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柏村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郝柏村
Hau Pei-tsun from VOA (1)-cropped.jpeg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副主席
任期
1993年8月18日-1995年12月14日
主席 李登輝
 中華民國第13任行政院院長
任期
1990年6月1日-1993年2月27日
總統 李登輝
副職 施啟揚
前任 李煥
繼任 連戰
 中華民國第17任國防部部長
任期
1989年12月5日-1990年5月31日
行政院院長 李煥
前任 鄭為元
繼任 陳履安
 中華民國第12任參謀總長
任期
1981年12月1日-1989年12月4日
總統 蔣經國
李登輝
副職 烏鉞空軍
鄒堅海軍
郭汝霖(空軍)
蔣仲苓(陸軍)
前任 宋長志(海軍)
繼任 陳燊齡(空軍)
 中華民國第16任陸軍總司令
任期
1978年4月1日-1981年11月30日
總統 嚴家淦
蔣經國
前任 馬安瀾
繼任 蔣仲苓
 中華民國第6任副參謀總長兼執行官
任期
1977年4月1日-1978年3月31日
前任 王多年
繼任 馬安瀾
 中華民國國防部參謀本部作戰參謀次長室次長
任期
1973年2月20日-1975年3月4日
總統 蔣中正
嚴家淦
前任 汪敬煦
繼任 宋心濂
 中華民國第8任陸軍第一野戰軍團司令
任期
1970年1月-1973年2月19日
總統 蔣中正
前任 田樹樟
繼任 茍雲森
 中華民國第7任總統府侍衛長
任期
1965年11月-1970年1月
總統 蔣中正
前任 胡炘
繼任 孔令晟
個人資料
性別
伯春
出生 (1919-08-08) 1919年8月8日100歲)
中華民國江蘇省
籍貫 江蘇鹽城
民族 漢族
國籍  中華民國
公民權  中華民國
政黨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1935年-1995年、2005年2月6日至今)
Independent candidate icon 3200001.svg 無黨籍(1995年-2005年2月5日)
配偶 郭婉華 (1921年出生,1950年結婚-2018年去世)
兒女 郝龍斌 (長子)、郝海晏 (次子)、郝海雯 (長女)、郝海玲 (次女)、郝海琪 (三女)
居住地 臺灣 臺灣
學歷 陸軍軍官學校
陸軍大學
美國陸軍砲兵學校
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三軍聯合參謀大學
三軍大學戰爭學院
宗教信仰 基督教 (2017年-)
軍事背景
效忠  中華民國
服役 中華民國陸軍
服役時間 1937年-1989年
軍銜 一級上將
參戰 中國抗日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
中國遠征軍
第二次國共內戰
金門八二三砲戰
臺海戰役

郝柏村(1919年8月8日),伯春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退役,江蘇省鹽城縣(今鹽城市)郝榮村人,曾獲頒卿雲勳章青天白日勳章雲麾勳章與虎字榮譽旗,陸軍官校12期砲兵科畢業,於八年抗戰時擔任基層官兵、金門八二三砲戰時擔任最前線小金門第9師師長,曾赴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學院中華民國特別班第一期深造,為中華民國國軍留美將領之一,也是中華民國國軍在位最久的參謀總長,退伍後歷任國防部部長行政院院長,並曾脫黨參選第九屆中華民國副總統。是繼陳誠以後,第二位曾任參謀總長的行政院院長。前臺北市市長郝龍斌為其長子。

郝以反共急先鋒自居,支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近年在台灣倡導一個中國的論點,且多次參加中國大陸官方活動。他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性,並呼籲中共承認國民政府抗戰的領導地位。2017年,以98歲高齡信仰基督教,12月31日洗禮

早期經歷[編輯]

1919年8月8日(農曆己未年七月十三日),郝柏村出生於江蘇省鹽城縣鹽都區尚莊鎮(原葛武鎮)郝榮村。郝柏村母親是袁珍寶,父親郝緒齡是獨子,自幼嬌生慣養,讀了很多古書,等到他要考秀才時,科舉制度已廢,眼見清廷腐敗,國運日非,便絕意仕途,守著祖上留下的一百多畝地,在家耕讀課子。郝柏村共有兄弟姐妹七人,哥哥和姐姐幼時染天花夭折。弟弟郝柏森曾任貴州遵義市政協副主席,已去世,三個妹妹郝錦春、郝秀春、郝爭春,均大學畢業從事教育並已退休。

