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到奴役之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到奴役之路
The Road to Serfdom
弗里德里希·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的50週年紀念版本
作者 弗里德里希·海耶克
出版地  英國
語言 英語
出版商 Routledge Press
出版日期 1944年3月
頁數 266
ISBN 0-226-32061-8
政治

到奴役之路》(英語:The Road to Serfdom)是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里德里希·海耶克的知名著作,這本書最先在1944年於英國勞特里奇出版社出版,隨後於在1944年9月由芝加哥大學出版。讀者文摘在1945年4月也出版了稍微減縮的版本,最後總共銷售超過600,000本。Look雜誌在1950年左右出版了加上圖片的版本,後來又由通用汽車公司以小冊子形式大量發放。這本書被翻譯成超過20種語言出版,海耶克稱要將這本書獻給「所有黨派社會主義者」讀一讀。該書的第50週年紀念版本則由米爾頓·傅利曼(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撰寫序言。《到奴役之路》一書是對古典自由主義自由意志主義理論的闡述中最著名、而又最受歡迎的書籍之一。

本書主要寫於1940至1943年間,關於書名,海耶克自述「靈感來自托克維爾,他談過到奴役之路,我本來想直接用它,但覺得聽起來不好聽。於是,我把'servitude'換成了現在的'serfdom'(農奴制),純粹是為了發音的原因」[1]

論點[編輯]

海耶克在書中闡述道,所有的集體主義社會,從希特勒國家社會主義史達林共產主義,都無可避免地會邁向專制極權。海耶克主張,實行中央計畫的經濟體制必須有一個小團體(統治階級)決定資源和產品的分配和發放,由於沒有市場機制自由價格機制,這個小團體無從得知正確的資源需求情報,也因此根本無法做出正確的決策來分配資源和產品。對於經濟計畫在實踐上的不同意見、加上中央計畫者在分配物資上的不斷失敗,最後將導致計畫者開始運用高壓的強迫力量以維持計畫的實行。海耶克進一步主張,社會大眾會感覺計畫的失敗是因為國家權力不夠、無法有效推行目標所造成的,這樣的感覺會使大眾開始投票支持中央集權,並會支持那些看似「可以讓計畫付諸實現」的「強人」攫取政治權力。海耶克主張,在經過這一連串的惡化後,一個國家將會無可避免地轉變為極權主義。對海耶克而言,「到奴役之路」代表了國家進行中央計畫的開端,隨著自由市場制度的瓦解,所有個人的經濟自由和人身自由都將化為烏有。

海耶克主張蘇聯納粹德國這樣的國家早已經在「到奴役之路」上了,而當時許多民主國家也正在重蹈覆轍。海耶克寫道:「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在個人主義倫理學看來是對於所有道德的否定。但那在集體主義的倫理學裡卻成為了最高的原則。」

不過,海耶克在書中也提及了:「對於那樣的計畫經濟的批評,是不能與完全教條式的自由放任態度混為一談的。」海耶克在《到奴役之路》一書中的確支持政府對於郵政、道路、污染、和工廠噪音等的管制[2]

中譯本[編輯]

本書初次中譯,是黃尚仁節譯,以《統制與自由之辯》為名,在江西《民國日報》於1946年1月10、11日和14日、15日分期連載。[3]

本書有四個中文譯本出版:

  1. 1967年由殷海光譯的版本《到奴役之路》,由文星書店出版。[4]
  2. 1985年張尚德翻譯,由桂冠出版的全譯本《到奴役之路》。[5]
  3. 1990年再版,由殷海光節譯並加註眉批的版本《到奴役之路》,亦為桂冠出版。[6]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09年也將本書作為殷海光全集的一部分出版。[7]
  4. 王明毅和馮興元翻譯,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出版《通往奴役之路》。

目錄[編輯]

