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紙房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紙房子
La casa de papel
Casadepapelwordmark.svg
類型犯罪[1]
搶劫英語Heist film[2]
驚悚[3]
懸疑
推理
開創艾力克斯·平納英語Álex Pina
主演烏蘇拉·可貝蘿
艾瓦羅·莫特英語Álvaro Morte
伊特斯爾·伊圖諾英語Itziar Ituño
佩德羅·阿隆索英語Pedro Alonso
艾芭·弗洛雷斯
米蓋爾·赫爾南英語Miguel Herrán
傑米·洛倫特英語Jaime Lorente
艾絲特·艾科坎英語Esther Acebo
恩里克·阿爾塞英語Enrique Arce
達科·皮爾斯英語Darko Peric
霍威克·庫奇科萊恩英語Hovik Keuchkerian
盧卡·佩洛斯英語Luka Peroš
貝蓮·奎斯塔英語Belén Cuesta
費南多·卡約英語Fernando Cayo
羅德里戈·戴拉塞納英語Rodrigo de la Serna
納瓦·尼姆利英語Najwa Nimri
帕可·圖斯英語Paco Tous
瑪麗亞·佩卓薩英語María Pedraza
琪蒂·曼維爾英語Kiti Mánver
旁白烏蘇拉·可貝蘿
國家/地區 西班牙
語言西班牙語
季數2(5部)[a]
集數41(每集列表
配樂多位(配樂列表英語Money Heist (soundtrack)
片頭曲我的生活在繼續英語My Life Is Going On
作曲曼內爾·桑提斯特班(Manel Santisteban)
作詞塞西莉亞·克魯爾英語Cecilia Krull
主唱塞西莉亞·克魯爾
片尾曲Asalto al camion
作曲伊萬·拉卡馬拉(Ivan M.Lacamara)
曼內爾·桑提斯特班(Manel Santisteban)
製作
拍攝/製作年份2017年1月-8月(第1季)
2018年10月25日-2019年8月(第2季)
執行製作艾力克斯·平納英語Álex Pina
桑妮雅·馬丁尼茲(Sonia Martínez)
耶穌·科爾梅納爾(Jesús Colmenar)
以斯帖·馬丁內斯·洛巴托西班牙語Esther Martínez Lobato
納喬·馬努本斯(Nacho Manubens)
剪輯大衛·佩萊格林(David Pelegrín)
路易斯·米格爾·岡薩雷斯·貝德瑪(Luis Miguel González Bedmar)
維羅妮卡·卡隆(Verónica Callón)
勞爾·莫拉西班牙語Raúl Mora
雷吉諾·埃爾南德斯(Regino Hernández)
拉奎爾·馬拉科(Raquel Marraco)
帕特里夏·盧比奧(Patricia Rubio)
拍攝地點 西班牙
 義大利
 泰國
 巴拿馬
攝影米格·阿莫多西班牙語Migue Amoedo
機位單鏡頭
製作公司溫哥華媒體英語Vancouver Media
Atresmedia英語Atresmedia
發行公司Netflix
Antena 3英語Antena 3 (Spanish TV channel)首播
圖像制式1080p(16:9 HDTV
聲音制式5.1環繞聲
播出國家/地區 西班牙
集數15(第1季)
每集長度67-77分鐘
播出日期2017年5月2日 (2017-05-02)-2017年11月23日 (2017-11-23)
Netflix首播
圖像制式4K(16:9 UHDTV
聲音制式5.1環繞聲
播出國家/地區世界 Netflix服務地區
集數22(第1季)
16(第2季)
每集長度41-59分鐘
播出日期2017年12月20日 (2017-12-20)-2021年12月3日 (2021-12-03)
相關節目
相關節目紙房子現象
紙房子:兩韓統一篇
各地節目名稱
中國大陸紙鈔屋
台灣紙房子
港澳紙房子
外部連結
官方網站
IMDb 介紹

紙房子》(西班牙語:La casa de papel,英語:Money Heist)是一部西班牙搶劫犯罪影集。影集由艾力克斯·平納英語Álex Pina開創,影集最初打算分為兩部作為迷你影集,在西班牙電視台Antena 3英語Antena 3 (Spanish TV channel)於2017年5月2日至11月23日播出。同年底,Netflix取得了全球播映版權,並重新剪輯為較短的22集在全球上線,於2017年12月20日發佈第1部,並於2018年4月6日接著發佈第2部。2018年4月,Netflix續訂了16集,並大幅增加預算。2019年7月19日發佈第3部,共8集。2020年4月3日發佈第4部,共8集,關於製片人和演員的紀錄片《紙房子現象》也在同一天發佈。最終的第5部分成兩部分,於2021年9月3日和12月3日發布。

第1季(第1-2部)講述在馬德里西班牙皇家造幣廠英語Royal Mint of Spain一場準備充分、歷時數天的搶案。搶匪打算劫持人質,印刷24億歐元後攜款潛逃。搶案有8名搶匪,代號以城市命名,並由賽吉歐·馬奇納英語Professor (Money Heist)「教授」(艾瓦羅·莫特英語Álvaro Morte飾)在場外指揮行動。故事主要集中在搶匪塞蓮娜·奧莉維拉「東京」(烏蘇拉·可貝蘿飾)身上,而他們要與銀行內的人質與外面的警方交戰。在第2季(第3-5部),存活的搶匪被迫離開藏身處,並在新成員的幫助之下策劃搶劫西班牙銀行

影集在西班牙馬德里拍攝。第3部也有些特殊部分在巴拿馬泰國義大利佛羅倫斯拍攝。影集以實時的方式敘述,並依靠倒敘、跳時、隱藏角色動機和不可靠的敘事者來增加複雜性。影集從女性(東京)的角度敘述和她擁有強烈的西班牙人個性,當中她的情緒波動破壞了原本完美的做案計畫,顛覆了以往的搶劫劇類型。

本劇獲得廣泛好評,讚揚其劇情不落俗套、戲劇演出有人情味、執導方式和嘗試改革西班牙電視圈。義大利反法西斯歌曲《啊朋友再見》因為在本劇反覆出現而於2018年在歐洲成為熱門夏日歌曲。到2018年,本劇已成為Netflix上最多人觀看的非英語影集和有史以來最多人觀看的影集之一[6],並在南歐地區和拉丁世界產生巨大迴響。

故事大綱[編輯]

《紙房子》的劇情梗概是一名身分成謎的「教授」招集了8名不同背景的罪犯,計畫打劫馬德里鑄幣廠。但他們的目標不在於廠內已印好的紙鈔,而是在預計11天的占領過程中,印製全新無法追蹤的24億歐元。8名實行者均以城市為代號名,彼此間不問過去,不問未來。但在長達五個月的受訓過程及佔領鑄幣廠的期間,這群烏合之眾逐漸產生感情上的化學變化。而耗費十數年編織了細密計畫的教授,卻忽略了感情這個最大的變因。罪犯、人質與警方,多方失控的狀況下,讓原本應該是不見血的理想犯罪成了充滿血腥的狂亂事件。[7]

演員和角色[編輯]

主要角色[編輯]

演員 角色 代號 描述 登場部數
1 2 3 4 5
烏蘇拉·可貝蘿 塞蓮娜·奧莉維拉 東京 旁白敘述者;極具個性、直來直往,膽大心細,喜歡喧鬧的職業搶匪,因作案同夥男友被射殺時憤而殺警被通緝、躲逃,直到被教授拉攏加入了他的計畫。第一季時因企圖殺死柏林而被柏林丟給鑄造廠外的警方,後被教授救出再返回廠內。第3部因自己私慾造成里約被捕,促使出教授拿出西班牙銀行搶案這不安定計畫救人。於第5部中在食物儲藏室被身處銀行對面的遊擊隊狙擊而身中多槍,最後在廚房引爆身上多枚手榴彈而與軍隊和甘迪亞同歸與盡。 主演
艾瓦羅·莫特英語Álvaro Morte 賽吉歐·馬奇納英語Professor (Money Heist) 教授 團夥的組織者和鑄幣廠搶劫的策劃者,柏林的弟弟。在第1季接近蕾凱兒時曾化名薩爾瓦多·「薩爾瓦」·馬丁。計畫派、個性乖僻、沉穩偏執、沒有戀愛經驗但擅於觀察制定對策,不喜歡風險,有不穩定要素就會悲觀,具有一定身手。 主演
伊特斯爾·伊圖諾英語Itziar Ituño 蕾凱兒·莫里歐 里斯本 負責案件的西班牙國家警察英語National Police Corps督察,負責西班牙皇家造幣廠英語Royal Mint (Spain)搶案的談判,離婚且育有一女並跟母親住在一起。因與教授的私人關係被警方懷疑為共犯並脅迫利用,於是在第3部離職加入搶劫團夥,後遭到警方拘捕逼供,在第4部中被教授的「巴黎計畫」救出。 主演
佩德羅·阿隆索英語Pedro Alonso 安卓·佛諾由沙英語Berlin (Money Heist) 柏林 一個罹患絕症末期的職業珠寶盜賊,教授的哥哥兼副手,性格乖戾自負果決並善於人際關係,曾有過6段婚姻,已知擁有一名名叫拉斐爾的電工高材生兒子。認為凡事有風險,鑄幣廠搶案指揮官,為了斷後而犧牲。自第3部起,以回憶形式登場,跟巴勒摩一起計劃了西班牙銀行的搶劫。 主演
艾芭·弗洛雷斯 艾嘉塔·希梅尼茲英語Nairobi (Money Heist) 奈洛比 一名偽造貨幣的專家,曾育有一子,因販毒入獄而孩子被送養,在團夥中負責印製錢幣。雖為樂天派但非常以大局為重安撫或管理團隊,在第4部中彈身亡。第五部中以回憶形式登場。 主演 客串
米蓋爾·赫爾南英語Miguel Herrán 阿尼巴爾·科特茲亞美尼亞語Ռիո (Թղթե տունը) 里約 一名初出社會的年輕的駭客,團夥中最年輕的成員,因故有了案底而被拉入團夥並成為東京的男友。第3部時被警方逮捕施以酷刑,後以交換人質方式救回。 主演
傑米·洛倫特英語Jaime Lorente 里卡多/丹尼爾·拉莫馬來語Denver (Money Heist)[b] 丹佛 莫斯科的兒子,常鬧事入獄的街頭份子,跟隨他父親一起加入搶劫。第一季結束後與莫妮卡共組家庭,並不希望她參與西班牙銀行搶案。 主演
艾絲特·阿賽沃英語Esther Acebo 莫妮卡·格茲塔比德 斯德哥爾摩 人質中的一員,阿杜洛·羅曼的秘書和情婦,並懷了他的孩子;在搶劫期間對阿杜洛失望並轉愛上了照顧她的丹佛成為了團夥的成員。雖無指明,但他應該是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名字也是根據該病而產生。第五部中因為槍殺阿杜洛而產生幻覺。 主演
恩里克·阿爾塞英語Enrique Arce 阿杜洛·羅曼英語Arturo Román 不適用 一名人質,西班牙皇家造幣廠英語Royal Mint (Spain)的廠長。不斷策畫逃脫計畫與搞事。造幣廠搶案事後被捧為國民英雄,但也因外遇曝光造成妻離子散,於是西班牙銀行搶案時趁交換人質時衝入內當人質企圖報復丹佛。第五部中趁亂帶領人質持械反抗團夥,被莫妮卡槍殺命在旦夕,最後被送出銀行送往醫院。 主演
達科·皮爾斯英語Darko Peric 米科·德拉吉[c] 赫爾辛基 一名退役塞爾維亞軍醫,奧斯陸的表弟,是同性戀。第五部中因軍隊的突擊而被巨柱壓至重傷。 主演
霍威克·庫奇科萊恩英語Hovik Keuchkerian 聖地牙哥·洛佩茲 波哥大 一名冶金專家,加入了西班牙銀行的搶劫計畫,柏林的老夥伴之一。有多段婚姻與大量子女。 Does not appear 主演
盧卡·佩洛斯英語Luka Peroš 雅各維 馬賽 團夥的一員,加入了西班牙銀行的搶劫計畫,負責外援,柏林的老夥伴之一。服役時經歷太多生死,退役後改素食並堅持不對動物出手。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主演
貝蓮·奎斯塔英語Belén Cuesta 胡麗雅

