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之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窃符救赵)
前往: 導覽搜尋
邯鄲之戰
日期 前259年-前257年
地點 邯鄲
結果 趙勝。趙軍在魏、楚援軍協助下擊敗秦軍,遂解邯鄲之圍。
參戰方
秦國 趙國
指揮官和領導者
王陵
王齕
鄭安平
趙國:趙孝成王廉頗平原君
魏國:信陵君
楚國:春申君
兵力
約650000人(傾國之師) 趙國:全國總動員
魏國:八萬
楚國:十萬
傷亡與損失
秦軍大敗,損失慘重,造成超過四十萬人傷亡,鄭安平所部兩萬餘人被聯軍包圍,只好向趙國投降的慘果告終。 趙國:損失慘重但不至於毀滅性;楚、魏:輕微。

邯鄲之戰發生於前259年-前257年年間,是戰國時代秦國攻打趙國與趙、魏、楚三國聯軍在趙國國都邯鄲進行的一場城池攻防戰爭,嚴格來說是長平之戰的延續。結果,秦國受到了自商鞅變法後少有的一場大敗。

背景[編輯]

趙國主力部隊在長平之戰中被盡數殲滅,全國上下沉浸在失去親人的痛苦之中。秦軍再次攻佔上黨郡,並且兵分兩路,王齕一路攻下皮牢(今山西省翼城縣東北),司馬梗一路攻下太原(今山西省太原市)。韓、趙兩國大為恐慌,派遣蘇代攜帶重金對秦國國相范雎進行遊說。范雎擔心武安君白起功高而影響自己的仕途,所以用秦國士兵征戰操勞需休養為由,勸說秦昭襄王答應韓、趙兩國求和。秦昭襄王聽從范雎的建議,答應韓國割讓垣雍(今河南省原陽縣西北)、趙國割讓六座城池為條件談和。雙方於正月停戰,白起得知此事後與范雎產生矛盾[1]

趙孝成王準備按和約割讓六城時,大臣虞卿認為割地給秦國,只會讓秦國更加強大,不抵抗割地求和只能加速趙國的滅亡。虞卿建議以六座城池賄賂齊國,交好燕國和韓國,聯合魏國楚國共同抗秦國,趙孝成王採納虞卿的建議,在國內積極備戰[2]。秦昭襄王見趙國違反約定不割讓六城,反而與東方諸國聯合對付秦國,準備進攻趙國。白起因為此時患病,不能帶軍征戰。秦昭襄王便向他詢問其意見。白起說:「長平之戰中,秦軍大勝,趙軍大敗。秦國人戰死的給予厚葬,受傷的給予精心治療,有功績的設酒食給予慰勞,百姓假借祭祀之名聚會,浪費了財物;趙國人戰死的無人收殮,受傷的得不到治療,軍民哭泣哀號,齊心協力恢復生產。雖然現在大王所派的兵力三倍於以前,但我預料趙國的守備力量是以前的十倍。趙國從長平之戰以來,君臣都憂愁恐懼,早上朝,晚退朝,用謙卑的言辭、貴重的禮品向四方派出使節,與燕、魏、齊、楚結為友好盟邦。他們千方百計,同心同德,致力於防備秦國來犯。現在趙國國內財力充實,加上外交成功,在這個時候不能攻打趙國。」[3]

戰爭過程[編輯]

前259年九月,秦昭襄王不聽從武安君白起的勸告,派五大夫王陵攻打趙國首都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趙國大將廉頗率趙軍十萬頑強抵抗,趙國國相平原君趙勝亦散家財於士卒,編妻妾入行伍,鼓勵軍民共赴國難,王陵戰至第二年,仍不能取勝。秦國增兵十萬支援王陵,秦軍五校陣亡,秦昭襄王命白起接替王陵為帥,白起稱病推辭。秦昭襄王改令王齕接替王陵為主將,增兵十萬繼續圍攻邯鄲。秦軍死傷過半,仍不能下。范睢於是舉薦鄭安平為將,率軍五萬攜帶大量糧草支援王齕,加強對趙的進攻。邯鄲城內糧食耗盡,趙孝成王被迫向魏、楚兩國求救[4]

