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達斯·維達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安納金·天行者 / 達斯·維達
Anakin Skywalker / Darth Vader
星際大戰
首次登場 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
最後登場 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
作者 喬治·盧卡斯
演員
配音 詹姆士·厄爾·瓊斯英語James Earl Jones (III-VI、俠盜一號)
虛構資料
別名
  • 黑武士
  • 天選之子(The Chosen One)
物種
性別 男性
所屬
家人
親屬
身分
出身星球 塔圖因

安納金·天行者英語:Anakin Skywalker),即達斯·維達英語:Darth Vader),是電影《星際大戰》裡的一名虛構人物。他在正傳三部曲裡為頭號反派,也是前傳三部曲中的主角。

這個人物由美國導演喬治·盧卡斯創造,並由數個演員詮釋。安納金·天行者不僅出現在7部星戰電影裡,同時也在星際大戰的擴充宇宙電視影集電腦遊戲小說、各種文學作品及漫畫-中佔有重要的份量。故事裡,根據預言,他是將會為原力帶來平衡、消滅西斯絕地武士,但他卻墮入原力的黑暗面,服侍邪惡的銀河帝國皇帝―白卜庭(Palpatine),又被稱為達斯·西帝(Darth Sidious)[1]―並拜師於他,為帝國立下汗馬功勞;但最終,他令人驚訝地轉變了立場。他也是路克·天行者莉亞·歐嘉納的父親。

美國電影學會在「AFI百年百大英雄與反派」將他列為一百年來第三偉大的電影反派,僅次於《沉默的羔羊》的漢尼拔·萊克特(Hannibal Lecter)和《驚魂記》的諾曼·貝茲英語Norman Bates(Norman Bates)[2]

生平[編輯]

安納金·天行者(即達斯·維達)是帶有悲劇與矛盾色彩的人物:他擁有強大的原力感應與高超的武藝[3],以及多項驚人的天賦,卻無法阻止母親與愛妻之死。他曾被視為擁有光明前途的絕地武士,且被視作傑出的英雄;但拯救愛妻的良好初衷,卻導致他加入西斯麾下[4];他是建立銀河帝國的首要功臣,成為帝國元帥,但喪失了四肢,全身嚴重燒傷,被迫靠包裹全身的維生系統渡過餘生;他殘酷無情,常為小事殺害俘虜與部屬,最後卻為了拯救不同立場的兒子背叛西斯,死於帝國皇帝達斯·西帝的原力閃電。

童年[編輯]

傑克·洛伊德飾演的安納金·天行者

安納金·天行者的母親西蜜·天行者(Shmi Skywalker)是一名在沙漠星球塔圖因星上工作的奴隸,她在迷地原蟲的作用下處女懷胎,生下了安納金,後來被認為這次懷孕與銀河帝國皇帝白卜庭(即達斯·西帝)的師父——達斯·普雷格斯(Darth Plaguis)——多年前一次實驗性的原力釋放有著密切關係。同母親般,安納金9歲以前以奴隸的身分過活。母子倆原本屬於赫特人賈巴之妻加杜拉(Gardulla the Hutt),後來在一場飛車賽中被輸給了機械二手零售商瓦頭(Watto)。在後者手下,他以超人的天賦學會了許多機械組裝技巧,並以擅長修理著稱。這段時期內,他製造了一具外交型機器人C-3PO幫助母親的工作。

9歲時,安納金遇到絕地武士魁剛·金與時任那卜星女王的佩咪·艾米達拉等逃難的一行人,佩咪的驚人美貌和友善給了他極為深刻的印象。由於擁有異常高的原力,魁剛認為他是預言中平衡原力的偉大人物,故期盼能將他帶回絕地議會。可是在請瓦托釋放他時卻遇到阻礙。魁剛引誘瓦托與他達成一場飛艇賭約,之後的賽艇比賽中,安納金用高明的技巧贏得比賽,也為自己贏得自由身。然而回到銀河共和國首都科羅森(Coruscant)後,以尤達大師(Master Yoda)為首的絕地議會預見到安納金的未來陰雲密布,便以他年紀過大為由不同意訓練他,固執的魁剛未聽從議會的指令,執意要訓練安納金,甚至不惜讓自己的徒弟歐比王·肯諾比(Obi-Wan Kenobi)提前出師。不久魁剛一行人回來拯救那卜星,魁剛本人在與西斯武士達斯·魔(Darth Maul)決鬥時被殺,歐比王隨後擊殺達斯·魔,魁剛臨終時囑咐歐比王要訓練安納金。同時,安納金與宇航技工機器人R2-D2駕駛戰機,通過他高超的駕駛技巧成功摧毀貿易聯盟母艦,成為打贏戰役的關鍵人物之一。歐比王因戰勝達斯·魔,被絕地議會升格為正式絕地武士(Jedi Knight)。為達成師傅遺願,他獨排眾議要求收安納金為徒,絕地議會雖然認為其未來充滿黑暗,但最後還是接受他的意見。

青年[編輯]

絕地學徒時期[編輯]

19歲的安納金慷慨無私,但易怒衝動,討厭沙子,常以魯莽且冒險的方式完成任務,故常被師傅歐比王教訓。安納金也認為自己的劍術已經比肩尤達大師,而歐比王並不認同。雖然兩人多有齟齬,他們的關係依然隨時間過去而日漸緊密;歐比王視他為拯救光明面的希望,也認為自己足以負擔教導者的任務,故以無比的耐心教導安納金;同樣的,這時的安納金也視肯諾比為父親一般。

由於轉任銀河議會議員的前那卜星女王佩咪·艾米達拉遭到不明人士行刺,安納金接受了保護她的任務。這是兩人相隔十年後首次見面,彼此的友情也再度燃起;安納金為佩咪的知性與理想所吸引,佩咪也對安納金的才華產生好感。兩人在那卜星湖畔的別墅萌生的愛情火苗,也因安納金無法克制衝動的個性而急速加溫。但是因為兩人身份敏感,佩咪在語言上拒絕了安納金。

但這段期間,安納金卻不斷受到關於母親死亡的噩夢的困擾。最後他受不住,得到帕米的同意後跑回故鄉塔圖因星上找母親。在摩斯埃斯帕他從瓦托得知母親這幾年的訊息:農夫克里格·拉爾斯(Cliegg Lars)出錢贖回他母親的自由。可是他又從繼父口中聽到另一個壞消息:他母親受到砂人(Tusken Raider)的攻擊,已經失蹤了一個月。

著急的安納金在砂人的營地裡找到性命垂危的母親。儘管他試圖帶她回去,她仍在他懷裡斷了氣。憤怒的安納金殺光了全營地的男女老幼。憤怒之餘,安納金對於自己違背絕地的信念感到慚愧,處於矛盾下的他在佩咪的安撫下,才逐漸恢復。這時他也在母親墓前發誓要保證今後身邊的人不再陷入死亡的陰影。喪母一事也成為安納金人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正是從這一刻起,他開始對絕地產生猜忌;也正是從這一刻起,佩咪成為了他唯一的精神支柱。而喪母之痛與屠營之怒,在安納金心中埋下了黑暗的種子,間接導致了他後來的悲劇。

