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越人歌是中國春秋早期使用壯侗語族語言的越民族古老民歌。實際上記的是發音,其意義另由楚人譯出,句式跟楚辭相近,相傳是中國第一首翻譯歌詞。

譯文[編輯]

說苑‧善說篇》記載的譯文: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 (由泰語派提供的)濫兮抃草濫 予昌枑澤予昌州 州𩜱州焉乎秦胥胥 縵予乎昭澶秦 滲惿隨河湖。
  • (由越南語派提供的)濫兮抃草濫予?昌枑澤予?昌州州𩜱 州焉乎秦胥胥 縵予乎昭澶秦滲 惿隨河湖[原創研究?]

背景[編輯]

關於《越人歌》,一般認為是春秋時期楚國令尹鄂君子晳在聽到越國人吟唱後,請人再翻譯為楚語。但孰人所唱孰人所譯則有不同的說法。一種說法是鄂君子皙泛舟河中中,打槳越族船夫吟唱歌謠,鄂君子皙遂請人翻譯。另一種說法是鄂君在舉行一次盛會時越人歌手對百官而歌,由一位懂楚語的越人進行翻譯。

典故[編輯]

吳筠《詠少年詩》一首,末四句云:「董生惟巧笑,子都信美目。百萬市一言,千金買相逐。不道參差菜,誰論窈窕淑。願君奉繡被,來就越人宿」

明·王思任《贈賴篤生》詩「萬秀千清更百芳,紅霞罩玉出衣雲.神仙八素查丹籙,才子三餘寄典墳.上苑高眠宜斷袖,南窗寄傲願書裙.越人慣會歌山木,何幸瑤枝一傍君」《文飯小品》卷二。 '明清小品選刊',嶽麓書社,1989年.

詩人宋琬所作《高陽台為朱鶴罨侍史王郎作》詞頗具代表性:「何處逢君,落花時節,嫩楊乍囀鶯簧.小閣沉沉,鄂君繡被生香.紅牙按罷渾無力,倚東風、更換霓裳.背蘭缸.橫波偷展,低問周郎. ,『安雅堂全集·二鄉亭詞>,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745-746頁。

儒林外史:季葦蕭道:「人情無過男女,方才吾兄說非是所好。」杜慎卿笑道:「長兄,難道人情只有男女麼?朋友之情,更勝於男女!你不看別的,只有鄂君繡被的故事。據小弟看來, 千古只有一個漢哀帝要禪天下與董賢,這個獨得情之正;便堯舜揖讓,也不過如此,可惜無 人能解。」季葦蕭道:「是了,吾兄生平可曾遇著一個知心情人麼?」杜慎卿道:「假使天 下有這樣一個人,又與我同主同死,小弟也不得這樣多愁善病!只為緣慳分淺,遇不著一個 知己,所以對月傷懷,臨風灑淚!」季葦蕭道:「要這一個,還當梨園中求之。」杜慎卿 道:「葦兄,你這話更外行了。比如要在梨園中求,便是愛女色的要於青樓中求一個情種, 豈不大錯?這事要相遇子心腹之間,相感於形骸之外,方是天下第一等人,」又拍膝嗟嘆 道:「天下終無此一人,老天就肯辜負我杜慎卿萬斛愁腸,一身俠骨!」說著,悼下淚來。

外部連結[編輯]

壯傣語支說:
越芒語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