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路德維希·范·貝多芬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樂聖
路德維希·范·貝多芬
Beethoven.jpg
貝多芬的肖像
約瑟夫·卡爾·施蒂勒德語Joseph Karl Stieler於1820年所繪
原文名Ludwig van Beethoven
出生(1770-12-16)1770年12月16日
 神聖羅馬帝國科隆選侯國波昂
逝世1827年3月26日(1827歲-03-26)(56歲)
 奧地利帝國維也納
知名作品第三號交響曲「英雄」
第五號交響曲「命運」
第六號交響曲「田園」
第七號交響曲
第九號交響曲「合唱」
32首鋼琴奏鳴曲
莊嚴彌撒
16首弦樂四重奏
5首鋼琴協奏曲
小提琴協奏曲
所屬時期/樂派古典主義浪漫主義
擅長類型交響曲、奏鳴曲、弦樂四重奏
簽名
Beethoven Signature.svg

路德維希·凡·貝多芬(德語:Ludwig van Beethoven;1770年12月16日-1827年3月26日),德意志作曲家、鋼琴演奏家。貝多芬上承古典樂派傳統,下啟浪漫樂派之風格與精神,因而在音樂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他是歷史上最具影響力和最受歡迎的古典音樂作曲家之一。貝多芬一生飽受耳聾的折磨,1802年曾寫下海利根施塔特遺書,但最終選擇扼住命運的喉嚨,繼續完成其音樂上的未竟事業。自1814年開始他的聽力急劇下降,於是逐漸放棄了鋼琴演奏和指揮,但卻仍然堅持創作。貝多芬一生共創作了9部交響曲、36首鋼琴奏鳴曲(其中32首帶有編號,1首未完成)、10部小提琴奏鳴曲、16首弦樂四重奏、1部歌劇及2部彌撒曲等等。這些作品無論是在曲式、和聲、以及織體上都有重大創新,對音樂發展有著深遠影響,漢字文化圈因此尊稱貝多芬為「樂聖[1][2]

生平[編輯]

貝多芬的雙親,左側為父親約翰·范·貝多芬英語Johann van Beethoven(1740年至1792年),右側為母親瑪麗亞·馬達琳娜·凱維利希(1746年至1787年)

童年[編輯]

路德維希·范·貝多芬原籍南尼德蘭(今比利時梅赫倫鎮的法蘭德斯族人。曾祖父Michael van Beethoven是梅赫倫鎮的法蘭德斯人,曾祖母Marie Louise Stuyckers是南尼德蘭(今比利時)另一族瓦隆族人,兩人之子(即貝多芬祖父)Ludovicus van Beethoven生於梅赫倫。外祖父Johann Heinrich Keverich與外祖母Anna Clara Westorff都生於神聖羅馬帝國的特里爾選侯國(今屬德國萊因蘭地理大區)的科布倫茨。貝多芬本人生於神聖羅馬帝國的科隆選侯國首府波昂(今德國萊因蘭地理大區)。血統而言,貝多芬是75%日耳曼人,18.75%比利時法蘭德斯人,6.25%比利時瓦隆人。[3]

貝多芬名字中的「范」(van)是弗拉芒語(又譯法蘭德斯語,荷語方言)而非德語中的「馮」(von),不代表任何貴族封號,而是用來顯示其家鄉[來源請求]。貝多芬的祖父,也同名路德維希·范·貝多芬,20歲時遷居波昂[4],在科隆選帝侯宮廷內當一位樂隊長。父親約翰則是一位唱詩班男高音[5]。母親瑪麗亞·馬達琳娜·凱維利希(Maria Magdalena Keverich)是宮廷御廚的女兒,在嫁給約翰之前曾結過一次婚並有一子,但前夫與兒子皆早逝。她與約翰婚後曾在1769年8月2日產下一子,名路德維希·瑪麗亞·范·貝多芬(Ludwig Maria van Beethoven)。

貝多芬的位於波昂的出生寓所,現在作為貝多芬之家使用(左邊大門即為入口)

1770年12月17日,這段婚姻中的第二個兒子以「盧多維克斯·范·貝多芬」(Ludovicus van Beethoven)之名受洗。日後人們普遍認為,這個孩子是在1770年12月16日出生於波昂的波昂街德語Bonngasse20號。路德維希的父母還生下了五個子女,但只有第二和第三個活了下來:卡斯帕·安東·卡爾·范·貝多芬(Kaspar Anton Karl van Beethoven)和尼古拉斯·約翰·范·貝多芬(Nikolaus Johann van Beethoven)。不幸夭折的三位則是:在1779年受洗的安娜·馬里亞·弗蘭切斯卡(Anna Maria Franziska,只活了四歲)、1781年出生的弗蘭茲·格奧爾格(Franz Georg,兩歲時離世),以及1786年受洗的馬里亞·馬格麗塔(Maria Margaretha,在周歲之年夭折)[6]

早期貝多芬家庭情況還算如意;約翰的經濟狀況不錯,老路德維希在經濟上也能幫助一下這個家庭[7]。約翰有酗酒的習慣且脾氣暴躁,母親則體弱多病,這是日後作為長子的貝多芬必須挑起家庭重擔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正是因此,貝多芬愛母親遠勝於父親[來源請求]貝多芬可能在5歲時患有中耳炎,但並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這可能為其日後的耳疾埋下禍根[來源請求]

貝多芬很小就開始接受音樂訓練,啟蒙老師正是其父[8]。六歲就能作曲的莫札特無疑給貝多芬的父親立了一個榜樣。為了使自己的兒子貝多芬也成為一位神童,約翰很早就教貝多芬彈奏鋼琴,稍有彈錯就是一頓毒打,而彈錯的後果就是經常被酗酒的父親拍貝多芬的頭。這樣的做法雖然使得貝多芬以八歲(1778年)之齡就能在科隆登台演出[9],十一歲就在劇院樂隊演出,十三歲就成為風琴師,並發表了三首奏鳴曲,但卻顯得揠苗助長。約翰有時甚至會在深夜將貝多芬從床上拉起,要他在朋友面前演示其音樂才能。[來源請求]十一歲時,貝多芬因為父親財力不濟而被迫輟學,因此他在學校所學到的應該不會很多;而此時的貝多芬和其他同齡的孩子是沒有什麼差別的。

音樂啟蒙[編輯]

由於父親約翰的音樂教育缺乏系統性[7],他接受了同行的建議,另請高明以發掘貝多芬的潛能。

1781年[10](一說1782年[7])貝多芬跟隨樂隊指揮克里斯蒂安·戈特洛寶·奈弗德語Christian Gottlob Neefe學習鋼琴和作曲,另外還跟法蘭茲·安東·里斯德語Franz Ries學習小提琴,這些新老師的努力使得貝多芬開始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

奈弗是一位好老師,他不但看出了貝多芬的優勢所在,也能察覺其弱點:缺乏自制力、修養和紀律。他要求貝多芬研習前輩的作品,如巴赫的《平均律鋼琴曲集》;再來是同時代音樂家的名篇,如莫札特的作品。1782年,奈弗發表了貝多芬的第一部作品《以戴斯勒先生一首進行曲為主題的羽管鍵琴變奏曲》(Variations pour le Clavecin sur une Marche de Mr. Dressler)。貝多芬在1783年(一說1782年)代表奈弗出任宮廷樂隊羽管鍵鋼琴演奏家。1783年,奈弗在一音樂雜誌撰文道:

而貝多芬也是對這位老師深存愛戴,他在同一年寫信給奈弗的信中提到:「如果我有所成就,這一定是您的功勞。」

貝多芬16歲時剪影

雖然貝多芬在波昂受惠匪淺,該地的音樂資源無疑未能令他滿足。1787年,他決定帶著科隆大主教馬克思·法蘭茲(神聖羅馬帝國約瑟夫二世的弟弟)的推薦信前往維也納試圖拜訪莫札特。貝多芬在1787年1月到達維也納,直到3月或4月離開,但後人對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所知甚少。據傳,莫札特在忙於創作《唐璜》時,仍抽出時間給貝多芬一個主題做即興演奏,而貝多芬的演奏打動了莫札特,因此說道:「注意這位年輕人,日後他會揚名天下。」由於莫扎特在1787年初在布拉格居住,這兩人見面可能發生在六週之間,但沒有可靠的記錄可以表明兩位作曲家是否曾經見過面。

後來,貝多芬得到母親的病危的消息,他離開維也納回家鄉,但母親的病情並未好轉;她的逝世,無疑將家庭整個託付給貝多芬。父親約翰的行為越發不近情理,致使貝多芬向皇儲申請裁決,意欲取得兩個幼弟的撫養權,結果是父親得從月薪中拿出一半供養子女。父親在接下來的五年裡,直到1792年12月18日臨終的那一刻,他一直未得到自己孩子和親友們的諒解與接納[11]

為了養家,1788年(一說1789年[6])到1792年間,貝多芬在奈弗的一支歌劇院樂隊裡擔任中提琴演奏,從而接觸到當時的歌劇作品。

1787年起,貝多芬受到歐洛吉奧·施內德德語Eulogius Schneider的影響,使他瞭解當時啟蒙運動法國大革命的思想。這種影響,反映在貝多芬後來的作品中,特別是有著解放政治囚徒情節的《費德里奧》裡面。1790年2月20日,約瑟夫二世逝世,波昂的「讀書與休養」協會準備在3月份舉行悼念,在施內德的建議之下,貝多芬創作了一部《為約瑟夫二世逝世所作的悼念清唱劇》(德語:Trauerkantate auf den Tod Josephs II.,WoO 87),這也是貝多芬第一部與政治沾上邊的作品。無人知曉這部清唱劇什麼時候完成,但是根據協會在3月17日的會議記錄,該劇並未如期上演[來源請求]。後來,貝多芬還為新皇帝利奧波德二世的登基寫了一部清唱劇:《為利奧波德二世登基而作的清唱劇》(德語:Kantate auf die Erhebung Leopolds II. zur Kaiserwürde,WoO 88),這是一部身世更模糊的作品[12]。它們不但在當時沒得到上演的機會,現在也是鮮罕聽到(克里斯蒂安·蒂勒曼DG公司錄製了它們)。雖然如此,並不意味著它們沒有可道之處;相反地,這兩部早期作品其實已頗具大家風範。特別是《利奧波德》裡那首長大的詠歎調,大提琴托著女高音的行文樣式,讓人倍感新鮮的同時,還有一種脫俗的美。

不久之後,奧地利作曲家海頓在從維也納到倫敦的旅程中兩次在波昂逗留,接觸到貝多芬,並對前一首清唱劇大加讚賞[11],海頓因此勸科隆大主教將貝多芬送到維也納深造[8]。而貝多芬也沒有錯過這個機會,於1792年再度踏上前往維也納的行程。

紮根維也納[編輯]

年輕的貝多芬肖像,由Carl Traugott Riedel(1769年至1832年)所繪

1792年11月10日,貝多芬抵達維也納。他用了三周時間整理安排自己的事務,之後正式到海頓處上課,直到海頓1794年去倫敦為止,超過一年。年邁的海頓並沒有撥出太多時間給這位年輕學生,再加上貝多芬的性格是出了名的倔強,貝多芬在這段期間究竟從海頓處習得多少本事,後人對此難有定論。美籍印度天體物理學家錢德拉塞卡在他的《真理與美》一書中便提到,貝多芬在師從海頓這段時期,已經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能力,並有時現出挑戰的意味[來源請求]。因此在據說海頓強烈批評他的作品1的第三首三重奏時(它正是貝多芬自己認為三首裡面最好的一首),貝多芬會認為這是妒嫉使然[13]。但海頓可能並非詬病作品的品質,而是作品裡面的「大眾化」,亦即一般的業餘演奏者也能輕易上手其作品,而且其內容迎合了當時大眾的品味[14]。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海頓的批評則體現了18世紀末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的衝突,即:音樂是否是專屬上層階級的奢侈品?貝多芬無疑正在努力打破這種貴族特權,夾在第二鋼琴協奏曲和第一交響曲之間的七重奏(作品20)是一首優雅幽香的作品,貝多芬甚至「逼」出版商道:「快點將我的七重奏給這個世界吧,因為大眾正等著它 [15]。」海頓前往倫敦之後,貝多芬則繼續他在維也納的學習,他得到約翰·申克德語Johann Baptist Schenk的指導,並且在約翰·格奧爾格·阿爾布雷希茨貝格門下學習了一年的對位法。著名的薩列里也為貝多芬非正式地上過聲樂課,阿羅伊斯·福斯特(Alois Forster)則教貝多芬弦樂四重奏。可以說,貝多芬在維也納不但學習到當時最先進的音樂理論,而且體會了前輩的音樂實踐經驗。他在此期間寫有三首鋼琴、小提琴和大提琴三重奏(即作品1)、三首鋼琴奏鳴曲(作品2)、一首弦樂五重奏,和兩首鋼琴和大提琴奏鳴曲[16]