(變性前名為璜尼托)

馬尼拉 莫斯科的乾女兒,丹佛的作案夥伴,也多次入獄。她是一名跨性別女性,加入了團夥,任務是在西班牙銀行搶劫期間冒充並監視人質。第五部中承認自己一直愛著丹佛。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主演
費南多·卡約英語Fernando Cayo 路易斯·塔馬尤上校 不適用 西班牙國家情報中心的官員,西班牙銀行搶案總負責人,負責監督艾莉西亞的談判工作。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主演
羅德里戈·戴拉塞納英語Rodrigo de la Serna 馬丁·伯洛德 巴勒摩 柏林的老朋友,跟他一起計劃了西班牙銀行的搶劫,長年愛慕著柏林的同性戀,極度自負,不惜鬧事翻臉也只接受自己是指揮官。 Does not appear 主演
納瓦·尼姆利英語Najwa Nimri 艾莉西亞·席耶拉 不適用 一名懷孕的西班牙國家警察英語National Police Corps督察,蕾凱兒的警校同學。艾莉西亞從警察部門離職後負責對里約逼供。行事果決狠辣,深黯城府。嗜糖來紓壓。在第五部中誕下女兒維多利亞,並因為之前塔馬尤上校之前出賣她而轉往教授陣營。 Does not appear 主演
帕可·圖斯英語Paco Tous 奧古斯汀·拉莫 莫斯科 一名成為罪犯的礦工,丹佛的父親,多段監獄人生讓他看透許多事並不想丹佛步入後塵才帶他幹這最後一票,在第二部中槍死亡。 主演 客串
瑪麗亞·佩德拉薩英語María Pedraza 艾莉森·帕克 不適用 一名人質,英國駐西班牙大使的女兒,但師生間並沒有人知道她的身分。 主演 Does not appear
琪蒂·曼維爾英語Kiti Mánver 瑪瑞比·富恩特斯 不適用 蕾凱兒的母親。有點失智。 主演 客串 Does not appear

常設角色[編輯]

演員 角色 描述 登場部數
1 2 3 4 5
羅伯托·加西亞·魯伊斯英語Roberto García Ruiz 拉可·德拉吉[d]

(代號「奧斯陸」)

一名退役塞爾維亞軍人,赫爾辛基的表哥,在人質逃脫時重傷,於第二部死亡。 常設 客串 Does not appear
費爾南多·索托英語Fernando Soto (Spanish actor) 安吉爾·盧比奧 一名副督察,蕾凱兒的搭檔副手,儘管已婚,卻長期愛慕著蕾凱兒。視教授為敵,獨自追查出教授當時的化名身分與位置。在第5季中接替了艾莉西亞的談判工作,但實際上卻沒有與團夥談判的機會。 常設 客串
胡安·費南德茲英語Juan Fernández Mejías 路易斯·普拉托上校 國家情報中心的官員,負責監督蕾凱兒的工作,後接手負責鑄造廠搶案。為了自保甚至捏造證據,希望把所有事情都推往艾莉西亞的身上 常設 客串
安娜·格拉斯西班牙語Anna Gras 梅賽德斯·科美納 一名人質,艾莉森的老師。為了保護學生而反抗到最後。 常設 Does not appear
弗蘭·莫西洛

(Fran Morcillo)

巴布羅·魯伊斯 一名人質,艾莉森的的同學。想藉跟艾莉絲性愛偷拍裸照發布。之後跟隨人質逃脫。 常設 Does not appear
克拉拉·阿爾瓦拉多西班牙語Clara Alvarado 阿里亞德娜·卡斯加利斯 一名人質,造幣廠的員工。被柏林選為情人並拉著一起斷後。 常設 Does not appear
馬里奧·德拉羅薩

(Mario de la Rosa)

蘇亞雷斯 西班牙反恐特別行動小組的領袖。多次攻堅行動都未果。 常設
米克·加西亞·波達義大利語Miquel García Bordá 阿爾貝托·維庫安 蕾凱兒的前夫,因家暴與不斷偷情而被申請離婚並被限制令禁止接觸她。一名鑑識官。 常設 Does not appear 客串 Does not appear
娜·古茲

(Naia Guz)

寶拉·維庫安·莫里歐 阿爾貝托和蕾凱兒的女兒。 常設 Does not appear
何塞·曼努埃爾·波加西班牙語José Manuel Poga 西薩·甘迪亞 西班牙銀行的保全組長,唯一被柏林列為死亡名單的人;具有長期服役並執行多段國家機密行動經驗的軍事專家,因巴勒摩教唆從人質中逃跑並給團夥帶來了巨大危機。第5部中被送離銀行後自願跟隨軍隊再次進入銀行,最終被東京以手榴彈同歸於盡。 Does not appear 客串 常設
安東尼奧·羅米洛

(Antonio Romero)

班尼多‧安東尼安薩斯 路易斯·塔馬尤上校的助手,被教授說服為他進行任務。 Does not appear 常設
黛安娜·戈麥斯英語Diana Gómez 塔蒂亞娜

(Tatiana)

柏林的第6任妻子,一名鋼琴家,實為搶匪。 Does not appear 常設
佩普·蒙內西班牙語Pep Munné 馬里歐·伍巴尼赫 西班牙銀行的總裁。 Does not appear 客串
奧拉拉·埃爾南德斯西班牙語Olalla Hernández 阿曼達 總裁祕書,被阿杜洛強暴的一名人質 Does not appear 客串
瑪麗·卡門·桑切斯西班牙語Mari Carmen Sánchez 帕姬塔 一名人質,曾任護士,在奈洛比中槍時照顧她。 Does not appear 客串 Does not appear
卡洛斯·蘇亞雷斯

(Carlos Suárez)

米格·費南德茲·塔拉尼拉 一名緊張的人質,銀行的資安實習生。對阿曼達有好感。 Does not appear 客串
阿希卡·阿茲科納德語Ahikar Azcona 馬提亞斯‧卡諾(代號「潘普洛納」) 一名假裝是人質的治金工人,主要負責看守人質的團夥成員。 Does not appear 客串
拉蒙·阿吉雷西班牙語Ramón Agirre Lasarte 班赫明 馬尼拉的父親,援助教授的計畫。 Does not appear 客串
安東尼奧·加西亞·費雷拉斯西班牙語Antonio García Ferreras 一名記者。 Does not appear 客串
José Manuel Seda西班牙語José Manuel Seda Sagasta 西班牙陸軍特種部隊英語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Spain)司令 Does not appear 常設
Patrick Criado英語Patrick Criado 拉斐爾 柏林的兒子,高材生,為一名電工工程師,加入了西班牙銀行的搶劫計畫。 Does not appear 常設
Miguel Ángel Silvestre英語Miguel Ángel Silvestre 雷內 東京的前男友,在搶劫時被警衛射殺。 Does not appear 客串

籌拍[編輯]

概念與創作[編輯]

「我們想要以簡單的方式來製作一部非常小的作品。我們想要以敘述和沒有任何中間人的結構來跨過之前我們無法在之前作品所跨過的界線。」
-編劇以斯帖·馬丁內斯·洛巴托, 2018年10月[15]

影集是編劇艾力克斯·平納英語Álex Pina和導演耶穌·科爾梅納爾從2008年合作多年期間所構思的[16]。在完成西班牙監獄劇《Locked Up (TV series)英語面对面》後,他們離開Globomedia,並於2016年建立自己的公司溫哥華媒體[16][17]。在他們第一部作品時有考慮拍攝一部喜劇或者為電視製作一齣搶劫故事[16],而後者從來沒有在西班牙電視圈上嘗試過[18]。與前部《面對面》的同僚一起[e],他們以熱情計劃來開發《紙房子》,去嘗試不受外界干擾的新事物[15]。畢納因覺得他過去作品中的注水已成為問題,所以堅持以迷你影集來製作[19]

在概念階段時最初名為《驅逐》(Los Desahuciados[19],影集旨在顛覆搶劫的慣例和將動作類型驚悚超現實主義的元素合在一起,同時依然保持可信度[16]。畢納從典型的搶劫片看出角色塑造可以跨越相對更長敘事弧線的優勢[20]。從多方面展示角色來打破觀眾對反派的偏見,並在看完整部劇後也能保持他們的興趣[20]。計劃好的故事情節中重要方面在開始時就創作好了[21],而更好的故事節奏是逐步發展的,不會使作家難以承受[22]。編劇哈維爾·戈麥斯·桑坦德(Javier Gómez Santander)將創作過程與教授的思想方式作比較:「四處走動,寫下選項,諮詢工程師,而你無法得知為何你會問他們」,但留意到虛構劇會使警察在必要時被寫得比較蠢[22]

