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廷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蒋廷黻)
前往: 導覽搜尋
蔣廷黻
Jiang Tingfu.jpg
個人資料
性別
出生 1895年12月7日
 大清湖南省寶慶府邵陽縣
逝世 1965年10月9日
 美國紐約州紐約市
籍貫 湖南邵東
政黨

蔣廷黻[註 1]威妥瑪拼音:Tsiang Ting-fu;拼音:Jiǎng Tíngfú;1895年12月7日-1965年10月9日),中國歷史學家、外交家。

生平[編輯]

出生[編輯]

1895年12月7日(清光緒二十一年),蔣廷黻出生在湖南省寶慶府邵陽縣(今屬邵東縣)楮塘鋪(據《蔣廷黻回憶錄》,今屬廉橋鎮),家中有3畝田地,他的父親還與二伯父共同經營在靖港的鐵器店,在晚年曾擔任靖港的商會會長。6歲時母親去世,繼母是一位富有的寡婦,對年幼的蔣廷黻相當關愛。[1]。蔣廷黻從4歲起接受舊式教育,他的父親原計劃讓兒子到店裡當學徒,日後經商;不過最終由二伯父作主,在1906年初,11歲的蔣廷黻進入長沙明德學堂就讀,一學期後轉入美北長老會湘潭所辦的益智學堂,在那裡深受美國傳教士林格爾夫婦的影響。1911年,16歲的蔣廷黻受洗加入基督教。

留學[編輯]

1911年,16歲的蔣廷黻前往美國求學,就讀於密蘇里州帕克維爾英語Parkville, Missouri的派克中學,半工半讀。1914年進入俄亥俄州歐柏林學院,主修歷史學,1918年獲得文學士學位。此後曾應基督教青年會之徵,赴法國為華工服務。1919年,蔣廷黻回到美國,進入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師從海斯教授,攻讀歷史,1923年獲博士學位。

教學[編輯]

1923年,蔣廷黻回到中國,先後任天津南開大學、北京清華大學教授,清華大學文學院院長、歷史系主任。1932年,蔣廷黻與胡適等人共同創辦《獨立評論》雜誌。作為歷史學家,蔣廷黻不贊成中國傳統史學研究的考據方法,引進西方現代綜合式的歷史研究方法。蔣廷黻擔任清華大學歷史系主任期間,進行了一項建立現代中國歷史學的宏偉計劃,要使中國歷史的每一個時代都有專門學者和教授研究。為此他一面著力網羅已有成就的學者,一方面積極訓練一批年輕的學者,減少他們的授課時數和行政事務,為他們提供良好的研究條件(參考書、助理人員),讓他們潛心研究學術。因此,清華歷史系中國史研究的形成了陣容可觀的教師隊伍:中國通史及古代史專家雷海宗,隋唐史專家陳寅恪,元史專家姚從吾邵循正,明史專家吳晗,清史專家蕭一山(兼任北大教授),蔣廷黻本人則專攻近代史及近代外交史[2]。他在研究中國近代外交史過程中,形成了一套對近代中外關係變化如何影響中國歷史發展的看法,十分重視中國近代對外關係史檔案資料的整理工作。他以當時首次影印刊布的清宮檔案《籌辦夷務始末》為基礎編輯了《近代中國外交史資料輯要》(上、中兩卷),收購散藏於民間的檔案,編輯道光咸豐同治三朝《籌辦夷務始末補遺》(同治五年以下未編成)。

從政[編輯]

1954年,上Longines Chronoscope接受訪問

1935年12月,蔣廷黻離開清華大學,以非中國國民黨員的學者身分加入國民政府,任行政院政務處長。後從事外交事務,1936年至1938年任中華民國駐蘇聯大使。1945年獲任命為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

1947年5月22日,國民政府特派蔣廷黻為中華民國出席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亞洲及遠東經濟委員會代表團首席代表。[3]:83596月17日,聯合國遠東經濟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在上海開幕,中國、蘇聯、美國、英國、法國、印度、澳洲、菲律賓暹羅荷蘭10國代表到會,蔣廷黻被推為主席;6月25日會議閉幕。[3]:83728月2日,國民政府特派蔣廷黻暫代常駐聯合國代表兼安理會代表。[3]:83938月14日,中國出席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代表蔣廷黻發表聲明,贊同組織委員會視察荷印迫害華僑事。[3]:83978月26日,出席聯合國安理會代表蔣廷黻,對印尼虐待華僑事發表聲明。[3]:8402

1948年4月21日,駐聯合國代表兼駐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代表蔣廷黻,代表中國政府在《關稅貿易協定》之《暫行實施議定書》上簽字。[3]:857911月6日,蔣廷黻會晤馬歇爾,請求美國派一特別軍事代表團到中國,並由美國軍官指揮中國軍隊作戰,未獲馬歇爾同意。[3]:872011月9日,蔣廷黻再就此事會晤馬歇爾。[3]:8720

1956年3月,蔣介石以一等卿雲勳章頒授駐聯合國代表蔣廷黻,褒許其歷年在外交壇坫上奮鬥之功績。[4]:841961年11月,蔣廷黻改任中華民國駐美大使,兼駐聯合國代表。在聯合國代表任內,最主要的工作在於控蘇案及中華民國聯合國代表權案。1965年10月9日病逝於紐約

家庭[編輯]

