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圍困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長春圍困戰
遼瀋戰役的一部分
ChangchuanLiberated.jpg
圍城後的長春
日期: 1948年5月23日 - 10月19日
地點: 長春及周邊
結果: 解放軍占領長春
參戰方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東北剿匪總司令部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東北人民解放軍
指揮官和領導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鄭洞國#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蕭勁光
兵力
~100,000人 100,000人
傷亡與損失
95,855人[1] 6,508人[2]
120,000~650,000人(平民)

長春圍困戰、或稱長春包圍戰,是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在中國吉林省長春市發生的一場圍城戰,進攻方為蕭勁光所指揮的東北人民解放軍(下稱解放軍),守城方為鄭洞國所指揮的中華民國國軍(下稱國軍)。長春戰役是遼瀋戰役之一部分,解放軍占領長春宣告了遼瀋戰役第一階段結束。

長春戰役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之「第一個大的圍城戰役」,以10萬解放軍圍困10萬國軍。東北解放軍意圖圍城打援,以部分部隊進攻長春,吸引瀋陽廖耀湘兵團北上救援,然後在途中將廖耀湘兵團圍殲。但攻打長春之解放軍與守城之國軍兵力相當,裝備不如國軍,而廖耀湘兵團又拒絕北上援救,所以東北解放軍始終沒決心強攻長春。後解放軍決定先攻下錦州,切斷東北國軍南逃之路,將東北國軍滯留在東北戰場,逐個消滅,因此主力南下,長春戰役形成了圍而不攻之局。

戰役自1948年5月23日,解放軍對防守長春之國軍完成包圍,並切斷國軍空中運輸開始,直至10月19日國民革命軍第六十軍倒戈,新七軍投降,解放軍進駐長春結束。期間150多天解放軍進行了圍困和經濟封鎖,為讓城內老百姓耗光城內國軍的糧食,利用鐵絲網、壕溝不讓難民出來。為勸阻出來者回去,解放軍打罵捆綁離開者,開槍射擊,最終數十萬難民餓斃。[3]

為紀念占領長春而犧牲的6508名解放軍,長春市人大九屆一次會議於1988年1月審議通過建造長春解放紀念碑。紀念碑於1988年10月8日落成,高39米、底部各邊長19.48米。[4]碑名由曾經擔任過東北民主聯軍政治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彭真撰題。題字為:

向為解放長春英勇獻身的革命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向為解放長春建設長春做出貢獻的人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背景[編輯]

陳誠

國軍方面,陳誠任東北行轅主任後,不信任當地滿州軍而將原本已編入地方保安部隊,接受過日軍訓練的原滿軍裁撤,東北國軍兵力下降到48萬;許多滿軍因頓時失去生活來源而紛紛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軍,大大增加了共產黨在東北的實力,此為一大失策。

東北戰場成為當時全國五大戰場中解放軍數量超過國軍之戰場。國軍本著「重點防禦」之戰略,兵力集中在幾個大中城市,而解放軍則掌握著鐵路沿線和廣大農村地區,將國軍分割開來,使國軍陷於孤立。解放軍已逐步掌握戰爭主動權,攻守態勢也隨之改變,東北戰場進入了解放軍攻,國軍守之態勢。

1948年1月1日,根據中共中央軍委令,東北民主聯軍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民主聯軍總部改稱東北軍區。在東北,解放軍與國軍之戰已進入第三年。解放軍經過三年戰爭(如四平戰役三下江南四保臨江1947年夏季攻勢、秋季攻勢,和進行中的冬季攻勢),在東北已經建立了根據地。共產黨通過進行土地改革和宣傳工作,並吸收國軍裁掉的原滿洲國陸軍,壯大了軍隊。東北解放軍由抗日戰爭後之11萬人發展到1948年春之153萬人(其中野戰軍70萬)。

長春市於吉林省的地理位置

同日,陳誠發表《元旦告東北軍民書》[5],聲稱已完成作戰準備,計劃分三路向解放軍掃蕩。當日,國軍集中了五個軍十多個師的力量,以瀋陽為中心,分三路向遼河兩岸呈扇形推進。1月6日,解放軍夜殲滅瀋陽外圍公主屯的新五軍兩個師一萬三千餘人,軍長陳林達、師長謝代蒸留光天被俘。

在1947年夏秋冬攻勢之強大壓力下,1947年8月到東北主持軍政之陳誠,對東北國軍敗退,收拾不了局面,萌生退意。1948年1月17日,國軍召開軍事會議,成立東北剿匪總部蔣介石委任衛立煌為東北行轅副主任兼東北「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5]鄭洞國范漢傑任副總司令。