貝多芬贊助人之一約瑟夫·羅伯克維茲王子之畫像

初到維也納的兩年,貝多芬非常拮据,他住在一個地下室裏。為了在音樂界立身,他不得不在服裝、樂器、家具還有社交方面花錢,例如他的筆記本上記有這麼一筆「25個葛羅琛,為自己和海頓買咖啡」,顯見他每花一毛錢都要掂量一下[來源請求]。(有趣的是,貝多芬身後曾發現一份未完成的迴旋曲隨想曲手稿,上面寫有標題「丟了一個葛羅琛的憤怒」,雖然上面的手跡並不是貝多芬的,也沒有證據顯示貝多芬同意給這首迴旋曲叫這個名字。迪亞貝利買下此一迴旋曲的手稿,並作了一些修改使之完整[17]。)銀錢問題畢竟只能靠他自己的音樂能力解決。他在沙龍裏舉行小型音樂會,能得到一些貴族的賞識,獲得一些生活品。貝多芬的贊助人有很多,其中包括卡爾·馮·里希諾夫斯基德語Karl Lichnowsky侯爵,安德烈·拉祖莫夫斯基德語Andrei Kirillowitsch Rasumowski公爵,埃斯特哈奇(Esterházy)親王和約瑟夫·洛伯科維茨德語Franz Joseph Maximilian von Lobkowitz親王[18]。再後來,版權成為貝多芬的收入來源。他並不喜歡當一名音樂老師,為貴族千金上課使他反感[來源請求]。但是他的確當過鋼琴課家教,其學生中不乏有名的演奏家如不倫瑞克特雷莎匈牙利語Brunszvik Teréz公主,或是多羅蒂阿·厄特曼(Dorothea Ertmann)[19]

1795年,貝多芬在維也納舉行了第一次音樂會,曲目是他於1794到1795年創作的B♭大調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作品17),由他本人演奏鋼琴,這次演出獲得了成功。這首作品17被普遍認為頗有「維也納味」 [20]當時有人評論道,作為鋼琴家的貝多芬有著「火花、光彩、幻想還有深邃的情感[來源請求]。」這次音樂會,是貝多芬第一次向維也納展示自己[21]。此時的貝多芬已經開始看到成功的光芒,他不但被邀請出席一些有名的慈善音樂會,而他1795年為維也納美術協會年度舞會所寫的十二首德國舞曲(編號WoO 8),甚至比海頓一過即逝的同類型創作得到更多的青睞;即使是兩年之後,仍可聽到人們對它們的贊勵之聲,還被以鋼琴版本的形式刊出[19]。同年,貝多芬向馬達琳娜·維爾曼(Magdalena Willmann)求婚,但遭到了拒絕。

1796年可說是貝多芬的事業起升年,他先後在布拉格布達佩斯演出,途經紐倫堡萊比錫柏林等地,並創作了兩首大提琴奏鳴曲(作品5)以及三首鋼琴奏鳴曲(作品2)[22]。但正是此時,貝多芬出現了耳疾的先兆,對此他描述道:「耳朵里常聞低鳴和呼嘯[23]。」但是,耳疾的出現並沒有讓貝多芬停下,他為其巡迴演出寫出了C大調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作品15,較作品17更晚寫就,但先於其出版)。1799年,貝多芬發表了可能是他最早的受歡迎作品之一:C小調第八號鋼琴奏鳴曲《悲愴》(又名「悲愴大奏鳴曲」)。此作是獻給里希諾夫斯基的[24]。一年之後,c小調第三號鋼琴協奏曲也告完成,此作被認為是貝多芬重要的四部協奏曲之一(第三、第四、第五號鋼琴協奏曲,以及小提琴協奏曲)[來源請求]。在第三號當中,鋼琴的比重有顯著的增加,整部作品非常恢宏;調性設定方面,c小調是貝多芬非常擅長的[25]。1800年最值得一提的作品,是F大調第五號小提琴奏鳴曲《春天》。單從名字判斷,人們就可對音樂略感一二,但此處的《春天》之名,卻不是出自貝多芬的手筆──這種現象,日後還會在貝多芬的其他作品中反覆出現[26]。同年,C大調第一號交響曲也告完成[27]。這些早期的作品,都具有顯著的古典主義風格:旋律的發展,樂章之間較為鬆散的關係,以及個人情感的隱藏⋯⋯等[20]。但是在這之後的不久,貝多芬就邁出了自己的步伐。

比《悲愴》"高"出半個音的C小調鋼琴奏鳴曲《月光》則出自1801年。此曲比起《悲愴》更顯示出了一種新的風格,它更有一E大調的姐妹篇,貝多芬特別將之命名為「幻想般的」(quasi una fantasia)奏鳴曲[28]。《月光》是獻給貝多芬的鋼琴學生朱利葉塔·貴契阿迪德語Giulietta Guicciardi的,但亦有傳聞稱,兩人之間可能不只是單純師生關係;甚至有人認為,她就是貝多芬那位「永恆的愛人」。

1801年,貝多芬著手創作清唱劇《基督在橄欖山上德語Christus am Ölberge》(作品85)。雖然這部作品在1803年就首演了,但是貝多芬堅持對之修改,直到1811年才再次發表。貝多芬學者邁納德·所羅門斯英語Maynard Solomon認為,這部作品有貝多芬暗示自身生活態度的意味,「對自己的個人、音樂和意識進行深刻思辯[29][30]。」1802年,貝多芬原擬將A大調第九號小提琴奏鳴曲獻給喬治·布里治濤爾德語George Bridgetower,但是後者一次酒後狂言,得罪了貝多芬的一位朋友。貝多芬一怒之下,將奏鳴曲獻給了當時非常優秀的小提琴家魯道夫·克羅采,於是,這首奏鳴曲便被冠以「克羅采」之名。(不過,克羅采終身未演奏過此曲,還嫌曲子是不可演奏的[來源請求]。)也是在這一年,貝多芬到維也納的修養地聖城,意圖靠當地礦泉水浴,以治療自己日益嚴重的耳硬化症。雖然前一年貝多芬還寫下過:

的壯語[31],但是在聖城,他的情緒則一度陷入低谷,還寫下了一封寄給自己兄弟的信,後世稱之為《聖城遺書》(一譯海利根施塔德遺書德語Heiligenstädter Testament[32],德語:Heiligenstädter Testament)。此信在1827年才被發現,信中的語氣既悲觀且可憐,可見貝多芬的耳疾導致其出現自殺的念頭,只有他的音樂,和一種模糊的使命感,才讓他不致走上絕路。值得注意的是,幾乎同時期寫就的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卻講述著截然不同的人生態度,全曲意氣風發,全無惆悵陰霾,更多的是對生命的歌頌,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其第一樂章迅厲的行進、緊湊的節奏,能給聽眾留下深刻的印象。而第四樂章則被柏遼茲稱為「第二諧謔曲[33]」。1803年,第二號交響曲第一次與維也納的聽眾們見面。同年,貝多芬得到了維也納河畔劇院的駐院作曲家職位,並著手進行下一部交響曲的創作。

《英雄》[編輯]

1803年的貝多芬,由克里斯蒂安·荷爾文英語Christian Horneman所繪

18、19世紀之交,法國大革命震動著歐洲大陸,本就搖搖欲墜的神聖羅馬帝國更是因此而走向歷史的終點,德意志民族在等待統一的時機。此時登上歷史舞台的拿破崙,首先以維護共和、捍衛革命的面目出現,一時間成為很多青年心目中的「普羅米修斯」,是革命的代表和革命原理的傳播者。據說早在1798年,法國駐維也納大使貝爾納多特將軍曾建議貝多芬為拿破崙寫上一曲[27],但貝多芬並未為之全力以赴,而是先在1802年(一說1800到1801年[34])創作了芭蕾舞音樂《普羅米修斯的創造德語Die Geschöpfe des Prometheus》(作品43),有應和這種波拿巴熱的意味。但是,其編舞者維加諾卻讓貝多芬失望了,普羅米修斯的英雄氣概在舞台上並未得到充分表現。於是,有共和、民主和自由追求的貝多芬就要用自己的雙手,告訴世人,甚至是拿破崙本人,他心目中的英雄是何等形象;為此誕生的,正是E♭大調第三號交響曲

第三號交響曲完成於1804年,在此,貝多芬的作曲動機與之前的海頓、莫札特相當不同:其作品不再是應某位有錢的侯爵,或為一個上流社會的小群體而寫,此時的貝多芬乃是出自個人的心聲、願望、激情和世界觀去創作,獻給的是「永恆(的世界)」和「人類」。相比起以前,其作品在大眾面前被奏響,而作曲者自己則退居幕後,這樣的創作高度是前所未見的。在這樣的脈絡下,第三號交響曲的篇幅也是無比宏大,其演奏時間達45分鐘左右,正是因為當中包含了比以往命題作曲更多的精神內涵,不但是當代音樂史、交響曲發展史上最宏大的器樂作品[35],更是貝多芬自己創作史上的轉折點。在它面前,《普羅米修斯》更像是一次試手。在《普羅米修斯》終曲當中,一段快樂而又雄健的樂曲,貝多芬對之鐘愛有加,非但用它寫出了《英雄》主題變奏曲(作品35),在第三號交響曲的終曲樂章也再次引用之,由此可見《普羅米修斯》在貝多芬作品間樂思和政治理念的傳承。貝多芬自己對這部投入了激情和理想的作品非常滿意──確實,也唯有如此,貝多芬才有將之獻給法蘭西第一國民議會,甚至是拿破崙的心理基礎[來源請求]

英雄交響曲總譜封面,可見貝多芬修改的字跡。維也納音樂之友協會藏。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是出乎了貝多芬的想像。1804年5月,法蘭西第一帝國成立,拿破崙加冕稱帝的儀式在當年12月2日假巴黎聖母院舉行。對貝多芬來說,這不單單只是君主復辟,更是拿破崙對革命理想的背叛。對此,費迪南德·里斯講述的故事可能有所誇張:盛怒之下的貝多芬,撕去了第三號交響曲上寫給拿破崙的題獻扉頁。目前人們可在維也納音樂之友協會看到貝多芬1804年8月的親筆手稿,原來的「為波拿巴而作的大交響曲」(Sinfonia grande/intitolata Bonaparte)被劃去,取而代之的是模糊的鉛筆字跡「以波拿巴為題材而作」(Geschrieben auf Bonaparte)。此次改念,意味著貝多芬將這首交響曲更多的是獻給一位理想化的人物(及其理想,他會為人類的解放而戰),而非獻給某個特定的對象。至於《英雄》一名,則來得有點含糊。1804年8月26日,貝多芬在寫往出版商的信中提到標題定為《波拿巴》[來源請求],作品於1805年舉行首演,但翌(1806)年的第一次出版卻被冠上《英雄交響曲:為紀念一位偉人而作》的標題,此間的原因仍有待考據。

貝多芬對拿破崙的反感在後來有所緩和,在1809年一次由貝多芬本人指揮、拿破崙原定出席的音樂會上,其曲目便包括了《英雄》,他甚至還考慮將自己的C大調彌撒(作品86)獻給拿破崙[36]。1821年拿破崙逝世,貝多芬對此說道:「我早已為此變故寫好了合適的音樂[27]。」

《英雄》的第一樂章為奏鳴曲式,此樂章被羅曼·羅蘭稱為「神話般的戰鬥」[來源請求],主要的樂思僅僅建立在E♭大調和弦上,主題之間的反覆推敲,並轉了幾次調之後,圓號響起,望見彼岸[37],結尾的三下和弦抖擻地為第一樂章降下末音。第二樂章的葬禮進行曲被魏恩加特納描述為「埃斯庫羅斯式」的,大型的賦格將本樂章帶到其高潮[38]。經過輕鬆的諧謔曲第三樂章之後,極快板的第四樂章開章先是震撼有力的和弦,然後突然一收,弦樂的低鳴慢慢將樂思領入來自《普羅米修斯》的主題及變奏,此一樂念占領了樂章的整個中部。臨結尾處,出現一下急落、沉寂,再隨一下銅管高奏湧起,歡樂的頌歌踏著莊嚴的步伐,完成了這次音樂歷程。回顧《英雄》全篇,可說是貝多芬創作特色宣告成熟的標誌性作品,閃爍著貝多芬的意志,正式告別了海頓、莫札特等人所象徵的古典主義曲風。其音樂發展帶有強烈的戲劇衝突,四個樂章之間出現了內在的聯繫而構成整體,這是以往兩首交響曲中未有見到的。

