和李敏的女兒,東潤菊香書屋有限公司董事長;丈夫陳東升泰康人壽、嘉德國際和宅急送公司老闆。
  5. 王效芝:1972年生於江西,李訥的兒子,現下海經商。

曾孫輩

  1. 毛東東(2003年-):毛新宇之子
  2. 毛甜懿(2008年-):毛新宇之女
  3. 孔冬梅子女三名,與陳東升所生,名稱不詳[51]

其他親屬

  • 毛遠新,親侄子,26歲擔任遼寧省委副書記,瀋陽軍區政委
  • 毛遠志,親侄女,原中央組織部局級幹部
  • 毛楚雄,親侄子
  • 賀麓成,親侄子,國防科工委副軍級幹部
  • 王海容,表侄孫女,外交部副部長
  • 毛遠耀,堂侄,原長沙市副市長、衡陽市委書記
  • 王曼恬,表侄女,文革期間任文化部黨的核心小組成員、天津市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 王季范,姨表兄,曾幫助毛澤東的學業
  • 王德恆,表侄
  • 楊展,內侄女
  • 楊開明,前妻楊開慧的堂兄
  • 向鈞,表弟
  • 羅石泉,堂舅父

紀念、相關藝術

以毛澤東為題材的紀念包括毛主席塑像毛主席像章、影視作品、圖片書籍、紀念館故居、「」等等,可以分為他在世時和逝世後兩部分。

電影:《毛澤東》(1983年)、《四渡赤水》(八一電影製片廠,1983年)、《開國大典》(長春電影製片廠,1989年)、《大決戰》(八一電影製片廠,1991年)、《毛澤東和他的兒子》(1991年)、《中國出了個毛澤東》(1993年)、《秋收起義》(瀟湘電影製片廠,1993年)《重慶談判》(1993)、《毛澤東在1925》(瀟湘電影製片廠,2001年)、《毛澤東去安源》(瀟湘電影製片廠,2003年)、《走近毛澤東》(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2003年)、《建國大業》(2009年)、《建黨偉業》(2011年)、《少年毛澤東》(動畫,2015年)、《建軍大業》(2017年)等。

電視劇:《遵義會議》(1996年)、《開國領袖毛澤東》(1999年)、《長征》(2001年)、《青年毛澤東》(2003年)、《恰同學少年》(2007年)、《井岡山》(2007年)、《東方》(2011年)、《毛澤東》(2013年)、《領袖》(2014年)[52]、《太行山上》(2015年)、《毛澤東三兄弟》(2016年)、《東方戰場》(2016年)、《海棠依舊》(2016年)、《紅星照耀中國》(2016年)、《建軍大業》(2017年)、《換了人間》(2018年)等。

圖書:《毛澤東》、《統帥毛澤東》、《毛澤東畫傳》、《毛澤東家風》、《詩人毛澤東》等。

歌曲:《瀏陽河》、《東方紅》、《大海航行靠舵手》、《咱們的領袖毛澤東》、《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毛主席的話兒記在我們心坎里》、《北京的金山上》、《青稞美酒獻給毛主席》、《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毛主席永遠和我一起》、《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北京有個金太陽》、《讀毛主席的書》、《翻身農奴把歌唱》、《想念毛主席》、《毛主席派人來》、《日夜想念毛主席》、《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頌歌獻給毛主席》、《天上太陽紅彤彤》、《我愛北京天安門》等。

毛澤東居所列表北京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湖南韶山毛澤東故居滴水洞、毛澤東詩詞碑林;湖南長沙橘子洲頭愛晚亭清水塘湖南第一師範江西井岡山八角樓;貴州遵義遵義會議舊址陝西延安毛澤東故居湖北武漢東湖賓館河南臨潁縣南街村

油畫:《開國大典》(董希文,1953年)、《毛主席去安源》(劉春華,1967年)、《毛主席視察廣東農村》(陳衍寧,文革時期。2005年拍賣價格高達1012萬元)、《毛澤東在十二月會議上》和《長征》(靳尚誼,1976年)

以毛澤東作為題材的模仿對象有很多,早期主要是中國大陸官方影視題材,近年甚至有民間人士模仿:中國演員張克瑤;中國演員唐國強;中國演員古月;中國演員王霙;中國演員李克儉;中國演員王仁;中國演員王震;中國演員許國寅;中國演員黃海冰;陳燕(四川省一個已經跟丈夫分居的普通家庭婦女,自2006年至2013年作為演員入行,已經模仿毛澤東的特性將近七年,出場費價碼達人民幣五位數。)