1月22日,衛立煌到達瀋陽[5]。1月26日解放軍攻下新立屯[5],全殲四十九軍二十六師九千餘人。1月29日解放軍攻下溝幫子[5];1月30日攻下盤山縣

2月5日,陳誠離開瀋陽赴南京。2月6日,解放軍佔領遼陽縣,國軍暫五十四師和新五軍、新六軍留守處共損失一萬零七百餘人。2月7日,毛澤東致電林彪羅榮桓劉亞樓,確立將東北國軍封閉在東北加以各個殲滅。2月19日解放軍攻下鞍山[5],國民黨五十二軍二十五師一萬兩千九百餘人全部被殲滅,二十五師師長胡晉生被俘。

同日,解放軍攻下法庫縣,撤退之新六軍暫六十二師全部七千二百餘人被全滅於慶雲堡地區。2月25日,駐守營口之國軍五十二軍五十八師師長王家善率部八千八百人,逮捕副軍長鄭明新,並消滅其餘守軍三千餘人。2月28日解放軍攻下開原[5],殲滅暫三十一師一個團及暫六十二師殘部三千四百人。

1948年3月,冬季攻勢進入尾聲。1948年3月,蔣介石為固守長春組建第一兵團,由東北剿匪總司令部副總司令鄭洞國兼任。因國軍陷於孤立,為免被各個擊潰,3月9日,衛立煌命鄭洞國指揮駐守永吉縣六十軍撤到長春[5],解放軍占領永吉和豐滿水電站。3月13日(一說3月15日),經23小時激戰,解放軍再次攻佔戰略重鎮四平街(三攻四平)[5]七十軍一個整師一萬九千三百餘人陣亡。

3月15日,冬季攻勢結束,國軍在東北只剩下長春、瀋陽、撫順本溪錦州葫蘆島等據點,瀋陽、長春之補給全靠飛機運輸。鄭洞國抵長春後,下達了「加固工事,控制機場,鞏固內部,搜購糧食」之策。

長春位於東北腹地,松遼平原中央,是東北鐵路交通樞紐,具重要戰略地位。九一八事變後,滿洲國首都就設立在此。日占期間,日本關東軍在此修築了許多永久防禦工事,國軍進駐長春後,又加強了工事。長春有很多永久性碉堡和地堡,市中心建築和街道都有地下坑道相接,構成核心守備,外圍設有寬三米深兩米之外壕,有縱射火力及鐵絲網、地雷絆索鹿砦、陷阱等工事。時長春已是一堅固防禦之大城,國民黨報紙稱長春防禦工事「堅冠全國」。

經日本人十四年經營,長春人口已從滿洲國成立前15萬人,膨脹到70萬人(包括日本人14萬),長春圍困戰前,城市居民估計在40萬到60萬之間。圍困戰後,居民銳減到17萬人。

戰爭的雙方[編輯]

國軍[編輯]

守長春之國軍是第一兵團,司令鄭洞國,代理參謀長楊友梅,下轄有新編第七軍和從永吉撤回之第六十軍,共計6萬人,及地方守備部隊4萬人,共計約10萬人,下轄:

長春守軍以中央大街(後改稱史達林大街,現名人民大街)為界分為兩個守備區,東半部歸六十軍,西半部歸新七軍,司令部設在中央銀行大樓。以中央銀行為核心,以堅固建築物層層設防,並派新七軍暫五十六師兩個團,控制西門外大房身機場,派六十軍一個師防守東郊城防工事外之戰略高地。

解放軍[編輯]

東北人民解放軍(後改稱東北野戰軍和第四野戰軍)第一兵團約10萬人,司令員蕭勁光,副司令員陳伯鈞,政委蕭華,政治部主任唐天際,參謀長解方,副參謀長潘朔端

圍困戰[編輯]

1948年4月18日,中共東北局和東北軍區就打長春進行討論,並致電中共中央軍委,計劃從5月中旬開始進行長春戰役,用九個縱隊攻打長春,以圍城打援手段,準備4萬人之傷亡,在10-15天內結束戰鬥。4月24日中共中央軍委同意攻打長春提議。

5月中旬,解放軍在長春東南四五十公里的李家屯成立第一前線圍城指揮所(後改稱第一兵團),蕭勁光任司令員,蕭華任政委。此時,解放軍已完成對長春合圍,一縱,六縱和三個獨立師將長春圍住。[6]