毛遂自薦 穎脫而出[編輯]

前258年,平原君奉命出使楚國。他想在門客中選拔二十名文武雙全的隨行人員,卻只選出十九人。門客毛遂自薦隨往,平原君以為他在門下三年,未聞其能,不肯帶他去。毛遂說:「臣乃今日請處囊中耳。使遂蚤得處囊中,乃穎脫而出,非特其末見而已。」。趙平原君用人之際,就帶毛遂同去了。隨行的十九人相視而笑[5]

平原君一行來到楚國,向楚考烈王陳述合縱抗秦的利害關係,但是楚考烈王還是猶豫不決。毛遂於是拔劍而前,走近楚考烈王說:「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國之眾也。今十步之內,王不得恃楚國之眾也,王之命縣於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聞湯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諸侯,豈其士卒眾多哉,誠能據其勢而奮其威。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萬,此霸王之資也。以楚之彊,天下弗能當。白起,小豎子耳,率數萬之眾,興師以與楚戰,一戰而舉鄢郢,再戰而燒夷陵,三戰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趙之所羞,而王弗知惡焉。合從者為楚,非為趙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考烈王羞愧,只好答應與平原君及毛遂歃血而盟定合縱。趙平原君回國後,楚國出兵十萬由春申君率領去救趙國[6]

竊符救趙[編輯]

平原君的妻子是信陵君魏無忌的姐姐,平原君多次向魏安釐王和魏無忌送信,請求魏國救援,魏安釐王派將軍晉鄙領兵十萬前去救趙。秦昭襄王得到消息後,派使者威脅魏安釐王「敢救趙者,拔趙後必擊之」,魏安釐王懼怕,就派人通知晉鄙停止進軍,留在紮營駐防,名為救趙,實挾兩端,觀望形勢的發展。信陵君屢次請求魏安釐王出兵,門客也用盡各種辦法勸說,但魏安釐王懼怕強大的秦國,始終不肯聽魏無忌的意見。魏無忌估計魏王已不肯出兵救趙,又不想看著趙國滅亡,於是湊齊戰車一百多輛,打算帶著門客前去趙國和秦軍死拼[7]

信陵君其後聽信隱士侯嬴的計謀,先請魏王寵妃如姬從魏安釐王的臥室內竊出虎符,信陵君曾為如姬報殺父之仇,再帶同勇士朱亥至魏軍見晉鄙,拿出兵符假傳魏王的命令要代替晉鄙領軍。晉鄙合了兵符,驗證無誤,但還是表示懷疑,不想交出兵權。信陵君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讓朱亥動手,用鐵椎殺死晉鄙,強行奪權[8]

魏無忌統領晉鄙的軍隊後,向士兵下令父子都在軍中的,父親歸家,兄弟都在軍中的,兄長歸家,獨子一人的,回家贍養父母。得選年輕精兵八萬去援救趙國[9]

前257年十二月,魏、楚兩國軍隊先後進抵邯鄲城郊,屢敗秦軍。趙國守軍配合城外魏、楚兩軍出城反擊。在三國軍隊內外夾擊之下,秦軍大敗,時值隆冬,野無糧水,損失慘重[10]。王齕率殘部逃回汾城(今山西侯馬北);秦將鄭安平所部兩萬餘人被聯軍團團包圍,只好向趙國投降,邯鄲之圍遂解[11]

影響[編輯]

秦昭襄王賜死白起。范雎失勢。

參考文獻[編輯]

