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尚-巴普蒂斯特·柯爾貝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尚-巴普蒂斯特·柯爾貝

尚-巴普蒂斯特·柯爾貝法語Jean-Baptiste Colbert,1619年8月29日-1683年9月6日),是法國政治家、國務活動家。他長期擔任財政大臣和海軍國務大臣,是路易十四時代法國最著名的偉大人物之一。

早年[編輯]

尚-巴普蒂斯特·柯爾貝生於蘭斯中產階級家庭。1651年,路易十四的宰相、法國的實際統治者樞機主教朱爾·馬薩林,雇用柯爾貝處理私人財務。1661年,馬薩林在即將去世前,向路易十四舉薦了柯爾貝的才華,他說:「陛下,我對您虧欠不少,但我把柯爾貝留給您,足以彌補一切」。

財經天才[編輯]

但是,雖然柯爾貝立刻獲得實質的財政大權與影響力,剛開始他因為出身太低,並沒得到一官半職。後來他因為作為國王的親信,揭發了財政總管尼古拉斯·富凱的貪污行為。路易十四下令逮捕富凱,財政總管這個官職也隨之被取消了,但其職能卻在柯爾貝被任命為財政審計長之後得到了很好的重建(1665年);他在1668年兼王室國務秘書。1660年代後期,他就讓政府的預算平衡,收入高於支出;但在1672年後,赤字重新出現,使他展開更大規模地改革與關稅戰,全力打擊商貿對手荷蘭共和國的力量(參見1672-1678年的法荷戰爭)。總算在1670年代末消除了赤字,並且一直到他1683年過世前,法國財政大多是收支相抵的平衡狀態,有時還有盈餘(但是因為1680年代修建奢華昂貴的凡爾賽宮,財政又出現惡化的趨勢)。這些都替太陽王的歐洲霸業,打下深厚的物質基礎。

柯爾貝以真正的工作熱忱、清晰穩健的心智,以及忠君愛國的奉獻精神,努力重建法國的經濟結構,並以增加財政收入來使國家自給自足。開始他採取了相當激烈的手段來整頓財政機構,包括起訴腐敗的官僚和拒絕向銀行償付公債。他按照重商主義的經濟理社會論,鼓勵發展本國工商業,並且提高關稅來予以保護,重商主義因此也被稱為「柯爾貝主義」。通過政府直接控制經濟部門,建立殖民貿易公司和開辦新式工廠,柯爾貝成功地擴展了法國的工業和貿易能力。1664-1673年間,他陸續建立了法國東印度公司法國西印度公司(1664年),以及北方公司(1669年)、近東公司(1670年)、非洲公司(1673年)等貿易特許公司。(但是在17世紀末,這些公司受困於荷蘭、英國的海軍威脅與商貿競爭,有的倒閉、有的大幅縮減規模。要到18世紀時,法國的貿易特許公司才有足夠實力,去跟英國荷蘭的公司競爭)

1669年,柯爾貝被路易十四任命為海軍國務大臣。在他的領導下建立了運河和道路系統,加固了海港防禦工事,法國艦隊的威力亦得到加強,很快在1680年代中期,就成為世界第一的海軍強權。柯爾貝並且編纂了海軍法典和殖民地法典。柯爾貝並且接受境內國人的建議,接受法國境內國人前往加拿大移民,建立新法蘭西殖民地。

柯爾貝也加入了國王路易十四並且為科學藝術的慷慨資助者之一[1];他本身是法蘭西學院院士。1663年創辦法國銘文和文藝學院,他所創辦的幾個學術團體成為了法蘭西科學院的前身,1667年協助興建了巴黎天文台,並且在1671年協助興建了王家建築學院等。

晚年與評價[編輯]

他晚年逐漸失去路易十四的信任,國王的意志不斷偏向其政敵——軍備部長盧福瓦侯爵(治軍天才),阻礙到柯爾貝的政策推行。他與國王最關鍵的意見不合,是對法國胡格諾教徒的看法。柯爾貝了解大多從事工商業的胡格諾派,對法國的經濟商貿有極大的貢獻,他們擁有熟練的技術、充裕的資本和眾多的外國客戶,所以柯爾貝一直主張保護胡格諾派,維持南特詔令下的宗教寬容。但是天主教激進派的盧福瓦和教士們,大力鼓動國王去壓制胡格諾派、廢除南特詔令(參見楓丹白露敕令)。於是當1683年失意的柯爾貝過世後,路易十四就在1685年廢除南特詔令、迫害胡格諾派,使得二十多萬的胡格諾教徒逃亡外國、法國工商半毀,讓柯爾貝一生的心血,喪失近半(1692年後長達十六年的海上封鎖,使法國的經貿全毀,吃掉柯爾貝另一半的心血)。

柯爾貝嚴厲但廉潔的工作風格,使得法國國勢蒸蒸日上,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但他鐵腕風格與中產市民的出身,使他遭受貴族階級的忌恨。因為他掌權後變得驕橫專斷與裙帶作風,把顯位要任分派給自己的家族與親信,並採取近乎黎希留的獨裁作風,大肆打擊貴族勢力。他同時也被天主教會攻擊,因為他主張寬容「異端」的胡格諾派,並要求減少修道院的數量,認為太多修道院會減少法國的人力資源。甚至還有不少工人與農民也對他表示怨恨,因為他對工人實施集中訓練以及近乎軍事化的管理,損害工人的自尊;農民則是抱怨他的許多規章造成不便與擾民,富裕的農民更抗議他控制糧價並訂立最高上限,讓他們無法以較高的價錢正常賣出糧食。柯爾貝的經商頭腦為他合法徵得一大筆財富,卻被反對者說成是「貪腐」。種種一切,都讓柯爾貝失去公眾的愛戴,並且支持其政敵盧福瓦侯爵打擊柯爾貝的派系勢力。當柯爾貝在1683年9月6日去世時,據說其家人只敢在夜裡運送其遺體出城,以免被街頭憤恨的群眾所侮辱。

儘管柯爾貝堪稱重商主義流行時代中,最傑出地實踐了這一經濟理論的人,他的大部分成就,卻被路易十四迅速揮霍掉了。浩大的軍費開支使政府財力枯竭,最終促成財經崩潰的後果(1694、1709年的大天災也是要因)。結果就是,當1710年代太陽王路易大帝的聲譽崩潰時,連帶使柯爾貝受到更嚴厲的批判。儘管他已過世三十年,但許多法國人民仍片面責怪他是災難的源頭(因為大致上法國在1683年後,仍執行柯爾貝生前制訂的財經政策)。柯爾貝的負評在他死後持續了一百年,要到1789年法國大革命之後,他的卓越貢獻才被重新審視;而今天,人們已經普遍承認柯爾貝是一位傑出而偉大的國務政治家。

名言[編輯]

他對收稅技巧曾說出經典的描述:「向人民抽稅,就像拔天鵝的羽毛一樣,關鍵是要盡可能地拔毛,但又不讓天鵝被痛到」。

註釋[編輯]

  1.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章第四節。

參考文獻[編輯]

  • Clément, Vie de Colbert, (Paris, 1846)
  • Lettres, instructions, et Memoires de Colbert, (nine volumes, Paris, 1861-82)
  • Histoire de Colbert et son administration, (Paris, 1874)
  • Gordault, Colbert, ministre de Louis XIV, (Tours, 1885)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