隨著解放軍逼近長春,縮小包圍,5月14日,長春守軍為保持外圍防地和確保機場,以新七軍一個半師、六十軍一個師,向長春西北出擊,進攻小合隆附近之解放軍十二縱36師,試圖趕走解放軍,確保大房身機場在解放軍炮火射程之外。19日占領小合隆。24日,解放軍為封鎖空運糧食,以一縱、六縱、十二縱三十四師、三十五師、獨立第7、10師,奔襲小合隆和大房身機場,殲滅駐守機場之新七軍暫五十六師兩個團約六千餘人,俘獲暫五十六師副師長王正國。鄭洞國命出擊部隊速回,解放軍占領了大房身機場,長春守軍與瀋陽空中運輸遂中斷,解放軍損失兩千餘人。

基於長春城在中國抗日戰爭時期作為關東軍司令部駐地被苦心經營多年,工事甚好且外有援兵,5月29日,林彪發電中央軍委:「……24日戰鬥結束以後,連日我們反覆考慮,並經東北局常委開會討論,又照顧個縱、師首長對長春所表示的信心並不甚高」,建議以部分兵力圍長春,主力轉至外線。5月30日,林彪召集東北局、東北軍區負責人會議,會議決定對長春採取圍困方針,並決定了圍困及嚴密封鎖長春之部署。毛澤東批准了林彪的部署。6月1日,林彪簽發「東總」電:

五月三十日決定圍困及嚴密封鎖長春之部署:

(一)使用獨立師以營為單位,接近長春周圍近郊,堵塞一切大小道路,在陣地上構築工事,主力部隊切實控制城外機場。
(二)以遠射炮火力,控制城內自由馬路及新皇宮機場。
(三)嚴禁糧食、燃料進敵區。
(四)嚴禁城內百姓出城。
(五)控制適當預備隊,勾通各站聯絡網,以便及時擊退和消滅出擊我分散圍困部隊之敵。
(六)城南、城東歸六縱,城北、城西歸一縱,炮兵由炮司派歸一、六縱指揮。

(七)兩個月來幾個獨立師團圍困長春成績不大,未看成嚴重戰鬥任務,無周密計劃和部署,應該改正,要使長春成為死城[7]

6月5日中共東北局向中共中央軍委提出三個作戰方案,第三個作戰方案提出對長春採取長時間圍城打援,先消滅援敵,然後攻城。時間準備兩個月至四個月,可以有把握殲滅敵人與拿長春。建議採用第三作戰方案。中共東北局首長林彪羅榮桓下達《圍困長春辦法》。6月7日,中共中央軍委同意提出之第三方案。

6月15日至20日,解放軍第一兵團在吉林召開野戰軍師級以上幹部會議(吉林會議),決定把攻打長春改為長困久圍,並宣布由第一兵團司令蕭勁光政委肖華指揮新成立十二縱(由北滿獨立第2、4師和西滿獨立第5師組成)和六個獨立師擔任圍城任務。

6月22日前,解放軍完成圍城部署,六縱十八師,十二縱三十四師、三十五師和獨立第6、7、8、9、10師、進入指定位置,第一道包圍分東西兩個地方隊,獨立第6、8、9師為東地區隊,六縱十八師為其機動部隊;獨立第7、10師為西地區隊,十二縱三十四師、三十五師作為機動部隊,布在城西和西南守軍主要突圍方向,餘部組成第二道包圍。完成以長春為中心方圓45公里,縱深25公里封鎖,禁止糧食和蔬菜、燃料、牛馬和等運入封鎖圈。在解放軍封鎖圈和國軍哨卡間形成中間地帶。

在執行對長春全面性的軍事圍困和經濟封鎖同時,解放軍也進行政治攻勢和對上級軍官策反。6月28日解放軍第一兵團召開政治工作會議,提出「攻心為上、攻城為下」,會後政治攻勢迅速展開,陣地喊話,發宣傳單,利用投誠和被俘之國軍官兵及其家屬向城內喊話,針對屬於滇系之六十軍上級軍官進行工作,派長期做滇軍工作之雲南人劉浩,和原六十軍副官長兼特務營長楊濱主持東北軍區聯絡部前方辦事處之工作。在梅河口戰鬥中被俘之六十軍一八四師團長張炳昌和李崢先送回做工作;在海城投共之原六十軍一八四師師長潘朔端利用各種關係給六十軍上層軍官寫信;劉浩也曾化妝秘密進入長春做上層工作;六十軍中以孫公達為負責人的地下黨組織也積極活動,發展地下黨員。這些政治攻勢和策反活動為後來六十軍投共奠定基礎。

