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優良條目,請按此取得更多資訊。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葉劍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葉劍英)
前往: 導覽搜尋
葉劍英
元帥
葉宜偉
Ye Jianying.jpg
葉劍英像
任期
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1978年3月5日-1983年2月25日
前任 宋慶齡(代理)
繼任 彭真
任期
1973年8月-1982年9月
主席 毛澤東 華國鋒
任期
1975年1月-1978年3月
總理 周恩來 華國鋒
前任 林彪
繼任 徐向前
任期
1949年11月6日-1953年9月
繼任 陶鑄
任期
1949年10月28日-1952年12月
繼任 何偉
個人資料
性別
滄白
出生 1897年4月28日(1897-04-28)
 大清廣東省嘉應州
逝世 1986年10月22日(89歲)
 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
籍貫  大清廣東省梅州市梅縣區
國籍  中國
政黨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
父母 葉鑽祥
陳秀雲
配偶 早年包辦婚姻
馮華(1924年結婚)
曾憲植(1927年結婚)
危拱之(1937年結婚)
吳博(1940年結婚)
李剛(1948年結婚)
子女 兒子:葉選平葉選寧葉選廉
女兒:葉楚梅葉向真葉文珊
學歷 大學
母校 雲南講武堂
莫斯科東方大學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
宗教信仰 社會主義
共產主義
獲獎 Order of Victory of Resistance against Aggression ribbon.png 中華民國抗戰勝利勳章(1945年)
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八一勳章的略章.png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級八一勳章(1955年)
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獨立自由勳章的略章.png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級獨立自由勳章(1955年)
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解放勳章的略章.PNG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級解放勳章(1955年)
哥倫比亞特級大十字民主勳章(1982年)[1]
軍事背景
效忠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
服役 國民革命軍
中國工農紅軍
八路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
服役時間 1917年-1985年
軍階 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中將(1937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1955年)
參戰 北伐戰爭
第一次國共內戰
抗日戰爭
第二次國共內戰

葉劍英(1897年4月28日-1986年10月22日),原名宜偉,字滄白廣東梅縣人,中國共產黨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領導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創建者之一。

葉劍英早年曾任黃埔軍校教授部副主任,國民革命軍第四軍參謀長,參與北伐戰爭。1927年12月,組織廣州起事第一次國共內戰時期,任中央軍委總參謀長、紅一方面軍參謀長等職務,參與歷次反圍剿戰役及長征中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參謀長、中央軍委參謀長。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任中央軍委副總參謀長、中共中央後委書記、華北軍政大學校長兼政治委員。1949年1月,任北平聯合辦事處主任,為接管北平做了大量的工作。同年參加中共代表團,同南京國民政府代表團進行和平談判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第一書記廣東軍區司令員政治委員中央人民政府委員、廣東省人民政府主席、廣州市市長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力量監察部部長、軍事科學院院長兼政委等職務,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階,並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捲入「二月逆流」案。林彪事件後,他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部長。1976年毛澤東逝世後,他同華國鋒汪東興等策劃懷仁堂事變,逮捕四人幫成員,此後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廢除國家主席時期相當於國家元首)等職。1986年10月22日,葉劍英在北京逝世,骨灰安葬於廣州紅花崗烈士陵園

1897-1927 出生與成長[編輯]

1897年4月28日,葉劍英出生於廣東省嘉應直隸州(今梅州市梅縣區)雁洋堡下虎形村一個小商人家庭里[2]:1。1908年,11歲的葉劍英家境稍微好轉,父母將他送到離雁洋10多里路的丙村三堡學堂住校讀書[2]:4-5。受到辛亥革命影響,立志報效國家[2]:7

1912年1月,葉劍英以「最優等」的成績從三堡學堂畢業考入梅縣務本中學,這年冬天梅縣務本中學與其他三所中學合併受為官辦。新校長是一個守舊人物,葉劍英因此聯合100多名學生離開學校遷到梅城狀元橋畔東山書院[2]:7,不久在進步人士、學生家長、鄉紳和愛國華僑的支持下在縣城東山腳下建起新校東山中學[3]。葉劍英隨即進入東山中學就讀。在此期間,接觸了一些宣傳社會變革的進步書刊。連任兩屆學生會會長[2]:8-9。1915年秋,葉劍英從東山中學肄業,在與雁洋堡相鄰的橫山新群小學任教半年[2]:10-11。同年冬,隨父赴南洋,次年回國[2]:11

1921年的葉劍英。

1917年夏,葉劍英入雲南講武堂[2]:12。畢業後,追隨孫中山投身民主革命[2]:17。1920年夏,參加了孫中山組織的驅逐桂系軍閥之役[2]:18。翌年10月,隨孫中山出巡廣西[4]。1922年6月,陳炯明叛變時,任海軍陸戰隊營長的葉劍英率部護衛孫中山脫險,同陳炯明軍作戰[5]。嗣後,前往福建任東路討賊軍第八旅參謀長,隨軍入粵討伐陳炯明。言嶺關大捷,名震一時[2]:22

1924年初,任建國粵軍第二師參謀長,受廖仲愷邀請[2]:25,參與籌建黃埔軍校,任教授部副主任[6]。在黃埔執教期間,接觸了許多共產黨人,受到影響,逐步接受了馬列主義,第一次提出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申請,未果[2]:27-28。7月,應張民達師長請求,返回二師,率部迎擊進犯廣州的林虎叛軍,獲勝[2]:29。後奉廖仲愷命,到香洲創辦粵軍第二師獨立營,兼任該營營長。配合黃埔軍校的教學,培訓基層軍士[2]:29。10月15日,與張民達指揮二師參加鎮壓廣州商團叛亂[2]:31。1925年1月,與張民達率二師參加討伐軍閥陳炯明的第一次東征[2]:32。3月,出任梅縣縣長[7]。5月,任建國粵軍第二師新編團團長,率新編團參加第二次東征[2]:41

