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赤壁之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赤壁之战)
前往: 導覽搜尋
赤壁之戰
赤壁市赤壁山上的鐫字
赤壁市赤壁山上的鐫字
日期 208年七月—208年十一月
地點 烏林(今湖北蒲圻西北,一說今嘉魚東北)
結果 孫劉聯軍決定性勝利,曹軍潰敗北撤
參戰方
曹操 孫權劉備盟軍
指揮官和領導者
曹操 周瑜
程普
魯肅
劉備
諸葛亮
劉琦
關羽
兵力
實際人數220,000人(周瑜宣稱:曹操主力中原軍150,000人、劉表荊州降兵70,000人)
800,000人(曹操宣稱)
50,000人
(孫權30,000人、
劉備20,000人)
傷亡與損失
約140,000人 不詳
赤壁之戰示意圖

赤壁之戰東漢末年曹操南攻荊州之戰役;亦可單指於長江赤壁-烏林一線之決戰。這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的戰爭之一,也是三國時期[註 1]最著名之戰,也是第一次在長江流域的大規模水戰[註 2]

208年(漢獻帝建安十三年),基本控制北方的曹操率大軍南下荊州,占據荊州的劉琮投降。曹操追擊劉備,後劉備派遣諸葛亮出使江東協議結盟,孫權派遣都督周瑜程普率軍與劉備組成聯軍,在長江赤壁黃蓋詐降火攻大破曹軍的連環船,曹操落荒北回。

此戰後,曹軍退守襄陽,曹孫劉三分荊州,奠定三國鼎立之勢。劉備勢力迅速崛起,在之後10年占領了荊州(兩湖)和益州(四川)大片土地,建立了蜀漢

背景及前哨戰[編輯]

南取荊州[編輯]

曹操經200年官渡之戰、207年北征烏桓,完成了統一北方的戰爭。建安十三年正月回到城(今河北臨漳西南)後,立即開始在軍事上和政治上準備向南用兵:

  • 於鄴鑿玄武池以練水軍;
  • 派遣張遼于禁樂進等駐兵許都以南,準備南征;
  • 馬騰及其家屬遷至鄴,實際上做了人質,以減輕西北方向馬超的威脅;
  • 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自任丞相,進一步鞏固了他的統治地位;
  • 以罪名殺了數次戲侮及反對自己的孔融,以維護自己的權威。

208年7月秋,曹操南下,以下荊、吳。不久,劉表在8月間病逝,而曹操接受了荀彧的意見,先抄捷徑輕裝前進,疾趨至宛、葉,另以趙儼為章陵(郡治在今湖北棗陽東南)太守,徒都監護軍,護張遼于禁張郃朱靈李典馮楷路招七軍,9月,曹軍到達新野(今屬河南省)。劉表之子、繼位荊州牧的劉琮知道這消息後,接受了蒯越韓嵩傅巽等遊說:「若備不足禦曹公,則雖全楚不能以自存也;若足禦曹公,則備不為將軍下也」,投降曹操。當時依附劉表的劉備屯兵樊城(今湖北襄樊北半),劉琮卻不敢告知已向曹操投降,劉備亦一直不知道曹操南下,直至曹操到達宛的附近時才發現,於是派親信詢問劉琮,此時劉琮才派宋忠通知劉備,劉備既驚駭又氣憤,只好立即棄樊南逃。

曹劉追逐[編輯]

在南渡漢水襄陽時,劉備麾下諸葛亮曾勸他攻劉琮奪襄陽,但劉備不忍心進攻劉表之子,繼續南走,另派關羽率船隊從水路前進。然而,劉琮左右及荊州十餘萬人投歸劉備,隨劉備逃走,結果使劉備軍隊的速度大大減慢,只能日行十多里,有人勸劉備留下民眾,先走江陵(故楚都、今湖北江陵),但劉備不願意。劉備既南走,劉琮麾下王威勸劉琮反口,以奇兵擄獲曹操,乘勢問鼎中原,可是劉琮不採納。當時江陵貯有劉表的大量糧草、兵器等,來到漢水的曹操聽到了劉備南走的消息,深怕他得到江陵軍實,於是派樂進守襄陽、徐晃另屯樊,而自己則放棄輜重,親與曹純曹休等率虎豹精騎五千追討劉備。