在5月底機場失守後,國軍長春守軍糧食供應只能靠空投。據當時美聯社分析,一天要出動四十架次飛機才能滿足需要。由於空投飛機受到解放軍炮兵和高射機槍射擊,常常來不及空投就逃跑,或在高空亂投,不能投入城內。六月底,鄭洞國組織了戰時糧食管制委員會並頒布《戰時長春糧食管制暫行辦法》,規定市民自留口糧數量只許維持3個月,其餘按限定價格賣給市政府以保證守軍需求,否則一旦查獲將沒收糧食並嚴懲。守軍在城內搶奪民糧。到了夏天,市區居民出現糧荒,留有存糧之居民不敢「光明正大」舉炊,有不少人因此病餓死亡。由於城內糧食極度缺乏,加上有人投機倒把,城內糧價飛漲,從幾元一斤漲至一萬元一斤。中央銀行長春分行不得已發行本票,面值由幾十萬一張發展到幾十億甚至幾百億一張。

6月28日,長春大批饑民到康德會館後院糧庫,衝破警戒,搶糧充飢。國軍和警察開槍彈壓,造成多人死亡。解放軍方面四野第一兵團政委肖華就下令「對長春外出人員一律阻止……縱有個別快餓死者須要處理時,也要由團負責,但不應為一般部隊執行,更不能成為圍城部隊的負擔。」

7月19日,衛立煌命鄭洞國守長春,牽制共軍大批主力南下。最初,長春守軍還禁止居民出城。7月下旬,蔣介石致電鄭洞國「盡收長春人民所有糧食物資,由政府統一分配。」[8]以及從8月1日起,疏散長春哨卡內人口,只准出哨卡,不准進哨卡,將大量居民疏散出城,以降低市內糧食消耗。

7月20日,中共東北局討論認為攻打長春一舉全殲守軍沒有把握,應以最大主力開始南下作戰為好,並上報中共中央軍委。22日,中央軍委回電贊同。

8月4日至6日,國防部在南京召開軍事會議,會上曾討論從東北撤退,固守華中之部署,但因失去東北在國內外影響太大,故未果。

8月14日,中共吉林省委作出《關於處理長春外圍難民的決定》,決定成立處理難民委員會,開始緊急收容和救濟「在敵我封鎖區之間」「為數八萬餘人」的難民。[9]

8月16日解放軍第一兵團召開軍事工作會議,根據指示,縮小包圍圈,進一步圍困守軍,第一兵團司令部也向前移動到距長春十公里德四家子村。

8月17日,東北人民解放軍改編為東北野戰軍。

9月9日,羅榮桓起草,並以林彪、羅榮桓、譚政的名義給毛澤東提交了一份《關於圍困長春的報告》,總結了長春圍城以來的各方面工作情況:[10]

9月11日,鑒於兩道封鎖線之間的難民給圍城工作造成一定困難,且城內居民並未如預期在長圍後發生暴動,解放軍東北軍區給第一兵團發出《關於開放長春難民出城的處置》的指示,對長春難民一律放行。該電文稱:[13]

9月12日,解放軍向義縣灤縣一線國軍發起攻擊[5]遼瀋戰役正式打響。9月底解放軍主力揮師南下北寧線,六縱、十二縱也奉命調往通江口、開原一線,只有獨立第6、7、8、9、10師和後調來的獨立第11師六個師,以及地方部隊繼續圍困長春。

自6月25日至9月底,一共進行大小戰鬥30餘次,解放軍殲滅國軍約3000人,13,500多國軍士兵向解放軍投降。解放軍在外圍戰鬥中僅有400餘人傷亡。

圍城期間,全市中小工廠設備大部被破壞。全市房屋30%被拆毀,輸電設備33%被拉走,供水設備70%被破壞。國共雙方在城外城裡掩埋屍體12萬左右。[14]

守軍投降[編輯]

10月2日,蔣介石飛抵瀋陽召開軍事會議,蔣認為解放軍主力南下,圍困長春力量空虛,因此命鄭洞國趁機率部突圍。10月4日下午,鄭洞國與曾澤生通話,要六十軍出一個團配合新七軍出擊。10月7日至8日,鄭洞國集中新三十八師等兩個師組織了一次試探性突圍攻擊,攻擊長春以西的大房身機場方向獨立第6師陣地,受到解放軍阻擊。[15]

10月14日,解放軍向錦州發起總攻,經過31小時激戰,最終攻佔錦州,錦州國軍10萬餘人全數被殲,東北剿匪總部副總司令兼錦州指揮所主任范漢傑和第六兵團司令官盧浚泉被俘[5]。錦州被共軍佔領後,使東北國軍從陸路撤退的道路切斷,東北戰場形勢劇變。同日,六十軍軍長曾澤生張秉昌李崢先帶著六十軍聯名信與解放軍接洽,聯名信由白肇學親自書寫,信中提出11條需要回答的事,曾澤生、白肇學、隴耀三人在信上簽名。當晚二人來到位於窮崗子的東北軍區前方辦事處。 [16]

