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費加洛的婚禮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費加洛婚禮)
前往: 導覽搜尋
莫扎特的歌劇作品
Wolfgang-amadeus-mozart 1.jpg

第一誡的義務(1767年)
阿波羅與雅辛托斯(1767年)
巴斯蒂安與巴斯蒂妮(1768年)
善意的謊言(1768年)
本都王米特拉達梯(1770年)
阿斯卡尼俄斯在阿爾巴(1771年)
西庇阿之夢(1772年)
盧基烏斯·蘇拉(1772年)
假女園丁(1774年)
牧羊王(1775年)
埃及王塔莫斯(1779年)
扎伊德(1779年)
依多美尼歐(1781年)
後宮誘逃(1782年)
開羅之鵝(1784年)
失望的新郎(1784年)
劇院經理(1786年)
費加洛的婚禮(1786年)
唐·喬望尼(1787年)
女人皆如此(1790年)
提圖斯的仁慈(1791年)
魔笛(1791年)

費加洛的婚禮》(Le Nozze di Figaro)是莫扎特最傑出的三部歌劇中的一部喜歌劇,完成於1786年,義大利語腳本由洛倫佐·達·彭特根據法國戲劇博馬舍的同名喜劇改編而成。關於這個音頻文件 播放

作品背景[編輯]

博馬舍的《費加洛的婚禮》是他在十八世紀七十年代創作了總稱為「費加洛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於1784年4月27日在巴黎法蘭西劇院首演,其時法國正處於大革命的前夕,這部喜劇對揭露和諷刺封建貴族起了很大的作用。雖然這部喜劇在整個歐洲都獲得好評,但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卻禁止在維也納上演這一劇目。莫扎特所請的腳本作家達·彭特是當時的宮廷詩人,由於他多次出面爭取,最終皇帝於第二年為了緩和國內的一些衝擊而口頭批准改編後的歌劇可以上演。莫扎特用了兩年時間譜曲,他在創作這部歌劇時保留了原作的基本思想,那愚蠢而又放蕩的貴族老爺與獲得勝利的聰明僕人之間的鮮明對照即為整個劇情發展和音樂描寫的基礎。

《費加洛的婚禮》的序曲部分短小精緻,可算是名曲之一。莫扎特採用了交響樂的手法,歌劇中的音樂主題雖然沒有出現,但是總的風格保持一致,都是以奏鳴曲式寫就的。由管弦樂帶出的兩個主題一快一緩,很好的交待了全劇幽默、機智、快活的基調。也因其完整,充滿活力而且效果顯著,頗能調動氣氛,這段序曲常常脫離歌劇而單獨演奏。

費加洛這一角色是全劇的亮點,莫扎特以傳統的喜歌劇手法為其譜曲,在急口令式的歌唱同時又賦予了人物堅定機智的性格,他在第一幕第八場中送凱魯比諾去當兵時所唱的詠嘆調「從軍歌」最有名,因其曲調輕鬆活潑,耳熟能記,所以廣為傳唱。羅西娜這個角色不同於其在《塞維利亞的理髮師》中是女中音,此處她屬於抒情女高音,優雅而矜持,因為這個人物的矛盾複雜的心理,所以較難把握,如在第二幕中的搖唱曲。與她相對的是蘇珊娜,其相當於歌劇中丫鬟的角色,因此莫扎特給出的唱段比較活潑質樸,其中還用了大量的宣敘調。此劇用次女高音演唱男童僕凱魯比諾,他的詠嘆調比較天真可愛。莫扎特用輕快跳躍的旋律、簡潔明快的樂句生動地描繪了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那不安定的心態。在《費》中有著多處重唱,對於劇情的展開及人物性格的刻畫都啟著重要的作用。在第三幕的第十場,羅西娜與蘇珊娜寫信時的兩重唱不僅曲調,歌詞也極為優美。做著同一件事的兩個人所懷著的不同的感情在重唱中的到了充分的體現。另外,在第二幕中有一段很長的重唱,一重一重的把劇情推向戲劇衝突的高潮。從伯爵懷疑夫人的房間裡藏有男人而開始的兩重唱,到門打開後蘇珊娜出現的三重唱,接著園丁加入成為四重唱,最後以七重唱結束。

