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塞拉耶佛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塞拉耶佛事件
DC-1914-27-d-Sarajevo-cropped.jpg
義大利報章《周日信使報英語La Domenica del Corriere》於1914年7月12日出版的報紙上所刊登的刺殺事件插圖,由阿奇·貝爾特拉姆英語Achille Beltrame創作。
日期1914年6月28日 (1914-06-28)
地點 塞爾維亞王國
塞拉耶佛拉丁橋附近(43°51′29″N 18°25′44″E / 43.857917°N 18.42875°E / 43.857917; 18.42875
死亡弗朗茨·斐迪南及其妻霍恩貝格女公爵蘇菲

塞拉耶佛事件(德語:Attentat von Sarajevo),又稱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及蘇菲,霍恩貝格公爵夫人遇刺案(英語:Assassination of Archduke Franz Ferdinand of Austria and Sophie, Duchess of Hohenberg),是指1914年6月28日奧匈帝國皇儲弗朗茨·斐迪南及其妻子霍恩貝格女公爵蘇菲遭到塞拉耶佛刺客六人組(五名塞爾維亞人,一名波士尼亞人)成員之一的加夫里洛·普林西普槍殺的事件。該刺客組織由波士尼亞塞爾維亞人、黑手秘密社團成員達里洛·伊利奇英語Danilo Ilić領導。刺殺事件的政治目標是斷絕南部斯拉夫民族各省份與奧匈帝國的聯繫,以達到合併成南斯拉夫的目的。刺客的動機與後來的波士尼亞青年運動一致。

這次刺殺事件導致奧匈帝國決定向塞爾維亞開戰,在1914年7月28日,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王國發出的最後通牒被部分駁回後,奧匈向塞爾維亞宣戰,一星期內奧匈的盟友德意志帝國,與塞爾維亞的盟友俄羅斯帝國,以及俄羅斯的盟友法國英國紛紛加入戰爭,直接導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

事發地點拉丁橋

背景[編輯]

斐迪南大公像

根據《1878年柏林條約》,奧匈帝國被授權占領並管理鄂圖曼波士尼亞,而鄂圖曼帝國保留官方主權。根據同一條約,大國集團(奧匈帝國、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鄂圖曼帝國和俄羅斯帝國)官方上認可塞爾維亞公國為完全主權國家。四年後,塞爾維亞公國國君米蘭一世將國家由公國變為王國,米蘭一世亦成為獨立後首個塞爾維亞國王。當時塞爾維亞的君主隸屬於奧布仁諾維奇王室,仍與奧匈帝國保持著密切的外交關係,在米蘭一世及其繼位者亞歷山大一世在位時,塞爾維亞滿足於統治條約所界定的領土。

1903年發生的塞爾維亞五月政變英語May Coup (Serbia),改變了塞爾維亞的對外關係。當時塞爾維亞軍官德拉古廷·迪米特里耶維奇率兵攻占塞爾維亞皇宮,並殺死國王亞歷山大一世及王后,奧布仁諾維奇王朝終結。軍人擁立十九世紀初帶領塞爾維亞成功爭取自治的民族英雄卡拉喬爾傑·彼得羅維奇之後人彼得一世為新國王。新王朝建立後,塞爾維亞更加奉行民族主義,與俄羅斯關係緊密,卻與奧匈帝國交惡[1]。隨後的十年中,塞爾維亞與鄰國之間的紛爭不斷,但經濟與軍事勢力提升,逐步恢復14世紀的帝國。這些衝突包括1906年與奧匈帝國爆發的關稅之爭(史稱豬戰[2])、塞爾維亞佯裝抗議奧匈帝國吞併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即1908年-1909年波士尼亞危機(最終於1909年3月以塞爾維亞默許不索償而結束[3])以及1912年-1913年塞爾維亞從鄂圖曼帝國的手中征服馬其頓科索沃,驅逐保加利亞巴爾幹戰爭[4]

圖為普林西普

塞爾維亞的軍事勝利與塞爾維亞人對奧匈帝國吞併波赫的憤慨之情,令國內和奧匈帝國塞族的民族主義情緒更為高漲,奧匈帝國塞族不滿奧匈帝國的管治,因而受到塞族「文化」組織的一系列宣傳所煽動[5][6]。接下來的五年引發1914年孤膽刺客——大部分是奧匈帝國的塞族公民——在克羅埃西亞和波赫開展一系列針對奧匈帝國官員的暗殺行動,但均未獲成功[7]。這些刺客均受到塞爾維亞的零星支持。

