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都會傳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都會傳奇英語:urban legend),又稱現代傳說英語:contemporary legend)、都市傳說都市怪談當代傳說,是一種主要以現代化生活為背景,由敘述者煞有其事地講述,以新奇、怪誕或嚇人情節為主要特色的短篇幅民間故事傳說傳奇。相比傳統的怪異故事,都會傳奇更貼近現代城市生活,不限於鬼怪題材,可由不尋常的小事改編,僅以人與人之間自發流傳的形式傳播(區別於由權威機構或特定作者發布的信息傳播方式),反映人們對現代社會中的交通、通訊、技術等各方面的憂慮或與之相關的怪念頭和遐想,是生活於現代化城鎮的居民追求新奇且又回歸生活的消遣品。

都會傳奇不是僅限於在都市流傳的或起源於都市的傳說。事實上都會傳奇泛指一類新式的故事傳說,在民俗學家注意到它以前就已開始成型。因多數設定在現代都市發生,也廣泛流行於現代都市,所以民俗學家習慣用名字簡短的「都會傳奇」或「現代傳說」來稱呼它。僅從字面意思而言,「都會傳奇」或「現代傳說」都不能完全代表所研究對象的特質。比如這類故事完全可以發生在市郊的高速公路,也可以發生在廢棄工廠,還可以是現代化工具普及的部分鄉鎮或農村。都會傳奇一定有工業化和現代化生活的影子,這一點使之區別於古代或現代落後地區的傳統故事。

與一般的流言不同,都會傳奇有更完整的故事[1],且不具有很強的誤導性。其傳播者雖然會煞有其事地將其描述成「真實的故事」,但聽眾只會將其視作不足憑信的故事,不會特別在意它的真假或專門去考證。都會傳奇的內容未必都是不真實的,但它們經常會被曲解或誇大,以吸引聽眾了解。[2]

命名[編輯]

都會傳奇一詞廣泛被民俗學者所使用。美國民俗學者詹·布朗凡德英語Jan Harold Brunvand在其著作《消失中的便車旅行者:美國都會傳奇與其意義》(The Vanishing Hitchhiker: American Urban Legends & Their Meanings)中用他所收集的都會傳奇來表達2個觀點:

  • 傳說神話民間故事不單單只是屬於所謂原始或傳統社會[3]
  • 可以通過研究這些都會傳奇來了解都市與現代文化[4]

特徵與傳播[編輯]

特徵[編輯]

都會傳奇是轉述型[5]故事,人們經常會聲稱這些故事發生在「朋友的朋友」身上。都會傳奇的傳播者通常會聲稱這一故事發生在一位朋友身上,這使故事更加個性化且增加了信服力。而通常隨著不斷地傳播,故事內容會發生不同的變化。事實上,「朋友的朋友」(friend of a friend,簡稱FOAF)已經成為一個在轉述這類故事時的常用詞語。

同時,都會傳奇通常包含以下一個或更多的共同特點:

  • 故事以原見證人或參與者的代表的口吻被複述。
  • 如果不聽從故事中的勸告,通常會有很可怕的後果(參見訴諸恐懼)。
  • 故事以「一個朋友告訴我的」作為吸引人的手段,而這位「朋友」通常是有名無姓甚至一點信息也沒有。[6]

除了少數的例外狀況外,大部分的都會傳奇都是無法明確追根溯源的。都會傳奇有真有假,完全捏造的都會傳奇常有一些明顯特徵,如沒有針對事件的詳細資料,如名字,日期,地點等信息。

因貼近生活,所以許多都會傳奇會有明顯的地域特徵。比如美國汽車旅館數量眾多,所以美國有許多發生在市郊汽車旅館的都會傳奇。

與相似事物的區別[編輯]