《費德里奧》[編輯]

1802年,貝多芬受到經營維也納兩個大歌劇院的布勞溫男爵的委託,去創作一部歌劇。腳本由法國劇作家布依提供,這就是《萊奧諾拉》,亦是貝多芬唯一的一部歌劇作品。論者指出,在《費德里奧》之後,貝多芬可能再也找不到合適的題材,而沒寫上第二部歌劇[39]。《萊奧諾拉》第一稿完成於1805年,全劇分三幕,講述的是一位婦人為了拯救身陷囹圄的丈夫,而化身潛入獄中的「無間道」故事,這樣的題材在當時非常受到歡迎。此劇首演(1805年11月20日,維也納河畔劇院)時,正值法軍開進維也納之際,在詭譎的情勢下,演出本身非常失敗,第三天就被迫停演。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貝多芬本人堅持將此一版本命名為《萊奧諾拉》,然而劇院方面為了避免與加沃法語Pierre Gaveaux(1798)、帕埃爾義大利語Ferdinando Paër(1804)的同名劇作混淆,在貝多芬的作品上採取了《費德里奧》的名稱。首演翌(1806)年,在布洛伊寧德語Stephan von Breuning (Librettist)的協助下,貝多芬將本來三幕的規模縮減至兩幕,此版本在1806年的演出(3月29日、4月10日)之反饋皆有所改善。此外,貝多芬為第二版所新作的序曲,便是今日我輩所知的「萊奧諾拉第三」序曲。

1814年,貝多芬另外參考了特萊許柯德語Georg Friedrich Treitschke的腳本,對此劇做了第二次改編。5月23日,第三版的劇作以《費德里奧》之名假凱恩特城門劇院德語Theater am Kärntnertor演出,此版本終於獲得成功,其製作並陸續前往布拉格、倫敦及紐約演出。此版樂譜在1826年出版,且一躍成為各大劇院保留劇目迄今。現今,研究者則是將1805年版、1806年版以及1814年最終版一併以貝多芬作品72視之。

《費德里奧》的創作過程耗去貝多芬大量心神,不但幕數有所改變,部分曲目的順序也做出了調整,例如:終稿里第一首二重唱,最初是被放在馬澤琳的詠嘆調之後的,又如第二幕弗洛倫斯坦的宣序調和詠嘆調,則被修改達18次之多。此外,最明顯的改變,莫過於此劇多達四個版本的序曲。這當中,最先創作的第一版序曲卻從未被使用,後來出版為貝多芬作品138,稱「萊奧諾拉第一」。第二版序曲被使用在1805年的三幕版,稱「萊奧諾拉第二」。至於最終版的序曲,則使用在1814年的演出,現今為區分方便,多以「費德里奧序曲」稱之。值得一提的是,「萊奧諾拉第三」後來被馬勒在第二幕終場前引入,以贏得時間去轉換布景。亦有論者指稱,這並非馬勒的創舉,而是源自於19世紀中期的作法[40]

相比起清唱劇、彌撒等宗教音樂創作,《費德里奧》相對通俗許多,其題材也順應時勢,具備了清楚的民主、自由意向。特別是其中的〈囚徒的合唱〉:「噢!自由啊,自由,你會回來嗎?」,緊接著卻是一位囚徒的警告「小聲點,控制一下自己,我們是時刻有耳目監視的啊!」第二幕則被認為完全是歌頌萊奧諾拉的英雄氣概,和大革命的偉大人道主義。終場以合唱高歌的形式表達喜悅與感恩之心,更可堪比第九號交響曲終曲。

1804年-1815年[編輯]

1804年起,貝多芬的創作進入了旺盛期,伴隨著第三號交響曲的問世,《華德斯坦德語Klaviersonate Nr. 21 (Beethoven)》奏鳴曲(作品53)和《熱情》奏鳴曲(作品57)不但是鋼琴奏鳴曲的名作,更體現了「英雄」紀元的宏大樂念。

1804年的貝多芬,這是梅勒(W.J. Mähler)畫作中的截圖。在整張的畫作中,除了人物貝多芬外還有一豎琴吉他英語Lyre-guitar

《英雄》的餘波未了,貝多芬本來打算以一首c小調交響曲為其續音,但當他完成了第一樂章後,就先停下了。1806年,貝多芬做客里希諾夫斯基親王位於格拉茲的夏宮,認識了奧佩爾斯道夫德語Franz von Oppersdorff (Oberglogau)伯爵,伯爵正好要組建一支樂隊,並委託貝多芬為其創作。當年9、10月間,貝多芬完成了陽光明媚的第四號交響曲。這部夾在兩首莊嚴、雄偉詩篇之間的交響曲,被舒曼形容為:「在兩位挪威巨人之間的苗條希臘少女[27]。」在早先的5月,貝多芬和特雷莎公主訂婚,其安寧和愉快的心境在第四號交響曲中留下了蹤影。可惜的是,到了1810年5月,貝多芬放棄了與特雷莎結合的一切希望[41]

這段期間的主要作品還有:三重協奏曲(以作品56號出版,緊鄰《英雄》,但實際的創作時間間隔了十年之久),以及著名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這首曲風甜美的小提琴協奏曲是為維也納河畔劇院第一小提琴手弗蘭茲·克萊門特德語Franz Clement而創作,是貝多芬唯一的一首小提琴協奏曲作品,被後世認為是「四大」之一[來源請求]。1808年,貝多芬接受了鋼琴家克萊曼蒂的建議,將小提琴獨奏改為鋼琴,此版本以作品號61a出版。

室內樂作品方面,1806年的《拉祖莫夫斯基弦樂四重奏英語String Quartets Nos. 7–9, Op. 59 – Rasumovsky (Beethoven)》可能是貝多芬在弦樂四重奏這個範疇裡面最有名的作品。作品是獻給俄羅斯大使拉祖莫夫斯基俄語Разумовский, Андрей Кириллович的。與他早期的六首弦樂四重奏(作品18)相比,這裡的三首四重奏具有更加交響化的織體[42]。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貝多芬已能正視自己耳聾這個事實,並且在自己的音樂創作事業面前極力將這個不利因素排除在外。他在《拉祖莫夫斯基》第三首的終曲樂章草稿上這麼寫:

《命運》與《田園》[編輯]

維也納河畔劇院外牆的牌板,記載貝多芬曾於1803年及1804年住在維也納劇院,他在此進行了歌劇、第三號交響曲等創作,而費德里奧與其他作品也曾在此首演

1808年12月22日,維也納河畔劇院裡的聽眾經歷了一場意義非常的音樂會,音樂會長達4小時,曲目全部是貝多芬的作品:開場先是F大調第六號交響曲《田園》(作品68),再是C大調彌撒裡面的詠嘆調,然後是G大調第四號鋼琴協奏曲(作品58),緊接著是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作品67),還有《合唱幻想曲》(作品80)。且不論當晚演出的質量,這裡的幾首曲目都是貝多芬曲譜裡有十足分量的作品。好幾部作品在同一晚上首演,其實是貝多芬多管齊下的創作習慣所造成的。當晚,評論家並沒做太多的評論。一年半之後,當時最有影響力的音樂雜誌—萊比錫《音樂廣訊報》裡,作家兼樂評人霍夫曼在第五號交響曲再次上演之後,用浪漫的筆法給了如下的評價:

命運交響曲的「命運」動機

在此,c小調再一次在貝多芬筆下表現了強烈的情感掙扎,其強大的張力,綿密不透風的緊張節奏,讓人想起1807年的科里奧蘭序曲(作品62)。整部第五號交響曲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統一,凝練簡湊而又嚴峻凌厲,頗有概括貝多芬本人性格經歷的含義。前三個樂章壓抑,到了第四樂章方見光明。第一樂章的前四個音符是如此引人注目。據說貝多芬曾說過,那是「命運的敲門聲[27]」,「命運」之名便是由此而來,自此之後更幾乎成了貝多芬的代名詞。不過,與「月光」、「春天」等相同,「命運」亦非正式標題;與在日本中國出品的不同,歐、美地區的第五號交響曲唱片,都不會標明「命運」這一標題。

1808年,貝多芬進一步失聰[23],而貝多芬早在1801年寫給一位醫生的信內便表示:

由此觀之,第五號交響曲無異於貝多芬不服輸的精神展現,非常清晰、明確地使聽眾能夠置身處地的去感受作曲者的心境。這種互動,是此前海頓、莫札特都未曾做到的。1830年,歌德在聽過孟德爾頌以鋼琴演奏過此曲之後,說道音樂太「狂野」[27]。柏遼茲則對這首在法國被上演得最多的交響曲[45]說道:

貝多芬《第六交響曲》手跡

貝多芬熱愛大自然是人所皆知的。身住維也納的他,每年夏季都要到一處鄉間或療養地暫住和散步。他正好利用散步的時機來進行創作:

一次,他跟一位朋友在維也納聖城郊區散步時說:

想像畫:貝多芬創作《第六交響曲》

他的這些話都印證在《田園》交響曲的第二樂章「溪畔」中,那是音樂史里一個牧歌般的、詩情畫意的篇章。貝多芬可能在創作《田園》時借鑑了前人加斯丁·海恩里希·奈西特德語Justin Heinrich Knecht標題交響曲《自然的一音樂肖像》。如同奈西特的手法,貝多芬不但親自將交響曲題為《田園》,而且還為每個樂章加上標題。不過,貝多芬對標題另做了如下評論:「所有知道鄉間生活的人,想必都不需要藉助標題,就能明白曲中意思[27]。」他並且說,《田園》是「繪情多於繪景」的一首作品──不錯,第五樂章那種感恩聖潔的情感流露,往往使人感動不已;其中的博大胸懷,也只有細細聆聽,方能至真感悟。

貝多芬這種為交響曲(乃至各樂章)加標題的做法,雖不是音樂史上的第一次,但肯定是最有名的例子之一。自此以降,標題音樂便蓬勃發展起來,如: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李斯特的交響詩作品、斯美塔那的《我的祖國》交響套曲,還有理查·施特勞斯的音詩作品⋯⋯等。相比起絕對音樂,標題音樂在當時還是少數,但不能否認的是,文字的加入的確大大豐富了音樂的表現力,使之更具形象性。

1809年,貝多芬給了世人最後一首編號的鋼琴協奏曲:E♭大調第五號(作品73)。這首協奏曲在出版時,只標明了「大型協奏曲」,《皇帝》的別名可能是出自其宏大、輝煌的結構色彩,因而得稱[來源請求]。此外,這首協奏曲也與當時流行的「軍隊協奏曲」不無聯繫,包括催人向上的第一樂章,柔情款款的第二樂章,以及富麗流暢的終樂章,使之成為唱片時代演奏家爭相灌錄的名曲。同年,歌德的劇作《艾格蒙特》上演,承擔演出的維也納城堡劇院委託貝多芬為之配樂。貝多芬為之寫了九段配樂(作品84),其中又以序曲最為有名。至於目前人們認為那首甜蜜的《致愛麗絲》,則是1808年(一說為1810年)誕生的作品。

1812年6月底,貝多芬東行休養,此趟取道布拉格,並在7月5日抵達特普利采,並在此拜見了歌德[a][48]。之後,貝多芬還計畫在溫泉小鎮與布倫塔諾(Brentano)一家會面──兩方原本計畫在布拉格見面[來源請求],但當時貝多芬尋對方不遇。抵達特普利采的貝多芬寫了一封神秘的信,信的開頭是:「我的天使,我的一切,我的我」,收信人是「永恆的愛人德語Brief an die Unsterbliche Geliebte」(德語:Unsterbliche Geliebte)。信中維特式的語言充滿熱情,表達願意與對方結合,但同時也流露出不強求的語氣,更提到相互的忠誠和分離的痛苦。這封信是如此難以觸摸,一度成為貝多芬身後未解的謎題。

