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遼太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遼太宗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遼太宗
統治大契丹國皇帝:927年12月11日—947年
2月24日
大遼皇帝:947年2月24日—947年5月15日 (20年)
出生902年11月25日[1]
逝世947年5月15日(44歲)
安葬
懷陵
全名
耶律德光
年號
天顯:927年十一月—938年十一月
會同:938年十一月—947年正月
大同:947年二月—九月
諡號
孝武惠文皇帝
廟號
太宗
政權遼朝大契丹國,947年2月24日國號改
大遼

遼太宗耶律德光(902年11月25日-947年5月15日),大契丹國第二位皇帝(927年12月11日至947年5月15日在位),在位20年。德謹契丹耶律堯骨,遼太祖耶律阿保機次子。947年2月24日,遼太宗耶律德光將國號由「大契丹國」改為「大遼」,成為遼朝首位皇帝。

生平[編輯]

遼太祖天贊元年(922年),被任命為天下兵馬大元帥,隨同阿保機參與了一系列戰爭,特別是在南征幽州、西征吐谷渾回鶻期間,戰功卓著。天顯元年(926年),又隨同太祖滅渤海國,作為前鋒攻克渤海都城忽汗城

天顯元年七月二十七日(926年9月6日)遼太祖病逝,述律后稱制,忽視太子耶律倍而使耶律德光總攬朝政,為實際上的廢長立幼。927年12月11日,耶律德光在述律后的支持下即位。天顯六年(930年),割據原渤海國疆域的東丹王耶律倍南逃後唐,耶律德光隨後統一了契丹。

天顯十一年(936年),後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以稱子、割讓燕雲十六州為條件,央求耶律德光出兵助其反叛後唐。耶律德光遂親率5萬騎兵,在晉陽城下擊敗後唐軍,並冊立石敬塘為後晉皇帝。其後,更率軍南下上黨,助石敬塘滅後唐。

割取燕雲十六州後,耶律德光採取「漢人漢制」的統治方式,實行南北兩面官制度,分治漢人與契丹。又改幽州為南京、雲州為西京,將燕雲十六州建設成為遼進一步南下的基地。

會同四年(944年),後晉出帝石重貴即位,拒不稱臣。耶律德光於是率軍南下。會同九年十二月十六日(947年1月10日),耶律德光率軍攻入後晉首都東京汴梁(今河南開封),滅後晉,後晉出帝石重貴及皇太后奉上降表[2]

會同十年正月初一(947年1月25日),耶律德光以中原皇帝的儀仗進入東京汴梁,在崇元殿接受百官朝賀[3]大同元年二月初一(947年2月24日),耶律德光在東京皇宮下詔將國號「大契丹國」改為「大遼」,改會同十年為大同元年,升鎮州為中京[4]

大同元年四月初一(947年4月24日),因遼人實施的「打草穀」物資掠奪政策而導致中原民眾反抗不斷,難以繼續統治,耶律德光被迫離開東京汴梁,引軍北返,在臨城縣(今河北省臨城縣)得熱疾。四月二十二日(947年5月15日),在欒城縣殺胡林(今河北石家莊市欒城區西北)病逝[5],遼人將耶律德光的屍體破腹,取出內臟,裝入幾斗鹽,帶回北方,漢人譏之為「帝羓」,即「皇帝醃肉」之意[6][7][8][9][10]。九月壬子(10月17日),葬於懷陵[11]

宰輔[編輯]

家庭[編輯]

兄弟姐妹[編輯]

后妃[編輯]

子女[編輯]

評價[編輯]

  • 元朝官修正史遼史脫脫等的評價是:「太宗甫定多方,遠近向化。建國號,備典章,至於厘庶政,閱名實,錄囚徒,教耕織,配鰥寡。求直言之士,得郎君海思,即擢宣徽。嘉唐張敬達忠於其君,卒以禮葬。輟游豫而納三克之清,憫士卒而下休養之令。親征晉國,重貴面縛。斯可謂威德兼弘,英略間見者矣。入汴之後,無幾微之驕,有「三失」之訓。《傳》稱鄭伯之善處勝,《書》進《秦誓》之能悔過,太宗蓋兼有之,其卓矣乎!」[13]
  • 契丹國志》論曰:太祖之興,燎灰灼原矣!太宗繼之,承祖父遺基,擅遐陬英氣,遂登大寶,誕受鴻名。然石郎之消息,乃中原之大禍。幽、燕諸州,蓋天造地設以分番、漢之限,誠一夫當關,萬夫莫前也。石晉輕以畀之,則關內之地,彼扼其吭,是猶飽虎狼之吻,而欲其不搏且噬,難矣。遂乃控弦鳴鏑,徑入中原,斬馘華人,肆其窮黷。卷京、洛而無敵,空四海以成墟。謀夫虓將,卒莫敢睨,而神州分裂,強諸侯代起爲帝,亦莫之究矣。[14]