1926年1月,葉劍英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二十師第二團團長,旋即升任第二十師副師長[2]:42。1926年7月,參加國民革命軍北伐,初期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總預備隊指揮部參謀長,率部參加攻打南昌之役[2]:44。攻克南昌後,任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二師代理師長[2]:45

1927-1937 第一次國共內戰時期[編輯]

1927年4月12日,蔣中正發動四一二事件,葉劍英事後起草並領銜簽發了反蔣通電,並參與策劃吉安暴動[2]:47-48。隨即赴武漢[2]:49,不久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四軍參謀長[8]。7月,經李世安介紹、周恩來同意,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2]:52南昌起事前,葉劍英得知汪精衛陰謀加害葉挺賀龍,立即冒著風險在九江甘棠湖一小划子上與他們商量對策,決定葉挺和賀龍指揮的部隊迅速向南昌開進[2]:54-55。起事軍撤出南昌後,葉劍英極力勸阻了張發奎對起事軍的追擊[2]:56。8月上旬,兼任第四軍軍官教導團團長[2]:58。12月11日,葉劍英率領所部教導團參加廣州起事,任軍事指揮部副總指揮。廣州起事失敗後,葉劍英潛赴香港[2]:73。1928年冬,赴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特別班學習[2]:75

1930年下半年,葉劍英回國到達上海,與劉伯承等人翻譯了蘇聯紅軍的步兵戰鬥條令和政治工作條例等資料[2]:78。1931年4月,到江西中央革命根據地[2]:79。此前第二次反圍剿戰爭即將開始,毛澤東建議誘敵深入,而項英反對。葉劍英對此表示支持毛澤東,隨即協助指揮第二、三次反圍剿戰爭[2]:81。11月,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兼總參謀長。11月底,向中革軍委提出「建設精幹的統帥機關」的建議研究確定中國工農紅軍司令部機關的編制體制,建立健全參謀工作制度[2]:82。1932年10月上旬,任中國工農紅軍學校校長兼政委,兼任瑞金衛戍司令員[2]:85

紅軍時期的葉劍英。

1933年2月,兼任紅十九軍軍長[9],指揮東南戰區第一、二、三縱隊進攻清流縣[2]:90。5月,任中國工農紅軍總參謀長兼紅一方面軍參謀長,12月,兼任閩贛軍區及建寧警備區司令員[2]:91。1934年1月,當選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10]。2月,任中國工農紅軍副總參謀長[2]:92。4月,任福建軍區司令員[2]:93;其後由於連城戰鬥失利,調任中革軍委第四局局長[2]:94

1934年10月,隨中央紅軍參加長征,任軍委第一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1]。部隊進入廣西山區時,他遭轟炸負傷[2]:98。1935年3月,任紅三軍團參謀長。7月,紅一、四方面軍會合後,任紅軍前敵總指揮部參謀長[2]:103。1935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兒蓋開會,決定部隊分左、右兩路軍過草地北上甘南。率領左路軍的張國燾,拒絕執行中共中央的北上方針。葉劍英得悉後,立即將此事報告毛澤東。隨後,中共中央在巴西召開緊急會議,決定迅速率領紅一方面軍主力北上[12][a]

中央紅軍到達陝北後,任紅一方面軍和軍委參謀長[2]:117。1936年,紅軍發起東征戰役,葉劍英指揮中路軍作戰,鉗制國軍主力,支援了左、右兩路軍的軍事行動[2]:119。7月,被中共中央委派到安塞,進行聯合東北軍的工作[2]:122。9月,被派往西安,積極聯絡各方面力量[15]西安事變爆發後,中共中央在會議後派出代表團,由博古周恩來、葉劍英三人趕赴西安,三人做出分工:周恩來負責上層統戰和群眾工作、博古負責黨內工作、葉劍英參加西北聯軍參謀團工作,最終促成事變和平解決[16][17]。1937年3月8日,葉劍英與周恩來同國民政府談判代表顧祝同賀衷寒張沖會談。雙方就中國共產黨承認服從國民黨的領導地位、取消蘇維埃政府、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以及容許共產黨在適當時期內公開、紅軍的編制人員、給養及補充與國軍同等待遇等問題達成「三八」協議[2]:137

1937-1949 抗日戰爭與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編輯]

1941年日本《最新支那要人傳》中的葉劍英。

1937年8月,葉劍英與周恩來、朱德一起到南京參加蔣中正召開的最高國防會議[2]:142。其後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葉劍英任參謀長,被授予國民革命軍中將軍階[18][19]。10月,任八路軍駐南京代表[2]:145。12月23日,任中共中央長江局委員,負責軍事工作[2]:149。1939年1月,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協同周恩來在國統區做統戰工作,宣傳中共抗日主張,廣泛聯絡國民政府上層人士,並多次參與同國民政府談判[2]:156。1939年2月,葉劍英參與創辦南嶽游擊幹部訓練班,任副教育長,講授抗日游擊戰戰略戰術,宣傳持久戰思想[20][21]。1940年3月,葉劍英出席蔣中正在重慶召開的全國參謀長會議,作了《作戰與磨擦問題》的長篇發言,宣講八路軍戰績,駁斥國民政府方面對八路軍的攻擊[2]:169-173。這一年,出版了《葉劍英抗戰言論集》[2]:180

1941年2月,由於皖南事變,葉劍英返回延安[2]:181,任中央軍委參謀長兼十八集團軍參謀長,協助毛澤東朱德指揮中共軍隊作戰,並領導制定了一系列加強參謀工作的制度和措施[2]:182。11月,葉劍英兼任中央教育委員會委員、軍事學院副院長。1943年6月,國共摩擦又起,葉劍英向中共中央提出以智取勝的政治作戰方案,大力開展宣傳戰[2]:187-188。1944年6、7月間,葉劍英先後向在延安的中外記者參觀團美軍觀察組介紹中共軍隊在敵後各抗日根據地的作戰情況和戰績[22][2]:189。1945年,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委員[23]。1945年,中國抗日戰爭結束後,成為首批被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授予抗戰勝利勳章的軍事將領之一[24]

