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蔣宋美齡)
前往: 導覽搜尋
宋美齡
Soong May-ling giving a special radio broadcast.jpg
宋美齡發表電台廣播,1945年1月1日
 中華民國第一夫人(訓政時期)
任期
1928年10月10日-1931年12月14日
前任 方榕卿(已於譚延闓當選前歿)
繼任 懸空(林森從沒娶妻)
任期
1943年6月1日-1948年5月19日
前任 懸空(林森從沒娶妻)
繼任 廢止
 中華民國第一夫人
任期
1948年5月20日-1949年1月21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郭德潔/李秀文
任期
1950年3月1日-1975年6月1日
前任 郭德潔/李秀文
繼任 劉期純
個人資料
別名 蔣宋美齡女士蔣夫人
出生 (1897-03-05)1897年3月5日
 大清江蘇省松江府上海縣
逝世 2003年10月24日(2003-10-24)(106歲)
 美國紐約州紐約市曼哈頓
國籍  中華民國
政黨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配偶 蔣中正(1927-1975)
親屬

宋靄齡(大姐)
宋慶齡(二姐)
宋子文(大哥)
宋子良(大弟)
宋子安(二弟)
孔祥熙(大姐夫)

孫中山(二姐夫)
兒女

蔣經國(繼子)

蔣緯國(繼子)
父母

宋嘉澍(父)

倪桂珍(母)
學歷 中學:美國 衛斯理安學院英語Wesleyan College
(Wesleyan College)
大學:美國 衛斯理學院文學士
(Wellesley College B.A.)
宗教信仰 西方基督教新教循道宗
軍事背景
效忠 國民革命軍
服役 航空委員會秘書長
服役時間 1936-?
軍階 文職人員佔中將缺
參戰 中國抗日戰爭

宋美齡(英文名:Soong May-ling,1897年3月5日-2003年10月24日)冠夫姓尊稱為蔣宋美齡女士蔣夫人。前中華民國第一夫人中國國民黨總裁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及第一、二、三、四、五屆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的第四任妻子,前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及第六、七任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的繼母。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議主席團主席、中國國民黨中央婦女工作委員會指導會議指導長、天主教輔仁大學復校第二任董事長及名譽董事長。美國韋爾斯萊大學博士[1]:187。對近代中國歷史中美關係影響深遠。

早年經歷[編輯]

童年在中國(1897年—1908年)[編輯]

1897年3月5日(農曆二月十二日),宋美齡出生於中國大清上海浦東川沙鎮(內史第)位在浦東川沙鎮蘭芬堂七十四弄一號。宋美齡籍貫海南,父親宋嘉澍廣東省文昌縣人(今隸屬海南省),曾擔任美南監理會(今衛理公會牧師,後經營出版業,以印刷和批發《聖經》致富[2]:16。母親倪桂珍,出身上海名門望族。宋美齡在六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四,兩位姐姐宋靄齡宋慶齡分別比她年長8歲和4歲,哥哥宋子文比她年長3歲,兩位弟弟宋子良宋子安則分別比她年幼2歲和9歲。

宋美齡在美國在學時留影,1910年

1903年,宋美齡就讀上海三一堂女塾。

青年在美國就學(1908年—1917年)[編輯]

1908年,宋美齡與宋慶齡同赴美國留學,先後在新澤西州薩米特鎮以及喬治亞州梅肯之皮德蒙特學院、衛斯理安學院就讀。1912年,進入麻薩諸塞州衛斯理學院

學成回國(1917年—1926年)[編輯]

1917年,回到中國。1918年,在上海基督教女青年會擔任英語教師。她積極參加基督教女青年會活動,並且是全國電影審查委員會成員[2]:70。後任上海工部局兒童勞工工作委員會秘書。她長得漂亮,有教養,有錢盛裝打扮[2]:70