註釋[編輯]

  1. ^ 根據《遼史》記載,遼太宗耶律德光生於唐昭宗天復二年,遼太宗耶律德光登基稱帝後的生日「天授節」是十月二十三日,天復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乙未日),用萬年曆換算為公曆則是902年11月25日
  2. ^ 《新五代史》卷十七記載「孫男臣重貴言:頃者唐運告終,中原失馭,數窮否極,天缺地傾。先人有田一成,有眾一旅,兵連禍結,力屈勢孤。翁皇帝救患摧剛,興利除害,躬擐甲胃,深入寇場。犯露蒙霜,度雁門之險;馳風擊電,行中冀之誅。黃鉞一麾,天下大定,勢凌宇宙,義感神明。功成不居,遂興晉祚,則翁皇帝有大造於石氏也。旋屬天降鞠凶,先君即世,臣遵承遺旨,篡紹前基。諒闇之初,荒迷失次,凡有軍國重事,皆委將相大臣。至於擅繼宗祧,既非廩命;輕發文字,輒敢抗尊。自啟釁端,果貽赫怒,禍至神惑,運盡天亡。十萬師徒,望風束手;億兆黎庶,延頸歸心。臣負義包羞,貪生忍恥,自貽顛覆,上累祖宗,偷度朝昏,苟存視息。翁皇帝若惠顧疇昔,稍霽雷霆,未賜靈誅,不絕先祀,則百口荷更生之德,一門銜無報之恩,雖所願焉,非敢望也。臣與太后、妻馮氏於郊野面縛俟罪次。」
  3. ^ 《遼史》卷四《太宗本紀下》記載:會同九年「春正月丁亥朔,備法駕入汴,御崇元殿受百官賀。」
  4. ^ 《遼史》卷四《太宗本紀下》:二月丁巳朔,建國號大遼,大赦,改元大同。升鎮州為中京。
  5. ^ 《方輿紀要》卷14欒城縣:殺虎林,「宋白曰:唐武后時,突厥入河北,官軍襲擊之,突厥多死於此,因名。後晉末,契丹主耶律德光入汴,既而北還,至臨城病作,及欒城病甚,行至此而死,即斯地也」。
  6. ^ 《舊五代史·卷一百三十七 外國列傳一》:十六日,次於欒城縣殺虎林之側,時德光已得寒熱疾數日矣,命部人齎酒脯,禱於得疾之地。十八日晡時,有大星落於穹廬之前,若迸火而散,德光見之,西望而唾,連呼曰:「劉知遠滅,劉知遠滅!」是月二十一日卒,時年四十六,主契丹凡二十二年。契丹人破其屍,摘去腸胃,以鹽沃之,載而北去,漢人目之為「帝羓」焉。
  7. ^ 《新五代史·卷七十二 四夷附錄第一》:德光行至欒城,得疾,卒於殺胡林。契丹破其腹,去其腸胃,實之以鹽,載而北,晉人謂之「帝羓」焉。
  8. ^ 《資治通鑑·卷二百八十六·後漢紀一》:契丹主至臨城,得疾,及欒城,病甚,苦熱,聚冰於胸腹手足,且啖之。丙子,至殺胡林而卒。國人剖其腹,實鹽數斗,載之北去,晉人謂之「帝羓」。
  9. ^ 《太平廣記·卷第五百·雜錄八》:晉開運末,契丹主耶律德光自汴歸國,殂於趙之欒城。國人破其腹,盡出五臟,納鹽石許,載之以歸。時人謂之「帝羓」。
  10. ^ 《虜庭事實》:北人喪葬之禮,蓋各不同。漢兒則遺體,然後瘞之,喪凶之禮,一如中原。女真則以木槽盛之,葬於山林,無有封樹。惟契丹一種,特有異焉。其富貴之家,人有亡者,以刃破腹取其腸胃滌之,實以香藥、鹽礬,五彩縫之;又以尖葦筒刺於皮膚,瀝其膏血,且盡,用金銀為面具,銅絲絡其手足。耶律德光之死,蓋用此法。時人目為「帝羓」。信有之也。
  11. ^ 《遼史》卷4
  12. ^ 《遼史》,列傳第二,宗室
  13. ^ 《遼史·太宗本紀》
  14. ^ 《契丹國志》,卷三
前任:
父遼太祖耶律阿保機
契丹及遼朝皇帝
927年—947年5月15日
繼任:
侄遼世宗耶律阮
前任:
後晉出帝石重貴
中國北部地區君主
947年1月10日—947年4月24日
繼任:
後漢高祖劉知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