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成分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階級成分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根據經濟狀況,對全國人口進行劃分的一種分類。

土改時期,農民正在對地主進行批鬥

最開始是由於在農村推行土地改革,需要對人的經濟情況進行劃分,以確定採取的政策。當時劃分的標準是:

  1. 如果家庭擁有土地,家庭成員不參加勞動,只依靠地租收入或僱傭農工耕種,屬於「地主」,家中土地要沒收分給其他農民,只給留下相當全村平均人口用有的土地,自行耕種。或者根本不留土地。地主屬於被打倒的階級,地主家庭的子女禁止在軍隊服役,禁止擔任黨政職務。
  2. 如果家庭擁有土地,雖然也收取地租或僱傭農工,但自己和家庭成員也參加勞動,為「富農」,多餘土地也要沒收,但不屬於被打倒的階級。
  3. 如果家庭擁有土地,但基本是自給,不收取地租,屬於「中農」。如果在農忙時也僱傭臨時工,要算取僱工與自己全家勞動所得的比例——「剝削量」。剝削量超過20%為「富裕中農」或「上中農」,屬於不被依靠的對象。低於20%為「中農」,屬於「團結對象」。如果家庭收入不足,尚需出外打工,為「下中農」,屬於被剝削的依靠對象。
  4. 如果家庭只有很少土地,主要收入依靠打工,為「貧農」。
  5. 如果家中沒有土地,完全依靠打工為生,為「僱農」。貧農、僱農是共產黨在農村的主要依靠對象。

牧區漁區,參照上述標準,亦有「牧主」、富牧、「漁主」和「貧下中牧」、「貧下中漁」的階級成份劃分。富農和中農是政治待遇的分界線,龍普騰事件中湖南政府工作組將龍普騰家庭成分由中農改為富農,由此將事件定義為階級報復的反革命事件

家庭出身[編輯]

家庭出身系指本人取得獨立經濟地位前或參加革命工作時的家庭階級成分(即指在本人取得獨立經濟地位前供給本人經濟來源的父母或其他人的社會地位或社會職業)。」[1]

不論勞動人民家庭出身還是剝削家庭出身的革命軍人幹部職工的子女,凡是隨父母生活長大的,他們的家庭出身應按其父母的職業來定;凡是由祖輩或親戚朋友的經濟收入撫養長大的,他們家庭出身,則應按祖輩或親戚的階級成分來定。根據中國共產黨的規定,幹部、軍人、職工,如參加革命工作前生長在貧農家庭的,其家庭出身是貧農;生長在地主家庭的,其家庭出身是地主;剝削階級家庭出身的革命幹部、軍人、職工子女,凡是隨父母生活長大的,他們的家庭出身應按其父母的革命職業來定,而不應沿襲祖輩的階級成分來定;勞動人民家庭出身的革命幹部、軍人、職工子女,凡是隨父母生活長大的,他們的家庭出身,也應按其父母的革命職業來定;不論勞動人民家庭出身還是剝削階級家庭出身的革命幹部、軍人、職工子女,凡是由祖輩或親戚朋友的經濟收撫養長大的,他們的家庭出身,由應按祖輩或親戚朋友的階級成分來定。

文化大革命中,尤其是劉少奇主導的前五十天,家庭出身更成為被批鬥的區分標準和衡量人品質好壞的主要依據,即使某人的祖父地主,他也會被人當作「地主出身」而受到政治歧視。直到1980年代,家庭出身成為每個人檔案中必備的欄目,是求職、提升、入黨時必須考慮的重要條件。1980年代中期以後,「階級成份」或「家庭出身」欄目在調查統計報表中逐漸消失,但是在加入中國共產黨及其附屬政治團體時仍要填寫家庭出身。

家庭出身代碼[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家庭出身代碼於1985年10月1日起實施,2005年10月廢止。

蘇聯源頭的影響[編輯]