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與葉劍英在西苑機場。

1945年12月,葉劍英參加以周恩來為首的代表團,到重慶進行停戰談判,出席政治協商會議[2]:198。1946年1月,葉劍英赴北平任軍事調處執行部中共代表,與國民黨代表、美國代表一起,調處國共軍事衝突和監督雙方執行停戰協議[25]。1947年2月,他返回延安[2]:219。3月,國軍攻占延安後,中共中央機關一分為三,葉劍英和楊尚昆率一部分中央機關赴晉西北[2]:220;隨後,葉劍英任中共中央後方委員會書記[26]。7月,出席全國土地會議,在會上作了軍事問題的報告[2]:224。12月,出席中央在米脂楊家溝召開的工作會議,同任弼時一起,主持了土地問題的討論[2]:226

1948年5月,葉劍英任華北軍政大學校長兼政治委員[2]:229。他主持制定正確的教育方針,培養和建立教員隊伍,發揚教學民主,輸送了大批幹部[27]。1949年初,任北平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兼市長、北平聯合辦事處主任[28]的葉劍英和聶榮臻彭真一起,促成了北平和平解放[2]:239。期間他組織了一系列工作,包括對傅作義軍隊的改編和對舊北平市政府、學校、廠礦等各方面的接管工作[2]:241,致力於北平的市政建設,維護社會安定,恢復發展生產,改善文化教育等[2]:247。4月,他參加以周恩來為首的中共代表團,同以張治中為首的南京國民政府代表團的和平談判[2]:249-251。8月,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第一書記、廣東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29]

1949-1966 中華人民共和國初期[編輯]

1957年,葉劍英和劉亞樓在蘇聯。

1949年10月初,葉劍英和陳賡指揮廣東戰役,14日攻占廣州[2]:257。隨後,任廣東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廣州市市長[30]。1949年底至1953年,他領導了華南地區剿匪鬥爭[2]:260、經濟建設以及廣州的市政建設等各項重大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2]:267-270。1950年1月,任廣州南方大學校長,為南方高等教育作出重要貢獻[31]

1950年9月,兼任廣東省人民政府財經委員會主任。1950年春開始,他在領導廣東省的土地改革中,注意保護華僑和民族工商業者的利益。他還曾兼任華南墾殖局局長,親自領導開拓了橡膠和熱帶作物的生產事業[2]:281。1951年5月,任華南軍區司令員[32]。1952年6月,任中南軍區代司令員,出席華南分局擴大會議。會議中心內容是批評華南分局領導工作中在農民問題上的「右傾」錯誤和「地方主義」錯誤,葉劍英在會上違心地作了檢討發言[2]:287-289。1953年5月,任中共中央中南局代第一書記、中南行政委員會代主席[2]:291

1958年,葉劍英、彭德懷尼古拉·布爾加寧赫魯雪夫

1954年6月,葉劍英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9月,當選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副主席,並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力量監察部部長[33]。1955年4月,任訓練總監部代部長,主持全軍的軍事訓練工作[2]:293。他強調從實戰需要出發,進行現代條件下的軍事訓練,把解放軍建設成優良的正規化、現代化軍隊[2]:294。9月27日,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階,獲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11月,組織並主持了遼東半島方面軍抗登陸戰役中集團軍海岸防禦的軍事演習[2]:295。1956年6月,他主持召開全軍院校會議,強調辦好院校對部隊現代化建設的重大意義。9月,出席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再次被選為中央委員[34]。1956年12月,葉劍英率中國軍事代表團訪問緬甸。之後,他還率軍事代表團訪問了蘇聯印度波蘭等國家[2]:302-303

1958年3月,葉劍英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第一任院長兼政委[2]:306。主持制定了軍事科學研究的方針、原則和方法,建設了一支科研幹部隊伍,培養了一批科研人才[2]:307-309。同年,兼任高等軍事學院院長[35]。1959年9月,葉劍英任中共中央軍委常委[2]:320。 1960年,任軍委軍事訓練和軍事學術研究委員會主任,參與領導研究國家防禦作戰問題[2]:320;主張軍事訓練和軍事科學研究相結合,以總結解放軍軍的經驗為主,探討在現代條件下的戰爭指導規律;主持制定解放軍一系列條令條例[2]:325。1963年12月,葉劍英建議在全軍推廣郭興福教學法,得到毛澤東和軍委的讚許[2]:326。1965年1月,當選為第四屆全國政協副主席。1966年1月,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5月15日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秘書長,主持軍委日常工作[2]:455。8月,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36]

1966-1976 文化大革命時期[編輯]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2]:334。1966年10月,葉劍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多次發言,堅決反對搞亂軍隊[2]:336。11月13日,他在北京工人體育場召開的軍隊院校和文體單位十萬人大會上講話,對當時的錯誤做法提出批評[2]:337。11月29日,他在北京工人體育場召開的軍隊院校師生大會上再次講話,嚴厲譴責打、砸、搶行為[2]:338。1967年1月中旬,毛澤東指使陳伯達教唆紅衛兵開始批鬥總政治部主任蕭華,之後周恩來出面闢謠[37]:321[38]:822。1月19日,在京西賓館召開軍委碰頭會,圍繞軍隊內部是否展開文革運動,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三位元帥與江青、陳伯達康生姚文元爭執起來[38]:823。此時葉群突然拿出發言稿批判蕭華,當晚紅衛兵抄了蕭華的家[38]:824。次日上午,京西賓館繼續開會,蕭華講述被抄家經過,作為全軍文革小組組長的徐向前出於責任,和陳伯達一起批評蕭華[39]。徐向前與葉劍英氣憤之下敲桌子,而葉劍英亦因此拍傷手骨[2]:344。該事情被四人幫誣陷為「京西賓館事件」,為「二月逆流案」之始[37]:322