1786年5月1日,《費加洛的婚禮》於維也納奧地利國家劇院首演,由莫扎特本人親自擔任指揮。由於此劇題材敏感,上演期間國內的貴族大為憤慨,皇帝個人雖然很欣賞這部作品,但迫於壓力,曾多次要求莫扎特刪改內容。德語版本於1790年在柏林上演。

劇情大綱[編輯]

十七世紀中葉,西班牙塞維亞近郊。

第一幕[編輯]

今天晚上,費加洛(Figaro,男中低音或男低音)將和蘇姍娜(Susanna,女高音)結婚,婚禮就在他們的主人阿爾瑪維瓦伯爵(Count Almaviva,男中音)家裡舉行。這個時候,兩個人正在他們的新房裡忙碌,蘇姍娜坐在鏡子前面梳妝打扮,而一旁的費加洛則苦思冥想如何安排伯爵送的大床。

費加洛打量著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比劃著適合放置新床的位置。蘇姍娜轉頭叫他看看自己裝扮得是否得體。見費加洛不置一詞,蘇姍娜便對他說老爺把這間離他臥室不遠的屋子給他倆很值得懷疑,他們要當心。說完,蘇姍娜被人叫了出去。費加洛想著如果老爺真的不懷好意的話,他也有辦法對付。

外面,巴爾托洛醫生(Bartolo,男低音)和他的女管家瑪賽琳娜(Marcellina,女高音)來了,她拿出一張字據,上面寫著:我借了您的錢,如無力償還,便和您結婚,費加洛。這老女人很喜歡費加洛,聽說他今晚要結婚,所以著急的想請醫生幫忙,以此為理由來阻止。醫生曾是羅西娜的監護人,以前由於費加洛的干預使他在無奈之中把羅西娜嫁給了伯爵,所以一直懷恨在心,眼看著報仇的機會來了,感到非常痛快,答應瑪賽琳娜的請求後便立刻離開去辦理。

蘇姍娜進房間的時候看到自己的情敵瑪賽琳娜,心中有氣,但兩人都十分克制。表面上看起來溫文爾雅,可不久便互相指責,爭吵到最後,瑪賽琳娜認了輸,蘇姍娜笑著看她離開。

此時,童僕凱魯比諾(Cherubino,次女高音)愁眉苦臉的來找蘇姍娜,他說老爺看到他和園丁的女兒巴巴麗娜(Barbarina,女高音)昨天晚上幽會很憤怒,並要把他趕走。現在他正為這事擔心,希望能找女主人幫他求情。凱魯比諾處於情竇初開的年齡,一看見女人就不知所措,蘇姍娜安慰他。

正說著,伯爵來了,凱魯比諾嚇的藏在一條被單下。不知情伯爵以為只有蘇姍娜一個人在屋裡,便放肆的向她求愛。突然門外傳來了音樂教師巴西利奧(Don Basilio,男高音 )的聲音,伯爵急忙也躲起來。

巴西利奧喜歡在人背後議論,他興奮得說著伯爵夫人羅西娜(Rosina,女高音)與凱魯比諾之間有點是非。藏在椅子後面的伯爵聽得氣憤,跳出來大罵凱魯比諾,沒想到他一邊說一邊隨手提起被單,當他看到凱魯比諾的時候簡直要發瘋了。

就在這時,費加洛與一大群農民湧進房間。人們捧著鮮花大聲讚揚伯爵廢除家奴結婚時主人享有的「初夜權」。當著眾人,伯爵尷尬地表示這是他應該的。於是可憐的凱魯比諾成了出氣桶,伯爵罰他去當兵。看到凱魯比諾喪氣的樣子,費加洛則鼓勵他,要他放下愛情,勇敢的到戰場上去開創遠大前程。

第二幕[編輯]

這一邊,伯爵夫人羅西娜獨自待在房中。今天晚上這裡將有一場婚禮,但是她卻感到無比的空寂。多麼憂傷啊,她也有過美好的日子,可是現在愛情在哪裡。

蘇姍娜領著費加洛來到伯爵夫人的房間。他們決定聯合起來對付伯爵,首先要偽造一封密告夫人與人幽會的信,然後由蘇姍娜出面約伯爵晚上在花園裡幽會,但其實是凱魯比諾假扮的蘇姍娜,用這個辦法使伯爵感到羞愧。