拍攝被設置於2017年1月開始[18],這能讓後期製作有5個月[5]。出於財政考慮,故事被分成兩部分[5]。搶匪以城市命名作代號,而西班牙報紙《阿貝賽報》將其與昆汀·塔倫提諾1992年搶劫片《霸道橫行》中以顏色為代號作比較[23]。代號在第1部隨機選擇[24],儘管在第3部中新綁匪的代號是考慮到有高收視率反響的地方[25]。試播集劇本的前5句台詞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來創作[5],因為編劇無法讓教授和莫斯科作為旁白[19]。東京那不可靠的敘事者、倒敘和跳時來增加故事的複雜性[20],但也會讓它對觀眾來說更加順暢[5]。試播集修改了50個版本,直到製片人感到滿意[26][27]。以後的每集劇本將會每週完成來跟上拍攝進度[5]

選角[編輯]

選角於2016年底開始,並持續了超過兩個月[28]。在這個過程開始時,角色還沒完全賦予血肉,而主要根據演員的演出而成形[29]。選角導演伊娃·萊拉(Eva Leira)和尤蘭達·塞拉諾(Yolanda Serrano)一直在尋找能夠以令人信服的愛情和家庭關係來扮演善解人意的搶匪[30]。Antena 3於2017年3月宣佈群戲演員[3],並在余演節目《三年級》(Tercer Grado)和他們網站發佈了大部分出演演員的試鏡片段[29]

教授被設計為充滿個人魅力而又害羞的反派,他可以說服搶匪追隨他,並讓觀眾對搶匪對抗有權勢的銀行感到同情[31]。然而,事實證明教授的塑造非常困難,因為該角色沒有遵循原型的慣例[28]以及製片人不確定他才華的程度[19]。雖然製片人在很早就發現他身上明智的個性[19],但他們原來是想尋找像西班牙演員喬伊·科羅納多英語José Coronado那樣50歲哈佛教授的類型[32][19]。角色原定賈維爾·古迪利斯·阿爾瓦雷斯英語Javier Gutiérrez Álvarez,但他已經答應主演電影《籃球冠軍英語Champions (2018 film)[33]。同時,選角導演擁護艾瓦羅·莫特英語Álvaro Morte來飾演。他們在長期上演的西班牙肥皂劇《老橋的秘密英語El secreto de Puente Viejo》的合作上認識,儘管當時他黃金時段電視劇的經驗非常有限[32]。透過完整的選角過程和透過外部分析而不是個人經驗來研究角色,莫特稱教授是「一大盒驚喜」,「因為他從不停止產生不確定性而最終塑造出了這個角色」,這使觀眾不清楚角色的好壞[28]。製片人還發現他擔任小學老師會讓角色更為可靠[19]

佩德羅·阿隆索英語Pedro Alonso出演柏林。《加利西亞之聲》將其歸納為「冷酷無情、有催眠能力、有品味和令人不適的角色,有嚴重移情問題的根深蒂固大男子主義,鄙視他的同僚不如他的白領階級小偷」[34]。演員對角色的詮釋是啟發自阿隆索在收到試鏡劇本前一天的巧遇,「一個聰明人」對他「挑釁甚至是操縱」[35]。阿隆索看到柏林有很高的觀察能力,而且對他的周圍環境有不同尋常的理解,從而導致不同尋常和無法預計的性格舉止[34]。柏林和平納電視劇《Locked Up (TV series)英語面对面》中納瓦·尼姆利英語Najwa Nimri所飾角色祖萊瑪(Zulema)的相似之處並非故意[36]。教授和柏林之間的家人關係並不在原始劇本中,但在莫特和阿隆索重複提議這樣做後就在第1部結尾加入到角色的背景故事中[37]

製片人認為主角和旁白東京是最難塑造的角色[5],因為他們原本是找一位年長的女演員來扮演這位在見到教授之前沒有任何可失去的角色[29]烏蘇拉·可貝蘿最終將玩味的能量帶到台面而贏得角色,而因為影集中觀眾聽到的第一把聲音就是她的,所以她的聲音在選角中佔了很大影響[29]傑米·洛倫特英語Jaime Lorente在選角過程中塑造了丹佛具有標誌性的笑聲[29]。兩位擔任角色的演員曾在艾力克斯·畢納過去的電視劇出演:帕可·托斯英語Paco Tous(莫斯科)曾主演2005年電視劇《巴克的朋友們英語Los hombres de Paco》,而艾芭·弗洛雷斯(奈洛比)曾主演《面對面》。弗洛雷斯在沒有試鏡下出演奈洛比,因為平納在構思階段後期意識到影集需要另一位女團夥成員[19]。在搶匪的對立面角色,伊特斯爾·伊圖諾英語Itziar ItuñoItziar Ituño)出演督察蕾凱兒·莫里歐,而伊圖諾稱其為「在男人世界中強而有力的女人,但還是對私生活感到敏感」[38]。她取材自《沉默的羔羊》的角色克麗絲·史達琳, 是一位因混亂家庭生活而對罪犯表示同情的聯邦調查局學生[39]

在製片人聯繫演員回歸前,他們了解到影集是由Netflix續訂[40]。2018年10月,Netflix宣佈第3部的角色,回歸的主角包括佩德羅·阿隆索引起了他在第3部中角色作用的猜測[41]。新出演的演員中有阿根廷演員羅德里戈·戴拉塞納英語Rodrigo de la Serna,他認為他的角色名字與阿根廷足球傳奇馬丁·巴勒莫可能之間有聯繫[42],以及《面對面》明星納瓦·尼姆利。巴西足球明星和影集粉絲內馬爾在第3部客串出演一名僧侶,但是直到2019年8月底對他的司法指控遭撤銷前在沒有影響敘事的情況下從串流中被刪除[43][22]。西班牙女演員貝蓮·奎斯塔英語Belén Cuesta在第3部中的兩集露面,而粉絲和媒體猜測她角色在第4部的作用[44]

設計[編輯]

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畫家薩爾瓦多·達利被選為搶匪的面具設計。

影集的外觀和氛圍由開創人艾力克斯·畢納、導演耶穌·科爾梅納爾和攝影指導米格·阿莫多建設,《先鋒報》稱他們為「近年來最多產的電視三人組」[45]。阿卜頓·阿爾卡尼茲(Abdón Alcañiz)擔任藝術指導[46]。他們合作的作品通常用一個主要的顏色做基底[46],《紙房子》有「系列中明顯特點之一」的紅色[47],並主宰著灰色背景[48]。藍、綠和黃在美術執導中是被禁止的顏色[48]。為了達到「絕對的電影水準」,紅色調以不同類型的衣料、質感和燈光來試驗[49]。搶匪象徵性的紅色連衫褲與《面對面》中黃色的監獄統一服裝很相似[47]。義大利零售服裝公司迪賽為第3部修改了紅色連身褲使其更合身,並以影集為靈感推出了一個服裝系列[48]薩爾瓦多·達利被選為搶匪的面具設計,因為達利具有識別性的臉龐是西班牙的標誌性文化參照,而唐吉訶德作為替代的面具設計則不被採納[50]。這個選擇引起卡拉-達利基金會英語Gala-Salvador Dalí Foundation指責它沒有申請必須的許可[30]

為了讓劇情更為逼真,製片人請求並獲得國家警察和西班牙內務部的建議[51][52]。搶匪印刷出的紙幣經過西班牙銀行的准許以及為了防偽措施而增加尺寸[51]。Netflix為第3部投入更大資金支持,因此可以在全球5個基本拍攝場地建立超過50處佈景[53]。在巴拿馬準備一座偏僻又荒無人煙的島嶼來呈現搶匪的藏身之處是困難的,因為它需要清潔、鞏固和建地基,以及需要花數小時來進行材料運輸[49]。真實的西班牙銀行因為安保問題所以不可參觀和拍攝,所以製片人透過想像來重構兩層高的銀行,並從弗朗西斯科·佛朗哥時期的西班牙建築中取材[49]。銀行的主大廳佈景是用公開可用的資訊來使真實地點相似。其他的內部設計的靈感來自不同時期和人工時效來強調建築的歷史[53]。內部中青銅花崗岩鑄的雕像和圖案是從烈士谷重建所得[49],以及銀行中有超過50幅畫作來仿效馬德里文化中心英語Ateneo de Madrid[53]

拍攝[編輯]

西班牙高等科學研究理事會總部是第1部和第2部的主要取景地
新部會大廈英語Nuevos Ministerios是第3部的主要取景地

第1部和第2部於2017年1月到8月在大馬德里地區取景[28][54][26]。試播集拍攝了26天[51],其他集數則約14天[20]。為了縮減時間,製作分成兩場,一場是拍攝教授和警察,另一場則拍攝劫匪[5]。主要劇情線設在西班牙皇家造幣廠英語Royal Mint (Spain),然而外景是在外觀跟造幣廠相似的西班牙高等科學研究理事會總部[51]馬德里理工大學航空工程師高級技術學院(Higher Technical School of Aeronautical Engineers)樓頂拍攝[54]。劫匪們商議策略的狩獵莊園於托雷洛多內斯的加斯科農場(Finca El Gasco)拍攝[54],內景在《面對面》之前在舊科美納曾用過的布景[17]。西班牙國家日報《阿貝賽報》的印刷機一幕則拍攝於托雷洪-德阿爾多斯[26]。由於節目設定為迷你影集集,第2部的製作完成後,所有布景都被拆卸[5]

第3部和第4部同樣接連著一起拍攝,每集拍攝時長21到23天[20]。Netflix於2018年10月25日宣布開拍,第4部的於2019年8月殺青[55]。2018年,Netflix在馬德里附近的特雷斯坎托斯為目前及全新的作品開設了他們在歐洲的首個節目製作中心[56],而主要的戲份轉移到比第一部和第二部大三倍的片場拍攝[57]。劇情主線設置在馬德里西班牙銀行,然而外景在新部會大廈英語Nuevos Ministerios發展綜合部取景[57]。鈔票從而天而降的場景在卡亞俄廣場拍攝。劫匪們謀劃搶劫方案的義大利修道院取景於卡拉斯卡爾德爾里奧聖弗魯托斯冬宮英語Ermita de San Frutos (Carrascal del Río)[48]。教授和里斯本的房車場景取景於阿爾梅里亞荒蕪人煙的拉斯薩利納斯(Las Salinas)海灘,而為觀眾營造出角色們可以安全逃避警察的感覺,儘管他們的確切位置在最初沒有公開[58]。金庫水下場景在英國松木製片廠英語Pinewood Studios取景[59][25]。第3部開頭也在泰國巴拿馬庫納雅拉島和義大利佛羅倫斯取景[49],這有助於抵消前兩部分當中的幽閉恐懼感[20],也是對故事全球性影響的一種表達[60]