蔣廷黻的原配夫人是唐玉瑞,育有二女二男。1944年,蔣廷黻出任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中國代表。蔣好打橋牌,牌藝精湛;抗戰後期,蔣在重慶的橋牌桌上經副署長李卓敏介紹,認識沈維泰之妻沈恩欽,兩人日後傳出不倫之戀。1945年1月,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成立,直接隸屬於行政院,蔣廷黻擔任首任署長。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由李卓敏(後來赴美國任教於柏克萊加州大學,1964年起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校校長)接任副署長後爆發貪污案。[5]1948年7月21日蔣廷黻與沈恩欽在康州(Connecticut)結婚。[6]唐玉瑞不甘於此,一狀告到聯合國,「舉牌在聯合國外面示威抗議」[7],成為當年茶餘飯後的笑談[8];甚至唐氏經常在蔣演講餐會上公然鬧場;此舉造成蔣極大之精神壓力,以致於健康狀態走下坡,晚年竟無力完成回憶錄

著作[編輯]

蔣廷黻非常重視中俄、中蘇關係與東北問題的研究。於1932年寫成《最近三百年東北外患史》一書中從順治咸豐部分,以後又發表有關文章多篇。1938年寫成大綱性的《中國近代史》一書,提出中國人能否近代化將關係國家興亡的觀點。蔣廷黻是中央研究院院士。著作還有《蔣廷黻回憶錄》(未完成)、《近代中國外交史資料輯要》(上、中)、《蔣廷黻選集》(台北文星出版社),譯著有海斯著《族國主義論叢》。

評價[編輯]

  • 吳相湘曾用「經世致用以天下為己任」形容蔣廷黻[9],這說明蔣廷黻勇於任事、較少書生從政的保守軟弱性格,是「今日中國……需要的政治家」。[10]但蔣廷黻的剛愎自用也是政界出名的。1946年,行政院長宋子文與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署長蔣廷黻傳出不合;是年10月,由霍寶樹接替蔣擔任署長,隨即爆發貪污案。行總副署長李卓敏(後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校校長)即因貪污被停職。後來蔣廷黻與張群勾結,讓李卓敏無罪脫困。[11]
  • 陳之邁在文章稱蔣廷黻「對於淺陋的見解與發表淺陋見解的人,完全沒有耐心、沒有容忍」[12]浦薛鳳稱蔣身段不夠柔軟,「不太適宜任何政體之仕途」[13]張忠紱更直接說蔣「驕橫狂妄,排斥異已,以國事為兒戲」[14]
  • 林博文:「他是一個真正有抱負而又想做事的人,他要以知識和行動報國,而不是在書房和象牙塔中空喊口號,或寫無濟於事的政論。他把他一生中的黃金時代貢獻給國家,在聯合國安理會和聯大會議上馳騁,每年在驚濤駭浪中護衛中華民國會籍。」[15]

傳記[編輯]

  • 《蔣廷黻的志事與平生》,陳之邁著,傳記文學,1967年9月。
  • 《台灣先賢先烈專輯:蔣廷黻傳》,林子候著,國史館臺灣文獻館,1997年9月。
  • 《蔣廷黻與蔣介石》,湯晏著,大塊文化出版,2017年1月。

註釋[編輯]

  1. ^ 「黻」,注音ㄈㄨˊ,音同「福」

參考文獻[編輯]

  1. ^ 《蔣廷黻回憶錄》第一章,1984年,傳記文學出版社
  2. ^ 余世存: 蔣廷黻:瓷器店中一猛牛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編).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年7月. 
  4.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
  5. ^ 1950年1月16日,蔣濟南在《致蔣廷黻的一封公開信》中說:「你搶了你下屬之妻,與這次貪污案有關。李卓敏想拿實權,你又極無聊,他便投你所好,將沈的妻子介紹與你打牌、跳舞,進一步便同居,又進一步便與沈維泰脫離,由李卓敏將她拉進建國西路五七○號。沈維泰則被你調『升』到美國去!李卓敏得了實權,便與端木愷、趙敏恆等合夥,強迫你的妻子唐玉瑞與你離婚。不成功,後來到美國又要張平群來辦這事,勸唐玉瑞與你離婚,由上海鬧到紐約,由紐約到墨西哥,醜名處處聞!最後你說墨西哥法庭准予離婚。到了美國,你又利用你的美國汽車夫來欺壓唐玉瑞,以後到巴黎開會或紐美開會,你便與『沈小姐』雙雙出現在外交場合之下!」
  6. ^ 周谷:《外交秘聞:1960年代台北華府外交秘辛》
  7. ^ 黃蕙蘭:《沒有不散的筵席--外交家顧維鈞夫人自述》
  8. ^ 1949年3月26日《申報》
  9. ^ 吳相湘:《蔣廷黻的志業:經世致用以天下為己任》,台灣傳記文學第七卷第六期,1965年12月,第18頁。
  10. ^ 《觀察》周刊,第一卷第八期,1946年10月19日
  11. ^ 蔣濟南:《致蔣廷黻的一封公開信》
  12. ^ 陳之邁:《蔣廷黻的志事與平生》,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
  13. ^ 浦薛鳳:《十年永別憶廷黻》
  14. ^ 張忠紱:《迷惘集》
  15. ^ 林博文《從歷史後台走向外交前台的蔣廷黻》,載於《蔣廷黻與蔣介石》導讀,大塊文化2017年1月24日。

外部連結[編輯]

前任:
葉公超
中華民國駐美國大使
1961年—1965年
繼任:
周書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