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彪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班彪(3年-54年),字叔皮右扶風安陵(今陝西省咸陽)人,東漢史學家漢成帝時越騎校尉班況之孫。漢哀帝時廣平太守班稚之子。姑母班婕妤漢成帝嬪妃。班彪是班固班超班昭的父親。儒學世家。

生平[編輯]

班彪年紀在二十餘歲的時候,更始帝敗,三輔大亂,曾投靠天水的隗囂避難,並在此時撰寫了《王命論》給隗囂,但隗囂始終不能體寤。於是班彪遂逃避兵亂轉投河西竇融麾下,當時的河西大將軍竇融任命班彪爲從事,以師友之道接待。後來,班彪乃爲竇融規劃計策,以防止隗囂的進攻。等到竇融征還京師,光武帝詢問:「所上章奏,誰與參之?」竇融答說:「皆從事班彪所爲。」於是班彪得已被光武帝召見,舉司隸茂才,拜臨淮郡徐縣令,但此後不久因病退職。

班彪既才高而好述作,遂專心史籍之閒。補充了《史記》,作《史記後傳》65篇,為班固《前漢書》打定了基礎。

後來,班彪復辟司徒玉況府[1],後對東漢朝庭多項政策,尤其建武二十八年,堅定光武帝不接受北匈奴和親歸附的請求,以免歸附的南匈奴生變,且為光武提供拒絕的答詞[2],又東漢護羌校尉府、護烏桓校尉府的設立都是班彪提出的。[3][4]

歷史貢獻[編輯]

班彪建議光武帝不接受北匈奴和親歸附的請求,以及建議恢復護烏桓校尉府,加強對降附的烏桓、鮮卑管理,無疑對完成耿國的戰略建議、祭肜的戰略執行提供了輔助。

東漢初,光武用耿國之戰略[5]班彪、祭肜的建議與經營北方、東北方邊郡,令南匈奴、烏桓、鮮卑成功內附,遺子入侍,成為東漢保護北方、東北方的「保塞三族」[6][7][8],達成以夷制夷。由漢明帝永平元年完成戰略設置到漢和帝永元九年鮮卑反叛中間約四十年,東漢的北方、東北方很少遭到兵禍,其中北匈奴只南下"兩次"都被擊敗,而轉向騷擾東漢西北方的河西三郡(張掖郡、酒泉郡、敦煌郡),夫餘、高句麗、濊貊都內附,不敢攻擊邊郡。「西自武威,東盡玄菟及樂浪,胡夷皆來內附,野無風塵。乃悉罷緣邊屯兵。」近2000公里的防線減少大量士兵的屯守,四十年以來為東漢朝庭省下極大軍費,更大大減少兵民傷亡,並保障東漢穩定,為「明章之治」、「永元之隆」打下基礎。而保塞三族更為了得到東漢的獎賞,不斷將北匈奴作為獵物狩獵,用北匈奴人的首級、俘虜換取東漢的金錢賞賜,這也是北匈奴日漸衰弱,轉而帶領西域諸國騷擾東漢西北方的原因,後來班超出使西域,加上北匈奴不斷被漢軍及保塞三族削弱,北匈奴連西北邊郡也不能騷擾,只能透過阻礎東漢經營西域以延長生存空間。此時,形成北匈奴既不能攻擊邊郡,守塞三族又能狩獵北匈奴物資自用兼立功得到獎賞的局面,以夷制夷達到極致的平衡。

可惜後來,東漢竇太后、竇憲不理大臣宗意認為鮮卑會在北匈奴滅後,失去搶掠物資及立功的目標會轉來禍害東漢邊郡,執意發動多次以滅北匈奴的戰爭,在91年滅北匈奴,而且竇憲也沒有遵照原定戰前答應南匈奴的戰略目標,讓南匈奴回到漠北,不理袁安的反對,要扶持已投降的北匈奴人為自己所用,導致鮮卑借機佔領漠北,而鮮卑失去北匈奴作為抄掠資源自用、立功換錢的目標,由公元97年開始叛漢,變成時降時叛的狀態,南匈奴、烏桓、高句麗、濊貊、夫餘等也開始像鮮卑一樣時叛時附,至此,光武、明帝、耿國、班彪、祭肜促成的以夷制夷的戰略平衡被嚴重破壞,導致東漢中期開始邊境不安,軍費大增,邊民、士兵慘死,該區經濟也被破壞。保塞制度被破壞後,北方、東北方軍費的直接增加,不下平定三大羌亂的費用,以致東漢國庫空虛,時人號「三空之厄」(田野空,朝廷空、倉庫空),成為東漢衰亡的一大原因。

世系圖[編輯]

 
 
 
 
 
 
 
 
班壹
 
 
 
 
 
 
 
 
 
 
 
 
 
 
 
 
 
 
 
