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接義塚大墓公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義塚大墓公
前往: 導覽搜尋

座標24°58′05″N 121°26′26″E / 24.968056°N 121.440495°E / 24.968056; 121.440495

擺接義塚大墓公
擺接義塚大墓公廟殿.jpg
基本資訊
所在地 臺灣 臺灣新北市土城區埤塘里忠義路61號
建造年份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
主神 義塚公

擺接義塚大墓公,又名土城大墓公埤塘義塚,是位於臺灣新北市土城區埤塘里的墓場與陰廟,與林爽文事件漳泉械鬥有關,為土城、中和板橋閩南漳州人後裔的共同信仰中心,由三地官方負責輪流管理。

墳墓[編輯]

殿外古墓
殿外古墓
殿外古墓

土城過去與中和、板橋都屬於擺接堡,為林爽文事件的戰場之一。因戰亂屍橫遍野,連溝圳都有土虱躲在頭顱內,遂流傳下俗諺:「土虱都藏在溝渠中死人之頭顱內。」、「土虱好吃,死人骨頭沒那麼多。」[1][2]

相傳當時林爽文事件平定後,清廷諭令當地屍體不得安葬。數年後才由地方士紳上奏朝廷,指多有無辜民眾與支持清軍的士兵也在其中,清廷才諭令准予收屍。鄉民始將骸骨擇地集中合葬,清廷並賜詞「恩奉獻札諭埋葬、難民萬善同歸墓」,頒「義塚」之名。[3]

多數的文獻以及土城地方的耆老,大多認為大眾墓所葬的是林爽文事件中被天地會殺害、或被官兵誤認為會黨而遭殺害的難民,如臺灣日治時期的《臺北廳志》、廟方的《祭祀公業埤塘大墓公沿革》,以及臺灣戰時期後的《臺北縣志》、林衡道郭喜雄的《臺灣古蹟集‧第一輯》等[1]。新北市議員林銘仁[4]、時任廟方管理人主席的盧嘉辰[5]、廟務人員[6]等也持此說。

《土城祀義塚·擺接慶中元—土城大墓公沿革與2012年中元祭典》的作者謝宗榮,在參考閩浙總督常青於乾隆五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四的奏摺與《淡水廳志》卷十四〈祥異考〉記載天地會與清軍、支援清軍的民軍在擺接地區有過激烈戰鬥、天地會於柑林埤(今土城學府路一帶)溺死殆盡,結論此墓死難者應多為林爽文事件之抗清人士。後來,臺北盆地的漳州移民常與泉州人發生漳泉械鬥,其遺骨也被收至義塚之中,終成為大墓公信仰的主要部分之一。[1]

2013年報導時,《台灣壹週刊》調查大墓公擁有一百多座清治至日治時的古墓[2]。最早的大眾墓立於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己酉孟夏(陰曆五月),與林爽文事件平定時間相去僅一年多[1]。也有嘉慶十年(1805年)更立,款識為「清嘉慶拾年三月清明日再立」、「難民萬善遺體」的墓碑[1][5]

另一說此地大墓公的建立由來,是乾隆時代在擺接堡就發生泉漳械鬥。在李添春1956年所編《臺灣省通志稿》卷二〈人民志宗教篇〉(1956年)記載:「臺北縣土城鄉埤頭大墓公-此是乾隆年間,泉漳分類械鬪時,奉祀漳人戰死者之靈骨。」之後1992年,瞿海源所編的《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三〈宗教篇〉亦延續此說。但擺接地區在乾隆年間並無漳泉械鬥的史料記載。[1]

祭祀[編輯]

殿內大墓公龕
殿內大墓公龕
新北市文化資產說明牌

過去,土城大墓公南方山區為臺灣原住民蟠踞,墾戶林清和乃設隘寮,並祈求義塚公庇護,後來原住民遠徙,大墓公之香火亦因此而日益興盛,遂成為擺接十三庄的漳州籍移民聚落信仰中心之一。其祭祀範圍廣及擺接堡的土城、板橋、中和三區,但土城區頂埔里的安溪人、永和區溪洲地區與板橋區江子翠的同安人,就因為屬於不同族群,故未參與祭典事務。[1]