10月15日,蔣介石親抵瀋陽,向長春守軍總司令鄭洞國空投手令,命其率六十軍,新七軍立即突圍,「如違命令,將以軍法嚴懲,絕不寬貸」。[17]中午,張秉昌李崢先帶來的聯名信被送到兵團政治部劉浩處,劉浩向兵團司令部報告,當時兵團司令部得到長春守軍有可能突圍的情報,因此一些領導懷疑六十軍此舉可能是假借「起義」之名進行突圍。17時,劉浩赴兵團司令部當面匯報。夜,劉浩向兵團首長蕭勁光,肖華等人匯報,劉浩認為六十軍當前投共是可能的。經過討論,兵團總司令蕭勁光同意劉浩的意見,指出如果六十軍企圖突圍,就消滅它。[16]

10月16日上午,劉浩與解方潘朔端到窮崗子與張秉昌李崢先見面,表示歡迎「起義」並提出五點意見[16]。中午,鄭洞國通知曾澤生到兵團司令部開會,討論向瀋陽方向突圍的計劃,決定17日拂曉突圍。下午,劉浩派車送張秉昌李崢先回到六十軍暫二十一師陣地,請曾澤生派正式代表出城商談「起義」事宜。黃昏,張秉昌李崢先回到六十軍軍部,帶回共軍承諾。得到共軍承諾後,曾澤生給暫二十一師營以上軍官講話,二十一師全師贊成投共,曾澤生宣布六十軍投共,暫二十一師向新七軍布防。又來到一八二師通知其投共消息。晚8點,一八二師向新七軍布防。11點,曾澤生通知五十二師師長李嵩及其三個團長開會,扣留李嵩及三個團長,並命其向五十二師副師長和三個副團長要求服從命令,擁護投共。夜,曾澤生派暫二十一師副師長李佐,一八二師副師長任孝忠為正式代表攜帶蔣介石15日空投的突圍手令和鄭洞國的突圍計劃出城商定投共計劃。[16]

10月17日凌晨一點,六十軍指揮所搬到五四七團團部,派人送信通知鄭洞國準備投共。上午劉浩與李佐、任孝忠到五四七團團部,中午,曾澤生劉浩會面商量投共後的事宜,下午3時,劉浩與曾澤生出城,會見唐天際潘朔端,商定防務交接,包括交接防地時間、口令、辦法,約定凌晨四時前完成交接[16]。商定後劉浩與曾澤生回長春布置計劃。17時通電投共。夜,接防部隊解放軍獨立第6、8、9師入城接收東半部防區,12點,六十軍撤出防區開往九台。六十軍三個師共26000餘人投共。[5]

10月17日夜,曾澤生接通鄭洞國電話,並由劉浩與鄭洞國通話,敦促其放下武器。

10月18日,周恩來親自擬電報給鄭洞國,以黃埔舊誼敦促他「起義」,寫道「時機緊迫,顧念舊誼,特電促速下決心」[18]。晚11時,新七軍李鴻派三十八師副師長彭克立,暫第六十一師副師長寧偉,新七軍軍部炮兵指揮官王及人,新聞處副處長楊天挺,副官處副處長楊振漢,暫第六十二師政治部主任吳祥伯等人為代表,與解放軍第一兵團參謀長解方商洽投共,達成協議。

10月19日清晨,新七軍參謀長龍國鈞面見鄭洞國,報告已經準備投共[15]。上午10時,新七軍放下武器,解放軍接收西半部防區。至此,長春全部被解放軍占領,只有鄭洞國兵團總部機關和特務團固守中央銀行大樓[6][15]。解放軍沒有採取武力攻占,鄭洞國部下(一說楊友梅)與解放軍聯絡[15],提出「抵抗」一二日後再投降。

10月20日晚11時,鄭洞國向蔣中正總統發出訣別電報[15]。10月21日凌晨4時,在一陣朝天開槍後,兵團總部舉白旗投降。

圍困情形[編輯]

1948年10月15日,《西京日報》報導了長春圍城後難民悽慘情形:

(本報瀋陽一日航訊)據由長春逃沈者談:長春正如浪花衝擊之孤島,堅持屹立。自五月二十四日殘共與蒙古,朝鮮,聯合武力在長春周圍加強圍攻,機場失守,飛機不能降落,市內米價遂告上升。民眾只有找野草,瓜花,豆秧,樹皮來充飢,一邊賣去箱底,換取米糧,豆餅,酒糟一類的東西配合吞食。糟糠豆粕,樹皮之類,原非人食,食之不僅有礙營養,且患消化器病,以致普遍性眼疾與胃腸炎,廣泛發生,身體日漸瘦弱,蓬髮污面,終至相繼倒斃僻巷頹垣,陋室溝壑之間。長春人正在如此扮演著空前未有的慘劇中的主角。