1922年,蔣中正與宋美齡在上海見面。宋美齡和蔣初次見面是在宋慶齡家裡,當時孫中山一家正在廣州;蔣似乎對宋美齡一見傾心[2]:72。蔣便追求宋。

蔣曾贊成孫同宋慶齡結婚,見到宋美齡後不久,蔣就自己打算同宋美齡結婚之心事,向孫徵求意見;孫認為宋美齡接受之可能性小,並且力勸蔣不要操之過急,使蔣大為吃驚[2]:72。由於已婚,並信仰佛教,倪桂珍強烈反對他們交往,要蔣先與所有妻子、侍妾解除婚約,才答應他們交往。蔣向宋美齡求婚時,宋家反對,因為蔣不是基督徒;宋家堅持,蔣要娶宋美齡就必須信基督教,蔣答應與宋美齡結婚後認真研讀《聖經》,宋家同意[2]:16

1926年7月9日,蔣就任中國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誓師北伐」[3]:12

1927年12月1日,蔣中正和宋美齡舉行婚禮

中年前期經歷(1927年—1949年)[編輯]

與蔣中正結婚(1927年)[編輯]

1927年,蔣登報聲明與幾位前妻脫離關係。1927年4月12日,蔣進駐上海,向宋求婚。12月1日,蔣與宋於上海結婚。[3]:14結婚儀式先後於上海西摩路(今陝西北路)369號宋家靜安寺路戈登路大華飯店舉行。[4]:187其時有報紙在標題上一語雙關稱蔣宋聯姻為「(蔣)中(正)(宋)美(齡)合作」。[4]:188婚禮分兩次進行:先在宋宅會客廳舉行西式婚禮,後在戈登路大華飯店出席中式婚禮。

1930年,在宋促使下,蔣在上海虹口崑山路景林堂正式接受洗禮,成為基督教徒。1931年10月26日,《時代雜誌》美國版封面人物為蔣宋夫婦。1934年,國民政府在蔣宋主導下開始推行「新生活運動」,宣傳新政內容;秋天,隨蔣作1個月西北考察。

1936年11月9日,宋擔任中國航空委員會祕會長,為了組建中國空軍,她在向外國採購飛機、聘請外國顧問等問題上,發揮了自己的外交才能。此外,她還把許多時間花在有關航空理論和飛機設計的學習上。日後被空軍譽為「中國空軍之母」,對中國空軍現代化貢獻重大。1937年,蔣授權宋掌握空軍;宋聘請陳納德將軍整頓中國空軍。

西安事變 (1936年)[編輯]

1936年12月12日凌晨,楊虎城張學良在西安扣押蔣,進行「兵諫」,發生舉世震驚的西安事變。當時,宋正在上海養病,急忙趕往南京同政府人員商議解救辦法,宋竭力主張以和平方法營救蔣。12月15日,她與宋子文飛往西安與張學良、楊虎城、周恩來談判,最後順利達成協議。12月25日下午,西安事變和平解決,蔣宋等人飛離西安。

抗戰時期和中美關係 (1936年—1949年)[編輯]

蔣介石在國家大事上最親信宋美齡,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和戰後曾幾次作為蔣個人使者到美國;她的魅力和風度使她成為國際名人,而且往往能把蔣比較生硬之形象沖淡一些[2]:16-17

組織婦女工廠和戰時學校 (1936年—1943年)[編輯]

良友畫報》136期:中國空軍副總司令宋美齡

1938年,宋出版《戰爭與和平通訊》;組織婦女工廠和戰時學校,為全國婦運最高指導機關。美國《時代周刊》把蔣宋作為1938年第一期封面人物,評選他倆為1937年「時代年度風雲人物」,並指出「1937年,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國家是中國。在陸地,在海洋,在天空,中國人同入侵的日本人展開了殊死搏鬥。尤其是在上海,中國軍隊連續13周阻止了日本人的前進。在這個關鍵時刻,領導這個國家的是一位最能幹的領導人蔣中正和他的傑出夫人宋美齡。」