起初,在江東的孫權接受魯肅的建議,借名為劉表弔喪,而實際上探聽劉備等人的意向及消息。魯肅到達夏口(今湖北武漢漢口),知道了曹操南下,於是日夜上路;待至南郡時,劉琮投降、劉備南逃的消息傳出。魯肅北走,在當陽長坂與劉備會面,勸說劉備與孫權連合,劉備同意。然而追了一日一夜急行三百餘里的曹軍在長坂(今荊門南)追上劉備,當時劉雖有十多萬眾,輜重數千,但士兵少,一觸即潰,劉備便棄妻子,與張飛趙雲諸葛亮等數十騎逃走,曹軍於是奪得劉備輜重、糧草不計其數,甚至擄獲劉備的兩個夫人。張飛率領廿騎斷後,據水斷橋,瞋目橫矛叫喊:「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死!」曹軍無人敢近,劉備得以逃生。另一方面,有人看到趙雲向北走,暗示趙雲投曹,劉備卻擿手戟斷言「子龍不棄我走也」,最後趙雲成功將甘夫人與還是嬰孩的劉禪救出。劉備和自漢水東下的關羽水軍會合,並與劉表長子江夏太守劉琦所部一萬餘人退至夏口

而曹操亦沒有繼續追擊劉備,而是趕往江陵。他立即採取安頓州吏民的措施,下令「荊州吏民,與之更始」,大力宣傳荊州「服從之功」,荊人因此封侯者就有十五位,引用荊州名士韓嵩鄧義等;而益州牧劉璋見曹操已得荊州,於是遣兵送交曹操,表示願意接受徵役。曹操便以接收回來的荊州水軍,準備東征劉備,順勢侵吞江東的孫權賈詡勸說曹操宜先利用荊州的資源、休養軍民、穩定新佔地、孫權自會來降,可是曹操沒有接納,後世裴松之亦認為賈詡之說「未合當時之宜」[1]。約休整兩個月後,曹操便留曹仁駐守江陵,自己親率大軍東征。

孫劉聯盟[編輯]

在夏口,諸葛亮自薦與魯肅同回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向孫權求救。諸葛亮到達柴桑,用激將法遊說孫權,孫權不願受制於曹操,但又擔心曹操勢強,不能匹敵,於是諸葛亮先說明劉備的軍力:「豫州(劉備)軍雖敗於長阪,今戰士還者及關羽水軍精甲萬人,劉琦合江夏戰士亦不下萬人。」然後分析出曹操的敗處:

  • 曹操勞師遠征,快速行軍,士卒疲憊;
  • 北人不習水戰;
  • 荊州新降軍民並非心服曹操。

諸葛亮的結論是如果孫劉聯合,肯定可以取勝,並明示以後鼎足三分之形勢,孫權大悅。

當時曹操形勢甚盛,送來勸降書,說「今治水軍八十萬眾,方與將軍會獵於吳」,恐嚇意味極重。在軍事會議上,張昭為首之東吳群臣主張投降,認為曹操託名漢相,挾天子以征四方,抵抗的話於理不合;曹操已佔長江,江東沒有天險可守,曹軍水陸俱下,勢力強大,江東沒有能力抵抗,所以勸孫權迎接曹操;孫權不置可否。魯肅趁孫權如廁更衣之機,偷偷跟到孫權身邊,先指出張昭等不足圖大事;又說他自己迎曹操,還可官至州郡,再反問曹操如何有地方容下曾為一方之主的孫權。孫權大嘆張昭等人「甚失孤望」又表示認同魯肅的話,魯肅於是再建議召回往鄱陽的周瑜共商對策。

周瑜回來後,亦認為應當抗曹,分析的曹軍弱點亦與諸葛亮大致相同:

  • 馬超韓遂尚在關西,為曹操後患;
  • 天氣盛寒,馬無藁草;
  • 捨棄鞍馬,不習水戰,不是中原人之利;
  • 中原士兵疲憊不堪,不習水土,必生疾病。

於是孫權心意堅決,並當眾拔劍切下桌角說:「諸將吏敢復有言當迎操者,與此案同!」當夜周瑜進一步分析了曹軍的實際力量,指出來自中原的曹軍不過十五六萬,而且所得劉表新降的七八萬人,人心並不向曹。孫權以周瑜程普為左右都督,魯肅為贊軍校尉,幫助籌劃,率領黃蓋韓當呂蒙凌統甘寧周泰呂範等及三萬兵沿江而上,與劉備共同抗曹。

