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構主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結構主義(structuralism),社會科學流派,側重對結構(交互關係)的認識,不甚講求對本質的了解,大前提是科學與科學之間或多或少互通有無,提倡一種整體的科學,要透過表面的現象,尋求底層的關係,以期獲得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結構。[1]結構主義是二十世紀下半葉分析研究語言文化社會的流行方法。

主張[編輯]

結構主義主張,任何科學研究都應超越事物象本身,直探在現象背後,操縱全局的系統與規則。社會與文化現象不僅是物件和事物的總和,其實物件和事物背後都另有涵義。[2]

廣泛來說,結構主義企圖探索一個文化意義是透過什麼樣的相互關係(也就是結構)表達出來。根據結構理論,一個文化意義的產生與再造是透過作為表意系統(systems of signification)的各種實踐、現象與活動。一個結構主義者研究對象的差異會大到如食物的準備與上餐禮儀、宗教儀式、遊戲文學與非文學類的文本、以及其他形式的娛樂,來找出一個文化中意義是如何製造與再造的深層結構。比如說,人類學民族誌學李維史陀這位早期著名的結構主義實踐者,就分析了包括神話學、宗族以及食物準備這些文化現象。

結構主義的出現,幫助人們從生活中混亂的表象中,揭露隱藏其中的完整結構,但亦因此一簡約化的結果,造成結構主義把「文本」作了過多的解讀,而讓學者創造出許多並不存在的意義與結構。另外還有各種立場是位於這兩個極端立場之間;而事實上,許多關於結構主義的爭論就是在試圖釐清上面所說的這個問題。結構主義最好被看作是一種具有許多不同變化的概括研究方法。就如同任何一種文化運動一樣,結構主義的影響與發展是很複雜的。

起源[編輯]

「結構主義」並不是一個清楚界定的「流派」,通常將索緒爾的作品當作一個起點。索緒爾在《普通語言學教材》中主張,語言自有其體系,應把語言視為一獨立的系統,以科學方法加以整理分析,深入語言的表面,尋求內在的關聯性。其學說對結構主義有重要啟示。[3]

結構主義導源於1915年至1930年俄國學者形式主義,其後以法國為根據地加以發展。[4]雅各生提出要探討文學的特質,建立藝術的科學方法。文學研究不應局限於文學作品本身的詮釋,而應延及文學的內在體系。[5]1940年代,李維史陀曾在紐約與雅各生同事,受他影響,把語言學某些模式應用於人類學,提出體大思精的神話邏輯。[6]

代表人物與流派[編輯]

語言學中的結構主義[編輯]

索緒爾是令結構主義於20世紀重現的始祖,因為他的講義經由學生整理在1916年出版命名為《普通語言學課程》,其中並不關注言語或語言的使用反而關注語言系統,他稱之為「理論符號學」-「符號學是研究既存在社會結構下,各種符號的科學。」最終,他認為語言符號是由意符(能指)及意旨(意指)所組成。這跟以前關注字與事物的關係的手法很不同。

《普通語言學課程》對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語言學家有很大影響。美國的布龍菲爾德發展了自己的結構語言學,正如丹麥的路易·葉爾姆斯列夫的那一個學說。在法國,安戴尼·梅勒(Antoine Meillet)和Émile Benveniste延續索緒爾的課程。最重要的是布拉格語言學派的成員,例如羅曼·雅各布森尼古拉·特魯別茨柯伊開展了有關的研究。

二戰後的結構主義[編輯]

在整個1940及1950年代間,薩特所推行的存在主義占據著主導地位。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尤其是在六十年代,結構主義開始衝擊法國並顯示出優勢。結構主義最初在法國流行,繼而在全球範圍內傳播開來。

結構主義反對人性自由和選擇的觀點,而是集中關注人類行為是由各種各樣的結構組織所決定的研究。以此觀點為據的早期作品中最重要的一部就是李維史陀於1949年版的《親屬關係的基本結構》。二戰期間,李維史陀紐約結識了雅各生,受到了雅各生的結構主義以及美國人類學傳統理論的影響。在《親屬關係的基本結構》一書中,他從結構觀點來考察親屬關係,並試圖證明不同的社會組織實際上就是少數基本親屬結構的相互置換。隨後於1958年出版的《結構人類學》一書,收錄了闡述其結構主義思想綱要的論文。