京西賓館會議剛結束,紅衛兵開始批鬥楊勇,中央軍委工作開始陷入混亂[38]:827。情急之下,徐向前於1月24日晚,獨闖林彪住處毛家灣,並開門見山要求軍隊必須保持穩定,並要求制定規則[37]:323。隨後林彪表示同意,並請葉劍英、聶榮臻趕到毛家灣,共同商議出七條意見[40][38]:828。之後葉、聶、徐三位元帥趕赴釣魚台國賓館,與中央文革小組討論,確定七條意見[38]:828。後經各軍區領導討論,改成八條意見[38]:829。1月28日,林彪與徐向前到中南海毛澤東審批該八條命令[38]:829-830。此後該命令得到貫徹,各大軍區秩序得以恢復[38]:831

同年2月8日,周恩來在懷仁堂召開中央政治局碰頭會[37]:324。會上,徐向前同陳伯達就劉志堅問題發生嚴重爭執[37]:325。2月11日,葉劍英和徐向前等與陳伯達、康生張春橋就軍隊穩定問題發生爭執[41][38]:832。2月16日,軍方與文革小組的衝突達到頂峰,譚震林陳毅李先念紛紛發言怒斥文革小組[38]:832。會後中共文革小組向毛澤東匯報,經毛澤東表態,文革小組開始製造「二月逆流案[38]:834。2月25日至3月18日,中共中央多次開會,葉劍英同譚震林、陳毅、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聶榮臻等被冠以「二月逆流」的罪名,遭江青、康生、陳伯達、謝富治等人圍攻批鬥[2]:346。1968年3月,發生楊余傅事件,葉劍英、聶榮臻等元帥被誣陷為「黑後台」[2]:349。1968年10月,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召開,朱德陳雲、葉劍英、徐向前、陳毅、聶榮臻等人被分為不同小組,進行批判[38]:841-842。1969年1月3日,毛澤東表示為二月逆流案平反[37]:329。然而在同年4月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朱德、陳毅、葉劍英等元帥繼續被分組批判[38]:843-844

1969年1月,葉劍英被下放到新華印刷廠蹲點[2]:352。6至10月,葉劍英與陳毅、徐向前、聶榮臻受毛澤東、周恩來委託,全面深入地分析國際形勢,為中國外交工作提出意見和建議[2]:353。同年10月,林彪發布《林副主席指示第一號令》,全軍進入緊急戰備狀態,各軍隊將領被迫疏散離京[38]:848-849。其中朱德去廣州、葉劍英到長沙、劉伯承去武漢、陳毅在石家莊、聶榮臻去邯鄲[42],徐向前在開封彭德懷在押,此時十大元帥中除羅榮桓賀龍去世外,只有林彪在北京[38]:849。1970年8月,葉劍英參加中共九屆二中全會[2]:355。會後,他按照毛澤東、周恩來的指示,帶領調查組到福建、廣東、廣西、湖南、湖北等地,調查陳伯達歷史[2]:356

1971年7月,葉劍英受毛澤東、周恩來委託,主持接待秘密來華訪問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2]:366。之後林彪九一三事件爆發,葉劍英重新以軍委副主席身份主持軍委日常工作[2]:357。同時,中共中央撤消軍委辦事組,成立軍委辦公會議,由葉劍英主持,並由謝富治張春橋李先念李德生紀登奎汪東興陳士榘張才千劉賢權組成,辦公會議制度維持至1975年2月[43]。1972年,參加接待先後來華訪問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和日本首相田中角榮。1973年,又協助周恩來接待第二次來訪的基辛格[2]:366。1973年8月,在中共十屆一中全會上,他當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1974年1月,葉劍英受毛澤東、周恩來委託,同鄧小平一起指揮西沙海戰,占領西沙群島[2]:363-364

1975年1月,在第四屆全國人大會議上,他被任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部長[2]:370。6、7月間,葉劍英和鄧小平一起,主持召開了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他在會上就國際形勢、壓縮軍隊定額、調整編制體制、安排超編幹部等問題作了講話[2]:371-372。在他主持下,對全軍二十幾個大單位的領導班子進行了調整配備[2]:373。1976年2月,在所謂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中,葉劍英被毛澤東下令「養病休息」[2]:376

1976-1986 改革開放時期[編輯]

抓捕四人幫[編輯]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在治喪初期,時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和國務院總理的華國鋒就計劃解決「四人幫」問題[44]:672。9月11日,華國鋒向李先念交底,通過李居中聯繫,與葉劍英取得一致意見。華國鋒積極行動,又得到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中央軍委常委陳錫聯中共北京市委和北京衛戍區負責人吳德等人的支持,在力量對比上完全壓倒了「四人幫」。華國鋒考慮過開會解決和武力解決兩種方式,9月21日與葉劍英密談後初步確定以「隔離審查」的方式強硬解決[2]:383。9月26日晚,華徵求李、吳的意見後一致認為,在政治局會議獲得多數票有把握,在中央全會則無把握,通過黨內鬥爭的正常程序已無法順利拿下「四人幫」,遂決定「先斬後奏」,待果斷處置「四人幫」之後再召開政治局會議追認。葉劍英獲悉商議結果後表示完全同意。[44]:695[45]

這種「半合法」的方式是特殊情況下不得不採取的特殊手段,得到陳雲「不可避免」、「下不為例」的表態支持[46]。汪東興率8341部隊負責抓捕行動,10月4日確定了具體行動計劃[44]:697-698。10月6日,抓捕行動按計劃展開,華國鋒以討論《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名義,召集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在懷仁堂開會,晚8時左右,三人先後抵達,即由華、葉、汪宣布對其「隔離審查」;幾乎同時,江青毛遠新分別在住處被宣布「隔離審查」和「就地監護」,謝靜宜遲群等「四人幫」黨羽在北京市委被控制[2]:387。10月6日10時許,華國鋒在北京西郊玉泉山9號樓(葉劍英住處)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緊急會議。在會上宣布粉碎「四人幫」是毛澤東的遺願、「四人幫」被抓是文化大革命的勝利[47]:146。會議決定華國鋒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2]:388。10月14日,中央公布了粉碎四人幫的消息,全國沸騰,毛澤東逝世之後的沉悶局面一掃而空[48]。隨後中共十屆三中全會上,華國鋒和鄧小平分別被選為黨中央的正副主席,葉劍英繼續擔任排名第一的副主席。