音樂[編輯]

主題曲《我的生活在繼續》(My Life Is Going On)是由《面對面》作曲家曼內爾·桑提斯特班(Manel Santisteban)創作。桑提斯特班聯絡了西班牙歌手塞西莉亞·克魯(Cecilia Krull)來負責填詞和演唱歌曲,歌詞是關於一個人對自己的能力和未來充滿信心[61]。主題曲伴隨著標題畫面播放,標題畫面包含影集中主要場景的紙模型[61]。克魯的主要靈感來源是來自該劇第一集的角色東京,當時教授為絕望中的她提供了擺脫困境的出路[62]。為了在作詞時感覺自然,克魯用英文來創作歌詞[62]

義大利反法西斯主義名曲《啊朋友再見》(Bella ciao)在劇中多次出現,並伴隨著兩個標誌性的關鍵場景:一個是第1部結尾教授和柏林在準備盜竊時演唱,為對抗政府的自己打氣[63],另一個是第2部搶匪逃出造幣廠的時候,象徵著自由[64]。對於這首歌的使用,東京在旁白時敘述:「教授的生活只圍繞著一個核心理念:抵抗。他的祖父是曾經抵抗義大利法西斯份子英語Italian resistance movement,並教他唱這首歌,然後他教我們[64]」。這首歌是由編劇哈維爾·戈麥斯·桑坦德帶到劇中的。桑坦德在家中正為找不到適合第1部中段的歌曲而一籌莫展時以這首歌來鼓勵自己[22]。他意識到這首歌的涵義和歷史,認為它圍繞著正面的價值觀[22]。歌曲成了2018年歐洲夏季熱門歌曲,大部分是因為電視劇的成功,而不是這首歌的嚴肅主題[63]

集數[編輯]

部數季數[a]集數上線日期
首映季終電視網
1192017年5月2日 (2017-05-02)2017年6月27日 (2017-06-27)Antena 3英語Antena 3 (Spain)
262017年10月16日 (2017-10-16)2017年11月23日 (2017-11-23)
3282019年7月19日 (2019-07-19)Netflix
482020年4月3日 (2020-04-03)
51052021年9月3日 (2021-09-03)
52021年12月3日 (2021-12-03)[65]

第一季:第一部、第二部(2017年)[編輯]

第1部一開場是一名叫「東京」的女性搶劫銀行失敗的後果:一名被稱為「教授」的男子使她免於被警察抓獲,並提議她參與一場很嚴重的搶劫。在簡要概述了計劃中的搶劫案後,故事跳到開始對馬德里西班牙皇家造幣廠英語Royal Mint of Spain一場持續多日的襲擊。8個搶匪都以城市作為代號:東京、莫斯科、柏林、奈洛比、里約、丹佛、赫爾辛基和奧斯陸。搶匪身穿紅色連身褲,戴著西班牙畫家薩爾瓦多·達利的面具,綁架了67名人質,作為他們列印24億歐元並通過自建逃生隧道攜款逃逸計劃的一部分。教授從外部帶領搶劫。整部影集的閃回講述了在托雷多郊外的荒廢狩獵莊園中長達5個月的準備過程。搶匪不能共享個人信息,也不得建立個人關係,而襲擊不應發生流血事件。

在整個第1部和第2部,造幣廠裏的搶匪很難遵守預先設定的規則,並且面對不合作的人質、暴力事件、孤立和叛變。東京通過畫外音來評論事件。當丹佛與人質莫妮卡·格茲塔比德產生戀愛關係時,西班牙國家警察英語National Police Corps督察蕾凱兒·莫里歐在外面與教授談判,並開始與他分身「薩爾瓦」談戀愛。教授的身分屢次將近被揭露,直到蕾凱兒發現到他的真實身分,但在感情上卻無法將其移交給警察。在第2部結尾,劫匪經過128小時後帶著印製好的9億8400萬歐元成功從造幣廠逃脫,但代價是奧斯陸、莫斯科和柏林的生命。搶劫發生一年後,蕾凱兒解碼了教授留下的菲律賓巴拉望明信片,希望她能與他在那裏重聚。

第二季:第三部、第四部、第五部(2019-2021年)[編輯]

第3部開始已是搶劫西班牙皇家造幣廠兩三年後,搶匪成對在不同的地方享受生活。然而,當歐洲刑警組織用接獲的電話來捕捉到里約時,教授採納了柏林過去突襲西班牙銀行的計劃,來強迫歐洲刑警組織移交里約而防止他遭受酷刑。他和蕾凱兒(代號為「里斯本」)讓包括莫妮卡(代號為「斯德哥爾摩」)的團伙重新回到一起,並招募三位新成員:波哥大、巴勒摩和馬賽,而由巴勒摩負責此次活動。倒敘講述了教授和柏林新搶劫案計劃的輪廓,以及他們對愛情的不同態度。搶匪偽裝潛入戒備森嚴的銀行,劫持人質並最終獲得黃金和國家機密。同一時候,教授和里斯本與搶匪和警察溝通時開著露營車,接著是救護車。銀行中的違法行為受到阻撓,迫使路易斯·塔馬尤上校和懷孕督察艾莉西亞·席耶拉帶領警察將里約釋放。

第4部開始,搶匪們為拯救奈洛比的性命四處奔走。東京策劃了一場政變,從巴勒摩手中奪走指揮權的同時,教授和馬賽推斷里斯本一定還活著,正在銀行外邊的帳篷接受塞拉的審訊。兩人去找玉代的助手安托尼亞薩斯幫忙,同時教授與警方同意休戰48小時。就在一行人設法拯救奈洛比時,巴勒摩與西班牙銀行保安組長甘迪亞的勾結,重新建立他的指揮。甘迪亞後來逃跑,在銀行內的安全室與警方通信,與搶匪們展開一場暴力的貓捉老鼠遊戲。巴勒摩獲得信任,重新加入搶匪團伙。甘迪亞一槍爆了奈洛比的頭,當場打死了她,後來再次被搶匪抓住。就在警方準備再度對銀行發起攻堅時,教授公開了里約遭嚴刑拷打、里斯本被非法拘禁的畫面。醜聞公開後,遭解僱的塞拉開始獨自追捕教授。教授尋求外部幫助,準備帶走被轉送到最高法院的里斯本。結尾處,里斯本在銀行內與同夥們會合,同時塞拉找到了教授的藏身之處,用槍指著他。

第5部上半部開始,艾莉西亞在找到教授後將其擊倒。隨著里斯本進入銀行後他們提取黃金,他們的優先事項發生了變化,該團伙準備迎接塔馬約派來的軍隊的進攻。里斯本得知教授被抓後,告訴幫派他們不會放棄。班傑明是教授的老朋友之一,幫助他在里斯本銀行找到了銀行,然後馬賽找到了教授,艾莉西亞也將他們擊倒。艾莉西亞在沒有教授幫助的情況下掙扎著接生,但她讓他們自由,他們幫助她接生了她的女嬰,艾莉西亞後來給她取名維多利亞。阿杜洛、總裁和其他人質發動叛亂,但斯德哥爾摩向阿杜洛開槍並被送往醫院。然後阿杜洛開始在她的腦海中浮現,因為她對射殺兒子的親生父親感到內疚。過去,柏林說服他的兒子拉斐爾幫助他與塔蒂亞娜、波哥大和馬賽一起偷走了 12 千克黃金,結果證明搶劫成功了。回到現在,該團伙開始與軍隊作戰,赫爾辛基在此過程中受傷。結尾處,以東京犧牲自己與她一起拿下甘迪亞。

來到下半部,教授和馬賽一起去找出走的艾莉西亞,艾莉西亞與教授化敵為友,共同對付警察這個共同敵人。兩人回到雨水池,發現同夥已經把金條運了過來。然而,警方很快就找到雨水池,逮捕了教授、艾莉西亞、班傑明和馬賽。四人逃出來後,發現金條不見蹤影。原來,塔蒂亞娜以前和柏林在一起,後來分手,改和拉斐爾在一起,盤算著私吞金條,埋了起來。巴勒摩和教授發現兩人的所作所為,但軍隊在這個時候趕到,將全部人抓獲。教授把寫給拉斐爾的字條交給艾莉西亞,說服她把金條拿出來,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教授開車去銀行,一進門就被塔馬約嘲笑,逐個審問他和團伙。丹佛首先接受審問,未透露任何內容,最終被護送進警方的帳篷。團伙向公眾表示金條已從銀行轉移出去,引發大眾恐慌,經濟崩潰,讓整個國家陷入破產的風險。此時,艾莉西亞找到金條的位置。銀行外,金條隨卡車抵達,但教授說這是鍍金黃銅。塔馬約下令手下槍殺整個盜竊團伙,還將屍體袋拖到銀行外面,讓帳篷裡的丹佛十分震驚。原來,盜竊小隊還活著,是教授讓塔馬約放手。黃銅「金條」的到來讓西班牙的經濟恢復。第二天,盜竊小隊在空軍基地團聚。隨著拉斐爾和塔蒂亞娜將吞掉的金條交出來,大家都拿到了新護照,兩個人也會分到一些金條。團隊離開空軍基地,西班牙銀行搶劫行動大獲成功。

主題和分析[編輯]

該劇被譽為是搶劫類型英語Heist film的顛覆之作。有別於搶劫片一般從相對理性的男性以英格蘭為中心的焦點鋪陳,影集用強烈的西班牙性格重構了搶劫故事,並以東京的女性視角講述[66]。製片人認為文化身份是影集的重要特徵,因為它更容易讓觀眾產生共鳴[25]。他們也避免該劇迎合國際口味[25],讓作品與一般的美國電視劇分開[67],提高國際社會對西班牙鑒賞力的認識[25]。如友情和愛情的激情與衝動帶出的情感動力抵消了完美策略犯罪中不斷上升的緊張感[66][68]。劇中幾乎所有主角,包括對人際關係死生之交的教授最終都屈服於愛情[60]。由於這個原因,人們把該劇比作拉丁美洲電視小說劇[6][69]。劇中類似《回到未來》的喜劇元素[28]黑色幽默場景[57]也抵消了搶劫的緊張感[70]。開場演職員表後直接開始講搶劫,而不停留在一伙人如何結識的層面,也顛覆了搶劫片的模式[2]

