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殿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長生殿
原名 《長生殿》
撰者 洪昇
成書年代 康熙二十七年,西元1688年
註解者 徐朔方
分類 子部曲類

破不刺馬嵬驛舍,冷清清佛堂倒斜。一代紅顏為君絕,千秋遺恨滴羅巾血。半棵樹是薄命碑碣,一抔土是斷腸墓穴。再無人過荒涼野,莽天涯誰吊梨花謝!可憐那抱幽怨的孤魂,只伴著嗚咽咽的望帝悲聲啼夜月。

洪昇《長生殿•彈詞》【七轉】

長生殿》是初劇作家洪昇(1645年—1704年)所作的劇本,取材自唐代詩人白居易的長詩《長恨歌》、陳鴻傳奇長恨歌傳》和元代劇作家白樸的劇作《梧桐雨》,講述的是唐玄宗貴妃楊玉環之間的愛情故事,但他在原來題材上發揮,演繹出兩個重要的主題,一是極大地增加了當時的社會政治方面的內容;二是改造和充實了愛情故事。

《長生殿》全本共有五十折,體制宏大,演出壯觀,涉及人物眾多,有以李、楊為代表的皇室貴族人物,有雷海青、樂師李龜年等不畏強權的忠君愛國之人,更有安祿山楊國忠等反面人物,以及作品後半部廣泛涉及的仙界人物。成書於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尤侗作《長生殿》序[1]

創作背景[編輯]

清代初期,有許多人在作品中影射和探索明代滅亡的教訓,吳偉業的《秣陵春》和孔尚任的《桃花扇》就是這樣的作品,《長生殿》也是一樣。它重點描寫了唐朝天寶年間皇帝李隆基和貴妃楊玉環之間淫侈過度的生活而給國家帶來的巨大災難,導致王朝幾乎覆滅的歷史;劇本雖然譴責了唐玄宗的窮奢極侈,但同時又表現了對唐玄宗和楊玉環之間的愛情的同情--「借太真外傳譜新詞,情而已[2],作品的後半部分還寄託了對美好愛情的理想,可見,《長生殿》在前後主題思想上雖有矛盾之處的,但也曲折地反映出了明末作家主情思潮和憂時傷亂思想的融合。

今古情場,問誰個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誠不散,終成連理。萬里何愁南共北,兩心那論生和死。笑人間兒女悵緣慳,無情耳。  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看臣忠子孝,總由情至。先聖不曾刪鄭、衛,吾儕取義翻宮、徵。借太真外傳譜新詞,情而已。

洪昇《長生殿•傳概》【南呂引子•滿江紅】

劇情梗概[編輯]

故事描寫唐玄宗寵倖貴妃楊玉環,終日遊樂,將其族兄楊國忠封為右相,其三個姐妹都封為夫人。但後來唐玄宗又寵倖其妹妹虢國夫人,私召梅妃,引起楊玉環不快,最終兩人和好,於七夕之夜在長生殿對著牛郎織女星密誓永不分離,是白居易《長恨歌》「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的由來。為討楊玉環的歡欣,唐玄宗不惜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從海南為楊玉環採集新鮮荔枝,一路踏壞莊稼,踏死路人。

由於唐玄宗終日和楊玉環遊樂,不理政事,寵信楊國忠和安祿山,後安祿山造反,唐玄宗和隨行官員逃離長安,在陝西馬嵬坡軍士譁變,強烈要求處死罪魁楊國忠和楊玉環,唐玄宗不得已讓楊玉環上吊自盡。

唐玄宗一行人馬播遷入,過劍閣,聞鈴腸斷。思念楊玉環,令巧手匠人以榛旜檀香雕成楊玉環生像,供入錦水祠,對著雕像痛哭。

楊玉環死後深切痛悔,受到馬嵬坡土地神協助:「馬嵬坡少一個苦遊魂,蓬萊山多一員舊仙侶」,天孫織女說:「既悔前非,諸愆可釋」。

唐代宗廣德元年(763年)郭子儀帶兵平定安史之亂,唐玄宗回到長安後,日夜思念楊玉環,見月傷心,派方士去海外尋找蓬萊仙山,最終感動了天孫織女,使兩人在月宮中最終團圓。

藝術特點[編輯]

這部劇本采《天寶遺事》[3],以李楊愛情為主線,穿插社會政治的演變,情節跌宕起伏,關木安排緊湊有序,一方面,頌揚並層層鋪寫李揚精誠不散愛情的發展,一方面,又如實地反映了李揚愛情所造成的嚴重後果。此外,在音律方面,洪升得到了蘇州音樂家徐靈昭幫助,因此其曲無一不協韻,曲調柔美,非常適合演出[4],其風格亦與人物場景配合的恰如其分。吳梅稱:「取天寶間遺事,收拾殆盡。」[5]例如楊玉環酒醉後用《南撲燈蛾》曲「宛然一幅醉楊妃圖」;郭子儀唱用北曲雄渾激昂。所以此劇一經演出,立刻轟動,「一時朱門綺席,酒社歌樓,非此曲不奏,纏頭為之增價」[6]北京城中幾乎家家會唱其中的唱段。吳舒鳧也說「愛文者喜其詞,知音者賞其律,以是傳聞益遠。蓄家樂者攢筆競寫,轉相教習。優伶能是,升價什佰。他友游西川,數見此演,北邊、南越可知已」[7]其中片段被各種戲劇劇種改編,梅蘭芳京劇《貴妃醉酒》也是改編於《長生殿》。

洪昇晚年[編輯]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洪昇也是因為在康熙皇帝佟皇后喪期內仍然演出《長生殿》,被革職回鄉,一時株連達五十人左右,包含查嗣璉查慎行[8]。康熙四十三年(1704)六月初一洪升在浙江吳興夜醉落水而亡,所謂「可憐一曲長生殿,斷送功名到白頭」[9]

參考文獻[編輯]

  1. ^ 《洪昇年譜》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載:「趙執信自粵還,重經錢塘,與昉思及*一相約,遍游湖上諸勝,有《答洪昉思吳舒鳧》至蘇州詩。吳之好事者醵分演《長生殿》傳奇,江甯巡撫宋犖主之,極一時之盛。已,倩尤侗為作《長生殿》序。此時尤侗已八十老翁,他言『餘八十老翁,久不作狡猾伎倆,兼之阿堵昏花,坐難蔔夜,雖使妖姬蹈筵,亦未見其羅袖動香香不已也。聊酬數語,亦代周郎一顧而已。』。」
  2. ^ 《長生殿*傳概》洪昇著,徐朔方校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3-10,ISBN 9787020015085
  3. ^ 謝振東、鳴遲,《吳梅戲曲論文集》
  4. ^ 《長生殿•例言》說:「姑蘇徐靈昭氏為今之周郎,嘗論撰九宮新譜,餘與之審音協律,無一字不慎也。」
  5. ^ 《顧曲麈談》
  6. ^ 徐靈昭《長生殿序》
  7. ^ 吳舒鳧《長生殿序》
  8. ^ 學者認為此事牽連到南北黨爭,《清史稿•徐幹學傳》載:「明有南北黨之目,互相抨擊。」檢舉人給事中黃六鴻與北黨有交情,洪昇與南黨有些聯繫,因此被捲入黨爭,做了犧牲品。如洪昇的朋友王澤弘所說的:「何期朋黨怒,乃在伶人戲?」(《鶴嶺山人詩集》卷十二《送洪肪思歸武林》)
  9. ^ 阮葵生《茶餘客話》卷一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