  1.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四十八年十月,秦復定上黨郡。秦分軍為二:王齕攻皮牢,拔之;司馬梗定太原。韓、趙恐,使蘇代厚幣說秦相應侯…於是應侯言於秦王曰:「秦兵勞,請許韓、趙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聽之,割韓垣雍、趙六城以和。正月,皆罷兵。武安君聞之,由是與應侯有隙。
  2.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秦既解邯鄲圍,而趙王入朝,使趙郝約事於秦,割六縣而媾…虞卿對曰:「今坐而聽秦,秦兵不弊而多得地,是強秦而弱趙也。以益強之秦而割愈弱之趙,其計故不止矣。且王之地有盡而秦之求無已,以有盡之地而給無已之求,其勢必無趙矣…秦索六城於王,而王以六城賂齊。齊,秦之深仇也,得王之六城,並力西擊秦,齊之聽王,不待辭之畢也。則是王失之於齊而取償於秦也。而齊、趙之深仇可以報矣,而示天下有能為也。王以此發聲,兵未窺於境,臣見秦之重賂至趙而反媾於王也。 從秦為媾,韓、魏聞之,必盡重王;重王,必出重寶以先於王。則是王一舉而結三國之親,而與秦易道也。」趙王曰:「善。」
  3. ^ 戰國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繕兵》: 昭王既息民繕兵,復欲伐趙。武安君曰:「不可。」王曰:「前民國虛民飢,君不量百姓之力,求益軍糧以滅趙。今寡人息民以養士,蓄積糧食,三軍之俸有倍於前,而曰『不可』,其說何也?」武安君曰:「長平之事,秦軍大克,趙軍大破;秦人歡喜,趙人畏懼。秦民之死者厚葬,償者厚養,勞者相饗,飲食餔饋,以靡其 財;趙人之死者不得收,傷者不得療,涕泣相哀,戮力同憂,耕田疾作,以生其財。今王發軍,雖倍其前,臣料想趙國守備,亦以十倍矣。趙自長平已來,君臣憂懼,早朝晏退,卑辭重幣,四面出嫁,結秦燕、魏,連好齊、楚,積慮並心,備秦為務。其國內實,其交外成。當今之時,趙未可伐也。」王曰:「寡人既以興師矣。」
  4.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其九月,秦復發兵,使五大夫王陵攻趙邯鄲。是時武安君病,不任行。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鄲,少利,秦益發兵佐陵。陵兵亡五校。
  5.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秦之圍邯鄲,趙使平原君求救,合從於楚,約與食客門下有勇力文武備具者二十人偕。平原君曰:「使文能取勝,則善矣。文不能取勝,則歃血於華屋之下,必得定從而還。士不外索,取於食客門下足矣。」得十九人,餘無可取者,無以滿二十人。門下有毛遂者,前,自贊於平原君曰:「遂聞君將合從於楚,約與食客門下二十人偕,不外索。今少一人,原君即以遂備員而行矣。」平原君曰:「先生處勝之門下幾年於此矣?」毛遂曰:「三年於此矣。」平原君曰:「夫賢士之處世也,譬若錐之處囊中,其末立見。今先生處勝之門下三年於此矣,左右未有所稱誦,勝未有所聞,是先生無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請處囊中耳。 使遂蚤得處囊中,乃穎脫而出,非特其末見而已。」平原君竟與毛遂偕。十九人相與目笑之而未廢也。
  6.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毛遂比至楚,與十九人論議,十九人皆服。平原君與楚合從,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決。十九人謂毛遂曰:「先生上。」毛遂按劍歷階而上,謂平原君曰: 「從之利害,兩言而決耳。今日出而言從,日中不決,何也?」楚王謂平原君曰:「客何為者也?」平原君曰:「是勝之舍人也。」楚王叱曰:「胡不下!吾乃與而君言,汝何為者也!」毛遂按劍而前曰:「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國之眾也。今十步之內,王不得恃楚國之眾也,王之命縣於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聞湯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諸侯,豈其士卒眾多哉,誠能據其勢而奮其威。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萬,此霸王之資也。以楚之彊,天下弗能當。