國家元首[編輯]

文化大革命結束後,作為黨內唯一副主席的葉劍英成為僅次於中共中央主席華國鋒的第二號人物。葉劍英對鄧小平在文化大革命後重新出山起主要作用[2]:392。1978年3月,葉劍英當選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廢除國家主席時期作為國家元首[2]:401。1979年1月1日,葉劍英主持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指出「實現中國的統一,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並提出在海峽兩岸「發展貿易,互通有無,進行經濟交流」和「雙方儘快實現通航通郵」的方針[49]。1979年10月1日,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周年,中共中央決定由葉劍英出面講話[50]。葉劍英在講話中,論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年來的成就和失誤,總結文化大革命的教訓,批判兩個凡是,明確提出在建設高度物質文明的同時,要建設高度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號召全國人民團結一致,向著四個現代化的目標前進[51]

1980年9月,葉劍英擔任憲法修改委員會主任委員,領導制定了《刑法》、《刑事訴訟法》等二十二個法律[2]:402。1981年9月30日,葉劍英就台灣問題提出九條方針政策,建議舉行國共兩黨對等談判,實現第三次國共合作,即「葉九條[52]。1982年12月,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通過了葉劍英主持制定的「八二憲法[2]:403

晚年[編輯]

文化大革命結束後,資歷深厚的鄧小平回到中共最高決策層以穩定局面;而局面穩定後,鄧小平與華國鋒展開權力鬥爭[53],主張「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務實派漸漸在輿論和中共高層權力中獲勝,而毛澤東式的領袖崇拜逐漸失去了光環[54][55]。鄧聯合陳雲胡耀邦等指責華國鋒的「兩個凡是[56][57]是「極左路線錯誤」,華國鋒一派的領導地位逐漸被鄧小平一派取代[58][59]。華國鋒的權力也在1978年中央工作會議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不斷削弱[60]

1980年2月,在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上,中共中央決定恢復中共中央書記處胡耀邦總書記,開始改變權力高度集中於黨主席華國鋒的格局。基於黨政分開的原則,在9月的五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上,華辭去了兼任的國務院總理一職[61]。8月重要政治局擴大會議以後,很多人提出華不宜擔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共中央軍委主席[62]:386-387。11月10日至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連續召開9次會議,討論華國鋒過去四年的執政問題[47]:455。陳雲、李先念、胡耀邦等人在會上向華提出嚴肅批評,華作了許多解釋和自我辯護,不肯承認錯誤,會議一再延長。葉劍英在會上檢討自己有「周公成王」的封建思想[63][62]:391,自我批評在宣傳華時說了過譽的話,還說:「如果國鋒同志不願意承擔責任,那就由我承擔好了。」葉劍英此言既出,華不再辯解,表示接受批評並提出辭職[64][47]:458。在1981年6月召開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上,華國鋒的辭呈得到批准,僅象徵性擔任位列最後的中共中央副主席

1982年9月,葉劍英出席中共十二大,再次當選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黨內位列第二位,僅次於總書記胡耀邦,在鄧小平之前[2]:420。1983年6月,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1985年9月,葉劍英在1985年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前的中共十二屆四中全會上,因健康問題請退中央委員會職務[2]:420。1986年10月22日凌晨1點16分,葉劍英病逝於北京,享年89歲[2]:423。1987年10月22日,葉劍英的骨灰安葬於廣州黃花崗烈士陵園[2]:426

紀念[編輯]

故居和紀念館[編輯]

葉劍英元帥的故居位於梅州市梅江區嘉應路24號,紀念館建於1987年7月,館名由原國家主席楊尚昆題寫,紀念館陳列展覽有大量珍貴的照片、手稿、題詞、文獻、文物。2005年5月5日在故居和紀念館的基礎上,整合擴建成為葉劍英紀念園,葉劍英紀念園是全國100個紅色旅遊經典景區和廣東3個紅色旅遊經典景區之一,占地面積482畝,總投資1.6億元,分為人文秀區、紀念景區、生態林區和旅遊休閒服務區四個區。紀念園門前有一座葉劍英元帥的全身銅像。[65]

以他命名的事物[編輯]

  • 劍英圖書館:位於梅州市梅江區書山路,前身為梅縣圖書館,1991年更名為梅縣劍英圖書館[66]
  • 劍英體育館:位於梅州市梅江區,占地面積20000平方米,建築面積9800平方米[67]
  • 劍英公園:位於梅州市梅江區三角鎮新塘一帶,園內有一座革命烈士英雄紀念碑和一面積達266664平方米的游湖[68]
  • 劍英紀念大橋:位於梅州市梅江區,於1997年開通[69]
  • 劍英大道:位於梅州市梅縣區,為市政道路工程,共長2160米、路幅寬60米[70]

評價[編輯]

正面[編輯]

孫中山生前曾評價葉劍英「年輕有為」[71]

1962年9月24日,毛澤東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說:「葉劍英同志搞了一篇文章,很尖銳,大關節是不糊塗的。我送你兩句話『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諸葛,大家都知道,是諸葛亮呂端是宋朝的一個宰相,說這個人大事不糊塗。」[72]1967年夏,毛澤東對楊成武說:「劍英同志在關鍵時刻是立了大功的。他救了黨,救了紅軍,救了我們這些人。」1971年8月28日,毛澤東在長沙同劉興元丁盛韋國清汪東興談話,提及1935年紅軍分裂時說:「葉劍英同志在這個關鍵時刻是有功勞的,所以你們應當尊重他。那時我們的路線是正確的,那時軍隊如果不到西北,那裡還有點根據地,那怎麼能到華北地區、東北地區呢?怎麼能在抗日戰爭時搞那麼多根據地呢?」[2]:111

