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晉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追贈陸軍少將
謝晉元
將軍
Xiejinyuan photo official.jpg
個人資料
獲獎 青天白日勳章
軍事背景
服役時間 1925年—1941年
軍階 陸軍步兵少將(追贈)
指揮 第二師第五團
第八十八師第五二四團
參戰 北伐戰爭
中國抗日戰爭 : 四行倉庫保衛戰

謝晉元(1905年4月26日-1941年4月24日),字中民廣東鎮平(今蕉嶺)人。二次大戰期間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軍官。畢業於黃埔軍校第四期,歷任國軍排長、連長、營長、團附、師部參謀、旅部參謀主任等。

經歷[編輯]

1925年,在國立廣東大學預科肄業。同年12月,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政治科學習。

1926年10月畢業,在國民革命軍第一師排長,參加北伐戰爭

後調到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路軍蔡廷鍇部任連長。在濟南討伐孫傳芳戰鬥負傷,癒後歷任武漢要塞、河南省保安處營長、旅部參謀主任及中校團附等職。

1937年淞滬會戰前夕,隨部自無錫開赴上海參加抗戰。任第二六二旅旅部參謀主任兼任第五二四團中校團附。

1937年10月26日以團附身份[1]奉命帶領第十九集團軍第七十二軍八十八師第二六二旅第五二四團第一營四百多人,留守蘇州河北岸的四行倉庫,以掩護主力部隊後撤,並壯大國際視聽。堅守了四晝夜之後,撤退至蘇州河南岸的公共租界區,是為八百壯士

之後,英國公共租界迫於日軍的威脅,而攔截令謝晉元的部隊繳械,並限制其行動於營區中,上海市民稱其為孤軍營,一時成為上海淪陷區的抗日精神象徵。

1941年4月24日,星期四清晨05:00,謝晉元像往常一樣指揮孤軍官兵早操。各連列隊報數後,沿著大操場自北往南跑操場運動去。謝晉元一個人站在操場門口檢查士兵遲到的情況,二連下士郝鼎誠、四連下士張文清、下士尤耀亮,上等兵張國順4人從大禮堂方向走來。謝晉元近前,問他們為甚麼遲到。郝鼎誠突然拿出身藏的匕首刺向謝晉元面門,隨後在其頭胸等部位猛戳,其餘3人也一擁而上,向其左太陽穴及咽喉等致命處狂刺,謝晉元當場倒地[2]

後續[編輯]

《抗戰軍人忠烈錄》(第一輯)中的謝晉元烈士遺像

謝晉元犧牲後,其妻凌維誠得到5萬元撫恤金[3]

1941年5月8日,中華民國政府通令嘉獎,追贈謝晉元為陸軍步兵科少將。上海六萬民眾前往瞻仰遺容。

1949年後,謝家人未從台灣得到任何資助,也未在中國大陸享受殊榮,反而經歷「文革」衝擊,謝晉元墓地被破壞,1983年才獲重建。[3]1983年春,上海市在宋慶齡陵園重建其陵墓,「表彰他『參加抗日,為國捐軀』的光輝業績」。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上海晉元中學建立紀念館立像。其家鄉蕉嶺縣建立晉元中學作為紀念。

參考文獻[編輯]

  1. ^ 1937年10月29日孫元良師長致信:「謝團附、楊營長、暨我諸忠勇同志:余頃在滬西前線。余雖在滬西前線,余之心魂與諸同志同在閘北。」————《孫元良憶謝晉元與八百壯士 真實還原那段歷史》
  2. ^ 〈1937年10月26日 謝晉元將軍率800壯士堅守四行倉庫抗日〉. 《人民日報》 (人民網). 2003-08-01. 謝晉元治軍極嚴,每天升旗、上操、學習,生活井井有條,大家都等待有朝一日重返戰場。不幸事件發生在1941年4月24日淩晨,當時有四名不肖士兵同外界相勾結,利用早操時間,身帶匕首、鐵鎬向謝頭部、胸部猛擊,謝流血倒地,不久即逝世,年僅37歲。這件事震動了全國。第二天在孤軍營舉行棺殮儀式,前往弔唁的有6萬多人。同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進入租界,企圖將孤軍營編為偽軍,遭到堅決拒絕,懾於民心所向,日軍未敢屠殺孤軍,將他們分散各地充當苦力。孤軍在俘虜期間並沒有停止鬥爭。 
  3. ^ 3.0 3.1 〈烈士後人:日本人民也夠苦〉. 《明報》. 2015-08-23: 新聞專題A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