先民於農曆七月十三獻普搶孤[6]。《臺灣日日新報》1926年8月24日對土城庄埤塘(今埤塘里一帶)報導,以「土城庄埤塘義塚」稱呼此墓,標題則寫〈搶孤蠻俗〉[1]。據傳以前普渡時,會打開大墓公龕的墓頂,但有日本人講會使靈氣散失,此後大墓公從此就沒再打開墓頂[3]。日治末期官方將搶孤風俗更改為中元節獻普,沿革至今改以超渡法會、放水燈祭祀水底冤魂[6]。有臺諺云:「同安人祖,漳州人重普。」[1]

2003年5月12日,用途為拜祭活動的醮壇落成,板橋市長林鴻池、中和市長呂芳煙、土城市長盧嘉辰、中國國民黨秘書長林豐正、縣黨部主委黃昭元等人參加[7]

部分出身土城的企業家也都是大墓公的忠實信徒,包括曾代工蘋果手機觸控面板的宸鴻老闆江朝瑞、皇翔建設老闆廖年吉[2]。警方也會來此祭拜以求破案,一次燒香時剛好接獲線報,逮捕一名躲在此廟黑犬像旁涼亭的性侵犯[8]。推廣林爽文、天地會文化的台北縣林爽文文化推展協會也曾來此祭拜[9]

2012年,新北市政府民俗及有關文物審議委員會審議通過,將此廟的中元祭典以「土城大墓公中元祭典」之名登錄為新北市文化資產的民俗及有關文物[10]

資產[編輯]

指路牌
牌樓
牌樓說明

早期大墓公管理者購買田產收租佃,並且由地方捐地出糧,累積大批土地[2]。如地方習稱「大墓公山」的土城永寧路海山煤礦後山大片土地[11],該山麓也作為立法委員林慎母親等人的墓地[12]

大墓公山從1921年就開放佃農租賃造林,但在1971年收了最後一次租金後,隔年及1964年,共三筆土地被佃農擅自轉租、轉讓擅自濫墾濫蓋,開牧場、興建十多棟別墅和透天厝。1991年又違法興建兩棟占地共998坪、違建的大別墅。廟方1992年提告,一度勝訴又敗訴。隨著土地增值,一戶別墅以新台幣兩千兩百萬元轉手,2002年又繼續加蓋。2003年廟方年再度提告,在黏舜權律師協助下,掌握佃農昔日擅自轉租、轉讓的證據,在2007年打贏官司,2013年由法院執行強制拆屋還地給土城大墓公。[11]

2002年報導時,大墓公管理委員會公布的資產負債表,有現金存款新台幣五千六百多萬元、2001年公告現值十一億八千多萬元的土地、五千二百九十九萬元的房屋,台泥六萬多股股票、台紙六千多股股票、農林七千多股股票、工礦五千多股股票,每年土地租金收入二百六十九萬元、房屋租金收入一百卅二萬元、大樓租金收入二百萬元及香油錢約一百廿萬元[13]

台北捷運土城線開通後,離永寧站不遠的大墓公,廟產土地價格翻倍飆漲。2013年報導時,《台灣壹週刊》調查大墓公擁有商業大樓、停車場,加上二十間透天厝民宅、及面積二十九甲的山坡地、工業區用地、水田等,土地還無償出借給社區當活動中心及公園,估土地房產土地房產新台幣四十億元,每月租金收入百萬餘元,為全國最有錢的陰廟。[2]

管理[編輯]

門牌為新北市土城區忠義路61號。
廟殿
醮壇

大墓公由土城、中和、板橋三地首長輪流管理,這是早先日本政府就有的規定,但廟產則不屬於公家[2]