1910年6月15日,波格丹·澤拉吉奇英語Bogdan Žerajić謀殺波赫鐵腕首長馬里揚·瓦里撒尼英語Marijan Varešanin未遂。22歲的澤拉吉奇是赫塞哥維納內韋西涅的東正教徒,就讀於札格瑞布大學法學院英語Faculty of Law, University of Zagreb,經常前往貝爾格勒[8][9]。澤拉吉奇身中五槍,腦部的致命一槍啟發包括普林西普及其同夥卡布里諾維奇等後來的刺客。普林西普表示:「澤拉吉奇是我第一個模範。17歲時我路過他的墳墓,反映出我們的悲慘狀況和他們的思想。正是在那兒我下定決心遲早犯下暴行[10]。」

1913年,奧皇弗朗茨·約瑟夫吩咐斐迪南大公計劃於1914年6月視察波士尼亞的軍事演習[11]。演習完畢後,斐迪南計劃攜妻參觀塞拉耶佛在新址建設的新國家博物館[12]。公爵夫人索菲的大兒子馬克西米連公爵表示:「母親擔心父親的安全,就陪著他[13]。」

由於「捷克的伯爵夫人被奧地利法院視為平民」,因此弗朗茨·約瑟夫皇帝不同意兩人的婚事,但由於斐迪南大公的堅持,弗朗茨·約瑟夫皇帝才同意兩人的婚事,但開出子孫永遠不能繼承皇位的條件。6月28日是這兩人貴庶通婚的14周年紀念日。正如歷史學家A·J·P·泰勒指出:「

(蘇菲)永遠不能同享(弗朗茨·斐迪南)的地位......永遠不能分享他的光彩,永遠不能再任何公眾場合坐在他旁邊。有一個漏洞......當他展示出軍事能力,他的妻子就可以享受同等地位的認可。因此,他在1914年決定視察波士尼亞的部隊。在該國的首都塞拉耶佛,大公及其妻可以並排駕駛敞篷車......所以,大公是為了愛情而赴死的[14]

暗殺前幾分鐘,大公偕其妻於塞拉耶佛市政廳門前登上座駕時所攝

弗朗茨·斐迪南是發展聯邦制的擁護者,大致贊成將奧匈帝國內部分為三元王國英語Trialism in Austria-Hungary,即在奧匈帝國的統治下可將奧匈帝國境內的斯拉夫族地區重組為克羅埃西亞王國[15],地位與奧地利帝國匈牙利王國同等。克羅埃西亞王國被認為可對抗塞族領土收復主義,斐迪南大公也因此同樣被認為是塞族領土收復主義者的威脅[16]。普林西普後來向法院陳述,阻止斐迪南大公實施改革計劃是他的動機之一[17]

暗殺當天的6月28日(儒略曆6月15日)是聖維特節。在塞爾維亞它被稱為Vidovdan,用來紀念1389年因一名塞族人在帳篷內被蘇丹人刺殺而爆發的、反對鄂圖曼帝國的科索沃戰役

準備殺人[編輯]

事發經過[編輯]

斐迪南大公遇刺時穿的衣服,現存於奧地利陸軍歷史博物館

1914年6月,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到最近被奧匈帝國吞併的波士尼亞檢閱軍事演習。這次軍事演習同樣以塞爾維亞為假想敵,因而引起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的仇恨。

1914年6月28日上午約十點,奧國王儲斐迪南大公夫婦抵達塞拉耶佛火車站。途中有數百名民眾熱烈迎接,而人群中則有七名刺客伺機而動。斐迪南夫婦坐上敞蓬禮車前往市府大廳,途中經過其中兩位刺客面前,但二人因膽怯沒有下手,後來斐迪南夫婦的車隊遭到第三名刺客內德利科·查布林諾維奇英語Nedeljko Čabrinović手榴彈襲擊,但大公下意識的手一揮,手榴彈滾到了車後,立即爆炸。夫婦二人幸運避過一劫,只有一些護衛及圍觀群眾受輕傷。刺客內德利科·查布林諾維奇馬上服下氰化物並跳河企圖自殺不遂,其後被趕至軍警拘捕。

之後,斐迪南大公改變預定行程,決定要到醫院探視一名受輕傷的副官,但隨從人員忘了通知領頭車隊,因此車隊依然照原訂計畫行駛。不幸的是,大公的敞蓬禮車在前往拉丁大橋時,於街角停下,一名叫普林西普的刺客以離斐迪南王儲夫婦不到兩米的距離用手槍向兩人各射出一發子彈,行兇後普林西普服下氰化物企圖自殺,但因為藥物過期而失敗,手槍被打落地後被逮捕,而斐迪南大公夫婦則雙雙送醫不治身亡。

