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娥冤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竇娥冤>


竇娥的父親竇天章,是個窮秀才,借了寡婦蔡婆的高利貸,無法還債,就把竇娥半抵半送給蔡家做童養媳。

竇娥長大後嫁作蔡家媳婦,不到兩年,丈夫就死了。

一日,蔡婆向賽盧醫討債不遂,反而差一點被勒死,恰好被張驢兒父子所救。張氏父子本是無賴,趁機就住進蔡家,並要脅婆媳與他們父子成親,意圖財色雙收,但為竇娥堅拒。

蔡婆病中想吃羊肚湯,張驢兒趁機在湯中下毒意圖脅迫並孤立竇娥,不料被張父誤吃,中毒身死。

張驢兒趁此威逼竇娥就範,改嫁給他。但遭竇娥拒絕。於是張就告到官府,竇娥不忍婆婆也受酷刑,便含冤招認殺人。

臨刑之時,竇娥罰下三大誓願:「一要死時血不沾塵土,盡染於旗鎗上之白布。二要天降大雪,掩蓋屍體,不使暴露。三要楚州大旱三年,祝告天地顯靈,以證明他的冤枉。」結果誓願應驗,尤其行刑時正值酷暑六月,卻天降大雪。竇娥死後,他的父親做了兩淮廉訪使,到楚州巡按,由於竇娥鬼魂的控訴,終於審清此案,將貪官、張驢兒等一一正法。

參考資料http://w3.ocit.edu.tw/ben/contest2000/classic/

劇情[編輯]

本劇共四折一楔子。

楔子[編輯]

女主角竇端雲自小因為父親竇天章無錢還債,被送到蔡家當兒媳婦(即童養媳),改名竇娥。

第一折[編輯]

婚後不到兩年,竇娥丈夫去世;竇娥與蔡婆相依為命。蔡婆向賽盧醫討債,不成功之餘反而更差點被勒死,恰好獲張驢兒兩父子所救。不料張驢兒是個流氓,趁機搬進蔡家後,威迫婆媳與他們父子成親,竇娥嚴辭拒絕。

第二折[編輯]

蔡婆想吃羊肚湯,張驢兒想藉毒死竇娥婆婆而霸佔竇娥(張驢兒以告發企圖勒死蔡婆之事威脅,向賽盧醫討來毒藥),不料反而被父親誤吃、毒死了父親。張驢兒於是誣告竇娥殺人之罪。太守桃杌嚴刑逼供,竇娥不忍心婆婆連同受罪,便含冤招認毒死公公,被判斬刑

第三折[編輯]

竇娥被押赴刑場。臨刑前,竇娥為表明自己冤屈,指天立誓,死後將血濺白練[1]而血不沾地、六月飛霜(降雪)三尺掩其屍、楚州三年,結果全部應驗。

第四折[編輯]

三年後,竇娥的冤魂向已經擔任廉訪使的父親控訴;案情重審,將賽盧醫發配充軍、昏官桃杌革職永不敍用,張驢兒凌遲處死,竇娥冤情得以昭彰。最後竇娥的冤魂希望父親竇天章能夠將親家蔡婆婆接到住所,代替竇娥盡孝道,竇父應允,全劇結束。

經典名句[編輯]

  • 為善的受貧窮更命短,造惡的享富貴又壽延。天地也!做得個怕硬欺軟,卻原來也這般順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為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做天!

主要角色[編輯]

  • 竇娥:正旦
  • 竇天章:沖末
  • 蔡婆:卜兒
  • 張父:孛老
  • 張驢兒:副凈
  • 賽盧醫:凈
  • 太守桃杌:凈

影視[編輯]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白練,白色的綢帶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