不久兩人卻接獲歐比王傳來的求救訊息:歐比王為了追蹤惡名昭彰的賞金獵人強格·費特(Jango Fett),在分離主義分子的秘密本部捷奧諾西斯星(Geonosis)偵查時被敵方抓住。

雖然長老院令安納金按地不動,但在佩咪勸說下兩人仍違背指令,前去拯救歐比王,但兩人隨後也被分離主義分子逮捕,分離主義分子首腦杜庫伯爵等人勸降無效後[註 1],三人被一同送到競技場受刑。臨刑前,再無牽掛的佩咪對安納金表露心跡。競技場上,兩人心意相通,默契配合,但仍然難以逃出困境。這時,絕地大師魅使·雲度(Mace Windu)率領的眾多絕地武士與稍後尤達(Yoda)統帥的複製人大軍前來營救並一舉扭轉了局勢。為了追擊分離主義分子首腦杜庫伯爵(Count Dooku),歐比王與安納金追到隱藏的停機坪。但兩人不是杜庫伯爵的對手,安納金失去右手,幸賴尤達趕來才解除危機。愛情經歷生死考驗後更加堅固,此戰後安納金借護送佩咪·艾米達拉回那卜星的機會,與她秘密結婚。

複製人戰爭時期[編輯]

在隨後的複製人戰爭中,由於戰爭的需要,絕地議會同意了歐比王的提議,將安納金升格為絕地武士;他與歐比王的關係也開始轉為如兄弟一般。在戰場上,安納金屢建奇功,還收了一個名叫亞蘇卡·譚諾的學徒。他的名字不斷被提起,也受到多位議員的青睞,特別是與議長白卜庭(Palpatine)幾乎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而安納金的優異表現讓白卜庭議長在全像新聞網(HoloNet News)中,公開稱讚安納金是一位"無懼的英雄"(Hero with no Fear)。[註 2]

安納金的武藝在戰爭中飛速提升,躋身頂尖絕地的行列,多次與阿薩基·文翠斯、薩瓦吉·歐普雷斯等黑暗原力使用者作戰,尤其是與強大的西斯尊主杜庫伯爵多次對決,雖然沒能取勝,但與其差距漸漸縮小。戰爭期間的安納金雖然自負而且過於衝動感性,但他充滿熱情而且善良無私,身手矯捷,原力強大,勇敢無畏,身先士卒。他攻勢凌厲兇悍,策略上足智多謀,在戰場上經常出奇制勝,而且與大多數絕地武士和大師的冷漠不同,他尊重、關心複製人,在他手下的複製人士兵之中有崇高的聲望。多數人(包括安納金自己)認為,他升上絕地大師(Jedi Master)當是遲早之事。接近20年後,親歷複製人戰爭的絕地武士肯南·賈奴斯(Kanan Jarrus)對徒弟艾斯納·包力格(Ezra Bridger)提到這一時期的安納金,認為他是戰爭中整個絕地組織里最傑出的勇士[5]

然而,持續數年的複製人戰爭讓安納金疲倦,征戰和殺戮讓他漸漸向原力黑暗面轉變。複製人戰爭後期,他的學徒亞蘇卡·譚諾被誣陷炸絕地聖殿,而絕地議會在沒有進行認真調查和公平審判的情況下,不給她申辯的機會,就將她逐出絕地組織,她差點遭到共和國法庭處死。後來安納金找到真兇,亞蘇卡被釋放。雖然絕地議會承諾,只要她願意回到絕地武士團,就直接晉升她為絕地武士,但她認為絕地議會不信任自己,只有安納金的信任是不夠的;雲度大師等不願承認錯誤、深刻檢討,而是以傲慢的態度文過飾非,也讓她對絕地組織感到心寒[6],所以她最終選擇了離開。安納金一直把亞蘇卡視作妹妹,絕地議會對她犯的錯誤令安納金心中對絕地體制的不滿大大加深。此外,在複製人戰爭期間,絕地議會為了執行秘密任務,製造了歐比王被殺的假象,並且為了儘可能迷惑敵人,讓安納金親眼看到最好的朋友和曾經的恩師被「殺死」,而不對其透露真相。悲傷與憤怒大大推動了安納金墮入原力黑暗面。安納金得知歐比王偽造死亡而且對自己隱瞞真相後十分憤怒,認為絕地議會對自己和共和國隱瞞了更多的真相[7]。複製人戰爭中後期,安納金的黑暗面傾向愈發明顯,經常表露出憤怒、憎恨的情緒,也開始使用絕地禁止使用的原力鎖喉術,比如在調查亞蘇卡案情期間用鎖喉術審訊阿薩基·文翠斯[6]。而與此同時,絕地議會對於白卜庭議長利用戰爭緊急狀態擴權的行為愈發不滿,議長使用宣傳機器大量抹黑絕地組織,共和國民眾對絕地越來越不信任(他們相當一部分認為戰爭是絕地組織製造的,因為杜庫伯爵曾經也是絕地大師),共和國議會與絕地議會間的摩擦也日漸增加。

複製人戰爭末期,在首都科羅森上空的戰役中,為解救被綁架的議長,歐比王和安納金與杜庫伯爵對決。歐比王被杜庫伯爵擊昏後,安納金打敗了杜庫伯爵,並在議長的唆使下殺了他,共和國軍獲得大勝。至此貿易聯邦為主的分離勢力走向衰亡,二號人物格里弗斯將軍倉皇逃亡烏塔堡星。安納金立下大功後,白卜庭議長向絕地議會推薦安納金做自己在絕地議會中的個人代表,絕地議會十分不情願地提拔22歲的安納金為史上最年輕的絕地議會成員,但拒絕授予他絕地大師的稱號。安納金感到這是對自己的羞辱:他無論功勳還是武藝,抑或是對原力的掌握程度,都已經達到了絕地大師中的接近頂尖水平,卻成了史上第一個列席絕地議會卻無大師頭銜者(大師中也只有一部分是絕地議會成員),極為不滿的他對絕地的信任更加動搖;並且,絕地議會懷疑議長另有企圖,給予安納金絕地議會成員這一榮譽,是為了派身為議長好友的他去監視議長的行動。議長對安納金一直表現得友善,對他的能力充滿信任,扮演了類似安納金父親的角色,監視議長的任務讓安納金感到困惑、憤怒,也讓他感到絕地議會不遵守絕地原則,行事虛偽。此時,他開始夢見已懷孕的愛妻佩咪·艾米達拉因難產而痛苦死亡的景象,這使他擔心自己會重蹈失去母親的悲劇[註 3]。但由於絕地禁止結婚,他擔心秘密被人知曉,無法坦誠地向別人傾訴自己內心的恐懼,也無法求援。在隱晦地諮詢最富有智慧的尤達大師時,對方只是要他順應原力的意志,接受所愛之人的逝去,沒有給予他任何有效的解決辦法。這令感情執著而強烈的安納金感到荒誕不可接受。議長的魔爪逐漸伸向這位絕地武士。