  • 都會傳奇與都市奇幻英語Urban fantasy有交集,但不完全等同。雖然都以都市作為主要故事發生地,都市奇幻一般有更多的幻想元素和更大的故事框架,而不僅僅只是滿足一下聽眾的獵奇心理。不少都市奇幻是將傳統奇幻故事元素(比如「吸血鬼」、「獸人」、「精靈」和「神器/法寶」)融入都市背景,不以原創性的獵奇事物為主要看點。都市奇幻有固定的作者,都會傳奇一般沒有。都市奇幻的讀者知道自己看的是完全虛構的故事,而都會傳奇一般是以「說話人朋友的親身經歷」為特色展開敘述的,真假需要聽眾自己分辨,聽眾也可以不關心故事的真假。
  • 都會傳奇與淺度奇幻/低度奇幻有交集,但也不完全等同。都會傳奇的故事內容主要發生於工業化城市化快速發展之後的現代,以受現代化深刻影響的城鎮區域為主要故事地點而非不發達的鄉村或大森林。淺度奇幻故事可以只發生在古代,也可以只發生在落後的村落、鄉野或古色古香的古城。
  • 知名的文學或藝術類奇幻創作都不算入都會傳奇,哪怕它們講述的是發生在都市的怪異事件,如伊藤潤二的眾多恐怖作品。這些明顯由特定群體或個人創作出來的故事應屬於偽造傳說英語Fakelore。都會傳奇不僅故事內容離奇,而且故事最初的講述者或經歷者一般也不出名或不易考證,也即其起源與原作者本身也頗具神秘色彩。都會傳奇是由人民群眾的集體智慧創造的,每一個傳播者都有可能在轉述故事時進行適當的發揮,但多數人在參與故事轉述時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充當了「民俗表演者」的角色。[7]可以從每個故事中挑出「有代表性的版本」,但不會有「最官方的版本」。都會傳奇是在不斷流傳的過程中出名的,且不是通過商業渠道或主流文化渠道宣傳而出名的。不過商業或文化作品可能在其受眾之間流傳出怪異傳說或與之相關的奇怪個人經歷,這些不是作品創造者有意為之而產生的故事可以算作都會傳奇。但有些都會傳奇經過初步考證,確是由講述人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從報紙等傳統媒體上聽來,從而信以為真的,而報紙上登的趣聞又是從讀者來稿中徵集來的。[8]
  • 都會傳奇與一般謠言的界限存在爭論。[1]都會傳奇以離奇經歷為特色,多數都與謠言劃不上等號。但卻有「肯德基油炸老鼠」一類會損害特定公司名譽的傳聞被布朗凡德劃入都會傳奇。[9]這類傳說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有人惡意製造的。但可以肯定,一個可能不真實的傳言,如果沒有傳播得足夠遠,沒有大量的人長期當回事,就絕對不能算作都會傳奇。
  • 與多數童話故事相比,都會傳奇一般短小精悍,以人類為主角,只關注主角一個人的獨特經歷,更側重「貼近生活」而非「傳播道理」或「表達浪漫主義」。[10]

傳播[編輯]

因為許多都會傳奇描述的都是可怕的罪案、被污染的食物或者其他可以影響許多人的事物,故而相信此類故事的人會覺得有必要而去告訴自己的親人。而且因為都會傳奇中包含了一些事實,使其顯得更為可信。譬如關於可口可樂公司特別在納粹德國發明並銷售芬達以防止激起民憤的都會傳奇其實是改編於發明芬達並在二戰期間在德國經營可口可樂的德國人馬克斯·凱斯(Max Keith)的真實故事。[11]

都會傳奇以往只是通過口耳相傳或登上雜誌的途徑傳播。都會傳奇的傳播場所豐富多樣,講述群體覆蓋各個行業和各個年齡段。[7]在網絡普及以後,網絡就成為了都會傳奇的主要傳播平台。一些網站也會搜集和分析時下最流行的都會傳奇。除論壇自媒體外,近年來社交軟體也成為都會傳奇的一種傳播方式。

類型[編輯]

都會傳奇和一般的民間傳說一樣,暫時沒有受到廣泛推崇的分類方法。以下分類只是一個大致的劃分。

普通現代生活類[編輯]

如《商店毛毯中的蛇/毯中蛇》和各式「因不吉利或沾過死人血而以超低價出售的貨物」一類的故事。這種故事沒有怪力亂神出現,卻更加耐人尋味。

靈異類[編輯]

可劃入在現代社會的鬼故事或志怪故事。其中一部分與傳統鬼故事一樣,換湯不換藥,以嚇人為主,且對鬼怪的定位沒有新意。其中一部分故事則有原創的嚇人怪物並加入了大膽的想像。

現代工具或技術類[編輯]

與現代交通工具或技術發明為主要元素,可與靈異類故事有重合,如《消失中的便車旅行者/搭便車的人》(這則故事不以嚇人為重點)。

真實生活現象衍生類[編輯]

如常見於水泥結構房屋的「樓上彈珠聲」。不過不是所有奇怪的生活經驗都屬於都會傳奇,如「對第一次見到的事物有奇怪的熟悉感」(即既視感)。

虛擬世界類[編輯]

電子遊戲中偶然出現奇怪的事件也會產生都會傳奇。這些怪異事件有些是鮮為人知或觸發條件不明的遊戲彩蛋(常為遊戲製作方故作神秘,故意不說明象徵意義或乾脆從不提及,從而變得耐人尋味的怪異彩蛋),有些則是偶然發生且不易重現的程序bug。

歸類有錯誤或有爭議的故事[編輯]