注釋

  1. ^ 原句出自唐代羅隱的《籌筆驛》。

參考文獻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辭海編輯委員會 (編).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 ISBN 978-7-5326-0083-0. 
  2. ^ Mao Zedong - Top 25 Political Icons. 時代雜誌. 2011-02-04 [2014-03-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26). As the lead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for the better part of 25 years, Mao Zedong is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figures in history and was named by TIME as one of the 100 most important people of the 20th century……In China, where his portrait still hangs in Tiananmen Square, he is regarded as a revolutionary mastermind whose ideas provided the foundation for advancements that helped the nation grow from an agrarian society into a world power. 
  3. ^ 張戎; 喬·哈利戴.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PDF). 開放出版社. 2006年. ISBN 962-7934-19-4.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9-10-26). 
  4. ^ 中华人民共和国69年:纪念非正常逝去的生命. 自由亞洲電台. 2018-09-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7) (中文). 
  5. ^ Twentieth Century Atlas - Death Tolls. Necro Metrics. [2020-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8-04) (英語). 
  6. ^ Jonathan Fenby. 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 to the Present.. Ecco Press. 2008: 351. ISBN 978-0-06-166116-7. 
  7. ^ Llewellyn H. Rockwell Jr. The Death Camp of Communist China. 路德維希·馮·米塞斯研究所. 2007-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22) (英語). 
  8. ^ Strauss, Valerie; Southerl, Daniel. HOW MANY DIED? NEW EVIDENCE SUGGESTS FAR HIGHER NUMBERS FOR THE VICTIMS OF MAO ZEDONG'S ERA.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 1994-07-17. ISSN 0190-828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28) (英語). 
  9. ^ 張彥. Who Killed More: Hitler, Stalin, or Mao?.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21) (英語). 
  10. ^ 毛泽东.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百科全書. 2007-1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3-21) (中文). 
  11. ^ 11.000 11.001 11.002 11.003 11.004 11.005 11.006 11.007 11.008 11.009 11.010 11.011 11.012 11.013 11.014 11.015 11.016 11.017 11.018 11.019 11.020 11.021 11.022 11.023 11.024 11.025 11.026 11.027 11.028 11.029 11.030 11.031 11.032 11.033 11.034 11.035 11.036 11.037 11.038 11.039 11.040 11.041 11.042 11.043 11.044 11.045 11.046 11.047 11.048 11.049 11.050 11.051 11.052 11.053 11.054 11.055 11.056 11.057 11.058 11.059 11.060 11.061 11.062 11.063 11.064 11.065 11.066 11.067 11.068 11.069 11.070 11.071 11.072 11.073 11.074 11.075 11.076 11.077 11.078 11.079 11.080 11.081 11.082 11.083 11.084 11.085 11.086 11.087 11.088 11.089 11.090 11.091 11.092 11.093 11.094 11.095 11.096 11.097 11.098 11.099 11.100 11.101 11.102 11.103 11.104 11.105 11.106 11.107 11.108 11.109 11.110 11.111 11.112 11.113 11.114 11.115 11.116 11.117 11.118 11.119 11.120 11.121 11.122 11.123 11.124 11.125 11.126 11.127 11.128 11.129 11.130 11.131 11.132 11.133 11.134 11.135 11.136 11.137 11.138 11.139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主編 (編). 《毛澤東傳(第一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趙福亭、吳正裕、黃允升、蔡釗珍、田逢祿、張素華、李捷、蔣建農.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主編逄先知,副主編馮蕙、姚旭、趙福亭、吳正裕 , 編. 《毛澤東年譜(1893-1949)》上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 ISBN 7-01-001818-9.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編).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14.11 14.12 14.13 14.14 14.15 14.16 14.17 14.18 14.19 14.20 14.21 14.22 14.23 14.24 14.25 14.26 14.27 14.28 14.29 14.30 14.31 14.32 14.33 14.34 14.35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主編 (編). 《毛澤東傳(第二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15. ^ 毛澤東. 《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第2版.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16. ^ 16.0 16.1 毛澤東. 《毛澤東選集》第三卷 第2版.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17. ^ 毛澤東. 《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第2版.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18. ^ 18.00 18.01 18.02 18.03 18.04 18.05 18.06 18.07 18.08 18.09 18.10 18.11 18.12 18.13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主編 (編). 《毛澤東傳(第四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主編 (編). 《毛澤東傳(第三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20. ^ 薄一波. 《若干重大決策與重大事件的回顧》(修訂本)上卷. 人民出版社. 1997. 
  21. ^ 中共中央研究室,新華通訊社.毛澤東生平大事年表(1941-1950年)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毛澤東(大畫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
  22.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編). 《毛澤東文集》第7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9. 
  23. ^ 23.0 23.1 23.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編). 《毛澤東文集》第8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9. ISBN 7-01-003028-6. 
  24. ^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楊明偉. 《走出困境:周恩來在1960-1965》.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0. 
  25. ^ 《當代中國對外貿易》(上). 當代中國出版社. 1992. 
  26. ^ 26.00 26.01 26.02 26.03 26.04 26.05 26.06 26.07 26.08 26.09 26.10 26.11 26.12 26.13 26.14 26.15 26.16 26.17 26.18 26.19 26.20 26.21 26.22 26.23 26.24 26.25 26.26 26.27 26.28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主編 (編). 《毛澤東傳(第六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27. ^ 薄一波. 《若干重大決策與重大事件的回顧》(修訂本)下卷. 人民出版社. 1997. 
  28. ^ 纪念:那些年,毛主席在杭州的日子. 西湖國賓館. 2016-07-07 [2017-10-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05). 
  29. ^ 29.0 29.1 羅斯·泰瑞爾. 《毛泽东传》[M]. 由胡為雄、鄭玉臣翻譯. 北京: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6. ISBN 978-7-300-07010-0. 
  30. ^ 龔育之 石仲泉. 〈从《实践论》谈毛泽东的读书生活〉. 《毛泽东的读书生活》. 北京: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10 [2014-08-11]. ISBN 978710803333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15). 
  31. ^ 毛澤東. 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评文全本(16册). 北京: 中國檔案出版社. 1999. ISBN 9787801660176. 
  32. ^ 毛澤東大辭典編委會. 《韶山毛氏族谱》世系表. [2020-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16).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共和國領袖大辭典》編委會. 毛泽东用过的名、字、号、笔名、化名. 中國知網. [2020-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12). 
  34. ^ 延安时期毛泽东解析名姓趣闻. 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20-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12). 
  35. ^ 毛澤東和賀子珍的女兒為何姓李?. 人民網. [2020-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1-07). 
  36. ^ 走向更加成熟——写在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之际. 保定政協. 人民政協報. 2019-09-22 [2019-09-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13). 
  37. ^ 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2020-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23). 
  38. ^ 閻長貴. “四个伟大”是谁提出来的. 黨史博覽. 2006, (8): 49 [2014-1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3-04). 
  39. ^ 中華民國教育部. 中華民國建國史第五編 戡亂與復國. 國立編譯館. 1991. 
  40. ^ 毕福剑就其言论道歉 引10万多网友评论. BBC. [2020-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13). 
  41. ^ Mao Zedong. 大英百科全書. [2020-1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4). 
  42. ^ 埃德加·斯諾. 第四篇 一个共产党员的由来. 西行漫记. 董樂山譯. 北京: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1979. (毛澤東說:)我逐漸地團結了一批學生在我的周圍……他們沒有時間談情說愛,他們認為時局危急,求知的需要迫切,不允許他們去談論女人或私人問題。我十四歲的時候,父母給我娶了一個二十歲的女子,可是我從來沒有和她一起生活過——後來也沒有。我並不認為她是我的妻子,這時也沒有想到她。 
  43. ^ 呂春. 影响毛泽东一生的六位女性. 黨史文苑. 2009, (5) [2014-07-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21). 
  44. ^ 徐正芝. 忆塘边的革命斗争.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下册). 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 1987 [2021-05-28]. ISBN 9787800230127. OCLC 1159463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28). 
  45. ^ 李湘文.毛澤東家世(增訂本)[M].人民出版社,1993:50.
  46. ^ 毛泽东与贺子珍是如何相识相爱的. 新華網湖南頻道. 2008-04-16 [2012-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20). 
  47. ^ 头条文章. card.weibo.com. [2020-1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22). 
  48. ^ 張雋、王勁松 (編). 毛泽东长女下落之谜:“红色公主”竟是村姑. 人民網>>湖北頻道. 2014-12-09 [2017-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5-01). 
  49. ^ 方蔚. 也说贺子珍与她失落的几个儿女. 世紀橋. 2008年6月, (9). 
  50. ^ 毛泽东之女李讷再回延安 流泪观看《延安保育院》. 新華網. [2021-05-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12). 
  51. ^ 毛泽东外孙女孔冬梅嫁富豪陈东升. 新華網. [2017-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1-02). 
  52. ^ 主旋律电视剧《领袖》开播. [2021-12-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06). 