由於絕地組織的嚴苛規定,安納金幾乎沒有接受過任何有關原力黑暗面的教育,對其缺乏了解[註 4]。數次談話裡,白卜庭暗示安納金原力黑暗面(Dark Side of the Force)的強大:它能做到光明面無法達成的事,包括避免人的死亡。只要一個人陷入恐懼與憤怒,便能輕易進入黑暗力量的世界。他也對安納金宣稱絕地和西斯沒有本質區別,安納金雖然一開始本能地不認同這一觀點,但黑暗的種子也漸漸在他心中萌發,他更是對黑暗原力拯救生命的力量感到好奇。由於佩咪的分娩一天天逼近,被愛妻難產而死的可怕前景而折磨的安納金,內心已經極度脆弱和恐懼,正在一點點滑向黑暗原力的無底洞。

「大師,我讓您失望了。一直以來,我對您的教導缺乏感激,我很抱歉自己的態度如此傲慢。我對絕地議會感到十分失望。」

「安納金,你強大而睿智,我深深為你而自豪。我從你年幼時就開始訓練你,並把畢生所學對你傾囊相授;而你也已經讓我望塵莫及。要保持耐心:不用多久,絕地議會便會授予你大師稱號。」

歐比王·肯諾比趕赴烏塔堡前,與安納金·天行者離別時的對話(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由於戰局變化,尤達大師前往卡西克(Kashyyyk)星領導作戰,安納金最好的朋友和恩師歐比王大師前往烏塔堡(Utapau)星消滅格里弗斯將軍[註 5]。安納金和歐比王愉快道別,安納金對自己曾經的傲慢致以歉意,歐比王讚美安納金強大而富有智慧,已經遠勝於己,勉勵安納金耐心等待絕地議會授予他大師頭銜。然而這成為了兩位絕地武士的訣別。

此時,趁著兩位最有智慧、最強大也是與安納金最親厚的兩位絕地大師不在科羅森的時機,白卜庭對安納金透露他就是西斯尊主達斯·西帝。安納金立刻告知絕地議會二號人物雲度大師這一消息,原本就懷疑白卜庭的雲度大師,迅速帶領另外三位絕地大師準備武力拘捕西斯大帝,但他以十分刻薄的態度拒絕了主動請纓的安納金,稱自己感到後者「內心充滿了困惑」,因此還不能完全信任安納金,命令其留在絕地議會廳。這讓安納金更加感到自己不被絕地議會信任和尊重。此時,內心本就已經因妻子的危險而極度脆弱、恐懼的安納金,對絕地組織的歸屬感和熱愛已經基本消失了。但他還相信絕地組織堅守原則、維護正義,這細若遊絲的信念還在勉力維繫著他的忠誠。

「我會聽從你的一切指揮……只要幫我拯救佩咪的生命。沒有她我不能獨活。」

「很好。你身上的原力十分強大,你會成為一個傑出的西斯。從此之後,你將被稱作達斯·維達。」

達斯·西帝與安納金·天行者(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雲度大師武藝卓絕,與尤達相當,而且性格強硬、嫉惡如仇,由於擔心雲度大師在戰鬥中殺死達斯·西帝從而斷絕拯救佩咪的希望,糾結萬分的安納金決定違抗雲度大師的命令,離開絕地議會廳,在關鍵時刻衝入議長辦公室,打斷了雲度與達斯·西帝的生死決鬥:雲度大師認為達斯·西帝太危險[註 6],而且控制了議會和法庭,執意將其殺死,但安納金認為這違背了絕地組織的原則(此時的達斯·西帝已經手無寸鐵),希望保留其性命,交給法庭審判,從而利用其黑暗原力知識拯救佩咪;達斯·西帝故意示弱,顯得已經命懸一線,誘使安納金制止雲度。雲度大師執意不理會安納金的請求,決定殺死達斯·西帝,這種對絕地組織原則的無視讓安納金心中對絕地僅存的信念完全崩塌。在雲度即將作出致命一擊之前,對雲度極端不滿的安納金在絕望和憤怒中斬斷雲度持光劍的右手,達斯·西帝隨即用強大的原力閃電電擊雲度,將其從高空拋下殺死。安納金這才見識到黑暗面的強大力量。他陷入恐懼、悔恨和慌亂之中,但已無回頭路,而且他對絕地組織已經徹底失望,認為其虛偽、腐化而邪惡;他也認為只有西斯有可能幫助他拯救妻子的生命[註 3]。於是,安納金投入西斯門下,並被賜名為「達斯·維達」。

墮落後[編輯]

「那個你訓練的男孩已經消逝了,達斯·維達吞噬了他。」

尤達歐比王·肯諾比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趁著多數絕地武士在外出征,按照西斯大帝的命令,安納金殘忍地殺害了留在絕地聖殿的所有絕地組織成員,包括絕地幼徒。同時,達斯·西帝利用66密令(Order 66),命令複製人殺光與其並肩作戰的絕地大師及他們的學徒,只有尤達和歐比王等極少數絕地逃過一劫。大事底定後,安納金被派去貿易聯邦的秘密總部穆斯塔法星(Mustafar)殺光分離主義者和貿易聯邦領導人,以結束複製人戰爭且殺人滅口。與此同時,達斯·西帝則宣布建立銀河帝國,自己成為新帝國的皇帝。歐比王和尤達返回絕地聖殿後,得知了安納金的叛變,尤達派歐比王去消滅安納金,自己則前去與皇帝對決。完成任務的安納金感到自己在命運的裹挾下不得不墮落,已經與曾經善良純真的自己漸行漸遠,痛苦落淚。他準備離開時,歐比王跟隨佩咪來到穆斯塔法。佩咪勸說安納金返回光明面,共同過平靜幸福的家庭生活,但安納金認為只有黑暗原力才能挽救佩咪的生命,並因為佩咪對自己深陷黑暗面表現出的畏懼和厭惡而怒火中燒。安納金認為自己的蛻變和墮落是為了拯救佩咪的生命,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卻得不到佩咪的認可與感激,讓他心態失衡。安納金正準備向佩咪詳細解釋自己推翻皇帝的計劃時,發現歐比王出現在佩咪的飛船中,認為佩咪背叛了自己,更加憤怒不已,用原力鎖喉術懲罰佩咪,使其窒息昏迷。憤怒的安納金最初仍試圖說服歐比王加入自己,但思想古板正統的歐比王毫不讓步,率先啟動光劍,兩人撕破過去的師徒恩情,在岩漿河旁進行決鬥。