1986年10月22日,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中央軍委發布訃告,評價葉劍英是「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忠誠戰士,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締造者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元勛,長期擔任黨、國家和軍隊重要領導職務的卓越領導人」[2]:423。10月29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葉劍英追悼會,中顧委主任鄧小平主持大會,總書記胡耀邦致悼詞。悼詞特別肯定了葉劍英在中共關鍵時刻所做的貢獻[2]:425。1989年11月,葉劍英被中共中央軍委確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家之一[73]

葉劍英在去世後仍然受到官方和學術界的關注和討論。1997年4月28日,中共中央召開「紀念葉劍英同志誕辰一百周年座談會」。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會上發言,稱讚他「黨性堅強,信念堅定。他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事業矢志不渝,對黨和人民無比忠誠。他無私無畏,有膽有識。在各種嚴峻的考驗面前,他總是把黨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堅決同一切危害黨和人民利益的行為作鬥爭。在重大和緊要的歷史關頭,他總是挺身而出,力挽狂瀾,表現出偉大的革命氣魄和高超的鬥爭藝術。」[74]

負面[編輯]

一般認為,葉劍英應對原廣東軍區副司令員陳光之死負主要責任。葉劍英1950年任廣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時,與陳光發生衝突;隨後陳光被開除黨籍,遭到軟禁。陳光1954年6月自焚[75][76]

家族[編輯]

葉劍英的祖先宋朝時由中原南遷到梅州[77]。葉劍英祖父葉福智,早年以屠宰為業,育有五子,第五子為葉劍英父親葉鑽祥(1871-1921)。葉鑽祥字裕芬,自幼隨二哥葉欽祥習武,曾考取梅州武秀才[2]:1。葉劍英母親陳秀雲(1872-1944),共生有4男4女,存活2男2女。即兒子葉劍英、葉宜導(1906-1989),女兒葉才英葉順英

葉劍英早年在家鄉有一門包辦婚姻,無子女。1924年初,在廣州與醫務工作者馮華結婚[2]:23。當年11月,生下長子葉選平,後又生了長女葉楚梅。1927年,在廣州與曾憲植結婚[2]:58。1937年,在延安與長征女幹部危拱之結婚,二人無子女。1940年,在重慶與吳博結婚[2]:181。1948年末,在北京良鄉華北軍政大學學員李剛結婚,生子葉選廉,女兒葉文珊。1955年二人離異[2]:239。1955年後,葉劍英沒再正式結過婚。身邊還先後有過三位女人,主要是照顧葉帥的生活,而沒有正式名份,是否有子女亦不詳[78]。也因為妻子、紅顏眾多,使之在民間也有「花帥」之稱。

子女 生母 備註
長子葉選平 馮華 曾任廣東省省長全國政協副主席[79]
次子葉選寧 曾憲植 曾任總政聯絡部部長[79]
三子葉選廉 李剛 保利集團下屬凱利公司董事長兼總裁、深圳國葉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79]
長女葉楚梅 馮華 機械工業部工具機局原副局長,原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之妻[79]
次女葉向真 吳博 筆名凌子,全國政協委員,國際儒學聯合會普及委員會副主任、中華孔子學會副會長、北京電影製片廠原導演[79]
三女葉文珊 李剛 海南華僑投資有限公司副董事長[79]
養女戴晴 原名傅小慶傅凝,生於四川重慶,是一名中國作家持不同政見者。生父傅大慶於1944年遭日本憲兵隊逮捕殺害後,戴晴一直由葉劍英收養[80]

注釋[編輯]

  1. ^ 中共官方歷史多稱葉劍英截獲張國燾密電,但也有研究表明密電一事缺乏事實根據。[13][14]

參考文獻[編輯]

