璦琿條約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璦琿條約
愛琿城和約
{{{image_alt}}}
條約規定劃歸俄國的黑龍江北岸和「共管」的烏蘇里江東岸地區
簽署日1858年5月28日
地點大清璦琿
簽署者清朝 黑龍江將軍奕山
俄羅斯帝國 東悉畢爾將軍岳福
締約方清朝 大清帝國
俄羅斯帝國 俄羅斯帝國
保存處 中華民國國立故宮博物院
語言中文俄文
收錄於維基文庫的條約原文:
璦琿條約

璦琿條約》又稱《愛琿城和約》,大清朝廷黑龍江將軍奕山於1858年5月28日(咸豐八年四月十六日,當時俄國使用的儒略曆1858年5月16日)和俄羅斯帝國璦琿(今黑龍江省黑河)簽定的條約,該條約令中國完全失去了對黑龍江以北約6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烏蘇里江以東40萬平方公里土地中俄共管,是中國近代史上一次放棄領土所有權最多的條約。此條約當時未經清政府批准,後來在《中俄北京條約》確認。條約原存於中華民國外交部,現典藏於台灣臺北外雙溪國立故宮博物院

背景[編輯]

康熙七年以後清廷對東北實行長期封禁政策,以至於遼河平原以北以東地區人煙寥落。反觀俄國自從十八世紀以來,就一直利用清廷對黑龍江以北地區的漠視,加速對東西伯利亞的侵佔。鴉片戰爭以後,俄未享有五口通商之利,心有不甘,沙皇尼古拉一世(Nikolai I Pavlovich, 1796-1855)於道光二十六年(1846),任命穆拉維約夫在黑龍江區域進行大規模移民。道光末年,黑龍江流域北部和濱海地區已是俄人天下。[1]從咸豐三年(1853年),穆拉維約夫繼續在黑龍江北岸進行殖民。當時太平天國席捲中國南方,嚴重威脅清朝政府統治之時,英法聯軍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直接威脅北京,[2]而俄國則虎視眈眈,坐收漁利,出兵「調停」聲稱要「助華防英」,以此威脅中國放棄大片領土,從而成為最大贏家。

清俄兩國自尼布楚條約簽訂以來,中國與俄國長期以格爾畢齊河外興安嶺為限。但自道光以來,沙俄開始對黑龍江中下游地區展開擴張,在廟街等地建立多處軍事據點並移民,而清朝方面則因為邊防僵化,與曠日持久的封禁政策令東北地區人口空虛,地處更加苦寒的外東北地區更甚,這也給了俄羅斯人可乘之機。鴉片戰爭之後,沙俄成立「黑龍江問題特別委員會」,加快侵略黑龍江的腳步。在《璦琿條約》簽訂之前,清廷已經對黑龍江中下游,特別是黑龍江以北的廣大地區喪失了絕對控制權。

條約內容[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璦琿條約》主要內容為: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即外東北6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劃歸俄國,璦琿對岸精奇里江(今俄國結雅河)上游東南一小塊地區(後稱江東六十四屯)保留中國方面的永久居住權和管轄權;烏蘇里江以東領土劃為中俄共管;黑龍江和烏蘇里江只允許中、俄兩國船隻航行。條約生效之日,於1689年簽訂的《尼布楚條約》確定的國界大幅更改。這個條約和1860年簽訂的中俄《北京條約》確定了俄國遠東現代疆界

過程[編輯]

咸豐六年,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咸豐八年,兩國艦隊攻佔了渤海岸邊的大沽,逼近。俄國東西伯利亞總督尼古拉·穆拉維約夫決定乘人之危,逼迫清政府簽訂條約,承認沙俄自1854年已實際占領黑龍江的既成事實。他率領俄國哥薩克部隊,聲稱要「助華防英」,在兩艘炮艦護送下來到璦琿城,這天正是英法聯軍攻陷大沽炮台的第三天。四月初十四日,穆拉維約夫偕施沙木勒幅及塔塔里諾夫(Tartarnenov)等三人進入愛琿城晤見奕山。穆拉維約夫表示,俄軍為了防堵英法,陸續屯兵移民於黑龍江北岸,經營多年,已初具規模。現在俄人屯居既已成事實,再者東界界限迄未定準,不如由俄國領有該區。奕山答以兩國交界早經尼布楚條約規定,以外興安嶺以至於海為界,向無更改。穆氏警告奕山,如不就範,將強行驅逐江東六十四屯的百姓。雙方爭執不下,當日談判無結果。散會前穆拉維約夫將俄方擬定的「條約草案」交給奕山,限隔日答覆。第二次談判,中方代表愛紳泰斷然拒絕俄方提出的無理要求,並將「條約草案」退給俄方代表彼羅夫斯基。根據奕山奏報,在談判期間,穆拉維約夫帶「有大船二隻,夷人二三百名,槍炮軍械俱全,泊於江東」。當天晚上,黑龍江上俄砲艇砲聲不斷,居民驚慌失措。奕山最終屈服。咸豐八年(1858年)四月十五日,穆拉維約夫將條約草本送交奕山,四月十六日(5月28日)正式簽字。

《璦琿條約》條約簽訂後,俄國將璦琿北岸的海蘭泡改名為「報喜城」(即布拉戈維申斯克)以慶祝條約成功簽訂。沙皇亞歷山大二世特頒嘉獎,以表揚簽約有功的尼古拉·穆拉維約夫,同時晉封他為阿穆爾斯基伯爵(即黑龍江伯爵)。

簽約方反應[編輯]

  • 中國方面,在奕山簽訂條約之後,清政府不僅沒有批准《璦琿條約》,還處分了奕山等人。但因為帝俄對條約涉及領土擁有實際控制,該條約在後來的《中俄北京條約》中得到了確認(以及追加割地)。
  • 俄國方面,聖彼得堡的中央官員起初並不贊同尼古拉·穆拉維約夫逼迫中國交出黑龍江北岸的做法[1],認為外興安嶺地區人煙稀少,難以遷移和維持足夠軍隊以防守這些地區。但穆拉維約夫成功說服政府批准從環貝加爾湖地區遷移農民(經營採礦業)和哥薩克部隊,俄軍歷經艱苦守疆,最終鞏固了俄國在新占領地區的勢力。

現況[編輯]

現時中俄兩國已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確定疆界。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上冊,頁134
  2. ^ 徐中約,《中國近代史》,上冊,頁196-200。

來源[編輯]

書籍
  • А.Прохоров: К ВОПРОСУ О СОВЕТСКО-КИТТАЙСКОЙ ГРАНИЦЕ 《關於中蘇邊界問題》,(蘇)阿·普羅霍羅夫 著,俄文版莫斯科1975年,中文版商務印書館1977年12月第一版.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