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豬玀灣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豬玀灣事件
冷戰的一部分
Attack near Playa Giron. April 19, 1961. - panoramio.jpg
T-34坦克支援古巴士兵在吉隆灘附近進行攻擊,1961年4月19日
日期1961年4月17日至19日
地點
結果 古巴政府勝利
參戰方
 古巴  美國
古巴 古巴民主革命陣線英語Cuban Democratic Revolutionary Front
指揮官與領導者

古巴 菲德爾·卡斯楚

古巴 何塞·拉蒙·費爾南德斯英語José Ramón Fernández
古巴 胡安·阿爾梅達·博斯克英語Juan Almeida Bosque
古巴 切·格瓦拉 [1][2]
古巴 埃菲亨伊奧·阿梅赫拉斯英語Efigenio Ameijeiras

美國 約翰·甘迺迪

美國 艾倫·杜勒斯
美國 查爾斯·卡貝爾英語Charles P. Cabell
美國 小理察·M·比塞爾英語Richard M. Bissell, Jr.
古巴 佩佩·聖羅曼英語Pepe San Román
古巴 埃爾內多·奧利瓦英語Erneido Oliva
兵力
約25,000名陸軍[3]
約200,000名民兵[3][4]
約9,000名軍警[3][4]
約1,500人地面力量[註 1]
傷亡與損失
176人陣亡[註 2]
約4,000受傷[註 3]
118人陣亡[註 4]
1,202人被俘[註 5]

豬玀灣事件(英語:Bay of Pigs Invasion、西班牙語:Invasión de Bahía de Cochinos),又稱吉隆灘事件,是1961年4月17日,在中央情報局的協助下逃亡美國的古巴人,在古巴西南海岸豬玀灣(吉隆灘,Playa Girón),向菲德爾·卡斯楚領導的古巴革命政府發動的一次失敗的入侵。豬玀灣事件標誌著美國反古巴行動的第一個高峰。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針對美國的這次進攻是否合法的討論中,古巴指責美國非法進攻的提議被美國否決

對美國來說這次未成功的進攻不但是一次軍事上的失敗,而且也是一次政治上的失誤。國內外對這次進攻的批評非常強烈,剛剛上任90天的約翰·甘迺迪政府為此大失信譽,相反的卡斯楚政權和古巴革命得到鞏固。由於古巴擔心美國再次進攻,因此古巴開始與蘇聯靠近,最終導致了1962年的古巴飛彈危機

背景[編輯]

美國和古巴之間關係的惡化[編輯]

直到古巴革命,古巴的政治和經濟受美國的影響非常大。富爾亨西奧·巴蒂斯塔被推翻後,美國以為:古巴革命與拉丁美洲其它眾多革命一樣,是使用社會主義口號來推翻一個舊政府,建立一個實際上相同的新政府。但1960年,新的古巴政府開始實行它們的改革(比如土地改革),這個改革也涉及了美國公司的利益(尤其是聯合果品公司);美國此時依然以為:通過警告可以阻止古巴實行這些改革,因為古巴完全依靠美國。

美國對古巴的經濟制裁[編輯]

美國的第一個經濟制裁措施是不向古巴運石油。由於古巴的發電完全是使用燃油來解決的,美國希望以此來使其革命政府垮台。古巴卻開始從蘇聯進口石油,美國政府因此下令:美國公司在古巴的煉油廠不煉從蘇聯進口的油。由於這些煉油廠通過合約保證煉任何油,這個命令實際上是迫使這些公司違反這個合約;古巴政府以此為由,將所有煉油廠納入國家強迫管理

美國喪失對古巴的影響[編輯]

古巴革命開始時期的革命家都來自中產階級反共產主義階層,假如美國沒有進行經濟制裁的話,他們不會與共產主義政府接觸的。

美國對古巴採取了所有可能的經濟措施,包括禁止進口古巴的、禁止出口零件,後來甚至達到完全經濟封鎖。但古巴卻靈巧地利用了冷戰時期的東西方衝突,並將它與美國的貿易關係轉到其它國家(比如西班牙社會主義國家)。此時美國唯一還擁有的措施是對古巴採取軍事行動

計劃[編輯]

軍事計劃[編輯]

在冷戰的氣氛下,美國已經無法使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的炮艦外交做法了:假如美國現在入侵古巴的話,會造成巨大的地緣政治反應,因為許多第三世界國家會抗議美國這樣「干涉其它國家內政」。1961年2月17日,甘迺迪問他的顧問:「是否可以將推翻卡斯楚政府的行動與(蘇聯對古巴的)提供武器聯在一起?」「我們能否說,我們本來的進攻目標是威脅美國安全的現代的噴氣式轟炸機火箭?」但這個計劃無法實現,因為當時蘇聯對古巴的武器供應還很少,而古巴空軍當時實際上完全由幾架改裝的運動飛機組成。

唯一可行的是:一個位於古巴的反政府組織向美國求援,這樣美國就可以向古巴提供軍事援助了。

建立一支秘密軍隊[編輯]

中央情報局1953年在伊朗、1954年在瓜地馬拉,成功地使用小型的特務秘密顛覆行動推翻了當時的政府。1960年,中央情報局開始在瓜地馬拉招募逃亡的古巴人,首先對他們進行從事破壞行動的訓練,後來訓練他們在美國支持下進行大規模入侵。

古巴流亡者被編成「2506」突擊,下轄4個步兵營、1個摩托化、1個空降營、一個重炮營及數支裝甲分隊。何塞·佩羅斯·聖羅曼指揮官,政治領導人為叛逃的前古巴土地改革全國委員會督察員曼努埃爾·阿蒂梅

入侵計劃[編輯]

豬玀灣所在的圖示.

