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拉語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索拉語
莎瓦拉語
區域印度
族群索拉人
母語使用人數409549,民族人口的61%(2011年普查)[1]
語系
文字索拉僧平文字, 拉丁字母, 泰盧固文
語言代碼
ISO 639-3srb
Glottologsora1254[2]
ELPSora

索拉語(Sora language),是印度蒙達語族的一種語言,共有40.9萬名母語者(2011年),分布於東印度南奧里薩邦。索拉語可用拉丁字母泰盧固文書寫。1936年索拉僧平文字被設計專門用於書寫索拉語言。 許多索拉人家庭以 Savara 作為姓氏或名字。

有一個假說認為德拉威語言也叫做索拉語,然而那顯然是虛假的。[3][4]

Juray語被認為是索拉語的某種方言。[5]

分布[編輯]

母語者主要集中在甘賈姆縣加賈帕提縣[5]拉亞加達縣,但也發現在相鄰的地區也有人使用,如科拉普特縣坎達馬縣的一些地區;其他存在該語言的的社區包括北部安得拉邦維茲亞那格蘭縣斯里加古蘭縣),中央邦, 比哈爾邦, 泰米爾納德邦西孟加拉邦阿薩姆邦

歷史[編輯]

索拉語的使用十分的波動,使用者人數在數十年間穩定攀升,然後又急劇下降。事實上,講索拉語的人數從1901年的15.7萬上升到1911年的16.6萬,[6]:329–3361921年趕超16.8萬。[6]1931年升到19.4萬,1951年指數增長到25.6萬。[6]1961年,最高停在26.5萬,1971年減少到22.1萬。[6]

文化[編輯]

索拉人是印度Adivasi部落的一部分。[7]索拉人與奧里亞語、泰盧固語人群相鄰,大量索拉人都是雙語者[7]除了一些通常以口頭方式傳播的歌曲和民間故事,索拉族沒有太多的文學作品。[7]索拉族的宗教是傳統薩滿教和周圍人群中占主導地位的印度教的混合體。[8]索拉族在死亡上保留了獨特的薩滿教觀點:死於謀殺、自殺或事故的人在某種意義上被太陽神帶走了。[8]這些人被稱作usungdaijen,據說他們死後會住在太陽里。[8]索拉用神靈來解釋許多現象。例如,如果一個單身女孩有頭痛或偏頭痛,這就是Pangalsum神,或說婚前死亡的男人的靈魂,在女孩的頭上緊緊戴上了花環,象徵著認她為妻。[8]

音系[編輯]

我們對索拉語音系的理解也是有限的,但也有些概括性的結論。大多數音節都是CVC形式,語素通常包含一到三個音節。[9]有18個輔音,5個輔音為硬顎音,而只有1個輔音為聲門音。索拉語輔音自帶ɘ元音。[10]只有6個元音,沒有因人而異的附加符號送氣變體。[10]英語、奧里亞語和泰盧固語可能也影響了元音。[11]輔音是否在元音前也會導致發音有變化。[10]

輔音[編輯]

索拉語有18個輔音。 阻塞音可預先自由變異,即[ʔm],[ʔb],但這有待進一步分析研究。[5]

唇音 齒音 舌音 上齶 軟齶 聲門
停頓 無聲 p t c k ʔ
發聲 b d ɟ ɡ
摩擦音 s
鼻音 m n ɲ ŋ
閃音 ɽ r
舌側音 I
滑音 j

元音[編輯]

索拉語有8個元音,可以每個被強調發音,除[e]無法強調意外。 韻母的長度在索拉語中不是音素,儘管元音的長度由於詞法會各不相同。[5]

I ɨ u
中高 ʊ
e ə
o
a

語法[編輯]

索拉語語法特徵有主賓一致、語序、複合名詞表示格等。是一種主賓型配列為主的語言,缺乏被動結構。[12]索拉語系統比較複雜:[12]

此外,索拉語像其他蒙達語族語言一樣,用關係名詞將名詞與句子其他部分相聯繫,以提供更具體的意義,這被稱為複合名詞。[11]這些增強意義的單音節名詞被稱為語義相對名詞,在索拉語中被廣泛使用。[12]索拉語名詞的自由形式和組合形式大都不同,下文暫且借用日語術語分別稱為「露出形」和「被覆形」。[13]:1259–1294被覆形可以和動詞詞根相連,以造出語義上更複雜的詞,這與其他語言的複合詞相同。[13]索拉語前中後綴均有,但只有後綴表示名詞的領屬。[11]動詞與名詞複合時的一些模式如下:[13]

動詞 + 被覆形

動詞 + 被覆形 + 被覆形

露出形 + 被覆形

露出形 + 被覆形 + 被覆形

露出形名詞縮短為被覆形的例子如:mənra是「人」的露出形,被覆形為mər,被覆形名詞不能單獨存在。[13]雖然沒有定論,但被覆形的一般準則是,它取決於與動詞或其他名詞的組合發生在哪裡。[13]被覆形作中綴和作前綴的結果不同。露出形與被覆形詞彙部分例子如下:[13]

ədɘ'ŋ --dɘ'ŋ 蜂巢

ərɘ'ŋ --rɘ'ŋ 酸

bɘ'nra'j --bɘn 麵粉

ba'ra' --bal 槍管

kəṛíŋ—diŋ 鼓

詞彙[編輯]