書籍

文章

外部連結

中國共產黨黨徽 中國共產黨職務
前任:
張聞天
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中共中央主要負責人
1943年3月-1976年9月
繼任:
華國鋒
新頭銜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
1956年9月1976年9月9日
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1945年8月-1949年1月
1954年9月-1976年9月
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1949年1月-1949年10月
不設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
原因:1954年重設中共中央軍委
中國共產黨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1937年8月-1949年1月
改設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
前任:
向忠發
(至1931年)
中央政治局主席
1943年3月-1956年9月27日
職務合併
前任:
張聞天
(總書記)
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主席
1943年3月-1956年9月
繼任:
鄧小平
中央書記處總書記
前任:
鄧發
中共中央黨校校長
1943年3月-1948年7月
繼任:
劉少奇
新頭銜 中國共產黨中央局秘書
1923年6月-1925年1月
繼任:
王若飛
中央秘書長,1926年到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職務
新頭銜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兼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1949年10月1日1954年9月27日
職務撤銷
前任: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
(集體行使國家元首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元首
1954年9月27日-1959年4月27日
繼任:
劉少奇
新頭銜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兼國防委員會主席)

1954年9月27日-1959年4月27日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徽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新頭銜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
1949年9月21日-1954年12月25日
名譽主席
1954年12月25日-1976年9月9日
繼任:
周恩來

Template:Authority contr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