貝多芬於1815年的畫像,由威利波德·約瑟夫·馬勒(Willibrord Joseph Mähler,1778年 - 1860年)所畫

1813年,威靈頓公爵在西班牙擊敗法軍,並最終將法國勢力趕出西班牙。為了此一事蹟,貝多芬特別創作了名為《戰爭交響曲》的作品(作品91,又名《威靈頓的勝利》),曲中使用了由節拍器發明者梅爾澤斯德語Johann Nepomuk Mälzel研發於1805年的新樂器:百音琴德語Panharmonikon。梅爾澤斯則同時勸告貝多芬,將《戰爭交響曲》的編制改寫後,與第七號交響曲在1813年12月8日一次慈善音樂會上一同演出。值得一記的是,當日樂隊名錄中,薩列里之名赫然在列。幾次的慈善演出後,為戰爭難民籌得的善款共四千古爾登之數[49],是很大的成功,《戰爭交響曲》更是貝多芬生前最有名的作品[來源請求]。與柴科夫斯基1812序曲一樣,現代唱片在製作這首《戰爭交響曲》時,都會為之加入真實的槍炮背景音。

回顧A大調第七號交響曲的首演,人人皆認為其只是《戰爭交響曲》的陪襯,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部交響曲卻日益引起人們的重視和興趣(以現今唱片錄製的數量,和對之演繹的多樣性來看,其關注度更是遠遠勝於《戰爭交響曲》)。華格納將之稱為「舞蹈的神化」,指的是第七號交響曲以每個樂章皆充滿了強烈的節奏律動為特色[來源請求]。相較於第七號交響曲的可觀規模,F大調第八號交響曲則是一首短小可愛的作品,被人稱作「小交響曲」[來源請求],其風貌讓人回想起維也納樂派與古典主義。出生於第八號交響曲首演當年的華格納則是窮盡努力,使之恢復到作為第七號「姊妹作」所應有的地位。柏遼茲則稱其第二樂章「既找不到範本,也找不到副本,是天上掉下來的[46]。」

1815年11月15日,卡斯帕·貝多芬去世,為了爭奪侄子卡爾的監護權,貝多芬與弟媳約翰娜英語Johanna van Beethoven展開曠日持久的訴訟。1820年,貝多芬終於勝訴[50],但是這對叔侄後來的互動並不理想。一方面,一直單身的貝多芬,在維也納曾遷居63次[來源請求];自己生活不固定的他,最後也被證明不是一個及格的導師[51]。他對侄子要求過高、過於嚴格,超過了卡爾承受的限度。另一方面,卡爾縱使有天份,但是也有兩個大缺點:懶惰和不誠實[52]。縱使當時自殺是罪行,卡爾在1826年竟也不惜一試,他的企圖萬幸失敗未遂。事後,卡爾背離叔叔去從軍[53],但是這一切已對貝多芬造成了很大的打擊。

晚年[編輯]

奧古斯都·馮·克羅伯1818年所繪的貝多芬素描

隨著年歲漸長,貝多芬的聽覺也不斷地喪失,其演出活動愈來愈少。1815年1月25日,他最後一次以鋼琴演奏家的身份登台[54],是在宮廷音樂會中為自己所作的歌曲《阿德萊德》(作品46)伴奏。創作方面,1812年以後的貝多芬早已相對低產,他的情緒低落,沒有作品也意味著個人財政發生問題,且見婚姻無望,貝多芬倍感孤獨。1816年,他甚至不幸得了支氣管炎,被迫臥床。回顧1815–19年這四年間,可說是貝多芬一生的谷底狀態。1819年後,貝多芬的聽力全失,更無疑完全剝奪了他的演出能力──事實上,即便是日常的溝通,此時的貝多芬也顯得非常吃力。貝多芬從1818年起需要「談話冊」(Konversationshefte)才能與人「交談」,而正是通過這種方式,很多貝多芬的話語都被保留了下來,成為後人研究其為人的重要資料。

1814/15年的維也納會議期間,《榮耀時刻德語Der glorreiche Augenblick》(作品136)的大型康塔塔,以及名為《平靜的海洋和幸福的旅程德語Meeresstille und glückliche Fahrt (Beethoven)》(作品112)的合唱作品,是低谷狀態的貝多芬筆下的少數創作。後者的歌詞取自於歌德,並且也題獻與歌德,但詩人即使收到了貝多芬的一份手稿和一封后續的信,卻沒有作出回復。

1818年,貝多芬寫下了《槌子鍵鋼琴奏鳴曲》(作品106),這首奏鳴曲標誌著新一輪創作靈感的開始;此後的貝多芬,似乎在精神面上起了變化,此後的作品不但外在規模宏大,形式難以預測,情感則反而愈發內向、深邃。這樣的例子有:晚期的弦樂四重奏,最後三首鋼琴奏鳴曲(作品109,110與111),以及莊嚴彌撒(作品123)、第九號交響曲(作品125)⋯⋯等。在這些晚期作品中,貝多芬似乎有意使分界線模糊,藉此獲得持續性[來源請求]。上述的特點具體表現在樂章內引子與快板的相互滲透,有時引子本身成為了快板的一部分;樂章之間相互交叉,同時他又在試驗新的音響效果。有評論家認為,此時的貝多芬並不注重作品是否諧美,是否可行,一切都要遵從他的構思,並將這樣的傾向歸咎於其聽力的喪失[55]。對於這點,車爾尼的觀察也可作為見證:

莊嚴彌撒[編輯]

宗教音樂長久以來都是爭論的中心,相關討論的核心議題正是:究竟怎麼樣的音樂才是「真正的」宗教音樂?究竟宗教音樂是應該回歸到16世紀特倫托宗教會議後、帕萊斯特里那那種清澈的彌撒曲模式,抑或是應浪漫主義的要求,帶上更多作曲家個人的色彩?凡此討論,正好反映了宗教音樂的兩種側面:一方面,它是宗教儀式的產物,唱詞有限定的來源,內容是重演教義,還要帶有陶冶教區民眾的功能。另一方面,它又要滿足作曲家本人的表達願望。要同時滿足以上的特點,無疑是困難的,但是宗教音樂從未因此而貧產,不論各個時代都有傑作。在貝多芬方面,其莊嚴彌撒無疑就是這些傑作中的一部;其在音樂史上的重要意義,正是在於模糊了上述兩種針鋒相對意見之間的界限[原創研究?]

貝多芬的贊助人──魯道夫大公爵,由約翰·巴提斯·蘭匹(Johann Baptist Lampi)繪製。

1819年,貝多芬的學生兼贊助人魯道夫大公被封為奧洛穆茨大主教。許多貝多芬作品都是題獻給了後者,包括第四、第五號鋼琴協奏曲、《槌子鍵鋼琴奏鳴曲》,以及最重要的《大公》鋼琴三重奏德語Klaviertrio op. 97 (Beethoven)(作品97)。在前一(1818)年,為了魯道夫的登位,貝多芬已經開始起草莊嚴彌撒的創作,但作品要等到四年之後,才終於交到魯道夫手上。1824年4月7日,莊嚴彌撒在聖彼得堡首演,演出所用的樂譜稿件,是由貝多芬的貴族朋友尼可萊·格雷卿俄語Голицын, Николай Дмитриевич的夫人艾芙婕娜(Evgenia)送去的[來源請求]。在貝多芬生前,維也納只上演了莊嚴彌撒的其中三段,而且並不是在教堂場合,而是在音樂會場合中演出(與第九號交響曲一起)。

即使演出機會有限,但自從作品宣告完成開始,莊嚴彌撒就受到多方讚譽。貝多芬多次在談話、信件中提到,莊嚴彌撒是自己最偉大的作品[來源請求]。傳記著者安東·辛德勒德語Anton Schindler則寫道:

事實上,貝多芬起先並不打算將莊嚴彌撒出版,而是計畫將之獻給歐洲各大皇室,包括普魯士國王、俄國沙皇,以及法國丹麥的國王都認購了一份,法國的路易十八甚至為此特製了一枚金幣,贈送給貝多芬。根據辛德勒的描述,貝多芬的財務狀況沒有因為這枚金幣而好轉,但他深深以此金幣為榮[來源請求]。1827年4月,莊嚴彌撒在貝多芬逝世之後出版,全歐洲各音樂中心訂購抄本數達兩百份以上。這樣熱烈的反響除了是對作曲家的紀念之外,亦可以看出當代歐洲對宗教音樂作品的需求仍頻。開始時,作品上演的次數不多──就算難得有一次,也是節選──直到19世紀中期,莊嚴彌撒才開始頻繁出現在各樂團的音樂會曲目中(出自宗教需求的演出仍少)。

在創作特點方面,莊嚴彌撒全曲除了〈慈悲經〉使用希臘語之外,其他篇章皆以拉丁語演唱。這部彌撒較C大調彌撒(作於1807年)顯得更為宏大,貝多芬對歌詞的處理顯得格外特別。例如在〈信經〉中,當音樂進行到歌詞「從天堂降臨」時,樂聲下沉,而在「飛入天堂」處則顯得神采飛揚;「化為肉身」一句來臨時,音樂又顯出神秘的色彩。配器上,貝多芬也有巧思,〈聖哉經〉裡的小提琴獨奏,便顯得輕靈且飄逸[57]

第九號交響曲[編輯]

貝多芬1823年畫像,由費迪南·喬治·華德梅勒(Ferdinand Georg Waldmüller)繪製

1817年,倫敦愛樂協會英語Philharmonic Society of London曾委託貝多芬創作兩首交響曲,並前往指揮。貝多芬雖然回信應允在1818年1月完成委託,但由於他不同意協會開出的條款,計劃因此落空[來源請求]。不過,這次委託將貝多芬拉回到睽違已久的交響曲創作軌道上,他為這個計劃首先寫好了第一、第二樂章,但直到1822年(此時莊嚴彌撒仍待完成),他才真正重視起d小調第九號交響曲的創作。事實上,早在1793年,貝多芬就曾興起為席勒的《歡樂頌》譜曲的念頭。而在1808年那場傳奇的音樂會上首演的《合唱幻想曲》,其變奏部分則已隱約露出「歡樂」的主題。直到第九號交響曲的創作期間,貝多芬終於嘗試將詩篇與交響曲聯繫在一起。

1822年,愛樂協會再一次聯繫貝多芬,開出了50的酬勞(在當時已等同是買斷交響曲專屬權的價碼),囿於財務困窘的貝多芬這次勉強接受了[來源請求]。1824年4月,第九號交響曲宣告完成(此時距離第八號已有十二年之久),貝多芬將一份手稿寄往愛樂協會,並親題「為倫敦愛樂協會而作」[來源請求]。不過,必須一提的是,貝多芬對這裏的專屬權採取了個人式的理解:專屬只是「英格蘭地區的專屬」,作品在5月7日的維也納首演(演出位於卡特納托劇院)也因此被貝多芬認為合情合理[來源請求]。演出由米雪埃·翁勞夫德語Michael Umlauf指揮,已無法負擔指揮的貝多芬仍坐在舞台上,在每個樂章開篇時給出速度提示。當天晚上的曲目以《雅典的廢墟》序曲(作品113)打頭陣,繼而是莊嚴彌撒的三個段落,第九號交響曲做為壓軸曲。雖然樂隊的素質不是最好的(臨時拼湊而成的樂隊),但演出很成功,盛況空前。

第九號交響曲在1826年8月付梓出版,作品題獻給普魯士腓特烈·威廉三世。至於取得「專屬權」的英國,則要等到1825年3月21日才能聽到作品演出;在英國的首演中,終曲樂章是用義大利語演唱的[27]

論及第九號交響曲首樂章的篇幅,在所有貝多芬交響曲當中,只有《英雄》第一樂章可與之一比。此樂章是奏鳴曲式快板,起於朦朧的弦樂弱奏,終於特強的齊鳴;期間時而陰暗深沉,又時而充滿轉折。第二樂章是諧謔曲樂章,但此處的詼諧絕非戲謔,甚至也是以完整的、嚴肅的奏鳴曲式寫成,當中包含了奮鬥、前進的意象。第三樂章是甘美的柔板,結尾處卻出現了莊嚴的旋律與之對比。來到第四樂章,首先是風暴一樣的開頭,然後是前三個樂章的主題陸續重現,而後被大提琴的宣敘調打斷(其突兀表示了否定)。這之後,是微弱的(由低音提琴演奏)、來自遠方般的《歡樂頌》主題;高潮時,《歡樂頌》主題用樂隊全奏加強,然後才進入合唱部分。合唱部分引用了席勒原作中約三分之一比例的詩句[來源請求],其編制是一個混聲四部合唱,加上四位獨唱者(S-A-T-B);他們交替獻聲,頌唱人類的兄弟情誼,管弦樂的配器則是色彩斑斕、起起伏伏,並充滿變化[58]。回顧第四樂章的演奏時長及其規模,足堪比擬古典主義時期的一部交響曲作品,而關於加入人聲的歷史性做法,起初貝多芬只打算寫一個器樂結尾(其素材被使用在第十五號弦樂四重奏當中),後來才改為人聲與樂團的結合[來源請求]。貝多芬本人看似都對這種「標新立異」的做法感到不安,即使在首演結束後,貝多芬還曾自問究竟此舉是否妥當[來源請求]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原譜定為人類文化遺產[來源請求]