師徒決鬥勢均力敵,格外激烈漫長,安納金全程進攻,而歐比王則始終嚴防死守。最後歐比王占據了熔岩河畔制高點,告誡安納金停止戰鬥,再一次嘗試挽回他。安納金大怒之下跳到歐比王身邊企圖將其擊殺,但安納金高估了自己的跳躍能力,歐比王趁他尚未落地時,斬斷其雙腿及左手。安納金戰敗,滾落在熔岩河岸邊。由於絕地武士不殺沒有反抗能力的人[註 7],歐比王收起武器,將無法動彈的安納金遺棄在此處,任原力決定他的生死,然後帶著昏迷的佩咪離開穆斯塔法星。岩漿的熱力使得安納金全身燃起大火,他只能憤恨地看著歐比王離去。與此同時,尤達與皇帝大戰後自知無法擊敗皇帝而逃跑。雖然皇帝立即趕往穆斯塔法,親自帶安納金回去治療,挽救了他的生命,但從此全身嚴重燒毀的安納金必須穿戴黑暗笨重的盔甲和維生系統,並不時發出毛骨悚然的呼吸聲。雖然投入了黑暗面,他仍然無力挽救愛妻,佩咪·艾米達拉在誕下一對龍鳳胎(即日後的路克·天行者莉亞公主)後便絕望而死[註 8]。皇帝欺騙安納金,稱安納金自己殺死了妻子(及其腹中的胎兒),安納金得知後極度悲憤,也比從前更加冷酷無情。由於他已經失去了自己原本想要保護的一切,從此他徹底陷入黑暗面之中。由於他喪失了太多的肢體,體內的迷地原蟲數量大減,原本極高的潛力一去不返,再也不可能用武力戰勝皇帝;在皇帝的授意下,他的盔甲和維生系統被設計得難以抵抗原力閃電,使得皇帝更容易控制他。這都使他全心全意效忠皇帝。 諷刺的是,安納金為了拯救愛妻而投入黑暗面,可是佩咪卻也正是因為他投入黑暗面而心碎逝去[註 8]

歐比王和尤達決定將安納金夫婦的孩子分開撫養,把路克·天行者交給居住在塔圖因的安納金的繼弟一家,歐比王隱居在塔圖因暗中關注、保護路克,而莉亞則由奧德蘭(Alderaan)公爵貝爾·奧加納(Bail Organa)一家撫養(因此她被稱作公主,並使用奧加納這一姓氏)。尤達則前往達哥巴(Dagobah)隱居。

絕地議會在關鍵時期對安納金的內心世界缺乏了解和關注,部分原因可以歸結於達斯·西帝用黑暗原力蒙蔽了絕地大師們,尤其是最有智慧的尤達大師的判斷,就像杜庫伯爵在吉奧努西斯星對歐比王透露的那樣[註 1]。他們不能像原來那樣容易地預見未來,感到迷茫,努力試圖找到西斯尊主本人,減少了本可以用於關注安納金的精力。此外,絕地領導者尤達大師在複製人戰爭後期的奇特旅程[註 9],或許能夠部分解釋他為什麼沒有努力避免安納金的墮落——他知道這是原力的意志,也是絕地回歸本原的必由之路,是不可改變的宿命[8]

晚年[編輯]

絕地組織瓦解之後,達斯·維達成為皇帝身邊最忠實的助手:透過強大的原力,他剿清躲在各地的絕地武士。同時,他掌控強大的帝國軍隊打垮銀河各地的反抗勢力。可是,殘酷無情的達斯·維達常為小事殺害底下的軍官與戰俘,也因此成為各勢力(包括帝國本身)最忌憚的人物。

在銀河帝國成立的第五年,維達隨皇帝平定賴洛思(Ryloth)星球、由查姆·辛杜拉(Cham Syndulla)領導的起義。

由於帝國的暴政,各地紛紛組織反抗軍(反抗軍),其中又以奧德朗星(Alderaan)公爵貝爾·奧加納(Bail Organa)與其養女莉亞公主(Princess Leia Organa)所領導的反抗勢力最為著名。這些反抗勢力最後組成反抗軍同盟(Rebel Alliance),平日以秘密的方式各自活動,必要時才集結對抗帝國大軍。

在銀河帝國帝國曆14年時,維達曾被派往洛塔(Lothal)圍剿以肯南·賈奴斯(Kanan Jarrus)為首的反抗軍。在一次行動中,維達以一隻戰機擊毀了反抗軍護盾失效的主艦,殲滅近乎全部出戰的A翼戰機。在此過程中,維德與十餘年未見的前學徒亞蘇卡·譚諾通過原力感知了彼此,使亞蘇卡·譚諾因震驚、悲痛和悔恨(她意識到自己的離開推動了師父的墮落)暈倒。

帝國曆16年,絕地武士肯南·賈奴斯(Kanan Jarrus)和他的徒弟艾斯納·包力格以及亞蘇卡·譚諾來到了位於馬拉科(Malachor)的一座西斯神殿,在這裡維德與他曾經的學徒對峙。當亞蘇卡得知黑武士就是安納金時,她拒絕離開並拖住了維德,使得肯南和艾斯納有機會逃跑。兩年後,艾斯納·包力格通過洛塔絕地聖殿的時空之門闖入兩人決鬥現場,把即將死於黑武士劍下的亞蘇卡救出該時空。隨後神殿爆炸,維德負傷離開。亞蘇卡一直保守了黑武士身份的秘密,其他人均不知黑武士就是安納金。

帝國成立第19年,皇帝宣布解散帝國議會與各省,打算用強大軍力和新開發的秘密武器死星(Death Star)建立個人的恐怖政治。

身為皇帝最重要的副手,達斯·維達自然擔起剿滅反抗軍的任務。在得知反抗軍偷走死星的設計圖後,維達隨即前往攔截,雖然殺死了一隊反抗軍士兵,但未能阻止莉亞公主帶著設計圖離開,隨後維達追擊莉亞的太空船,逮捕了莉亞,逼她交出反抗軍偷到的死星設計圖與反抗軍的基地位置,同時首次使用剛落成的死星,徹底摧毀了莉亞美麗的家鄉奧德朗星。後來他發現莉亞供出的情報是假的,便將其長期監禁。

但意外的,死星設計圖與莉亞的求救訊息隨著機器人R2-D2C-3PO來到維達的老家塔圖因星上,並輾轉流入他的親生兒子路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手中,因而意外激發這位擁有多項天賦的青年。經歷一番冒險後,隱居的歐比王開始了對路克的原力啟蒙教育,並告訴路克,他的父親是安納金·天行者,是一個優秀的絕地武士,達斯·維達背叛並殺死了他。他們搭乘走私者韓·索羅(Han Solo)與武技族丘巴卡(Chewbacca)駕駛的千年鷹號(Millennium Falcon)太空艦來到死星,打算拯救公主。在此,達斯·維達再度與恩師交手,並在決鬥中殺了放棄打鬥的歐比王。歐比王的身體瞬間消失,他化為絕地英靈,時時指引路克走向絕地之路。

由於歐比王拖住了黑武士,路克與韓帶著公主成功逃離死星(可他們不知道艦上已裝有帝國的追蹤器),並帶著死星設計圖回到位在亞玟四號星(Yavin 4)的反抗軍基地。經過細心規畫後,反抗軍派出以X翼戰機組成的飛行中隊展開攻擊死星的行動。但同時,帝國軍的死星也鎖定基地的位置,打算用死星將整個星球完全毀滅。而達斯·維達則親自駕駛鈦戰機防衛反抗軍的攻擊。利用強大的原力與高超的駕駛技巧,維達擊滅大多數敵機,唯獨對擁有相同天賦的路克卻難以成功。就在緊要關頭,韓·索羅駕駛千年鷹號偷襲黑武士成功,維達與戰機被震飛到軌道外,路克則成功擊毀死星。