流亡古巴人的唯一任務是在古巴用武力保衛一個臨時機場,直到在邁阿密的古巴流亡政府得以飛往古巴後向美國發電求救。對這個計劃來說,豬玀灣似乎是一個理想的地點:

  • 它位於一個沼澤地(薩帕塔半島)的邊上,古巴政府要對它進行軍事攻擊有一定的難度。
  • 在它附近的埃斯坎布雷山中,直到1960年代中依然有反政府武裝力量行動。
  • 這裡人煙稀少,當地的反抗不會很強。

中央情報局使用的情報來自於想要推翻古巴政府的反政府人士,他們誇大了古巴國內的反政府情緒,同時也誇大了埃斯坎布雷山中的武裝力量的實力。中央情報局本身也試圖誇飾他們的報告,來向當時剛剛上任的甘迺迪保證這個行動肯定會成功的。甘迺迪一開始猶豫不決。也許當時中央情報局計劃署認為:行動開始後,即使失利,甘迺迪也會同意投入美軍。後來對甘迺迪的責怪,說他中斷了行動計劃,似乎證明中央情報局的確做了這樣的假設。

4月14日,甘迺迪同意了中央情報局的計劃;但作為美軍最高統帥,他決定將不投入美軍。

入侵過程[編輯]

1961年4月15日美國B-26轟炸機以轟炸古巴機場作為準備。這些飛機被塗上古巴的標記來造成反政府起義的假象。5架美國飛機被古巴飛機擊落。

4月17日,約1400受過訓練的流亡古巴人在兩名中央情報局官員指揮下在豬玀灣登陸。美國海軍提供補給支援。

入侵者的兩條運送彈藥的船被古巴軍隊擊沉。

三天後入侵軍被消滅,1000多人被俘,約90人陣亡。被俘的人受公開審判。一些人在1963年通過與美國交換緊急需要的藥品、食品和農業機械返回美國。

事後[編輯]

失敗[編輯]

羅伯特·甘迺迪的聲明,對古巴和中立的法律,1961年4月20日

由於流亡古巴軍無法守住古巴流亡政府打算飛往的機場,因此這個流亡政府無法發出他們的「求援」。對甘迺迪來說,這樣他也就無法下令讓美國海軍陸戰隊介入;因此不顧中央情報局的反對,下令中止這次行動。

對於被俘虜的流亡分子,古巴政府取消了他們的公民身份,並以此為人質向美國政府索取了6,200萬比索的藥品與嬰兒食品。這也是美國政府歷史上第一次支付戰爭賠款

長期後果[編輯]

許多人,尤其在拉丁美洲,對古巴產生好感。4月21日,墨西哥15000人上街示威支持古巴,約8000人在蒙得維的亞示威。豬玀灣事件是美國首次在拉丁美洲試圖推翻敵對政府的失敗行動,這給其它許多革命運動帶來了生機。

此外,在美國開始討論情報機關對外交政策的影響。在冷戰時期,美國國防部越來越強大地獲得話語權。

1961年,中央情報局內部的調查揭露了一系列該局的問題,其中包括中央情報局怎樣理解自己的地位和作用、其組織結構管理結構。這個調查導致當時的局長和兩位副局長的解僱

時至今日,一般認為,幾乎導致了古巴飛彈危機是甘迺迪政府試圖在同一戰場上贏回它喪失威信的嘗試。事實上,至古巴飛彈危機為止,在美國的公眾輿論中,甘迺迪始終被看作是一個弱勢總統;他後來的名聲,有許多是來自於他在古巴危機中的表現。

內文腳註[編輯]

  1. ^ 1,500 ground forces (including 177 paratroops) - c. 1,300 landed. Also Cuban exile aircrews, American aircrews, CIA operatives
  2. ^ 176 Cuban government forces killed
  3. ^ 500 Cuban forces wounded, or 4,000 killed, missing or wounded (includes militias and armed civilians)
  4. ^ 118 invaders killed (114 Cuban exiles plus 4 American aircrew)
  5. ^ 1,202 Brigade members captured (1,179 tried; 14 tried previously for pre-invasion crimes; 9 died in transit)

參考資料[編輯]

  1. ^ Kellner 1989, pp. 69–70. "Historians give Guevara, who was director of instruction for Cuba's armed forces, a share of credit for the victory".
  2. ^ Szulc (1986), p. 450. "The revolutionaries won because Castro's strategy was vastly superior to the CIA's; because the revolutionary morale was high; and because Che Guevara as the head of the militia training program and Fernández as commander of the militia officers' school, had done so well in preparing 200,000 men and women for war."
  3. ^ 3.0 3.1 3.2 Szulc (1986)
  4. ^ 4.0 4.1 FRUS X, documents 19, 24, 35, 245, 271.

引用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