國軍亦有搜刮居民糧食。朝陽區義和路居民張淑琴表示:國民黨有搜糧隊,一斤半斤也拿走。我們家來過一次,翻得碗朝天,瓢朝地,用鐵釘子往地下捅。宋占林表示:逃進城的地主富農也餓不死,他們組織保安隊,老百姓叫「鬍子隊」。國民黨不發糧餉,(他們)吃穿全靠搶。居民李素娥表示:有收屍隊,一路撿,往車上扔,說「餵狗」。狗吃人,人吃狗,那狗才肥呢[19]

城內部分國軍軍官和食物充足的人颳起「臨時夫人熱」,用食物換女人。張正隆寫道:「瘋狂的士兵在居民區打劫糧食和女色,不時引動一陣喧鬧。兵團部政訓處長楊天挺,奔60的人了,搞了個17歲的少女。」[20]

時任中華民國長春市市長的尚傳道後來談到妻子時說:「困守長春的兩個月,我做了對不起她的事。」[19]

市長尚傳道回憶說:「新七軍三個師囤積的糧食,可以維持過冬。第六十軍則比較困難,到十月間已瀕臨最後關頭,但也沒有聽說餓死士兵的事。」[21]

2006年6月4日吉林省的《新文化報》報導長春市綠園區青龍路附近一處正在挖掘下水管道的工地發現大量骨骸[22]

(本報訊) 每一鍬下去,都會挖出泛黃的屍骨。挖了4天,怎麼也有幾千具!」2日清晨,很多市民圍在長春市綠園區青龍路附近一處正在挖掘下水管道的工地,親眼目睹大量屍骨被挖出……

人道主義救助[編輯]

城內[編輯]

圍城的共產黨方面組織嚴重缺糧、斷糧的市民向政府當局抗議,有的甚至冒生命危險去奪取國民政府空投給長春守軍的糧食。

城外[編輯]

「中共7月20日提出了「不再餓死一個人」的救急救命的口號。救濟原則:首先救命,推動生產。要先救急、後救緩。先救將死,後救不死。先救有病,後救無病。先貧後富[23]

在此基礎上,針對難民食宿、救急和遣散事宜,中共又做了針對性的部署。並於1948年8月14日發布了《中共吉林省委關於處理長春外圍難民的決定》,為解決好從長春投奔到中共老百姓的生活問題,專門成立了組織處理難民委員會,在長春九台德惠伊通雙陽永吉磐石舒蘭蛟河樺甸10個地方接收難民。每個接待站都設有粥鍋,終日炊煙不斷。「[24]

但是以上這種說法與親歷者的見證互相矛盾。例如著名評書演員單田芳在他的《言歸正傳:單田芳說單田芳》中沒有提到任何對普通老百姓的救援。事實上當時老百姓被圍在城中,或者被圍在國共兩軍對峙的中間地帶,他們唯一的希望是「逃出長春這座魔窟」(《言歸正傳:單田芳說單田芳》中「少年經歷大變局」最後一段)。沒有老百姓希望留在這種朝不保夕的危險地帶等著「白食」。而進攻方的共軍完全可以讓老百姓自行離去。所以以上這種「救援」是沒有任何邏輯的。而單田芳在他的自傳中,用隱含的手法提到他父親花了「七兩黃金外加一頓飯」買通國軍連長,冒充「起義的國軍」才逃出長春,而後又因為害怕而自首,承認自己不是國軍。間接證明了當時老百姓不被共軍放行,救援對象僅為國軍投誠者的事實。

死亡統計[編輯]

  • 長春圍困戰造成很多平民由於經濟封鎖得不到糧食而餓死,具體餓死饑民數目存在爭議。死亡人數也一直是個謎團。
  • 日本方面估計餓死二十萬人左右,當時人在城中的前國軍少將,1975年被共產黨釋放的國軍戰犯段克文在回憶錄中估計餓死了16萬人[25]龍應台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認為,餓死人數約有10-65萬人。[26]
  • 國民黨《中央日報》10月24日報導稱城外「屍骨不下十五萬具」[19]
  • 原國民政府長春市長尚傳道回憶稱:「根據人民政府進城後確實統計……餓、病而死的長春市民共達十二萬人」。[27][19]

評價[編輯]