小學、中學[編輯]

郝柏村父親對他抱有很大期望,滿六歲,父親就送他去郝榮莊西北角的家塾淨土庵內拜族人郝蔭嘏(人稱八先生)為師,讀書識字,幼年在家鄉郝榮村郝蔭嘏私塾館鹽城縣第八區尚莊小學鹽城實驗小學鹽城中學就讀。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 第12期砲兵科(1935年-1938年1月)[編輯]

1935年,同時考取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與江蘇省立常州高中,選擇陸軍官校,入讀第12期砲兵科。1938年1月20日,由於抗戰形勢緊張而提前畢業。分發到河南省寧陵縣的砲兵學校,學習蘇聯援助的火砲的射擊技術。

參加廣州戰役(1938年)[編輯]

1938年參加廣州戰役負傷。1939年國軍發動冬季攻勢時,正任陸軍砲兵第七旅第十四團第二營第五連中尉排長,在廣西省興安縣受訓,隨後調至皖南,負責封鎖長江以阻斷日軍連通武漢的水路補給線[1]。1940年結束砲校學習,分發到陸軍砲兵第七旅第十四團第二營第五連中尉排長、代理連長,駐防在湘桂一帶,隨即調貴州砲校學習。

1941年任連長後,在桂林考取在重慶的中央政治學校(即現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後因太平洋戰爭爆發,未被旅長批准而作罷。

參加中國遠征軍,前往緬北(1942年秋)[編輯]

1942年秋,參加中國遠征軍,任駐印陸軍砲兵第一旅補充團第二營上尉營附、第二營第六連連長。在發動緬北攻勢前,於1943年底調重慶陸軍大學正規班20期受訓[2]。抗戰期間,其父母先後在鹽城老家去世,均未及返鄉。[3]

對日抗戰勝利後[編輯]

對日抗戰勝利後,1946年5月,從陸軍大學畢業,分發至陸軍總司令部第三署第二組任中校參謀。1946年8月29任陸軍總司令顧祝同上將隨員。後任陸軍砲兵第十二團第二營中校營長。1947年9月隨陸軍砲兵第十二團開赴東北。

隨軍隊到達台灣(1949年)[編輯]

1949年隨軍隊到達台灣,於1949年至1955年間,任國防部參謀總長辦公室上校隨從參謀(時任參謀總長包括:陸軍顧祝同一級上將、空軍周至柔一級上將、海軍桂永清一級上將與陸軍彭孟緝一級上將)[4][5],期間接受日軍顧問團圓山軍官團的軍官訓練。

前陸軍總司令、總統府參軍長孫立人上將曾說:「郝柏村我是有印象的,他很開朗、正直、精明能幹,很有國家民族觀念。在鳳山訓練時成績很好,學科、術科很好,我大部分給他A+,全陸軍只有他一人,那時他是中校吧!」[6]

1955年至1957年間,任陸軍第三軍砲兵指揮部上校指揮官。[4]1958年八二三砲戰(金門砲戰)發生時在金門擔任陸軍第九師少將師長,奉命率部戍守小金門(烈嶼)有功,因而獲頒雲麾勳章虎字榮譽旗。據稱在1962年國軍預備反攻大陸,按計劃郝柏村是第一個上去的軍長,嗣因美國的反對而不果行[7]。1977年4月,晉升陸軍二級上將,調升國防部副參謀總長。1978年6月,掌陸軍總司令。

國防部參謀總長[編輯]

郝柏村上將軍裝照

1981年12月由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晉任一級上將,並調升國防部參謀總長,在職八年。參謀總長原兩年一任,因種種特殊情況一再延任,成為歷任在職最久的參謀總長。

1984年,參謀總長任內親自規劃出漢光演習,對國軍建軍規劃留下歷史性功勞。

1985年,參謀總長任內廢除陸軍第一特種兵

1987年5月,奉總統蔣經國命令,調查並處理三七事件[8]

1988年1月,蔣經國逝世後,以參謀總長的身份發表電視談話,穩定人心。

1988年5月,身為參謀總長七年多而權勢如日中天的郝柏村在接受《遠見雜誌》訪問時自稱「覺得目前(與甫繼任總統的李登輝、財經背景的行政院長俞國華、中國國民黨秘書長李煥)配合協調得還蠻好的」。[9]