故事設置在2007年–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之後,當時的危機使西班牙政府採取了嚴格的緊縮措施[69]。影評人認為該劇公然反抗資本主義[6][71],其中《環球郵報》認為「因為這是關於為人民搶劫而具有顛覆性。這是對政府展開的報復」[69]。《世界報》認為,教授在托雷多狩獵莊園授課一幕強調了人們應該尋求為易錯的資本主義制度制定自己的解決方案[71]。影集中劫富濟貧的羅賓漢式比喻也有各種各樣的詮釋。《西班牙報英語El Español》認為這個比喻使觀眾更容易把自己跟這部劇聯繫起來,因為現代社會已經厭倦了銀行和政治[67],而《新政治家》指出富人的根基不再被偷,而是從根本性被削弱[6]。另一方面,《時尚先生》的米雷亞·穆羅(Mireia Mullor)把羅賓漢式的比喻看作是劫匪們分散注意力的謀略,他們最初並沒有打算用第一次搶劫得來的錢去改善凡夫俗子的生活質量。因此,穆羅無法理解第3部中劫匪們的大量追隨者,儘管他們代表了一些忍受經濟和政治不公義的人抒發不滿的管道[72]

角色被設計成多維度、相輔相成的反派反英雄,並有著不斷變化的道德觀[5]。例如,柏林從喜歡虐待人質的劫匪,搖身變成劇中最受歡迎的角色[5]。另外人質莫妮卡·格茲塔比德和警探蕾凱兒·莫里歐也是如此,他們最終也加入了搶匪的行列[5]。《赫芬頓郵報》的岡薩維斯(Gonzálvez)認為觀眾或許認為劫匪最初犯罪是邪惡的,但隨著劇情的發展,金融體制變成了真正的反派,並表明搶匪有道德和善解人意的正當理由從有權有勢的小偷那裡偷竊[73]。在第3部扮演警探塞拉的納瓦·尼姆里(Najwa Nimri)表示:「反派的複雜之處賦予了他人性。當您必須證明小人也有一顆心時,這就是每個人都感到震驚的地方。」她補充道我們身邊的大量信息和技術讓我們得知「每個人都有陰暗面」[73]。該劇讓觀眾們去判斷熟善熟惡,因為角色們在故事的各個方面都是「相互聯繫和不道德的」[5]。平納認為正是這種改變觀點的能力讓該劇變得令人上癮,從而塑造了它的成功[5]

隨著電視劇中的女性主角數量相對上升[5],該劇賦予了女性角色與男性角色同等的關注度,英國廣播公司認為這是西班牙電視劇的創新之舉[74]。儘管許多盜竊連續劇的諸多劇情線一樣是靠男性聯繫[5],女性角色越來越意識到性別相關的問題,例如第3部的莫妮卡認為女性跟男性一樣,都可以做搶匪和好父母[75]。影評人通過第2部中奈洛比和她的口頭禪「母權制開始」[76],以及第3部中巴勒摩表示這是父權制時代,而進一步探討劇中的女權主義和對大男子主義的駁斥[75]。其中,CNET認為巴勒摩只是為了搞笑[77]。然而《先鋒報》否認劇中存在任何女權主義主張,指出烏蘇拉·可貝蘿(東京)在劇中衣著暴露[78]。《時尚先生》批評第3部經常把角色之間的問題描繪成女人的錯[72]。艾芭·弗洛雷斯(奈洛比)在劇中沒有任何內在的女權主義情節,因為女人只有在符合故事的時候才會控制[76],而艾絲特·阿賽沃(莫妮卡)認為劇中任何女權主義潛台詞都不具備報復意味[79]

播出和發行[編輯]

最初播出[編輯]

《紙房子》每集Antena 3收視人數(百萬)
資料來源:[80][81]

第1部於2017年5月2日至6月27日每周三晚上10點40分在西班牙電視頻道Antena 3英語Antena 3 (Spain)免費播出[51]。第2部於2017年10月16日至11月23日每周一晚上10點40分播出[82],原計劃的18至21集被削減到15集[22][83]。由於該劇是衝著西班牙黃金時段所創作,每集和傳統的西班牙電視節目一樣[16],長達70分鐘[84]。第1部前5集緊貼余演節目英語aftershow《三年級》播出[29]

儘管伊特斯爾·伊圖諾於2016年3月不滿家鄉巴斯克地區埃塔囚犯的住宿條件而引發了人們抵制該劇[85],然而該劇創下了自2015年4月以來西班牙語電視劇首播收視率新高[86],大約有400多萬名觀眾收看,其中大多數是播放時段內觀看,人數幾乎是排在該劇之後的最高收視電視台或節目的兩倍[74]。影集的口碑不俗,第1部前半部分一直是廣告目標群體的領導人[86],然而收視率最終下滑到比Antena 3高層預期要低的數字[87]。阿根廷報紙《民族報英語La Nación》將收視人數的下滑歸咎於播放時段的變更、較晚的播出時間和兩部之間的暑假空窗期[27]。平納認為廣告插播也是原因所在,認為這種做法打斷了該劇原本幾乎是實時播放的的敘事流程,即便創作過程中已經顧及到插播[45]。編劇哈維爾·戈麥斯·桑坦德於2019年認為在Antena 3播出該劇是「失敗之舉」,因為收視率下滑到「毫無亮點」,但也稱讚Antena 3製作了一部不仰賴一般獨立影集模式的電視劇[22]

Netflix收購[編輯]

(《紙房子》)沒有作推廣或是任何東西。Netflix將它放到作品庫,就像您從來沒有看過的襪子抽屜一樣,只有演算法可以從中解救你,而我們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編劇哈維爾·戈麥斯·桑坦德, 2019年9月[22]

第1部於2017年7月1日在Netflix西班牙上線,像其他Antena 3母媒體公司Atresmedia英語Atresmedia[88]。2017年12月,Netflix買下該劇的獨家全球流媒體版權[74][88]。Netflix將該劇重新剪輯成22集,每集大約50分鐘[84]。部分懸念英語Cliffhangers和場景必須分開,移到其他集中,但由於劇情一直存在曲折,這招的效果沒有預期般激烈。Netflix給該劇做了配音,並為了英語世界的分佈而將《La casa de papel》改為《Money Heist》[74],於2017年12月毫無預警上線了第1部[22][26]。第2部在2018年4月6日上線[26]。平納認為Antena 3和Netflix兩個版本的觀看體驗非常不同,儘管影集的本質保持不變[84]

儘管Netflix沒有專門的推廣活動,該劇於2018年初在平台上線的四個月中,還是成為了觀看人數最多的非英語電視劇,這讓創作者感到意外[89][6]。這促使Netflix隨後不久與平納簽全球獨家整體合約[90]。Netflix歐洲原創內容總監迭戈·阿瓦洛斯(Diego Ávalos)指出該劇在各個不同資料組別中的觀看量都很非同尋常[91]。至於Antena 3和Netflix觀看人數存在巨大差異,一般解釋認為是影集觀眾改變了消費習慣[84][22],可能是在流媒體刷劇的習慣所導致[45][84]。Antena 3的平納和索尼婭·馬丁內斯後來都說,由於觀眾關注度很高,該劇從一開始就在不知不覺中遵循了隨選視訊形式[84]。與此同時,西班牙人民在Netflix發現這部劇時,並不知道它原本在Antena 3播過[84]

續訂[編輯]

2017年10月,平納表示第2部還很遙遠,不過可能有意向做成外傳的可能性,他的團隊願意以電影或Netflix續訂的形式繼續搶匪的故事[92]。影集在串流媒體平台大獲成功後,Netflix聯絡平納和Atresmedia,商討為原來獨立的劇情製作新章節。編劇退縮了兩個多月才決定一個方向[49],在過程中製作新影集中心思想的製作寶典英語Bible (screenwriting)[31]。創作者之所以接受Netflix的協議,最重要一點是考慮到角色們仍然有話要說,有機會背離前兩部精心策劃的搶劫案[68]。製片人堅定認為故事應該繼續設置在西班牙[57],並像要它成為續集,而不是直接延續,擴展角色之間的熟悉度和情感而不是之前的一群陌生人。里約被俘成為讓團伙重聚的契機,因為他作為旁白男友代表著續集中必不可少的情感要素,因此不會「自殺」[93]

2018年4月18日,Netflix正式宣布影集續訂第3部,同時製片預算大大增加[24],《綜藝》表示這代表第3部成為西班牙電視史上單集成本最貴的影集[20]。隨著創作的不斷推進,平納於2018年7月讚賞Netflix讓影集長度處在45到50分鐘之間的決定,這樣劇情會更加的濃縮,國際觀眾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去消化每集的劇情[50]。隨著Netflix不斷提升外語節目英文版本的質量和吸引力,約70%的美國觀眾會選擇配音版而不是字幕版,Netflix於是為第3部聘請了全新的配音團隊,相應為前兩部重新配音[1]。第3部的8集於2019年7月19日上線[68],其中前兩集於前一天在西班牙影院有限放映[20]

2019年8月,Netflix宣布第3部上線首周有3400萬個帳號觀看,其中的2400萬觀看了全劇[70],因此如果不把語言考慮在內,該劇是有史以來Netflix最受歡迎的作品[94]。Netflix估計到2019年中旬全球會有1.48億名註冊用戶觀看[95]。2019年10月,Netflix將《紙房子》列入過去12個月觀看次數最多的電視劇的第三位[96],並在法國、西班牙和義大利等多個歐洲市場的榜單中位列首位[97]。Twitter將該劇列入2019年「全球最熱門電視劇」第4位[98]

先前未宣布的第4部8集內容的拍攝於2019年8月殺青[55][68]。平納和編劇哈維爾·戈麥斯·桑坦德表示與打算移師Netflix後用高能劇情重新吸引觀眾的第3部不同,第4部的劇情將放慢腳步,並更多地推動角色[99]。在另一個場合中,平納和執行製片人馬丁內斯透露第4部是「當中最令人痛苦難忘的(部)」,因為「這種巨大的壓力必須在某個地方爆發」[100]。艾芭·弗洛雷斯表示,編劇之前在第3部向粉絲做出了許多讓步,但到了第4部會有違觀眾的意願,並稱「喜歡奈洛比的人可能要受傷了」[101] 。佩德羅·阿隆索表示,第4部的焦點會放在拯救奈洛比的生命及大家相互支持來生存[101]。第4部於2020年4月3日上線[102],關於該劇創作歷程的紀錄片《紙房子現象》(Money Heist: The Phenomenon)同步上線[103]

未來[編輯]