  • 瘦長人」的故事常被誤列入都會傳奇。但這個故事是完全由網民集體虛構的,所以它屬於偽造傳說英語Fakelore。知道它的人不會將其當作真實的傳說(除非故事的敘述者故意隱瞞「瘦長人」是虛構角色的事實)。雖然不同的人講述的版本不同,但這個故事的發生地點一般是荒野或是沒有行人的地方,所以發生地點一般不是現代化的城區。另外,故事中也未提到任何工業化或現代化事物,也就是說這個故事完全可以設定在古代或是某個窮山惡水中發生。所以它是一個只包含傳統元素的真偽易辨的純虛構故事。

結構[編輯]

都會傳奇吸引人的特質在於其神秘、恐怖、害怕或幽默的故事元素,例如這一類經常提及的卻無法解釋的現象。一些都會傳奇以警告或警示故事的形象呈現,是有情節、有虛構人物的完整故事。而另一些則是「分布範圍很廣的錯誤信息」,雖然這些故事並沒有如傳統都會傳奇中的故事性元素,但它們仍然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了典型的都會傳奇元素。

象徵與寓意[編輯]

都會傳奇反映了當代環境與傳統生活方式在某些方式的衝突,一些現代生活中出現的新問題和人們隱藏在心底的憂慮以故事的形式被放大,成為了都會傳奇。[12]與傳統的民間故事一樣,都會傳奇中也有不少帶寓言性質的驚悚故事。有的講述了做壞事沒有好報,有的告誡人們不要有非分之想。[13]

歷史[編輯]

「都會傳奇」一詞最早於1968年出現。[14]1981年,猶他大學名譽教授英語Emeritus詹·布朗凡德英語Jan Harold Brunvand出版了《消失中的便車旅行者:美國都會傳奇與其意義》,並在其中首次推廣了「都會傳奇」這個概念。布朗凡德後來也出版了眾多搜集和研究都會傳奇的書籍,成為從事該方面研究的知名工作者。布朗凡還借用生物學中的「載體」(vector)一詞來描述那些傳遞都市文化的人或物。

20世紀上半頁,美國民間流傳的故事多為死亡類、鬼怪類或汽車類。50年代開始出現較為平和的故事,如有關「被拋棄的寵物」的故事和《頭髮中的蜘蛛》。近些年來,則又出現與客機、微波爐及迪斯科舞等涉及高科技或與現代社會密切相關的故事。[15]

20世紀60年代時,民間傳說的研究重點之一就是設法發展出一套成熟的定義與故事分類系統,並通過不斷研究新的民間故事,對系統加以修正與完善。但此後一直沒有人取得能受到廣泛認可的成功。[16]相比童話研究界早已建立起「阿爾奈-湯普森分類法」,民間傳說更加包羅萬象,其分類工作更困難,研究界至今未能建立起比較系統的分類。1975年,民俗學者琳達·德英語Linda Dégh在一篇名為《傳說與麻雀》("The Legend And The Sparrow")的論文中指出如果分類工作難以進行,那麼不如先搞清楚難以對民間傳說進行系統分類的障礙在哪裡。[16]德隨後認為給傳說及其子類別下準確定義的嘗試是吃力不討好的,因為這些概念之間的界限本來就不嚴格,簡短的文字難以完全描述一個類別中所有對象的共性。德提倡不對民間傳說下嚴格的定義,轉而只是劃分出分類,然後在每個分類下列舉一些故事樣例,讓樣例本身充當其所在類別的定義。早年的傳說研究都集中於分析傳說故事的文學特質,將其與古代童話、神話和寓言故事作比較,但忽略了對其社會學價值和心理學動機的分析。[10]自20世紀五六十年代起,學者開始擴大視野,從人類學、社會學和心理學等更廣泛的角度審視傳說故事。民間傳說有比童話更具旺盛的生命力和時代氣息,會隨時代發展出現新的元素與內涵,以往分類研究不成功的原因之一就在於未重視從人類學和心理學等新興學科角度對其進行剖析。Leopold Schmidt在1962年「民間傳說研究國際協會會議」上發言說研究傳說故事的新時代已經到來。[10]

搜集與考證[編輯]

文化影響[編輯]