黨外政論雜誌《自由時代周刊》創辦人鄭南榕生前常以政論文字抨擊「軍頭郝柏村」的黨軍意識、強人干政、任期一再延長破壞國軍體制而甚遭忌憚。[10][11][12]

行政院院長[編輯]

退伍軍人從政[編輯]

1988年,時任中華民國副總統李登輝繼任總統後,先於1989年升任郝為國防部長。1990年5月初,時任行政院長李煥確定請辭閣揆,而下任閣揆名單紛紛引起外界媒體猜測,5月2日從國民黨內部消息傳出李登輝將任命郝柏村繼任閣揆的消息。[13][14][15][16][17]然而也引起部份媒體對其軍人身份的撻伐,例如《首都早報》即在同年5月3日以斗大頭版「幹!反對軍人組閣」為題,而《自立晚報》也在1990年5月3日社論中,貼出「無言」二字為社論;作家苦苓(王裕仁)也在《自立晚報》的專欄中以「國之將亡,必有XX」為由宣布「停筆七七四十九天」。1990年5月19日民主進步黨發起「反軍人干政大遊行」,國民黨則說,郝柏村組閣是軍人從政,而非軍人干政。

反對黨民進黨也揚言退出李登輝總統召開的國是會議。同時國民黨以前美國總統艾森豪也是退伍將領出身的例子反駁,最後在民進黨強烈杯葛下,郝柏村仍獲得以國民黨為多數的立法院表決同意,於6月1日就任,當時稱為「李郝體制」。

李登輝後來回憶,讓郝柏村出任行政院長,既可以瓦解「李煥與郝柏村的結盟」,使李煥的去職不再被杯葛,且可以讓郝柏村辦理退役、交出軍權,直接接受輿論的洗禮。此外,李登輝亦認為「郝柏村是個願意做事的人」,亦有助於推動國政。[18]

在行政院長任內,郝柏村大力整頓治安,逮捕多名槍擊要犯,並且在民間的民主呼聲下實施了刑法一百條的修訂。在經濟政策方面,提出了六年國建,主張建設「十八個現代生活圈」,以及五輕動工、規劃六輕以及核四的啟動,並主導財稅改革,但其任用的財政部長王建煊旋因推行土地增值稅改革失敗而被迫辭職,而六年國建在後繼者連戰內閣任內因財政負擔龐大和部分內容起爭議而大部分停止。在外交政策上,郝柏村履行李登輝的「務實外交」但反對大肆金援,任內中華民國與諾魯尼加拉瓜中非拉脫維亞尼日建交或復交,與沙烏地阿拉伯韓國斷交。

在統獨議題上,郝柏村堅定反對「台獨」為海內外所周知,他在立法院面對立委謝長廷的質詢時曾說:「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接受台獨,這是我的良心。」在答覆陳水扁質詢時說:「關於台獨,這個是沒有妥協的餘地,我不敷衍。如果我說可研究,那是敷衍,我絕不敷衍!任何情況,都不能走台獨這條路,政府不能接受,總統也絕不會接受。」並公開表示:「只要沒有國家認同的問題,有一天民進黨執政也沒什麼不可以」[19]其任內,《國家統一綱領》頒布,《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制定,國家統一委員會行政院大陸委員會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相繼建立,九二香港會談舉行。

行政院長郝柏村曾以「任何國家的建設大抵是以中央政府所在地逐漸向其他地區擴展」回應高雄縣市為主以及部分台南縣市、屏東縣的立委曾多次在立法院表達重北輕南的問題。[20]

蔣仲苓晉升一級上將案[編輯]

1991年12月,李登輝鑒於總統府參軍長蔣仲苓上將即將屆齡除役,為了能讓蔣仲苓繼續留任,李登輝想將蔣升任一級上將。因為只要升上一級上將,蔣仲苓就沒有屆齡退役的困擾。

時任行政院長郝柏村立即大為反對,原來前總統蔣經國早年任職國防部部長時定下不成文的規矩:凡升一級上將者,必須有重大戰功或曾出任參謀總長才能升為一級上將(例如:郝柏村本人)。當時更有人建議蔣經國升為一級上將,但被蔣經國以未曾出任參謀總長而拒絕。而且,一級上將等同美軍的五星上將,較為罕有,不能隨便提升。