2019年10月,西班牙報紙《阿貝賽報》和《先鋒報》線上版版轉貼了方程電視西班牙語Fórmula TV的消息,指Netflix已經續訂了該劇的第五季,前期製作正在進行[104][105][106]。2019年11月,《先鋒報》轉述導演耶穌·科爾梅納爾的說法「可以有第5部」,新部將會在溫哥華傳媒新作品《Sky Rojo英語Sky Rojo》之後拍攝[58]。科爾梅納爾[58]及平納表示已與Netflix商討有外傳的可能性[107]。2019年12月,平納和馬丁內斯·洛巴托(Martínez Lobato)考慮到保密協議,沒有提到第5部的可能性,只是說「有人知道會有(第五部),但我們還不清楚」[100]。第3部上線兩天後,西班牙網站馬卡確認該劇已經續訂兩部[108]

2020年7月31日,Netflix公布該劇的第五季將正式開拍。最新的一季將在丹麥、西班牙、葡萄牙等地取景,該季也將為本劇的最終季[109]。2021年5月,該季已經進入最終製作環節。[110]

反響[編輯]

公眾反響[編輯]

2019年在希臘帕特雷Cosplay

移師至Netflix後,影集連續六週是Netflix最多追隨的影集,以及成為IMDb最受歡迎的影集[84]。它經常在全球推特上傳開,大部分原因是許多明星提起它,例如足球運動員內馬爾馬克·巴特拉、美國歌手羅密歐·山托士英語Romeo Santos[26]和作家史蒂芬·金[77]。用戶穿著搶匪裝束的影像充斥在社交網站[26]里約狂歡節上有人穿著搶匪的服裝,而沙烏地阿拉伯足球體育場上有印著達利圖像的巨大橫額[84]。這些事情的真實鏡頭有在第3部出現,來致意影集的國際成功[111]巴黎格雷萬蠟像館於2018年夏季增添了搶匪的雕像[6]。影集的肖像被第三方廣泛用作廣告[112]、短講[113]和色情作品[114]

影集的影響也帶出負面反應。在許多事件中,一些真實的搶匪在搶劫過程中身穿紅色裝束和達利面具,並模仿了虛構劇中搶匪的臥底計劃[6][26][115]。這導致2019年利馬索狂歡節英語Limassol Carnival Festival出於安全措施禁止搶匪的裝束[116]。影集也被用來駭進YouTube駭客刪去平台歷史上最多播放的歌曲《慢慢來》,並留下影集的圖像[26]。在不相關的報導中,土耳其國家電視台AkitTV的記者和安卡蘭政客警告不要看該劇,因為它涉嫌鼓勵恐怖主義和「叛亂的危險象徵」[6]

西班牙報紙《世界報》看到公眾反應是「全球覺醒情形」的反映,而搶匪代表了「完美的反英雄[21],而《新政治家》解釋影集能引起全球觀眾的共鳴是來自於「它所描繪的社會和經濟緊張局勢,以及因為它所提供的烏托邦式逃避」[6]。觀眾的反應在南歐和拉丁世界特別熱烈,尤其是西班牙、義大利法國葡萄牙巴西智利阿根廷[68],所以西班牙語作為通用語言似乎不是影集成功的整合原因[22]。編劇哈維爾·戈麥斯·桑坦德和演員佩德羅·阿隆索稍微爭論拉丁世界曾感覺自己在全球範圍處於重要地位,然而一種新的看法正在傳來:西班牙可在媒體製作水平上與全球參與者競爭,並讓世界其他的地方發出聲音[70][22]

專業評價[編輯]

影集從Antena 3開播時就獲得西班牙媒體好評[86]。《機密報》的奈恩·科斯塔斯(Nayín Costas)將首映譽為一個有前途的開始,並以「令人興奮、適當的幽默感和強烈張力」吸引了觀眾,但是要在影集剩餘部分要保持這樣戲劇化的張力是一個挑戰[117]。《國家報》的納塔利婭·馬可斯(Natalia Marcos)認為試播集不必要的畫外音以及缺少音效剪輯和對白,但享受影集的群戲和雄心,說:「它吸引人、毫不隱瞞和具娛樂性,至少開始是這樣的。現在我們想要更多,而且並不小[47]。」在回顧完整第1部時,馬可斯稱讚影集傑出的執導方式、音樂上的選擇和嘗試改革西班牙電視圈,但批評長度和逐漸減少的張力[87]。在影集最初播出的結尾時,科斯塔斯認為影集以「高水準收官」讓結尾成為「西班牙播出期最棒的片段之一」,但是惋惜它為了滿足觀眾採用了意料之中的開心結局,而不是冒著風險「做些不同、原創、雄心勃勃的事情」,以及未能跟上平納《面對面》的腳步[118]

在移師到Netflix在國際發行後,以色列國土報》的阿德里安·亨尼根(Adrian Hennigan)說這部影集「由於它製作精巧的劇情、迷人的角色、令人緊張的閃電、活躍的配樂和偶爾的幽默時刻讓它比起肥皂拉丁美洲電視劇,更像一部曲折的驚悚劇」,但是嘲笑英文片名《Money Heist》枯燥乏味[2]。在一些差評當中,英國雜誌《新政治家》的寶琳·博克(Pauline Bock)疑惑影集全球的大肆宣傳,說它「滿是劇情漏洞,陳腔濫調的慢動作,老掉牙的愛情故事和不必要的性場面」,並在之前補充道「妄自尊大的音樂、惱人的畫外音和很糟的編輯」[6]。《環球郵報》的約翰·杜爾尼英語John Doyle (critic)讚賞第1部和第2部搶劫類型的顛覆,他還說可能像拉丁美洲電視劇「令人震驚的轉折和許多熱情」般「有時具有可口地戲劇性」[69]英國廣播公司的珍妮佛·凱欣·阿姆斯隆格(Jennifer Keishin Armstrong)看到這部劇透過這場搶劫之間「漂亮的搶匪、他們漂亮的人質和嘗試與他們談判漂亮的當局」帶出人際劇中真正的吸引力[74]。《時代週報》的大衛·赫根迪克(David Hugendick)認為影集「有時有點感情用事、有點動畫化」以及劇中有時太像拉丁美洲肥皂劇,但是「一切時機和出人意料的情況都很好」[119]

匯總媒體爛番茄收集對第3部的12篇專業影評文章中,「新鮮度」為100%,平均得分7分(滿分10分)。網站的共識評價爲「用非線性的方式架構了一個大膽的計劃將《紙房子》重新把重心放在深受喜歡的角色間的關係讓第3部繼續發展[120]」。《西班牙報英語El Español》的賈維爾·佐羅(Javier Zurro)在稱讚科技成果的同時,形容第3部是「一流的娛樂作品」,但無法超越其原劇,缺乏創新。他並沒有被角色間的內心戲打動,特別不喜歡東京空洞的旁白[67]。西班牙報紙《阿貝賽報》認為第3部在重塑影集和保持新鮮感方面的嘗試大致取得了成功[111]。《衛報》的恩·弗格森(En Ferguson)推薦大家觀看第3部,認為「它仍是高配版的《浴血黑幫》,即便配合塔帕斯和字幕觀賞」[121]。而《先鋒報》的佩雷·索拉·金菲勒(Pere Solà Gimferrer)認為第3部劇情上的漏洞只有通過持續不斷的懷疑才可以忍受[78]。秘魯報紙《貿易報英語El Comercio (Peru)》的阿方索·里瓦德尼拉·加西亞(Alfonso Rivadeneyra García)表示雖然自己很開心,但這部作品「做的最好的是:假裝自己是班上最聰明的男孩,但事實上不過是最活躍的而已」[122]

獎項與提名[編輯]

海外翻拍[編輯]

2020年11月,Netflix宣布將製作該劇的韓國改編版。這部由12部分組成的作品將由BH娛樂和Contents Zium合作,由金弘善韓語김홍선 (연출가)執導。[123][124][125][126]

註解[編輯]