戰時,她為國軍縫製軍服以及在醫院探望國軍照片,成功激起許多中國人民的愛國心。

蔣中正、宋美齡夫婦與史迪威中將於緬甸,1942年
宋美齡於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1943年宋美齡於美國母校衛斯理學院發表演說之宣傳海報

赴美國白宮演講 (1943年2月18日)[編輯]

1941年12月7日,日本空襲珍珠港,美國加入太平洋戰爭。美國從此對中國艱苦抗戰的英勇表現產生由衷敬意。他們把這種敬意集中表達在對宋美齡的歡迎上。由於宋美齡在美國接受教育的背景,美國人覺得這是自己國家培養出來的高雅人才,油然而生出一種自豪感。因此,美國一時掀起「宋美齡熱」。

1942年,宋秘密離開重慶,飛往紐約治病,訪問母校衛斯理學院;暗中謀求美國援助。美國為了更支持和同情中國抗日戰爭 ,1943年2月,宋作為蔣之特使訪問美國,成為美國總統羅斯福夫人埃莉諾·羅斯福貴賓,三度訪問白宮,在白宮住了11天。她儀態高雅、言談適度,贏得羅斯福夫婦敬佩。 

1943年2月18日,宋美齡在國會發表演說,她是第一位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的中國人,也是繼荷蘭女王之後,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者的第二位女性。宋美齡演說呼籲美國各界支持中國抗戰,內容勸說美國將注意力從歐洲戰場轉移到日本對中國侵略,為中國贏得美國同情。

隨後,宋又去美國各地發表演說,傳播媒介大量報導她的行涵,許多雜誌以她的肖像作為封面。她所到之處,人們鼓掌歡呼,慷慨捐款,支援中國抗日戰爭,總計超過25萬人聽過她演說。美國國會更順勢廢除實行已有60年惡名昭彰的「排華法案」,提高美國華人地位。

《時代雜誌》封面人物 (1943年3月1日)[編輯]

3月1日,宋美齡首次單獨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封面人物,這也是她第三次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前兩次是與夫婿蔣中正共同被選為封面人物,其中有一次是1937年與夫婿蔣中正共同被選為年度風雲人物。

接著,宋美齡又訪問加拿大,擴大中國抗戰的國際影響。

蔣中正與宋美齡,攝於1943年

出席開羅會議 (1943年11月)[編輯]

1943年11月,蔣宋出席中、美、英三國首腦開羅會議,宋美齡穿梭於蔣中正和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之間,充分顯示外交才幹。由於蔣不會說英文,居中翻譯協調的工作全部由宋負責,羅斯福事後說:「我對蔣先生的印象十分模糊,現在想想,我對蔣先生的認識,幾乎全部是透過他的夫人。」事後,邱吉爾對羅斯福說:「這位中國女人可不是弱者」!

國共內戰在華時期[編輯]

1946年,為調停國共衝突,美國派遣特使馬歇爾抵華,接受蔣中正夫婦招待,由於接受西方教育,宋與馬歇爾在各方面交流反應,引起民情不同的中國人及部分美國人批評。10月,蔣夫婦首次造訪台灣,參加「台灣光復一周年紀念」活動。

1947年4月23日,宋美齡受聘為世界婦女公民協會名譽主席。[5]:83414月26日,國際母親大會在巴黎揭幕,宋美齡任榮譽主席。[5]:8342

戰後,宋美齡姐夫孔家與宋家所形成的孔宋集團在政治默許下,在貿易特許權金融等上下其手,被許多近代史研究者認為是導致當時中國國民黨形象敗壞主因之一。台灣公視「世紀宋美齡」第二集「奮起與挫敗」中,曾描述宋美齡親人孔宋家族以權勢謀私利,1948年蔣經國在上海「打老虎」,打到宋美齡姨甥孔令侃,但在宋干預下,蔣特地發一封電報給當時上海市長吳國楨處理此事,露出內心掙扎。[6]