由於當時憲法規定,行政院為最高行政機關。總統須依法任用官員,依法即內閣首長要副署。郝柏村堅不副署,所以此議擱置。

後來繼郝柏村後出任參謀總長的陳燊齡上將任職屆滿,李登輝不予續任。按照規矩應輪由海軍總司令葉昌桐上將繼任,李登輝卻起用已經半退役的前海軍總司令劉和謙上將。李登輝所持的理由是中華民國海軍當中有人反對,指葉氏與海軍基層嚴重脫節,受郝柏村的陸軍主義影響。而劉和謙則在海軍中輩分高,但在現代戰略上仍不斷與時並進。儘管郝柏村認為李登輝之所以不給葉昌桐繼任,是因為以葉氏是郝柏村的人,但這次人事命令歸三軍統帥,郝柏村只有副署。

此時李登輝重提蔣仲苓升一級上將案,郝柏村忍無可忍,決定商請彭孟緝黃杰薛岳總統府戰略顧問助陣,擺明要杯葛到底。雙方關係呈現緊張態勢。最後,當事人蔣仲苓自己出面打圓場,此案暫告落幕。

1992年6月,李登輝要總統府秘書長蔣彥士轉告郝柏村,不久將發表蔣仲苓為一級上將,請郝柏村簽署。郝柏村的反應是不簽署,並呈請辭職。李登輝不接受郝柏村辭職。最後蔣仲苓升一級上將案,不得不收回。最後蔣仲苓如期退役,轉任戰略顧問。後來再出任國防部長。而李登輝後來在推動修憲時,把行政院長的副署權取消,亦源自於此次事件。

軍事會議[編輯]

郝柏村在就任行政院長後,多次不顧總統才是三軍統帥而擅自召開軍事會議引發爭議。1990年7月立法委員葉菊蘭率先質詢郝柏村召開「體制外軍事會議」,對此郝柏村起先透過郭天佑對外發言「這是無中生有顛倒不實的消息」,國防部軍事發言人也否認郝召開軍事會議。7月23日,郝柏村第七度召開軍事會議,終於引起總統府的反擊。[21]

葉菊蘭於其夫婿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自焚當年,在臺北市南區當選為立法委員,她揭露並質詢郝柏村紊亂體制、每月在行政院召集參謀總長至軍團司令等高級將領開軍事匯報/會議(卻刻意排除文人國防部長陳履安),破壞軍政軍令分立,侵犯總統的軍事統帥權,民進黨對此大加抨擊[22][23][24]。郝柏村的回應是:「這是屬於軍政範圍內的事,國防部長要用多少裝備、多少軍隊、花多少錢,這些事我該知道呀!又不屬於不歸我職權的軍令範圍,我所做所為並沒有逾權啊!」[25]

對於輿論的指責,郝柏村向總統府聯絡,希望向李登輝總統親自解釋,但卻得不到回應。1991年8月9日總統府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邱進益引述李登輝總統在8月1日接見軍事將領的談話說:「每一個人都應該對國家效忠,這是一個新方向,同時,我們做任何事情不要看人,要看國家。」這一句說話,被郝柏村視為李登輝總統對其警告。最後行政院由否認轉為承認;李登輝也改口「不要看『人』,要看國家」是指他自己。[26]這一句說話,郝柏村本人視為李登輝在背後刺他一刀。

同情郝伯村的人認為葉菊蘭的資料是李登輝總統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所提供。然而李登輝對此否認,認為應是國防部內反郝派系所提供。[27]

支持台塑建六輕[編輯]

1990年10月20日,郝柏村在行政院院會中指示,認為有環保爭議的第六套輕油裂解廠是「政府核定的重大經建計畫,因此一定要建。國家建設所考量的是整體的利益,不能因一地或一少部分人利益而否決全民利益」。不顧民意反對之六輕建成後出現環保爭議,雖六輕約有六成的產品出口,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約為台灣的總排放量的1/5,每年產生1萬6000噸的硫氧化物與3340噸的懸浮微粒。[28]

辭職[編輯]

郝柏村在行政院長任內以強硬作風著名,被認為是激化朝野對立,不只民進黨反對,連集思會等部分國民黨主流派立委亦有反對意見,只有軍系立委與新國民黨連線支持郝柏村。國防部長陳履安在任內被李登輝總統提名為監察院長,而郝柏村表示自己不知情,「看報紙才知道」。以此事被部分人士視為李登輝總統調動閣員不與行政院長商量。

