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重慶談判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重慶會談)
前往: 導覽搜尋

重慶談判,指1945年(中華民國三十四年)8月29日至10月10日在中國重慶舉行的,由中國國民黨領導下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中國共產黨進行的一次談判。這次談判是政治協商會議的序曲,雖然它本身並未解決具體的實質問題,但國共雙方達成了用政治協商的手段解決爭端的初步意向,為後來幾個月政協會議的召開製造了必要的和平氣氛。

雖然該談判期間國共最高領導人會晤,但主要工作由國民政府代表王世傑和中共代表周恩來完成,其最高領導人並未參加具體談判;重慶談判僅為第二次國共內戰前雙方談判的開端而非全部;此後國共談判逐漸轉入具體問題,並圍繞一系列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較量。直到1947年3月,內戰前的國共談判才以失敗告終。

此次談判是以國民政府與中共的方式進行的。後來政治協商會議時,國共兩黨以黨派對等方式進行。

蔣介石與毛澤東合影

談判背景[編輯]

從初期的國共合作寧漢分裂,國共合作破裂,部分共產黨員和左派人士受到打擊,於是在1927年至1937年間,中國共產黨開始進行武裝推翻被共產黨認為是背叛革命的蔣介石領導下的國民政府國民黨)的活動,其領導下的中國工農紅軍與政府軍國民革命軍長期進行戰爭,在抗日戰爭爆發後的西安事變中,雙方最終同意停止內戰,一致抗日。1945年日本宣告投降以後,雙方針對避免內戰和重組政府及改制部隊等舉行了這次談判。

大致過程[編輯]

飛機從延安機場起飛前的合影。前排左起:張治中毛澤東赫爾利周恩來王若飛
談判期間,毛澤東與蔣介石舉杯共慶抗日勝利


1945年8月14日、20日、23日,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三次電邀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重慶談判(抗日戰爭期間因為首都南京被日軍占領,國民政府遷重慶,稱「陪都」),中國共產黨方面於23日決定由毛澤東率團前往參加談判。

8月28日,中國共產黨談判代表毛澤東、周恩來王若飛三人在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國民政府代表張治中的陪同下,從中共中央駐地延安乘專機赴重慶。

8月29日,重慶談判開始,毛澤東就和平建國等問題直接同蔣介石進行多次商談。[1]:211蔣介石只想作一些開放民主的空頭許諾,而要堅持所謂「統一政令軍令」,即取消解放區和人民軍隊的存在。[1]:211國民政府代表王世傑張群張治中邵力子與中國共產黨代表周恩來、王若飛舉行多日會談,達成了多項共識。重慶會談期間,蔣中正和毛澤東僅以主客身份相禮待,雙方並未參加實質性會談;具體談判在周恩來和王世傑之間進行,但毛澤東在重慶短暫居住為國共談判創造了友好的氣氛。

中共的官方史料對毛澤東赴渝聲稱「國民黨對這次談判並沒有真正的誠意,而且也沒有估計到毛澤東等真會這樣快地應邀來重慶,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準備好談判方案。為了便於談判進行,使談判能取得具體的成果,只好由中國共產黨方面提出意見」[2]。實際上,八月二十四日,中共電報重慶,稱只由「周恩來同志立即赴渝進謁」,而毛澤東「亦準備隨即赴渝」[3]。即使按此電報只由周恩來赴重慶,國府也不可能毫無準備。隨後第二天八月二十五日毛澤東突然發電報給重慶表示毛澤東將與周恩來,王若飛同機赴重慶。

而國民政府的邵力子在後來的政協會議第三次會談中解釋的說法是:「為什麼政府方面不自動先提方案呢?這有很重要的理由。在抗戰勝利以後,蔣主席邀請毛澤東先生的電報,已將政府的希望充分說明,我們只希望聽取中共的意見,倘若政府先提具體方案,也許使中共方面認為政府已有一種定見,而有礙會談的進行。中共最初提出十一點意見,政府即就所 提的各條逐一答覆,會談紀要發表,條目上雖稍有變更,大體是以中共最初所提的十一項為根據。從這一點,更可以看出政府始終培養和諧空氣,尋求問題解決的誠意」[4]

10月10日,會談雙方簽署協議《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由於簽署日期為10月10日,又稱為《雙十協定》。

10月11日,毛澤東在張治中的陪同下回延安,周恩來、王若飛留在重慶繼續與國民政府方面磋商。

毛澤東在重慶利用南方局機要電台指揮上黨戰役,邊談邊打[5]