在曹營,許多人都認為孫權不敢抵抗曹操,會殺掉劉備,而從曹操的勸降書中亦透露出這種想法,但程昱卻認為正因孫權接掌江東僅8年,未足令世人憚忌,而劉備素有英名,關羽張飛又是萬人敵,孫權必會資助劉備,用劉備之名來對抗曹操。後來孫劉聯盟,程昱估計無誤。[2]

決戰[編輯]

戰前雙方部署情形[編輯]

曹操軍方面,部署情形,如下:

孫權、劉備聯軍方面,如下:

兵敗烏林[編輯]

周瑜率領的軍隊在樊口與劉備會合。然後兩軍逆水而上,行至赤壁,與曹軍相遇。曹軍新編及新附荊州水軍,戰鬥力較弱,又在沿江東弄時,遭遇瘟疫流行,以致初戰不利。曹操不得不把軍隊「引次江北」,把戰船靠到北岸烏林一側。周瑜則把戰船停靠南岸赤壁一側,雙相對峙。周瑜部將黃蓋建議火攻:「今寇眾我寡,難與持久。然觀操軍船艦首尾相接,可燒而走也。」周瑜採納,即時決定讓黃蓋用詐降接近曹操戰船。

至戰日,黃蓋準備了十艘輕利之蒙衝鬥艦,滿載薪草膏油,外用赤幔偽裝,上插旌旗龍幡。當時東南風急,十艘船在中江順風而前,黃蓋手鋸火把,使眾兵齊聲大叫:「降焉!」曹軍官兵毫無戒備,「皆延頸觀望,指言蓋降」。離曹軍二里許,黃蓋遂令點燃柴草,同時發火,火烈風猛,船往如箭,燒盡北船,延及岸上各營。「頃之,煙炎張天,人馬燒溺死者甚眾。」

在南岸的孫劉聯軍乘勢橫渡長江,大敗曹軍。曹操見敗局已無法挽救,當即自焚餘船,引軍退走。周瑜、劉備軍隊水陸並進,曹操沿華容小道(今湖北監利北)穿過雲夢大澤,向江陵方向退卻,遇泥濘,道不通,死者甚眾,劉備追之不及。曹操至江陵城下,恐後方不穩,自還北方,曹仁等繼續留守,而以滿寵屯於當陽。孫劉聯軍大勝。

搶奪荊州[編輯]

赤壁決戰後,曹操帶兵退回北方,從此致力經營北方,終生再未有機會如此大規模南下荊州,無法短時間內統一海內。而孫劉雙方亦開始為自己的勢力而進攻曹操之地。

孫權親率大軍北攻合肥,卻中計退兵(詳見合肥之戰#第一次戰役(合肥之圍));周瑜等亦進攻曹仁留守的江陵,隔江對峙,周瑜另遣甘寧襲取夷陵(今湖北宜昌),曹仁也分兵圍攻。甘寧向周瑜告急,周瑜用呂蒙之計,留凌統守後,自己就與呂蒙前往解救,甘寧之圍解決後,即引到北岸。吳軍先鋒先包圍前來迎戰的曹仁部將牛金,後來反被曹仁兩次突入救出自軍。後雙方剋期大戰。周瑜親自跨馬擽陣,卻被流矢射中右脅,頗為重傷,於是退還。後曹仁知道周瑜臥未起,勒兵到吳陣。周瑜便起來,案行軍營,激揚吏士,曹仁於是退回。以後雙方處於對峙,呂蒙後來曾說:「昔周瑜、程普為左右部督,共攻江陵,雖事決於瑜,普自恃久將,且俱是督,遂共不睦,幾敗國事」,可見亦因內部矛盾,令江陵久攻不下。