2002年3月,盧嘉辰上任土城市長,本應繼前土城市長劉朝金管理大墓公,但管理委員會在同年4月17日以即將辦寺廟登記、草擬「義塚大墓公廟組織章程」,臨時取消接任,引爆紛爭[13]。盧嘉辰接任管理人主席後,近6000萬元廟產驟減至2000多萬元[14]。2008年,大墓公無法繳付672萬地價稅,爆發管理人爭議[15]

盧嘉辰2008年3月當選立委後,在該年中元普度拒絕辦理移交,除引發板橋市長江惠貞、中和市長邱垂益寄存證信函,也引起台北縣長周錫瑋、中國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蔡家福在8月協調[14]。次年1月,盧嘉辰到大墓公更換辦公室門鎖,被江惠貞、邱垂益兩人控告濫用立委權勢、霸佔大墓公辦公室、恐嚇及驅離女會計等[16]。盧嘉辰與多位土城裡長解釋只願管理權交給土城人,絕不能讓外人來接管理人主席[17]。兩方對簿公堂,最後法院判決盧嘉辰不具管理權[15][18]。至於,盧嘉辰擔任大墓公主任管理帳目遭質疑不清楚,法院查無不法而不起訴[19]。喧騰許久的神明會大墓公管理人之爭,直到2010年才接給原先不願意接任的土城市代理市長王澤民[15][20]。該年,廟方坦言近年大墓公管理權之爭,讓信眾減少[21]

台北縣升格新北市後,王澤民在土城區長任內病故,續任區長邱武全卻未在大墓公擔任職務,讓擁有超過卅億元資產的大墓公管委會主委與基金會董事長,成為覬覦對象[19]。大墓公的神明會想計畫成立財團法人,脫離官方控制,但被新北市政府以「必須將現任區長納入為董事」為由拒絕,導致曾任土城市長及國代、時任大墓公董事長的盧國雄不滿朱立倫市長[2]。2014年2月25日,新北市土城、三峽等地區被發送大量的夾報,呼籲新北市長朱立倫、新北市議員林銘仁與黃永昌莫阻礙大墓公的發展[22]

黑犬[編輯]

黑犬像
磁畫
大墓公公園

堪輿師認為此廟地是「狗穴」,廟前噴水池為狗喝水的盆子,廟旁公園兩座小丘是糯米糰[3][23]。住持陳財寶表示,昔日械鬥時有一條大黑狗守屍不肯離去,墓建好後牠仍然守在墓邊直至老死,人將牠埋在墓穴內[24]。1994年,管委會花費近新台幣百萬,在廟旁公園入口建立一樓高的黑色公犬雕像[23]。犬身材質為水泥、犬眼以鮑魚殼製成、生殖器材料為銅質[24]

進入公園的旅客需彎腰通過黑犬像腹下,多人會「扶」著生殖器通過。有不孕婦因此認為摸過銅狗生殖器後才受孕產子,還拿油飯酬謝。「銅狗送子」的說法吸引更多信徒前來求子。台灣俚語有「查埔人摸狗卵賺千萬,查某人摸狗卵生卵芭。」、「摸狗卵大富大貴,摸狗卵趕緊做阿爸。」[23]

因彩迷認為黑犬像有靈,可透露中獎資訊,廟遂被彩迷稱為「神犬宮」、明牌稱為「神犬牌」或「神犬宮牌」[25][26][27][28][29][30][31][32][33][34][35][36]。之前大家樂風行時,就有不少人彩迷常前往此廟看香灰猜中獎數字[30]。2002年1月22日樂透彩首期,在開出前當日下午就有《聯合晚報》報導此廟的明牌[29]。恰巧,該些數字出現在第一期樂透彩的四組號碼,許多樂透彩迷趨之若鶩[30]。第二期也剛好中獎,讓彩迷為之瘋狂[31]。因多次中獎,該廟聲名大噪[25]。有彩迷聞訊後想來求明牌,卻不知此廟真正名稱,以「神犬宮」之名找路,因此迷路[26]。廟方管理委員會表示不主動提供明牌讓信眾簽注,若彩迷自行臆測摸索,也只有祝福[30]