影視作品[編輯]

參見[編輯]

腳註[編輯]

  1. ^ MacKenzie 1995, pp. 24–33.
  2. ^ MacKenzie 1995, p. 27.
  3. ^ Albertini 2005, pp. 291–292.
  4. ^ Albertini 2005, pp. 364–480.
  5. ^ MacKenzie 1995, pp. 36–37.
  6. ^ Albertini 1953, pp. 19–23.
  7. ^ Dedijer 1966, pp. 236–270.
  8. ^ Dedijer 1966, p. 243.
  9. ^ Dedijer 1966, pp. 203–204.
  10. ^ Albertini 1953, p. 50.
  11. ^ Dedijer 1966, p. 285.
  12. ^ Dedijer 1966, p. 9.
  13. ^ Dedijer 1966, p. 286.
  14. ^ Taylor 1963, p. 13.
  15. ^ Albertini 1953, pp. 11–17.
  16. ^ Albertini 1953, pp. 87–88.
  17. ^ Albertini 1953, p. 49.

參考文獻[編輯]

  • Albertini, Luigi. Origins of the War of 1914 II.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3. OCLC 168712. 
  • Albertini, Luigi. Origins of the War of 1914 I. New York: Enigma Books. 2005. ISBN 1-929631-31-6. 
  • Belfield, Richard. The Assassination Business: A History of State-Sponsored Murder. New York: Carroll & Graf. 2005. ISBN 0-7867-1343-7. 
  • Dedijer, Vladimir. The Road to Sarajevo.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1966. OCLC 400010. 
  • MacKenzie, David. Black Hand on Trial: Salonika 1917. Eastern European Monographs. 1995. ISBN 978-0-88033-320-7. 
  • Magrini, Luciano. Il Dramma Di Seraievo. Origini e responsabilita della guerra europea. Milan. 1929. OCLC 8018932. 
  • Gioseffi, Daniela. On Prejudice: A Global Perspective. Anchor Books. 1993. ISBN 978-0-385-46938-8. 
  • Owings, W.A. Dolph. The Sarajevo Trial. Chapel Hill, NC.: Documentary Publications. 1984. ISBN 0-89712-122-8. 
  • Donia, Robert J. Sarajevo: A Biography.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6. ISBN 978-0-472-11557-0. 
  • De Schelking, Eugene. Recollections of a Russian Diplomat, The Suicide of Monarchies. New York: McMillan Co. 1918. OCLC 1890657. 
  • Johnson, Wes. Balkan Inferno: Betrayal, War and Intervention, 1990-2005. Enigma Books. 2007. ISBN 978-1-929631-63-6. 
  • Mitrović, Andrej. Serbia's Great War, 1914–1918. Purdue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978-1-55753-477-4. 
  • Strachan, Hugh. The First World War. I: To Arm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978-0-19-926191-8. 
  • Taylor, A. J. P. The First World War: An Illustrated History. London: Penguin Books. 1963. ISBN 0-14-002481-6. 
  • Trydar-Burzinski, Louis. Le Crépuscule d’une Autocratie. Florence. 1926. OCLC 473403651. 
  • Craig, John S. Peculiar Liaisons: In War, Espionage, and Terroris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Algora Publishing. 2005. ISBN 0-87586-331-0. 
  • Remak, Joachim. The First World War: Causes, Conduct, Consequences. John Wiley & Sons. 1971. ISBN 0-471-71634-0. 
  • MacKenzie, David. Apis, the Congenial Conspirator: the Life of Colonel Dragutin T. Dimitrijević. East European Monographs. 1989. ISBN 0-88033-162-3. 

擴展閱讀[編輯]

  • Bataković, Dušan T. The Serbs of Bosnia & Herzegovina: History and Politics. Dialogue Association. 1996. ISBN 9782911527104. 
  • Fay, Sidney Bradshaw: Origins of the Great War. New York 1928
  • Fomenko, A. "There Was an Alternative! The Legacy of Franz Ferdin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 Russian Journal of World Politics, Diplomacy &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2009) 55#3 p177-184.
  • Ponting, Clive. Thirteen Days, Chatto & Windus, London, 2002.
  • Stoessinger, John. Why Nations Go to War, Wadsworth Publishing, 2007.
  • Treusch, Wolf Sören. Erzherzog Franz Ferdinand und seine Gemahlin werden in Sarajevo ermordet, DLF, Berlin, 2004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