  1. ^ 1.0 1.1 部分文章將「部」稱為「季」[4][5]
  2. ^ Antena 3官網透露了丹佛的真實名字為丹尼爾(Daniel)[8],但在劇中他曾自稱里卡多(Ricardo)、丹尼(Danny)[9]和丹尼爾(Daniel)[10],後來才透露了真實名字。
  3. ^ 片尾名單揭露了赫爾辛基的面部照片和姓名為亞辛·達薩耶夫(Yashin Dasáyev)[11],但在劇中他透露自己的名字是米科·德拉吉(Mirko Dragic)[12]
  4. ^ 片尾名單揭露了奧斯陸的面部照片和姓名為迪米特里·莫斯托沃伊(Dimitri Mostovói)[13],但在劇中他棺材上的名字是拉可·德拉吉(Radko Dragic)[14]
  5. ^ 《面對面》和《紙房子》的編劇為艾力克斯·畢納、以斯帖·馬丁內斯·洛巴托、巴勃·羅(Pablo Roa)和埃絲特·莫拉萊斯(Esther Morales),而導演則為耶穌·科爾梅納爾和亞歷克斯·羅德里戈(Alex Rodrigo)。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Goldsmith, Jill. Netflix Wants to Make Its Dubbed Foreign Shows Less Dubby. The New York Times. 2019-07-19 [2019-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2). 
  2. ^ 2.0 2.1 2.2 Hennigan, Adrian. Netflix's 'Money Heist' Will Steal Your Heart and Your Weekend. Haaretz. 2018-04-07 [2019-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3. ^ 3.0 3.1 Úrsula Corberó, Alba Flores and Álvaro Morte, protagonists of the fiction stories of 'La Casa de Papel'. antena3.com. 2017-03-21 [2019-08-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0). 
  4. ^ Rosado, Juan Carlos. ‘La casa de papel’: ocho artículos que hay que leer en el estreno de la tercera parte. El País. 2019-07-19 [2019-07-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0).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Pickard, Michael. Right on the Money. dramaquarterly.com. 2018-06-29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1).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Bock, Pauline. Spanish hit series 'La Casa de Papel' captures Europe’s mood a decade after the crash. New Statesman. 2018-08-24 [2019-08-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7. ^ Neshika.Huang. 以為是鬥智劇,原來是戀愛劇的《紙房子》. Blogger. 2018-09-12 [2021-08-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24). 
  8. ^ Álvarez, Jennifer. Conoce los verdaderos nombres de la banda de atracadores de 'La casa de papel'. antena3.com. 2017-11-25 [2019-08-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26). 
  9. ^ 第4部第5集. 纸房子. 事件發生在 02:38. Netflix. 
  10. ^ 第4部第6集. 纸房子. 事件發生在 19:55. Netflix. 
  11. ^ 第2部第8集. 紙房子. 事件發生在 43:50. Netflix. 
  12. ^ 第4部第8集. 紙房子. 事件發生在 23:00. Netflix. 
  13. ^ 第2部第8集. 紙房子. 事件發生在 43:50. Netflix. 
  14. ^ 第2部第8集. 紙房子. 事件發生在 24:00. Netflix. 
  15. ^ 15.0 15.1 Pier pressure. dramaquarterly.com. 2018-10-15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1).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Fernández, Juan. Los de 'La casa de papel' somos unos frikis. elperiodico.com. 2019-07-18 [2019-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9). 
  17. ^ 17.0 17.1 Jabonero, Daniel. Las dificultades que tiene FOX para producir una tercera temporada de ‘Vis a Vis’. elespanol.com. 2017-05-22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18. ^ 18.0 18.1 Galv, Marian. 'La Casa de Papel' ficha a Úrsula Corberó, Alba flores, Miguel Herrán y Paco Tous. elconfidencial.com. 2017-01-03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Gasparyan, Suren. Una 'casa de papel' con dos 'profesores'. El Mundo. Spain. 2017-10-16 [2019-09-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0).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Lang, Jamie; Hopewell, John. ‘Money Heist’ – ‘La Casa de Papel’ – Creator Alex Pina: 10 Takes on Part 3. Variety. 2019-07-15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21. ^ 21.0 21.1 Elidrissi, Fati. La casa de papel: el fenómeno global español que retroalimenta la ficción. El Mundo. Spain. 2019-07-19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8). 
  22. ^ 22.00 22.01 22.02 22.03 22.04 22.05 22.06 22.07 22.08 22.09 22.10 22.11 Días-Guerra, Iñako. Javier Gómez Santander: "Los españoles no somos un buen ejército, pero como guerrilla somos la hostia". El Mundo. Spain. 2019-09-12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4). 
  23. ^ Jiménez, Alex. Las claves del éxito imparable de "La casa de papel", que triunfa en todo el mundo de la mano de Netflix. elperiodico.com. 2019-07-16 [2019-09-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2). 
  24. ^ 24.0 24.1 Netflix confirma la cuarta temporada de 'La casa de papel'. elperiodico.com. 2019-06-27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9).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Muela, Cesar. "Si 'La Casa de Papel' no hubiera estado en Netflix seguiríamos diciendo que no podemos competir con las series de fuera", Álex Pina, creador de la serie. xataka.com. 2019-07-03 [2019-09-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4).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26.8 La historia detrás del éxito. elpais.com.co. [2019-09-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2). 
  27. ^ 27.0 27.1 Ventura, Laura. De visita en el rodaje de la nueva Casa de papel. lanacion.com.ar. 2019-06-16 [2019-09-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10) (西班牙語). 
  28. ^ 28.0 28.1 28.2 28.3 28.4 Soage, Noelia. Álvaro Morte: "La casa de papel va a marcar un antes y un después en la forma de tratar la ficción en este país". ABC. Spain. 28 June 2017 [2 September 20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西班牙語).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Tercer Grado. antena3.com. [2019-09-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8) (西班牙語). 
  30. ^ 30.0 30.1 Eva Leira y Yolanda Serrano buscan el alma del actor para sus series. 20minutos. 2019-02-04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9). 
  31. ^ 31.0 31.1 Ruiz de Elvira, Álvaro. La Casa de Papel, temporada 3: fecha de estreno en Netflix, tráiler, historia, sinopsis, personajes, actores y todo sobre la Parte 3. laprensa.peru.com. 2018-07-13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5). 
  32. ^ 32.0 32.1 Pérez, Ana. Hablamos de series con 'El profesor' Álvaro Morte. Esquire. 2019-01-25 [2019-0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西班牙語). 
  33. ^ "La casa de papel": ¿quién es el actor que en realidad iba a ser el Profesor en lugar de Álvaro Morte?. elcomercio.pe. 2019-11-05 [2019-1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5). 
  34. ^ 34.0 34.1 "La casa de papel": ¿Quién es Berlín?. La Voz de Galicia. 2017-05-03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19). 
  35. ^ Perrin, Élisabeth. Pedro Alonso (La casa de papel) : "Berlin est à la fois cruel, héroïque et drôle". Le Figaro. 2018-06-21 [2019-09-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30). 
  36. ^ ¿Cómo se planifica el atraco perfecto de ‘La casa de papel’?. La Vanguardia. 2017-05-09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37. ^ Bravo, Victória. La Casa de Papel: Atores revelam como mudaram o futuro da série mesmo sem o consentimento dos criadores. metrojornal.com.br. 2019-08-06 [2019-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2). 
  38. ^ Echites, Giulia. L'ispettore Murillo de 'La casa di carta': "La mia Raquel, donna forte in un mondo di uomini". la Repubblica. 2018-09-23 [2019-09-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5). 
  39. ^ La tercera parte de la serie será un "bombazo": Itziar Ituño, actriz de "La casa de papel". wradio.com.co. 2018-04-18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1). 
  40. ^ Livia, Michael. "La Casa de Papel": Itziar Ituño confirma que Raquel Murillo estará en la tercera temporada. as.com. 2018-07-09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1). 
  41. ^ ‘La Casa de Papel’ Part 3 Goes into Production: Watch Video. Variety. 2018-10-25 [2019-08-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9). 
  42. ^ Jiménez, Á. El motivo por el que Palermo se llama así en "La casa de papel". ABC. Spain. 2019-07-30 [2019-09-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2). 
  43. ^ Galarraga Gortázar, Naiara. Neymar makes cameo in Netflix hit ‘Money Heist’ after rape case dropped. El País. 2019-09-04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8). 
  44. ^ Millán, Víctor. 'La Casa de Papel': ¿Qué significa el papel de 'extra' de Belén Cuesta?. as.com. 2019-08-05 [2019-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5). 
  45. ^ 45.0 45.1 45.2 Solà Gimferrer, Pere. Las claves del éxito de La casa de papel. La Vanguardia. 2019-07-19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9). 
  46. ^ 46.0 46.1 Viñas, Eugenio. Abdón Alcañiz, el valenciano tras la dirección de arte de algunas de las grandes series españolas. El País. 2018-06-12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1). 
  47. ^ 47.0 47.1 47.2 Marcos, Natalia. ‘La casa de papel’ se atreve. El País. 2017-05-03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48. ^ 48.0 48.1 48.2 48.3 Marcos, Natalia. ‘La casa de papel’ derrocha poderío en su regreso. El País. 2019-07-12 [2019-08-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7). 
  49. ^ 49.0 49.1 49.2 49.3 49.4 49.5 Romero, Marta A. 'La casa de papel' nos abre sus puertas: te contamos cómo se ha rodado la tercera temporada con Netflix. sensacine.com. 2019-06-17 [2019-09-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1). 
  50. ^ 50.0 50.1 Ruiz de Elvira, Álvaro. Álex Pina: "Hay que hacer avances en la ficción, el espectador es cada vez más experto". El País. 2018-07-13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2). 
  51. ^ 51.0 51.1 51.2 51.3 51.4 Gago, Claudia. Todo el dinero de La casa de papel. El Mundo. Spain. 2017-05-02 [2019-09-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10). 
  52. ^ Molina, Berto. La Fábrica de la Moneda, molesta con la trama de la serie 'La casa de papel'. elconfidencial.com. 2017-05-08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4). 
  53. ^ 53.0 53.1 53.2 Cordovez, Karen. "La Casa de Papel": los secretos del rodaje de la tercera temporada. publimetro.cl. 2019-07-11 [2019-09-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1). 
  54. ^ 54.0 54.1 54.2 Antigone Hall, Molly. Este es el Madrid real de ‘La casa de papel’. La Vanguardia. 2019-08-07 [2019-09-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4). 
  55. ^ 55.0 55.1 El Profesor desmiente su salida de La casa de papel. elespectador.com. 2019-09-13 [2019-10-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9). 
  56. ^ Hopewell, John. Netflix Launches Its First European Production Hub in Madrid. El País. 2018-07-24 [2019-09-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57. ^ 57.0 57.1 57.2 57.3 Marcos, Natalia. "La serie es más grande": dentro de la nueva temporada de ‘La casa de papel’. El País. 2019-06-17 [18 August 20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7) (西班牙語). 
  58. ^ 58.0 58.1 58.2 Director de 'La Casa de Papel': "La cuarta temporada va a ser más dura para el espectador". La Vanguardia. 2019-11-17 [2019-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7). [Colmenar ha precisado que Sky Rojo] se producirá entre la cuarta y la quinta temporada de La Casa de Papel. "Que hay quinta temporada sí se puede decir", ha concluido entre risas tras ser advertido por Pedro Alonso英語Pedro Alonso. 
  59. ^ Flores, Alba. Escena Favorita: Alba Flores – La Casa de Papel – Netflix. La Casa De Papel at youtube.com. 事件發生在 0:30. 2019-10-04 [2019-1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6). 
  60. ^ 60.0 60.1 Contreras Fajardo, Lilian. "La Casa de Papel 3": robar oro para recuperar el amor. elespectador.com. 2019-07-18 [2019-09-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6). 
  61. ^ 61.0 61.1 Fernandez, Celia. The Theme Song for Netflix's La Casa de Papel/Money Heist Sends a Deliberate Message. oprahmag.com. 2019-07-22 [2019-08-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5). 
  62. ^ 62.0 62.1 Rojas, Rodrigo. Cecilia Krull, la voz por detrás de la canción de "La casa de papel". vos.lavoz.com.ar. 2019-09-17 [2019-09-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5). 