另一方面,劉備於是上表劉琦為荊州刺史,南下荊州南部,包括武陵(郡治在今湖南常德)、長沙桂陽(郡治在今湖南郴縣)、零陵(今湖南永州),四郡投降,拔擢諸葛亮負責督零陵、桂陽、長沙三郡,調其賦稅,以充軍實。劉備於是再到江陵幫助周瑜,向其以張飛及一千人借得二千兵,派關羽蘇飛二千人等到夏水等阻絕曹仁逃路。但江陵久攻不下,曹操遣派六軍攻擊江陵周遭活動的劉備軍,關羽數度越過夏水深入曹軍的防線數百里進攻漢津等地。徐晃滿寵與其交戰未果,在樂進、江夏的文聘增援反攻漢津,關羽於是撤退。劉備另遣他絕北道,切斷襄陽與江陵間的通道。汝南太守李通率眾來援,親自下馬拔鹿角入圍,且戰且前,以迎曹仁軍,勇冠諸將。終於一年的時間後,無力再戰的曹仁被迫撤退,周瑜進駐江陵。孫權仼命周瑜為南郡太守,程普為冮夏太守,全柔為桂陽太守。而周瑜則分公安給劉備屯駐。形成天下三分的雛型,奠定三國鼎立的基礎。

分析[編輯]

赤壁戰前曹操頗具優勢:第一,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反對曹操的人稱之為「挾天子以令諸侯」),其它諸侯自然在政治正統上難以爭鋒;第二,曹操以新勝之軍南下,其氣自盛;第三,曹操兵力數倍於孫、劉兩家。不過在曹操兵敗赤壁中,傳統的史學家強調其思想輕敵驕傲。如張作耀《曹操傳》說:「曹操其人極易激動,易被勝利沖昏頭腦」,曹操沒有乘勝把劉備徹底擊潰,錯過了戰機。

為《三國志》作注的裴松之則不以為然,他認為:「曹操當時既新平江漢,威懾揚越;資劉表水戰之具,藉荊楚楫棹之利,實震盪之良會,廓定之大機;不乘此取吳,將安俟哉?」又評曰:「至於赤壁之敗,蓋有運數。實由疾疫大興,以損凌厲之峰,凱風自南,用成焚如之勢。天實為之,豈人事哉?」他的觀點認為,曹操進行赤壁之戰時機是正確的,孫劉聯軍的勝利有運氣成分。

不過,既然曹操具有如此的優勢,所以令孫劉聯軍的戰績更顯輝煌。此戰,孫劉軍揚水戰之長,巧施火攻,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

疫病

而傳統的評論,一般忽略的一面是疫病流行因素。曹操把失敗原因歸於疾病,他寫信給孫權說:「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陳壽亦多次提及曹軍有疫病。

李友松的《曹操兵敗赤壁與血吸蟲病關係之探討》一文,指出曹操赤壁之戰兵敗的原因是「疾病」—急性血吸蟲病。赤壁之戰的戰場恰恰是當時血吸蟲病嚴重流行的地區,而且時間又是血吸蟲病的感染季節。赤壁之戰是在冬天開始的,但曹軍在轉徙、訓練時間是在秋天。曹操水軍在赤壁之戰戰前染上血吸蟲病,經過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就發病了,致使大戰時疲病交加,不堪一擊。而劉、孫軍隊長期在血吸蟲流行的疫區中從事生產、生活,士兵體內或多或少已產生一定的免疫力。但是這個觀點也有缺陷,曹操水軍主要來自荊州水軍,這些士兵對血吸蟲的免疫力應跟孫劉聯軍應該差別不大,所以該是其他疫病。

氣候

在遠流出版,陳文德撰寫的《曹操爭霸經營史》一書中,分析了曹操戰敗的原因。他將主要的失敗原因歸咎於東南風。

曹操用兵如神,俗語說:「說曹操,曹操到」代表曹操用兵的疾如風與侵略如火,劉備在徐州就因準備不及而棄軍逃亡,至荊州赤壁開戰前,又遇到類似狀況。曹操既然用兵謹慎,在赤壁兵敗如山倒的原因除周瑜自身分析的以外,周瑜可能還隱瞞一個氣候學的事實。在洞庭湖一帶,因為地形風的原因,當天氣放晴時,可能會逆吹東南風。這一點是北方長大的曹操所始料未及,而成為長江水邊長大者的地利。