到六十年代初期,結構主義作為一種運動已經盛行。 因為它試圖建立一個關於文學系統自身的模式,且在整個文學領域內的作品之間的關係發揮作用的結構原則。結構主義已經努力─並正在努力─為文學研究建立一個盡可能科學的基礎[來源請求]羅蘭·巴特雅克·德希達則集中研究如何將結構主義應用於文學。

構造主義:延伸至心理學[編輯]

構造主義心理學派(英語:structural psychology[7])是由馮特的學生鐵欽納內容心理學派形成近20年後在美國建立的,是內容心理學思想的繼承和進一步發展。但構造主義心理學派絕不等同於內容心理學派,二者無論在形成的時間、地點以及研究方法和具體內容上,都存在著差異。在20世紀構造主義心理學遭到了挑戰。這個學派的心理學分析成人的心智(從出生至現下的經驗總和)之中最簡單可以定義的元素,然後尋找這些元素之間如何結合來形成更複雜的經驗、以及這些元素如何在實際的活動中互相影響。為了達成此研究方式,這派的心理學家使用反思(introspection),以及對於感官經驗、觀點、感覺、情緒等等的自我回報。[8][9]

構造主義心理學派在心理學發展中的貢獻和局限:

  • 構造派是心理學史上第一個應用實驗方法系統研究心理問題的派別。在他們的示範和倡導下,當時西方心理學實驗研究得到了迅速傳播和發展。
  • 理論基礎為純粹經驗論
  • 把心理身,研究它的實際存在,不去討論其意義和功用。
  • 推動行為主義機能主義的產生。

文學研究[編輯]

在分析文學的領域,結構主義者能將一個故事中各元素的潛在關係(也就是結構)揭露出來。這裡舉一個簡單的例子:《西城故事》和《羅密歐與茱麗葉》的關聯性。儘管這兩齣戲劇發生於不同的時間與地點,一個結構主義者會說它們是同一個故事,因為它們具有相似的結構。在這兩個故事中都有一個女孩與一個男孩墜入愛河(或者可以說是+LOVE),然而他們的家族彼此仇恨對方(-LOVE),這個衝突最後經由他們兩人的死而獲得了解決。現在如果有另外一個故事是兩個彼此友好的家庭(+LOVE)為他們的小孩安排了一場婚事,然而他們的子女彼此仇恨對方(-LOVE),而最後這場衝突的解決辦法是兩個子女用自殺來逃避這場婚事。一個結構主義者會說後面第二個故事是第一個故事的「倒置」,因為愛情價值以及兩對團體的關係剛好是顛倒過來的。總言,結構主義者能從一個故事中將其所代表的「意義」揭露出來,而非找出作者的意圖。

註釋[編輯]

  1. ^ 周英雄:《比較文學與小說詮釋》,頁6-7。
  2. ^ 周英雄:《比較文學與小說詮釋》,頁12、10。
  3. ^ 周英雄:《比較文學與小說詮釋》,頁8-9。
  4. ^ 周英雄:《比較文學與小說詮釋》,頁7。
  5. ^ 周英雄:《比較文學與小說詮釋》,頁9-10。
  6. ^ 周英雄:《比較文學與小說詮釋》,頁12。
  7. ^ Donald K. Freedheim, Irving B. Weiner (eds.), Handbook of Psychology, Vol. 1: History of Psychology, John Wiley & Sons, 2003, p. 10; Arun Kumar Singh, The Comprehensive History of Psychology, Motilal Banarsidass, 1991, p. 123.
  8. ^ http://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topic/569652/structuralism
  9. ^ 存檔副本. [2013-1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12). 

參考書目[編輯]

  • 周英雄:《比較文學與小說詮釋》(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0)。
  • Francois Dosse. History of Structuralism (two volume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98. ISBN 0-8166-2371-6
  • Jonathan Culler. Saussure. William Collins Sons & Co Ltd Glasgow, 1976.
  • 羅伯特·休斯:〈文學結構主義〉,《什麼是結構主義》﹝台北:桂冠圖書,1992年﹞,頁11。
  • 高宣揚:《結構主義》(臺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0)。

參考[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