談判結果[編輯]

《雙十協定》是重慶談判的主要成果,雙方在協議中同意避免內戰、和平建國,共同推動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以及與其他政黨合作組建多黨制民主聯合政府。基於這種精神,雙方在三個月後召開了政治協商會議。但是重慶談判結束後不久,國共內戰即全面爆發,這場戰爭直到1949年才以中國共產黨主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建立和中華民國政府遷往台灣而基本結束。

邊談邊打[編輯]

日本投降之後,國共軍隊爭奪受降權和受降區的鬥爭空前激烈。日本投降第二天,即8月16日,蔣介石和毛澤東分別向下屬下達命令。蔣介石命令國軍積極推進,共軍原地駐防且日軍不得向國軍外軍隊投降。同日毛也電令各地中共軍隊迅速擴大解放區。第二天即12日毛又電告華中局,交涉日本人及偽政府,只能向中共投降;同時毛命令「江南力量就現地向四周發展,奪取廣大鄉村及許多縣城,準備內戰戰場。」[6]

重慶談判時,蔣介石秘密發布抗戰前的《剿匪手冊》,調運部隊欲進駐華北,打開通往東北的道路,並指派蔣經國為特派員與蘇聯談判,同時美國的軍艦飛機也在向華北等地加緊運送國軍,並將中共東江縱隊運送山東[7];美軍飛機甚至幫助中共運送鄧小平、林彪、劉伯承、陳毅、薄一波、滕代遠、陳賡、肖勁光等20人從延安前往太行山受降區[8]。中共即制定了邊談邊打,以打促談的方針。毛澤東在重慶期間,利用南方局電台秘密指示劉鄧部隊發起上黨戰役,殲滅進入晉東南地區接受日軍投降的[9]國軍閻錫山部隊10個師,攻占長治地區,據中共觀點,此戰役使蔣介石的國民政府不得不回到談判桌前[來源請求](重慶談判期間,國民政府始終在談判並無「回到」之說)[10] [11]

重慶談判簽署雙十協議之後,中共華北軍隊仍在歸綏,包頭等地圍攻傅作義軍隊達兩個月之久,直到十二月入冬久攻不克被迫撤圍。[12]。1946年1月,無黨派社會賢達邵從恩政治協商會議上發問:「雙十協定第二條就是避免衝突,可是兩個多月了內戰仍然在打,國人應該看清楚了,究竟誰在製造內戰?」[13]

後續活動[編輯]

1月停戰令[編輯]

雙十協定之後,國共衝突仍未停止。尤其平綏戰役中,傅作義部隊在包頭歸綏仍被圍困至12月。為儘快停戰,國民政府代表張群,中共代表周恩來在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的調停下商談停戰令。雙方圍繞赤峰多倫地區歸屬問題爭執一番後,國府作出讓步,雙方在1月10日簽署停戰令。

政協會議[編輯]

因雙十協定並未解決雙方分歧的具體問題。1946年1月10日,國共雙方為進一步商討和平建國遇到的實質問題,約集民主黨派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該會議最終通過五項決議。

1946年3月,因國民黨六屆二中全會的憲草修改提議案引發中共反彈,間接地導致國共內戰爆發。[來源請求]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武月星主編 (編). 《中國現代史地圖集》. 北京: 中國地圖出版社. 1999年7月. ISBN 7503118776. 
  2. ^ 周恩來傳,731頁,中央文獻出版社,修訂本
  3. ^ 四川大學馬列教研室 《重慶談判資料》,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
  4. ^ 歷史文獻社編,政協文獻,頁35-39
  5. ^ 此圖片注釋見 毛澤東赴重慶談判,四川人民出版社,1978,January
  6. ^ 中共中央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二日致華中局電,《粟裕軍事文集》
  7. ^ 東江縱隊北撤鬥爭紀實, 廣東省黨史研究室,1996
  8. ^ 內戰在即:美國戰機幫國軍運兵 幫共軍運將
  9. ^ 汪朝光,中華民國史,第三編第五卷,北京:中華書局,2001
  10. ^ 周恩來傳,重慶談判前後,中央文獻出版社,修訂本
  11. ^ 1945年日本投降後中國共產黨挺進東北揭秘
  12. ^ 汪朝光,中華民國史,第三編第五卷,北京:中華書局,2001
  13. ^ 政治協商會議紀實,重慶出版社,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