彩迷將得來的香灰數字亦附會與時事有關:如331大地震次日,彩迷觀察香爐後形似「351」,因此聯想在一起[33]兩岸三通不積極,香灰出現「0」,代表神犬預言「一切歸零」,暗示數字「10」[26]911事件不久,開出 「1」、「9」 、「0」 ,彩迷稱奇[27]2002年中華民國直轄市市長暨市議員選舉結束時香灰出現「9」,配合台北市長馬英九連任[34];出現「8」,彩迷們猜想是2004年冬颱「遇水則發」[35];香爐牌示有「3」,逢端午節來臨,彩迷推測該數字與划龍舟有關[36]。求出的牌若不準,也有彩迷解釋神明故意懲罰取巧求明牌的人[28]

參考[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謝宗榮. 民俗亂彈》義民、難民、還是亂民?—土城大墓公的奉祀源起. 《自由時報》. [2017-05-11] (中文(台灣)‎).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梁鴻彬. 〈月收租金百萬 40億大墓公 爆官民爭產〉. 《台灣壹週刊》 (台灣: 壹傳媒). 2013-08-29, (第640期)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吳正童. 難民萬善同歸 土城大墓公護子民. Nownews. 2012-09-03 (中文(台灣)‎). 
  4. ^ 賈寶楠. 《市政圈》大墓公歷史 林銘仁如數家珍. 《聯合報》. 2014-07-19 (中文(台灣)‎). 
  5. ^ 5.0 5.1 吳文良. 大墓公小檔案 200年老廟 3市共管. 《聯合報》. 2007-06-12 (中文(台灣)‎). 
  6. ^ 6.0 6.1 6.2 吳仁捷. 大墓公緣起. 《自由時報》. 2008-11-25 (中文(台灣)‎). 
  7. ^ 義塚大墓公 昨公園落成. 《聯合報》. 2003-05-13 (中文(台灣)‎). 
  8. ^ 吳仁捷、王定傳. 涉性侵日女 ‧大墓公不保佑/交保逃3天落網 狼運將收押了. 《自由時報》. 2011-07-18 [2017-05-11] (中文(台灣)‎). 
  9. ^ 天地會祭儀 重現. 《聯合報》. 2010-09-19 (中文(台灣)‎). 
  10. ^ 王問鼎. 大墓公中元祭典 新北認證了. 《聯合報》. 2012-02-14 (中文(台灣)‎). 
  11. ^ 11.0 11.1 謝佳君. 〈台北都會〉纏訟21年 土城大墓公「收回一座山」. 《自由時報》. 2013-05-15 [2017-05-11] (中文(台灣)‎). 
  12. ^ 喪祭. 《聯合報》. 1960-05-22 (中文(台灣)‎). 
  13. ^ 13.0 13.1 陳燕模. 大墓公管理人 昨未交接 管委會臨時取消 土城市長盧嘉辰懷疑蓄意刁難. 《聯合報》. 2002-04-18 (中文(台灣)‎). 
  14. ^ 14.0 14.1 吳文良、王長鼎. 大墓公糾紛 周錫瑋協調不成. 《聯合報》. 2008-08-28 (中文(台灣)‎). 
  15. ^ 15.0 15.1 15.2 曾佳俊. 大墓公爭議落幕 30億廟產採法人管理. 《蘋果日報》. 2010-01-16 [2017-05-11] (中文(台灣)‎). 
  16. ^ 饒磐安. 大墓公換鎖 邱垂益槓盧嘉辰. 《聯合報》. 2009-01-16 (中文(台灣)‎). 