逝世[編輯]

第九號交響曲發表之後的1825/26年,貝多芬集中精力,寫下了最後的五首弦樂四重奏(第十二至十六號),還有一部大賦格;作品編號135的第十六號弦樂四重奏,是貝多芬的遺作。1826年,貝多芬在跟兄弟爭吵後回家,在路上他著涼了。1826年12月,他帶著侄子去格內森道夫德語Gneixendorf (Gemeinde Krems)旅行,希望身體好轉,卻反而在途中感染肺炎。貝多芬本來就有的痼疾,此時又驚聞侄子試圖自殺的消息,使得他的健康迅速惡化。雖然如此,他想自己還是能再寫一些音樂的。他說:

貝多芬在1827年1月3日立下遺囑,到了3月份,他的健康明顯惡化。這一年間,他為肝硬化動了4次手術[59]在貝多芬臥床之時,醫生瓦烏希德語Andreas Ignaz Wawruch開了七十五瓶藥予他[來源請求],後世並不知道當中的配方是什麼。對此,辛德勒認為,正是瓦烏希「用藥物摧殘貝多芬」[來源請求]。此時貝多芬也已對醫生失去信心。當時,年方十五的費迪南·希勒前往看訪彌留之際的貝多芬,根據其轉述,3月20日時貝多芬曾說:「我想我得準備上去了。」[來源請求]

1827年3月26日17時45分,貝多芬逝世。舒伯特的朋友胡藤布倫勒德語Anselm Hüttenbrenner描述了貝多芬離去時戲劇性的一幕,當時空中雷鳴電閃:

1827年3月29日貝多芬葬禮,由Franz Stober(1795年 - 1858年)所畫
貝多芬在維也納中央公墓的墓碑

大作曲家貝多芬的葬禮於1827年3月29日舉行,據說有多達一萬(又說兩萬)名維也納市民出席[來源請求],當局出動軍警到場以維護秩序。舒伯特是葬禮的卅八位抬棺人之一。在維令根墓園(德語:Währinger Friedhof,現為維令根舒伯特公園)的貝多芬墓上,有一座刻有他姓名的方尖碑。1888年,貝多芬的棺木被取出,改葬至維也納中央公墓的舒伯特墓旁,當時布魯克納也在場[來源請求]。 貝多芬有一首第十號交響曲並未完成,但是,從第九號交響曲的輝煌成就及對後世的影響來看,這曲應該就可以讓他下輩子享福不盡。

音樂成就及特色[編輯]

1814年的貝多芬畫像,由Louis-René Létronne所畫

貝多芬的作品包括32首鋼琴奏鳴曲、9部交響曲、5部鋼琴協奏曲小提琴協奏曲三重協奏曲弦樂四重奏。帶Op編號的作品有138部。至於帶有WoO.標籤的作品則有205部,表示該作品是「Werke ohne Opus-Nummer」(不帶Op編號的作品),這些作品雖然有很多在他生前都被發表了,但是他並不認為這些作品值得配上一個Op號[61]。而比較少見的是帶「Hess」編號的作品,共14卷,這些作品是由瑞士作曲家威利·黑斯(Willy Hess)為貝多芬作品全集作出的補充[62]

貝多芬最著名的作品包括《第三交響曲「英雄」》、《第五交響曲「命運」》、《第六交響曲「田園」》、《第九交響曲「合唱」》、《悲愴奏鳴曲》和《月光奏鳴曲》等等。其32首編號鋼琴奏鳴曲,包括《悲愴》和《月光》等被漢斯·馮·彪羅尊稱為鋼琴的「新約全書」(「舊約全書」為巴赫的《平均律鋼琴曲集》)[63]。他早期的音樂,受海頓和莫札特的古典主義風格影響很大,如第一交響曲。而在早期鋼琴奏鳴曲,如《悲愴》中,其和聲特點、八度的頻繁以及豐富厚實的織體,體現了穆齊奧·克萊門蒂楊·杜賽克對貝多芬的影響[64]。到了中後期,作品越發表現出他強烈的個人風格,貝多芬甚至藉著音樂道出自己的理想和訴求。

貝多芬可以說繼承了德奧作曲家巴赫、海頓和莫札特的音樂精髓,將古典主義音樂在形式方面做到了極限。當時巴赫的音樂還有待人們的發掘。但貝多芬的老師內弗在教學中已經讓貝多芬感受到這位「歐洲音樂之父」的過人之處,貝多芬曾說過:「他不是小溪(Bach,在德語中與「巴赫」諧音),而是大海。」

1855年, 德蘭茲提出了對貝多芬創作時期的著名三分法。雖然這一劃分不斷遭受批評,說其中有過分絕對化和不夠確切的現象,但是它卻非常有助於人們體會貝多芬創作風格的發展:

  • 早期:約在1802-04年以前。這期間貝多芬明顯的顯示出他對古典主義傳統的依賴。
  • 盛期:約於1802-04年到1812-14年。貝多芬大部分有名的作品都誕生於此時期。根據作品的氣質,此時期有時也被稱為「英雄主義」時期。一般認為其肇始於《英雄》的創作,或更早的海利根療養時期。
  • 過渡期:隨著1814/15年最後的登台演出,至1819年耳疾重度惡化為止,貝多芬陷入了數年的低產,音樂思想也開始轉變。此間的重要作品幾乎只有第28與第29號鋼琴奏鳴曲(後者即著名的「槌琴」)。
  • 晚期:歷經低谷後,自1819年貝多芬提筆寫作《莊嚴彌撒》起,其作品顯示出晚期的創作特徵,自省而哲學化,規模也進一步被擴大。但由於前者之創作費時許久,直至1822年後貝多芬方才有更多其他體裁的作品。

交響曲[編輯]

鍵盤類作品[編輯]

貝多芬五歲就開始學鋼琴。雖然日後他還會演奏小提琴中提琴管風琴,但是鋼琴卻始終伴隨著他。而早期的貝多芬也是以鋼琴演奏家的身份確立起音樂家的地位的。他為鍵盤樂器寫了大量作品,包括鋼琴奏鳴曲、鋼琴變奏曲、小作品、舞曲、鋼琴二重奏、四手聯彈、舞曲和管風琴作品。

鋼琴奏鳴曲[編輯]

鋼琴變奏曲[編輯]

路德維希·范·貝多芬

貝多芬在自己藏下的「選帝侯奏鳴曲」曲譜上寫道:「一部c小調變奏曲和一些歌曲比這些作品(選帝侯奏鳴曲)出現得還早。」這裡所說的變奏曲指的是WoO.63《以戴斯勒先生一首進行曲為主題的羽管鍵琴變奏曲》,氣氛嚴肅甚至是肅穆。暗示11歲的貝多芬已立下自己的人生觀:生命是嚴肅的,而音樂則是高貴值得尊敬的。而且他認為小調大調能表達更多的情感。在去維也納之前,貝多芬還寫了4套變奏曲WoO.64至67,其中WoO.66是用了奧地利作曲家卡爾·迪特斯多夫(Carl Dittersdorf)小紅帽中的「從前有一位老人」為主題。但是它們之中要數WoO.65最出名,是以維琴左·李基尼(Vincenzo Righini)的小抒情曲「Venni amore」為主題進行的變奏曲集,對演奏者有著高深的技巧要求。從中也可想像到1791年貝多芬的鋼琴技巧已到了何等的地步。有趣的是,很長一段時間內,人們只找到了該作品的1802年版,1791年原版久未見其蹤影。因此有人懷疑該作品不是貝多芬的早期作品,而是1802年經作曲家再次修改後的作品。但是後來原版被重新發現,證明第二版比起第一版沒有一點被修改過的跡象。該事件更深層次的意義是:貝多芬的音樂風格比人們初期預料的發展得更快更早。

到了維也納後,貝多芬又寫了幾部變奏曲,大都是以當時流行的歌劇和歌唱劇裡面的曲調為主題,例如格雷蒂的獅心王理查和薩列里的法斯塔夫裡面的曲調都被貝多芬拓展過。它們可能是貝多芬受人委託而創作的。其中的WoO.70顯示了貝多芬的創作速度可以有多快:一位非常受貝多芬崇拜的女士對貝多芬說,自己曾有過一套以「Nel cor più non mi sento」為主題的變奏曲,可惜遺失了。貝多芬立刻為她創作了自己的變奏曲並趕在第二天早上給她送了過去。

而到了18世紀末,貝多芬開始使用原創主題寫變奏曲。第一個作品是以他自己為布倫絲維克姊妹所寫的歌曲「我想你」(Ich denke dein WoO.74)為主題的變奏曲。而到了1802年,他寫出了兩部很重要的變奏曲:F大調六首變奏曲Op.34和降E大調15首變奏曲和賦格 Op.35(即《英雄主題變奏曲》)。貝多芬自己也認為它們很重要,所以給了它們兩個Op號,這也是他的大變奏曲中第一次。兩部作品使用到新的手法,而且兩者本身就已存在很大的差別。在Op.34中他為每首變奏用上一個調,情緒隨之而改變,一時田園牧歌,一時則是葬禮哀歌。這種手法後來在李斯特處得到很大發展。但人們不得不感嘆,貝多芬早在1802年就已經非常系統地使用該手法了。Op.35比Op.34在一些方面顯得更新穎。主題是《普羅米修斯的生民》中的曲調。

安東·迪亞貝利,他先是一位鋼琴教師,後投身出版業

接著貝多芬再寫了兩首以英國曲調「God save the king」和「Rule Britannia」為主題的變奏曲。接著他的創作重點便轉入大型作品(如交響曲)中。他自1803年打後只創作了3部變奏曲,分別是1806年的WoO.80,D大調6首變奏曲Op.76和貝多芬一生的鋼琴總結—《迪亞貝利變奏曲》。而在完成Op.76後貝多芬有超過10年沒再寫變奏曲。這時,一位出版商安東·迪亞貝利(Anton Diabelli)突發奇想,要為當時雲集維也納的眾多音樂家來一張精神快照。於是他先給維也納不下50位作曲家送去一首自己寫下的圓舞曲,請他們為之寫出大變奏曲集。而貝多芬就是其中一位。他為這圓舞曲主題創作了33首變奏曲集。雖然當時的維也納不乏名家高手,但是貝多芬無疑在這一次勝出,他寫出的版本無疑是最出眾的。除了倒數第二首降E大調變奏外,其餘變奏皆是c小調或C大調。每首變奏速度不一,而且前後色彩也不一樣。這些變奏遠超其從中衍生的單調主題,顯得千變萬化[65]。作品由迪亞貝利1824年在《祖國藝術家聯合會》標題下出版,作為其第一部分。而第二部分則是其他作曲家的變奏曲,其中有舒伯特和當時年僅11歲的弗蘭茲·李斯特的作品。

鋼琴小品[編輯]

貝多芬早在《迪亞貝利變奏曲》之前,就已經在其鋼琴小品中大量使用那些短小但是對比強烈的樂句。當時這種被稱為Bagatelle的作品體裁還是非常新的一個概念,對於演奏者的技術要求也不是太高。貝多芬可以在這些小作品中給自己一些新奇的想法做實驗。1802年他將自己早先寫下的一些鋼琴小作品薈萃成為Op.33,一共有7首,平均100小節長,並且全部用大調寫成。這一套曲集抒情為主。而下一套小品曲集編號已到Op.119。而且研究表明,這其實是兩套曲集的合集。而且後面五首在時間上比前六首要早。後面的五首7到11號,是1820年貝多芬為朋友腓特烈·斯塔克(Friedrich Starke)而寫的,當時後者要籌建的一所鋼琴學校。在接下來的一年,出版商C.F.彼得斯向貝多芬要稿。貝多芬為前者寫了很多的鋼琴小品,而且很多根本就沒有被發表。貝多芬從中提取了12首,並打算結集出版,但是後生變故,他最終只是出版了六首,是為Op.119的前六首。而遴選後剩下的有四首未完成,但是五首WoO.52、56、59(即《致愛麗絲》)、81和Hess.69號卻是已經殺青了的。《致愛麗絲》曲調優美,技術的要求並不高,或者可以說是非常低,因此非常受鋼琴入門的小朋友的喜愛。貝多芬最後一套鋼琴小品是Op.126。他在這裡應用了全新的材料,而且六首作品渾然成為一體,並且與Op.119的前六首有相似之處。其中的第四首b小調小品,強健有力,中段的B大調奇峰突出,並且在結尾處再次出現,讓人難忘[66]