國共內戰在美時期 (1948年11月28日—1950年1月13日)[編輯]

1948年底,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一路失守,蔣爭取美國對他再次支持。11月28日,宋美齡飛往美國,商洽美援。[3]:5712月3日,會晤馬歇爾,12月10日會晤杜魯門。[7]:230蔣同意宋美齡直接尋求美國政府援助,且提示與美方商談時,可明白傳達其個人進退之態度[8]:116-117然而被美國總統杜魯門冷淡處理,在美國無能為力。12月26日,蔣函電宋美齡,告知政局恐即有變化,希望其儘速返國:「其關係在桂派而不在共匪也」[9]:27-28

中年後期經歷(1950年-1975年)[編輯]

晚年蔣中正與夫人
1960年6月,美國總統艾森豪(左)訪問台北,與蔣中正(右)、宋美齡(中)合影,圖後為美國駐台北大使莊萊德(Everett F. Drumright)。
飛虎隊所拍攝的宋美齡,1965年

1950年1月13日,宋美齡自美國返國。[3]:63基於宗教信仰與認知,宋反對共產主義,反對中國共產黨,支持「反共復國」,並創辦中華婦女反共聯合會、華興育幼院等。

赴美國就醫(1952年8月—1954年10月)[編輯]

1952年8月,宋赴美國就醫。[3]:711953年10月,宋美齡受任為中央婦女工作會指導長,[3]同月自美返台。[3]:79

與蔣介石居住台灣(1954年10月—1975年4月5日)[編輯]

1965年8月,宋美齡飛美國訪問。[3]:1101967年,擔任在台復校天主教輔仁大學董事長。1970年起,台美的關係漸漸發生變化,1971年10月25日的第26屆聯合國大會通過2758號決議文,台灣退出聯合國,而在聯合國組織中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1974年3月,蔣中正與宋美齡設宴餞別即將卸任離華美國大使馬康衛夫婦。[3]:131

1975年4月5日,蔣中正以突發性心臟病,於下午11時50分在台北士林官邸逝世,享年89歲[3]:133-134。中華民國政府為其舉行國葬。4月29日,蔣經國午飯後,奉接宋美齡手諭一封:「經國:今天又屆你的生辰,往年我都為你設席與人共聚,一享天倫之樂。此次自 父親撤手離你我之後,我們再也無此興緻作任何怡宴之擧。今晨我特別起得早,為你禱告,祈求 上帝給你智慧健康和毅力,並特別賜福予你,這是我今年以此為壽。母字。」[10]:20同年,蔣經國接掌中國國民黨主席,接掌黨政軍大權。

晚年經歷(1976年—2003年)[編輯]

孀居美國(1975年9月16日—1986年)[編輯]

1975年9月16日,宋搭乘中美號專機赴美,行前發表3,000多字《書勉全體國人》。

1979年,美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後,宋在美國仍堅持反共復國。

1981年5月29日,宋慶齡去世,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美國大使館曾向宋美齡發訃聞,希望她能到北京祭拜二姊,宋拒絕請求。最終,宋美齡並未出席喪禮。

1982年7月,中共統戰部長廖承志致信蔣經國,呼籲兩岸展開和談,「相逢一笑泯恩仇」。8月17日,宋在決策幕僚協助下,透過中央社發表「給廖承志公開函」。

1984年2月16日,為勸告鄧穎超信服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曾發表「致鄧穎超公開函」。

孀居台灣(1986年10月—1991年9月21日)[編輯]