嚐到敗績的維達發覺兒子的強大潛力,於是在皇帝的指示下進行拉攏路克的計畫:先以強大的火力摧毀反抗軍的基地,特別是在霍斯星(Hoth)的戰役幾乎瓦解反抗軍的戰力,逼得路克、莉亞和韓等領導者被迫四處流亡。維達又招募包括波巴·費特在內的大批賞金獵人,並在貝斯平星(Bespin)的「雲上城市」布下陷阱抓住莉亞和韓,以誘騙他的獵物——在尤達培訓下,即將成為絕地武士的路克。

果然,路克為了拯救兩人而獨闖此城,然後再度遭遇到他的「殺父仇人」。兩人首次交鋒,路克雖然進步神速,但仍不是維達的對手。經過一番打鬥,路克被斬斷右手,最後被逼入絕境;這時維達才說出一切的真相:自己就是路克的父親。他邀請路克加入他結束內戰,給銀河系帶來秩序。並希望最後父子能聯手共同統治這個帝國。但路克以行動拒絕父親的邀請:他跳入城市的通風口,直到莉亞回航才脫離險境。

擊潰反抗軍後,皇帝開始計畫興建一個更大、威力更強的第二顆死星,並籌謀一舉毀滅反抗軍同盟的計畫;同時,反叛軍也開始陸續會合,準備與帝國一決雌雄。不同於上次的死星,維達接替死於第一顆死星爆炸的帝國星區首長威爾霍夫·塔金的監督工作,狡黠的皇帝則親率大軍指揮這場將來的戰役。

皇帝的計畫剛開始進行的很順利:反抗軍主要的戰艦與領導人物都參與了這場戰爭,歷經劫難的路克、莉亞和韓則率領一支小隊伍襲擊安鐸星(Endor)上提供死星保護罩能源的發電廠。不久,路克告知莉亞兩人的身世之謎後,便獨自去找等待許久的達斯·維達,因為他相信黑武士的心中依然有光明的一面,是可以感化、改變的。如皇帝所預料,這支襲擊小隊攻入發電廠時被附近埋伏的帝國大軍逮住;新的死星雖然未完工,但火力仍足以摧毀反抗軍的主力戰艦,大量的帝國戰機也讓反抗軍難以招架。至於被帶到死星上的路克被黑武士壓制住他攻擊皇帝的企圖,而邪惡的皇帝說出他同伴將遭遇的災難時卻無能為力。這時,皇帝的陰謀終於快達成,他已經引導路克踏入西斯的入門:對未來的恐懼,以及對現況的憤怒

但皇帝看似完美的陰謀卻遇到了困難:憤怒的路克與維達再次對決,維達透過原力得知原來莉亞公主是他的女兒,可是憤怒的路克卻已斬下他的機械右手。這時皇帝大喜,命路克殺掉父親,成為他的新徒弟。但路克這時因看到維達被斬下的機械右手而在維達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再回想起在尤達處受訓時在黑暗的山洞中打敗維達幻影時所看到的自己幻影,卻收起光劍,以平靜的心情拒絕皇帝的誘惑,自豪地宣告「我是絕地,就像我父親以前一樣」。這時憤怒的皇帝發出強大的黑暗原力閃電想宰掉這個不知好歹的「失敗者」。看到親生子在面前痛苦蠕動,維達再也忍不下心;他用僅存的左手抓住正在施放閃電的皇帝,往通向爐心的深淵丟去。皇帝死了,達斯·維達又變回了安納金·天行者,可是皇帝強大的電流已破壞了他的維生系統,安納金註定無法活下去。年趨46歲的安納金倒在兒子懷裡,他要求路克幫他脫下頭盔,好好看看親生子的長相。安納金用最後的氣力欣慰地說,路克讓他從罪惡中得到了拯救;路克是正確的,他的確良知未泯。隨後,安納金安然辭世。

安納金死後化為絕地英靈,路克將父親的黑色盔甲帶離了死星,事後予以火化。反抗軍最後摧毀了死星,打贏了被稱作安鐸戰役的關鍵戰役。在恩多星上慶祝勝利的聚會上,尤達、歐比王和安納金·天行者的英靈出現在路克等人面前對其微笑注視。安納金·天行者的兩次轉變雖然帶給他自己與身邊的人極大傷害,但也印證了他為原力帶來平衡的預言。

死後影響[編輯]

安納金死後,他最終的棄暗投明的事跡並沒有被宣揚開,除了路克和莉亞、韓等少數人幾乎無人知曉,而莉亞也一直無法原諒她的親生父親。恩多戰役結束後23年,莉亞作為有可能是維德的女兒的身份被政敵公開,斷送了她在新共和國的政治生涯。而莉亞的兒子班·索羅最終墮入黑暗面成為凱羅·忍並瘋狂崇拜維德,還收藏了維德被路克燒過的頭盔。

個性[編輯]

早年[編輯]

童年的安納金充滿好奇和雄心壯志,善良慷慨,願意冒生命危險參加飛梭比賽,幫助魁剛·金等人離開塔圖因。他對母親充滿依戀但不得不離開母親,尤達大師感受到此時的安納金內心充滿對失去母親的恐懼。複製人戰爭之前,安納金性格十分敏感自負、急躁冒進、衝動易怒,對恩師歐比王頗有怨言,認為自己的劍術已經與尤達大師比肩,也認為歐比王過於嚴格古板的教育方式限制了自己。他的部分負面情緒的確有歐比王的責任:歐比王是個正統的絕地大師,謙沖自牧、過于謹慎,而不像魁剛·金那樣熱情豪邁、灑脫不羈[註 10];他不真正理解安納金,也不願意為安納金特殊的個性、成長歷程和遠遠超過自己的天賦而改變自己的教育方式(比如以肯定和鼓勵的方式教育,使其感到自己被信賴、理解和尊重,但歐比王更多地以批評的方式教育),固執而有時傲慢[註 11]。儘管如此,安納金還是違背絕地議會的命令,冒著生命危險去吉奧努西斯星(Geonosis)營救歐比王。此外,重逢佩咪的時候,他也因絕地武士壓制情感的教育,而不知如何與其自然相處。喪母之痛和屠殺沙人的經歷讓他開始向黑暗面轉變,但敗於杜庫伯爵的經歷和複製人戰爭,以及訓練學徒亞蘇卡·譚諾,讓安納金在戰火淬鍊下成熟起來。

絕地武士時期[編輯]

吉奧努西斯戰役後,複製人戰爭開始,安納金被提拔為絕地武士。複製人戰爭時期的安納金,自信乃至略有自負,而且過於衝動感性、缺乏耐心,急躁冒進,喜歡違抗他認為不明智的命令,桀驁不馴。但同時他胸懷大志,絕不甘於平庸,追求不朽的功業,渴望擁有更加強大的力量[註 12],成為有史以來最強大最偉大的絕地大師。他充滿熱情而且善良無私,願意為共和國、絕地組織和人民犧牲自己,身先士卒,足智多謀,慷慨豪邁,英勇無畏,在戰場上經常出奇制勝,屢建奇功[註 2]。與大多數絕地武士和大師的冷漠不同,他能不惜代價挽救自己學徒亞蘇卡·譚諾的生命,尊重、關心複製人,與其同甘共苦,在他手下的複製人士兵乃至共和國民眾之中,享有崇高的聲望[註 13]。他的絕地學徒亞蘇卡·譚諾和前部屬雷克斯上尉在約20年後回憶起複製人戰爭時期的安納金,稱讚安納金既是常勝將軍,也有超乎尋常的友善,總是對朋友充滿毫無保留的信任和關懷[5]。他的善良與對朋友的信任,甚至延伸到了機器人身上:他對R2-D2有著很強的關愛與信任,將其視作好朋友和得力下屬,沒有按照要求在每次作戰之後抹去R2的記憶存儲,而是讓R2保留著所有的記憶;在作戰行動中,他也往往對R2-D2委以超乎普通機器人能力範圍的重任[註 14]。他對R2的喜愛十分強烈,不允許任何人指出它的不足或開它的玩笑,即使是好友兼恩師歐比王。而足智多謀的R2,也往往能夠不辜負安納金的信任和託付。