  17. ^ 吉台生. 盧嘉辰續任大墓公管理人主席. 《臺灣時報》. 2009-01-20 [2017-05-11] (中文(台灣)‎). 
  18. ^ 何玉華. 〈台北都會〉小檔案︰大墓公 板橋、土城、中和共祀. 《自由時報》. 2014-04-27 [2017-05-11] (中文(台灣)‎). 
  19. ^ 19.0 19.1 陳俊雄、葉德正. 炸彈導火線 「大墓公」糾紛?. 《中國時報》. 2013-04-16 [2017-05-11] (中文(台灣)‎). 
  20. ^ 陳志仁. 王澤民接任大墓公管理人. 《臺灣時報》. 2010-01-16 (中文(台灣)‎). 
  21. ^ 潘杏惠、吳仁捷、蔡偉祺. 〈台北都會〉「大墓公」普度 托夢要紙錢. 《自由時報》. 2010-08-24 [2017-05-11] (中文(台灣)‎). 
  22. ^ 陳志仁. 大墓公再起爭議 夾報批濫權 林銘仁控抹黑. 《臺灣時報》. 2014-02-26 [2017-05-11] (中文(台灣)‎). 
  23. ^ 23.0 23.1 23.2 吳文良. 摸LP生財生子 銅狗紅得發亮 雕像雄踞大墓公入口 信徒扶著那根通過 當年渾厚挺拔 如今變成短小精幹. 《聯合報》. 2006-08-03 (中文(台灣)‎). 
  24. ^ 24.0 24.1 楊貢金. 土城 忠義黑狗兄 有像為證. 《聯合報》. 2000-04-27 (中文(台灣)‎). 
  25. ^ 25.0 25.1 賴品伃. 狗仔獻樂透明牌 許你一組頭彩號碼. 《蘋果日報》. 2003-06-01 [2017-05-11] (中文(台灣)‎). 
  26. ^ 26.0 26.1 26.2 陶煥昌、林全洲. 神犬牌旺:067. 《聯合晚報》. 2002-05-27 (中文(台灣)‎). 
  27. ^ 27.0 27.1 陶煥昌. 1、9、0尾 神犬咬出. 《聯合晚報》. 2002-09-12 (中文(台灣)‎). 
  28. ^ 28.0 28.1 陶煥昌、吳家詮. 求神問佛 神犬宮牌 信眾解讀 2蝦 1魚. 《聯合晚報》. 2002-01-31 (中文(台灣)‎). 
  29. ^ 29.0 29.1 吳家詮. 神犬宮 開出 2、3、4尾. 《聯合晚報》. 2002-01-22 (中文(台灣)‎). 
  30. ^ 30.0 30.1 30.2 30.3 吳家詮. 神犬牌 報出 3、5、8尾. 《聯合晚報》. 2002-01-25 (中文(台灣)‎). 
  31. ^ 31.0 31.1 吳家詮. 神犬牌「開」1、2、7尾 附送39、40特別號. 《聯合晚報》. 2002-01-28 (中文(台灣)‎). 
  32. ^ 吳家詮. 神犬 開 114 信徒排出 11、24、06、31、41、33. 《聯合晚報》. 2002-02-07 (中文(台灣)‎). 
  33. ^ 33.0 33.1 吳家詮. 神犬吠:3、5、1. 《聯合晚報》. 2002-04-01 (中文(台灣)‎). 
  34. ^ 34.0 34.1 吳家詮. 九尾神犬 11、29、37 下注焦點. 《聯合晚報》. 2002-12-09 (中文(台灣)‎). 
  35. ^ 35.0 35.1 吳家詮. 神犬牌 34、36、48. 《聯合晚報》. 2004-12-05 (中文(台灣)‎). 
  36. ^ 36.0 36.1 吳家詮. 神犬牌 3、6、7尾. 《聯合晚報》. 2005-06-09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