1992年末,立法院進行全面改選後,第一屆立法委員任期於1993年1月31日結束,總統李登輝以「建立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為由,要求郝柏村辭職,而郝柏村本人堅持由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才辭職(象徵以黨領政),雙方相峙不下,直至1993年1月30日國民大會閉幕時,民進黨國代與一些國民黨主流派國代大呼郝柏村下台,郝柏村在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消滅臺獨」後宣布辭職。辭職後,李登輝總統任命連戰為新任院長。

1993年8月在國民黨黨代表大會中,被推舉為國民黨副主席,與副總統李元簇、司法院長林洋港、行政院長連戰並列。

退黨參選副總統[編輯]

1995年,由於與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等「主流派」理念不合,郝與被歸屬「非主流派」的林洋港一起接受連署,退出國民黨。中國國民黨宣布開除郝柏村與林洋港黨籍。「林郝配」在新黨奧援下以無黨籍候選人身分參加中華民國第九任正副總統選舉,也是首次直接民選的總統、副總統選舉,獲得一百六十萬票,以14.9%得票率在四組參選人中列第三位,最終落選。

退休後[編輯]

退休後多次前往中國大陸,到訪北京山西河南上海江蘇河南廣西湖北湖南重慶雲南等地。2014年,率領黃炳麟傅應川何世同胡築生等退役將領三次前往中國大陸,以「陸軍一級上將、抗戰老兵」的身份走訪華北、華中、華南等多處抗日戰爭紀念館和遺跡。[29]

1999年4月3日,與家人經香港轉機回江蘇掃墓時,面對機場嗆聲的民眾,曾說:「我郝某人,一生一世,就是個中國人。我和李大總統不同,他在先總統面前說自己是中國人,如今不說了。我過去說,現在說,將來直到我死,我仍然說,我就是個中國人!沒錯,我半生都在跟老共鬥,現在依然不認同他們。但怎麼看老共是一回事,支不支持統一又是一回事。我生在中國鹽都,學在中國南京,長在中國湘、桂之間,服役在中國臺灣省,我一輩子沒離開過自己的祖國,我不願意到死的時候,卻躺在另一個所謂國家的土地上!今日,我回家去探望桑梓故土,這是我,一個中國人最基本的自由與權利。那些嗆聲的人,他們連祖宗都不認了,我有什麼理由在乎他們?」[30]

2005年2月6日,中國國民黨主動恢復其黨籍,並聘任為中央評議委員會(中評委)主席團主席。同年他完成對蔣公日記的批註,出版了《郝柏村解讀蔣公八年抗戰日記》、《郝柏村解讀蔣公日記一九四五~一九四九》等書。2017年12月31日,受洗成為基督徒。2019年8月8日,《郝柏村回憶錄》在郝柏村一百歲生日正日出版。

家庭[編輯]

其妻郭菀華,生於1921年,與郝柏村於1950年結婚,在2018年9月11日逝世[31]。兩人育有五名子女,長子郝龍斌、次子郝海晏、長女郝海雯、次女郝海玲、三女郝海琪。孫子女為郝漢祥、郝漢明。

堂哥郝次航,中華民國前任國防部長郭寄嶠上將為其妻四叔。

言行[編輯]

時任國民黨主席李登輝與郝柏村與李煥、邱創煥等國民黨保守派原先均以「法統」為由主張「委任直選」。但就在3月中旬,國民黨十三全,三中全會召開前夕,總統委任直選制,可能定案出爐之際,李登輝突然以深入基層,了解民間要求公民直選為由,透露政策轉向的訊息。

2013年8月接受鳳凰衛視問答神州》專訪時,隨口哼唱前國軍第200師軍歌義勇軍進行曲[32]。2014年,至中國大陸參加七七事變紀念活動。中國中央電視台對郝柏村進行專訪,其中《義勇軍進行曲》清唱部分遭到中共媒體大肆宣傳及被民主進步黨批評為通敵,成為兩岸各自新聞焦點[33][34][35][36],對此郝柏村指義勇軍進行曲在抗戰時期大街小巷人人都會唱。7月7日,在參訪蘆溝橋時,在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發表「共產黨是抗日戰爭中的領導」論點後前腳剛走,後腳剛踏進館內的郝柏村除了大聲強調對日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這點歷史不容抹滅外,甚至質問館內嚮導人員共赴國難宣言在哪裡,並且直轟館內完全不提國軍抗戰貢獻,引起館內嚮導人員尷尬,而此舉談話引起海內外媒體高度重視,認為是搧中共一巴掌[37][38][39][40][41][42][43][44]