  1. ^ 中國人大·政府大事記(1980-1984). 中國網. 2003-02-25 [2015-10-05]. 
  2. ^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2.024 2.025 2.026 2.027 2.028 2.029 2.030 2.031 2.032 2.033 2.034 2.035 2.036 2.037 2.038 2.039 2.040 2.041 2.042 2.043 2.044 2.045 2.046 2.047 2.048 2.049 2.050 2.051 2.052 2.053 2.054 2.055 2.056 2.057 2.058 2.059 2.060 2.061 2.062 2.063 2.064 2.065 2.066 2.067 2.068 2.069 2.070 2.071 2.072 2.073 2.074 2.075 2.076 2.077 2.078 2.079 2.080 2.081 2.082 2.083 2.084 2.085 2.086 2.087 2.088 2.089 2.090 2.091 2.092 2.093 2.094 2.095 2.096 2.097 2.098 2.099 2.100 2.101 2.102 2.103 2.104 2.105 2.106 2.107 2.108 2.109 2.110 2.111 2.112 2.113 2.114 2.115 2.116 2.117 2.118 2.119 《葉劍英傳》編寫組. 葉劍英傳.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6年. ISBN 978-7-80092-299-2. 
  3. ^ 廣東梅縣教育志編纂組編. 梅縣教育志. 廣東梅縣教育志編纂組. 1990: 9. 
  4. ^ 張植信等編著. 將帥從這裡起步. 瀋陽: 遼寧人民出版社. 1988: 103. ISBN 7-205-00393-8. 
  5. ^ 范碩. 葉劍英在關鍵時刻. 瀋陽: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11: 12–13. ISBN 978-7-205-06966-7. 
  6. ^ 陳宇. 黃埔軍校年譜長編.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14: 24. ISBN 978-7-5075-4221-9. 
  7. ^ 梅縣政府志編纂委員會. 梅縣政府志. 梅縣政府志編纂委員會. 1993: 123–124. 
  8. ^ 張明金、劉立勤. 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 解放軍出版社. 2007: 39. ISBN 978-7-5065-5387-2. 
  9. ^ 林玉涵; 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室. 福建工農紅軍發展歷程.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7: 153. ISBN 7-5073-2320-X. 
  10. ^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布告. 1934-02-03 [2015-09-24]. 
  11. ^ 王樹增. 長征.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6: 76. ISBN 978-7-02-005798-6. 
  12. ^ 武國友. 紅軍長征全史(第三卷). 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6: 286. ISBN 7-5602-1842-3. 紅四方面軍戰史. 
  13. ^ 馮勝平. 「草地密電」:查無實據,事出有因. 共識網. 2014-05-04 [2015-09-24]. 
  14. ^ 夏宇立. 張國燾長征「密電」問題的來龍去脈. 炎黃春秋. 2011, (1). 
  15. ^ 《彭雪楓傳》編寫組. 彭雪楓傳.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7: 124. ISBN 978-7-80170-311-8. 
  16. ^ 吳葆朴; 李志英. 秦邦憲(博古)傳. 北京: 中共黨史出版社. 2007: 211. ISBN 978-7-80199-6855. 
  17. ^ Pak-Wah Leung. Political Leaders of Modern China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 January 2002: 4. ISBN 978-0-313-30216-9. 
  18. ^ 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 八路軍·文獻. 解放軍出版社. 1994: 19–20. ISBN 7-5065-2325-6. 
  19. ^ 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初期部隊作戰序列. 新華網. 2008-07-30 [2015-08-21]. 
  20. ^ 衡山縣政協文史工作委員會. 衡山文史資料 第2輯. : 63. 
  21. ^ 蕭泓; 龔格. 抗日戰爭中的元帥將軍.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5: 116–126. ISBN 7-5073-1902-4. 
  22. ^ 葉劍英:八路軍七年來在華北抗戰的概況. 鳳凰網. 2014-09-04. 
  23.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 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名錄 下.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5: 726. ISBN 7-208-05733-8. 
  24. ^ 國民政府頒發的抗戰勝利勳章. 新浪. 2015-08-14 [2015-09-24]. 
  25. ^ 軍事科學院《葉劍英傳》編寫組. 葉劍英傳略. 北京: 軍事科學出版社. 1987: 142. 
  26. ^ 張靜如,梁志祥主編. 中國共產黨通志 第2卷.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1: 153. ISBN 978-7-5073-1050-4. 
  27. ^ 中國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 中共黨史人物傳 精選本 5 軍事卷 上. 北京: 中共黨史出版社. 2010: 211–213. ISBN 7-5098-0257-1. 
  28. ^ 范碩主編. 新北平首任市長葉劍英.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9: 3. ISBN 7-5073-0717-4. 
  29. ^ 廣東省地方史志編纂委員會編. 廣東省志 軍事志. 廣州: 廣東人民出版社. 1999年11月: 77. ISBN 7-218-03180-3. 
  30. ^ 黃勛拔主編. 廣東省志 政治紀要. 廣州: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4: 138. ISBN 7-218-04393-3. 
  31. ^ 羅明. 羅明回憶錄. 廣東人民出版社. 1990: 218–230. ISBN 7-211-01509-8. 
  32. ^ 姜思毅主編. 中國人民解放軍大事典 上. 天津: 天津人民出版社. 1992: 1131. ISBN 7-201-01046-8. 
  33. ^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編寫組.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第五卷. 軍事科學出版社. 2011: 17. ISBN 978-7-80237-427-0. 
  34. ^ 王琦. 歷屆中共中央委員人名詞典 1921-1987. 中共黨史出版社. 1992: 61. ISBN 7-80023-494-0. 
  35. ^ 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所. 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史要. 北京: 軍事科學出版社. 2005: 244. ISBN 7-80137-800-8. 
  36. ^ 麥克法夸爾;弗正清.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下卷.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92: 141. ISBN 978-7-5004-1185-7. 
  37. ^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徐向前傳》編寫組. 徐向前傳.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7. ISBN 978-7-80092-058-5. 
  38. ^ 38.00 38.01 38.02 38.03 38.04 38.05 38.06 38.07 38.08 38.09 38.10 38.11 38.12 38.13 38.14 38.15 徐向前. 歷史的回顧. 解放軍出版社. 1987年. ISBN 7-5065-0126-0. 
  39. ^ Jin Qiu. The Culture of Power: The Lin Biao Incident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95. ISBN 0804735298. 
  40. ^ 王年一. 大動亂的年代.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9: 142. ISBN 978-7-01-007863-2. 