班孺
 
 
 
 
 
 
 
 
 
 
 
 
 
 
 
 
 
 
 
班長
 
 
 
 
 
 
 
 
 
 
 
 
 
 
 
 
 
 
 
班回
 
 
 
 
 
 
 
 
 
 
 
 
 
 
 
 
 
 
 
班況
 
 
 
 
 
 
 
 
 
 
 
 
 
 
 
 
 
 
 
 
 
 
 
 
 
 
 
 
 
 
 
 
 
 
班伯
 
班斿
 
班稚
 
班婕妤
 
 
 
 
 
 
 
 
 
 
 
 
 
 
 
 
班嗣
 
班彪
 
 
 
 
 
 
 
 
 
 
 
 
 
 
 
 
 
 
 
 
 
 
 
 
 
 
 
 
 
 
 
 
班固
 
定遠侯班超
 
班昭
 
 
 
 
 
 
 
 
 
 
 
 
 
 
 
 
 
 
 
 
 
 
 
 
 
 
 
 
 
定遠侯班雄
 
班勇
 
 
 
 
 
 
 
 
 
 
 
 
 
 
 
 
 
 
 
定遠侯班始


參考資料[編輯]

  • 《漢書·敘傳》
  • 後漢書·班彪列傳》
  1. ^ 《後漢書.班彪傳》彪復辟司徒玉況府。時東宮初建,諸王國竝開,而官屬未備,師保多闕。彪上言曰:......
  2. ^ 《後漢書.南匈奴傳》二十八年,北匈奴復遣使詣闕,貢馬及裘,更乞和親,並請音樂,又求率西域諸國胡客與俱獻見。帝下三府議酬荅之宜。司徒掾班彪奏曰:   臣聞孝宣皇帝勑邊守尉曰:「匈奴大國,多變詐。交接得其情,則卻敵折衝;應對入其數,則反為輕欺。」今北匈奴見南單于來附,懼謀其國,故數乞和親,又遠驅牛馬與漢合巿,重遣名王,多所貢獻,斯皆外示富強,以相欺誕也。臣見其獻益重,知其國益虛,歸親愈數,為懼愈多。然今旣未獲助南,則亦不宜絕北,羈縻之義,禮無不荅。謂可頗加賞賜,略與所獻相當,明加曉告以前世呼韓邪、郅支行事。.......
  3. ^ 《後漢書.西羌傳》建武九年,隗囂死,司徒掾班彪上言:「今涼州部皆有降羌,羌胡被髮左袵,而與漢人雜處,習俗旣異,言語不通,數為小吏黠人所見侵奪,窮恚無聊,故致反叛。夫蠻夷寇亂,皆為此也。舊制益州部置蠻夷騎都尉,幽州部置領烏桓校尉,涼州部置護羌校尉,皆持節領護,理其怨結,歲時循行,問所疾苦。又數遣使驛通動靜,使塞外羌夷為吏耳目,州郡因此可得儆備。今宜復如舊,以明威防。」光武從之,即以牛邯為護羌校尉,持節如舊。
  4. ^ 《後漢書.烏桓傳》是時四夷朝賀,絡驛而至,天子乃命大會勞饗,賜以珍寶。烏桓或願留宿衞,於是封其渠帥為侯王君長者八十一人,皆居塞內,布於緣邊諸郡,令招來種人,給其衣食,遂為漢偵候,助擊匈奴、鮮卑。時司徒掾班彪上言:「烏桓天性輕黠,好為寇賊,若乆放縱而無緫領者,必復侵掠居人,但委主降掾史,恐非所能制。臣愚以為宜復置烏桓校尉,誠有益於附集,省國家之邊慮。」帝從之。於是始復置校尉於上谷寗城,開營府,並領鮮卑,賞賜質子,歲時互市焉。 及明、章、和三世,皆保塞無事。
  5. ^ 是時烏桓、鮮卑屢寇外境,國素有籌策,數言邊事,帝器之。及匈奴薁鞬日逐王比自立為呼韓邪單于,款塞稱藩,願扞禦北虜。事下公卿。議者皆以為天下初定,中國空虛,夷狄情偽難知,不可許。國獨曰:「臣以為宜如孝宣故事受之,令東扞鮮卑,北拒匈奴,率厲四夷,完復邊郡,使塞下無晏開之警,萬世有安寧之策也。」帝從其議,遂立比為南單于。由是烏桓、鮮卑保塞自守,北虜遠遁,中國少事。
  6. ^ 《後漢書.耿弇傳.附耿國》「帝從其議,遂立比為南單于。由是烏桓、鮮卑保塞自守,北虜遠遁,中國少事。」
  7. ^ 《後漢書.烏桓傳》「及明、章、和三世,皆保塞無事。」
  8. ^ 《後漢書.鮮卑傳》「明章二世,保塞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