  • 日本冒險解謎遊戲《流行之神》的故事是以都會傳奇為主題展開的。
  • 美國電視劇《邪惡力量/超自然檔案》中有許多故事取材自都會傳奇。該劇第五季大結局《天鵝之歌英語Swan Song (Supernatural)》(該集名稱是一個英語習語)就發生在一個流傳著眾多都會傳奇的地點「Stull Cemetery」。主角的出生地也設定在離「Stull Cemetery」不遠的地方。《消失的搭車課/搭便車的人》至少有2次成為該劇故事素材(第1季第1集和第2季第16集)。
  • 1998年,在日本Capcom製作的電子遊戲《生物危害2/惡靈古堡2》中曾再現「下水道的鱷魚」這個故事。
  • 英國Rockstar North公司製作的電子遊戲《俠盜獵車手系列》也常將現實世界的都會傳奇或靈異故事作為彩蛋收入其中。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Tangherlini 1990,第375頁。
  2. ^ 布朗凡德 2006,第22頁中顯然把謠言與都會傳奇相區分。他將謠言的特徵描述為「結構散亂、得不到證實、口頭匿名」,而都會傳奇在他看來則是「口頭傳播的、完整的、成熟的、『真實』的故事」。
  3. ^ 布朗凡德 2006 前言第2段。中譯版原文摘錄為「將『現代』、『當代』、『都市』這些詞與『民間傳說』放在一起,似乎有些矛盾,因為人們常常把『民間傳說』與遙遠的過去、偏僻的山村、神聊閒侃的老頭、老太太們聯繫在一起,認為它們古老、神秘、樸素。實際上,都會傳奇是帶有諷刺意味或神奇色彩的、新近發生(或未經證實)的現實故事,是美國文化的組成部分...都會傳奇是民俗傳統,而不是歷史。」。
  4. ^ 布朗凡德 2006,第199頁。
  5. ^ 卡爾·西都(Carl Wilhelm von Sydow)將傳說分為「記憶型」(memorate)和「轉述型」(fabulate),因為他認為由第一個描述者/當事人所述的故事版本與由其它人多次轉述的故事版本是有本質區別的。講述人講述在別人身上發生的事情也算作「記憶型」故事,只要他是故事流傳過程中的第一個敘述者即可。琳達·德英語Linda Dégh和Andrew Vazsonyi則認為前2個轉述者所說的版本不會與第一個描述者的版本相差太大,故都可能算作「記憶型」,但轉述過3遍以上的故事版本就會發生較大變化,不能再有算作「記憶型」的合理性。但也有可能一個多級的轉述者為了增加聽眾對故事的信服力,會騙聽眾說自己是直接從朋友處聽來的故事。因為一般的傳說都難以判斷被轉述了幾次,所以琳達·德英語Linda Dégh和Andrew Vazsonyi也指出卡爾·西都提倡的這類劃分法沒有什麼實際價值。見 Tangherlini 1990,第373-374頁。
  6. ^ Claire Heald. Heard the one about.... 英國廣播公司. 2006年10月27日 [2016年3月4日] (英文). 
  7. ^ 7.0 7.1 布朗凡德 2006,第6頁。
  8. ^ 布朗凡德 2006,第174頁。
  9. ^ 布朗凡德 2006,第85頁。有相當多的人都聽到過類似的故事,版本眾多,且有較完整的故事,這是他收錄此故事的原因。而一般易識破的謠言不會有太長的內容,也不會也有特別久的生命力。見 Tangherlini 1990,第375頁。但他對自己所研究的都會傳奇與一般的社會傳聞未做過很明確的界定。
  10. ^ 10.0 10.1 10.2 Tangherlini 1990,第372頁。
  11. ^ Mikkelson, Barbara. The Reich Stuff?. Urban Legends Reference Pages. [2007-01-09]. 
  12. ^ 布朗凡德 2006,第197頁(屬於後記部分)。
  13. ^ 布朗凡德 2006,第198頁(屬於後記部分)。
  14. ^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2d ed. 1989, entry for "urban legend," citing R. M. Dorson in T. P. Coffin, Our Living Traditions, xiv. 166 (1968). See also William B. Edgerton, The Ghost in Search of Help for a Dying Man, Journal of the Folklore Institute, Vol. 5, No. 1. pp. 31, 38, 41 (1968).
  15. ^ 布朗凡德 2006,第195-196頁(屬於後記部分)。
  16. ^ 16.0 16.1 Tangherlini 1990,第371頁。

來源[編輯]

書籍
  • Enders, Jody. Death by Drama and Other Medieval Urban Legend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2. ISBN 9780226207889. 
  • 詹·布朗凡德英語Jan Harold Brunvand, 李揚 (譯者), 王珏純 (譯者). The Vanishing Hitchhiker: American Urban Legends & Their Meanings [消失的搭車客:美國都會傳奇及其意義].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6年. ISBN 7-5633-6302-5. 
  • Timothy R. Tangherlini. "It Happened Not Too Far From Here ...": A Survey of Legend Theory and Characterization 49 (4). Western States Folklore Society: 371–390. 1990年10月 (英文).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