史達林和莫洛托夫農業集體化的發明者。莫洛托夫是史達林的親信,支持史達林的農業集體化政策並參與領導了大清洗。由於反對蘇共二十大後的反史達林和去史達林化政策而於1957年被打為「反黨集團」頭目,1964年被開除黨籍,勒令退休。1984年被恢復黨籍,1986年去世。從1969年-1986年的17年間,莫洛托夫接受了蘇聯著名記者丘耶夫139次採訪,談了許多問題,對史達林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莫洛托夫在論及階級成分劃分時說:

  1. 在我主持下,消滅了四十萬戶富農農業集體化的成就比衛國戰爭的勝利還大
  2. 在共產主義實現前,永遠是無產階級專政,而專政只能是幾個人的專政,專政必須株連到婦女和兒童;只要帝國主義存在一天,蘇聯人民的生活就不可能得到改善;因為我們必須要像史達林那樣集中一切人力、物力和財力來發展重工業(特別是軍事工業);所以共產黨永遠不能代表農民知識分子的利益;我們只能把有些科學家關押起來工作。
  3. 史達林搞鎮壓活動是完全正確的、必要的;口供就是證據;我們全力支持他,我是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沒有鎮壓,我們也生存不下去;鎮壓政策是挽救人民、挽救革命的惟一政策,是符合列寧主義及其基本原則的惟一政策;但是,鎮壓還不夠徹底,比如像赫魯雪夫米高揚李維諾夫等人,當時就沒有被殺掉,應該鎮壓更多人才對。
  4. 我反對赫魯雪夫的改革與釋放一切政治犯,赫魯雪夫好歹還繼續推行國有制經濟,吹牛皮要進入共產主義,他在蘇共二十大上譴責史達林只是局部平反,但卻放出了一個可怕的敵人—人道主義

各式運動[編輯]

批鬥地主[編輯]

1951年宣傳打倒地主的電影《白毛女》劇照

早在1927年,毛澤東就曾經鼓動湖南的農民暴力批鬥地主[2]。而隨著解放戰爭的推進越演越烈。 1949年,農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鼓動、安排下,開展大規模批鬥大會。在所謂「階級鬥爭」中許多被劃定為地主的,普遍遭到謾罵、捆綁、毆打、被逼迫認罪、被打死[3]。地主家屬也普遍遭到迫害,逼其交出家中所有值錢家當。許多地主及家屬在運動中被槍斃,或自殺身亡,也有部分地主婆被用驢尾巴拖住辮子,然後驅趕毛驢前進將其活活拖死。

打倒資本家[編輯]

從1954年開始,中國共產黨城市中實行「社會主義改造」,將城市中的私營工商業按工作組的意見定價進行贖買、稱為公私合營,每年付給業主一定的定息,然後將領取定息的人的階級成分定為資本家

中國共產黨發動群眾,隨時可以召開批鬥資本家大會,將資本家掃地出門。「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文革後的說法)

由於當時處於「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按照中國共產黨的教條民族資本家與地主不同,屬於「人民」。中國共產黨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的圖案中,四顆小星代表工人農民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當時將城市中不屬於工人和資本家的都稱為小資產階級)。

紅五類和黑五類[編輯]

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階段結束以後,中共政權開始將城市人口都定出各種不同的成分;具有階級成分後,所有這個家庭的成員都具有特定的「家庭出身」。「家庭出身」指本人取得獨立經濟地位前家庭的階級成份。

另見[編輯]

腳註[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 GB 4765-1984 家庭出身代碼
  2. ^ 存檔副本 (PDF). [2013-06-01].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10-21).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龍應台 P21 毛澤東到衡山來對農民演講,鼓動革命。祖母扛著鋤頭去聽演講,而且加入農 民協會,跟群眾闖進地主家裡,打地主,她都做了。後來鬧得太兇了,人家地主回頭 要來抓這些農民,黨才協助祖母這些貧農逃亡到上海。」
  3. ^ http://www.cuhk.edu.hk/ics/21c/supplem/essay/0701077.htm 在實際操作中,各地普遍地出現捆、綁、吊、打地主等亂鬥亂打現象,多數土改幹部或鼓勵,或聽之任之,或身體力行。

參見[編輯]