2014年5月10日,郝柏村出席新同盟會成立二十周年慶祝大會時表示,郝柏村「生為中國國民黨的黨員,死為中國國民黨的黨魂」因此,個人總是以一個傳教士的態度,在任何場合都要為效忠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民國而奮鬥。郝柏村認為,總統馬英九是個厚道、善良的領導人,或許民眾對他的施政作為不盡滿意,「包括我個人在內」,但不能因為對他不滿就不投國民黨,應把個人對馬總統的不滿意跟投票捍衛中華民國的基本任務切開。[45]另外,郝柏村指責「這次所謂的太陽花學運,不是學運,他們攻占了立法院、行政院,這是政變,這是暴動!把過去60年來建立的民主聲譽,破壞無虞,我個人感覺非常痛心」。[46] 他在同一場合表示,台灣還不到廢除核能發電的時候。[47]

2015年8月底,前副總統連戰確定將出席9月3日北京對日抗戰週年大閱兵,先前傳出郝柏村、許歷農也將出席閱兵,27日郝柏村則嚴正澄清,指未接到邀請,也絕不會出席,郝柏村強調,中共所呈現的抗戰史並不正確,八年抗戰是國民黨領導的。郝伯村辦公室27日聲明稿方式指出,郝柏村身為抗戰老兵,對於抗戰歷史有深刻了解;他認為,歷史就是歷史,日前在台北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也明確表示:「中國大陸官方在抗戰宣傳上,把國民黨和共產黨相提並論,同稱為抗戰的『中流砥柱』是不公道的說法」、「八年抗戰是蔣委員長一人領導,沒有第二個人」。郝柏村也多次在與老朋友的聚會場合中,明確和許多軍中袍澤表達希望大家勿參加此次閱兵。郝龍斌說,父親和許多退役將領都講過,「你拿中華民國的俸祿就不能去,如果你們站到中共的閱兵台上看閱兵,就應該放棄退休俸」,軍人有武德,「跑到打敗你的那邊,看人家閱兵,這算什麼?」郝柏村並向中共提出五點建議:一、聯合台北、北京、日本與全球二戰歷史學者,根據各方所提資料,公開研討抗戰歷史真相,達成共識;二、重慶為抗戰首都,應在當地建造抗戰紀念館,並恢復抗戰勝利紀功碑;三、重大會戰戰場的核心地點,應建造紀念館,作為地區性的愛國教育基地;四、恢復各地已被拆除的抗戰實景;五、歡迎到台北中正紀念堂,參觀抗戰歷史真相特展,並請批評指教。[48]最後,不同於外界謠傳,郝柏村、許歷農均未赴中國大陸參加中共舉辦的閱兵。[49]

2015年12月20日,郝柏村投書聯合報《棄獨不武緩統與九二共識》,文中「兩岸關係的框架,其實在一九七二年,由美國和中共兩個強權所決定的」在刊登時被修改為「兩岸關係的框架,其實在一九七二年,由美中兩個強權所決定的」[50]。次日,郝柏村去函聯合報澄清,稱「本人一生都在保衛中華民國,從未視中共為中國,耿耿此心,敬請明鑒」[51]

2016年5月5日,總統馬英九邀集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毛治國、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胡為真丁懋時等多位卸任國安首長,登上太平島宣示主權;但4日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要求郝柏村等人登太平島,政府不能動用預算。對此,郝柏村則透過幕僚表示,「自費很合理」。幕僚也指出,郝柏村卸下公職後,不論到大陸、香港或海外其他地區都是自費,不花公家的錢,這次登太平島也不例外。[52]

批判中共政權[編輯]