他感情豐富,愛憎分明,而且行事風格果斷直接,並不完全遵守絕地的行事原則,身為絕地武士,也會因喪母之仇屠殺沙人,也因自己的悲慘童年而表露出對蓄奴者的強烈憎恨。喪母之痛也讓他自責、悔恨而難以釋懷,成為他的一塊心病,希望習得更強大的力量以避免這種悲劇重演。對妻子佩咪強烈執著的愛和牽掛(因母親的死亡而大大加深),讓他在與其相關的事情上常常被嫉妒、焦慮或者憤怒的情緒主宰,失去絕地應有的理性與平和。他有時會使用簡單粗暴而直截了當的方式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不惜使用黑暗原力,比如使用絕地禁止使用的原力鎖喉術審訊阿薩基·文翠斯,以調查亞蘇卡·譚諾案情真相。他的這種性格特點也體現在了他的光劍招式之中:不同於擅長Soresu防守招式的導師歐比王,安納金使用Djem So招式,這一招式以防守反擊為主要特點,攻勢凌厲兇悍,強調用強大的蠻力摧垮敵人,十分適合他卓越的原力天賦和青年人的旺盛體力。總體而言他性格中光明一面依然占據支配地位,複製人戰爭時期的他,即使違反絕地原則,也往往是為了更好地實現正義。安納金把這些負面的情感藏在內心,試圖避免過去的經歷對自己當下的生活造成負面的影響,但這些情緒還是會偶然顯露出來。他衝動感性、桀驁不馴而且自命不凡的性格,讓絕地議會的大師們,尤其是尤達、雲度等人感到擔憂,這也成為他們拒絕授予安納金絕地大師頭銜的重要原因;但好友歐比王堅信他是預言中的天擇人選,對他充滿信任[註 15]。在安納金的影響下,學徒亞蘇卡·譚諾也有類似的性格特點。

但安納金的缺點不僅僅包括衝動感性和自負,他也過於單純、虛榮,思想不夠堅定,容易聽信自己信任之人的蠱惑,也因此被西斯大帝達斯·西帝所利用和操縱,漸漸向黑暗面墮落。

早在複製人戰爭前,安納金目睹共和國的腐敗無能,就對高效的獨裁政體有曖昧的態度。複製人戰爭時期,因亞蘇卡·譚諾被驅逐、歐比王隱瞞安納金偽造死亡等事件,加上征戰和殺戮給他帶來的疲倦與自我質疑,安納金對絕地組織也漸漸開始懷疑、失去信心,憤怒和迷惘將他一步步推向黑暗面。議長達斯·西帝對安納金一直表現得友善信任、對他的能力充滿讚許和期望,以滿足安納金的虛榮心,拉近兩人間的距離。當夢見愛妻佩咪因難產而死的可怕一幕[註 3],安納金竭力試圖避免這一災難,但為了保守自己已婚的秘密,他無法向絕地大師們(包括好友歐比王)直接傾訴自己心中的迷惘和痛苦;而在間接傾訴和諮詢時,尤達大師沒有給他任何有價值的建議,而是告訴他要順應原力的意志,接受自己所愛之人的逝去。這使感情豐富強烈、經歷過喪母之痛的安納金感到不可接受;而達斯·西帝告知他黑暗原力可以避免死亡,安納金因此迫切地希望學習黑暗原力,對達斯·西帝的依賴加深了。他桀驁不馴的性格和偏向黑暗面的傾向,使得部分絕地大師尤其是雲度對他充滿不信任,進而使得安納金更加感到自己得不到絕地組織的信任和尊重,從而益發走向黑暗面。諷刺的是,雲度和尤達等大師因安納金的黑暗面傾向而不信任他,但卻不去試圖理解、關愛安納金這樣一個卓越的絕地武士,幫他排憂解難(即使是信任支持安納金的歐比王,也不能完全理解、疏導安納金內心的痛苦;他更因為自己對安納金的感情,而沒有及時意識到後者向黑暗面的轉變),絕地的不信任和無所作為反過來更加把安納金推向黑暗面,最終帶來了整個絕地組織的毀滅。由於安納金無法向絕地大師們傾訴,而且他最信任和親密的學徒亞蘇卡·譚諾也因對絕地議會的傷心失望而遠走天涯,安納金只能對達斯·西帝展露自己的迷惘和憤怒痛苦。達斯·西帝投其所好,漸漸腐化安納金,這直接造成了他的墮落。

作為沒有父親的孤兒,他一直需要一個父親,但熱情豪邁、與安納金心靈相通的魁剛大師死於非命,原本應該成為師兄的歐比王變成了安納金的師父。歐比王年齡不夠大,一直扮演著類似於安納金兄長的角色[註 16],性格、天賦和人生軌跡的巨大差異也讓他難以真正理解安納金;議長白卜庭反而扮演了這個威嚴而慈愛的父親角色。不像師父魁剛,歐比王是個模範絕地大師,不願意以更加全面的角度了解原力,他(以及其他絕地大師們)從未向安納金傳授過任何有關黑暗原力的知識。安納金雖然已經成為絕地組織中極為重要的成員,卻對黑暗原力和西斯幾乎沒有了解,僅有一個臉譜化的模糊認知,導致他十分容易被達斯·西帝蠱惑欺騙。

值得一提的是,安納金對自己所熱愛的人和事物有強烈而執著的信念,並認為對方應該理所當然地信任、愛護自己。學徒亞蘇卡·譚諾不顧自己的挽留離開,讓他困惑、失望,他感到對方辜負了自己的信任和愛護。除了對母親、妻子、歐比王和徒弟強烈的感情,他也極為珍視絕地組織的正義原則。雖然在墮落前夕,他對絕地組織的熱愛和歸屬感幾乎消失,也依然相信絕地組織能夠堅守原則、維護正義。直到雲度大師不理會安納金的請求,執意殺死已經手無寸鐵的達斯·西帝,這一違背絕地原則的行為才讓安納金心中對絕地組織的信念徹底崩塌[註 17],幻滅感讓他選擇了許諾能拯救自己妻子生命的西斯大帝,並遵從其命令徹底消滅絕地。

墮落和救贖[編輯]