  63. ^ 63.0 63.1 Wiesner, Maria. "Wie "Bella Ciao" zum Sommerhit wurde. 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2018-08-02 [2019-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64. ^ 64.0 64.1 Pereira, Alien. "Bella Ciao": música em "La Casa de Papel" é antiga, mas tem TUDO a ver com a série. vix.com. 2018-02-19 [2019-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26). 
  65. ^ Lang, Jamie. Netflix's Final Season of ‘Money Heist’ Split in Two Volumes, Launching Sept. 3 and Dec. 3. 綜藝. 2021-05-24 [2021-09-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6) (英語). 
  66. ^ 66.0 66.1 Vidal, María. Álex Pina: "Con 'El embarcadero' tenía más presión que con 'La Casa de Papel'". lavozdeasturias.es. 2019-02-04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9). 
  67. ^ 67.0 67.1 67.2 Zurro, Javier. Netflix, no nos tomes el pelo: 'La Casa de Papel' no es para tanto. elespanol.com. 2019-07-24 [2019-09-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5). 
  68. ^ 68.0 68.1 68.2 68.3 68.4 "La casa de papel", temporada 4: fecha de estreno en Netflix, qué pasará, actores, personajes, misterios y teorías. elcomercio.pe. 2019-08-10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1). 
  69. ^ 69.0 69.1 69.2 69.3 Doyle, John. Three great foreign dramas on Netflix for a summer binge. The Globe and Mail. 2018-06-22 [2019-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70. ^ 70.0 70.1 70.2 Lang, Jamie; Hopewell, John. Netflix’s ‘La Casa de Papel’ – ‘Money Heist’ – Part 3 Smashes Records. Variety. 2019-08-01 [2019-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1). 
  71. ^ 71.0 71.1 Sérisier, Pierre. La Casa de Papel – Allégorie de la rébellion. Le Monde. 2018-03-13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72. ^ 72.0 72.1 Mullor, Mireia. ‘La casa de papel’: Los pros y contras de la tercera temporada en Netflix. Esquire. 2019-07-29 [2019-09-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31). 
  73. ^ 73.0 73.1 Gonzálvez, Paula M. Qué ha hecho bien 'La Casa de Papel' para convertirse en la serie de habla no inglesa más vista de la historia de Netflix. huffingtonpost.es. 2019-06-28 [2019-09-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6). 
  74. ^ 74.0 74.1 74.2 74.3 74.4 Keishin Armstrong, Jennifer. La Casa de Papel: Setting the bar for global television. bbc.com. 2019-03-13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75. ^ 75.0 75.1 Martín, Cynthia. 'La Casa de Papel 3' y su "me too" a la española. Esquire. 2019-07-22 [2019-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76. ^ 76.0 76.1 Cordovez, Karen. Nairobi" y el regreso de "La Casa de Papel": "Ahora el golpe es más ambicioso porque su finalidad es más grande. publimetro.cl. 2019-07-19 [2019-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4). 
  77. ^ 77.0 77.1 Puentes, Patricia. Money Heist 3 review: Bigger heist, higher stakes, same red coveralls. CNET. 2019-07-19 [2019-1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9). 
  78. ^ 78.0 78.1 Solà Gimferrer, Pere. Verdades incómodas de series (I): La lección de ‘La casa de papel’. La Vanguardia. 2019-08-09 [2019-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9). 
  79. ^ Gonzálvez, Paula M. Najwa Nimri ('La Casa de Papel'): "Tengo una experiencia clarísima con el éxito y si no te quieres exponer, no te expones". huffingtonpost.es. 2019-07-08 [2019-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9). 
  80. ^ AUDIENCIAS LA CASA DE PAPEL. formulatv.com. [2018-04-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4-27). 
  81. ^ "La casa de papel": La serie española que arrasa en el mundo. 24horas.cl. [2018-04-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4-27). 
  82. ^ Marcos, Natalia. El atraco perfecto llega a su fin. El País. 2017-10-15 [201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22). 
  83. ^ Álex Pina presenta 'La casa de Papel': 'Vis a Vis fue un enorme banco de pruebas'. eldiario.es. 2017-05-02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4). 
  84. ^ 84.0 84.1 84.2 84.3 84.4 84.5 84.6 84.7 84.8 Marcos, Natalia. Por qué ‘La casa de papel’ ha sido un inesperado éxito internacional. El País. 2018-03-29 [2019-08-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2). 
  85. ^ Marcos, Natalia. Piden el boicot a 'La casa de papel' por el apoyo de una de sus protagonistas a Otegui y al acercamiento de presos etarras. ABC. Spain. 2017-05-04 [201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2). 
  86. ^ 86.0 86.1 86.2 Una espectacular explosión y plan de fuga de los rehenes, en ‘La casa de papel’. La Razón. 2017-06-21 [2019-09-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87. ^ 87.0 87.1 Marcos, Natalia. ‘La casa de papel’ ha ganado. El País. 2017-11-24 [2019-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88. ^ 88.0 88.1 Netflix se fija, de nuevo, en una serie de Atresmedia: compra 'La casa de papel' para emitirla en todo el mundo. La Razón. 2017-06-30 [2019-09-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西班牙語). 
  89. ^ Netflix Q1 2018 Letter to Shareholders. Netflix Investor Relations: 2–3. 2018-04-16 [2018-04-16].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8-06-26). 
  90. ^ Hopewell, John. Netflix Signs Global Exclusive Overall Deal with ‘La Casa de Papel’ Creator Alex Pina. Variety. 2018-07-12 [2019-08-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9). 
  91. ^ Avendaño, Tom C. ‘La casa de papel’ logra más de 34 millones de espectadores y refuerza la estrategia internacional de Netflix. El País. 2019-08-02 [2019-09-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8). 
  92. ^ El creador de 'La casa de papel' se moja sobre su competencia: 'El Ministerio' y Bertín. elconfidencial.com. 2017-10-16 [2019-1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5). 
  93. ^ "La casa de papel", temporada 3: fecha de estreno en Netflix, cómo ver online, tráiler, actores, personajes y crítica. elcomercio.pe. 2019-07-20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4). 
  94. ^ Pierce, Tilly. Money Heist smashes records as season 3 becomes Netflix's most watched show ever. Metro. UK. 2019-08-02 [201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3). 
  95. ^ Hopewell, John. Netflix’s ‘La Casa de Papel’ Part 3 Wows at World Premiere. Variety. 2019-07-12 [2019-10-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9). 
  96. ^ Koblin, John. Netflix’s Top 10 Original Movies and TV Shows, According to Netflix. The New York Times. 2019-10-17 [2019-10-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21). 
  97. ^ Keslassy, Elsa. ‘La Casa de Papel’ (‘Money Heist’) Tops Netflix’s Charts in Key European Markets. Variety. 2019-12-30 [2020-01-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31). 
  98. ^ Filadelfo, Elaine. #ThisHappened in 2019. Twitter. 2019-12-09 [2019-1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10). 
  99. ^ Ortiz, Paola. Creadores de La Casa de Papel nos cuentan cómo será la cuarta temporada. estilodf.tv. 2019-10-04 [2019-1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1-06). 
  100. ^ 100.0 100.1 Cortés, Helena. Álex Pina, creador de «La casa de papel»: «Somos unos perturbados de la autocrítica». ABC. Spain. 2019-12-15 [2019-12-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15). 
  101. ^ 101.0 101.1 Oliveira, Joana. “Quien quiera a Nairobi va a sufrir”: El elenco de ‘La casa de papel’ promete sorpresas en la nueva temporada. El País. 2019-12-10 [2019-1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10). 
  102. ^ ‘Money Heist’ Season 4 Coming to Netflix in April 2020. What's on Netflix. 2019-12-08 [2020-04-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08). 
  103. ^ ‘Money Heist: The Phenomenon’ on Netflix Is An Hour-Long Doc ‘Money Heist’ Fans Should Not Miss. decider.com. 2020-04-03 [2020-04-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6). 
  104. ^ La casa de papel tendrá 5ª temporada en Netflix. ABC. Spain. 2019-10-14 [2019-10-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6). 
  105. ^ ‘La casa de papel’, renovada por una quinta temporada en Netflix. La Vanguardia. 2019-10-15 [2019-10-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5). 
  106. ^ Netflix renueva 'La Casa de Papel' por una quinta temporada que volverá a contar con Álvaro Morte. formulatv.com. 2019-10-14 [2019-10-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4). 
  107. ^ Money Heist season 5 and 6 already planned on Netflix before season 4 success. Metro. 2020-04-07 [2020-04-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108. ^ Tiramillas, Redacción. La Casa de Papel tendrá temporadas 5 y 6. Marca. Spain. 2020-04-05 [2020-04-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8). 
  109. ^ Schonter, Allison. 'Money Heist' to End After Season 5 on Netflix. Popculture. US. 2020-07-31 [2020-07-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1). 
  110. ^ ‘Money Heist’ Season 5 Wraps For Netflix. Deadline. [2021-05-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4). 
  111. ^ 111.0 111.1 Jiménez, Alex. Crítica de la tercera temporada de "La casa de papel": Asalto a golpe de billete... nunca mejor dicho. ABC. Spain. 2019-06-25 [2019-09-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4). 
  112. ^ Santa Isabel - La Casa del Ahorro. Santa Isabel via youtube.com. 2019-09-24 [201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西班牙語). 
  113. ^ Jiménez, Alex. ¿Robarán la Liga? Tlaxcala FC presenta nueva camiseta a 'La Casa de Papel'. am.com.mx. 2019-08-09 [2019-09-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2). 
  114. ^ Jiménez. Llega 'La casa de Raquel', la versión porno de "La casa de papel". 2019-09-27 [201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04). 
  115. ^ Zamora, I. El efecto "tóxico" de "La casa de papel". ABC. Spain. 2019-08-07 [201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16). 
  116. ^ Rodriguez Martinez, Marta. Cypriot carnival bans costumes inspired by Netflix series 'Money Heist'. euronews.com. 2018-11-14 [201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8). 
  117. ^ Costas, Nayín. 'La casa de papel' sube el listón con un impecable, y cinematográfico, piloto. elconfidencial.com. 2017-05-02 [2019-10-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118. ^ Costas, Nayín. Final feliz en 'La casa de papel', un gran capítulo lastrado por la falta de sorpresa. elconfidencial.com. 2017-11-23 [2019-10-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119. ^ Hugendick, David. Knackt das System!. Die Zeit. 2018-04-10 [2019-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8). 
  120. ^ Money Heist: Part 3 (2019). Rotten Tomatoes. [2020-04-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121. ^ Ferguson, Euan. The week in TV: I Am Nicola;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Keeping Faith; Money Heist. The Guardian. 2019-07-28 [2019-1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07). 
  122. ^ Rivadeneyra García, Alfonso. "La casa de papel" temporada 3: reseñamos sin SPOILERS los primeros 3 episodios. elcomercio.pe. 2019-07-19 [2019-10-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5). 
  123. ^ Confirmado el elenco de la nueva Casa de Papel con Álex Pina como su productor. VADER. [2021-03-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08) (西班牙語). 
  124. ^ La casa de papel: ellos serían los actores de la versión surcoreana. Vogue Mexico. [2021-03-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09) (西班牙語). 
  125. ^ Netflix prepara la versión coreana de La casa de papel. La Vanguardia. 2020-12-01 [2021-03-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09) (西班牙語). 
  126. ^ Frater, Patrick. Netflix to Launch Korean Version of 'Money Heist' Hit Spanish Series. Variety. 2020-12-01 [2020-12-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0-08) (美國英語).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