弦樂四重奏[編輯]

貝多芬對弦樂四重奏所做出的貢獻很大。他的弦樂四重奏表現了作曲者強大的創作力。他的16首弦樂四重奏可被分為早中晚三期,各有其特色。世界各種國際弦樂四重奏比賽,如英國倫敦比賽、義大利波契亞尼大賽、加拿大的「班夫」比賽、澳大利亞墨爾本比賽都是將貝多芬的中後期作品列為決賽曲目,而日本大阪和德國慕尼黑的室內樂比賽更是規定,三輪比賽每輪必須演奏一首不同時期的貝多芬作品[67][68]

早期[編輯]

貝多芬的早期弦樂四重奏包括Op.18,以及Hess編號的30到34號作品,包括兩首F大調四重奏、兩首前奏曲與賦格,小步舞曲還有改編自亨德爾所羅門》序曲的一首小作品。

最初的6首Op.18發表於1800到1801年,可以看作是貝多芬對海頓、莫札特在該體裁音樂方面的總結。它們占據了貝多芬1798年秋到1800年夏這一段時間,而且是他從波昂來到維也納之後最重要的寫作項目。這也是貝多芬第一次接手已經由海頓、莫札特發揚光大的音樂樣式,而此前的貝多芬只是一名鋼琴家。貝多芬可能受到莫札特那六首獻給海頓的弦樂四重奏的啟發,將自己這六首也結集在一起。六首四重奏的編號順序與創作時間並不一致。貝多芬將其中最有力的F大調四重奏放在第一。第一首的開篇費了貝多芬很多心思,他打算F大調之後來一次轉調。從他的草稿上可見,他嘗試了9次,才改到目前這種形式。而且為了增強戲劇性,貝多芬還有意識在樂句中製造沉寂。因此這首四重奏有著強烈的動態,被後人認為是六首中最成功的。而第三首其實才是貝多芬創作的第一首四重奏,也是該集子裡面最柔和,最抒情的一首。第四首c小調則是貝多芬早期對該種調性的一次嘗試,但它可能是這位作曲家手下該調性裡面氣氛最寬鬆的作品[69][70]

中期[編輯]

而中期的弦樂四重奏則是非常受歡迎的三首《拉祖莫夫斯基四重奏》和兩首帶標題的10和11號:「豎琴」和「嚴肅」[42]。《拉祖莫夫斯基四重奏》是貝多芬在創作Op.18約五年之後的再次回歸。它們是獻給駐維也納的俄國大使拉祖莫夫斯基的。這三首作品對弦樂四重奏的意義可比《英雄交響曲》對交響曲的意義。它們既顯示了貝多芬開闊的視野,又讓人看到了貝多芬嫻熟鋼琴技巧的影子。它們拓展了弦樂四重奏的音樂形式,將情感與戲劇性結合到一個新的高度。 《音樂廣訊報》寫道:

音樂廣訊報》之所以說「長」,大概是源於第一首和第二首四重奏,它們在長度上的確只被後期的同類作品所超過。而第一首的所有樂章都是奏鳴曲式。而且這對比起貝多芬原先打算的,已經是縮短了的。開始先是大提琴流暢的曲調,再是小提琴加入,給人一種空曠的感覺。第二樂章8分多鐘的諧謔曲長度實在空前。第三樂章柔板是非常慢而且悲傷的。第四樂章則是一粗暴的主題,被貝多芬命名為「俄羅斯主題」。而第二首e小調則顯示了貝多芬對短小簡潔的表達方式的興趣。第二樂章猶如頌歌,而「俄羅斯主題」這次則以諧謔曲的形式出現,此曲調往後也為穆索爾斯基所用。第三首C大調的開章與海頓的創世紀開頭「混沌」意境相通,開頭即是一下強奏。第二樂章憂鬱壓抑,最是動人心弦。而在這第三首弦樂四重奏裡面,並沒有「俄羅斯主題」的出現。

接下的兩首獨立的四重奏本身就成了鮮明的對比。前一首「豎琴」,其名可能源於作品中多處撥奏音列。Op.95作於1810年(-1811年?)「嚴肅」有著最強烈的主題對比。第一小提琴的炫技音行帶來更多的是心理方面的暗示,而非觀賞方面的刺激[71]

一座貝多芬的半身塑像

晚期[編輯]

《第九交響曲》之後,離上一首四重奏時過12年後,貝多芬寫了最後五首弦樂四重奏,特別是最後一首,被人認為是貝多芬的「音樂遺囑」。和Op.18的創作有些相似,這五首作品占用了貝多芬一整段時間,因為他對這些作品反覆揣摩,力盡完美,Op.131的草稿費紙三倍於其終稿。它們的創作順序為12、15、13、14、16。其中又將它們可以分為三組:Op.127開序、Op.130和132為中篇、Op.131和135結束。其中最前和最末的兩首Op.127和135有四樂章,但是中間的幾部有5甚至7個樂章,結構複雜,更像組曲。第13號的原終樂章被貝多芬在1826年單獨寫成一首大賦格和四手聯彈的鋼琴作品,它被斯特拉文斯基稱作「永遠的現代音樂」。與他的小提琴奏鳴曲所展現的柔美氣氛相較,晚期的弦樂四重奏顯得力量雄渾,氣魄強健[72]。它們顯得非常艱深,出現了早期作品中不曾多見強烈的半音、不諧和的經過句。

Op.130號降B大調弦樂四重奏是貝多芬要突破四樂章樣式所做的最大膽嘗試之一,有六個樂章。Op.131升c小調四重奏更有七個樂章,並以慢樂章開頭,這在25年前《月光奏鳴曲》裡出現過一次,而且又是貝多芬晚期熱愛賦格這種形式的一例。作品中的7個樂章輕重不一,長的達17分鐘,短的則只有54秒,起一個過渡段的作用。貝多芬說過這是他最偉大的四重奏。而Op.132的第三樂章則被貝多芬稱作「一位康復者對神明的感恩聖歌」,是他晚年最神聖莊嚴的篇章之一。而最後一首Op.135,音樂在略帶好奇表情的開頭之後,時而心情放開時而收緊。在慢板樂章,他再次,也是最後一次用到他喜愛的變奏曲式[73]。值得一提的是,倫納德·伯恩斯坦曾經用大樂隊的形式演奏過Op.131和135。

樂器[編輯]

貝多芬的其中一架鋼琴是由維也納鋼琴製造公司Geschwister Stein製造的。1796年11月19日,貝多芬寫了一封信給安德魯斯·斯特雷徹(Andreas Streicher)(南內特·斯特雷徹的丈夫):「前天我收到了你的古鋼琴。它真是太神奇了,所有人都想把它收入囊中......」[74] 正如卡爾·車爾尼回憶,1801年,貝多芬家裡已經有一架瓦爾特鋼琴。[75] 在1802年,他還讓朋友茨梅斯卡爾請瓦爾特為他製作一架單弦古鋼琴。[76] 然後在1803年,貝多芬收到了他的埃拉德三角鋼琴。但是,正如紐曼所寫:「貝多芬從一開始就對這架樂器不滿意,部分原因是他發現樂器的英式擊弦機制沉重得令人難以忍受」。[77] 貝多芬的另一架鋼琴布洛德伍德(Broadwood)1817年款,是托馬斯·布洛德伍德所贈送的禮物[78], 貝多芬將其一直保存在他位於施瓦茲斯帕尼公寓(Schwarzspanierhaus)的家中,直到他1827年去世。[79] 貝多芬的最後一架樂器是四弦葛雷夫鋼琴。康拉德·葛雷夫本人證實,他曾將一架6個半八度的鋼琴借給貝多芬,後來在貝多芬去世後,又賣給了威默家族。[80] 1889年,這架鋼琴被波昂的貝多芬之家收購。[81]

影響[編輯]

德國聯邦郵局發行的「著名德國人」系列中的貝多芬70芬尼郵票

很多人都認為貝多芬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在ZDF主辦的「100位最偉大的德國人評選」中,德國觀眾通過手機簡訊電話網際網路郵寄等形式投票,貝多芬排名12,在音樂家中只有巴哈比他靠前(排名第6)[82]。貝多芬改變了作曲家的地位,作曲家從前只是一種接受委託進行創作的職業。而貝多芬則是以一位藝術家的身份出現,借音樂表達自己的情感理智,並且通過演出和出版使得自己的生活獨立起來,不需仰人鼻息。他在這方面的開拓作用,可與拜倫在詩歌方面和威廉·透納在繪畫方面相比[83]

《貝多芬》(Beethoven)一書的作者康拉德·居斯特(Konrad Küster)在該書的序言中寫道:

羅曼·羅蘭無疑是屬於這裡提到的音樂愛好者。他為貝多芬的作品作評論,1903年又投入到《貝多芬的一生》(《La vie de Beethoven》)的寫作中。貝多芬身受耳聾和各種病痛困擾,卻依舊堅持寫作的人格無疑也吸引著羅蘭。在後者1915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約翰·克利斯朵夫》就閃爍著貝多芬的影子。他的《貝多芬的一生》不但被視為一部音樂歷史書,還是一部文學性極好的著作,被譯成多國文字。

卡西爾在《人論》中談到《第九交響曲》說:「我們所聽到的是人類情感從最低的音調到最高的音調的全音階;他們是整個生命的運動和顫動。」 而同時代的歌德,不但為貝多芬的創作提供了素材,還和貝多芬有過直接的私人交往。他在一封寄給時年25歲的貝蒂娜·布倫塔諾的信中寫道:

貝多芬的音樂可謂是西方浪漫主義音樂的典範及開源之作。經過舒伯特、蕭邦李斯特孟德爾頌布拉姆斯華格納羅伯特·舒曼馬勒理查·施特勞斯威爾第等等作曲家的努力下,浪漫主義音樂得以開花結果,繁盛了整個19世紀。法國作曲家白遼士為貝多芬的九首交響曲都作過評論。而在19世紀的德奧音樂界,出現了兩種趨向,一派是布拉姆斯為代表的古典主義者,被人稱作「冷灶余薪」[84],另一是以華格納為首的浪漫主義作曲家群。兩派分歧甚多,互成幫派甚至互相責難,但是他們都非常尊重貝多芬的前作。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自1862年執筆,遲至1876年才完成並首演。這是由於他嚴格的自我要求,但更重要的是,他對自己信心不足,在貝多芬的盛名之下要延續貝多芬的曲風,對他來說顯然是很難的一件事。布拉姆斯的第一交響曲被人名為「貝多芬的第十交響曲」。而從下面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和布拉姆斯的《第一交響曲》的小段落比較,可看出貝多芬和布拉姆斯曲風上的繼承關係。

  相同
  相似

恩斯特·希奧多·阿瑪丟斯·荷夫曼則認為貝多芬的器樂作品一流,但對聲樂作品持保留態度[來源請求]華格納認為貝多芬的作品使得沒人能再寫交響曲了[來源請求],而他自己除了寫出一部C大調交響曲和一部未完成的E大交響曲外,確實沒再碰交響曲這種題材,而是專心打造自己的理想藝術樣式—樂劇。而且克拉拉·舒曼的父親弗里德里希·維克認為他的《C大調交響曲》其實就是貝多芬第7交響曲的翻版[來源請求]。華格納的這種表示敬畏的言論沒阻止布魯克納馬勒前進。他們寫出了長大深廣的交響曲作品。馬勒還在他的第2、3、4和8交響曲裡面加入人聲。但兩人的交響曲都沒法越過「九」這個數字。

而貝多芬在俄國也有著他特殊的影響力,即使在20世紀也一樣。在前蘇聯時代,出於意識形態方面的原因,這位來自波昂的作曲家很受歡迎,因為他代表著革命,他的音樂則是力量、意志力和忍耐力的表現。根自俄國的新古典主義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非常敬重貝多芬。蕭斯塔科維奇常因其交響曲被比作貝多芬。的確,蕭士塔高維奇對主題的處理,小樂句的擴展與貝多芬的非常相似[63]