墮落到黑暗面的初期,安納金雖然已經陷入黑暗面原力帶來的多疑、暴戾和殘忍之中,毫無人性地屠殺絕地幼徒、對自己懷孕的愛妻施以鎖喉術,他依然有善良的天性殘存。他會因為自己在命運裹挾下的墮落而痛苦落淚;他雖然認定絕地組織是邪惡的,也不希望殺死自己最好的朋友與恩師歐比王,而是試圖說服對方加入自己[註 18]。此時的安納金對皇帝也並非完全效忠,而是僅僅希望利用皇帝,認為自己可以推翻皇帝取而代之。但安納金在與歐比王的決鬥中,犯了黑暗原力者的通病:過於狂妄、急躁,低估了對手,最終他的失誤被歐比王利用,幾乎帶給他滅頂之災。成為半機械人後,皇帝謊稱他的妻子和孩子都被他殺死,從此達斯·維達感到自己失去了一切,加上他的維生裝置和盔甲給他的身體帶來長期的痛苦,這導致他徹底陷入黑暗面,完全效忠皇帝,冷酷無情,暴戾而缺乏耐心,以殘忍手段鎮壓殘存絕地和反抗軍,輕易殺戮沒有完成任務的帝國官員,成為帝國里最令人畏懼的人物之一。他認為善良無私的絕地武士安納金是軟弱的,用一切方式試圖與自己的過去切割,稱安納金已經被自己殺死,對待曾經的愛徒、反抗軍成員亞蘇卡·譚諾也毫不留情。但他對待帝國暴風兵的態度則要友善尊重得多,類似於他墮落前對待複製人士兵的態度,身先士卒的風格也讓他享有較高的威望。穆斯塔法一戰敗給歐比王是他平生的最大恥辱,他因此恨歐比王入骨,希望能親手殺之而後快。但歐比王在決戰中選擇放棄抵抗、化身絕地英靈,讓黑武士永遠無法享受復仇的快感,這讓黑武士惱怒不已。

得知自己是路克的父親後,達斯·維達在情感上深受困擾。路克讓他回憶起作為安納金天行者的一幕幕,包括自己親手誤殺的愛妻。路克充滿熱情和同情心的性格,讓他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也讓他畏懼,因為這使他質疑自己的墮落是否值得,但黑武士會使用黑暗面的情緒壓制住這些情感,不承認路克對自己心中良知未泯的判斷。直到恩多戰役時期,面對皇帝用原力閃電電擊自己的兒子路克,黑武士最終選擇了拋棄原力黑暗面,犧牲自己的生命以殺死皇帝、拯救兒子,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心中依然有善良的天性,以摧毀帝國和西斯的方式,實現了最終的救贖。

幕後設定[編輯]

在安納金·天行者出場的七部《星際大戰》系列電影裡,喬治·盧卡斯聘請五位不同的演員扮演這角色。安納金·天行者由傑克·佛洛依德飾演童年時期並由海登·克里斯坦森飾演青年時期;大衛·普勞斯則扮演最初的《星際大戰三部曲》裡頭的達斯·維達,而「他」低沉的聲音由詹姆士·厄爾·瓊斯配音;西伯斯頓·蕭在《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飾演臨死前的中年維達,以及不久後化成的絕地英靈。然而最近發行的DVD版本裡,海登的影像取代了蕭的位置。另外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裡,穿著全身黑色盔甲的維達也是由海登飾演。

達斯·維達的角色有部分涉及到某些雙人決鬥的情節,多由著名西洋劍教練鮑伯·安德森指導:他掌控《帝國大反擊》與《絕地大反攻》裡所有的打鬥過程,並在《絕地大反攻》片中擔任達斯·維達的光劍動作替身。工業光魔特效公司另外雇用C·安德魯·尼爾森(C. Andrew Nelson)為盧卡斯影業(Lucasfilm)描繪維達的周邊商品,以及電腦遊戲星際大戰之絕地大反攻2:隱匿帝國和1997年《星際大戰》電影特別版的新連續鏡頭拍攝。

達斯·維達的角色最初並非設定為全副武裝的半機器人。現在的維達畫像是由概念美術師萊夫·麥奎立(Ralph McQuarrie)畫在反抗軍船艦坦特維四號飛船(Tantive IV)登陸的開場景象上。一開始是想像達斯·維達將穿過太空而進入船艦裡,因此必須穿上一襲套服和呼吸面罩。不久這被創造並融入故事裡。而由於喬治·盧卡斯曾承認首部星際大戰的人物及故事是參照日本導演黑澤明的《戰國英豪》所創作而成,所以維達的頭盔像似日本兜甲,巧合地這令維達如同武士穿著—像似絕地武士與劍道—像似光劍決鬥。這頭盔也像似德國第二次世界大戰使用的德式鋼盔。維達的主題音樂帝國進行曲(The Imperial March),而他個性化的呼吸器呼吸聲則由錄音師班·布特(Ben Burtt)所創,他創造這聲音的方式只是錄下他用老舊的Dacor牌水肺調節器呼吸的聲響。

星際大戰第五集裡,達斯·維達對路克·天行者說的話:「No, I am your father!」(不,我是你的父親。)為本集最大的驚奇,為了使此一意外發展產生最大的衝擊性,喬治·盧卡斯與導演爾文·克許納(Irvin Kershner)在拍攝過程中進行了徹底的保密,甚至連參與演出的演員都被蒙在鼓裡。在拍攝當時,只有飾演路克的馬克·漢米爾在演出前一刻由導演告知,驚訝無比的馬克·漢米爾因而有突出的完美演出。在大衛·布洛斯與馬克·漢米爾的台本裡達斯·維達的臺辭是「歐比王殺了你的父親」,黑武士的爆炸性發言則在後製配音階段時再行替換補上,配音員當時甚至一度以為,是劇中的維達說謊欺騙路克。

文化影響[編輯]

在美國,達斯·維達已成為大眾文化裡無可取代的反派角色。他有力卻有點低沉的嗓音,配上深沉的呼吸聲令人印象深刻。他也被科幻喜劇電影《太空球》(Spaceballs)改編成「黑色王子復仇記」的形象,被電玩遊戲兔寶寶大冒險(Tiny Toon Adventures)改成「黑武士鴨」以及被超級馬里奧改編成「達斯·庫巴」。在《回到未來》中,返回1955年的馬蒂裝扮成外星人模樣時也自稱「達斯·維達」。

此外,達斯·維達也成為邪惡的代名詞:比如說,著名政治操盤手李·艾華特(Lee Atwater)常被稱作「共和黨的達斯·維達」。

好萊塢電影裡,經常引用星際大戰第五集裡,達斯·維達對路克·天行者說的話:「Luke, I am your father!」(路克,我是你的父親。)使該場景幾乎成為星際大戰中最著名的一幕。如王牌大賤諜玩具總動員2等電影中,更是直接在劇情裡模仿這段場景,使其成為惡搞文化裡經常取材的對象之一。而在日本SF機器人動畫創聖機械天使EVOL之中亦曾出現了一個不成功的例子。

而在日本這擁有眾多星戰迷的國家,達斯·維達與其一身黑色冷酷的裝扮常被引用在當地漫畫之中。此最著名者當屬《哆啦A夢》短篇〈天花板上的宇宙大戰〉中模仿帝國軍隊追捕莉亞公主的橋段,而令人莞爾的是裡頭明顯影射帝國滅星者(星際驅逐艦)的帝國宇宙戰艦最後是被一記全壘打擊落的。