  • 「中共大搞統戰成立所謂黃埔同學會,可笑可恥,我黃埔子弟不會上當」(1984)。[53]
  • 「中共與英國公布香港協議為大陰謀、大騙局、大統戰。其作用有二:一為對我統戰,妄圖以所謂解決香港模式解決所謂台灣問題;二是使香港人放心,事實上等於西藏協議。」「中共統戰即是攻心,過去、現在、將來都做,國軍官兵必須堅定意志,不受欺騙而時時準備作戰。」(1984)「中共策略在敵人堡壘內部攻下,此即為統戰笑臉妙用。」「重溫中共慣用兩手戰略乃適時之教育。」(1988)[54]
  • 「一樁大陸妻子控告案,在台灣結婚近四十年已做了祖父的老兵鄭元貞在台婚姻竟被法院判決撤銷,這又中了中共企圖以家務打亂社會的陰謀。」(1988)[55]
  • 1989年6月4日記錄「凌晨共軍對天安門學生展開血腥屠殺,並以戰車輾壓。」並陸續表示「中共以軍力鎮壓民主運動,吾人應立即戒備,今後更進一步支持大陸民主運動。」「大陸爭民主爭自由的全面反共抗暴,誠如經國先生所說亡共在共,今日中共完全倚賴軍隊維持政權。」「中共以槍桿子出政權,現在僅賴槍桿子維持政權絕不能長久。統戰花招被拆穿,對大陸熱及共黨趨溫和幻想為最好教育。」[56]
  • 郝柏村2015年在臺北接受BBC中文網專訪時表示,中國大陸官方在抗戰宣傳上把國民黨和共產黨相提並論,把共產黨稱為抗戰的「中流砥柱」是不公道的說法。他還指出,在抗戰中,「毫無疑問,正面戰場是決定性,敵後戰場只是一個補助性的。」而且從比例上來說,「抗戰正面戰場95%,敵後戰場5%」。[57]

爭議[編輯]