戰線

戰線過於集中也被後世認為是曹操戰敗的原因,主因在於曹操將兵力過於集中在一處與東吳決戰,如此東吳便可利用地利與水軍優勢將對方一舉擊退,此後曹魏政權亦曾數次南征均無法取勝。直到西晉時期由決定針對東吳的弱點採取兵分多路進攻的策略,讓東吳首尾不能相顧,能徹底發揮兵力優勢壓倒對手而取勝。此一策略確實發揮效果使得西晉成功滅吳。

傳說與演義[編輯]

曹操南屏山橫槊賦詩,月岡芳年

後代的文學家在以此次戰爭為題材而創作詩、文、小說時,又往往有意地滲入了誇張、附會的成分。對於曹操的兵力有八十萬、一百萬等誇大,據考證,曹操能調動至前線的兵力大約為7萬[3]

在《三國演義》中,赤壁之戰是全書最重要、規模最大、人才最集中的戰事。從第四十二回「劉豫州敗走漢津口,魯肅來夏口吊劉表之喪」開始,接下去第四十三回「諸葛亮舌戰群儒」,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第四十五回「群英會蔣幹中計」、第四十六回「用奇謀孔明借箭」、第四十七回「龐統巧授連環計」、第四十八回「鎖戰船北軍用武」、第四十九回「七星壇諸葛祭風」、到第五十回「關雲長義釋曹操」都是描述赤壁的戰事。《三國演義》中描寫了周瑜的營帳駐在今鄂州市之西山,孫、曹鏖兵之處在三江口

地方史與傳說中曹操戰敗逃亡時被關羽在華容釋放。《山西通志》:孫權約昭烈拒操,操敗歸,遇羽於華容,釋之。

附錄[編輯]

史料[編輯]

赤壁之戰場所

主要的第一手史料是陳壽著《三國志》。

《三國志》之《魏書》、《蜀書》和《吳書》中有許多矛盾。宋朝司馬光的《資治通鑑》則依據上述的史料,經過整理考異後列出赤壁之戰戰爭的過程(見卷65、卷66)。

三國志曹操傳記載〉益州牧劉璋始受徵役,遣兵給軍。十二月,孫權為備攻合肥。公自江陵征備,至巴丘,遣張憙救合肥。權聞憙至,乃走。公至赤壁,與備戰,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軍還。備遂有荊州、江南諸郡。〈山陽公載記曰:公船艦為備所燒,引軍從華容道步歸,遇泥濘,道不通,天又大風,悉使羸兵負草填之,騎乃得過。羸兵為人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眾。軍既得出,公大喜,諸將問之,公曰:「劉備,吾儔也。但得計少晚;向使早放火,吾徒無類矣。」備尋亦放火而無所及。孫盛異同評曰:按吳志,劉備先破公軍,然後權攻合肥,而此記雲權先攻合肥,後有赤壁之事。二者不同,吳志為是。〉

近年來,考古發現開始補充正史記載。1973年出土了東漢晚期的馬鐙一件,印有東漢獻帝「建安八年」(203年)的瓦硯一台,並有東漢銅鏡、陶瓷器和箭鏃等。1976年,在赤壁山下一米多深的土層中發現沉船上的鐵環、鐵釘、東漢銅鏡等物。同年,又在赤壁山上發現銅、鐵、玉帶鉤各一件。

赤壁位於何處[編輯]

多年來,學術界對於「赤壁」地望問題討論。

註釋與來源[編輯]

  1. ^ 「三大戰役」另外兩場是官渡之戰夷陵之戰
  2. ^ 標誌著中國軍事政治中心不再限於黃河流域

參考書目[編輯]

  • 陳壽,《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82
  • 司馬光. 連結到維基文庫 資治通鑑/卷065. 維基文庫. 宋朝. 
  • de Crespigny, Rafe. Generals of the South: The Foundation and Early History of the Three Kingdoms State of Wu. Canberra: Faculty of Asian Studie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90.
  • 蔣永星. 「周郎赤壁何處」,《歷史教學》,1980.12,50
  • 解放軍中國軍事史編寫組,《中國軍事史》(第二卷),解放軍出版社,1986
  • 李友松. 「曹操兵敗赤壁與血吸蟲病關係之探討」,《中華醫史雜誌》, 1981年第11卷第2期
  • 張作耀. 《曹操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 易中天. 《品三國 上》(第二十四集),上海文藝出版社,2007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