  41. ^ 唐少傑. 一葉知秋: 清華大學1968年「百日大武鬥」.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2003年: 55. ISBN 978-9-6299-6126-8. 
  42. ^ 《劉伯承傳》編寫組. 劉伯承傳. 北京: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7: 414. ISBN 978-7-8009-2101-8. 
  43. ^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編寫組.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第六卷. 軍事科學出版社. 2011: 165. ISBN 978-7-80237-427-0. 
  44. ^ 44.0 44.1 44.2 史雲,李丹慧.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第8卷·難以繼續的「繼續革命」——從批林到批鄧(1972-1976). 香港中文大學當代中國文化研究中心. 2008. ISBN 978-988-17274-8-0. 
  45. ^ 劉曉. 激盪歲月:1976年的中國. 中國工人出版社. 2000: 219-225. 
  46. ^ 尹家民. 紅牆見證錄(下):共和國風雲人物留給後世的真相.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4: 1349. ISBN 7-80170-272-7. 
  47. ^ 47.0 47.1 47.2 葉永烈. 鄧小平改變中國:1978:中國命運大轉折. 四川人民出版社、華夏出版社. 2008年5月. ISBN 978-7-210-03829-0. 
  48. ^ 鄧書傑 李 梅 吳曉莉 蘇繼紅. 轉機時刻(1970-1979)(中國歷史大事詳解). 青蘋果數據中心. 18 December 2013: 367. GGKEY:195P4P59P2F. 
  49. ^ 劉峰搏; 杜廣強. 兩岸三通簡史. 北京: 台海出版社. 2007: 29–35. ISBN 7-80141-579-5. 
  50. ^ 刑小群:〈鄭惠口述史(三之三)〉,香港:《明報月刊》,2003年9月,第103頁
  51. ^ 葉劍英.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1979-09-29 [2015-09-28]. 
  52. ^ 吳石堅. 葉劍英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上海: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11: 60–66. ISBN 978-7-80745-844-9. 
  53. ^ Joseph Fewsmith. Elite Politics in Contemporary China. M.E. Sharpe. 1 January 2001: 45. ISBN 978-0-7656-0686-0. 
  54. ^ 楊晉川、劉庸安、李從國、程國林編. 1976-1992中國政壇風雲錄. 改革出版社. 1993: 51. ISBN 978-7-8007-2467-1. 
  55. ^ Xuezhi Guo. China's Security State Philosophy, Evolution, and Poli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9 August 2012: 362. ISBN 978-1-107-02323-9. 
  56. ^ Michael E. Marti. China and the Legacy of Deng Xiaoping: From Communist Revolution to Capitalist Evolution. Brassey's. 2002: 10. ISBN 978-1-57488-540-8. 
  57. ^ 鄧小平. 鄧小平文選.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4年: 42-47頁、38-39頁. ISBN 978-7-5065-2523-7. 第二卷. 
  58. ^ 世紀脈絡 從 "一大" 到 "十五大". 華夏出版社. 1997: 229. ISBN 978-7-5080-1415-9. 
  59. ^ Feng Chen. Economic Transition and Political Legitimacy in Post-Mao China Ideology and Reform. SUNY Press. 1995: 36–38. ISBN 978-0-7914-2657-9. 
  60. ^ Xiaobing Li. China at War: An Encyclopedia. ABC-CLIO. 10 January 2012. ISBN 978-1-59884-416-0. 
  61. ^ 鄭剛. 當代中國三次思想解放全錄 獻給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二十周年. 中共黨史出版社. 1998. ISBN 978-7-80136-249-0. 
  62. ^ 62.0 62.1 蕭冬連.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從撥亂反正到改革開放, 1979-1981. 歷史的轉軌. 香港中文大學當代中國文化研究中心. 2008. ISBN 978-988-17562-0-6. 
  63. ^ 張江明. 歷史轉折關頭的葉劍英. 中共黨史出版社. 1997: 159. ISBN 978-7-80136-091-5. 
  64. ^ 袁小倫. 由遠及近到漸行漸遠:葉劍英與華國鋒的政治交往. 黨史縱覽. 2005, (11). 
  65. ^ 葉劍英紀念園. 梅州市旅遊網. 2015-06-25 [2015-09-26]. 
  66. ^ 本館介紹. 梅州市劍英圖書館. 2014-11-19 [2015-09-26]. 
  67. ^ 葉劍英元帥風範傳萬代. 梅州網. 2004-05-03 [2015-09-26]. 
  68. ^ 劍英公園. 梅州市旅遊網. 2013-06-08 [2015-09-26]. 
  69. ^ 客家建築 梅城的橋. 梅州網. 2005-04-22 [2015-09-26]. 
  70. ^ 劍英大道延長線及客都大橋連接線首期工程明年5月底前完工. 梅州網. 2014-12-22 [2015-09-26]. 
  71. ^ 葉劍英為何總能力挽狂瀾?. 大公網. 2013-10-22 [2015-09-28]. 
  72. ^ 趙一楠. 毛澤東最後一次長篇講話:認為「四人幫」的問題不大. 湘潮. 2011, (1). 
  73. ^ 中國當代軍事家. 中國網. 2007-03-05 [2015-09-03]. 
  74. ^ 江澤民. 在紀念葉劍英同志誕辰一百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 人民日報. 1997-04-29 [2015-09-28]. 
  75. ^ 司馬清揚. 蒙冤自焚的中共開國名將[圖集]. 多維歷史. 2013-12-23 [2014-12-04]. 
  76. ^ 李作鵬. 我為什麼沒有阻攔林彪起飛. 共識網. [2014-12-04]. 
  77. ^ 劉繼賢主編;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編. 葉劍英年譜 上.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7: 1. ISBN 7-5073-2282-3. 
  78. ^ 孔慶東. 膾炙英雄. 北京: 中國文聯出版社. 2012: 251–257. ISBN 978-7-5059-7340-4. 
  79. ^ 79.0 79.1 79.2 79.3 79.4 79.5 檔案破譯:中國十大元帥的後代現在幹什麼?. 新華網. 2006-01-28 [2015-09-28]. 
  80. ^ 戴晴. 我的四個父親. 共識網. 2013-03-01 [2015-09-24]. 

外部連結[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務
前任:
宋慶齡
第一副委員長代行委員長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元首
委員長代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1978年—1983年
繼任:
李先念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前任:
宋慶齡
第一副委員長代行委員長職權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
1978年—1983年
繼任:
彭真
中國共產黨職務
前任:
羅瑞卿
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秘書長
1966年5月—1977年8月
繼任:
羅瑞卿
前任:
方方
中共中央華南分局書記
中共中央華南分局第一書記
1949年8月—1955年5月
繼任:
陶鑄
中共中央華南分局代理第一書記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職務
前任:
林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部長
1975年—1978年
繼任:
徐向前
前任:
李揚敬
廣州市政府市長
廣州市人民政府市長
1949年—1952年
繼任:
何偉
中國人民解放軍職務
新頭銜
新設機構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院長
1957年10月—1972年10月
繼任:
宋時輪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政治委員
1957年10月—1972年10月
繼任:
粟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