索拉語從周圍的語言如泰盧固語和奧里亞語中借了一些詞。[13]從奧里亞語借來的如kɘ'ra'ñja',為樹名。[13]從泰盧固語借來的如mu'nu',意為黑豆。[13]此外,蒙達語族令兩種語言,卡利亞語科爾庫語和索拉語間似乎是有一定互通度的。[12]例如,卡利亞語11是ghol moŋ,科爾庫語是gel ḑo miya,索拉語是gelmuy。[12]每種語言的每個11看起來和聽起來都與其他11非常相似,這不只發生在數字中,蒙達語大量的詞彙都是可以相互理解的。[11]與身體、家庭、家、田地有關的詞,以及代詞、指示詞、數詞是同源詞最多的。[11]

數詞[編輯]

索拉語記數系統為12進位,這很罕見。例如跨紐幾內亞語系語言埃卡利語記數系統基於60進位。[14]例如,索拉語39會被拆成(1 * 20)+ 12 + 7[1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索拉語:aboy bago yagi unji monloy tudru gulji thamji tinji gelji gelmuy migel

索拉語對12到20之間的數詞有和英語類似的「十後綴」,比如13是migelboy(12+1),14是migelbagu(12+2),等等。[14]20到99則將kuri加到數詞第一個組分後。例如31是bokuri gelmuy,90是unjikuri gelji。[14]

Lera Boroditsky在她的TED演講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相關的「更多資料」欄目中介紹了索拉語數詞系統。

書寫系統[編輯]

索拉語有數種書寫系統。[10]一種叫索拉桑朋文(Sora Sompeng),是索拉語的本土書寫系統,1936年由Mangei Gomango發明。

Sora Sompeng script with white background.jpg

奧里薩語的雙語者也會用奧里薩文書寫索拉語。[10]

Oriya cons.gif

相似地,生活在安得拉邦和特倫甘納邦的泰盧固語雙語者也會使用泰盧固文。[10]

Telugu script on patterned background.gif

最後一種常用的書寫索拉的文字是拉丁文。

流行文化[編輯]

索拉語於2008年美國紀錄片公司 Ironbound 拍攝的電影《語言學家》中出現,其中兩個語言學家試圖編制幾個瀕危語言.[15]

延伸閱讀[編輯]

  • Ramamurti, R. S. (1931). A Manual of the Sora (Savara) Language. Delhi: Mittal Publication.
  • Veṅkaṭarāmamūrti, G. (1986). Sora–English dictionary. Delhi: Mittal Publication.

參考文獻[編輯]

  1. ^ Statement 1: Abstract of speakers' strength of languages and mother tongues - 2011. www.censusindia.gov.in. Office of the Registrar General & Census Commissioner, India. [2018-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編). Sora.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Glottolog. [2016-08-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19). 
  4. ^ ISO 639-3标准文件. [2016-08-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5. ^ 5.0 5.1 5.2 5.3 Anderson, Gregory D.S (ed). 2008.
  6. ^ 6.0 6.1 6.2 6.3 Mahapatra, B.P. Munda Languages in Census. Bulletin of the Deccan College Research Institute. 1991, 51/52. JSTOR 42930411. 
  7. ^ 7.0 7.1 7.2 Chatterji, Suniti Kumar. 'Adivasi' Literatures of India: The Uncultivated 'Adivasi' Languages. Indian Literature. 1971, 14 (3): 5–42. JSTOR 23329913. 
  8. ^ 8.0 8.1 8.2 8.3 Vitebsky, Piers. Birth, Entity and Responsibility: The Spirit of the Sun in Sora Cosmology. L'Homme. 1980, 20 (1): 47–70. JSTOR 25131601. doi:10.3406/hom.1980.368026. 
  9. ^ Stampe, David L. Recent Work in Munda Linguistics I.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merican Linguistics. 1965, 31 (4): 332–341. JSTOR 1264042. S2CID 224807949. doi:10.1086/464864.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Sora Sompeng. (n.d.). Retrieved April 15, 2017, from http://scriptsource.org/cms/scripts/page.php?item_id=script_detail&key=Sora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Donegan, Patricia; Stampe, David. South-East Asian Features in the Munda Languages: Evidence for the Analytic-to-Synthetic Drift of Munda. Proceedings of the Twenty-Eigh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Berkeley Linguistics Society: Special Session on Tibeto-Burman and Southeast Asian Linguistics: 111–120. 2002 [2022-0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08).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Starosta, Stanley. Case Forms and Case Relations in Sora. Jenner, Philip N.; Thompson, Laurence C.; Starosta, Stanley (編). Austroasiatic Studies, Part 2. Oceanic Linguistics Special Publications. University Press of Hawaii. 1976: 1069–1107. ISBN 978-0-8248-0280-6. JSTOR 20019195. OCLC 6015240755.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Zide, Arlene R. K. Nominal Combining Forms in Sora and Gorum. Oceanic Linguistics Special Publications.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76. JSTOR 20019202. 
  14. ^ 14.0 14.1 14.2 14.3 Mohan, Shailendra. Numeral Expressions in Kharia Korku, and Sora: A Comparative Account. Bulletin of the Deccan College Post-Graduate and Research Institute. 2012, 72/73: 367–374. JSTOR 43610713. 
  15. ^ Honeycutt, Kirk. The Linguists. The Hollywood Reporter. 18 January 2008 [22 February 20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11-21).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