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州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座標36°08′N 120°14′E / 36.133°N 120.233°E / 36.133; 120.233

Schantung Kiautschou.jpg

膠州灣古稱膠澳,是位於中國黃海中部、膠東半島南岸、山東省青島市境內的半封閉海灣,近似喇叭形。因古時屬膠州所轄,故而得名。

地理[編輯]

2006年水域面積為353.92平方千米,總岸線長度為220.02千米,東西寬25千米,南北長32千米,灣口最窄處(淮子口)約3千米[參 1],平均水深7米,最大水深64米[參 2][參 3],0-5米的淺水區占52.7%,而水深大於20米的占總面積的5.4%[參 4]

膠州灣北部為即墨盆地,西北部為膠萊平原。山脈主要有東部的嶗山,南部和西南部的小珠山[參 2]

注入膠州灣的河流主要有大沽河李村河海泊河白沙河洋河樓山河墨水河昌樂路河杭州路河等,但曾經相當部分是作為周邊城鎮工農業生產和居民生活的排污渠道而存在。[參 2]膠州灣通過膠萊河萊州灣相通。膠州灣通過東南部的團島頭和薛家島頭連線為界與黃海相通。[參 2][參 3]

交通[編輯]

膠州灣是中國北方難得的不凍深水良港,建有青島港。北部及東部有膠濟鐵路膠濟客運專線鐵路,西部有其支線膠黃鐵路。橫跨膠州灣建有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青島膠州灣大橋於2011年6月30日建成通車,環灣建有高速公路,灣口建有青島膠州灣隧道[參 5]。東北部有青島流亭國際機場

政區沿革[編輯]

膠州灣古時屬膠州所轄,1898年清朝政府將膠州灣東南岸面積552平方千米的土地(今青島市主城區)劃給德意志帝國作為租借地。目前膠州灣全境由青島市管轄,沿岸政區按逆時針方向依次為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城陽區膠州市黃島區

1899年的一張明信片,描繪了當年正在駛入膠州灣的兩艘德國戰艦

環境破壞與保護[編輯]

膠州灣是山東半島面積最大的河口海灣型濕地,濕地總面積約37平方千米,是亞太地區水鳥遷徙的重要停歇地和越冬地。目前有鳥類12目26科156種,其中包括許多全球瀕危和國家級重點保護種類。[參 6]

由於多年沿岸填海造地,膠州灣水域面積逐漸減小,1928年為560平方千米,1958年為535平方千米,1971年為452平方千米,1977年為423平方千米,1986年為403平方千米,1988年為390平方千米[參 7],2001年367平方千米,2003年362平方千米[參 8],2006年為353.92平方千米[參 1]

隨著膠州灣沿岸工業化程度的加速,排污量大增,膠州灣的污染也日趨加劇[參 2],2000年7月底曾爆發面積約10平方千米的赤潮[參 9]。2002年檢查發現,除大沽河入海口很小面積範圍內優於二類海水水質標準,鄰近其他海域皆不超二類海水水質標準[參 10]

填海造地使膠州灣面積縮小,造成的直接結果是納潮量減小,這大大降低了海灣的調節功能,加重了污染。濕地減少與污染使生態環境遭受嚴重破壞,20世紀60年代膠州灣河口附近潮間帶生物種類多達54種,70年代減到33種,80年代只剩下17種。[參 11]

現在,青島市委市政府提出了「環灣保護、擁灣發展」的口號,正將環灣區域的工業企業逐步遷離膠州灣。並立法嚴格限制填海、防止膠州灣面積急劇縮小[參 11]

備註[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吳永森,辛海英,吳隆業. 2006年膠州灣現有水域面積與岸線的衛星調查與歷史演變分析. 海岸工程. 2008, 27 (3): 15–22. 
  2. ^ 2.0 2.1 2.2 2.3 2.4 徐曉達,林振宏,李紹全. 膠州灣的重金屬污染研究 (PDF). 海洋科學. 2005, 29 (1): 48–53. [失效連結]
  3. ^ 3.0 3.1 趙亮,魏皓,趙建中. 膠州灣水交換的數值研究 (PDF). 海洋與湖沼. 2002, 33 (1). [失效連結]
  4. ^ 張武昌,王榮. 膠州灣橈足類幼蟲和浮游生纖毛蟲的豐度與生物量 (PDF). 海洋與湖沼. 2001, 32 (3). [失效連結]
  5. ^ 中國北方首條海底隧道—膠州灣隧道全線貫通, 新華網, 2010-04-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27) 
  6. ^ 耿以龍,王希明,陳慶道. 青島膠州灣濕地水鳥資源現狀及保護對策. 濕地科學與管理. 2006, 2 (2): 45–48. 
  7. ^ 孫長青 王學昌 孫英蘭. 填海造地對膠洲灣污染物輸運影響的數值研究 (PDF). 海洋科學. 2002, 26 (10): 47–50. [失效連結]
  8. ^ 于格,張軍岩,魯春霞. 圍海造地的生態環境影響分析 (PDF). 資源科學. 2009, 31 (2): 265–270. [失效連結]
  9. ^ 顏天,譚志軍 等. 赤潮的生物毒性評價初步研究——生物毒性測試方法在一次膠州灣赤潮中的應用. 海洋環境科學. 2001, 20 (3): 5–8. 
  10. ^ 婁安剛,王學昌 等. 膠州灣大沽河口鄰近海域海水水質預測. 海洋環境科學. 2002, 21 (1): 54–56. 
  11. ^ 11.0 11.1 膠州灣是青島的「母親灣」 保護它就是保護我們的母親, 青島新聞網, 2005-02-03 [失效連結]

延伸閱讀[編輯]

  • Klaus Muhlhahn著,孫立新譯:《在「模範殖民地」膠州灣的統治與抵抗——1897-1914年中國與德國的相互作用》(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