  • 郝柏村於2014年9月3日提出台灣前途由中國人決定,表示「台灣的前途就是中華民國的前途,中華民國的前途由『全體中國人』來決定。」[58]
  • 郝柏村抨擊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是台灣「皇民的後裔」,郝柏村認為柯文哲爺爺同李登輝一樣都是皇民,是不是做官並不重要,但當時的皇民在台灣是特權階級。[59]郝此言論引起輿論撻伐[60][61]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郝柏村口述、傅應川等筆記,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台北:遠見天下文化,2015年6月,頁202
  2. 郝柏村口述、傅應川等筆記,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台北:遠見天下文化,2015年6月,頁265、頁267
  3. 張作錦、王力行主編,我們生命裡的七七:從蘆溝橋到中日八年抗戰,台北:天下文化,2014年6月
  4. 4.0 4.1 歷任院長. 行政院全球資訊網. [2014-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09). 
  5. 中央日報,《歷史不能誤導 真相不能扭曲─專訪前行政院長郝柏村》。但在郝柏村任職一覽中,並無總統侍從任職
  6. 劉超榮,怒潮澎湃:前陸軍226師師長劉超榮回憶錄,知兵堂出版社,2012年8月,頁173
  7. 郝柏村,《不懼》,台北:五四書店,1995年,頁460
  8. 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2000,天下遠見文化出版
  9. 鄭南榕, 黨軍有強人,民主看不見--從郝柏村接受「遠見」訪問談起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11-08., 《自由時代周刊》,第225期, 1988年05月21日
  10. 鄭南榕, 奮起,莫讓軍方成為最後仲裁者 date=2018年1月, 《自由時代周刊》,第237期, 1988年08月13日
  11. 鄭南榕, 消滅軍人干政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11-08., 《自由時代周刊》,第248期, 1988年10月29日
  12. 國民黨眼中的鄭南榕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11-08., 《民主時代周刊》20期,1986.06.16
  13. 1990年8月27日 《首都早報》走入歷史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2010/08/27
  14. 戰後臺灣歷史年表 1990/5/2, 台灣研究網路化, 中央研究院
  15. 戰後臺灣歷史年表 1990/5/2-3, 台灣研究網路化, 中央研究院
  16. 戰後臺灣歷史年表 1990/5/6-8, 台灣研究網路化, 中央研究院
  17. 戰後臺灣歷史年表 1990/5/11, 台灣研究網路化, 中央研究院
  18. 鄒景雯,李登輝執政告白錄,台北:印刻,2001年,頁93
  19. 王力行,《無愧——郝柏村的政治之旅》,頁27、頁275、頁360
  20. 李晏甄. 指導教授:苗廷威. 台灣南北對立想像的興起. 臺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國立政治大學. 2011-01 [2017-12-23].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7-12) (中文). 
  21. 張友驊,《李登輝兵法-李、郝軍權爭霸戰》,新高地. 1992年。頁281。
  22. 立法院提案紀錄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991
  23. 女人半邊天--葉菊蘭, 財團法人彭明敏文教基金會
  24. 陳定南, 鄭南榕與我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01-16., 3/17/92
  25. 《梁肅戎先生訪談錄》, 國史館
  26. 張友驊,《李登輝兵法-李、郝軍權爭霸戰》,新高地. 1992年。頁283。
  27. 鄒景雯訪問,《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印刻出版. 2001年05月。頁96。
  28. 政府管不動 六輕變大怪獸. 商業周刊. 2010-06-28, (1179). 
  29. 郝柏村口述、傅應川等筆記,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台北:遠見天下文化,2015年6月
  30. 《被遺忘的黑歷史》
  31. 【獨家】郝柏村日前才慶百歲 結縭68載妻病逝享壽97歲 | 台灣蘋果日報台灣蘋果日報發布日期:2018年9月12日
  32. 台灣前行政院長郝柏村隨口哼唱《義勇軍進行曲》
  33. 赴中接受央視專訪 郝柏村高唱中國國歌. 自由時報. 2014-07-08. 
  34. 郝柏村唱《義勇軍》 高志鵬:敗將不知亡國恨. 今日新聞. 2014-07-08. 
  35. 中國官媒猛播 郝柏村唱中國國歌. 蘋果日報. 2014-07-07. 
  36. 郝柏村唱中國國歌 立委:兩蔣時期要殺頭. 自由時報. 2014-07-08. 
  37. 七七事變77周年 習暗批日否認侵略歷史 郝柏村轟中共不提國軍貢獻. 
  38. 林克倫. 郝柏村嗆陸 「抗日是蔣委員長領導」. 聯合報. 2014-07-08. 
  39. 中共抗戰史偏頗 郝柏村抗議. 
  40. 七七/中共抗戰史偏頗 郝柏村抗議. [2014-07-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4). 
  41. 郝柏村斥抗戰紀念館內容片面. 
  42. 七七事變共軍打的? 郝柏村踢館:抗日是蔣委員領導的. 
  43. 郝柏村:蔣中正領導抗日. 
  44. 七七事變共軍打的? 郝柏村踢館:抗日是蔣委員領導的. ETtoday新聞雲. 
  45. 郝柏村:不能因為對馬不滿就不投國民黨
  46. 郝柏村:學生占政院 暴動政變
  47. 郝柏村:台灣目前沒有廢核資格
  48. 到中國看閱兵?郝柏村:退將去的話終身俸就不要領了
  49. 連戰赴陸閱兵 許歷農:各人心中有尺
  50. 郝柏村,〈棄獨不武緩統與九二共識〉,聯合新聞網,http://udn.com/news/story/7339/1389085
  51. 郝柏村,〈中共非中國〉,聯合新聞網,http://udn.com/news/story/7339/1392955-%E4%BE%86%E5%87%BD%EF%BC%8F%E4%B8%AD%E5%85%B1%E9%9D%9E%E4%B8%AD%E5%9C%8B
  52. 連戰赴陸閱兵 許歷農:各人心中有尺
  53. 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 上》,2000,頁559
  54. 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2000,頁564, 616, 1291, 1312
  55. 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2000,頁1405-6
  56. 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2000,頁1474-6
  57. 郝柏村:稱共產黨為抗戰「中流砥柱」不公道
  58. 台灣前途 中國人決定
  59. 郝柏村轟柯「皇民後裔」
  60. [1]
  61. 陳芳明:連戰與郝柏村羞辱了所有台灣人

來源[編輯]

書籍

外部連結[編輯]

軍職
ROC 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se Seal.svg中華民國國防部
前任:
馬安瀾
中華民國陸軍總司令
第十七任
1978年3月-1981年11月30日
繼任:
蔣仲苓
前任:
宋長志
中華民國參謀總長
第十二任
1981年12月1日-1989年12月4日
繼任:
陳燊齡
官銜
中華民國 行政院
前任:
鄭為元
國防部部長
第十七任
1989年12月5日-1990年5月31日
繼任:
陳履安
前任:
李 煥
行政院院長
第十三任
1990年6月1日 - 1993年2月26日
繼任:
連 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