1986年,宋美齡返台,參與出席蔣公百年誕辰紀念活動,上台發言說出「我只希望,讓三民主義的光輝,普照大陸」。並發表「我將再起」演說:「二十九年(1940年)戰況正趨激烈,而國際局勢益見陰霾之時,美齡亦不時振筆為文,以期鼓舞純正的愛國思想,並建立堅強無比的信心,這些文字,經合刊成書,題名為〈我將再起〉。先總統還特別寫了一篇序文,肯定『中國將必從它的許多艱難困苦中,崛起而為一強大的國家。』但也同時提醒國人:『只有拿出堅忍不拔的勇氣向前邁進,我們才能使一個新的中國屹立於世。』」[11]引起臺北政壇議論。

蔣經國過世(1988年1月13日)[編輯]

1988年,蔣經國過世,享年78歲。副總統李登輝繼任總統,中國國民黨擬推李登輝代理黨主席之前,宋致函當時國民黨祕書長李煥表達異議,認為此事不宜過急。7月,中國國民黨十三全黨代表大會通過李登輝總統為黨主席。7月8日,宋美齡以中評會主席團主席身分發表「老幹與新枝」演說,道出她的憂慮,是她在台灣公開政治場合最後一次發表演說,蔣家在台灣四十年統治亦正式結束。

晚年後期長居美國紐約(1991年-2003年10月24日)[編輯]

1991年9月21日,宋美齡再次搭專機赴美國長期休養,她從官邸帶走大批行李共100多箱。由於赴美時是持「元首通行證」離境,曾引起批評,中華民國外交部於1994年9月7日「主動說明行政院已『專案核准』要給宋」一本「外交護照」;承認過去讓宋持用「元首通行證」免驗出關不正確[12]。赴美後,宋美齡由外甥女孔令儀照顧,深居簡出,由幾乎不接受外人拜訪[13]

返台探視病危的孔令偉(1994年9月10日-19日)[編輯]

1994年9月10日清晨,宋美齡從美國紐約返台探視她病危的外甥女孔令偉,蔣孝勇亦陪同回台[12]。9月19日回美國不再回過台灣,長居紐約。

1995年7月26日,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五十周年,宋接受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鮑伯·杜爾參議員賽蒙英語Paul Simon (politician),分別代表共和黨民主黨邀請,出席美國國會為她舉行盛大致敬會,以表彰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對中美關係所做貢獻。[13]

2000年1月1日,紐約世界日報藝廊舉辦「蔣夫人暨書畫名家跨世紀千禧聯展」,蔣夫人親自前往賞畫。

2001年10月23日,張學良葬禮在美國夏威夷檀香山舉行,蔣夫人派辜嚴倬雲代表致祭。2002年3月25日,在紐約寓所歡度105歲生日,接見程建人夫婦等賀客。孔令儀透露,已在紐約上州芬克裡芙墓園備好蔣夫人室內墓地,遺體不回台灣。2003年3月14日,蔣夫人106歲生日,駐美代表程建人代表陳水扁總統到紐約寓所祝壽,夫人因感冒甫出院,未接見訪客。

2003年10月24日,臺灣時間5時17分,宋美齡於紐約逝世,享壽106歲,葬於芬克里夫墓園,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各參戰國領袖及夫人中最長壽者[6]

家族[編輯]

她的兩位姊夫分別是孔祥熙孫中山

其曾孫蔣友柏於長女出生甫滿月,便與其妻女赴美與宋美齡女士聚會,並由其命名為「得曦」(是時家族字輩排行至「得」),且與其拍照。蔣友柏回國後曾回憶曾祖母時說到見其玄孫女時非常歡喜。後其長子蔣得勇出生前,宋女士已去世,來不及讓曾祖母見到蔣得勇一面,感到非常惋惜。

身後各界反應[編輯]

 中華民國[編輯]