白起,小豎子耳,率數萬之眾,興師以與楚戰,一戰而舉鄢郢,再戰而燒夷陵,三戰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趙之所羞,而王弗知惡焉。合從者為楚,非為趙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誠若先生之言,謹奉社稷而以從。」毛遂曰:「從定乎?」楚王曰:「定矣。」毛遂謂楚王之左右曰:「取雞狗馬之血來。」毛遂奉銅槃而跪進之楚王曰:「王當歃血而定從,次者吾君,次者遂。」遂定從於殿上。毛遂左手持槃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公相與歃此血於堂下。公等錄錄,所謂因人成事者也。」……平原君既返趙,楚使春申君將兵赴救趙,
  7. ^ 史記·卷七十七·魏公子列傳》:公子姊為趙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數遺魏王及公子書,請救於魏。魏王使將軍晉鄙將十萬眾救趙。秦王使使者告魏王曰:「吾攻趙旦暮且下,而諸侯敢救者,已拔 趙,必移兵先擊之。」魏王恐,使人止晉鄙,留軍壁鄴,名為救趙,實持兩端以觀望。平原君使者冠蓋相屬於魏,讓魏公子曰:「勝所以自附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義,為能急人之困。今邯鄲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且公子縱輕勝,棄之降秦,獨不憐公子姊邪?」公子患之,數請魏王,及賓客辯士說王萬端。魏王畏秦,終不聽公子。公子自度終不能得之於王,計不獨生而令趙亡,乃請賓客,約車騎百餘乘,欲以客往赴秦軍,與趙俱死。
  8. ^ 史記·卷七十七·魏公子列傳》:行過夷門,見侯生,具告所以欲死秦軍狀。辭決而行,侯生曰:「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從。」公子行數里,心不快,曰:「吾所以待侯生者備矣,天下莫不聞,今吾且死而侯生曾無一言半辭送我,我豈有所失哉?」復引車還,問侯生。侯生笑曰:「臣固知公子之還也。」曰:「公子喜士,名聞天下。今有難,無他端而欲赴秦軍,譬若以肉投餒虎,何功之有哉?尚安事客?然公子遇臣厚,公子往而臣不送,以是知公子恨之複返也。」公子再拜,因問。侯生乃屏人間語,曰:「嬴聞晉鄙之兵符常在王臥內,而如姬最幸,出入王臥內,力能竊之。嬴聞如姬父為人所殺,如姬資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報其父仇,莫能得。如姬為公子泣,公子使客斬其仇頭,敬進如姬。如姬之欲為公子死,無所辭,顧未有路耳。公子誠一開口請如姬,如姬必許諾,則得虎符奪晉鄙軍,北救趙而西卻秦,此五霸之伐也。」公子從其計,請如姬。如姬果盜晉鄙兵符與公子。公子行,侯生曰:「將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國家。公子即合符,而晉鄙不授公子兵而復請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與俱,此人力士。晉鄙聽,大善;不聽,可使擊之。」於是公子泣。侯生曰:「公子畏死邪?何泣也?」公子曰:「晉鄙嚄唶宿將,往恐不聽,必當殺之,是以泣耳,豈畏死哉?」於是公子請朱亥。朱亥笑曰:「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而公子親數存之,所以不報謝者,以為小禮無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遂與公子俱。公子過謝侯生。侯生曰:「臣宜從,老不能。請數公子行日,以至晉鄙軍之日,北鄉自剄,以送公子。」公子遂行。至鄴,矯魏王令代晉鄙。晉鄙合符,疑之,舉手視公子曰:「今吾擁十萬之眾,屯於境上,國之重任,今單車來代之,何如哉?」欲無聽。朱亥袖四十斤鐵椎,椎殺晉鄙,公子遂將晉鄙軍。
  9. ^ 史記·卷七十七·魏公子列傳》:勒兵下令軍中曰:「父子俱在軍中,父歸;兄弟俱在軍中,兄歸;獨子無兄弟,歸養。」得選兵八萬人,進兵擊秦軍。
  10.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於是平原君從之,得敢死之士三千人。李同遂與三千人赴秦軍,秦軍為之卻三十里。亦會楚、魏救至,秦兵遂罷,邯鄲復存。李同戰死,封其父為李侯。
  11. ^ 資治通鑑·卷五·周紀五》:王齕久圍邯鄲不拔,諸侯來救,戰數不利。……魏公子無忌大破秦師於邯鄲下,王齕解邯鄲圍走。鄭安平為趙所困,將二萬人降趙,應侯由是得罪。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