  1. 被放棄的道路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期,自由放任原則在歐洲各國被逐漸拋棄
  2. 烏托邦
    新興的社會主義宣傳超越消極自由的「積極自由」,許多自由主義者也被轉變了
  3. 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
    社會主義主張集體超過個人,個人的重要性逐漸遭抹滅
  4. 計畫的必然結果
    經濟的中央計畫,導致經濟決策越來越集中
  5. 計畫和民主
    社會主義以民主為口號,擴張民主決策的事務範疇,卻忽略了民主並無法解決公眾以外的大小事務
  6. 計畫和法治
    法治原為個人自由的屏障,由於無限制的立法擴張,現在卻一步一步侵蝕個人自由
  7. 經濟控制和極權主義
    經濟自由的毀滅,無可避免地導致個人和政治自由的毀滅
  8. 哪些人?
    各種政治意識形態的理想目標皆不同,卻一致支持中央集權
  9. 安全和自由
    「安全」的涵義被逐漸延伸,不再限於免受侵犯的安全,而是連免於貧窮失業的安全也包含在內
  10. 為何邪惡崛起
    無論攫取到權力的是誰,絕對的權力必然轉變為絕對的腐敗
  11. 真理的終結
    在集體主義統治下,異議的言論逐漸消失殆盡
  12. 納粹主義的社會主義根基
    自由主義在德國滅絕,納粹和社會主義同時崛起
  13. 極權者就在我們之中
    各種強調政府干預的黨派運動可能出自善意,但最後都會邁向極權
  14. 物質條件和理想目標
    集體主義強行替每個人設定理想的生活目標,經濟自由被摧毀後,個人生涯完全身不由己
  15. 國際秩序的前景
    若將經濟計畫進一步擴展到國際尺度,同樣的失敗和衝突一樣會產生,只不過這次帶來的會是國際性戰爭和極權
  16. 總結

回應[編輯]

海耶克的對手——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在讀了《到奴役之路》一書後評論道:「就我來看這是一本偉大的書……在道德上和哲學上我都不由自主地同意了書中幾乎所有論點:不只是同意之,而是深深地被其說服。」[8]依據麥美倫的描述,溫斯頓·邱吉爾在讀完這本書後「更加憂心工黨政府上台的後果」[9]他並且在1945年的選舉廣播中提出警告,稱社會主義政府「將會變成某種形式的蓋世太保」。邱吉爾的對手克萊門特·艾德禮則在選舉廣播中反擊邱吉爾所說的只不過是「奧地利教授弗里德里希·海耶克的二手學術觀點」[10]。當時還處於戰時物資匱乏的狀態,但保守黨的競選總部仍特地調出1.5噸的寶貴紙張以印製更多的《到奴役之路》[11]米爾頓·傅利曼稱讚「《到奴役之路》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著作之一。他的著作是最偉大的,我只有讚美。我確實覺得,《到奴役之路》讓他找到了自己正確的天職——自己恰當的專業」[12]

注釋[編輯]

  1. ^ 《海耶克傳》,艾伯斯坦著,秋風譯,p138,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 ^ chapter 3. The Road to Serfdom 50th anniversary edition. : p. 41. (英語). 
  3. ^ 蕭軼. 《通往奴役之路》的多種譯本. 經濟觀察網. 2016-05-07. 
  4. ^ 《到奴役之路》. 《文星叢刊》 170. 殷海光譯. 台北市: 文星書店. 民國56年. OCLC 851614925. 
  5. ^ 《到奴役之路》. 張尚德譯. 桂冠圖書. 1984年. OCLC 816493471. 
  6. ^ 《到奴役之路》. 殷海光、林正弘. 桂冠圖書. 1990年. 
  7. ^ 《到奴役之路》. 殷海光.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2009年. ISBN 9789860192803. 
  8. ^ http://reason.com/hayekint.shtml
  9. ^ Harold Macmillan. Tides of Fortune, 1945-1955. Harper & Row. 1969: p. 32. (英語). 
  10. ^ http://www.libertystory.net/LSTHINKHAYEKLIFE.htm
  11. ^ David Willetts and Richard Forsdyke. After the Landslide: Learning the Lessons of 1906 and 1945. Centre for Policy Studies. 1999: p. 59. (英語). 
  12. ^ 《海耶克傳》,艾伯斯坦著,秋風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p97

參考文獻[編輯]

  • The Road to Serfdom 50th anniversary edition. ISBN 0-226-32061-8 (英語). 
  • The Road to Serfdom 2001 edition in Routledge Classics. ISBN 0-415-25389-6 (英語).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