全國社會各界均表達對蔣夫人過世感到難過,並肯定其對中華民國的貢獻。許多民眾主動前往設在臺灣各處的簡易靈堂,向這位「永遠的第一夫人」致敬。

中華民國政府由總統頒布褒揚令

故總統 蔣中正夫人宋美齡女士,資賦穎秀,維四岳之通靈;才慧雙修,隨百花而誕降。早歲負笈遊美,卒業麻州衛斯理女子學院,學貫中西,超群拔萃;相夫弼政,瀝膽披肝,歷經開國、靖難、剿共抗戰戡亂等諸役,尤以西安事變,蹈危履險,深入虎穴,厥績至偉。抗日戰爭期間,週旋壇坫,應邀赴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演講,蜚聲海甸,鞏固中美邦誼,終至勝利。出席開羅會議,確保我國領土完整,盛譽揚輝,貢獻至鉅。為我國空軍建軍,展布新猷;創辦華興育幼院,施愛遺孤;成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恢弘婦權;籌設振興復健醫學中心,澤惠群民。綜其生平,跨歷三世紀,惠愛在朝野,簡冊留芬,允垂世範。上壽歸真,殊深軫悼,應予明令褒揚,以示政府崇念懿德之至意。

此外,中華民國政府致送國旗覆棺。由於家屬認為宋美齡已經入殮,致送之國旗與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致送之黨旗到紐約後,家族並未舉行覆棺儀式。宋美齡與宋子文宋藹齡孔祥熙都安葬於紐約芬克里夫墓園

在紐約的宋美齡告別式上,可以說是蔣家多年來的大集合,除了身體健康不佳的蔣方良沒能前去外。包括蔣孝文遺孀徐乃錦蔣孝章俞揚和夫婦、蔣孝武前妻汪長詩、遺孀蔡惠媚蔣孝勇遺孀方智怡蔣緯國遺孀丘如雪,子蔣孝剛以及第三代的蔣友梅、蔣友蘭、蔣友松、蔣友柏蔣友常、蔣友青等皆出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南京宋美齡別墅

中共官方與民間均肯定她在抗戰時對中國的高度貢獻。

新聞聯播》在報導宋美齡逝世時,讚揚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到美國遊說聯合對抗日本。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賈慶林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汪道涵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主席何魯麗宋慶齡基金會都向宋美齡親屬發去唁電,對宋美齡女士逝世表示哀悼[14]。賈慶林所發唁電全文如下:[15]

宋美齡女士親屬:

驚悉中國近現代史上有影響的知名人士宋美齡女士逝世,我謹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表示深切哀悼,並向你們表示誠摯慰問。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 賈慶林

二〇〇三年十月二十四日

 美國[編輯]

時任美國總統喬治·沃克·布希表示:「蔣夫人永遠是全體美國人民的親密朋友,為她的過世感到十分難過。」

評價[編輯]

自評[編輯]

「The only thing Oriental about me is my face」(「我這個人只有長相是東方的。」)[16]

輿論[編輯]

國際皆推崇她為「中國空軍之母」,中國民間也有「永遠的第一夫人」的稱謂。

美國總統理查·尼克森認為:「我認為蔣夫人本人憑她的智慧、口才和精神力量也足以成為一個重要的領導人。……蔣夫人文雅,衣著漂亮,富有女性風格,卻又很剛強。」[2]:15

美國將軍史迪威說:「直率、堅強、有活力。喜歡權力,愛拋頭露面……」[來源請求]

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兒子埃利奧特·羅斯福說:「蔣夫人多年來始終是以一種征服人的魅惑與假裝對她的談話對方發生興趣的方式來應付人——尤其是男人,這已經成為她的第二性格。我怕看她的第一性格發作,說實話,那會嚇壞我。」[17]

陳香梅:「對年輕一代而言,美齡女士的一切是如此遙遠而近乎神秘。但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中國近代史的風雲人物,沒有一位能和她一較雌雄。」[18]:1

孫穗芳:「宋美齡雖已走入歷史,但其睿智、堅毅、優雅的形象卻留在人們的心中。尤其是她有一顆中國心。」[18]:1

陸鏗:「在沒有見到宋美齡之前,以為她一定是高高在上,不大理人;沒想到得遇宋美齡後,見到她對每個工作人員都是笑咪咪的,給人以和藹可親的印象,沒有一點架子。」[18]:1