到了20世紀,音樂進入後浪漫主義新古典主義時代。欣德米特的第三鋼琴奏鳴曲有著後期貝多芬的痕跡[原創研究?]。而「新維也納樂派」也嶄露頭角。其代表人物之一勛伯格在描述貝多芬對自己的影響時說道[來源請求]

位於波昂的貝多芬紀念像

而在大眾對貝多芬的音樂接受方面,「平民化」無非是最好的解說方法,是指音樂不再是王公貴族的專屬品。在小說發條橙和由庫貝利克導演的同名電影中,可以看到主要人物在聽著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下去行兇[85]。貝多芬的音樂甚至被政治化。而其中的著名的例子,就是納粹當政時期的1942年,指揮家福特文格勒為慶祝希特勒生日而演奏第九交響曲(俗稱「黑色貝九」)[86],還有他在1944年與維也納愛樂樂團錄製的「烏拉尼亞英雄」。又正是福特文格勒在1951年戰後首屆拜魯依特音樂節上再次指揮了《第九交響曲》,實況為EMI巴伐利亞廣播公司[87]所錄製,成為了很多音樂愛好者心目中該曲目的最佳演繹,這也是拜魯依特音樂節歷史上為數不多的非華格納節目,另外一次則可追溯到1872年劇院落成之時[88]。而倫納德·伯恩斯坦在1989年12月23和25日兩天,為慶祝東西德合併在柏林上演《第九交響曲》,而且將《快樂頌》改為《自由頌》,他對此說道:「貝多芬在天之靈,也會同意我們這樣做的。」由此可見,大眾對貝多芬的音樂接受度非常高,就算是不親近古典音樂的人們,還是會對貝多芬的音樂略知一二。

另外,20世紀媒體,特別是唱片工業的發展也使得貝多芬的音樂更廣泛的得到傳播。尼基什率先在1913年錄製了貝多芬第五交響曲的錄音[89],鋼琴家阿圖爾·施納貝爾則在1932—1935年錄製了貝多芬的全套鋼琴奏鳴曲。而真正的高潮則要等到二戰結束,威廉·肯普夫在50年代就已錄製好了貝多芬的全部鋼琴奏鳴曲和協奏曲,富特文格勒和托斯卡尼尼則在自己生命的尾聲完成了貝多芬交響曲全套的錄製工作。進入立體聲錄音時代後,眾多指揮名家不停地灌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版本無法勝數。而其中可分為以卡爾·貝姆伯恩斯坦克倫佩勒布努諾·瓦爾特阿巴多塞爾克魯依坦為代表的,使用現代管弦樂團編制和樂器的詮釋方法。其中指揮名家「指揮界的帝王」卡拉揚一人就錄製了4套(其中包括60年代的「紅卡」),其棒下的貝多芬第9交響曲錄音不下7張[來源請求]。第二種則是最近興起的以哈農考特約翰·艾略特·加德納諾靈頓為代表的「復古風格演奏」派,他們儘量使用貝多芬時代的樂隊規模和樂器來解讀作品,並對原譜進行深一步的校對,竭力保持作品的原貌。而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和鋼琴協奏曲則成了鋼琴演奏家的試金石。至少117位鋼琴演奏家已經錄下了自己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90]。另外,小提琴演奏家們則通常都會留下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和兩首帶標題的小提琴奏鳴曲錄音[來源請求]

軼事[編輯]

  • 1932年1月27日一顆位於火星木星軌道之間的小行星德國天文學家卡爾·威廉·雷睦斯(Karl Wilhelm Reinmuth)發現。它被命為貝多芬,以示對這位德國作曲家的紀念[來源請求]
  • Sony公司與Philip進行鐳射唱片容量與規格的討論時,大賀典雄認為,難以放入貝多芬第九交響樂的唱片是不完整的,最終,一張鐳射唱片的時間被定為74分鐘42秒[91]
  • 鋼琴奏鳴曲《月光》之名其實並非出自貝多芬本人意旨,據說是因為德國詩人路德維希·萊爾斯塔勃對此曲第一樂章做出了如此描述:「猶如在瑞士琉森湖月光閃爍的湖面上搖盪的小舟一般。」這是來自詩人自己泛舟琉森湖之往事,而那個廣為流傳的故事,即「貝多芬為一盲女孩即興演奏,靈感忽至而成就了這首奏鳴曲」云云,則更為《月光》增添了幾分童話色彩[92][93][94]
  • 由於第二號交響曲在樂念上與《聖城遺書》落差甚大,一度有論者認為《遺書》的真偽難以論定。研究表明,遺書是真的,而且第二號交響曲早在貝多芬休養前就已大體完成,聖城期間只是細節上的修改而已。這樣將兩者在時間上錯開可以勉強解釋事體,第二號交響曲也因此得了個別名:「英雄的謊言」[原創研究?]
  • 據說,在《費德里奧》第三版1814年的演出現場,十七歲的舒伯特是觀眾之一[來源請求]為了目睹這次演出,舒伯特不得不賣掉自己的學校課本,才能換到演出的門票[來源請求]
  • 對於《給愛麗絲》這首鋼琴曲,有一個可能的解釋:當時貝多芬著情於自己的學生,年僅18歲的特雷莎·馬爾法蒂德語Therese Malfatti,他將馬爾法蒂對他的尊重和愛戴視為愛情,而且認為這段「婚姻」十拿九穩,便寫信給好友韋格勒德語Franz Gerhard Wegeler請後者幫忙申請得到自己在波昂的出生證明[來源請求]。可惜,貝多芬這一夢想永未成真。他原打算在一次由馬爾法蒂父親舉辦的宴會上向其求婚,而且還特地將寫好的一部小曲(Bagatelle)帶上,準備即席題獻。可是,宴會上的貝多芬喝醉了,不但忘了求婚,小曲封面「給特雷莎」(Für Therese)的題字,更由於字跡過於潦草,當人們在馬爾法蒂身後發現這段文字時,誤認為上面寫的是「給愛麗絲」(Für Elise)[95],成為一段美麗的錯誤。
  • 「永恆的愛人」的真實身分曾經引起爭議,目前基本上以邁納德·所羅門斯英語Maynard Solomon的研究為解,所氏宣稱細查了所有線索(收件地址、日期⋯⋯等),主張收信地址距離離特普利采不出兩日路程[來源請求],再加上貝多芬將收信地名簡寫為「K」(溫泉小鎮卡斯巴德的首字母),是以卡斯巴德成為唯一候選地。而信中「愛人」的稱呼又以「A」或「T」開頭,這樣的縮寫正與安東尼婭·托妮·布倫塔諾(Antonie Toni Brentano)相符,所氏據此主張,這位「愛人」非常可能是安東尼婭,不過,安東尼婭與法蘭克福商人弗朗茲·布倫塔諾(Franz Brentano)已於1798年成婚。在所氏的主張之外,我們曉得安東尼婭相當崇拜貝多芬,但是關於兩者發生浪漫情愫的可能性,則是至今存疑。再者,該信是否真正被寄出過也並不清楚,貝多芬的書寫極有可能只是強烈願望的紙筆化。到了1994年,電影《永恆的愛人英語Immortal Beloved (1994 film)》又提出了另一種見解,認為這位愛人的身分是貝多芬的弟婦約翰娜。
  • 莊嚴彌撒的題詞「生於心,而又念向於心。」,後來成為維也納愛樂的銘言。
  • 辛德勒記第九號交響曲首演:「演奏結束後,背向觀眾的貝多芬並不知道身後發生何事[96]。」這時,觀眾看到了最感人的一幕:女中音獨唱卡羅琳娜·溫格德語Caroline Unger執著貝多芬的手轉身,讓他看到觀眾五次起立,並瘋狂地在鼓掌。必須說明的是,在當時即使是皇室夫婦出場,觀眾至多也只會起立三次以表敬意[來源請求],五次起立鼓掌對於一位非受僱於皇室的人來說,是空前未有的。觀眾的熱烈反應甚至引來警方到達現場,去制止這種自發的致意[53]。對此,已經全聾的貝多芬深受感動。
  • 2003年,第九號交響曲之手稿在倫敦索思比拍賣行以213萬英鎊售出[97]
  • 據說貝多芬在病榻上臨終之際說過:「鼓掌吧,朋友,喜劇結束了。」[來源請求]這句話後來被義大利作曲家列昂卡瓦諾用在他的作品《丑角》中,以結束那假戲真做的慘痛悲劇[來源請求]

死因及臆測[編輯]

關於貝多芬早逝的真正原因,向來是眾說紛紜。根據當時的醫生診斷,貝多芬的直接死因是肝硬化[98]。此外,認為他是死於梅毒的看法亦從未間斷[來源請求]。費迪南·希勒自彌留的貝多芬頭上取下的一縷頭髮,則成了了解其死因的重要線索;這縷頭髮一直由希勒家族保存到20世紀。1943年二次大戰期間,為躲避納粹猶太人提供醫療服務的丹麥醫生凱·亞歷山大·弗萊明(Kay Alexander Fremming)獲得了貝多芬的頭髮[來源請求]1994年12月,這縷頭髮遭到拍賣[來源請求]。目前,貝多芬的頭髮保存在多個地方,包括聖荷西州立大學貝多芬研究中心英語Ira F. Brilliant Center for Beethoven Studies、華盛頓的美國國會圖書館康乃狄克州哈特福德大學、倫敦的大英圖書館維也納音樂之友協會,以及波昂的貝多芬博物館(德語:Beethoven-Haus)。洛杉磯的精神化學公司為貝多芬的頭髮作過放射—免疫測試,以確定貝多芬在最後幾個月內是否服用過止痛劑(例如鴉片製劑),但是測試結果為陰性,即這些樣本不含嗎啡之類的鴉片[來源請求]伊利諾伊州派弗研究中心(英語: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 - Pfeiffer Treatment Center)的威廉·瓦施(英語:William Walsh)博士為貝多芬遺留下來的頭髮進行金屬化驗,結果顯示其髮中含量很高。雖然這一發現對梅毒致死的推測有一定的支持作用,但是現在普遍認為,這是由於當時工業污染了多瑙河的魚,而貝多芬又很喜歡吃該地段的魚,因此魚體內的鉛在其身上沉積。並非為了治療梅毒而服用含鉛的藥物所致。貝多芬性格狂躁,生理方面受慢性腹瀉和腹痛的折磨,甚至其死亡,都可能是由鉛引起的[99]

專輯[編輯]

  • 安德拉斯·希夫。András Schiff. Ludwig van Beethoven. 貝多芬的布羅德伍德鋼琴
  • 羅納德·布勞提甘。Ronald Brautigam. Ludwig van Beethoven. Complete Works for Solo Piano安頓·瓦爾特約翰·安德魯斯·史坦因康拉德·葛雷夫 (保羅·麥克諾提)
  • 馬爾科姆·比爾森、湯姆·貝金、大衛·布雷特曼、烏蘇拉·杜奇勒、茲維·梅尼克、巴特·范·奧爾特、安德魯·威利斯。Malcolm Bilson, Tom Beghin, David Breitman, Ursula Dütschler, Zvi Meniker, Bart van Oort, Andrew Willis. Ludwig van Beethoven. The complete Piano Sonatas on Period Instruments.  
  • 羅伯特·萊文,約翰·艾略特·加德納。Robert Levin, John Eliot Gardiner. Ludwig van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s. 安頓·瓦爾特 (保羅·麥克諾提)

注釋[編輯]

  1. ^ 這是年齡相差逾廿歲的兩人唯一一次會面,關於這次會面的傳說相當多,其中一個版本是對於對貴族以禮相待的歌德,貝多芬感到相當不以為然,因此再也沒有往來。不過,這樣的故事並不影響歌德在文學領域的地位,貝多芬也仍然在自己的作品中採納歌德的詩作(作品52之4〈五月之歌〉,作品83之1〈歡樂和憂傷〉,以及作品75之2〈新的愛情,新的生命〉等)。

參考文獻[編輯]