身穿軍裝的凱魯比諾來向夫人和蘇姍娜告別。他們告訴他費加洛的計劃,請他幫助。伯爵夫人仔細地查看那張從軍令,她發現伯爵由於匆忙忘了蓋印,因此還可以挽回。

門外傳來伯爵的聲音,穿著女裝的凱魯比諾趕緊藏到隔壁的休息室里,蘇姍娜也藏在了窗簾後面。羅西娜打開門,伯爵氣急敗壞的進來。看到妻子臉色有異他便疑心房間裡是否藏了男人,夫人一口否認,伯爵拿著一封告密信,他說自己都知道了。伯爵追問休息室的門為何鎖上,夫人說是蘇姍娜,但是鑰匙掉了。伯爵不相信她,便拉了她一起去拿工具開門。趁他們還沒有回來,蘇姍娜與凱魯比諾交換,蘇姍娜讓他從窗口跳出去。

伯爵與夫人回來,他立刻奮力橇門。不知情的伯爵夫人十分害怕,說話都語無倫次了,伯爵更是懷疑。但門橇開來,看出來的果然是蘇姍娜,兩個人都大吃一驚。如此,伯爵只得向妻子道歉。可是園丁這時卻跑來報告說剛才有一人從陽台上跳下去,把花盆打碎了。羅西娜正感為難,幸好費加洛及時趕到,承認剛才是他與蘇姍娜在休息室中相會,為怕伯爵責備便跳下窗台。

事情解釋清楚,婚禮將要開始,而醫生帶著瑪賽利娜來宣布:費加洛必須按照約定同瑪賽利娜結婚。瞬間,個人的心情轉變。伯爵心中暗喜,蘇姍娜卻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費加洛則感到無奈,而瑪賽琳娜笑容滿面。最開心的要數醫生了,看到費加洛也有今天他幾乎要歡呼了。

第三幕[編輯]

眾人離去後,伯爵獨自留在客廳里,對於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仍感困惑。不久,他們帶了一位法官回來,審判開始。瑪賽利娜表示她不要費加洛還錢,只要娶她為妻。問題看似簡單卻又複雜,結果意外的查出了費加洛的身世,他是瑪賽利娜與醫生巴爾托洛的私生子。這樣一來,事情出現轉機,原本緊張的氣氛被重逢的喜悅代替,只有伯爵一個不太滿意。

第四幕[編輯]

趁著混亂,蘇姍娜把信塞進伯爵手裡,而伯爵不小心遺失了別在信上的別針。黃昏時分只見巴巴麗娜提著燈在地上尋找別針,費加洛正巧經過便詢問她,巴巴麗娜據實回答,說是老爺要他拿給蘇姍娜給一封信,而上面的別針不見了。聽完,費加洛的心中起疑,難道所有的女人都是不忠實的,他向自己的母親抱怨。而瑪賽琳娜卻不相信。

費加洛前去找醫生及音樂教師,他要他們藏在花園中等待他的暗號,如果蘇姍娜真的背叛他,他將會報仇。費加洛心中痛苦萬分,他幾乎要詛咒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她們都是魔鬼。

夜色漸深,蘇姍娜和羅西娜對換了服裝,在一片昏黃朦朧中無人能辨。這個時候蘇姍娜已經發現了躲在一邊的費加洛,但她並不點穿,心想捉弄一下他也不妨。

晚風清涼,花園中靜悄悄的,看上去似乎只有扮作蘇姍娜的羅西娜一人,她有一點矛盾也有一點緊張,她所等的人是自己的丈夫,那個人期盼的卻不是她。伯爵興高采烈的來的花園,現在蘇姍娜終於要屬於他了。

花園的暗處,費加洛也看明白了。可是他對此感到生氣,便將錯就錯,對身邊假裝伯爵夫人的蘇姍娜表示愛慕的心意。這下,蘇姍娜氣得撕破了偽裝。費加洛笑著吹起了口哨,躲在暗處的人都跳出來,人們手裡的火把把花園照得燈火通明。擁抱著自己妻子的伯爵羞愧萬分,他向夫人認了錯。

變心的人回心轉意,相愛的人可以自由的結婚,失散的人團聚。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