  • 國民政府方面認為,解放軍圍城期間的行為構成戰爭犯罪,共產黨應為這一問題負責。
  • 共產黨方面則認為,造成大量平民餓死是國軍不肯放糧給城內市民所致。
  • 紐約時報》與歷史學家馮客教授等都引用林彪簽發的「東總」電,「要使長春成為死城」。[28][29][30]《紐約時報》認為林彪的命令導致中間地帶餓死人。[28]馮客認為這是中共精心算計的恐怖手段與系統化暴力的一個例子,造成的結果是幾個月後,北京等地因為不想被同樣長期圍困而餓死,不戰而降。[29]潘文評價《雪白血紅》時說本書揭露了共軍餓死15萬平民。[31]

紀念[編輯]

為紀念占領長春而犧牲的6508名解放軍,長春市人大九屆一次會議於1988年1月審議通過建造長春解放紀念碑。紀念碑於1988年10月8日落成,高39米、底部各邊長19.48米。碑名由曾經擔任過東北民主聯軍政治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彭真撰題。題字為:

向為解放長春英勇獻身的革命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向為解放長春建設長春做出貢獻的人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長春解放紀念碑作為吉林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屬長春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32][33][34][35]

文學作品[編輯]

日本筑波大學名譽教授遠藤譽日語遠藤誉的哥哥和弟弟在長春圍城時餓死,她以文學筆法將其親身經歷寫成小說《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1984年以日文出版,2014年出版中譯版,2016年8月出版英譯版。[36][37]

影視作品[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腳註[編輯]

  1. ^ 《東北野戰軍司令部公布長春戰役戰果》,《東北日報》1948年11月28日。
  2. ^ 長春解放紀念碑烈士鮮血築就的城市記憶 sina.com.cn 2007年05月22日09:04 東亞經貿新聞
  3. ^ 辛翠玲. 那個從滿洲國走來,背著歷史的人. 獨立評論@天下. 2016-10-07. 
  4. ^ 長春解放紀念碑烈士鮮血築就的城市記憶 sina.com.cn 2007年05月22日09:04 東亞經貿新聞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郭廷以,《中華民國史事日誌》,1984年,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6. ^ 6.0 6.1 蕭勁光,《我軍歷史上第一個大的圍城戰役》,《人物》,1986年第1期 25頁
  7. ^ 《林彪日記》李德、舒雲編,明鏡出版社,2009年9月,ISBN 978-1-932138-98-6。第七章「1948-1949」。
  8. ^ 雪白血紅張正隆,解放軍出版社,1989年8月,ISBN 978-7-5065-1048-6,30章「不生不死」。
  9. ^ 長春市檔案館 編著,長春解放 1948.10.19,北京:中國檔案出版社,2009年,第101-102頁
  10. ^ 羅榮桓,關於圍困長春的報告,載 羅榮桓軍事文選,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7年
  11. ^ 書中原注為「酒面,用糧食做酒剩下的渣子製作的面。這種渣子叫糟粕,通常作為牲口的飼料。」
  12. ^ 書中原注為:「王家善師,指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在營口起義的國民黨軍暫編第五十八師。」
  13. ^ 林彪、羅榮桓、劉亞樓、渾政、周桓關於長春難民出城的處置致肖勁光、肖華等電(1948年9月11日),載 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遼瀋戰役,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3年,第113頁
  14. ^ 徐焰. 長春圍困戰真相——也評《雪白血紅》. 2010-01-20. 根據國民黨方面在被圍期間掩埋的屍體數和人民解放軍在城外和進城後掩埋的屍體數,總計是12萬人左右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鄭洞國,《我的戎馬生涯--鄭洞國回憶錄》,團結出版社 1992年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劉浩,《奉派進城》,《人物》,1986年第1期
  17. ^ 《蔣介石命鄭洞國等撤出長春的手令(代電)》 《長春檔案史料》1998年9月
  18. ^ 《致鄭洞國信》,《周恩來選集》 (上卷) 人民出版社
  19. ^ 19.0 19.1 19.2 19.3 《雪白血紅》張正隆,解放軍出版社,1989年8月,ISBN 978-7-5065-1048-6。31章「兵不血刃」。
  20. ^ 張正隆,《雪白血紅》:國共東北大決戰歷史真相, 648頁
  21.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硏究委員會《遼瀋戰役親歷記》編審組 (編). 《遼瀋戰役親歷記: 原國民黨將領的回憶》. 文史資料出版社. 1985年: 404頁. 
  22. ^ 長春下水管道工地挖出大量屍骨東方網-東方新聞
  23. ^ 馬鴻新, 長春市南郊目前封鎖生產救災中的幾個問題, 1948年7月20日 
  24. ^ 張賢達. 長春,1948年的歷史細節. 長春晚報. 2013年12月9日 [2014年2月13日]. 
  25. ^ 段克文. 戰犯自述. 世界日報社. 1978. 除了共產黨夏初開始圍城,封鎖不嚴,利用各種方法逃生,至多不過廿萬人外,我計算一下,長春餓死的約有十六萬人。記得長春被圍開始時還有四十幾萬人,到失守時僅剩六、七萬人。 
  26. ^ 龍應台.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天下雜誌. 2009年: 70頁. ISBN 978-986-241-049-3. 圍城開始時,長春市的市民人口說是有五十萬,但是城裡頭有無數外地湧進來的難民鄉親,總人數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萬。圍城結束時,共軍的統計說,剩下十七萬人。
    你說那麼多「蒸發」的人,怎麼了?
    餓死的人數,從十萬到六十五萬,取其中,就是三十萬人,剛好是南京大屠殺被引用的數字。
     