參照
  1. ^ 蔣心海. 半世文人半世僧:李叔同. 香港 🇭🇰: 中和出版. 2012: 80-81. ISBN 9789881588524 (中文(中國大陸)). 
  2. ^ 陳星. 说不尽的李叔同. 北京: 中華書局. 2005. ISBN 9787101047752 (中文(中國大陸)). 
  3. ^ Ludwig van Beethoven. Ethnicity of Celebs | What Nationality Ancestry Race. [2018-04-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4-02). 
  4. ^ 保羅·朗多米爾:《西方音樂史》,朱少坤等譯,人民音樂出版社,165頁,1989年3月第1版
  5. ^ 史坦利.薩迪、艾莉森.萊瑟姆:劍橋音樂入門(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Guide of Music),孟憲福譯,果實出版社,2004年4月14日
  6. ^ 6.0 6.1 Beethoven: chronological landmarks. lvbeethoven.com. [2007-02-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2-27). 
  7. ^ 7.0 7.1 7.2 Beethoven's childhood. 1770-1792. all-about-beethoven.com.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3-06). 
  8. ^ 8.0 8.1 克勞德·帕利斯卡:《西方音樂史》,567頁,人民音樂出版社,1996年
  9. ^ 貝多芬. ouk.edu.tw.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13). 
  10. ^ 路德維希*貝多芬. qzdenson.com.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07). 
  11. ^ 11.0 11.1 Beethoven's childhood. 1770-1792. all-about-beethoven.com.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2-16). 
  12. ^ Herttrich, E: The Cantatas; DG公司出品貝多芬全集內《大型合唱作品》卷內小冊子,唱片編號:453798-2。1998
  13. ^ 13.0 13.1 13.2 13.3 錢德拉塞卡著,楊建鄴譯(1994):莎士比亞、牛頓和貝多芬:不同的創造模式 ,湖南科技出版社
  14. ^ Anthony Burton (1987/1997): Beethoven: Piano Trios, dg公司出品的貝多芬作品全集鋼琴三重奏卷內小冊子
  15. ^ A. Raab, H.-W. Küthen(1997): Kammermusik, dg公司出品的貝多芬作品全集室內樂卷內小冊子
  16. ^ 保羅·朗多米爾:《西方音樂史》,朱少坤等譯,人民音樂出版社,166頁,1989年3月第1版
  17. ^ B. Cooper (1997):Beethoven: Miscellaneous piano and organ works, dg公司出品的貝多芬作品全集鋼琴作品(不包括奏鳴曲)卷內小冊子
  18. ^ Ludwig van Beethoven. kammerorchester.com. [2007-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3-25). 
  19. ^ 19.0 19.1 Beethoven's Rise to fame. 1792-1805. all-about-beethoven.com.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22). 
  20. ^ 20.0 20.1 林逸聰:《音樂聖經》上卷,149頁,華夏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21. ^ 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 rz-berlin.mpg.de. [2007-01-12]. [永久失效連結]
  22. ^ Chronological list of events in Beethoven's Life.. all-about-beethoven.com. [2007-02-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2-06). 
  23. ^ 23.0 23.1 Ludwig van Beethoven. anton-sorokow.com.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2-06). 
  24. ^ Pathetique Sonata. sas.upenn.edu. [2007-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04). 
  25. ^ 林逸聰:《音樂聖經》上卷,150頁,華夏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26. ^ 林逸聰:《音樂聖經》上卷,178頁,華夏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William Mann: Beethoven, Symphonies, Overtures, grosse Fuge; 克倫姆佩勒爾指揮的貝多芬交響曲和協奏曲全集內小冊子,唱片編號:724357389525; EMI classics 1989
  28. ^ Konrad Küster: Beethoven, Seite 94, Deutsche Verlags-Anstalt GmbH, Stuttgart, 1994, ISBN 3-421-06690-6
  29. ^ 史坦利.薩迪、艾莉森.萊瑟姆:劍橋音樂入門(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Guide of Music),孟憲福譯,247頁,果實出版社,2004年4月14日
  30. ^ Hans-Günter Ottenberg: Christus am Ölberge, DG公司貝多芬全集大型合唱作品卷小冊子,1997
  31. ^ "...EINEN REINEN TAG DER FREUDE..." BEETHOVENS TAUBHEIT SETZT EIN (1801 - 1803). raptusassociation.org. [2007-0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0-03). 
  32. ^ 連結到維基文庫 Heiligenstädter Testament (德文). 
  33. ^ 林逸聰:《音樂聖經》上卷,138頁,華夏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34. ^ 林逸聰:《音樂聖經》上卷,146頁,華夏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35. ^ Volker Scherliess: Beethoven Symphonie Nr.3 《Eroica》, Overtüren; 阿巴多指揮的貝多芬第三交響曲唱片內小冊子,唱片編號:4456032; DG 1987
  36. ^ 克勞德·帕利斯卡:《西方音樂史》,577、578頁,人民音樂出版社,1996年
  37. ^ 史坦利.薩迪、艾莉森.萊瑟姆:劍橋音樂入門(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Guide of Music),248頁,孟憲福譯,果實出版社,2004年4月14日
  38. ^ Robert Simpson: Beethoven Symphony No.3 《Eroica》, Overtures; 阿巴多指揮的貝多芬第三交響曲唱片內小冊子,唱片編號:4456032; DG 1987
  39. ^ 克勞德·帕利斯卡:《西方音樂史》,580頁,人民音樂出版社,1996年
  40. ^ Cairns 2001,第45頁.
  41. ^ 保羅·朗多米爾:《西方音樂史》,朱少坤等譯,人民音樂出版社,172頁,1989年3月第1版
  42. ^ 42.0 42.1 Beethoven's String Quartets. all-about-beethoven.com. [2007-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13). 
  43. ^ 羅曼·羅蘭著,陳實譯(1995):貝多芬:從英雄到熱情,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44. ^ Elizabeth Schwarm Glesner. Ludwig van Beethoven - Symphony No.5, Op.67. rz-berlin.mpg.de. [2007-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7-06). 
  45. ^ 保羅·朗多米爾:《西方音樂史》,朱少坤等譯,人民音樂出版社,173頁,1989年3月第1版
  46. ^ 46.0 46.1 Hector Berlioz;Michel Austin(Translator). A CRITICAL STUDY OF THE SYMPHONIES OF BEETHOVEN. hberlioz.com. [2007-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09). 
  47. ^ 保羅·朗多米爾:《西方音樂史》,朱少坤等譯,人民音樂出版社,174頁,1989年3月第1版
  48. ^ 贝多芬:五月之歌等三首歌德诗篇. 德國之聲. 2019-06-12 [2020-07-06]. 
  49. ^ Referat - Ludwig van Beethoven. klassenarbeiten.de. [2007-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23). 
  50. ^ Kopp, Gunther. Beethoven, Ludwig van (1770 - 1827). hausarbeiten.de. [2007-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07). 
  51. ^ Bill McGlaughlin. Music beyond space and time. saintpaulsunday.publicradio.org. [2007-01-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5-17). 
  52. ^ Beethoven's Last Years. 1815-1827. all-about-beethoven.com. [2007-01-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21). 
  53. ^ 53.0 53.1 Martin Schlu. Ludwig van Beethoven Beethoven und Karl. martinschlu.de. [2007-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9-27). 
  54. ^ Bonn, Beethoven-Haus. "An die ferne Geliebte", song cycle after Alois Jeitteles for voice and piano op. 98. www.beethoven.de. [2021-05-27] (英語). 
  55. ^ 克勞德·帕利斯卡:《西方音樂史》,588頁,人民音樂出版社,1996年
  56. ^ Volker Scherliess:《Missa Solemnis》,貝多芬全集內《大型合唱作品小冊子》,唱片編號:453 772-2 1998
  57. ^ 林逸聰:《音樂聖經》上卷,201頁,華夏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58. ^ 貝多芬的快樂頌(2015) - 夏爾克的音樂故事(2) - udn部落格. [2017-0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1-03). 
  59. ^ Ludwig van Beethoven. karadar.com.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1-18). 
  60. ^ His Death. lucare.com. [2007-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23). 
  61. ^ Beethoven's music without Opus number - WoO. lvbeethoven.com. [2007-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01). 
  62.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第九交响曲 中国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63. ^ 63.0 63.1 Lukas Speckmann:„DIE FORTEPIANOSPIELER WAGEN SICH GERN AN BEETHOVEN ...「,全文pdf下載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7-09-28.
  64. ^ 克勞德·帕利斯卡:《西方音樂史》,571頁,人民音樂出版社,1996年
  65. ^ John Bailie: 《The Hamlyn History of Classical Music》,黃躍華譯,希望出版社,2003年1月
  66. ^ Barry Cooper: Beethoven miscellaneous piano and organ works, dg公司出品貝多芬全集鋼琴作品(不包括奏鳴曲)卷內小冊子,1997
  67. ^ 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 classicaldoor.com. [2007-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27). 
  68. ^ 丁芷若:貝多芬的弦樂四重奏,《音樂愛好者》(上海音樂出版社)1997 年第1期到1998年第3期
  69. ^ Joseph Kerman: Beethoven and the string quartets I,dg公司出品的貝多芬全集內早期弦樂四重奏小冊子,1998
  70. ^ Michael Steinberg: The early Quartets,dg公司出品的貝多芬全集內早期弦樂四重奏小冊子,1998
  71. ^ Michael Steinberg: The middle Quartets, dg公司出品的貝多芬全集錄音內中期弦樂四重奏小冊子,1998
  72. ^ 林逸聰:《音樂聖經》上卷,華夏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73. ^ Michael Steinberg: The late Quartets,dg公司出品的貝多芬全集內晚期弦樂四重奏小冊子,1998
  74. ^ Ludwig van Beethoven, Brief an Andreas Streicher in Wien, Preßburg, 19. November 1796, Autograph.
  75. ^ Carl Czerny, Über den richtigen Vortrag der sämtlichen Beethovenschen Klavierwerke (Vienna 1963), ed. Paul Badura-Skoda p.10
  76. ^ Ludwig van Beethoven, Brief an Nikolaus Zmeskall, Wien, November 1802, Autograph
  77. ^ Willian Newman. Beethoven on Beethoven (New York, 1988) pp. 45-54
  78. ^ Letter from Ludwig van Beethoven to Thomas Broadwood, 3 February 1818, in French
  79. ^ Beethovens Wohn- und Musikzimmer im "Schwarzspanierhaus" in Wien, 1827 - Radierung von Gustav Leybold nach einer Zeichnung von Johann Nepomuk Hoechle
  80. ^ Conrad Graf, Echtheitsbestätigung für den Flügel Ludwig van Beethovens, Wien, 26. Juni 1849, Autograph
  81. ^ S. Geiser, 'Ein Beethoven-Flügel in der Schweiz', Der Bund, no.469 (Berne, 3 Nov 1961), no.480 (10 Nov 1961)
  82. ^ Wer ist der größte Deutsche?. berlinews.de. [2007-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02). 
  83. ^ Ludwig van Beethoven. fundus.org. [2007-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3-24). 
  84. ^ 保羅·霍爾姆斯 著,王婉容 譯:《布拉姆斯——偉大的西方音樂家傳記叢書》,江蘇人民出版社,1999
  85. ^ Themes, Motifs, and Symbols. sparknotes.com. [2007-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1-16). 
  86. ^ "Not These Sounds". muse.jhu.edu. [2007-01-24]. 
  87. ^ Bayreuther Festspiele 1951. orfeo-international.de. 18.01 [20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3-13) (德語). 
  88. ^ Beethoven: 9. Sinfonie, 1. Satz, Beginn der Reprise - Gras-Engel in der Musik. tydecks.info. [2007-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19). 
  89. ^ Artur Nikisch's Beethoven. turing.cs.camosun.bc.c. 10.12 [2007] (英語).  [永久失效連結]
  90. ^ 阿力克斯·莫林. 贝多芬32首钢琴奏鸣曲版本比较. hebnet.net. [2007-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04). 
  91. ^ Sony History 第8章 「レコードに代わるものはこれだ」. [2015-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12-20). 
  92. ^ 贝多芬的恋曲—月光奏鸣曲完全赏析. mp4cn.com. [2007-0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25). 
  93. ^ mondscheinsonate. beethoven-haus-bonn.de. [2007-01-30]. [永久失效連結]
  94. ^ Die Entstehung der Mondscheinsonate. wortkarussell.de. [2007-0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8-20). 
  95. ^ Beethoven and Therese Malfatti. all-about-beethoven.com. [2007-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16). 
  96. ^ Sinfonie Nr. 9. arcor.de.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09). 
  97. ^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手稿以高价拍卖. news.xinhuanet.com.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22). 
  98. ^ P. Stiefelhagen. Mozarts Geist aus Haydns Hönden. springerlink.com. [2007-01-12]. [永久失效連結]
  99. ^ Beethoven's Hair. sjsu.edu. [2007-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05). 
書籍
  • Cairns, David (2001). "Fidelio, oder Die eheliche Liebe (Fidelio, or Married Love)". In Holden, Amanda (ed.). The New Penguin Opera Guide. New York: Penguin Putnam. ISBN 0-14-029312-4.

延伸閱讀[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