柏楊:「宋美齡除了有一個中國人的面孔和西方教育習慣的生活外,在她的內心深處,埋藏著的卻是中國傳統當權派的封建暴力。」[18]:1

逸聞[編輯]

在白宮餐桌上,羅斯福總統談到令人頭疼的礦工罷工問題,問宋美齡應該如何處置工運領袖,她很自然地舉起手,在喉嚨上一划。[19]

1986年1月20日,宋美齡函電蔣經國: 「……余在白宮作晤強欲其供給余美籍護士小姐三餐事實上從未有過彼等不住白宮從未吃過一頓白宮飯再說余每日換被單五次在二十四小時內袛睡一次其他時間均有節目會客與羅總統談話焉有睡五次哉?……」[20]:648

參見[編輯]

影視形象[編輯]

電影[編輯]

註解[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ISBN 9578506074. 立法院立法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岳渭仁、冬卉、向東華、曉晴 (編). 《外國人眼中的蔣介石和宋美齡》. 西安: 三秦出版社. 1994. ISBN 7-80546-784-6.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4. ^ 4.0 4.1 師永剛、張凡編著. 《蔣介石:1887~1975.上》.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11. ISBN 9787507534474. 
  5. ^ 5.0 5.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編).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6. ^ 6.0 6.1 〈蔣宋美齡辭世!生前不作傳 一切留待歷史還原〉. Nownews今日新聞 (台北: 今日傳媒(股)公司). 2003-10-24 [2010-02-01]. 
  7. ^ 江深、陳道闊. 《大決戰(下):裂岸》. 香港: 中原出版社. 1991. 
  8. ^ 12月3日,蔣介石函電宋美齡:「關於兄個人之進退,只要於國有益,中國不為共黨所統治,則隨時可以離職讓賢,此意不妨以友義關係予之誠懇密告,亦望其能開誠直談,勿作外交詞令。」見劉維開:〈從《蔣中正總統檔案》看蔣夫人1948年訪美之行〉,《近代中國》季刊第158/159期,台北:近代中國雜誌社,2004年12月
  9. ^ 劉維開. 《蔣介石的一九四九——從下野到復職視事》. 台北: 時英出版社. 2009. 
  10. ^ 蔣經國. 《守父靈一月記》. 台北: 正中書局. 1976. 
  11. ^ 蔣宋美齡奪權之謎 老幹新枝吐露心聲. 《旺報》. 台北: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 2014-01-16. 
  12. ^ 12.0 12.1 〈宋美齡將自美返歸 台改發給外交護照〉. 《明報》 (香港: 明報報業有限公司). 1994-09-08. 
  13. ^ 13.0 13.1 《世紀宋美齡》
  14. ^ 〈宋美齡走完106歲人生路〉. 人民網. 2003 [2012-08-06]. 
  15. ^ 〈賈慶林電唁宋美齡逝世〉. 人民網. 2003-10-24 [2012-08-06]. 
  16. ^ Chiang Kai-shek's widow dies. BBC. 2003-10-24 [2010-02-01]. 
  17. ^ 汪榮祖、李敖《蔣介石評傳》
  18. ^ 18.0 18.1 18.2 18.3 〈永遠的第一夫人——宋美齡圖輯〉. 《明報月刊》 (香港: 明報雜誌有限公司). 2003-12. 
  19. ^ 羅斯福總統夫人回憶錄This I Remember 284頁
  20.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E5.87.BD.E9.9B.BB.E4.B8.8B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相關書籍[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榮銜
首任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第一夫人
1948年5月20日 - 1949年1月21日
繼任:
郭德潔
(代理)
前任:
郭德潔
(代理)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第一夫人
1950年3月1日 - 1975年4月5日
繼任:
劉期純
教育職務
前任:
田耕莘
天主教輔仁大學董事長
1967年-1992年
繼任:
單國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