  27. ^ 《遼瀋戰役親歷記》404頁
  28. ^ 28.0 28.1 Andrew Jacobs. China Is Wordless on Traumas of Communists' Rise. 紐約時報. 2009-10-01. (英文)
  29. ^ 29.0 29.1 Frank Dikötter. The Tragedy of Liberation: A History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1945-1957. Bloomsbury Publishing. 24 September 2013: 11–12. ISBN 978-1-62040-348-8. (英文)
  30. ^ George J. Marlin. The Economist Rewrites Mao's History. Newsmax Media. 2012-12-12. 
  31. ^ John Pomfret. Red Army Starved 150,000 Chinese Civilians, Books Says. Seattle Times. 1990-11-22. 
  32. ^ 長春:解放紀念碑下宣誓加入少先隊 中國江門網
  33. ^ 長春舉行大會紀念解放六十周年 來源:長春市政府
  34. ^ 長春解放紀念碑烈士鮮血築就的城市記憶 sina.com.cn 2007年05月22日09:04 東亞經貿新聞
  35. ^ 長春解放:圍城內外的故事. 《揚子晚報》 (人民網). 2009年10月15日. 
  36. ^ 遠藤譽. 《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 樂果文化. 2014-06-13. ISBN 978-986-5983-72-7. 
  37. ^ 童倩. 日本學者:中共與日軍共謀對抗國軍. BBC中文網. 2015年12月25日. 

書目[編輯]

  • 《人生歷程中的轉折》,鄭洞國。《縱橫》,1984年第2期。
  • 《我軍歷史上第一個大的圍城戰役》,蕭勁光。《人物》,1986年第1期。
  • 《起義紀實》,曾澤生。《人物》,1986年第1期。
  • 《奉派進城》,劉浩。《人物》,1986年第1期。
  • 《遼瀋決戰》(上、下),人民出版社ISBN 978-7-01-000381-8/ISBN 978-7-01-000413-6
  • 《解放長春》,蕭勁光,《遼瀋決戰》,人民出版社。
  • 《第十二縱隊在遼瀋戰役中》,袁昇平,《遼瀋決戰》,人民出版社。
  • 《東北戰場與遼瀋戰役》韓先楚,《遼瀋決戰》人民出版社
  • 《遼瀋戰役概述》,杜聿明。文史資料選輯,第二十輯,1961年8月。
  • 《從猖狂進攻到放下武器》,鄭洞國。文史資料選輯,第二十輯,1961年8月。
  • 《黃克誠自述》,黃克誠。人民出版社,1994年10月。 ISBN 978-7-01-002042-6
  • 《血祭共和國-中國命運大博殺內幕》,團結出版社,1993年10月。 ISBN 978-7-80061-151-3
  • 《羅榮桓在東北解放戰爭中》,楊國慶、白刃。解放軍出版社,1986年5月。
  • 《周恩來選集》,人民出版社。
  • 《蕭勁光回憶錄》,蕭勁光。解放軍出版社,1987年5月。
  • 《縱橫天下-第四野戰軍征戰紀實》,柳海捷。中央廣播電視大學出版社,1994年1月。 ISBN 978-7-304-00950-2
  • 《長春地方史志(1931-1948)》
  • 《遼瀋戰役研究》
  • 《東北百年近現代史》
  • 《雪白血紅》張正隆 解放軍出版社 1989年8月 ISBN 978-7-5065-1048-6
  • 《四野戰事珍聞全記錄》 郭輝 軍事科學出版社
  • 《我的戎馬生涯--鄭洞國回憶錄》,鄭洞國,團結出版社 1992年 ISBN 978-7-80061-625-9 [1]
  •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郭廷以,1984年,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網頁[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