2010年代,美國新一代漫畫家Jeffrey Brown嘗試給予達斯·維達一個當好爸爸的機會,讓他親自照顧路克和莉亞。Brown筆下的Darth Vader and Son(達斯·維達與兒子)和Vader's Little Princess(維達的小公主),把針對原著的幽默惡搞以及照顧孩子的甜酸苦辣完美地融合,成功感動了已經為人父母的第一代星戰迷。另外相關漫畫系列Good Night Darth VaderDarth Vader and Friends也同樣大獲好評。

師徒[編輯]

師父[編輯]

啟蒙老師[編輯]

徒弟[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1. ^ 1.0 1.1 杜庫伯爵是魁剛的師父,對歐比王有類似於對待孫子的情感。他幾乎對歐比王說出了實情:數以百計的參議員受到一個名叫達斯·西帝的西斯尊主影響和控制,而絕地大師們的預見能力被這位西斯尊主強大的黑暗原力所蒙蔽,不能看到真相。他提出要徒孫歐比王加入自己,共同「摧毀這個西斯尊主」,但歐比王拒不相信,也拒絕加入杜庫伯爵麾下。
  2. ^ 2.0 2.1 安納金的戰功有議長(西斯大帝)背後操作的成分:他希望讓安納金取得更多勝利,所以讓杜庫伯爵通過機器人大軍操縱戰場形勢。比如在共和國軍與Umbara地方部隊交戰時,因無法直接操縱非機器人的Umbara軍隊,議長就找藉口把安納金調離該前線。議長的計劃是:通過安納金的赫赫戰功和自己文宣機器的宣傳,讓絕地組織被共和國民眾所厭惡、懷疑,但同時讓安納金成為共和國民眾敬仰愛戴的英雄,同時通過對安納金的褒獎滿足其虛榮心,拉近與其關係。這樣最終安納金背叛絕地的時候,在民眾眼中就是英雄脫離邪惡組織,實現自身的終極救贖,使作為台前人物的安納金(黑武士)贏得民眾更強烈的愛戴,方便自己通過他的威望,在幕後控制帝國。但這一計劃因安納金後來變成了令人懼怕的半機器人而未能完全成功。
  3. ^ 3.0 3.1 3.2 與預見母親的死亡不同,安納金的這一原力幻視(Force Vision)並未成真。佩咪最終順利生產。這一原力幻視可能是白卜庭為腐化安納金而製造的。
  4. ^ 絕地聖殿內藏有高度機密的西斯文物和檔案,只有絕地大師可以查閱,從中學習黑暗原力知識。但絕地議會拒絕提拔安納金為大師,使得他無法閱覽西斯檔案。
  5. ^ 格力弗斯將軍的情報由議長告知絕地議會,議長建議由安納金領導行動,但絕地議會決定派遣更加富有經驗、擅長光劍防守招式Soresu的歐比王·肯諾比。安納金認為歐比王不及自己,感到自己沒有得到應有的認可。
  6. ^ 在拒捕過程中,三名優秀的絕地大師被其迅速屠殺。
  7. ^ 歐比王在對決的全程中,沒有試圖殺死安納金,而是一直嘗試挽回他。
  8. ^ 8.0 8.1 儘管作者並未解釋過,但由於電影中同時展現了佩咪的死亡與黑武士的重生,有人認為皇帝用黑暗原力,吸取了佩咪的生命力以保全黑武士的生命,即佩咪並非死於絕望傷心,而是死於皇帝之手。
  9. ^ 通過魁剛·金的絕地英靈指點,尤達大師先後造訪Moraband和Dagobah兩個星球,通過原力看見了未來絕地組織的覆滅,也得知會有「另一個天行者」。他意識到:戰爭帶來的殺戮和恨,讓絕地組織背離了原本的道路,他們已經輸掉了戰爭。他也知道絕地組織已經變得僵化無能,明白這不可挽回,但有機會像魁剛那樣化身絕地英靈,通過「另一個天行者」(可能指安納金未來的兒子路克),重建一個更加符合原力意志的絕地,從而實現遠期的勝利。
  10. ^ 歐比王被迫過早結束了訓練,尚未學到魁剛·金思想的精華。魁剛在死前不久,因為兩人在原力和絕地議會相關問題的分歧,曾對歐比王說「你還有很多需要學習」。魁剛能夠認識到絕地組織存在的嚴重問題,對原力有著更為深刻、全面的了解,而歐比王則不然。
  11. ^ 這也與歐比王剛剛升為絕地武士就收安納金為學徒有關:年齡差距過小、經驗不夠豐富,讓歐比王在教育安納金的過程中缺乏父親般的威嚴,不夠自信。
  12. ^ 這恰恰是西斯武士的信條。
  13. ^ 如前所述,共和國民眾對他的愛戴有議長操作的成分,既包括安納金容易建立戰功,也包括文宣機器的大力宣傳和讚揚。
  14. ^ 比如當他和雲度大師被波巴·費特設計掩埋在爆炸廢墟下時,全身不能活動,便囑託R2聯繫絕地議會求援。
  15. ^ 但歐比王是個思想古板而正統的絕地,並不完全理解安納金的痛苦,也因為自己對安納金強烈的感情而看不到安納金向黑暗面墮落的傾向。歐比王對安納金「天擇人選」身份的堅信不疑,很大程度上來源於目睹安納金在Mortis星上用強大的原力馴服原力之子和原力之女。
  16. ^ 安納金在穆斯塔法戰敗後,歐比王哭喊的是「你是我的兄弟,安納金」。
  17. ^ 達斯·西帝唆使安納金殺死杜庫伯爵後說,「他太危險,不能留他生路」,而雲度大師在即將對達斯·西帝作出致命一擊之前,也說了同樣的話。這讓安納金感到,絕地和西斯並沒有本質的區別。而絕地對自己充滿不友善和不信任,也不能幫助自己解救妻子的生命;西斯大帝一直對自己友善親厚,並且許諾有拯救自己妻子生命的方法。
  18. ^ 但歐比王並不完全理解安納金的痛苦。不像師父魁剛,他身上有著絕地組織共同的缺點:傲慢,思想狹隘片面,比如認為「只有西斯才會以極端的方式做事」,卻不知這一論斷本身就是極端而自我矛盾的。

參考資料[編輯]

  1. ^ What is the "Dark Side" and Why Do Some People Choose It?. 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2005年5月13日 [2015年11月4日] (英語). 
  2. ^ AFI's 100 Years...100 Heroes & Villains. American Film Institute. 2003 [2015年11月4日] (英語). 
  3. ^ Anakin Skywalker. Star Wars Databank. [2015年11月3日] (英語). 
  4. ^ Darth Vader. Star Wars Databank. [2015年11月3日] (英語). 
  5. ^ 5.0 5.1 5.2 "Shroud of Darkness" Episode Guide. Starwars.com. [2017年11月26日] (英語). 
  6. ^ 6.0 6.1 "The Wrong Jedi" episode guide - The Clone Wars. Starwars.com. [2017年11月25日] (英語). 
  7. ^ "Deception" episode guide - The Clone Wars. Starwars.com. [2017年11月25日] (英語). 
  8. ^ "Sacrifice" Episode Guide. Starwars.com. [2017年11月29日] (英語).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